芦苇荡女尸惊魂——凶残惨案拷问人性真谛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2 15:16:23 点击:33549 回复:26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26 下页  到页 
  前言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古往今来,无数惨案曾拷问过人间真情。下面的故事就是其中的一个,问苍茫大地,何时能杜绝类似惨案重演?
  九十年代的某一年夏天,两个渔夫在海边滩涂的芦苇荡里,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女尸,揭露出一件凶杀案。案件的突破口是女尸残留内裤上的一个补丁,确定了死者的身份。现场勘探的刑警机灵一动,尝试向市内所有失踪人口的家属打电话,却不说明被发现尸体所在的准确位置。出乎意料,竟然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这个案件的特别之处,凶残不是主题,悲惨才是。凶手并不是普通人概念里的凶顽之徒,而是一名通过勤劳致富的人。一念之差,妻子被杀,丈夫伏法,留下了几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个遗腹子,从一个富裕之家变成了孤儿之家。其中一个小女孩子,不懂事,天天在村口盼望妈妈,等待妈妈温暖的怀抱,事出意外,失足掉进池塘里淹死了。其他孩子凄苦长成之后,如何面对父母自相残杀的残酷现实?,从人道主义出发,警方在丈夫安葬妻子以后才逮捕他。但是,法律无情,一切已经难以挽回,徒增唏嘘。
  这个故事是以真实案件为线索写成的,其中芦苇荡杀人焚尸,渔夫遇尸,警察打电话试探嫌疑人,内裤上遗留的补丁,饭店卖淫女逼婚,产下遗腹子,以及小女孩孤苦落水而死等主要故事情节,大体上是现实存在的。不过所有的故事情节都是虚构的,因为真实的情况无从了解,只掌握了一些道听途说的资料,文学表达有自已的特别之处。同样本篇小说不是西方流行的那种侦探小说,留下悬念,层层破解,从而引人入胜。本人认为东方传统叙事方式一样好,能让读者以旁观者的身份全面了解案件的发生经过,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
  故事在其他栏目曾经连载过,不过那时初次接触网络,对一些应用没有掌握,加之没有草稿,每天临时创作,写一节发一节,无法统筹处理,难免留下许多不足之处,现在予以整理重发。为了让文字通俗活泼,调侃、搞乐穿插其中,希望娱乐的笔调不会减轻读者对案件的思考。
  最后尊重声明,本篇故事全是虚构的,希望读者不要对号入座,想入非非。

  全篇故事共分十二个章节

  第一章:炎热午后少妇丧命,芦苇塘凶手焚尸灭迹

  第二章:主谋造谣哄骗亲友,渔人遇尸惊魂破胆

  第三章:刑警妙计嫌犯露马脚,顺藤摸瓜找线索

  第四章:走访工厂惊煞杀手,讨款摸油老板小三

  第五章:杀手逃走跳潮河,孩子失踪到处寻

  第六章:小三避祸走新窝,小仙葬礼装神弄鬼

  第七章:携手小三回家认亲,派出所里心慌意乱,

  第八章:拉拢门卫探风声,后妈与孩子合不拢

  第九章:发妻葬礼上多悔恨,孩子知母已归天

  第十章:火化场惊魂吐真情,小三落魄去流产

  第十一章:知情人通风报信,老奶连夜救嫡孙

  第十二章:清明时节泪纷纷,全家坟场大团圆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7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2 15:20:30
  这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朐阳市区街道上车来人往,并不因为酷热和流汗减少了行人。交通银行门口凉爽的台阶上,一对夫妻在交谈。丈夫柳天凉是个包工头,多年在市化肥厂里承包基建项目,精明强干。穿着名牌西装皮鞋,却难以掩盖农村暴富人物永远保留的特征,皮肤黝黑,两眼灵活有神,说话粗声大气。妻子个头娇小,淡颜素装,三十多岁了,虽然经历了多年田间家务的幸苦劳作,仍然保持着眉目清秀的面容。因为进城而穿了新衣,但明眼人一望可知她是农村妇女,举止拘束,一副顺从丈夫的态度。 他们刚从银行提出一笔巨款,柳天凉拎着沉典典的黑皮包。

  “武娟,皮包你帮我拎着,吃饭后公司上班了去买车。"柳天凉看一下手表,把沉重的手提包递给她。“我去那边巷口里的厕所方便一下,你等着这儿别走开。”

  “银行里面看不到我家那样的空调,却像我们家里一样凉快。”武娟进城少,见识窄,接了包又说,“钱还是你拿着吧。这样多,我拿着不保险。”

  “银行门口最安全,别担心。我上厕所不好拿。几分钟,很快就会回来的。”柳天凉又看看手表。

  武娟向来顺从惯了,自己毫无主见,加之丈夫以前是乡干部,下海后发了财地位上升。而自已一直没有能为他生个儿子,惹的丈夫几次提出与她离婚,她坚决不答应,她担心四个幼小的女儿受罪,因此更不敢对丈夫有一丝逆意了。几天前丈夫提议带她进城买施工三轮车,顺便带她逛街为她买新衣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情,令她感动。一个上午游玩的很快乐,多年没有进城了,特别新奇特别高兴。现在望着丈夫消失进人海里,武娟心里忽的涌显出几分不安。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柳天凉还不回来。太阳已到了头顶,武娟站的腿有些累了,心里惦记着该回家做饭给几个孩子吃,虽然有柳老奶带着,总有些不放心,后悔一个上午来回游逛耽搁了时间。但是不敢自作主张走开,怕丈夫回来找不到她,耽误了事情。又没有电话问,干着急。正在焦躁不安之时,来了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削瘦的脸上两眼炯炯有神,留着披肩的长发,小白脸上笑容可掬,几步外就热情地喊:

  “大嫂子,等急了吧?老板 有急事去了。让我带你去我住的后街吃饭,下午再去买车。”

