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香气》

楼主:木雪亭晚 时间:2020-04-24 17:04:19 点击:8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山上的邂逅(1)
  飞机缓缓地降落。
  敏宇透过悬窗静静地看着这离别了三年的城市,神情有些恍惚,好像只要飞机降落在这座城市,恩惠仍然在机场出口那里挥舞一束黄玫瑰大声地喊他的名字。
  在国际到达的出口,有好些人举着接人的牌子,在等待着亲人或者朋友到达。敏宇做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吸引了好些年轻女孩子的注意,目光火热地盯着他那略显忧郁的俊美脸庞,敏宇帅得太惹眼了。
  感受到那有些炽热的视线,敏宇却有些不以为然,在意大利的这些年也有好多漂亮的女孩子想要接近他,其中就包括让人头痛的小师妹贞雅,但是都被他婉然拒绝了,可能是他还没有完全从失去恩惠的伤痛中走出来吧。
  其实,忘记一个人要比爱上一个人更难!
  敏宇走到了机场出口,却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去哪里,透过巨大的玻璃窗,首尔机场的一切是那么地熟悉,可是没有了恩惠,似乎这一切都不再与自己相关。
  他上了辆计程车,司机问他去哪里,他想了一会,告诉了司机池台丰学长的地址。
  刚走到学长的工作室门口,就听到了他很大声地在和谁打电话,“如果只是随便敷衍当然很简单了,问题是有拱顶的空间,所追求的不是整体性,而是个角度的独创性,才是最主要的重点。明白了吗?那么你决定以后再通知我。”
  说完,啪的一声放下了电话,他没看到站在门口向他微笑的敏宇,摇着头把笔用力地敲打桌子。
  敏宇笑着摇摇头,时间可真是个怪东西,好多的事情已经在它的面前变得面目全非,而它却总是健忘症似地忘记一些事、一些人。学长就是一个被时间遗忘掉的人,仿佛从敏宇认识他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胖胖的脸,下巴上蓄着短短的一圈胡子,说起话来声音震天响,表情夸张得要命。
  敏宇看着学长侧手敲了下门,学长头也不回地问了句,敏宇没吱声,当学长回过头,看到站在门口正微笑地看着他的敏宇时,站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
  “呀,你,你叫什么来着?敏宇!”
  看着学长的表演,敏宇觉得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感动,似乎这才是曾经的真实的生活,这才是自己过去所熟悉的首尔。
  他淡淡微笑,抬起头对学长说:
  “我饿死了,请我吃饭。”
  这样对一个人说话真是太舒服了,的确如此。
  在之前经常光顾的小饭馆里,学长给他点了一桌的菜,都是他爱吃的家乡菜。学长把烤肉、年糕、冬粉猛往敏宇碗里夹,他最了解这个学弟了,一个长着只能够装泡菜胃的家乡宝,如果不是因为恩惠的突然离世,他才不会去意大利留学呢。
  敏宇好像从三年前的悲痛中走出来了,这让池台丰学长很是欣慰。可是当问他有没有谈一场恋爱时,敏宇的表情还是有些暗淡,抬起头,看着学长,叹了口气又低下了头,敏宇自己也知道,有些东西时间是冲淡不了的,更不会抹去。
  “不想……目前还没办法,除非遇到像恩惠这种女孩。”
  晚上,回到了住所,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敏宇没有开灯,他站在房间里,静静地站在那,仿佛三年的时间就散落在房间的某个角落。站立良久,他拉开窗帘,外面的月光一下子撒了进来,房间中一切依旧,只是布满了灰尘。他把蒙在床上、沙发上的罩布揭开,抖去尘土,在揭开沙发上的时,他愣住了,一只穿着白纱的小熊躺在沙发的角落,静静地看着他。敏宇抱起小熊,摸着她的白纱,泪珠在眼眶中闪烁着。
  敏宇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本以为时间会是一切慢慢变淡,可是当回到这处处留着恩惠气息的房间,他知道自己想错了,对恩惠的思念,仿佛这月光一样,将自己的心淹没。
  “过得好吗?”
