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女心路历程

楼主:夏天的媛媛 时间:2020-03-29 16:16:31 点击:10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门铃越来越高科技。

  不用电池。

  自发电。

  就是按压时有一定的阻力,就靠这个阻力实现的发电。

  传输距离也不近,楼上楼下没问题。

  有门铃,方便多了。

  有时在楼上,楼下有人敲门听不见。

  偶尔,也乱响。

  要么是熊孩子按着玩,要么就是走错门了。

  差不多半月前,小区管的不是那么严格了,陆续有外人进入了,有天门铃响,我下楼,没人。

  一会,又响。

  我下楼,一个女人,穿个红大衣,手里拿着文件,算不上邋遢,反正是很粗糙的一个女人,说话声音大,也粗,后面还跟着两个姑娘,两个姑娘就打扮的很体面了。

  我一开门。

  女红衣就使劲推门,要往里钻。

  我问,什么事?

  她说,你不是租房子吗?

  我说,走错门了。

  她还不信,依然推。

  我就看明白了,红衣女是中介,后面俩女孩是租客,这是准备租来搞直播的还是?

  看错了楼号。

  我给指了路。

  搞直播的这个群体,尽量的要选HOUSE,还有就是要远离人群密集区,倘若你在小区里遇到三五美女,打扮的很妖艳,昼伏夜出,你不怀疑吗?

  整夜整夜的开着灯。

  还有,就是搞直播,动不动就大喊大叫的。

  之前我们在写字楼办公,我们楼上就是一个搞直播的,男的,嗷嗷的,最初我以为是楼上在打架,后来以为是在啪啪,后来咨询了物业才知道是搞直播的,白天也嚎,晚上也嚎,还动不动搞什么群体直播。

  在写字楼那两年,也算是窥探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吸的、卖的。

  各式各样的。

  最初是定位写字楼,后来做了单身公寓,一套单身公寓的租金相当于一套150平的住宅租金,正常人会租吗?

  租的就没有正常人。

  反正,你坐电梯,遇到的全是社会摇的小黄毛,个顶个大纹身,男的也是,女的也是,派出所动不动就来抓人,犯事的,吸毒的,卖身的,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这是一群我们日常压根接触不到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聚集在了这里,哪冒出来的?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又聚集在哪呢?

  一座城市,有很多我们接触不到的圈子。

  很高的。

  很低的。

  很恶的。

  很善的。

  而且,你若是仔细聆听一下这些社会摇的心声,全是悲剧,我们所在的楼层还好,整个楼道有一半是我们的,只有最头上一间不是,那一间是返租房,就是有人买下了这间房,然后地产公司返租回去,差不多10年回本,还帮你装修,置办上家具。(切记,商铺、写字楼、单身公寓返租式营销多是骗局,房租预算的太高,压根租不出去,大部分都闲置了,最终就是没钱返你了,任你闹,就是没钱。)

  这些单身公寓租客,很少有按年租的。

  一般是月租。

  经常换人,其中有对小青年我印象特别深刻,好的时候,整个楼道里都是他们的欢声浪语,毫不避讳的嗷嗷的舒服,打的时候呢?

  男孩把女孩的头往墙上撞的山响,我都帮着报过两次警。

  我们总觉得暴力离我们很遥远,那是因为没接触那类圈子,男的也打,女的也打,关键是脏,其中有个姑娘是在夜场领舞的,长的还很好看,老家是诸城的,曾经有读者来我们这边,没一会就通过附近的人搜到她了,给发了600块钱红包就约出来了,我们还一起吃了个饭,家人以为她在这边的棉纺厂上班,其实她是领舞的,之前也没跳过舞,就是会扭就行,她们几个领舞的原先是同事。

  家人都不知道。

  我说的脏,不是说身体脏,这个咱也不知道。

  是说生活习惯。

  负责整个单身公寓出租的大妹子跟我们关系很好,算是整个楼里为数不多的高学历,她原先是董秘,有天她给我发了几张照片,就是这个领舞妹子退房时的照片,一地的垃圾,烟头、瓜子皮、卫生纸……

  抖音上不是有类似的视频吗?