  “张小五,你没有去化工厂干活?”见到熟人,武娟很高兴。这个南方小蛮子是柳天凉施工队干活的小头目,长年累月在外混,练就了一口熟练的普通话。去过她家多次,喝酒、帮忙干农活,因此两人见面很亲热。“老板去哪儿呀?让我一个人等的焦急。”

  “先去我住的那里和人谈生意呢。你和我去见他,他没时间来带你。”

  他们上了一辆出租车。几个弯一转,武娟如入雾中,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太阳也奇怪,跑北边天空去了。下车又走了几个偏僻小巷,这一带已没有高楼,只有平房,拆的破破烂烂的,脚下乱转绊脚,不见人踪,偶尔可见一只猫和流浪狗窜奔而去。这一家铁大门还在,像是一家钉子户。门口停着一辆旧的千里马摩托车和一辆人力三轮车。张小五推开铁门,里边一个短发青年迎着,咧嘴笑,露出两个大虎牙。

  “老板娘来了,饭做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虎牙小青年王三应着,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请他们进门的声音怪怪的。

  堂屋东西已搬空了,只有一张破桌子、破床以及几把铁锨油壶之类工具,还有一个胖青年王四睡在破床上边,两眼发红像酒大,桌子上、地上乱放着空碗、酒瓶之类。武娟不认识这两个大青年,在门外向里面瞧瞧不见丈夫柳天凉,出于女人的本能,她觉得气氛不对,怎么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她下意识的抓紧装有九万元现金的皮包,在门口犹豫,转身想离开。

  “大嫂子,进去呀,他们都是我新带来的乡亲,准备去工地上班呢。”张小五强作笑容。

  “老板在哪儿?”

  “头儿他有急事刚才走了。我们还是进去吃饭吧。 ”

  “我不吃饭了,先回家去。”

  “嫂子,到门口了,好歹吃顿饭儿,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张小五与王三对对眼神,不由分说,连推带拉把武娟拖进房,两道铁门都关死了。

  房里白天都黑呼呼的,一股霉味。张小五急忙收拾桌子,搬凳子,请武娟坐下。又打水请武娟洗脸擦汗,说;“嫂子,放下包,来洗洗脸,天真热呀。”

  “包还是我自己提着吧,不用客气。”

  “不碍事的。”张小五几乎连抢带夺把包放到破桌上去了。

  那两个小青年,一个胖子王四;一个尖虎牙王三,装模作样拿来了几瓶啤酒和罐头。见了桌上的包,把东西一丢就去抢。武娟见了连忙护着,却被两个凶狠推开。她大吃一惊,嚷道:“张小五,怎么回事,他们干嘛呀?’

  张小五摆出遗憾的样子,痛惜地说:“嫂子,我们一家人就不隐瞒了。你那黑心的丈夫因为你只生女儿,不养儿子,在外边又找了一个小女人,已怀孕了,查出是个男胎。小女人逼婚,你偏偏死脑筋,给你六十万都不离婚。没法子,只好请你从人间消失掉,今天就请你上路。我们只是听令行事,到了阴间阎王那里,请你只告你那黑心丈夫一个人。”

  “你喝醉了胡说的。放我出去,否则我就喊人了。”武娟正色说,她不信这些鬼话。

  “喊是没用的,这一片拆迁区除了我们几个活的,其他只有老鼠和蛇,和我们一样都是害虫,没人同情你的。双方合作点吧,都省事。现在外国兴时安乐死,一点都不疼的,包你快快乐乐上西天去了。嫂子,听我的话没错的。”

  王三、王四两个堵在门口,像饿狼盯着一只羊。武娟向他们冲去,想夺门而出,却被张小五抓着头发拖回来。家里四个女儿的牵挂,使她拼命一搏,又喊又抓又打。再则,她不相信柳天凉会下狠心害她,结婚十年来,她一个一个为他生了四个女儿,并且还打算为他生,只到生出儿子为止。她如果死了,那些女儿怎么活,大的才八岁,小的才两岁。她要出去问问柳天凉。这时她变的像母老虎,一脚狠踢在张小五的腿档,这家伙大叫一声抱小肚子倒下去了。那胖子王四抱住她的腰要摔倒她,反被她扭转身来,一口咬在头顶,撕下一块头皮。但寡不敌众,武娟被打昏了,嘴里塞了布,绑在床上。

  胖子王四手捂头顶喊疼,他怒气冲冲的骂:“他妈的,头儿说她像温顺的绵羊,怎摆布都行。原来这样毒,把老子命门啃坏了。如果我短命,一定要找柳天凉算清这笔账。”

  “老弟,我他妈更惨了。”张小五还躺在地上捂住腿档哼哼,“我被她害的断子绝孙了。”

  “你们都是无用的笨蛋,看三爷我一板凳就把她打倒了。”尖虎牙王三洋洋得意。

  “呸,你他妈的,我疼死了你还笑我。”张小五挣扎爬起来,打开桌上的包,看到大把钱钞,又高兴的笑了,“让我数数,是不是九万块。先付工资后干活。柳天凉真是天下最有良心的老板。”

  三个人围在破桌边数钱,六只眼都瞪圆了,就像怕被谁偷去一张似的。全是百元大钞,崭新光洁,甩起来啪啪响。一人三万,分钱时,张小五说尖牙王三欠他赌债三百块,当场扣下。王三气得瞪眼大骂:

  “张小五,你瞎了狗眼。这是老子卖良心的钱,你怕过不了三十岁吧?怕老子明天不还你的钱吗?”

