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真相》悬疑侦探推理,长篇连载。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4 12:01:48 点击:235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完-美-犯-罪

  只有智商的对抗,没有实力的高低。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4 12:30:45
  开篇吐槽一下,审核实在难过啊……

  审核了17遍……



  序章

  凶案

  ……

  白桦,人称老白。
  三十岁,部队退伍后就职于老家C市公安局刑侦一队。
  如果一生顺遂,再工作几十年顺顺溜溜的退休,人生也就功德圆满了。
  但事与愿违。半年前一起轰动全城的警员杀妻案,彻底将他拉入了泥沼。
  如你所想,死者正是老白的原配妻子薛晴,而案发现场则是老白的家。
  案发当晚,老白宿醉,回到家与薛晴吵了几句后,倒头就睡。
  第二天,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薛晴已经遇害。老白第一时间报警并保护了现场,但老白怎么也没想到,一场噩梦在报警之后便再也难以醒来。
  公安局的同事取完证,勘察完现场,走访了周边群众后,老白毫无意外的被列为了第一嫌疑人。
  原因有四:
  一、他们夫妻关系不睦,案发前一段时间,薛晴一直闹着和老白离婚。
  二、案发当晚,有邻居听到他们夫妻吵架,并且吵得很凶。
  三、在薛晴的身上有老白的衣物纤维碎屑,并且在薛晴的指缝里发现了老白的皮肤组织。
  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儿,在案发现场包括凶器上,没有发现除了老白和死者以外第三人留下的任何痕迹!房门也没有任何被撬过的迹象。
  作案动机,作案时机,人证物证,老白全占齐了。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一队的同事依然没一个人相信老白会谋害自己的妻子,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的寻找新的线索。
  但这个案子的影响实在是太为恶劣,执法者知法犯法。又因为刑警队一直没放弃寻找新的线索,社会上,网络上甚至都冒出了公安机关包庇同僚的说法。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管老白怎样坚称自己没有杀人,他也不得不移交检察院。
  很快,一审判决下来,老白因为谋杀妻子且知法犯法、拒不认罪被判死刑。
  在判决结果下来的那一瞬间,老白整个人都懵了,他甚至都开始自我怀疑,难道真的是我在宿醉中失手杀了自己的妻子么?
  不然的话,为什么以往破获了无数大案要案的刑侦一队,这一次束手无策?
  乱七八糟的自我怀疑和绝望的氛围,彻底冲昏了老白的头脑,他当庭就放弃了上诉的机会。而等待他的,也只有执行死刑的通知了……
  另一边,人称老张的刑侦一队队长张先勇却一直没放弃,他依旧不停的带领着刑警队的同僚没日没夜的寻找着新的线索。
  怎么说呢?
  也许真就是应了那句皇天不负有心人吧,在一队全员孜孜不倦的坚持下,他们终于找到了新的线索。
  有目击者无意间透露,在案发前几天,看到死者薛晴两次在十一二点的时候,送一个神秘人出小区。
  老张回队里一查,发现每次薛晴送人离开的晚上,都是一队加班的日子,再一想,案发当晚正是因为结束了之前的工作,一队所有人一起聚餐,只不过因为一些突发原因,提前结束了而已。
  这么一想,老张仿佛有些明悟了。
  神秘人极有可能就是影响老白夫妻感情的主要因素。
  而根据薛晴与神秘人见面的规律来看,案发当晚,神秘人极有可能去过案发现场。
  这虽然不能直接证明凶手另有其人,但总归是在绝境下多了一丝希望。
  老张以此去找老白,让他提出上诉,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能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但彼时的老白已经魔怔了,他绝望的自我怀疑已经把他折腾疯了,加之老张所说的并非是直接证据,所以老白并没有上诉。
  因为对于老白来说,庭审的宣判无疑是击垮他自尊的最后一刀。他不愿意再在法庭上听到关于自己有罪的判决,这仿佛是对他过去这么多年一直坚持正义,坚持法律的一个讽刺。
  回到队里的老张破口大骂,骂自己的无能,骂老白的懦弱……
  队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仍旧没有放弃,从这里来说,他们是真相信老白的为人,相信那个曾经并肩战斗的战友不会枉顾生命!
  但,就在此时,惊天的逆转发生了!
  一个名叫陈春生的男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公安局,直截了当的告诉值班民警,薛晴是他杀的!
  是的,真凶自首了!
  这宛如春天的惊雷一般,彻底的在公安局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显得是那么的激动,兴奋!