  那都是真的。

  被子都是油乎乎的。

  跟这些人接触,我渐渐的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吸毒平民化。

  我们总觉得,吸毒的应该都是混社会的,其实不然,什么群体都有,说的再直白一点,我们身边就有,只是我们不知道,也没朝那方面想,他们有医生,有老师,有农民,有出租车司机。

  他们需要开房,酒店是需要实名登记的,而单身公寓呢?随便拿个身份证就行,派出所过来调查的时候,聊起这些,咱才知道,哇,原来如此。

  第二、买春平民化。

  一般都是把车子停在负二,直接从电梯上来,完事再坐电梯下去,神不知鬼不觉,我们经常遇到。

  有些小姐还跟我们关系很好,偶尔会到楼下我们的书店坐坐。

  其实,她们也是普通人。

  也吃饭,也聊天。

  有个小姐,干了没多久胖了,喜欢吃烧烤,几乎天天吃,从我们隔壁烧烤店打包了带到楼上,一种什么感觉呢?从小馋肉,现在有钱了,终于解馋了。

  我们理解的,男欢女爱,基本都是速战速决,逢场作戏。

  其实,也不然。

  很多客人,也会动情,会带着去山里吃鸡,还给买冰淇淋,当女朋友一样哄着,过生日给送花,有些日子久了,也就不收费了。

  这些,她们也会跟我聊。

  谁谁带她去哪兜风了……

  你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职业的女孩,能被一群男人当女神对待,有喊女神的,有喊宝贝的,每次还要带着礼物,她还能撒娇,发小脾气。

  我之前写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本土农民企业家,被朋友拉着体验了一次,他放不下了,说什么也把人家赎出来,那么好的姑娘怎么能干这个呢?后来成了幼教,还给转了正,再后来?

  成了园长!

  当然,外人知道的不多,我能知道是因为我认识当事人之一。

  虽然是农民企业家,说他名字大家也未必知道,但是说他的产品,你肯定知道,算是垄断性产品,全国范围内,临沂最多,你站在街上,几分钟内就会出现一例。

  这几天不是有个新闻很火嘛,韩国有个变态网站注册用户是26万,韩国有出租车26万,你想想你遇到出租车的频率有多高吧?

  不仅仅韩国如此,我们也如此。

  只是,你不知道。

  因为她们以为我是作家,也希望我能听听她们的故事,写写她们的故事,她们这些女孩往往伴随的是从小的家庭破裂、家暴,还有就是早早辍学,接触了一些大哥,从而早孕早育,我采访过的几个女生里,有两个是不到20岁就给别人生了孩子。

  世界是立体的。

  你只有接触过这些人,你才知道朝下设立防火墙的重要性。

  对于很多人而言。

  你时刻都是靶子,做保险的想把你拿下,做直销的想把你拿下,被高利贷逼的无处逃的朋友时刻想怎么把你绑了……

  有人时刻在街上转悠,找目标。

  当时有个朋友想去济南投资公寓,是一个大品牌开发的,我忘记了是恒大还是万科,我给的建议是NO。

  理由?

  管中窥豹。

  你看看咱这边的公寓,就知道那边的公寓了。

  最终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最初可能还会有几户正经人家过来租住,可是日子一长,也没法住,搬走了,看公寓的出租方式就知道了,最初是年租,后来是半年租,再后来是季租,再后来是月租,现在我看大部分都是日租了。

  还有什么比公寓更适合接客的?

  你总不能让客户到小区里吧?保安也盘问,邻居也盘问。

  这些姑娘,基本都是农村孩子,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照到镜子,是谁把她们逼到这条路上的?

  其实,就是环境。

  环境是谁主导的?

  父母!