  记得遇到恩惠那天的雨下的特别突然,本来天晴得很,一下子大雨就下起来了,刚刚跑到校园的文学院小拱门下避雨的敏宇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色T恤,白色长裙的女孩用一本书遮雨,迈着轻盈的脚步沿石阶向他跑来。
  那个女孩就站在了敏宇的旁边,轻轻抖落着粘在齐肩短发上的雨水,因为拱门很窄,实际上她是和敏宇肩并肩站在白色的小拱门下,两个人似乎都在等着雨水小一点,可是雨水却一直在轻柔地飘落。
  敏宇其实不是特别善于和别的女孩搭讪,可是那天,他面对这个女孩子似乎心里特别亲切,仿佛是和一位相识已久的朋友在一起聊起了天。
  “雨水怎么就说下就下了呢。”
  “大概是老虎要娶妻了。”
  “应该是狐狸要出嫁才对吧!”
  敏宇记得那天的雨来得快,停的也快,一道大大的彩虹从天的一边一直跨到了另一边,他们两个人在这道巨大的彩虹下并肩走下长长的石阶,巨大的水杉树叶子上挂满了雨滴,在夕阳的映衬下闪闪发光。敏宇的生活从那天开始与恩惠连在了一起。
  “恩惠啊!”
  敏宇打开了VCD,看到一个穿着浅蓝色运动装的女孩,在山坡上奔跑,她大声笑着,对着镜头做鬼脸。
  “敏宇!”
  “大声一点,大声一点。对!”
  “不要拍了,过来这边。”
  “看着镜头大声喊呀!”
  “才不要。”
  恩惠跑到镜头前,对着镜头,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地喊:
  “敏宇,我爱你!”
  屏幕一下子变黑了,房间中寂静无声。敏宇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他的目光还盯在屏幕上,一颗泪滴在脸颊上滑落。
  “我也爱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木雪亭晚 时间:2020-04-28 08:36:02
  山上的邂逅(2)
  在美丽阳光的咒语下,开始新的一天。
  夏日的阳光透过绿叶,在慧媛美丽但略显柔弱的脸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她正举着相机,对着一丛白色的小野花拍照,可是玫瑰姐早就在旁边转动着脑袋,寻找着游人中有没有超级帅哥存在。
  慧媛是一名花卉设计师,她和玫瑰姐合伙开了一间鲜花坊,玫瑰姐是个典型的花痴,可她并不喜欢野花,她喜欢的是帅哥,尤其是像超级影星李英宰那样的高富帅!
  刚刚上山不久,她就拿着她特意准备的长焦镜头追着一个单身出游的帅哥偷拍,一转身就已经不见了踪迹。
  “我等一下去找你。”
  慧媛对着玫瑰姐的背影喊,她笑着摇摇头。
  山路上空气清新,在初夏的晴朗日子里,路边的野花也在竞相开放。
  慧媛今天要拍百节草和玉簪花,可这两种花一般都只长在山顶附近的。她继续一边拍照,一边向山顶攀登。
  每看到一种不认识的野花,她都会停下来,拍照,并翻开手中的书,查找花的名称。
  在一棵大橡树下,慧媛发现了一种四个花瓣的金黄色小花,极是罕见,正当她俯下身子拍照时,慧媛听到了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先不要动,也不要回头看,在那里别动。”
  脚步踩过干枯树叶时发出咔咔声音,声音很轻,就在慧媛的身后,离他非常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同时,一只昆虫的振翅嗡嗡声就在自己的耳边,她一动也不敢动,闭上了眼睛,手紧紧地攥着相机。
  突然,嗡嗡声停止了,她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在跳动着。
  不是因为害怕。
  这个男人就是敏宇,今天他一个人来爬这座山,以前恩惠在的时候他们最喜欢在这座山顶上看日落了,可如今只剩他一人。
  敏宇从帽子抖出了一只死蜜蜂,跟慧媛解释,这是一种致命的毒蜂,叫虎头蜂,有橡树的地方,就会有虎头蜂的出现,嘱咐她一定要特别小心。
  慧媛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敏宇,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动。
  敏宇以为慧媛被虎头蜂吓着了,将帽子戴好后,故意跟她开了一句玩笑:“好歹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慧媛一怔,这才从刚刚心跳的感觉中清醒过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张大眼睛,匆忙站了起来,鞠躬道谢。
  看着敏宇的身影消失在树木之间,慧媛长出了一口气,她用右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回想刚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颗心脏突然不受自己控制了,它自己有了情感似的,慧媛实在想象不出它以前的主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因为圣元哥告诉过他这是颗男人的心脏。
  终于爬上了山顶,敏宇感觉到快要虚脱一般,站在悬崖边上,站在以前恩惠曾经站过的地方,他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喊:
  “恩惠!”
