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诗评 中诗报最美诗《时光的钟》点评 人中马-陈虚炎

楼主:tntczcz 时间:2020-05-13 12:20:54 点击:3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诗报最美诗《时光的钟》点评


  【时光的钟】
  文/小诗妹(贵州)

  滴答滴答敲响每一次日升月落
  弥漫着渐行渐远的红颜
  泥泞早已打湿泪水
  那些磅礴早已瘦成半截黄土
  我顺势推开时光的门
  桃花早已与秋风灰烬

  或是青春开得太娇艳
  或是故国的情怀早已制成标本
  记忆随东风居高临下
  而我随西沉的日幕睡去
  哽咽的瓣瓣心事再次摇醒载满的膨胀

  我多想驱逐那些堕落的心殇
  任相思的仔再次丰盈
  灌溉脊背的经年
  在跋涉里耕耘柔情
  待发酵捏成灵魂
  我将把你缱倦的笑靥一一俘获


  陈虚炎浅评:应该说作者非常注重诗歌中的“遣词造句”,字里行间都明明白白显示出作者的“精致”心理。然而评者不得不对诗人有个提醒,过度的修饰,往往会造成诗篇“矫作”的氛围。这种氛围一旦形成,会有读者发出近乎“完美”赞叹,也会有读者领会作者潜藏的用心——格外的完美,就譬如想要打造一尊永世长存的维纳斯。而不知作者是否想过,无与伦比的‘精致“真的代表自己所写主题的内心感受吗,还是仅仅是力求外在形式的完美?为什么罗丹要砍掉维纳斯过于完美的手臂,仅仅是部分不能大于整体吗?”与秋风灰烬“,即便为追求极致的精简,真的能省去”化为“二字吗?

  这首诗歌,可以看出作者是下了功夫,也是用了心的,平心而论也是上乘的。然而诗歌是人内在灵魂的放舒,这种放舒有平淡,也有华丽,平淡的不代表没有技巧,而华丽的却不一定能弥补内心。而我们在创作一首诗歌时,究竟应该”用心“何处?是技巧,还是心灵的本真,这是个问题。如果能理解了这点,相信这位优秀诗人的未来可以走得更远,飞得更高。这就是我想对这位”用心的“诗人说的。


  2018.10.3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