  我曾经说过朋友一句话,后来仔细想了想,重了。

  这句话就是:你不好好努力,你儿子未来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我有个前任员工,进去待过两年,融资了3600万,定性为了非法吸存,她读过书,在里面就算学历最高的,庭审前,工作人员会把案件相关的文件发到你手里,让你自己先读读,看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很多人读不懂,就让她帮着读。

  从而,她知道了很多人的故事。

  她跟我讲,里面关着的人,只有极少极少是读过高中的,清一色的初中生,甚至有的小学都没读完。

  还有一点,就是女人犯罪,基本都是为情所困。

  特别贩毒的。

  基本都是被男人哄下水的,包括我这个员工也是被男人拉下水的,甚至可以理解为顶了罪,男人陪她去派出所做了笔录,然后她留下了,他回去了。

  人是环境的产物,跟着有钱人,我们也能成为有钱人,跟着小混混,我们也能成为小混混。

  前段时间,那个找我给推广身心灵课程的小姐姐,她是花了1万元做的城市代理,说是研究灵修、催眠。

  我拒绝了她。

  前段时间,又找我,让我关注这个大V的公众号,她推广17个人可以获得一条水晶手链,说她特别喜欢那个手链。

  可能是我实在闲的无聊,我就刺激了她两句。

  我问了一句:你身边有没有人觉得你现在跟个神经病似的?

  她说,没有。

  我说,因为,大家都不好意思说,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老公为什么离开你?孩子为什么不找你?工作为什么不顺心?朋友为什么不交心?因为你就是个神经病,整天研究这些,有意思吗?研究灵修的人就是SB。

  她没为前面几句生气。

  而是被最后一句刺激到了。

  反问我:呀,原来懂懂就是这个水平?你竟然敢说研究灵修的都是SB,可见你有多么的肤浅,马云都上过这个课程。

  我说,马云还上过小学一年级呢!

  当时我也写过,女人一旦离异了,往往就会选择逃避现实,逃避的方式要么是信教,要么是上课,就是进入另外一维世界,不再用你们世俗的标准定义自己了,什么婚姻幸福,家庭和睦,工作顺心,我不需要这些。

  你都快40的人了,还跟别人合租着,连个代步车都没有,穿的,用的,你自己看看,跟个村妇有什么区别?我当时还刺激了她一句,这个大V找你做代理,简直就是她自己的耻辱。

  说明这个大V已经没影响力了,进入了最后的敛财阶段了。

  巅峰期的陈安之是可以跟马云对话的。

  晚期的陈安之呢?

  连小商贩都可以收为关门弟子。

  我骂她,是希望能一语骂醒她。

  她自己也是反复了几次,一会说自己大彻大悟了,突然想通了,一会又问我,董老师,你为什么不学催眠?

  我睡眠很好,我催眠干什么?(我故意混淆催眠的概念)

  只有你们这些有病的人才需要催眠。

  你应该怎么做?

  跟个“正常人”一样去生活,你可以说“正常人”是愚昧的,是没有思想的,但是千百年来形成的生活共性说明什么?

  说明,这是最符合人性的。

  最顺应人心的。

  结婚,生子,跟普通人一样过日子。

  你说你是个明星,是个企业家,你单身单身吧,你只是个普通的工薪阶层,连正式编制都没混上,还被某人的司机忽悠到家里来了一炮,理由是帮她解决编制,我很好奇的问,你咋那么好骗?

  她说,我以为是谈工作呢。

  你成了彻头彻尾的LOSER,你没办法了,只能逃避,去找身心灵,希望自己得道,觉悟,从而一直幸福。

  你的正道是什么?

  好好工作,好好打扮,把你的大腚变小,我看了都害怕,一腚坐下去,怎么不一个坑,原来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是说的你啊?

  然后,反思自己,婚姻到底是怎么破裂的?自己应该改变什么?自己不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然后重新选一个没有这个缺点的,度过余生。

  你所谓的自己一个人过。

  你见有几个先例?

  你不是明星,你做不到,懂吗?