  两个骂着就打起来了,胖子王四乘机一个人抱着大票子笑得跳舞。躺在床上被绑的武娟哼一声,慢慢睁开眼醒了。三个惊得颤抖抖向她看,像担心她得到正义的帮助,能够挣断绑绳,跳起来狠揍他们似的。但武娟很虚弱,嘴里塞满破布,无法说话,眼泪却流的满脸。尖牙王四胡说了:

  “她在临死前忏悔吧,大概偷过其他男人。”

  “放你妈的狗屁,”张小五的气还没消向王四喝道:“你的心比毒蝎还狠,用板凳砸她那样重,她一定是疼的难受。你快去向她忏悔吧,死后她才不会缠上你。”

  “我们放了她吧,怪可怜的。他们夫妻间的事,我们插什么手呢?”王三有些害怕地说。

  “你又放狗屁。走到这一步还后悔,已经迟了,老天爷饶了我们,柳天凉不会饶了我们。”

  张小五嘴里骂着,走到武娟身边,跪下磕个头,假慈悲地祷告说:“大嫂子,不是我们想害你。我们三个都是是穷光蛋,没有能力挣大钱,打工挣那几个钱,吃苦受罪,不够我们吃喝嫖赌使用。是你那黑心的丈夫柳天凉给我们这个机会。干好了,每人十万元,已经托你带给我们每人三万元。死了你一个,救了我们一窝呀。你那黑心的丈夫,还为你准备了一壶汽油,瞧瞧,放在墙角那儿呢,并且在大浦芦苇荡里为你选好了风水宝地,要让你死后化着青烟到天堂去。我说选个高地吧,下雨不被水淹。他骂我是笨馿,又不是我自选葬身之地,要好干嘛。他找个洼塘,还做了记号,说到你死后一七的时候,他去多烧纸钱,让你在阴间当上大姐大,重新找个好少年。”

  胖子王四和尖牙王三也凑上来,一个个色眼迷迷的。听了一会,尖牙王三把张小五推到一边说:“你他妈烧酒灌多了,在这里啰嗦不清。让我再说几句,大嫂好俏靓呀,皮肤又细又白。柳天凉真瞎眼,这样的好老婆不要,又找个婊子小三,你死了真可惜呀。大嫂子,我是光棍,真的爱上你了。”

  武娟没有听完,又气得死了过去。

  “你这混蛋,竟然说出这样的鬼话。老板知道了扒了你的皮。”张小五把两个都推开,又骂:“快准备三轮车出发,到大浦还有四十里,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你俩磨磨蹭蹭的,想拖到天黑好碰上她的冤鬼吗?”

  下午二点多钟,天还闷热,大片乌云从西南涌来,像要下雨。张小五骑着旧摩托车载着王四,骑在前面查看路况。后边王三骑一辆三轮车,车厢里躺着被捆绑着的武娟,戴着口罩盖着毯子,被用打开的雨伞遮挡着头部,已经昏死多时,一动也不动,像个病妇。毯子下面还藏着锨、油壶之类不可告人的东西。
我要评论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3-22 15:31:31
  丈夫找人谋害妻子,真是丧心病狂……故事会怎样发展呢?有悬念……期待下文……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3-22 15:35:16
  把法律和道德抛到九霄云外,唉!人性的弱点……
我要评论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2 16:52:56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2 18:32:45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3-22 19:41:25
  好看,请继续。
作者:沐心百合 时间:2020-03-22 20:24:09
  欣赏学习,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3-22 20:47:56
  惨忍啊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3-23 09:06:31

  顶!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3-23 09:31:14
  拜读学习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3-23 09:43:40
  支持新帖!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3-23 09:43:48
  @海州书生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3-23 09:55:03
  欣赏佳作!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3-23 10:33:58
  新周问好,打卡支持!
作者:文豪雅士2017 时间:2020-03-23 10:55:35
  欣赏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3 11:25:18
  赞,欣赏!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20-03-23 12:02:09
  庄雪禅为你的才学深深折服。
作者:冯秀娟2015 时间:2020-03-23 14:14:53
  博主真是大才啊!
作者:大热贸易 时间:2020-03-23 15:21:28
  博主真是超大才啊!
作者:玥姐玥玥 时间:2020-03-23 15:32:21
  支持新作







作者:玥姐玥玥 时间:2020-03-23 15:41:25
  支持楼主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20-03-23 15:49:26
  精彩无限,期盼继续。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3 16:39:01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朐阳市还没有进行大规模城市改造,出后街过了和平桥不远,已是郊外景色,路边除了零星小厂和住房外,随处可见盐碱芦苇滩,人烟稀少。丁字路一带更是属于荒凉偏远的郊区,路边只有几家小饭店的矮小房子。与现在开发后的繁荣景色完全不同。当然了,即使现在离开繁华楼群不远,丁字路向北一带许多地方仍然是荒草芦苇的天下,有待开发。
  张小五几个在丁子路口没有停留,走过一家修车店的门口继续往北,离开了主干道公路,进入路况很差的土路。周围是盐滩芦苇荡,几十里没有人家,即使大白天也几乎无人来往,不知几千几十万亩。这一带属于未开发的沿海滩涂,漫无边际,大海在远处宽广的临洪河口咆哮。路边零星有一两间小破房,是秋后砍芦苇人的落脚之处,现在埋没在高高的芦苇里。中间另有一些羊肠小道,像迷宫似的,大约是野生动物或捕鱼捞虾者踏出来的。又走了五六里,张小五瞧见土路前后无人,把车拐进芦苇荡里的小道里,道路崎岖,杂草拌脚,进去几百米,不论是三轮车还是摩托车都已无法再走。乌云笼罩了半个天空,太阳时隐时显,一点风也没有。三人累的大汗淋淋、气喘嘘嘘,芦苇荡密密麻麻不透风更热。

  “三轮车无法再走,停这里吧,胖子王四在这里看车望风。王三,你把大嫂往里背,快点。”张小五甩着臭汗,去拎汽油壶、铁锨。

  “我留下看车,让胖子背,他人壮力气大。”

  尖牙王三事到临头害怕了,脸红脖子粗,臭汗如雨,眨巴两眼往后躲。

  胖子王四生气了,推他上前,说:“快去,头儿叫谁就是谁背。”