  嘶哑的吼声在山谷间久久回荡。他喊累了,用力喘着气,躺在崖边的大石上,夕阳西下,映红了满天的云霞。敏宇静静地躺在那,流着泪。
  “恩惠呀,恩惠呀……”
  慧媛迷路了。
  她在拍照时,没有留意到,自己已经偏离了小路,再找路时,四周除了荒草就是大树和藤蔓。
  慧媛有些害怕,不过她不断安慰着自己,聪明绝顶的沈慧媛,是绝对不可能在山里迷路的,就算闯入老虎洞穴,只要振作一点就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可能会有事的。
  她四下张望,努力回忆来时的路在哪。突然,脚下被树根绊倒,一下子滚下了山坡,慧媛想试着站起,可刚一起身,就又跌到在草地上。右脚刚才扭了一下,流出了血。
  “救人啊!这里又没有人在?有没有人?”
  慧媛这下真的害怕了,她揉着扭伤的脚,大呼救命,可没有人回应。过了良久,她突然听到了有人踩过干枯枝叶发出的咔咔声,声音很远,她马上拼命挥手,大声求救。
  终于看到一个人绕过树木,向她跑过来,慧媛的心中一阵狂喜。可当那人转过灌木来到对面时,两个人都愣住了,是他,就是刚才打死蜜蜂的敏宇。
  敏宇也觉得很是奇妙,自己今天是来山顶上陪恩惠聊聊天,可是却两次碰到了慧媛,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子似乎今天有些霉运啊!他也顾不得多想,攀着藤蔓下到了山坡下面。
  慧媛想要挣扎着站起来,敏宇赶紧扶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把她的鞋子脱下来,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又小心地给她穿上,还好只是扭到了脚踝,没有骨折。
  被陌生男人脱了鞋子,捏弄着脚裸,这对于慧媛还是第一次,她的脸上不禁攀上了一丝红晕,有些尴尬地偷偷地看着敏宇。
  是啊,今天一天,这个年轻人已经救了她两次了。
  敏宇觉察出了慧媛的尴尬,其实他在山顶的时候已经跟恩惠说了,如果能够遇到一个真正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子,他也许会再次怜爱,在此之前还请恩惠继续接受他的爱情表白。
  没想到刚刚下山,就会碰到慧媛受伤,这个女孩子会不会走进他之后的生活中呢?
  这时的敏宇不知道,慧媛也不知道。
  “你……好像胆子很小。”
  “哦?”
  “根本就是一个人来,还骗我说你有同伴。”
  “不是,我真的有同伴,只是在中途分开了,我才不会随便说谎骗人呢。”
  瞧着着急辩解的慧媛,敏宇觉得这个女孩子单纯得很可爱,本来有些伤感的内心似乎明亮了一些,他伸出手,递到慧媛前面。
  慧媛拉着他的胳膊试着站起来,可马上疼得叫出了声。敏宇看了看慧媛这种情况,又看了看表,已经快5点了,于是在慧媛面前蹲下,准备背她下山。
  慧媛连忙摆手,脸一下子红了,旋即便回复了正常,她虽然有男朋友,可是除了拉拉手,似乎圣才哥都没有背过她呢。
  慧媛身子微微挣扎,向后退了一小步忍着痛,用手扶着树枝,挣扎着站起来。
  “小时候已经被人背怕了,我要自己走,靠自己走路是多么幸福的事,你一定不知道吧。”
  慧媛自嘲地向他笑了笑,显然,她心中还是对敏宇充满感激的。
  一瘸一拐地向前走了几步,她啊的一声弯下腰,挺翘的鼻子微微皱起,洁白的额头上也渗出细微的汗滴,显然是又扭到了受伤的脚裸。
  看着慧媛因为逞能,敏宇暗自摇摇头,真是拿她没办法啊。
  慧媛也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敏宇,张了几下嘴,终于羞涩
  地说:
  “肩膀借一下。”
  望着慧媛的架势和她羞答答的样子,敏宇歪过头去努力憋住没有笑出来,他真的是头一次接触到这么没有心机,动不动就害羞的女孩子。
  为了不让她过于尴尬,敏宇走到她面前,把肩膀低了下去,借给了她。
楼主木雪亭晚 时间:2020-04-28 10:05:59
  山上的邂逅(3)
  慧媛轻轻地把手搭在年轻人的肩上,先是一点点,而后把整个身子都靠在了他宽宽的肩膀上,一步步艰难地向前挪。
  天渐渐变暗了,远处隐隐传来几声闷雷,要下雨了。
  慧媛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有点害怕,扶着自己下山的这个陌生男人应该没有走错路吧?