  正常人就过正常人的日子,明星就过明星的日子,特立独行是需要实力的,这个实力你没有……

  你群发消息给你的微信好友,让大家关注公众号从而为你换取一串手链,对于所有收到信息的人而言,都会在心里默念俩字:SB。

  懂了?

  婚姻失败了无所谓,从头再来就是了。

  要变的更好才对。

  那个陪我打球的妹子,也离婚了,她遇到的才是绝对的渣男,来找她还专门去开了个房,宝贝宝贝的叫着,其实是来收拾东西的,前脚走,传票后脚就到了,他来之前,传票就在路上了。

  这才几年的时间?

  前天牛哥给我打电话,聊起了这个妹子,不止千万了,四套房,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全款购置的,我那个VESPA就是她送我的。

  男人想回头?

  对不起,磕头也不行!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眼界高了,看不上你这个屌丝了!

  而且庆幸是短婚史,没怀你的娃。

  感情?

  当年瞎的眼,如今睁开了。

  对你,没有爱,没有恨,就是路人甲……

  她走对了一步很关键的棋,就是跟在了牛哥身边,一步一步发展起来了,也出了书,成了珠宝领域的一个细分领域的大V,前段时间我还问她疫情对你有影响不?

  她说,没啥影响。

  女人,站起来了,整个人就通透了,也健身了,也学习了,也漂亮了,甚至比十年前还漂亮。

  别去研究什么佛呀,上帝呀,心理学呀,灵修呀。

  好好工作,赚点钱,别觉得赚钱可耻,你看人家隔壁服装店老板娘是怎么催眠自己的?

  我如果不勇于推销来我店的客人喜欢的衣服,他们就有可能会转头去别的店买一些他们不喜欢的衣服,浪费感情,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所以我应该勇敢站出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欣然赚他们的钱。对他们而言,不想赚他们钱的人,才没有帮到他们。

  所以,赚钱就是帮人,赚钱就是救人,赚钱既是修行自己也是渡别人。

  上周,我在书店,有个本地读者过去找我,她要买几本书送老师,这读者应该是初中毕业吧?

  我们周边,8成以上都是这个学历。

  县城9成以上是初中毕业。

  她要问我个问题,还没问,脸先红了。

  我以为她要问出轨的事呢。

  没有这些。

  她问,我想一步一步考个成人本科,如何?

  我问,对你工作有什么帮助吗?

  她说,没有。

  我问,那你考的意义何在?

  她说,我小的时候就有个大学梦,还有就是我怕孩子以后考不上大学,我先考上,做个榜样,孩子也问了我好几次了,问我是什么大学毕业的。

  我说,那就去。

  她说,我不着急,哪怕40岁拿到也可以。

  我说,我相信你。

  她很感动……

  可能是她跟老公商量过,被老公嘲笑了一顿。

  孩子在意这些吗?

  非常在意。

  在意父母的学历、职业、车子。

  也攀比。

  我儿子就属于比较自信的,学习不错,家庭不错,爷爷还当点官,可吹的素材太多了,有次我们爷俩在一起,我记得是去沂南玩耍,我问他,别人问你妈妈是干什么的,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会直接岔开这个话题。

  包括我开书店,其实也是为儿子开的,他可以跟小朋友讲,我爸爸是开书店的,另外,他能感受到别样的能量场0351sheji.cn例如学校里的教职工、同学的爸妈,都有我的读者,就是无论大人小孩能喊出他名字的太多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光环。

  这些,都会成为孩子的阴影。

  起点低不要紧,我们起点低是因为我们的成长环境造成的,我们的爷爷是大将军,父亲是企业家,咱再笨也能考个北大清华吧?也许还有留学背景呢!

