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原创)

楼主:镠柳 时间:2020-05-27 17:20:11 点击:2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此小说根据一个真实故事改编
  那些未曾经历过的事情,对我有一股深深的诱惑力,我活着的大部分支撑点,大概就是想要去尝试那些未知的滋味。写作,偶尔也会想,但大多情况我更想去经历一些事,有时候觉得那些经历也是挺好,但终归是过去了的,那最多当做一个回忆就好了,人总是要向前看,向前走,过去终究都是会被淘汰、被遗忘的。那只是过去的一种心情,一种情绪罢了。
  人生嘛,觉得什么有意义就做什么。趁着年轻,留下些许热泪盈眶的,应该也是一种收获吧!
  今天下班回家,开着电车,下着大雨,路面积水很深,车也很多。我开了好久的车。被漂泊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如果不是刮到路边脚受伤有痛感,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活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一个人。
  2016下半年,也就是我准备出来实习之前,那个假期因为某些事……。我跟大学舍友去参加惠休(暂且叫惠休,我希望她福慧双修,但她目前是休不是修)的生日,当时的惠休,看起来很嫩,跟我一样高,很可爱,给人的感觉也就21岁这样,但实际上她已经27,28岁这样了,有个几岁的女儿,就在老家公婆送去上幼儿园。那一次生日聚会,如果没有那一次,就没有后来那些狗屁事情了。
  当时,她在网上跟一个A城的男孩撩上了,他姓子,叫他子余吧,92年的,比惠休小几岁,比我大两岁,就是那个生日聚会第一次见到他,是他组织的生日聚会,他开的钱,在ktv包厢里,属于在追惠休吧,当然他也不知道她结了婚有了孩子,她骗他说是未嫁。然后,当晚一切正常,只是后来喝多了酒,惠休当着大伙的面各种亲着子余,各种调戏,那个男娃吓得一愣一愣的,因为惠休太主动了。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惠休结过婚有了孩子并没有阻止这种行为,也没有说明点什么。生日聚会散了,我也就带着舍友回家睡觉去了,至于惠休和他,我也就不知道怎么发展了。
  后来,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惠休突然很着急的打电话给我,早在第一天认识我俩就留了微信跟电话号码。她打电话告诉我有事需要我帮忙,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过生日的聚会照片洗出来了,有些是她和那个男的比较暧昧的照片,本来放家里好好的,她老公突然来了,她就慌了,至此,才如实告知我一切………。然后叫我帮保管照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想想好像也只能这样了,所以我帮了啊,照片放我那里好久。后来,又说为了感谢我就请我吃饭带我逛街去。再到后来,去跟子余约会的时候老公突然查岗了,没办法,又叫我过去,按她的意思是给老公的感觉,是我在跟子余约会,她只是陪我去。惠休说“是朋友人来就好了,其它你不管就是了”,这是别人的人生,我也没有权力去干涉什么,况且我那段时间经济很困难,又在找工作,能多有个朋友也许就多了一条出路,所以我就保持了我的缄默。
  然后每次去子余家里吃饭就经常叫我,为了避免尴尬,子余也叫了其他男性朋友去,来后,出问题了,也许是因为惠休嫌弃子余吧,加上老公也查岗很严。突然他俩说做朋友而已了,再一次去吃饭的路上,惠休用我手机打给子余,(因为老公查手机啊,只能用我的),周就加了我微信,跟我诉苦。我说“我不知道怎么说,你的事自己做主,我只是朋友,不能说什么”。他就说惠休跟他摊牌了,有老公有孩子,还给他看了照片。然后惠休也来跟我说“我已经子余说了我的所有事,往后大家是朋友”。是不是感觉世界突然很美好,风平浪静,万里无云,如果是这样我就不会写这篇文章了。