  他会把自己带到山下和玫瑰姐会合吗?天黑了又要下雨,该怎么办啊?!
  可雨水并没有考虑到慧媛的感受,说下就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
  雨点很大,透过树叶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敏宇拉着慧媛跌跌撞撞跑到一棵大树下,扶慧媛坐下,他自己放下背包也坐了下来。慧媛整理着被淋湿的头发,看着天空,叹了口气,竟然下起雨来了,竟然真的下起雨来了。
  慧媛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她想给玫瑰姐打一个电话,可手机没电了。
  回到首尔后,敏宇谁都不想联系,他只想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想恩惠的时候就去留有她气息的地方和她说说话,所以敏宇根本就没有手机。
  慧媛两手抱着胳膊,看着雨水欢快地落下,可她却愁死了,自己可从来没有这样独自在外面过夜啊。
  敏宇打开背包,拿出了一件红色的风衣,给慧媛披上,并告诉她一个让她震惊得消息,今晚要留在山上过夜。
  “这附近有一个山庄,今天晚上,可能要去那边过一夜了。”
  慧媛吃了一惊,转头盯着敏宇,过夜这个词敏宇说的很轻松,可慧媛却轻松不起来,她眼睛睁得大大的 ,似乎不明白年轻人再说什么。
  “这……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要走很远才能走到山下,而且你有受了伤,天马上就要黑了,继续走很可能会迷路,到时候气温也会下降,真的很危险。”
  慧媛盯着织成一片的雨水,犹豫不定。敏宇盯着慧媛的脸,似乎明白了她在想什么。
  “你……是因为我才犹豫吗?你怕我是不是?”
  “噢,谁说我怕你?”
  慧媛也回过身,看着他,张大嘴巴呼了口气,神情很不自然。敏宇看着慧媛惊慌的表情笑了,敏宇有点喜欢上了慧媛惊慌的样子了。
  一想到那个年轻人要自己和他住在一起,慧媛就有些生气,语气也很强硬。
  敏宇自己解嘲似的笑了笑,把背包拉好拉链,他故意逗她,做出要丢下慧媛一个人去山庄的样子。
  慧媛倔强地站了起来,把披在肩上的风衣取下还给了年轻人,之后垂下手,低头站在那,她想那个年轻人肯定不会丢下他她自己走的。可是她想错了,敏宇接过风衣,卷成一团,看着仍在坚持的慧媛心里忍不住发笑。
  他走出一步,又转回来,把风衣塞给了慧媛。
  “天气很冷,还是穿着吧,送你当礼物。”
  他走入雨中,用一只手挡着雨水。慧媛急了,她本以为那人不会走的,哪知他说走就走,一点也不顾及自己是个迷路的女孩。看着就要消失在树丛中的背影,慧媛大声喊起来。
  “等一下!”
  敏宇在雨水中笑了,他就知道女孩一定会喊他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对这个动不动就脸红流眼泪而又装得很坚强的女孩子很有好感。
  敏宇低着头走回来,一边走一边偷笑。慧媛内心激烈地斗争,突然,她瞪大眼睛,把左手举到了年轻人面前。
  “我……我是有夫之妇!”
