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一朵云彩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5-13 13:43:52 点击:306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或许故事并不太光彩,但我还是决定要写下来。


  小燕,是我在某个有月亮的夜晚,在乡间游离中遇到的。
  第一次见她时,她穿着一件白衬衫,圆圆的脸蛋披着长发,口中嚼着口香糖,可以闻出是薄荷味的。至今她的笑容还是那样记忆犹新,是属于那种可以感染人的笑容,很甜美、很治愈。
  走进那间她的工作间,她坐在床上,笑着用手拍了拍床单,叫我来。一边说一边害羞的用手掩遮嘴不停地的笑,就这样我在谈笑中,度过了一次美好的体验。完事后,我像每个好奇的嫖客一样,问东问西。她很认真的告诉我,她很需要钱,母亲得了肺癌,需要很多钱。这听起来是个很老套的情节,但是从她口中说出,当时的我已经信了一半。
  再后来我连续四天都来找过她,她跟我聊了很多,还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半开玩笑的说是。她很激动、也很生气,”你咋个会喜欢上小姐,我是个小姐。”我笑着告诉她,“我还是个嫖客勒,嫖客就应该喜欢上小姐。”她当真了,很生气了,“反正我是不会喜欢嫖客的。”我忙解释道“我是开玩笑的,放心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她用头依偎在我胸口,用那细长的手指摆弄着我的衣领,“你不喜欢我,干嘛连到几天都来找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为了敷衍她,我问她你知道不知道,世界上最大的距离是什么,她摇头说不晓得。我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距离,是嫖客与小姐。就这样我们开始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之后几天里,我们只要有时间就在会手机上聊天,她会告诉我些嫖客好笑的事,还会好奇的问我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我们的聊天有时会被她突然中断,我知道这是她在上班,有时会间隔5分钟,有时10多分钟,有时更长。我现在回想起那些被中断的时间,依旧会像一根针一样,一次比一次扎的更深,但这些痛在这故事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跟她第一次在工作之外场合见面,是她在QQ上告诉我她月经来了,上不了班。她对母亲撒谎在某个餐厅做服务员,可服务员哪来的例假可以耍。现在就不好回母亲那个家,准备回上班地方休息几天。我试探性的问她要不要来我家,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于是我像只欢快的小鸟一样,开着车到了某市直接把她接回了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诉她我跟我爸妈一块住,住房条件并不是太好,她说没关系。她很严肃的问我,“你看我像不像彝族。”其实,我早已经猜到她是彝族,虽然她的说话的语气一点都没有彝族的口音,虽然她的样子也一点都不像彝族。我笑着说:“不像,但是我早就猜到了。”她有些紧张的问我,“你怎么猜到我是彝族的,我是不是哪里像了。”我说做这行的,18岁的大多都是彝族,我以为你是混血。她疑惑的问我“混血是什么意思。”我说混血就是爸爸汉族、妈妈彝族生的,或者妈妈彝族,爸爸汉族。她哦了一声表示听懂了,又问我在不在乎她是彝族。我说我不在乎那些的,我爸妈也不在乎的,其实你没有必要在乎那些的。她告诉我说:“我也不想的,我上班那儿,如果说是彝胞生意会不好的,你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彝族,我妈妈还需要钱,我还想多上几个班。”我说:“你一点都不像彝族,彝族从来不称呼自己为彝胞。”她听了后笑的很开心,她说你说的对,但你们汉族都这么说。
  彝胞这个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为了不好的代名词,比如说有我年幼的时候,很多母亲为了吓唬自己年幼的孩子就会说,你要是不乖不听话,就喊彝胞来把你背起走。孩子听了就会哭,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哭。
  现实就是如此,虽然我们56个民族是一家人。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民族之间的差异,不是一家人这简单三个字就能消除隔阂的,我个人接触的彝族女孩比较多,我是真的不在乎种族的,但是这里我确实也小看了民族之间的隔阂,这种隔阂在以后我与小燕交往中几乎要了我的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5-13 13:44:43
  小燕跟我回家的第一天,我带着她逛超市,她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我给她买了很多生活用品,多到可以用上好几个月的。她问我,一个大男人买卫生巾不觉得尴尬吗,我笑着没有回答她。