  尖牙王三没法,只好驮起受伤昏迷的武娟。脚下没路,杂草绊腿,短芦苇茬扎脚,几次差点被绊倒。他走几步就气喘嘘嘘问:

  “五哥,到了没有。”

  “早呢。”

  “柳天凉瞎了眼,为什么不选近点地方?路都没有,背个人这么重,他妈的想累死我杀人灭口?”尖牙王三汗流夹背,汗水迷糊着眼睛,腌的生疼,又无法腾出手来擦,边走边骂。

  “你小子分钱时两眼瞪圆了,怕少分一毛,现在你他妈的又想躲懒。不往里边去,在外边被人发现了,你我都得枪毙。”

  尖牙王三咬着牙又挣扎走了几百米,跌跌撞撞的实在受不了啦,不问三七二十一,把昏迷死去的武娟往泥地上一丢,砸倒了一片芦苇。自己也往地上一睡,像死猪一样爬不起来了。张小五见了火冒三丈,上去踢了两脚,骂道:

  “你混蛋,怎么把她扔在这里?”

  “你背去吧,再驮下去,老子先死啦。”

  张小五无奈, 两个一人拽着武娟一条胳膊,合力往芦苇荡深处里拖。低垂的头左颠右晃,竟又把武娟折腾醒了。她虚弱无力反抗,泪流满面。休息时,张小五、尖牙王三才发现她的塞嘴布被颠掉了,正在喃喃自语:“美美和阳阳两人别闹了,把你的妹妹们带好了,秋秋。花花别哭,妈在这里,妈累了,睡一会、、、。”

  “她在和谁说话呀?”尖牙王三鬼惊鬼詐,左右张看。

  “你他妈胆小如属,她 半死不活的,还能咬你一口吗?快拖,马上到了。”

  “妈的,认死干这一回,以后给我金山银山,喊我祖宗,也不来受这洋罪了。”尖牙王三咬牙切齿地说,甩了一把额头上的臭汗。

  芦苇丛中出现一个草洼,没有多少芦苇,扔着一块砖头,看样子是从土路附近的房子边捡来的,这是柳天凉做的记号。周围有些水塘,无法通行,是人迹罕见的地方。两个把武娟拖到这里,也倒在地上休息,气喘吁吁臭汗如雨。

  他俩瘫坐下休息时,武娟却摇摇晃晃一身泥土跪起来,连咳带喘,用微弱的声音对张小五、王三哀求说:“我有四个小孩,我不能死呀。求你们放了我,我同意离婚,补偿的钱我也不争了。我只要孩子。”

  “她同意离婚了,还不要钱,快告诉老板吧。唉,她怪可怜的。”尖牙王三惊喜地说。

  “早有这样的觉悟就好了,可惜已经迟了。”张小五狠心地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王三你快动手,别让大嫂受折磨了。’

  尖牙王三刚才被武娟一口啃坏了头皮,像把所有的胆量用光了,现在软瘫瘫不敢动手。张小五咬着牙,拾起柳天凉作记号的砖头,对准跪着的武娟后脑死命砸下去,血和脑浆喷了他一脸。四个孩子的母亲‘哼’一声重重倒了下去,带着对孩子的挂念进了天国。这时,天昏地暗,一个惊雷在他们头顶炸响,像是头上的苍天发怒了。两个家伙瘫坐在地上,望着武娟的俏丽的脸渐渐失去红润,变成惨白,发呆了半天,他们明白眼前的一切已无法改变,更不是开玩笑,闯下大祸了。

  他们慌慌张张在武娟尸体边跪下磕头祷告,向伟大的母亲敬礼一番,之后倒了汽油。

  大火夹着浓烟升起,头顶忽的又一个惊雷响,大雨倾盆而至。风卷焚尸的恶臭与黑烟扑向两人,呛得他们喘不出气,暴雨则打的他们睁不开眼。按柳天凉的要求,焚尸后还得挖坑掩埋。这时,张小五第一个受不了啦,他见武娟在火中变成黑炭块,眼和嘴变成恐怖的黑洞,像怒吼着向他索命,吓得他心破胆裂神经崩溃,把油壶往芦苇里一扔,铁锨也丢了,往来路方向拔腿就逃。尖牙王三慌忙跟在后边。暴雨下的天昏地暗,芦苇‘哗哗’发出巨响,像无数人在哭,又像无数人在喊;

  “抓住他、抓住他。”

  两个人恨不得一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风夹暴雨劈头盖脸,芦苇又抽打不停,几乎看不见脚下的路,他俩东奔西撞像在往外爬。忽的,前边芦苇丛中站起一个黑影,做贼心虚,跑在前的张小五吓得魂飞胆寒,掉头就往回窜。却和后边跟来的尖牙王三撞在一起,双双跌到在泥水里,脸和手都被芦苇茬戳破了。正待束手就擒,那黑影跑来拉起他们,问道:

  “这天气真受罪,事情办好了?”

  原来是胖子王四等在三轮车与摩托车边,虚惊一场,三个像落汤鸡一样逃回市区。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3 18:40:08
作者:沐心百合 时间:2020-03-23 20:59:29
  拜读学习佳作!支持!
作者:ty_娃哈哈978 时间:2020-03-23 22:12:21
  拜读新作,欣赏佳作。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3 22:58:26
  第二章:主谋造谣哄骗亲友,渔人遇尸惊魂破胆


  柳天凉离开武娟后,并没有去厕所,而是打车离开市区,到了市南郊区的饭店小龙宫玩乐去了。曾经的同事宋老板介绍的卖淫女潘小美温柔可爱,令他乐而忘忧。期间打电话给手下最得力的马仔张小五,按既定计划办事。他认为自已雇凶杀妻的方案制定的很完美,作为细心人,各个细节都仔细研究了好几遍,连杀人地点的砖头都准备好了,所以他对张小五去实施很放心。