  年轻人看着她的举动愣了一下,慧媛用手指着无名指上的钻戒,用一种让你非信不可的语气说她已经结婚了。
  说完,她笑着对他点点头,仿佛她一下子安全了很多。年轻人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歪过头去扑哧一笑。
  “我又没问你。”
  慧媛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低下头玩弄着手指。
  两个人终于走到了山庄,在一大丛竹子中的房屋显得很破旧。
  敏宇敲响了门。门突然被哗地一下拉开了,里面站着一个长相十分凶恶的老汉,慧媛被吓得退后一步,年轻人也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平静下来,向他鞠躬问好。
  “你好,山里面突然下起了雨,而其我朋友她脚又受了伤,所以我们想住一晚再走。”
  老汉给二人打开了一个房间,很空很大的一间房,里面只有一张大木床。他一进屋就把背包扔到了床上,慧媛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走进来坐在了床的角落。
  敏宇旁若无人地脱掉被雨淋湿的背心,往地上拧着水。慧媛吃惊地张开嘴巴,她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一个年青男人赤裸上身,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赶紧把头扭到了墙壁那边,装作感冒似的大声咳嗽着。
  敏宇若无其事地从背包中找了件干的衣服穿上,坐到慧媛身旁。敏宇很自然地提出要给慧媛揉一揉扭伤的脚,理由是脚养好了才能下山。
  慧媛有些不知所措,把两只手紧握在一起,放在双腿间。可敏宇一点也不顾及慧媛的难为情,一把拉过慧媛扭伤的脚,慧媛疼得大叫,他脱掉了她的鞋子,在扭伤的地方轻轻地揉着,慧媛脸涨得通红,扭向一边。
  敏宇左捏右捏了一通后,他扶着慧媛站起,慧媛试着走了几步,果然好多了,看来敏宇还真会两下子。
  慧媛刚刚摆脱了被陌生男人捏脚的尴尬。咕,慧媛听到了自己肚子在不争气的叫着,也难怪,从早晨开始,一直还没有饭进过肚子。
  敏宇肯定听到了慧媛肚子叫,变魔术似的从背包中拿出一个红通通的大苹果,问她饿不饿。慧媛觉得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不能显示出软弱,所以她摇摇头,拒绝他的好意。
  敏宇一点也没在客气,在袖子上擦了擦就大口吃了起来。慧媛本就饿得不行的肚子又咕、咕的叫着,慧媛低着头在那里怪它不争气,可她也有些后悔,觉得刚才不该光要面子。
  敏宇大嚼着苹果,不时回头,一脸坏笑。
  “想吃泡面吗?”
  慧媛低垂的头一下子转向了他,咕,肚子又在抗议,她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
楼主木雪亭晚 时间:2020-04-30 16:57:24
  山上的邂逅(4 )
  煮着泡面的小铝锅在炭炉上咕嘟、咕嘟地冒着香味,慧媛不时地张望一下,之后又裹紧风衣,看着别处。
  敏宇一边煮面,一边和慧媛闲聊。
  谈到慧媛编造出来的先生,敏宇的眼睛里闪出明亮的光,用一种很戏谑的语气说他很善解人意,居然让这么年轻漂亮的太太一个人上山。
  慧媛脸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一块红布,她知道自己的谎言已经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看穿了,以前没说过谎话的慧媛,尴尬地笑了几声,在这种有些凉意的夏夜连汗水都快滴下来了,为了掩饰尴尬只有把头倚在了膝头,不再说话了。
  看到慧媛害羞的样子,敏宇笑着摇摇头,拿起筷子,揭开了锅盖,慧媛一下子爬了过来,看着里面的泡面,说:
  “熟了没有?”
  他给慧媛盛了一碗,慧媛端过碗,早就顾不得女孩子的斯文了,大口吃了起来,看着慧媛端着面碗满足的样子,敏宇的心里突然感觉暖暖的。
  记得以前恩惠在的时候,他们每次看完日落后下山后,都会到山脚下的一家拉面馆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好像恩惠当时就经常会有这种满足的样子。
  生活其实很简单,也很容易满足。
  吃过饭后,他煮了一锅咖啡。
  “在山里面喝咖啡,用铝作的碗喝最够味了。”
  慧媛端起铝碗,喝了一口浓浓的咖啡,一种幸福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身体,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可她的心却暖和多了。
  她的目光从咖啡滑到了他的身上,和他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她转了转眼珠,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知道咖啡跟爱情,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吗?”