  买完东西后,我牵着她的手,一起在公园里散步。她的手心出了有很多汗,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奇怪的是我没有觉得恶心,反而拽得更紧,仿佛两个人全身上下的热量都传递到了手掌。我们在林间漫步,那天的阳光格外的温暖,透过茂密的树叶,把碎石小路映成了斑斓星光。
  小燕那天她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她的事,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她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个弟弟。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已经嫁人,一个弟弟还在读书。父母是离异组成的家庭,母亲离婚后嫁给了汉族老公,现在得了癌症,儿女、老公都不管。她很爱自己的母亲,算得上是个恋母狂,她的手机封面都是自己的母亲的照片。从小父母离异,缺少母爱,父亲经常打骂她,只有远在异地的母亲最疼她,所以小燕她很依赖自己的母亲,可母亲得了癌症,其他儿女都以母亲没有管过他们为由不给钱看病。母亲的汉族老公时常醉酒家暴,也不怎么管她母亲。父亲为了多要些彩礼,把她远嫁大凉山。而小燕自身也为老公打过6个月胎,老公在成都遇上了个女的说要给他买房子,他就不要了她,也不要那6个月的孩子。她伤心绝望想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就来找自己的妈妈。没来妈妈这里多久,妈妈却又被告知肺癌晚期。她没有办法,为了不让唯一爱自己的亲人离开,她不懂癌症是什么,她只管往医院交钱。因为她只有小学一年级的文化,所以很多生活日常都不懂。她不会百度,却有很多嫖客让她百度下癌症,她不明白癌症是个什么概念...
作者:风雨毅程 时间:2020-05-13 23:17:01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5-16 00:01:49
  晚上,爸妈准备了很丰盛的菜,因为我从未带过女孩子回家,他们很开心,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们这么开心的笑容了。小燕有些拘束,我不停的给她夹菜,她很含羞,只是在小口小口的吃,爸妈也是面带笑容,时不时的盯着她看。这种温馨的氛围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我爸妈还没有离婚,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此时此刻,我们一家人都沉浸在这泡沫般的幸福当中。
  夜深后,我与小燕度过了第一个无性的夜晚。我们只是彼此的相拥,彼此的呼吸对方的气息,那晚的夜宁静而悠长。
  第二天,我和小燕去湖边散步,夏季的风加上潮湿的空气夹渣着腐烂的水草味道,令人窒息。小燕和我说着,她大姐怎么被娃娃亲逼到喝农药自杀的故事,她说她本来是排行老4,现在只能排老3了,我没有安慰她,只是默默的点上了只香烟。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一到夏天,人就会出来,会来有水的地方,会用同样的方式散步来打发时间。小燕在我身边,我依然紧紧拽着她的手,我怕她会被人头攒动的人群淹没。我拉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去,那是群大妈用着廉价的音箱和麦克风唱着歌。我被其中一个大妈那质朴没有任何技巧的声音,深深地吸引。歌词大概是这样的“曾说下辈子,再我一次,直到我们省下最后一口气,你是否还记得...。”我问小燕,“你觉得好听吗?”小燕想也没想的说道,“不好听,我们去那边听吧”便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几个年轻歌手。我陪着她走了过去,年轻歌手在直播,嘴里唱着耳熟能详的快餐歌曲,我也怎么没听过,也不爱听。我陪着小燕听了会,有些无聊,从裤兜里掏出一根万宝路抽了起来,假装很正经的在听。小燕笑着问我,“这边唱的好多了吧。”我微笑着回答她“好太多了。”
  逛了一会湖边后,我们便去了一家自称韩式烧烤自助餐的地方恰饭。店里弥漫着浓浓的燃气味,我问老板有没有味道小点的地方,老板说我们都习惯了,这里就是这样的,你们可以选靠窗边的桌位好些。我和小燕坐下,服务员就拿着一张菜单上来开始打勾,牛排、小吃、这都要打勾,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打勾的自助餐。小燕说自己不知道吃什么好,让我点,不用猜牛排只能是黑胡椒才能下咽。小燕告诉我,她不会用刀叉,让我教她,我说你一只手拿一个就行,想切哪里就切哪里。小燕白了我一眼,我笑笑没有说话。小燕学着我的样子切着牛排,嘴里嘟囔的说道,你们汉族的刀一点都不快。我一听,差点没有把本就难以下咽的牛排吐出来,我说:“这不是你们杀过年猪的刀,你来回切就好了。”我拿了些肉和虾放在这纸面烤盘里烤着,小燕把黑胡椒牛排吃的干干净净后,和自己16岁在山东开塔吊5500一月的妹妹开启了视频聊天,让我别说话。