  他一边享受潘小美各种温馨的服务,一边等待张小五打来报告成功的电话。有时想来,武娟的确是个好妻子,对自己百依百顺,可是不生儿子却养那么多的女儿,尽添麻烦。又宁死坚决不离婚,把自己搅得没面子,断子绝孙,被人笑 话。这个小三潘小美肚子争气,怀孕就是男胎,太好了,自己有后。可是她死闹蛮缠要名分,逼他必须在男孩出生前离婚,和她结婚,否则就去流产,女人都不是好玩的鸟。前思后想,只有牺牲黄脸婆,让她从人间消失。按多天来想的妙计,回家讲她身上带着买车巨款,被坏人盯上,打劫钱财拐走了。因为村内已经发生过几起妇女失踪案,有一个是买来的外地媳妇,新婚不到一年,连人带家中巨款不知去向。还有一个与丈夫闹矛盾,半夜跟着拐男人逃去了新疆,最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家人找灰了心,都不了了之。媳妇不见了,阿美知道结婚有望,当然不会再闹,悄悄生下儿子,到了一年半载,事情过去,再与潘小美结婚,组成幸福的一家。那时有儿子、有女儿,再多也养的起。柳天凉一边想的高兴,一边不时看看时间,按方案,天黑前得回家动员亲戚四处找已烧成灰失踪的武娟,给钱让他们去南京西安等周边大城市找。

  外边下雨了,昏天黑地的,电话一直不响,又让柳天凉担心出了差错。

  终于,手机响了,柳天凉支开了小三潘小美接电话。张小五报告事情已办妥,一切顺利。这家伙鼻子嗯里嗯气像伤风了,还说海边下了暴雨,他们真是辛苦,好不容易逃回后街住处,耽误了汇报,随后就开始讨要杀人的余款。柳天凉说一七时去烧纸验证后,不会少他们一分钱,挂了电话。看外边,虽然天色昏黑,不过下了一点点小雨而已。心想,这家伙一向有风就是雨,海边气候虽说变化莫测,哪能差别巨大?啰里啰嗦无非想多要几个酒钱。心里此时又有了凄凉之感,没有了成功的喜悦,想到从此几个女儿没了妈,眼睛忽得要掉泪。他匆匆离开小龙宫回家,开始实行下一步隐瞒计划。

  柳天凉在家边是能人、俱有广泛影响力。听到大嫂子携巨款失踪,柳老庄的亲戚、朋友、部下都来慰问,询问情况。柳庄他家的楼院里人头簇动,吱吱喳喳一片讨论声。柳天凉一边哄着几个要妈妈的小女儿,一边流泪后悔说:

  “我去厕所方便一下,让她拿着钱在银行门口等我。谁知等我出来,人不见了。我以为她也去方便了,就在银行门口等了好久。之后我又到附近商场寻找,四处打听,有人说看见她跟着一个留长头发的青年上了出租车走了,不知去向。早知道这样,买个BB机给她就好了,可是她老说不会用。现在天快黑了,人还不回来。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这几个小孩子该怎么办。都怪我让她拿着钱包,被人上眼了。”

  “现在坏人多,专门拐卖女人小孩。”邻居杨大婶附和说。她得过柳天凉很多照顾,儿子小马也在他手下干活,向来喜欢顺着柳天凉的口气说话。“听说往人脸上吹口气,人就迷住了,乖乖跟他走了。小兵的媳妇当年就是吃了这个亏,跟人跑往新疆去了。”

  柳天凉的同宗兄弟村干部柳天冷,柳天冻赞同杨大婶的见解,连连点头。其他人的看法大致相同,无人看破村里第一号能人柳天凉的谎言。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那些不干好事的坏蛋,抓到全枪毙。”柳天凉的连襟王二跳骂。

  柳天凉忍受着连襟王二和众亲友的毒骂,嘴上还句句赞同。又当场掏出大把钱来,安排多个寻人小组,出去找人。他自已也领几个亲戚到城里连夜寻找,大街小巷全找遍,唯独不去大浦芦苇荡一步。

  第二天通知武庄岳母那边,老太婆一听就号啕大哭,唠叨是柳天凉害死了女儿武娟,因为武娟回娘家常哭诉,柳天凉打她骂她逼离婚。并且不给钱用,不为她买衣服。上两天回家,武娟洗澡后想换内裤都没有新的,只得借用老妈的。老妈只有老年短裤,屁股上破了个洞,用旧花碎布打个补丁,武娟也不嫌弃穿在身上。没想到那是见的最后一面。老妈不相信柳天凉会一次给武娟几万元钱。娘家亲属一致要求柳天凉报警找人,上报纸、上电视,这些要求柳天凉都答应。心想:烧成灰的人,又埋在海滨芦苇荡里,鸟不拉屎的地方,慢慢找去吧。
我要评论
作者:文豪雅士2017 时间:2020-03-24 05:12:17
  精彩纷呈,扣人心弦!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3-24 08:29:37

  顶起好文,支持新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3-24 09:03:23
  欣赏!支持!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3-24 12:20:49
  支持原创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4 14:29:29
  赞,欣赏!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3-24 15:00:59
  楼主下午好。
作者:ty_娃哈哈978 时间:2020-03-24 16:20:49
  欣赏佳作。
作者:于公谨啊 时间:2020-03-24 20:52:58
  点赞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4 21:20:33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20-03-24 21:59:33
  遥握支持,拜读学习。
作者:沐心百合 时间:2020-03-24 22:49:29
  跟读学习佳作,支持!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3-25 00:10:08
  越来越精彩了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3-25 08:43:59

  打卡问候,支持原创!