  咖啡和爱情……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住了敏宇,他之前从来没考虑过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想了良久,他摇了摇头,看着她。
  慧媛又喝了一口咖啡,低着头,把玩着铝碗。她说咖啡和爱情都是有时候会苦,有时候会甜,对已经习惯了的口味,很难去改变。
  它们都会上瘾,都很难把它戒掉。
  他们俩个围着小炭火炉,谈得很投入。谈到爱情,敏宇看起来很忧郁,他抬头,看了一下窗外,雨下得缠缠绵绵。
  下雨天格外让人怀念。
  他低下了头,目光偶尔碰一下她,又马上滑开了。慧媛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双手握着小碗,听沙沙的雨声。
  下雨天,很容易营造气氛……
  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慧媛几次动了下嘴,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突然,门被哗啦一声拉开了,慧媛吓得坐在了床上,那个长相十分凶恶的老汉把两张毯子扔到床上。
  “晚上山里面会很冷,要盖毯子才睡得着。”
  说完,哗啦一声把门拉上,走了。慧媛爬起来,想叫住老汉,但又失望坐了下来,她想起,刚才已经问过了,老汉这没有电话。
  他开始收拾床铺了,他把小炭炉、煤油灯逢到了桌上,并排铺开了两张毯子。他拉紧了衣领,躺了下来。
  慧媛看到他的举动,慌了。这个年轻人要睡在她的旁边?!慧媛真的急了,又生气,又吃惊,她站在床上,很严厉地说:
  “我告诉你,我您可被冻死,也不能这样睡。”
  敏宇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没办法,他抱上毯子,打开了房门,准备去老汉的房间睡。
  “等一下。”
  慧媛可怜巴巴地站在那,搓着双手,小声说:
  “这样我会害怕耶。”
  他又拉上了门,长长呼了一口气,又把毯子铺好,躺下,侧身睡了。慧媛挪到了墙角,坐下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侧过身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慧媛,说:
  “你准备做一晚上吗?我看你很累了,早点睡吧。”
  慧媛瞥了他一眼,把下巴放在膝盖上,闭上眼不理他。过了一会,她见他真的睡了,自己也困得不行,但一个女孩怎么还意思和男人睡在一起呢,她又冷又困,而且……慧媛晃动着身子,她真的忍不住了。她爬过去,轻轻拍拍男人的肩膀,把他叫醒。
  慧媛低下头,咬着下唇,马上又像已经下定决心似的,看了他一眼,很费力地说:
  “请……请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厕所很简陋,就是几块木板搭成的。晚上的山里很寂静,这时雨已经停了,树林中不时传出夜鸟的几声凄鸣。他把手电给了慧媛,
  可慧媛没有挪动脚步。
  “等一下,你不能走掉哦。”
  他笑了笑,看到慧媛刚走两步,又立马转过身来,看到他真的没走,才放下心,用手电照着他。
  “还有!”
  “又怎么了?”
  “你要把耳朵捂起来。”
  她自己做了个捂耳朵的动作,他愣了一下,但马上就明白了慧媛的用意。
  他转过头去,捂住耳朵在那偷笑,慧媛走了几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看,这时她怕是真的已经忍不住了,一下子冲进厕所。从厕所出来,却不见了他的踪影,慧媛慌了,用手电四处照着。
  “你在哪里?先生,先生!”
  慧媛急得都快哭了,这时,只见他从一棵大树后悠闲地走了出来。慧媛生气地对他大喊:
  “人家叫你为什么不回答?”
  “是你叫我把耳朵捂起来的。”
  敏宇很无辜地说,慧媛睁大眼睛瞪着他。他接过慧媛的手电,扶着她,手电光小心翼翼地照在慧媛要走下一步的地方。慧媛看着前面这小小的光圈,又看看弯着腰扶他走的年轻人,心中的感觉怪怪的。
  慧媛用毯子紧紧裹住身子,背对着他,可还是睡不着。屋里一片漆黑,树林中又不时传来吱吱哑哑的声音,突然外面咔地一声,吓得慧媛小声叫了出来。她闭上眼睛,默默对自己说,没事的,慧媛,一定不会有事。屋中仿佛一下子亮了许多,慧媛转过头,看到他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笑,桌上是点亮了的油灯。
  慧媛知道,他是看自己怕黑才点亮油灯的,好像,这个男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可怕。她看到,油灯在墙壁上映出了他坐在床上的侧影,她对着影子笑了笑,默想着自己刚才怪怪的感觉。
  “你看,这是什么?”
  慧媛看到墙壁上灯影晃动,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正向她摇着耳朵。她坐起来,看到他正在油灯前摇动自己的手指。
  “是兔子。”
  “你知道兔子现在在说什么吗?”