  我不擅长烤肉,我把每片肉和虾都用油刷的亮铮铮的。仿佛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这顿饭值136。小燕聊完后,问我虾怎么剥皮,我拿了只虾演示一遍给她看,她还是没记住,她说她喜欢吃虾,她妈妈经常剥给她吃。我反正也吃不下东西,我开始一只一只的剥给她吃。我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她往嘴里送的快,她当时吃的很香,她笑着对我说你真好。我楞一下,你真好这三个字,在我的意识里回荡着,这三个字在我一生当中经常从年轻女子口中听到,但最后都不会长久。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又去端了一盘虾来继续烤着、上油...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26 21:49:44
  隔天一大早,小燕妈妈给她打电话说药吃完了,让她回去一趟。我送小燕回去,在一百来公里的高速路上,我和小燕都沉默着,气氛压抑的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小燕眉头紧锁,躺坐在座椅上发呆,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玩手机刷快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仿佛这些天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会被突如其来的声音而打破,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就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小燕突然开口小声地说道:“你愿意等我两年吗。”我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我说:“你说什么?”她以为我没有听到,她有些哀怨的说:“没听见就算了。”“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是两年。”我急忙解释道。小燕告诉我,等她把她的问题都解决了,因为她觉得两年的时候她母亲的病应该好了,两年的时间不怀孕,她的老公也应该会主动提出离婚,这样就不会赔双倍彩礼。我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我还是回答她说:“好,我等你两年。”我答应后,小燕又开始有些反悔了,因为她也觉得她这个提议不怎么靠谱,还说不想耽搁我。我安慰她说没事,因为我自己也无事可做,那么我等你两年也不耽搁。她叫我不要等她,就当她没说过。我说是我自己要等的,两年后我会来找你的,就像马达找牡丹那样。她又问我:“牡丹是谁。”我说:“你怎么不问马达是谁?”她嘟着嘴说:“不说算了。”我说:“是一部爱情电影。”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27 23:57:44
  命运,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我的一切都应该由自己来掌控,我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给自己的生命设置了一个终点。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离那个点也越来越近了。我给自己人生的谢幕,描绘了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那天一定得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蓝天白云也一定少不了。我背着我的大音响,带上所有的钱,面值都得是100的,走上我出生的这座城市最繁华最高的楼顶,音响里放着杨钰莹的《让我轻轻的告诉你》,在楼顶上一把一把的把钱往下洒。随后我会微笑着,享受的深呼最后的空气,纵身一跃,垂直下落。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28 00:22:22
  这个十多年的想法,在小燕回去两天的时间里被我划掉了,因为我像着了魔似的,想尽一切办法,想帮助小燕。虽然我不知道小燕的故事有多少是真实的,但在故事里的小燕真的很坚强、很真实。我愿意去相信这个故事,甚至付出自己最值钱,也最轻贱的生命。钱!我需要钱,这是小燕经常对我说的。我没有办法短时间内筹到给她自由的双倍彩礼和治疗她母亲癌症的费用,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人绝望,无处可逃。我想到了人身意外保险,我得最后为小燕、为父母留下笔钱。我查询了所有关于人身意外赔付和免赔的所有规则,得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唯一缺少的就是小燕的身份证号码,这样才能保证最后小燕能得到一笔钱。我想把我这个绞尽脑汁的办法告诉她,但我没能说出口,因为我说出来的话,就很能让这个计划落空,让我的死成为了一个笑话。所以我不能说,但是我还是打电话告诉小燕,让她相信我,我需要她的身份证的号码。小燕听到这些后有些害怕,不敢告诉我身份证号码。是的,一个认识不到两星期的人,问你要身份证号码,你会给吗?我的草率让单纯的小燕彻底害怕了,她把这事告诉了她的老板、她的工友,她们一致认为我是个骗子。小燕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很容易被骗,被骗怕了,让我不要再来找她了。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28 00:39:27