  而陈春生也不负众望的交代了所有的犯案经过,包括时间,地点,凶器,动机事无巨细他交代的清清楚楚。
  当夜,老张就在队里吼到要去喝酒庆祝一番,而全队所有人无一缺席。
  在酒桌上,大家慷慨激昂,兴奋,激动的心情即便过了一整天也难以抑制。他们是真的为了老白高兴。每个人都在庆幸着自己这段时间没有放弃的坚持,都在感慨自己对老白的认识。
  他们相信自己的朋友,相信自己的同事,相信自己的战友!同时,他们心里也暗暗的赞赏着自己识人之明的眼光,永不放弃的精神。
  是啊,谁说不是呢?
  即便老白都放弃了,他们仍在坚持!这难道不值得高兴么?
  另一边。
  看守所,老白得知真凶自首后,终于难以遏制的痛哭流涕。
  一个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绝望的氛围会击垮他所有的意志,但只要有希望的光芒开始绽放的时候,谁又愿意闭上眼呢?
  到了此时,老白终于不再自我怀疑是他杀了自己的妻子,他终于有勇气再次说到,我是无辜的!
  只不过,就在两边都在庆祝,欢呼,高兴,激动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想到,这个自首的陈春生,终将会把这起普通的谋杀案带向无尽的深渊。
  而对于老白来说,这个自首的陈春生也将彻彻底底的将他拖入泥沼……
  如果说,在陈春生自首之前,老白处于极度的绝望之中,开始自我怀疑。
  那么,在陈春生自首之后,老白才终于感受到了无尽的恐怖。
  一个惊天的阴谋,已然在不声不响中向他伸出了魔爪……
作者:梅素时 时间:2020-07-04 16:06:56
  看看,哥喜欢东野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4 20:52:29
  完本纯本格,多多支持,多多评论。


  第001章
  徐庶入曹营
  ……
  2012年6月21。
  如果说昨天陈春生的自首让压抑许久的刑侦队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么,从今天开始,一块新的巨石又将再次压在所有人的肩头上……
  早上八点不到,张先勇回到队里。
  回到队里后,张先勇就和队里的宁倩以及负责审讯的老王一道提审了陈春生。
  宁倩二十七岁,主修犯罪心理学,是队里唯一的心理学专家,也是公安系统出了名的知性美女。
  老王,四十九岁,老刑警,队里年纪最大也是最擅长审讯的高手。
  加之队长张先勇,这样的组合对付自首认罪的陈春生,说一句大材小用一点儿不为过。
  进审讯室之前,三人都是一脸的轻松。
  审讯室。
  陈春生木然的坐在那里,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见到进来的三人也只是打量了一眼,并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
  落座后,老王按照惯例问道:“姓名。”
  良久没有回应,陈春生依旧是仰着头看着天花板。
  “姓名。”
  老王再次问到。
  原本负责记录的宁倩放下笔,抬起头打量了一番陈春生。
  陈春生和之前无两样,依然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看上去像是在发呆。
  几人对视了一眼,老张站起来走向陈春生,递了根烟,待陈春生拿上并给他点燃后,问道:“你昨儿不交代的挺好的么?”
  陈春生咂了一口烟,吐完烟雾看了老张一眼,轻蔑一笑,但仍旧是一言不发!
  “陈春生!”
  啪!
  老王猛地一拍桌子,气势汹汹地说道,“根据你昨天交代的犯罪事实!我们已经可以将你移交检察机关!
  提审你,是为了再次核实案情。希望你搞清楚,即便你有自首情节,但拒不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也不具备从轻判决的标准!”
  一开始,陈春生的确被老王拍桌子的声音和他的架势给震了一下,但当老王说完之后,陈春生临时绷紧的神经却神奇的松弛了下来。
  还就是那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张先勇就在陈春生的跟前,对陈春生的反应看得最是清楚,拍了拍他肩膀,当即说道:“看你年纪,我就喊你老陈了。”
  陈春生对张先勇的话毫无反应,张先勇也不介意,自顾自地问道:“后悔了?”
  张先勇的语气极尽温和,仿佛这不是公安局的审讯室,而是大排档两个老朋友聊天一般,一语双关的问了句。
  但陈春生依旧是那副欠揍模样,好似没听到张先勇说话一般。
  就这么,双方僵持了二十来分钟,不管是老王的正言厉色,还是张先勇的平易近人,陈春生权当没听着,别说回应,屁都没放一个!
