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仪媚臣》檀今•著 第62章:罚亲亲

楼主:檀今在这里 时间:2020-07-02 08:30:28 点击:5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62
  宋越婠殿前失仪,被东宫“小惩”禁足宋府三日。
  不用上早朝,不用伺候水珍珠,天天在家吃好喝好睡懒觉。这到底是赏赐呢?还是赏赐呢?还是赏赐呢?
  领罚的宋越婠心里乐开了花,连带着觉得醉酒后的头疼都变成了享受。
  昨日回府后,丫鬟们伺候宋越婠匆匆洗漱后她便倒头就睡。直睡到今日晌午,才因为饥肠辘辘难受着醒来。
  她连喝了三碗养胃小粥,才摸着肚子舒坦地沐浴兰汤……热腾腾的香汤浇在雪白的肌肤上,弹起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肥美水珠,她玩心大起,用手指头一粒粒压碎……
  洗去了一身尘埃,神清气爽后,她光着身子踏出浴桶……随手抓起一团轻薄的锦被把自己裹起来,拿起熨得热热的巾帕缓缓擦拭起一头乌发来。她擦得仔细认真,丝毫没有察觉闺房里进了个男人。
  他踏窗而入的时候,她整个人泡在浴桶里……她忽然从水中钻出来,舒服地喟叹。他一怔,犹豫着要不要回避?
  她显然半点不察他的气息,竟还玩起了手臂上的水珠。他无声轻笑,透过若隐若现的屏风欣赏这副美人出浴图。
  然而,辛佚傥万万没想到,光天化日她就那样不着寸缕,随意缠了一条作用不大的锦布……婀娜的曲线暴露无遗,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美得像天上的玄女。
  宋越婠青丝未挽,任自己披头散发,她踱到床前看着侍女备好的新衣……素净、干练,是她一贯的风格。她很少像昨日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但却做出了颜面扫地的蠢事。
  如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真是又羞又囧,但愿三日后辛佚傥能忘干净她那晚的狼狈……她换上新衫,刚转身准备照照镜子,却在铜镜里撞到了一双揶揄的眸子。
  她转过身瞪大眼,双手捧胸,随即又想到此刻已经穿戴整齐,绯红着脸唾他:“你几时来的?”
  鬼鬼祟祟!有没有看光她换衣裳全过程?
  辛佚傥摸了摸鼻子:若是老实坦白,只怕她会羞愤地灭口吧?
  他打算撒个善意的谎言,“刚到。”
  “哦。”她脸色红晕,眸色泛光:信你才怪!
  “不知殿下驾到,微臣有失远迎,殿下恕罪。”她恭敬作揖,这公事公办的态度显然是在为昨夜的情况秋后算账。
  “你啊!”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咬着她赤红的耳垂戏谑道:“倘若本宫偏不恕你罪,宋侍郎待如何受罚?”
  “哼!微臣虽是臣子,但也知道礼义廉耻,殿下不请自来闯进黄花大闺女的寝室,敢问殿下按照大玺律法该当何罪?”
  他爽朗低笑,心情愉悦:“那宋侍郎殿前失仪,吐了本宫一身,还脏了父皇御赐的锦袍……按照大玺律法又该当何罪?”
  算口账?宋越婠冷哼一声,别过脸不看他。偏偏辛佚傥非要她与自己面对面、眼对眼,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额抵着额,让她无处可逃。
  太暧昧了,她红着脸投降道:“人谁无过,扯平扯平!”
  “小心眼”的太子却不干了,笑吟吟拍板道:“本宫今日定要罚你!”
  “殿下要罚微臣如何?”她媚眼如丝地瞪着他,眸光里带着一丢丢了然和羞涩。
  “自然是……”他渐渐靠近她,唇已经情不自禁咬了上去,“……罚你让我好好亲亲……”
  一室的氤氲因为这香艳的一幕而越发旖旎起来,宋越婠全身都在颤抖,他吻得如此认真,霸道里又夹杂着一丝难舍难分的温柔。
  他是爱她的,她知道。
  他知道她昨日醋得不轻,今日才会不请自来。表面上他是来“定罪”的,其实他是用他的方式在“请罪”。被心上人小心呵护,是多么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
  “那个承泗郡主,她到底是不是……”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
  此时宋越婠的青丝已经干透,辛佚傥正探索着为她挽髻。她的发丝幽黑顺滑,捧在手里似有了温度,根根烫在心里。辛佚傥知道她想问什么,嘴角上扬。
  “她的确是父皇希望我娶的女子。”
  哼!果然……她撇嘴,酸道:“殿下好福气!皇后娘娘替你物色纪大小姐,陛下也没闲着,竟早早给你备好了青马竹梅,真是羡煞微臣。”
  他还是头一回听见有人把嫉妒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忍俊不禁反击道:“昨夜婠婠媚态尽显,迷倒了在场半数男子,我亲眼目睹这一切,可是心碎极了。”
  他这话一点不掺假,然而这突如其来的直白表白,让宋越婠跟吃了蜜一样甜进心坎。明明有些飘飘然了,宋美人却还想端着架子,她故作不解地看着他。
  “殿下莫不是说笑吧?我昨晚上醉了酒丑态百出,同僚们不笑话我便谢天谢地了,谁口味那么奇特会觉得一个醉鬼好看?”
  辛佚傥笑笑不语,心中感慨:兵部尉迟侍郎、白小将军、陈侯爵爷、李少傅,礼部江尚书……还有他,东宫太子。
  “婠婠你信我,无论父皇母后怎么打算,我的妻子只能,也只会是你一个。朝堂风云变幻莫测,打江上守社稷更免不了波谲云诡、明争暗斗,你既选择了我,定难免卷入其中。”
  “……”用不用说得这般让人退避三舍?
  “我无心累你骗你,但你一旦被迫卷进阴谋诡计,或许会看到一些真假难辨的事……世事难料,有些真相总会姗姗来迟,我只怕你信眼前而不信我。”
  他这番话高深莫测、玄乎深奥,宋越婠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也勉强明白辛佚傥这是在提前给她打预防针,让她有朝一日“用心”来信任他。他这莫名慎重的口吻,让她压力山大。
  “你别说得那么吓人……”她定了定,半是敷衍半是安慰道:“总之我会信你的……”尽量吧。
  若他真做了什么让她伤心欲绝的事,信他个鬼!不虐死他她就不是宋越婠了。
  看她样子便知她并没有真正听进去,辛佚傥无奈苦笑,局势的瞬息万变又岂是心思单纯的宋越婠可以凭空想象的?罢了,只愿她爱他够深,离他不能吧。
  “婠婠,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眼见堂堂东宫太子竟然用央求的口吻催她许诺,宋越婠心里生出异样,总觉得他会提出一个“无理的,过分的”要求?
  果然,他坏笑着开口道……
  【支持檀今,关注微信公众号:xqyistanjing】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