  我很难过,我愿意用生命去帮助的人,居然都不信任我。那还值得我这么去做吗?不过我还是想跟小燕解释清楚,但这个事到现在都没有解释清楚。那天我连夜赶到小燕上班的地方,因为月经关系,她还没上班。我跟老板说我要包走她,老板说洪水来了,不能做。我说可以不做,包出去玩。老板同意了,小燕有些不情愿的上了我的车,她对我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的样子,让我心里难受极了。她是真的害怕我,是发自内心的怕我,我能感受的到。连夜驾车让本来有些疲惫的我,落魄极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陪我去湖边走走吧。”小燕在1米8宽车的副驾驶离我感觉有很远的距离,她很小声的说:“好...”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28 01:17:43
  到了湖边已是深夜,小燕她只披了件红色坎肩,而我则走的匆忙,只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运动裤。湖边的夜风很冷,我想伸手去牵她的手,她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下又伸了过来。看到她这样,我心疼极了。我便独自走在前面,她就在后面跟着我。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深夜的湖畔一个人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解释,她这样畏惧我,委屈与难受顿时涌上心头,我红了眼眶。我不敢看她,低着头对她说:“帮我个忙吧。”她小心翼翼地问:“什么忙?”我把手机递给她说:“我想拍段视频,你帮我录下,我说开始你就录。”我走到湖边木质栅栏边上,双手撑着栏杆,我闭上眼睛,聆听着深夜的湖水波动的声音,与夜莺的有规律的鸣啼,夜风中夹杂的腐烂水草的空气味,让我安静了下来。我没有回头,望向湖面用能让她听到音量说了“开始”两个字。我用方言大声的朝着远处的灯火,用最质朴的声音,高唱了首儿歌《小茉莉》。唱完后,心情苏畅了很多。小燕也完完整整的把这段视频给录下来了,她有些激动的问我:“我以为你要跳河,吓死我了,视频你是要发快手吗。”我笑了起来,说不发,留着,走吧我们开房去。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30 18:59:54
  橙堡假日酒店是我住过最划算的酒店,房间里的布置很温馨,不仅有一张非常柔软的布艺床,还带有浴缸,只花了88块并且不需要押金。我们一进房间就躺在了那张非常柔软的大床上,一句话也没说,就那样静静的躺着。不知过了多久,一抹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那种黑夜里的白光,给人一种无比的安详。我用手轻轻地触碰她的脸颊,她被我的突如其来吓到了。她一边躲闪,一边说:“我们还是算了吧,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知道在她心里,她仍旧认为我是一个骗子。我极力的跟她解释着,可小燕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她把我对她的好,都当成了骗子前期的准备工作。她愿意相信老板、愿意相信她的工友、还有那些个皮条客的话,把我彻底的当成了个骗子,至于在骗她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7-30 19:28:11
  可我只是在想如果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帮助到她,给到她想要的自由,那我一定会很快乐的。对,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我只是为了我的快乐而想要去帮助她,我没有考虑她的感受与想法。并且我这个想法很吓人,吓到她也是理所应当的。但当时的我仍旧想要跟她解释清楚,我不是一个骗子!我跟她的越解释,她越歇斯底里,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想成为她心里的那个骗子。我做出了一件这辈子最龌龊、最肮脏、最悔恨不已的事。我把从老板和皮条客那里听到关于她的事,全部都不经修饰的告诉了她。这些话,到现在都还在刺疼着我,她们说小燕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假扮嫖客,一个一个的上过她,并且为了拉我去别的姑娘那,还说了很多关于她身体、和器官的非常恶毒的话。这些字眼我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彻底的大混蛋,我怎么会把这些话说给她听。当时我以为她听了这些后,会看出清周围的那些人,她信任的人是怎么看待她的,我以为她听了这些,她就会认为她没有什么值得我去骗的。那天小燕她哭的很厉害,我一说出那些话语后,我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最坏的事,我这个传话的比那些说话的更可恶、更憎恶。