  十月份,我开始实习出来找工作。实习的地方离我住的租房很远,(租房远的才便宜)我那时候的穷困是你想象不到,所以上下班很不方便。我那时候傻,经常被骗,在艰难的生活中跟惠休也有聊天,一起玩,子余还是会请我们去吃饭,那时候我还没学会开电车啊,子余“我还是很心疼惠休,我想教她学车”,我说“那是你们的事”,她两就求我,央求能不能跟着一起去,心软真尼玛的不是一件好事,第一次,是我和惠休跟着子余去学电车,学了尼玛的几分钟,又他妈吃饭去了;第二次,本来说一起去,子余先过来接我,再去接惠休,因为我住得远一点,回去路上顺便拉惠休就可以了,结果,接了我,惠休突然说有事去不了,子余没跟我说清楚,直接带我到河边去学车,我问“惠休呢”,他含糊不清,也许不懂应该找什么借口就说“她跟他说的是等会儿自己打车过来”,(当时我是相信他的),那一次,他教我学车一个傍晚,天准备黑了,惠休也没来,我也不好说什么,子余就带我去吃饭,然后送我回来。当然。去他朋友那里吃饭的,不是两个人单独吃啊。
  接下来我实习结束开始找工作忙了,我就没理会他们了,子余以为我生气了,就各种道歉,“说什么是不是哪里做的令我反感了?,我错了!......”,其实这件事我已经忘记了,没想过掺和她们的事情,而且在相处的几次中我与他那一堆哥们中的部分也算是成好朋友了。不久之后,那些哥儿们中有个人有喜事,叫了我们吃饭庆祝,吃完饭子余送我和惠休回来,还有一个筷子哥(在交谈中了解到他离我住的地方比较近,又瘦,所以我给他起了个筷子的外号),惠休先到家了,子余继续送我到我住的地方,他问我:“有没有钱用”(当时我穷)。我说”有,你不用担心我”,他又问:“我需要帮忙吗?”,我说不需要,当时的我不是单身,有个我自己以为全天下最好的异地男朋友。子余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算喜欢就他跟惠休的那些事我也不会跟他有任何超出朋友之间的事情的。
  后来,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更加频道的约我们聊天,见面。做好吃的给我们吃,各种研究我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每次我不吃第二碗饭他就不乐意了,觉得自己的饭菜失败了,一直问我喜欢吃哪种,我当时开始上班了,没会开车各种为难,不是差点迟到就是回家天黑,热天挤公交到家衣服能拧出水的那种,在人潮人涌中下雨天到家裤子都没有一块是干净的。所以我想学电车,正好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他有时间教,只能让他教我了,但是我学车慢啊,他说“我一定教会你,我就不信了,没人不会开的”,然后每天傍晚带着我去学车,关于学车,我真的很感谢他精心教我一番了,除了学车回来只是两个人,其他时候都有惠休或者那些哥儿们,所以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想着快点学会开车。从这以后他更加关心我,为了让我大胆一点,让我往往市中心开,我技术那么差,好几次差点串到四轮车下面去,还好他坐在我车后面及时控好车啊,几次之后我才感觉到他对我可能会有其他想法吧,之前不担心,因为我跟他那些哥儿们就跟他一样,没啥区别,这让我后面的相处总感觉有点尴尬。
  好啦,终于让老娘学会开车啦!技术稳稳的,就是力气小一点车倒了自己扶不起来,然后就不想鸟他了,毕竟他跟惠休的事我可是从一而终的看过来的,而且真的没有那种其它想法(也没想过回报他教我学车什么的,似乎有点忘恩了),恰好,当时入冬了,冬季是他工作最忙的,每年他只有冬季工作,其他时间-玩,所以那个冬季他回A城了,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还不忘记时不时问候我一下,说自己几个月之后就回来我在的B城了,叮嘱我照顾好自己,说他工作怎么怎么样,挣了多少钱……等等的各种废话。
  某天,他突然跑来B城,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正逢周末,我那个当时认为很好的男朋友也来陪我了)所以我没理子余,他因为要工作,自己去找哥们吃了顿饭第二天回去A城了,然后他就想不通了,不知道哪里做错了所以我不理他,(我仅仅是不想理),结果,他又跑来B城了,这回,带着惠休一起来找我,找各种借口帮我做了很多事,我还以为他跟惠休又好上了,然后惠休约我,结果她失约,来的是子余,比如去某山玩,来的也是子余;几次之后我憋不住了,逮着惠休问她几个意思,日她仙人板板滴,她说“我有家室,有孩子,子余如果追你你不用因为我有什么心里压力,我很祝福你两的”。气得我肺都要炸了,我说,”往后没事别这样,我有男朋友,而且感情很好,虽然还没结婚,但我两也快了”(当时我真以为我会跟谁结婚的,而且当初说毕业后就准备结婚),然后就不理他俩了。