  没办法,之前一脸轻松的三人很快就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他们实在没想到,昨天自首认罪的陈春生,一夜之间的反差会这么大。
  在审讯室外的走廊上,张先勇不解的问道:“他是不是想翻供?”
  作为警察,嫌疑人翻供那真是见多了。不过宁倩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一直在观察他,他那种反应不像是翻供,更像是……”
  “都这时候了就别卖关子了!”张先勇不耐的催促了一句。
  “更像是认命!”宁倩也不敢肯定的说道,“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当老张问他后悔么?按常理来说,不管后不后悔杀人或者说后不后悔自首,嫌疑人听到这种问题,多多少少都会去思量一下。
  但他没有,他好似完全不在意这事儿。你说他后悔吧,但他完全没有辩解的意思,说他不后悔吧,但他也没有悔过的表现。”
  “确实。”老王说道,“我干刑警几十年了,形形色色的嫌疑人也见了不少,但像这位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说到这里,老王若有所思地说道:“怎么说呢?他就像带着任务来的,任务就是自首,交代案情。任务完成后,他就不伺候了。”
  老王的这个说法别说张先勇和宁倩了,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三人也不言语,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就急急忙忙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找到了昨天陈春生自首时的口供。
  仔仔细细的看完口供后,宁倩终于如释重负的说道:“不会,陈春生交代的东西太细节了,有些细节甚至是我们都没掌握的。”
  说着,宁倩指了指口供一处,说道,“比如这里。根据陈春生的交代,在案发后,他离开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两三点,刚出小区就碰到一辆出租车停下,一个女人下车,他顺势躲在了门口的绿化带里。
  这种细节的东西编不出来,而且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女人就能佐证陈春生的口供了。”
  “确实。”张先勇和老王都是老刑警了,这点儿东西打眼一看,略一思量就明白了里面的圈圈绕。
  张先勇只是略微的思量了一番,便说道:“这样,你们两个还是继续提审陈春生,原则就是让他开口,哪怕翻供都无所谓。他这一言不发的不行,到时候上了法庭他突然翻供,那乐子就大了,先不说其他人会说什么难听的,就算他不翻供,也难免没人说我们为了包庇同僚冤枉无辜。
  我就和其他人从他的口供提到的开始调查,从这个方面先摸一遍,到时候我们在一起汇总。”
  “张队,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
  张先勇这边刚安排完工作,队里两个同事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张先勇就急忙说到。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6 16:31:03
  第002章
  转折来的太快
  ……
  “张队,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
  说话的是周伟,二十九岁,专门负责痕迹鉴定。和他一起的是吴晓,二十七岁,经侦出身的电脑高手。
  按照昨天的安排, 周伟和吴晓今天是去负责调查陈春生的社会关系,按理说,没这么快回来才对。
  提前回来,只能说明他们有了什么重大发现。
  因为之前提审的失利,张先勇有些担心,急忙道:“说说看。”
  几人就近拉了几把椅子坐下后,周伟先是喝了口水,这才说道:“我和小五摸排陈春生的社会关系时,得知这家伙,早在一年前就确诊了肺癌晚期。跟着,我又去了医院,核实了这个情况,根据他主治医生的说法,这家伙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
  他压根不遵从医嘱,不配合接受治疗,活到现在一直都是根据自身体质和强大的精神力硬抗下来的。”
  肺癌晚期?