我一个劲的跟小燕道歉,我不停的煽自己耳光,可她还是哭,越哭越厉害。她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我,声音带着哭腔说:“我是小姐没错,我要不是为了妈妈,我...”说没完,她就哭着冲出了房间,那一刻我感觉一切都被我又一次搞砸了,糟糕的一塌糊涂。在她冲出房间后的几秒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我很失落,一切都结束了。不过我得把她送回去,然后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她了。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08-02 01:09:37
  小燕告诉我,经过这么一闹,她又不想回去了。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不知道,随便我。我看着一脸疲惫的小燕,告诉她说:“那我们回家吧。”她说:“好。”一路上我开的很慢,因为小燕一直紧握我的右手,以至于我很少换挡,此时我很后悔当初买车的时候没买自动挡。到家后,天都快亮了。小燕说她脚疼不能走了,要我背她。我背着她,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她看着我满头的大汗,从包里掏出纸巾来帮我擦汗,对我说:“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了,你别累坏了。”我吹牛说:“没事,我能背200多斤呢,这才一半嘛。”回到房间后,父母都睡了,我打了盆水,帮小燕洗了把脸,又给她烫了烫脚。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给人洗脚,那双脚的手感,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又开始的不争气的往下坠。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0-10-23 22:27:09
  那夜,我们几乎没怎么说话,只是彼此相拥着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小燕先醒来,她平静地告诉我,她要回去了。我说好,我送你。这次,我们在车上都一言不发,都很平静,仿佛昨天晚上什么都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她打开车门快要下车的时候,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告诉她可以不可以多坐一会儿。她又关上了门,我们又在一起坐了许久。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清晨,一切都是那么宁静,我从未如此清晰的看过周遭的事物,它们真实的让人感觉到害怕,一窗之隔,对我来说却是两个世界。“可以了吗。”小燕低声的问我。“嗯,你走吧。”我不敢看她。

  我本打算那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可是几天后,小燕WX给了我两个字“想你”,我没有回她,而是直接开车一路飞快的到了她上班的地方见她。老板站在门口,堆出一脸笑容的告诉我,要等会。我知道,是她在上班。这种状况我之前设想过,我以为自己能承受住,因为我不在乎,不在这些俗世的想法。可没曾想,在我一脸装作不在乎她正在上班这种状况的等待中,一个头发乱糟糟,一脸憨态的40-50岁中年农村男人从他房间出来,提着裤子系着皮带从她房间出来时。我奔溃了,眼眶红了,我强忍住泪水。直接进了门,把门关上。小燕见到我很意外,她一脸的尴尬。她说:“你怎么来了。”我低着头,坐在了床边,浑身颤抖着,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对不起...”小燕她听了,把我的头拥在了她的怀中,她告诉我:“你不要这个样子,我本来就是做这个的,我需要钱。”我说:“我知道。”我吻了她,她闪躲了。她说:“你要干嘛?”我听了很不是滋味,赌气的说我要做。她没有反对,就这样,我红着眼眶,眼泪滴落了她的脸上,她一次没有擦拭,麻木的看着我,我不敢看她,只是痛苦着做完了这一次。临走时,我转给了她几倍的钱,她冰冷的告诉我:“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那冰凉的声音穿透了我的身体,我浑身冰冷,连道歉和再见也没有讲,就这样开着车回家,越开越快,在车里哭成了个泪人。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1-02-15 15:54:20
  许久没有更新了,只是与小燕的故事让我又差点陷入那种惨淡、苍白的回忆里,休息了这么久,我会静下心来完完整整记录。因为时间越长,记忆多多少少会出现偏差,趁现在还记忆犹新,那就把它恢复如初吧。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1-02-15 20:00:20
  那天过后,我开始正视这个事实,我无力去反抗,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帮她。我什么也改变不了,小燕还是小燕,而我依旧是个嫖客,我开始动摇了...