子余回去工作几天又来找我,这次他直接表白了,我也摊牌了,说“你教我学车,对我也很好,为我做了很多事,但是,我跟你最多做朋友”,他急了,问我是不是因为他回家忙工作去了没能陪我所以我生气了?我又把我跟四妹说的话重复给他听,他不信哦,觉得不可能……我不管了,电话短信都不回复他,然后,偷偷搬去朋友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他去房租找不到我,电话找不到我,惠休的联系我也不理。到现在我算是看清楚了惠休的为人,舍友那里我打了声招呼说惠休不值得我交往,舍友也不理惠休了。相当于我一下子就从子余生活中消失了,那时候冬季准备过了,他工作也接近尾声了。
  后来,很久之后,我从那些哥儿们那里了解到,子余那段时间忙完工作后,像疯子般的寻找我,各种喝酒各种着急,听他们说他哭了很多,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看到他给我留言,说什么虽然自己很差劲,什么都没有,但是愿意努力,我想要的他都给,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就行,各种表达自己的情义吧(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样说我就更加反感他了),不知不觉中,冬季就过去了。
  2017春季,我和某些人开始不停的冷战,各种不理解对方,聊得很糟糕,我心里很难过啊,而且,工作上也慢慢不如意了,某天子余用一个小号加了我,我没知道,同意了那个好友请求,在他说他是周某人后,我又准备拉黑了,他就说听他说一会儿,我就直接说我准备结婚了,他说,“我知道,也尊重你也不会缠着你,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你说,但是你不想听我就一句也不说了,我希望你幸福吧,也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体会到我这种心情”,唉,现在想想,或许当时我对他的绝情,就像后来某人对我的绝情吧,一直到后来,我被那个人甩了,接下来接二连三的糟糕事,然后,某次我病了,大半夜进医院,当时家里的情况不好啊,我不敢告诉家里,也没跟谁透露半句,不过有个男生(就是那个筷子哥,我们之间还有联系),可能是因为看我可怜又没有人在身边,离我也比较近,就发挥他好男人的特质很细心的照顾了我,生病的那天夜里我慢慢走到路边打车去医院,默默发了一条动态,结果没屏蔽那帮哥儿们,我想不到子余那时候还在跟他们喝酒,他就知道我住院了,以为我是一个人,他叫他们打电话给我,自己就在旁边,默默听着不吭声,他的哥们问我现在在哪里,我很傻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医院和病房号(因为我不知道周某人就在旁边),后来子余过来了,不过,在他来之前我已经叫了筷子哥帮我带吃的来就睡下了,他来的时候我睡着了,不知道他到底进了病房没有,我只知道那晚天快亮了有两个哥们来带子余走的,门外的声音我听出来了,是他。从那次以后,那些哥们从此跟我断了联系,连筷子哥也找不到了,一切都不再交际,我也再没有子余的消息了。
  最近想写一写过去发生的事,突然我就想到他了,回忆翻涌而来,有些痛,有些伤。如果当时,子余遇到的惠休真的是一个单纯的邻家女孩,她未婚未嫁,又或者,他发现她骗了他,当初知道惠休已婚有孩子了,我本意是不想帮她隐瞒子余的,但当她拿着照片遍体鳞伤的诉说她跟老公感情的不好,多次闹过离婚,这样她才一个人跑出来工作,她哭着说是她对不起我,一定会把所有事情处理好的,当时的我居然有点心疼她,觉得收一下照片也是举手之劳,后面的事情发展就越来越偏了,我很后悔,当时不该助纣为虐的,那算是婚外恋吧,毕竟当时的她还没离婚而且后来也没离婚啊,我居然还帮着她隐瞒了,时光倒流我再也不要帮助她了,如果当时的子余从此不在理会她甚至带着一起恨我(可以当做我帮惠休骗了他也好啊),如果是这样,或许故事就不会这样了,他在我和惠休这里,就不会那么尴尬了吧,或者如果我没有遇到他又或者他先遇到我而不是惠休,结局是不是会好很多呢?
  写是写完了,心里有点复杂,有点乱,流年里好像我欠了别人很多东西,又好像世界欠了我很多东西,也许其中一个叫安定吧。
  赶紧睡觉吧,明天得继续奋斗了,生活,总是要往前看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