  既然咱的爷爷不是。

  那只能咱在自己有能力的前提下,追。

  没有钱,把赚钱放在第一位。

  有了钱,把学习放在第一位。

  这次疫情,我们一会嘲笑英国的群体免疫,一会嘲笑美国的措手不及,其实这么想是低估了他们,很多人把俄罗斯称为战斗民族,这是不了解英国历史,俄罗斯更多的是鲁莽,英国才是真正的战斗民族,真正的战斗民族是低调的,还有一点,也是我们不得不在未来接受的一个事实,就是守净地是很难的,甚至几乎不可能,最终的策略一定是反过来思考,不是绝对的堵,而是怎么才能跟病毒和谐共处,我昨天看一位传染病大V写的一篇文章,他根据模型预测,两年内会有10亿人感染……

  很多事,隔一段时间你再去评判,才发现,又是另外一个立场。

  我想了想,这两年收获最深的两句话:

  第一句,大人物使人变大,小人物使人变小。

  第二句,赚不到钱,只因为不想。

  大家应该普遍对第二句不大认可,你随便问一个人,你想赚钱不?

  都想。

  但是,这个想不是你说的那个想。

  这个想,是认真的思考,思考怎么才能赚到钱,而不是单纯的欲望,这个想法是要得出具体的方法、步骤,而你的想只是欲望。

  这就如同我说那哥们要买房车去直播是一回事。

  你若是抱着一定要成名的心态。

  你一定能成。

  若只是赌一把,大概率会销声匿迹。

  前几天写到了薄荷糖被同行搞了一把,把我也吓了一跳,我还把她批评了一顿,做生意必须要有原则,不能用这些非法渠道去获取客户资料。

  我让她去联系对方,主动道歉。

  第一次,对方嗷嗷的,说自己在开车,拒绝多聊。

  第二次,心平气和,但是发狠了,说周一要给点颜色看看。

  薄荷糖又第一时间联系我。

  我推测,所谓的颜色,应该就是追究刑事责任,毕竟你获取了对方的客户数据,这个时候,我觉得要灭火,看看能不能约着见个面,有什么事好商量。

  她问,我赔多少钱合适?

  我说,1万吧。

  她说,1万的话,我马上就给他了,我觉得10万他都未必同意。

  我说,那就奔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就是息事宁人。

  我组了一个小局,跟小律师见了个面。

  小律师建议跟她说实话,就是这些客户数据是怎么弄到的,一共有几家?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

  并非是文档类的,只是口头数据,例如济南那边某经销商,淄博那边某经销商,然后薄荷糖去重点突破的,不是大面积的数据,但是呢,挖过来一家就是大户。

  小律师说,不违法,你大胆放心就行了,你应该反过来追究,是谁抱走的电脑,我没违法,你凭什么这么搞?

  我说,不要这么搞,这样把自己搞对立了。

  薄荷糖问,那董老师的建议?

  我说,继续和解,听他胃口。

  于是,继续去谈。

  过了一天,也就是周一,对方亮剑了。

  不知道对方是报纸看多了还是微博看多了,要求登报赔礼道歉……

  薄荷糖又跑来了。

  我问,没要求赔偿?

  她说,没。

  我说,这个时候,你跟他拖着就行了。

  她说,草,我现在不是跟他拖着了,我要告他,凭什么诬陷我。

  当时我在想,女人也会说脏话,看来小律师给了她足够的底气,完全是另外一个状态,就是不怕了。

  待她自我吹嘘了一番后。

  我又跟她把这个事复盘了一遍,我的建议是把抢来的这几个客户放弃掉,哪怕他们主动来,也不要了。

  咱先求安全。

  这东西就怕人家惦记着,只要想使坏,你永远都逃不过一劫,待过上一段时间,他们跟客户再次对接以后,找个人做个中间人,坐下,聊一聊。

  不是服软。

  而是消灾。

  摆平了,问我要给小律师多少钱?

  我说,不用。

  她说,那我自己看着办。

  我说,她不要。

  她说,人家就是靠咨询吃饭的。

  当时,我都帮她做了最坏的打算,让她把孩子也照顾好,例如让老人先过来帮着照顾几天,我是怕她突然被控制。

  好在,虚惊一场。

  依我对她的了解,她生气归生气,发狠归发狠,她会在合适的时间跟对方见上一面的,女人终究是心细的,什么人是最安全的?