作者:玥姐玥玥 时间:2020-03-25 09:12:47
  支持原创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3-25 09:32:15
  学习品读,欣赏支持!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3-25 10:06:11
  精彩,拜读学习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3-25 10:14:08
  欣赏佳作!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3-25 10:18:52
  周三的上午过来看看楼主。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5 10:40:39
  又折腾了十几天,找的不是地方,当然毫无音信,警方只得作为失踪人口处理。闹的最凶的武家亲戚们渐渐泄了气,连武老奶也有点相信武娟真的带着巨款过好日子去了,抛弃了柳天凉这个负心男人,让他一个人带四个天天哭闹的小孩受罪去吧。并且盼望她躲藏一段时间之后,能写信回来,给家里报平安,事情就这样慢慢冷了下去。柳天凉见了,暗暗得意。可是小女儿们哭要妈妈,于是买来许多玩具,并且和蔼可亲地哄道:

  “过几天,爸爸给你们找个新妈妈,好漂亮的新妈妈。”

  大女儿美美八岁,二女儿阳阳六岁,已经懂事了都不答应,继续哭闹说:“我只要亲妈妈,新妈妈生了小弟,会打我们。”

  “妈妈不要你们了,跑到美国享福去了。”

  “妈妈想我们,她会回来的。我不要新妈妈。”二女儿阳阳闹的最凶。

  柳天梁的玩具没有起到哄骗作用,四个孩子都围上来要妈妈,哭的、喊的、打滚的,闹的天翻地覆。最小的女儿秋秋刚会走路,抱着柳天凉的大腿不放,要他像妈妈那样哄她睡觉,哭闹不休,此时柳天凉才体会到武娟多年来带孩子是多么的辛苦。不免长叹一声,眼泪也流下来,垂头丧气,心里难受。

  这些天,几个小孩子由家母柳奶奶照顾,但老人家年纪大了,早晚操劳,忙的有了病。只得雇邻居杨大婶带,比不上亲妈妈细心,有些照顾不周,一个个经常脏脸脏手,衣服一穿好多天,武娟如果能见到,将不知多么心疼。可是柳天凉暂时还不敢明目张胆把潘小美带回家,帮忙照顾孩子。厂里基建的业务又多,两头忙跑的够呛,头脑冷静下来后,柳天凉开始后悔。

  忙里偷闲,柳天凉到龙宫饭店里散散心。潘小美年轻、貌美,知道他的黄脸婆跟人跑了,笑容特别甜,搂着他亲嘴耍娇。饭店老板宋二全力支持她勾搭柳天凉,柳天凉一到,就免除她饭店里的工作。面对美人的笑,柳天凉的烦恼顿时无影无踪,两人到了包间,比夫妻俩还亲热。看到阿美的小肚子一天一天变大,柳天凉很想见儿子一面,看他像不像自己。如果不像自己,是别人的野种,多天的提心吊胆就白忙了,陪了夫人又丢巨款,将惨不忍睹。把脸贴在阿美白嫩肚子上听孩子的心跳,却被小家伙隔着肚皮踢了一脚,他高兴地说;

  “他妈的,比我还狠,还没出世就打老子。看样子是我的种。”

  “柳老板,我一直守身如玉,把一切都献给了你。现在你们父子俩快见面了,我俩结婚吧。”

  “结婚是一定的,不过暂时得等等。你可以先置办一些结婚用品,这是一万块,你拿着买衣服,定婚纱,过两天我带你去买三金。”

  潘小美高兴地热吻柳天凉,感到明天将无限幸福。

  一场大雨过后,暴涨的河水开始褪去,天气也变的好起来。临洪河上游的网箱养殖户们忙着亡羊补牢,计算损失。却乐坏了沿岸的渔夫,他们发财的时候到了。老张和老赵是太平墩大浦村人,农忙的间隙,两人天天合伙到村周围的沟塘里折腾,捞鱼摸虾做下酒菜。由于近处捕捞太滥,油水不多,他俩决定改变捕捞策略,再到河对岸的大浦芦苇滩里折腾,深入其中无人踏足的荒野之地,抓几个老鳖回家熬汤滋补劳累的身体。

  两个借助小船,渡过宽阔的临洪河,进入村对岸的茫茫芦苇荡里,东找西望,搜寻鱼鳖,在一些新添的水塘里发了大财,也惊出不少雨水后滋生的大蚊子和蛇,令人生厌。还有许多刚长大的蛤蟆‘咕呱咕呱’叫个不停,吵的两个老头子头发昏。经过一个芦苇水洼,老张脚下踩到一段又圆又粗的玩艺,以为是大水蛇,惊下一身冷汗。可是按多年的摸鱼经验,又不像,把手伸进水里,竟然摸出了一把尖嘴铁锨,还是新的,顿时大喜过望,连声夸赞:

  “早上出门时,我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出去一定能发财,真验证了。家里正好缺锨用,老太婆见了,肯定夸我能干。”’

  老赵见他得意洋洋,好忌妒,迈开大步抢他前边去了。老张好笑,说:“难道前边还有锨让你捡到不成?告诉你,我不信天,信运气。”

  老赵不理他,忽的从水里捞起一件白玩艺,禁不住大笑了:“哈哈,我运气也不错呀,家里缺个壶打柴油,就让我捡了一个。”

  两人同时又看见前边水草洼滩边有一段黑呼呼的东西,一半在岸上,一半在水里,像一只大鳖刚出水晒太阳。老张大喝道:“我先看见的,谁也不许抢。”老赵不答应说:“你喊它能答应你吗?谁抢到就是谁的。”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20-03-25 13:15:48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5 13:25:06
  赞,欣赏!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20-03-25 15:24:27
  好文章,就是好,爱不释手,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5 18:28:43
  支持朋友!
  欣赏佳作!
作者: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3-25 18:51:55
  楼主好勤奋,又开新帖。
作者:冯秀娟2015 时间:2020-03-25 18:59:09
  支持佳作
作者:帘卷西风9 时间:2020-03-25 21:16:36
  支持佳作!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0-03-26 03:54:29
  @海州书生 好文要顶起来!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3-26 06:54:23
  催更呢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3-26 09:12:51
  欣赏!支持!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3-26 09:20:52
  天网恢恢……
  欣赏学习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3-26 09:28:07

  疏而不漏......

