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中就抱走吧,零稿酬寻出版)《幽梦影》典评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04 20:33:50 点击:140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零稿酬说明
  拙著《〈幽梦影〉典评》历时数年,已完稿,纯字数共计15万字。
  书稿完成,未能免俗,冀望付梓,让更多读者看到。
  如今出版不易,所以本书稿如果能顺利出版,作者不要稿酬。
  愿结有缘人。


  □内容简介
  《幽梦影》是清代张潮最负盛名的的随笔,也是清代清言小品的代表作品。
  张潮把自己对社会人生的见解,通过一则则格言性质的短句表达出来,幽默、睿智、唯美、隽永,精警含蓄、情趣盎然,读后令人回味无穷。只言片语,妙趣天成,电光石火,倾倒众生,被誉为“古代国人的心灵鸡汤”。
  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在竞争激烈的物质化社会,人们往往觉得身处迷津,愈来愈需要哲理休闲的读物来滋养身心。所以,《幽梦影》正受到包括大中学生、知识精英、都市白领、古典爱好者等等的热烈追捧。
  目前市场上有关《幽梦影》的作品正越来越多,并且每出一部必然接连加印,但是尚远远不能满足读者的需要。而且这些作品往往只是按照原文的顺序一则一则地机械解读,三言两语、浅尝辄止;读者阅读后,并不能最大化地收益。
  《〈幽梦影〉典评》从审美、休闲的视角切入,把零散的200余则格言归拢分类,分为才子佳人卷、闲情逸致卷、为人处世卷、读书著述卷、风花雪月卷等五辑,唯美解读、全新品评;跳脱传统的评析方式,采用类似《于丹〈论语〉心得》的方式,分五个层面进行详细的品评,既原汁原味,又从容不迫,文中牵涉的趣味故事都一一展开。这样,读者既对《幽梦影》有一个完整清晰的印象,又可以在详尽系统的品评中汲取营养,获取人生智慧。
  忙碌的生活必须清雅的心灵稀释。当人们厌倦了红尘的奔波与喧嚷,还需要月光下的一杯清茶,南窗下的一丛菊花。所谓“人间有味是清欢”,抛除了满心的负累之后,《幽梦影》中的一声鸟鸣、一缕风吟已令人情怀如莲。手倦抛书,也不妨枕书而眠,浪漫,休闲。


  □目录
  自序:一帘花雨谈幽梦

  序一:[清]余怀序《幽梦影》(附译文)
  序二:[清]孙致弥序《幽梦影》(附译文)
  序三:[清]石庞序《幽梦影》(附译文)
  题辞四:[清]王晫题辞《幽梦影》(附译文)

  【第一辑 才子佳人卷】
  月明林下美人来
  云想衣裳花相容
  我愿来世托生为绝代佳人
  天恐文人未尽才
  文人与才子
  极致的美
  目尽青天怀今古
  才子多难,红颜薄命

  【第二辑 闲情逸致卷】
  人不可以无癖
  天籁
  小楼一夜听春雨

  【第三辑 为人处世卷】
  善与恶
  幸福
  难得清闲
  安闲的贫贱
  事有不可为
  不应有恨
  律己宜秋,处世宜春
  朋友之道

  【第四辑 读书著述卷】
  书到今生读已迟
  书卷多情似故人
  旧书不厌百回读
  文章是案头之山水
  绝色飘零苦著书

  【第五辑 风花雪月卷】
  似水流年
  细雨湿流光
  生 灵
  且尽芳樽恋物华

  跋一:[清]张惣跋《幽梦影》(附译文)
  跋二:[清]江之兰跋《幽梦影》(附译文)
  跋三:[清]杨复吉跋《幽梦影》(附译文)

  附:《幽梦影》全文
  后记:绿窗残梦迷

打赏

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05 11:11:00
  联系作者 扣扣154505732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06 16:58:18
  □自序
  一帘花雨谈幽梦