  张先勇三人突然有些明悟了之前陈春生的表现,一个癌症晚期患者确实不太在意多判或者少判两年,哪怕是死刑,对于他来说也许只是一种解脱罢了。
  见张先勇三人不以为然,周伟拍了拍吴晓,说道:“剩下的让小五说。”
  见此,张先勇意识到事情还远远不是陈春生患了肝癌晚期这么简单,而吴晓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也是立马开口道:“大周去医院核实情况的时候,我去调查了一下陈春生的账户,发现陈春生的账户在案发前三天存进了一笔二十万的巨款,因为对方是用ATM机分二十次进行的存款,所以无法追溯到存款人。”
  听到这里,张先勇三人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
  肺癌晚期,二十万,杀人。
  将这三点联系到一起,给任何人看,都会联想到买凶杀人或者替人顶罪这两点上面去。
  “这案子有点儿棘手了。”老王一边嘀咕着,一边掏出包烟,给周伟和张先勇一人散了一根。
  张先勇点了烟,说道:“宁倩,再看看陈春生的口供,看看他的作案动机。”
  “按照口供上,陈春生交代的作案动机是入室行窃遭遇薛晴反抗,下意识的拿起案发现场桌子上的水果刀杀害了薛晴。”宁倩翻了翻又说道,“动机先不说,但他对作案细节描绘得很清楚。
  包括门虚掩着没关,受害者在沙发上睡着了,卧室里传来急促的呼噜声,他捅了几刀,捅在什么位置以及凶器最后清洗干净放回原处和清理案发现场栽赃嫁祸都描绘得清清楚楚。
  这里有个问题值得注意一下,我们是在案发现场经过化验之后才找到凶器的,除了公安局内部人员以及凶手,几乎没有人知道凶器是被清洗过的。甚至,连老白都不知……”
  “老白的事儿先不提。”张先勇打断了宁倩的话,接着她的话头说道,“从最坏的角度来看,陈春生不管是真凶,还是买凶杀人又或者是替人顶罪的替罪羊,有一点儿很清楚,他要么接触过真凶,要么就是真凶。所以说,突破口还是在陈春生的身上。”
  “有个问题你们发现了没?”老王抽完烟,问道,“陈春生在这节骨眼儿上自首的目的是什么?他如果是本案元凶,这案子都已经宣判了,他完全可以高枕无忧才对。如果他是心怀愧疚,加上癌症晚期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想要在死前还无辜者一个清白,还受害者一个公道,那他又为什么交代完案情后,一言不发?
  其二,如果本案是买凶杀人,陈春生是受人指使杀害了薛晴,他为什么要自首?暴露了么?但既然都自首了,为什么又要袒护指使他的幕后元凶?
  其三,如果陈春生是替人顶罪,还是那个问题,他为什么要在这节骨眼儿上出来顶罪?又或者说谁才是这一系列中最大的受益……”
  “老王!”宁倩听到这里,不悦的说道:“老白从案发到如今可还都在看守所待着,别说陈春生,就连我们这些人想去看他一眼都不容易吧?”
  宁倩是越说越来气,大家之前一直坚信老白是无辜的,但老王这一句话无疑是把怀疑的方向再次对准了老白。她甚至都忘了,宣判后,老白是可以见自己亲人的。
  “宁倩。”张先勇瞅着气氛越来越不对,便打断了宁倩的话,说道,“虽然我们都相信老白,但老王说的没错。”
  “哪儿就没错了?明明就是要把脏水往……”一听张先勇这么说,宁倩更是不悦,一旁的周伟张口欲言,显然也不满意这种说法。
  “够了!”但张先勇是一暴脾气,见宁倩不依不饶,周伟又有出来帮场子的姿态,顿时就一拍桌子,说道,“我知道大家都想帮老白洗清这不白之冤!但帮老白的方法不是替他开脱罪名,而是找出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逐一排除,然后用事实和证据,力证他的清白!”说到这里,张先勇的语气软了下来,“总不能,我们真像外面说的那样,包庇自己的同事吧?”
  面对这一灵魂拷问,大家也都暂时冷静了下来。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同事归同事,友谊归友谊,但法律就是法律,真相就是真相。
  如果不是如此,在陈春生自首交代了案情后,他们完全可以依照相关的法律法规搜证取证然后移交检察机关。
  但当他们得知了陈春生的病情以及账户上莫名多出来的二十万巨款时,他们依旧在这里讨论。并没有回避这个肯定会加重他们工作量,甚至会将案情更加复杂化的线索。
  “老王、老张,不好意思,刚刚失态了。”宁倩冷静下来后,歉意的说了声。
  一起同事这么多年,大家什么性格,几乎每个人都心里有数,老王和张先勇也没当回事儿,笑着打了个哈哈,这一茬儿就算翻过去了。
  跟着,张先勇继续说道:“刚刚老王提到的,也的确是本案的关键,如果单从受益人来考量,我们不得不承认,从陈春生的自首来看,最大的受益人,的确就是老白,这一点儿没什么好说的。”
  面对这样的答案,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谁都不好受,哪怕是最先提出的老王,也是面露难色。
  原本以为陈春生的自首,终将让老白沉冤得雪,但谁又能想到,兜兜转转的居然又绕了回来。