  支持、顶起!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6 10:37:56
  阿弥陀佛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3-26 12:51:43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3-26 13:09:52
  精彩待续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6 16:24:00
  “胡说,我出门前就说捉个鳖回来熬汤喝,心想事成啊。你倒好,说不空手回来就行,乌鸦嘴,打脸了吧。”

  两个老渔夫不顾年纪大,一边吵嘴,一边争着往草滩水洼边跑。大水刚褪不久,没干的泥浆滑脚也不管了,芦苇拌脚也不管了。尤其那老张,为了能喝上一口老鳖汤,拼了老命也在所不惜。

  老赵小两岁,比较年轻,位置又在前,因此跑在老张的前边。距黑大鳖还有几米,他忽的停住脚,看的两眼发直。原来那是一个人形怪物,没衣没毛发,经过火烧水泡的折磨,黑洞洞的眼向他怒瞪着,还张着大嘴,像忍受着巨疼,撕心裂肺地喊他救命呢 。刹那间,老赵从头顶冒出三魂,从脚底溜走六魄,舌头吐出来半天缩不回去。

  老张趁机越过老赵,大步扑向心仪的黑老鳖。到看清那玩艺人不人、鬼不鬼,与老鳖 没有半分关系时,只剩两三步远距离了,急忙刹住脚。不料,这人迹罕至的地方竟被人丢下一块砖,老张没有防备,被绊了个趔趄,稀泥浆又滑,两腿一曲向黑怪物跪下来,差点扑在黑怪物身上亲个嘴,庆幸伸出的两只手撑住了泥,才勉强保持住了跪立姿势。近距离进入老张眼帘的是骷髅骇人的恐怖,满嘴满鼻是腐肉恶心欲吐的臭气,蛆虫则在骷髅黑洞洞的眼睛、嘴巴爬进爬出,见此情景,老渔夫魂飞胆裂,嘴里惊叫:

  “亲妈呀,亲妈呀。 ”

  “即然认亲妈了,就再磕个头吧。”老赵幸灾乐祸地笑了,“我不与你抢了,归你一人了。”

  只见老张慌忙眨了十几下眼皮,又连吐几口口水,有点像吓出神经病了。半天爬起来,膝盖、手上全是稀泥,拄着尖嘴铁锨还站不稳。老赵不敢再说笑话了,上前扶住他。老张摆手说:

  “我没事。你也眨眨眼、吐口水避避邪吧。这是什么东西呀? ”

  两人从刚才惊愕中恢复了理智,定神仔细辩认。还大着胆用尖嘴锨试探性地碰一碰,像怕这黑炭女尸会惊醒咬他们一口似的,又连忙缩回来。他们再也没有捕鱼摸虾的心思了,开始往回溜,老张心有余悸地说:

  “这是谁呀?死在这里。还烧成这样,惨,太惨了。 ”

  “还是女的呢,她大概受了不少罪。”

  两个老渔夫的胆忽然变的比老鼠还小,草丛中跳出个小哈蟆能被吓一跳,窜出一条水蛇,也吓的叫妈,花蚊子爬脸上叮咬,居然不敢打了,怕是女鬼怨魂作怪。没想到,大白天,太阳当空照,两人疑神疑鬼的,受尽折磨。像小女孩被人遗弃荒野似的,两个慌慌张张往河边逃走,偏偏芦苇荡很大,昏头昏脑几次走错了道,受尽折磨。
我要评论
作者:ty_娃哈哈978 时间:2020-03-26 16:45:32
  欣赏佳作。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20-03-26 19:04:04
  好看,催更。
作者:玥姐玥玥 时间:2020-03-26 20:00:46
  精彩继续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6 20:08:22
  支持朋友!
  欣赏佳作!
作者:冯秀娟2015 时间:2020-03-26 20:20:12
  继续支持
作者:dyzang 时间:2020-03-26 20:24:49
  支持佳作!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0-03-27 00:57:19
  @海州书生 好文采,支持了!
  
作者:文豪雅士2017 时间:2020-03-27 06:54:05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3-27 08:17:47

  周末愉快,催更啦!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3-27 08:57:26
  欣赏!支持!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3-27 09:01:45
  早上问好,打卡品读!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3-27 09:53:30
  欣赏佳作!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3-27 10:10:35
  上午拜访楼主。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7 10:13:47
  赞,欣赏!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3-27 11:08:16
  追帖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3-27 11:47:44
  继续学习
作者:沐心百合 时间:2020-03-27 12:30:50
  惊险悬疑小说,拜读大作,跟读支持!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3-27 13:14:22
  好看,催更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20-03-27 13:32:19
  拜读!问侯好友!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20-03-27 14:08:32
  支持好朋友,向您学习。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20-03-27 14:33:27
  你的作品,我看了五遍。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7 15:10:45
  到了下午, 大浦这个偏僻的芦苇荡已成为一处热点景区,附近村庄的闲人们不顾道路难行,拥挤前来。一部分人出于好奇,想看看美女被焚尸后会变成啥模样,感叹美女死后更难看;有的人听说出了凶杀案,自作聪明想破案,到了现场却站的远远的,嘴里讨论不休;还有人纯属无聊,来回走动消磨光阴。不过热闹的最大原因是这个景点无人收费,看客们可以自由进出,不用破费一个小钱。不久后,惊动了公安部门,刑侦人员到场勘探取证。当时,观看的群众已把芦苇荡硬踩出一条道,现场被破坏的很严重。