  浩渺江湖,匆促浮生,真正触动心灵的,往往只是几句话语。
  闲来无事,南窗下泡一壶香茗,踞藤床上,趁花间明月,浴松下凉风,读几则《幽梦影》。
  至明清之际,清言小品繁盛如锦、绮艳如花。个中翘楚,当属张潮的《幽梦影》。
  此时,抛下那些高头讲义,忘怀俗世一切烦忧恩怨,全无负累。会心处面带欢喜,俯仰之际,看飞鸟掠过白云,倏忽无迹。
  人生在世,总有琐琐碎碎的愁,却不肯如随了流水的落英,几番沉浮,又把春光占上枝头。行走于红尘,往往成了不被察知的幽人,在梧桐的枝柯间,掠过缥缈的碎影。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我私意《幽梦影》的书名竟是得自坡仙的词句。
  这样也好。落梅雪乱,明月满怀,剪不断西楼的乌啼,索性拈来枯笔,信手写去。
  我觉得张潮的这本小册子就是中国的《飞鸟集》,灵光闪耀时,突地涂抹出一句,只是自家的想法,却总在不经意间接近真谛。薄薄一卷,精骛八极。手倦抛书,自有落英一枚作了书签,俟你来日再续。
  为才子佳人忧命薄,不免怅然洒泪。有时耽于虫鱼鸟兽,迷于风花雪月,痴痴间吐出短短几句,竟然惊才绝艳、精警无比。尺牍之间,山光水色,花香鸟语,偶有喁喁低诉,满蕴酩酊之余的清醒与快意。仿若浣花溪畔的薛涛笺,工致精美,满纸情意,却轻轻地投于碧水,桃色尽洗。
  这些都是张潮的私房话,锦心绣口,舌粲莲花,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没有了说教的口吻,每一个人尽可以步月而来,品茶煮酒,听箫看雪,行到水穷,坐看云起。甚至,也不妨为美人洒两行清泪,为朋友拔剑而起。
  徜徉于此,总难免心生戚戚。随兴看来,其中又有很多关合之处,同一话题散落各处。于是躬身其间,一一归拢,而后就张潮原意稍作点染,也是随写随改,毫不在意。
  春风十里柔情,夜月一帘幽梦。今夜心事如莲,无言盛开在这幽梦里。
  寂静,欢喜。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07 16:03:14
  【序一】[清]余怀 序

  余穷经读史之余,好览稗官小说,自唐以来不下数百种。不但可以备考遗志,亦可以增长意识。如游名山大川者,必探断崖绝壑;玩乔松古柏者,必采秀草幽花:使耳目一新,襟情怡宕。此非头巾褦襶、章句腐儒之所知也。
  故余于咏诗撰文之暇,笔录古轶事、今新闻,自少至老,杂著数十种,如《说史》、《说诗》、《党鉴》、《盈鉴》、《东山谈苑》、《汗青余语》、《砚林》、《不妄语述》、《茶史补》、《四莲花斋杂录》、《曼翁漫录》、《禅林漫录》、《读史浮白集》、《古今书字辨讹》、《秋雪丛谈》、《金陵野抄》之类。虽未雕版问世,而友人借抄,几遍东南诸郡,直可傲子云而睨君山矣!
  天都张仲子心斋,家积缥缃,胸罗星宿,笔花缭绕,墨沈淋漓。其所著述,与余旗鼓相当,争奇斗富,如孙伯符与太史子义相遇于神亭,又如石崇、王恺击碎珊瑚时也。
  其《幽梦影》一书,尤多格言妙论。言人之所不能言,道人之所未经道。展味低徊,似餐帝浆沆瀣,听钧天广乐,不知此身之在下方尘世矣。至如“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婢可以当奴,奴不可以当婢”、“无损于世,谓之善人;有害于世,谓之恶人”、“寻乐境乃学仙,避苦境乃学佛”,超超玄著,绝胜支许清谈。人当镂心铭肺,岂止佩韦书绅而已哉!
  鬘持老人余怀广霞制


