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诗评 中诗报朗诵诗第三十期最美诗《望春》点评 陈虚炎

楼主:tntczcz 时间:2020-05-08 16:54:05 点击:5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诗报朗诵诗第三十期最美诗《望春》点评


  35.望春
  文/少彰(苏州)
   
  1.
  黄昏走了,天黑得沉坠
  披散的词根,依旧在山顶
  恪守沉默,自问中自答
  突然想起梦呓里的叶,我想
  不再浪费思念的疼和痛
   
  倾听花开的谢,因掩盖的步履
  还呆在景迁的翅膀上
  一句,我爱你算什么
  不约而同,抑或前行的传说
   
  2.
  我能用的都尽了,如今
  只有等,随意的碎玉淌成
  今夜的布,学寒山的钟声翘首
  短短几秒,望的都是春的希盼
   
  和飘絮的宿殇,还有悠悠
  寸草的绽放,像那种屋脊上
  眺远的际,披一身大寒的露
  将思想的念掠过沧海,抑或桑田
   
  赶赴终极的返青,一边潮湿
  一边多想,以为可以用一地银碎
  打动凋零的心事,然而
  虚数徐伤,堆砌的春,没了桃红
   
  3.
  更遗撼地是,我不敢直对
  现实的活,恰是倾泻流动
  带走消亡外的一切
  譬如自由的风,多情的骸
   
  自此,惊醒袅的藤蔓,成了
  世人眸中的吹笙,只识
  脚下的十万虫草,看畏惧的水
  冷勾我的魂,来不及说出乌云的促


  陈虚炎浅评: 对于这类诗,我是没有审美的。只觉重观了一遍胡适的《谈新诗》中列举的诗体解放后出现的”过渡白话体“,说是过渡,因为当时许多诗人延用了乐府或词牌的形式,来创造新诗,不过至少也是讲些平仄和韵脚的。诗人的用语颇有那种神韵,可以说唯中国特有诗风,并做到了某种不可言喻的极致。在这种极致的用语风格下,我已经很难品味诗歌所表达的奥涩的含义,因为它们已经被过多种解释所扭缠和包裹,说抽象也行,说不可捉摸也罢,总之是超乎人类智慧所能理解的。且看”随意的碎玉淌成
  今夜的布/学寒山的钟声翘首/短短几秒/望的都是春的希盼",我不知该如何阐释或翻译成作者真实的心境和思想,而这仅仅是随意摘录了一句。喔!太华丽了——可以说通篇尽是类似斑驳炫彩的语句。我能说这样的诗不美吗?或许只是我的眼界太平庸了,难以审美。我能说这样的诗是古今结合的完美表达吗?也或许不古不今不中不外吧。总之,诗人做到了一种用词和构句的极致,有点像炫技,有点像雕饰,甚至华丽到匪夷所思的境界——不违心说,这种高超的平衡性真是难能可贵的!也或许我只是个容易被外表迷惑的人,但我确实只看到了一个精雕细镂的匣子。我该赞美吗?或许我只是个缺乏感动的读者。

  2018、12.3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