  群众远远地围成一圈观看,刑警们却不得不近前近距离面对。先把死尸从水洼塘中轻轻抬出,放在一块裹尸布上。他们虽然戴着口罩、手套,干活时真是够受的。经过火烧水泡,黑炭女尸的面目狞狰,大热天,散发出令人呕吐的恶臭,一般人如果能在死尸边挺过两分钟,保持心理不崩溃就算的上是英雄。不过勘探现场的刑警小汤尽心尽职,绿头苍蝇‘轰轰’乱飞也没有打扰他的视线,刑警队长老李在一旁指导。从头颅被钝物重创看,是他杀,从双手被绑看,此处不是凶案第一现场,属于异地移尸到此焚尸。不过,为什么现场又有凶器砖头呢?在现场恶臭的情况下讨论也真需要勇气,老李和小汤却越讲越多,并且安排其他刑侦人员在案发现场周围搜索,与现场群众交谈寻找破案线索。

  首先尸体身份难以确定,从正面观察,不仅面目无法辩认,衣服也烧掉了,没有任何含有身份信息的物证。当把焦尸反转过来,他们惊喜地发现,女尸屁股处居然还残存巴掌大一块衣物没有烧掉,大概是因为她生前身材丰满,屁股圆大,保护下了这块衣物。小汤据此推断说:

  “大概焚尸时突降暴雨,将火扑灭了,凶手没能将尸体完全焚烧掉,就离开了现场。”

  取下衣物残片时,女尸屁股的肉已腐烂,生前白嫩美丽的地方,现在令人恶心,不但臭烂粘手,还不敢把手指上粘的臭肉往外甩开,怕甩在围观的人群里。老李心细,揭开布层,最里边是内裤残片,上边还补着一块花补丁。仔细观察补丁是花粗布,与当代潮流脱节,死者不像歌厅酒吧从业人员,或色情小姐之类。难道是乞讨、捡破烂的农妇?这些人没财无色的,谁无聊杀她们干嘛呢?还不辞辛劳背尸到这里焚烧,疑点重重啊。老李想了又想,不得其解。他忽的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通知近阶段失踪人员家属来认尸,亲情间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或许能提供有用的死者身份信息。几分钟后,近两个月内失踪人员名单及资料已统计完毕,共有十六人;有三人是学生赌气离家出走,已找到。另有儿童在商场走失,当天就回了家。其他还有四人失踪在案,老李把名单后的家属电话号码翻出,一个一个地打电话通知。
  • 搬砖到哭: 举报  2020-05-17 10:09:00  评论

    评论 海州书生:半桩的时候,曾在郊外的树林看到一个脑袋,春四五日,雨后,一个新棉袄逗开,脑袋滚一边,大约野狗刨开。小朋友撒丫子跑,雨后沙地上一层粘土黏着鞋子,“吧哒吧哒,总以为被人撵着。后来一位局子里的同学聊起,说咋不报警呢。没报警,小孩子没觉悟。大作让我想起当时的情景,如临其境
我要评论
作者: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3-27 17:35:06
  唉!人心险恶呀!!!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7 18:46:10
  支持朋友!
  周末愉快!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3-27 18:55:49
  支持朋友!
  周末愉快!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3-27 21:06:25
  泯灭的人性淋漓尽致
  拜读学习
作者:ty_娃哈哈978 时间:2020-03-27 22:47:46
  欣赏佳作。
楼主海州书生 时间:2020-03-28 09:07:18


  第三章:刑警妙计嫌犯露马脚,顺藤摸瓜找线索



  第一个电话,打给古城街道的刘老大,他的儿媳与儿子打架后失踪。接到电话的刘老大听到噩讯,不悲反乐了,他在电话里‘哈哈’说:

  “队长,让我去认尸?别开玩笑了。我的媳妇肯定又躲在了娘家,过几天想孩子,无人去找,她自己就回来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到派出所销案?”

  “过几天她还会跑走的,省的我再去报案。”

  “开什么玩笑。”

  老李摇头,想现在这些市民,有困难时恨不得警察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抬眼就能看到失踪亲属的身影,为他们解忧。到事情过去,马上把忙碌的警察丢到脑后。

  第二个电话打给荷花街的蒋池,他的大女儿与人早恋失踪。他老婆接的电话,听到发现了女尸,也不问个清楚年龄是否相符,就在电话里嚎啕大哭,接着就骂男人是死人,还不快去领尸。不问问大浦在什么地方,居然要打出租车去西藏。路上不停地打电话问路,啰嗦不清,半天还没人影。老李又摇头,现在群众工作难做啊。

  下一个电话打给一个叫柳天凉的人,他报案称妻子武娟带着巨款失踪。听到大浦发现了被焚女尸,他答应马上去查看。老李留了个心眼,没有告诉他具体位置,对方也没有问。
  放下电话不到一小时,柳天凉骑着崭新的摩托车来到勘探现场。大老板果然高智商、有能力,不是前面普通群众能做到的。他远远看到女尸已无任何武娟活着时的特征,心中有了底,打定主意予以否认,避免谎言被揭穿,杀妻的阴谋暴露。可是看到武娟变得又臭又烂,黑乎乎躺在水洼边的裹尸布上。心里则痛骂张小五混蛋,竟把武娟烧得半生不熟,暴尸荒野喂苍蝇,不按既定计划埋掉,把平时干活偷懒的毛病全带来了,以至于被人发现,造成现在险恶的局面。当然了,自已因为多天来事情太多,加之连续阴雨无法来查看、烧纸,也是疏忽。无论如何,看到昔日的妻子变成这般模样,他心里还是难受的。他强压住心中的恐惧和悲哀,回答老李队长说:

  “警官,我的妻子个头很高、笑时有酒窝,很漂亮的。这是谁呀?不像她。”

  “仔细再瞧瞧,我们真的希望她不是你失踪的妻子。但是希望你能为我们提供寻找你失踪妻子的线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3-28 09:39:18
  支持书生,棒棒的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3-28 13:02:21
  赞,欣赏!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03-28 13:07:29
  力顶佳作!支持!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3-28 14:01:59
  周六问候,午间祝福!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3-28 14:06:34
  周末的下午过来看看楼主。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3-28 14:15:02
  经典文学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3-28 16:32:56
  下午好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2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