  余怀序 译文

  我在遍读经史之余,喜欢阅读小说。自唐以来的小说,读到的不下数百种,不但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查考备忘,也可以增长见识。这就像游览名山大川,必定要到断崖绝壑之地;赏玩乔松古柏,必定要采撷秀草幽花。这样能使人耳目一新,襟怀愉悦开阔。这些不是愚蠢不晓事之人、寻章摘句的腐儒所能了解。
  所以,我在吟诗撰文之余,笔录古今轶事、新闻,从少到老,写下几十种杂著,如《说史》、《说诗》、《党鉴》、《盈鉴》、《东山谈苑》、《汗青余语》、《砚林》、《不妄语述》、《茶史补》、《四莲花斋杂录》、《曼翁漫录》、《禅林漫录》、《读史浮白集》、《古今书字辨讹》、《秋雪丛谈》、《金陵野抄》之类。虽然没有印刷问世,然而友人都来借抄,几乎遍于东南诸郡,简直可以傲视扬雄与桓谭了。
  黄山人张潮,家中富有藏书,胸中充满才华,笔花四溅、墨汁淋漓,他的著述和我的旗鼓相当,争奇斗富,就像孙策与太史慈在神亭相遇,又如石崇击碎王恺的珊瑚树那般光景。
  他的《幽梦影》一书,有很多格言妙论,说出了别人不能说的。展卷品味琢磨,就像是在啜饮仙人的饮品,又像在听天上的音乐,忘了自身还在尘世之中。至于像“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婢可以当奴,奴不可以当婢”、“无损于世谓之善人,有害于世谓之恶人”、“寻乐境乃学仙,避苦趣乃学佛”,卓越炫明,胜过高僧支遁和名士许询的清谈许多。人们应当铭刻于心,哪里只是牢记而已呢!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07 20:57:16
  晚上好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11 07:52:46
  早安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12 10:12:20
  【序二】[清]孙致弥 序

  心斋著书满家,皆含经咀史,自出机杼,卓然可传。是编是其一脔片羽,然三才之理、万物之情、古今人事之变,皆在是矣。
  顾题之以“梦”且“影”云者,吾闻海外有国焉,夜长而昼短,以昼之所为为幻,以梦之所遇为真。又闻人有恶其影而欲逃之者。然则梦也者,乃其所以为觉;影也者,乃其所以为形也耶?
  廋辞讔语,言无罪而闻足戒,是则心斋所为尽心焉者也。读是编也,其亦可以闻破梦之钟,而就阴以息影也夫!
  江东同学弟孙致弥题


  孙致弥序 译文

  张潮写的书堆满家中,大都含蕴着经史的精华,自出机杼、文采斐然,足以流传后世。这册书只是他煌煌著作中的一部,然而三才的义理,万事万物的情致,古今人事的变化,都在其中。
  我看到书名中有“梦”“影”等字样。我听说海外有一个地方,夜长昼短,把白天的所作所为当作是虚幻的,把梦中遇到的当作真的。又听说有人讨厌自己的影子,想要逃离。如此说来,“梦”又是人们能觉知到的,“影”大概也是人们的形体吧?
  这些隐隐约约的言辞说来是无罪过的,而看到的人就要足以引起警诫。这样张潮尽心尽力写就的书就算没有埋没。读这册书,也可以把它当作撞破梦境的钟声,休身息影的阴凉。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13 11:54:17
  【序三】[清]石庞 序

  张心斋先生家自黄山,才奔陆海。楠榴赋就,锦月投怀;芍药词成,繁花作馔。苏子瞻十三楼外,景物犹然;杜牧之廿四桥头,流风仍在。静能见性,洵哉人我不间,而喜嗔不形;弱仅胜衣,或者清虚日来,而滓秽日去。怜才惜玉,心是灵犀;绣腹锦胸,身同丹凤。花间选句,尽来珠玉之音;月下题词,已满珊瑚之笥。岂如兰台作赋,仅别东西;漆园著书,徒分内外而已哉!
  然而繁文艳语,止才子余能;而卓识奇思,诚词人本色。若夫舒性情而为著述,缘阅历以作篇章,清如梦室之钟,令人猛省;响若尼山之铎,别有深思。则《幽梦影》一书,余诚不能已于手舞足蹈、心旷神怡也!
  其云“益人谓善,害物谓恶”,咸仿佛乎外王内圣之言;又谓“律己宜秋,处世宜春”,亦陶鎔乎诚意正心之旨。他如片花寸草,均有会心;遥水近山,不遗玄想。息机物外,古人之糟粕不论;信手拈时,造化之精微入悟。湖山乘兴,尽可投囊;风月维谭,兼供挥麈。金绳觉路,宏开入梦之毫;宝筏迷津,直渡广长之舌。以风流为道学,寓教化于诙谐。为色为空,知犹有这个在;如梦如影,且应作如是观。
  湖上晦村学人石庞序