  那段时间我颓废不堪,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去主动联系她,直到她联系到我,一条语音、一条信息、一通电话,还是令我那么欣喜若狂。这次是让我帮她找房子,因为她妈也跑出来了,是从那个家暴她的丈夫那里逃出来的,她打算和妈妈一起住,所以需要租个房子。为此,我忙了几天,帮她找的房子,她都不喜欢,最后还是她自己找到一套房子租了半年。
  那段时间我们三五天会见一次,每次都是我从她上班那里去包走她。当然也是私下的,因此我每次只要去过那里,小燕过会就要提前下班,老板和那里的人应该多少知道些。每次和她出去玩,我都会转账给她。那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玩只是很单纯的快乐,没有过多的谈及深一点的问题,玩的没心没肺。
  好景不长,小燕她告诉我,她老公找到她了,要她马上回大凉山去。没过几天,她就真的走了,回大凉山了。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我既希望她离开之前那种生活,又不希望她回到原来的生活当中去。到了大凉山后,她经常联系我,告诉我那里特别不好玩,又经常跟老公吵架、打架,我想象不出小燕打架的样子,我们偶尔会视频聊天,她由于没有上班,所以经常找我借钱,我一次都没有拒绝过她。
楼主白云格格2003 时间:2021-02-16 23:47:25
  那段时间的小燕会经常开视频给我看她那边的风景,会跟我诉说她又和老公打架了,会给我看她手上的伤痕。她经常对我半开玩笑的说:“我们去私奔吧。”但她之后,又会很快否定这个想法。我问过她那个两年之约还有用吗,她告诉我说你愿意等就等吧。

  小燕她时常告诉我,她在那边实在待不下去了,她想回来,想回去上班挣钱,说妈妈又需要钱了。我很自私的跟她讲:“我们去私奔吧。”她说她不能没有妈妈,妈妈是最爱她的。我说我想想办法,带妈妈一起走,我们一起去私奔,让她暂时别回来,可她不听,还是想回来上班挣钱。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小燕没有找我聊天,我隐隐约约感觉她可能回来了,她又回那个鬼地方上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纠结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去那个地方一探究竟,后来还是鼓足勇气去看一看,当我来那个鬼地方的时候,老板见了我立马就上来告诉我,今天他那里没有人,没有人上班。我淡定的问他:“小燕呢。”他装作不知道的告诉我:“几个月都没有看到人啊。”我装着离开,然后绕了一圈去问了另外附近的老板,给那人散了只烟,问了下这附近有没有小姑娘耍,那老板用手指着小燕上班的地方说你刚才没有去看那家吗?那家有个小姑娘刚来没几天,不知道今天在不在。虽然我早已经有预感,但是听到这里,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默默的回到车上,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我还是没有勇气去见她,特别是在这里见到她。这时,许久没有联系的小燕,突然微信问我在哪里。我如实的告诉了她,她说你去那里干什么,我说找你呀,她说我又不在那里。我说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在车上坐了会,不一会一个客人从那里出来,大铁门没有来得及关,我也趁这个机会钻了进去,在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找见了她。她浓妆艳抹,身上还带着那种大凉山彝族特有的味道。她刚开始见到我还是一副很怕我的样子,我讨厌她那个样子看我。她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我骗她说朋友告诉我的,她又问我是哪个朋友,我乱说了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蒙混过关。

  小燕告诉我说她今天不能做了,让我回去。我听了眼眶一下就湿润了,我强忍住眼泪,我告诉她我就是想找你聊聊天。她说好,你今天想说什么就说吧。我看着浓妆艳抹的她,我却哽咽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她没有理我,拿起手机玩起了斗地主。我无意中看到床头柜上那本书,是那天小燕来我家,走的时候我送她的那本胡迁的大裂,我送她的是两本才对。“还有本蜗牛呢,你没看吧?”我突然问她说。她头也不抬的告诉我说看了一点,那个蜗牛给她朋友拿走看了。我指着床头柜那本书说:“这本书你还看吗?”她告诉我说:“不看了,很多字我都不认识。”我说我能拿回来吗,她说随便。我将她随手放在那的我最爱的大裂,拿回到手中,书本已经有些受潮了。我告诉她,我想最后再拥抱你一下可以吗。小燕听后放下手机,双手向我抱了过来。我抱住了她,摸了摸她的头,“对不起,你说的对,我帮不了你。”我小声无力的说道,随后我放开了她,我告诉她我要回去了,给我你的二维码,我把这次的钱给你。她说你不是有我的微信吗,我说我这次想要扫码转账,她把手机拿到我面前,我给她转了几倍的钱。她说对了,我借你的钱过段时间再还你。我说不用了,这本书够还了。你不欠我了,什么都还清了。我背对着她,挥了挥手走出房门去。老板的儿子胖子还在门口偷听,我一出来他笑呵呵的问我,耍高兴没,要走了?我说是,要走了。我对着他无奈的笑了笑,他突然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说话,像是在安慰我。我给他散了只烟,跟胖子轻声的说了声谢谢,他说没事。我仿佛放下了心里沉重的石块,那一直压着我喘不过气来的石块,心里一下子就空荡荡的了,什么有没有。

  回到家,小燕还在微信给我发了几条消息,我没有理会,而是直接把她删了。我深呼吸了口气,翻开那本大裂,有几页已经破碎了,我掏出钱包里的我和小燕的照片来,小心翼翼放进了书里,然后把书合上,放进了衣柜的最里面,至今也没有翻开过那本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