  做生意的人是最安全的。

  他时刻服软。

  那些光脚的,跑了就跑了。

  他们呢?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偶尔有车子直接就停我们店门口,你生气也白搭,人家来的时候,你还是要笑呵呵的,若是你多说两句?

  就等着被砸玻璃吧。

  肚量就是这么一点点变大的。

  下午,我在一楼擦摩托车,有几个熊孩子在门口转悠来转悠去,原本应该上学的日子,疫情把他们解放了,父母都上班去了,他们成群结队的在小区玩耍。

  有个偷按了一下门铃。

  然后迅速跑了。

  恰好我就在旁边,我开门就追出去了。

  我假装很生气。

  所有孩子都指向了同一个孩子。

  那一瞬间我就在想,自保真是天性,自保对应的是检举……

  那小孩戴个眼镜,应该是先天性近视或散光,也承认。

  我说,别按了。

  他说,知道了。

  回头的时候,我笑了笑。

  当我回来没一会,这群熊孩子又去按。

  我在想,是我给了他们错误的信号,他们以为我不严厉,那么就可以挑衅,为什么县城以及乡村教师普遍要打学生?

  因为,这是最有效的管理方式。

  你用爱?

  他们在家,父母都打。

  到了学校,若是他们不怕你了?

  你说什么,他们都不听。

  积累下来、流传下来的,都是最有效的,你以为老师爱打?

  不爱打。

  还嫌脏。

  是没办法。

  天生贱骨头!

  让我又抓到了一遍,这次我采取的办法是拿着笔拿着纸,自己写下来姓名,住几号楼几零几,爸爸妈妈的电话号码都写上。

  一次就改了。

  你再按是吧?

  我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

  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逮着孩子一顿能打个半死的类型。

  我是不会真打电话的,只是想把孩子吓唬住,同时也没有过多的批评他,给他留点面子,处理危机时,最重要的,其实是给别人面子,服软。

  例如《征服》里的彪子,刘华强让自己下跪就下,喊爷就喊。

  别去逞能。

  人,为什么越优秀了越温顺。

  不是说他内心没有恶了,而是他敬畏的东西越来越多,敬畏对手的能量,还有就是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

  你以为我们不希望三宫六院?

  是个男人就希望。

  但是要权衡。

  若是足够集权,人人都会如此。

  除非修行足够好,逐步把人性里的“欲”去掉,只想为苍生做点贡献,那是可以的,普通的素人,那都是欲壑难填。

  你看各个小区的保安,这段时间,硬起来了吧?

  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权力。

  所以,很多事,你也要两面去看。

  为什么那么多起冲突的?

  这权力还不够大,若是告诉他们,以后你们小区就归你们几个保安管,你们可以自己制定小区法律。

  谁家媳妇漂亮,谁被砍了头。

  为什么要把权力让给优秀的人?因为优秀的人心里有别人,有足够高的修行,真心想做点事,甚至把自己放在后面。

  而这些素人呢?

  你我,你爹,我爹,以及保安们。

  都是素人。

  素人的终极目标是满足自己的欲望。

  两个村火拼的时候,你看每个人都格外的坏,途径柴火垛都给点了,为什么?

  总觉得,法不责众。

  当我们做坏事不需要惩罚时,你看看那时的我们有多坏,你都想象不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跟优秀的人在一起的缘故。

  他们的犯错砝码大。

  马云再恨我,他也不会杀了我。

  因为,杀了我,他会失去阿里巴巴以及多年的人设。

  让农村出身的年轻人接受钱是好东西还是比较难的,大家总觉得赚钱可耻,也不好意思赚钱,让人觉得太贪婪,记得有次在球馆跟一位老师聊起了一位年轻的球友,我说这小伙挺优秀的,年纪轻轻就开上了大奔,有钱。

  老师略鄙视的反问了我一句,除了有钱,还有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