  石庞序 译文

  张潮先生家在黄山,才华如西晋陆机那般汪洋恣肆。就像三国张子纲写就《柟榴枕赋》,锦月投影于怀;也像艳比芍药的词章写就,繁花当作美食。苏轼治事的十三楼,景象美好依旧;杜牧吟咏的二十四桥,流风余韵尚存。人于安静之中最能见出性情,诚然是我与他人没有隔阂,喜怒不形于色。尽管弱不胜衣,却可以一天天地变得清高淡泊,并且远离那些渣滓污秽。怜才惜玉之时,心有灵犀;绣腹锦胸之貌,身如丹凤。这些如同花间选来的句子,都发出珠玉一般的奇响;又如同月下题就的词章,已然堆满珊瑚笥内。哪像班固写作《两都赋》,仅只是分为《西都赋》、《东都赋》;也不像庄周的《庄子》,只是分为内篇、外篇而已。
  然而,美文艳语,只是才子的小伎俩而已;能够写出卓越奇特的思想,这才真正是词人的本色。如果抒发性情来著述,根据阅历来写作,就会清亮如佛寺的钟声,令人猛省;畅响如孔子的木铎,催人深思。那么《幽梦影》一书,我实在不能仅只是手舞足蹈、心旷神怡而已。
  其中写到“益人谓善,害物谓恶”,这与(儒家)外王内圣的言论有相似之处。又如“律己宜秋,处事宜春”,也是融入了(《大学》里)心正意诚的意旨。其他对于片花寸草,均有会心之语;遥水近山,不遗漏玄妙的想法。置身物外没有了机心,古人的糟粕也就不会论及;有时又似信手拈来,把对大自然精微的认识写入感悟。乘兴饱览湖光山色,(所思所虑)尽可投于锦囊之中;评谈风月,更可以挥麈纵论。就像是用金绳开路,梦中的无色笔光明显耀;又像是用宝筏渡过迷津,辞采如佛的舌头善辩莫测。把风流作为道学,教化寓于诙谐之中。为色为空,知道“犹有这个在”;如梦如影,暂且“应作如是观”。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14 21:04:38
  hh
作者:十四郎ssl 时间:2020-06-15 14:43:14
  强烈支持!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16 09:13:34
  【题辞四】[清]王晫 题

  记曰:和顺积于中,英华发于外。凡文人之立言,皆英华之发于外者也。无不本乎中之积,而适与其人肖焉。
  是故其人贤者,其言雅;其人哲者,其言快;其人高者,其言爽;其人者,其言旷;其人奇者,其言创;其人韵者,其言多情而可思。张子所云: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正此意也。
  彼在昔立言之人,至今传者,岂徒传其言哉?传其人而已矣。今举集中之言,有快若并州之剪,有爽若哀家之梨,有雅若钧天之奏,有旷若空谷之音;创者则如新锦出机,多情则如游丝袅树。以为贤人可也,以为达人、奇人可也,以为哲人可也。譬之瀛洲之木,日中视之,一叶百形。张子以一人而兼众妙,其殆瀛木之影欤?然则阅乎此一编,不啻与张子晤对,罄彼我之怀。又奚俟梦中相寻,以致迷不知路,中道而返哉。
  同学弟松溪王晫拜题


  王晫题辞 译文

  和谐顺从积于心中,英气才华自然在外面表现出来。大凡文人的言论著作,都是其英气才华外在的表现,无不缘于他心中的积累,而且恰好与他本人相一致。
  因此,贤者的言论是雅洁的,哲人的言论是犀利的,高士的言论是清爽的,达人的言论是开明的,奇才的言论是新颖的,韵士的言论是多情而且引人深思的。张潮所说的“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正是这种意思。
  那些往昔有著作流传至今的人,哪里只是传播他的言论,是传播其人而已。现如今列举《幽梦影》中的言论,有的犀利如并州的剪刀,有的清爽如汉人哀仲所种梨子的美味,有的雅致如来自天庭的音乐,有的明朗如空谷里的足音,有的新颖如刚织出的锦缎,有的多情如游丝缭绕于树上。认为他是贤人可以,认为他是达人、奇人可以,认为他是哲人亦无不可。就像瀛洲的树木,中午看去,一叶百影。张潮凭借一己之才力而兼有众多妙处,他(的著作)大概类似于瀛洲的树影吧?然而看《幽梦影》这一册书,无异于与张潮当面相对,彼此推心置腹坦诚相见。又哪里需要等到在梦中相寻,以致沉迷而不知归路,中途返回呢?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21 18:03:46
  @十四郎ssl 2020-06-15 14:43:14
  强烈支持!
  -----------------------------
  谢谢!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6-28 21:01:58
  瞅瞅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7-09 20:39:49
  今夜心事如莲,无言盛开在这幽梦里。
楼主寂寞文字 时间:2020-07-27 20:40:26
  瞅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