  “大家用不着这样。”张先勇说道,“在真相没有浮出水面之前,任何的可能性都有。这样,老王和宁倩还是继续负责提审陈春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本案最大的突破口,只要他开口了,真相也就不远了。
  周伟和吴晓去调查陈春生的社会关系,尽可能的弄清楚他案发前到如今和什么人有过密切接触,顺便查一查他这二十万有没有个合理的来援。
  我去看守所,看看老白,再从他那里看看能不能了解些有用的东西。”
作者:梅素时 时间:2020-07-06 19:40:49
  楼主就算学不来东野的白描手法,起码学学华人街探案怎么设计悬念吧,谁有时间看无聊汉字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8 22:53:00
  @梅素时 2020-07-06 19:40:49
  楼主就算学不来东野的白描手法,起码学学华人街探案怎么设计悬念吧,谁有时间看无聊汉字
  -----------------------------
  案件有点复杂,伏笔比较多,但每一个出现的人物和剧情都是解锁的关键,整本小说,没有没用的剧情和人物……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08 22:53:25
  第003章
  原地爆炸的周伟
  ……
  2012年6月21日,中午。
  周伟和吴晓开着车再次离开了公安局。
  车上,周伟一直不停的絮絮叨叨,原因无非还是因为老白。而吴晓几乎全程只带耳朵,虽然他也相信老白是无辜的,但他却不怎么善于辩驳,换句话说,他这人没什么主见。
  十多分钟后,车停在了移动公司。
  周伟此行主要是调取陈春生的手机通话和短信记录。
  因为陈春生父母已经过世,自己也离婚七八年了,连儿子当年都判给了有固定工作的前妻,而他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南方打工,也是患病后才回到老家,所以社会关系倒是不怎么复杂。
  不到半个小时,不单陈春生的通话记录被调了出来,就连半年内跟他通话的机主信息也一个不落的给弄了出来,甚至还临时借用了别人一个办公室。
  周伟将那些与陈春生有过通话记录的机主信息全部丢给了已经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准备就绪的吴晓,自己则拿起通话记录细细研究。
  周伟也是老刑警了,办案经验丰富,他第一时间将这个月的通话记录和半年前的通话记录做了一个筛选。
  重点筛选在这两个时间段里都有过密切联系的电话号码。
  还别说,真让他找到了几个。
  “大伟,快来看看。”就在这时,吴晓急忙说道,“你看看这人,是不是……。”
  周伟偏头一看,只见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一个女人的身份信息。
  “秦芳?”周伟只是看了一眼就说道,“这不是张克华的未婚妻么?”
  “就是她!”说起这个女人,刑侦一队只怕没人不知道。
  三年前,正是因为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残杀幼女案,C市公安局才成立了刑侦一队,而当年这起残杀幼女案的凶手就是张克华,只不过秦芳却一直坚称案发当晚张克华和她在一起。
  但是警方却在受害者身上找到了属于张克华的毛发,而且在受害者体内发现的残留精液,经过化验和张克华的DNA完全吻合,再加上当时有几名目击者都目睹了张克华逃离现场。
  最终,张克华被判死刑。
  在张克华上诉失败后,秦芳曾在公安局门口破口大骂,扬言冤枉无辜的警察都不得好死,因此,秦芳还被拘留了几天。
  从那之后,刑侦一队也就再没了她的消息,但万万没想到,老白的这起案子中,她居然又出现了。
  周伟敏感的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立马对比了一下秦芳的手机号码,果不其然!
  在他筛选出来的联系人里面就有秦芳!甚至最近一次通话记录就在前天,也就是陈春生自首的头一天!
  “能查到她的住址么?”
  吴晓恨不得给周伟一个白眼,你当电脑高手真的就无所不能?但他还是说道:“确切的地址没有,但有户籍住址。”
  记下户籍地址,周伟说道:“这样,我先去摸排一下这个秦芳,你这里弄完了就去银行,查一下陈春生那二十万的出处,重点查一下秦芳的账户在那段时间有没有大额支出。”
  离开移动公司后,周伟犹豫了几次,要不要先打个电话给秦芳套套话,但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先到地方再说。
  另一边,秦芳家里,此时的秦芳正衣着性感的站在窗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手上拿着一杯水,不时的喝一口。
  经验老道的人,不难看出来,在她那冰丝睡裙的里面,再无他物。
  房间沙发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明显有些焦虑,抽着烟问道:“你真的确定会有人来么?”
  秦芳没有回头,却很是笃定的说道:“一定会!”