  慧媛睁大眼睛看着墙上的兔子,他接着说:
  “它说老虎和野狼也都睡着了,叫你不用害怕。”
  慧媛被她逗笑了,她指着他的手问敏宇要怎么弄。敏宇把右手靠近慧媛,曲起手指。他把慧媛的手指摆好,之后把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手边,慧媛看到墙壁上两只小兔子追赶着,快活地跑来跑去。
  油灯的光渐渐暗下去了,他们在床上睡得很熟,慧媛的嘴边挂着微笑。
楼主木雪亭晚 时间:2020-05-15 15:22:51
  恩惠的家乡(1)
  细雨如烟。
  慧媛走在巨大杉树掩映的小路上,淡淡的雾气在低矮的山丘茶田中弥漫,细雨中似乎都有茶的清香。
  那天从山上回来后,圣才告诉了慧媛心脏移植手术的器官捐赠人的地址,当听到这个小山村时,慧媛的心猛地砰砰砰地跳了几下,感到心绪不宁,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去那个地方看一看。
  今天,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走向那个梦中经常会出现的地方,也许那颗心的主人也想家了。
  雨滴滑过她的脸颊,在夏日的风中飘落。
  今天,敏宇是和慧媛搭乘一列火车来的,只是他们彼此都不知道,或许命运中好多事情就是这样凑巧,又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谁知道呢。命运往往在爱情的在转弯处设下陷阱,只等两人失足掉落,无处逃脱。
  敏宇此时已经来到了恩惠家,一个已经有三年没有来过的地方。
  本以为三年的时光会淡忘对恩惠的思念,回到韩国,敏宇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忘记关于恩惠的任何东西。
  一个绿树鲜花从中的小屋,淡黄的墙壁,浅蓝的屋顶。
  敏宇觉得仿佛自己是昨天才来过这间小屋,一切都没有改变,连院子中香樟树的气息都是那样的熟悉。
  恩惠,敏宇回来了。
  恩惠的父亲丛茶田里回来,见到伫立在门前的敏宇,两个人都撑着伞站在雨水中,雨伞下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我再三说回国后别来看我,但你还是来了。”恩惠父亲对敏宇的到来并不感到惊讶,他知道敏宇是个什么样的人,当时恩惠走的时候,他们约定不再见面,其实是想把恩惠留存在各自的心底。
  两个失去自己最亲最爱人的男人,像两匹受伤的狼,都想独自舔舐伤口,不让别人看到。
  但是本以为已经忘掉的那个人、那份感情,却突然被一次偶遇、一场细雨、一杯清茶、几片花瓣而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三年的时光,脆弱如纸。
  所以敏宇还是来了。
  屋里摆设依旧,两人在茶台前席地而坐。恩惠爸爸泡的茶很淡,但是香气扑鼻,茶杯中放了几片粉色的小花瓣,敏宇知道,恩惠喝绿茶总会放几瓣这样心形的小花瓣。
  恩惠从小喜欢花,所以她有这个习惯。
  恩惠还有很多小秘密,敏宇还都一一记得。
  恩惠的父亲抬起头,目光中满是慈爱和不舍,他对敏宇说:“三年了,你就忘了她吧,离开的人就让她离开。这样做不但对你好,对她来说,也是另一种解脱。”
  恩惠父亲的眼神中似乎少了一些伤感,更多的是一种怜爱,对敏宇的怜爱,更有对恩惠的怜爱,在每个父亲的心里,女儿都不会走远。
  窗外雨声潺潺,有了丝丝凉意。
  慧媛就站在恩惠家窗外不远处的一颗巨大的香樟树下,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在雨水中撑着一把淡蓝色的雨伞,默默眺望这陌生又熟悉的一切。今天似乎是一种内心的召唤使她来到这片绿茶园中,高大的杉树、一梯梯的茶田、肩背背篓的采茶人……这里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在无声地召唤着她,一种思念、一种感觉、一种味道让她走向着那间小屋。
  淡黄色的墙壁,浅蓝的屋顶,屋子周围一簇簇杜鹃花开得热烈无比。
  慧媛突然有一种好奇怪的感觉,很久以前仿佛就像这一刻,总觉得以前曾经来到过这里,这个风声、那边的斜坡、夏日淡淡的香气,仿佛就出现在昨日。
  慧媛把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难道真的是心脏的主人想家了。
  那间小屋的房门被屋里的主人推开了,慧媛一下子躲到了树丛后面,沿着小路逃也似地跑开了。
  慌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慌张。
  她离开小屋很远了,心情才平复下来。她自己也觉得好笑,自己刚才的举动有点像一个小偷似的。
  她再次朝小屋的方向眺望了一会,转身朝车站走去,可是在一个山坡的转弯处,她见到了敏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