  男人烟刚抽完,窗后的秦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说道:“来了。”
  “是谁?几个人”男人紧张的站起来问到。
  “如我所料。”秦芳说到。
  男人急忙跑到窗后瞅了一眼,周伟,一个人。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秦芳一把搂着他的脖子,就疯狂的亲吻了起来,跟着两人顺势就滚到了沙发上,做起了不可描述的勾当。
  楼下,周伟确定了地址后,也是马不停蹄的上楼。
  因为秦芳住的地方是老房子,七楼,还没电梯。
  周伟爬上楼就开始敲门。
  咚咚咚,咚咚咚。
  房间里,两个人正在白日宣淫。
  男人不耐的问了句:“谁啊!”
  周伟一听是个男人的声音,直接说道:“公安局的,有点儿事儿找你们了解些情况。”
  男人骂骂咧咧了几句,没多久,房门开了,开门的正是刚刚拉下睡裙的秦芳。
  “有什么事儿么?”开了门,秦芳向后退了两步让周伟进来后,顺口问到,但身子却是没让开。
  周伟也不介意,问道:“我是刑侦一队的周伟,还有印象么?”
  “当然。”秦芳的神色瞬间变得冷漠了起来,冷冰冰的说道,“当年不就是你们冤枉了张克华么?”
  “当年的事儿,法院已经做了判决。我今天也不是为这个事儿来的。我来,是想问问你,听说过半年前的薛晴被杀案么?”
  秦芳说道:“这谁不知道,听说凶手还是你们队里那个叫白桦的。”
  “案情有了点儿变……”
  “我知道。”周伟话都没说完,就被秦芳打断了,说道,“甚至我都知道,白桦也是被你们冤枉的。”
  “你知道?”周伟这一下是真的愣了,他的确怀疑过秦芳,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秦芳会是这样的反应。
  “当然,你不知道?”说着,秦芳的表情突然变了,一脸邪魅地说道:“凶手一直就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么?”
  听完秦芳的话,一瞬间,周伟觉得自己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下意识的就想去摸枪。
  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还没有哪个嫌疑人这么嚣张的跟他说过话,当他再次看向秦芳的时候,秦芳却换了个如沐春风的笑容。
  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开玩笑,开玩笑。三年前无论我怎么说,你们都不信张克华是无辜的,我现在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没等周伟反应过来,秦芳热情地说道,“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周警官今天上门了,里面坐,里面坐。”
  听她这么说,周伟还是能理解的,毕竟三年前秦芳极力的为张克华开脱的样子,他是见识过的,不过秦芳这番话也在他心里埋下了疑虑。
  至少怀疑是少不了的。
  也就是在周伟脑子里做着各种可能性的推论时,秦芳已经把他拉进了客厅,顺势还用力的把房门给关上了。
  因为沙发上刚刚一番肉搏,显得凌乱不堪,周伟也就坐在了沙发对面的椅子上,脑子里还想着秦芳和这个案子可能存在的关联。
  而秦芳,就像没事儿人一样,一边收拾着沙发,一边说道:“不好意思,家里平日里没什么客人,有些乱。”收拾完,倒了杯茶端过来,又说道,“来,周警官喝茶。”
  看着这个前后判若两人的秦芳,周伟也有点儿迷糊了。
  打量了一下,房间不大,标准的两居室,客厅里有很多小孩子的玩具,家里应该有孩子。嗯?沙发前面的垃圾桶里还有个刚刚用过的避孕套,就在周伟看过来的时候,秦芳有些羞涩的将垃圾桶提走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卫生间传来了有人洗澡的声音。
  加之刚刚敲门时,那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周伟瞬间懂了。
  “那什么,是我老公在洗澡,周警官喝茶。”秦芳坐下后,一脸回忆的说道,“三年了吧,张克华被枪决有三年了吧?如果不是你登门,我都快忘了……”
  周伟知道,这个女人三年前是怎样的疯狂,怕她一直扯这个话题不放,连忙说道:“不提那件事了,我今天来是想跟你了解一下陈春生的情况,对了,陈春生你认识么?”
  “陈春生?”秦芳一脸的诧异,说道,“认识啊,哎,是个好人,就是活不了几天了,怎么?难道那个白桦的老婆真是他杀的?”
  “这你知道?”周伟彻底被惊到了,秦芳之前的口出狂言他还没消化完,又来?他敏感的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和这个案件真的有些关系。
  秦芳不管他的反应,自顾自地说道:“前天我跟陈春生打电话,他说他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要去自首,说是半年前杀了个警员妻子。
  半年前被杀的警员妻子不就是你们刑侦队白桦的老婆?当时新闻铺天盖地的,还说你们包庇同僚啥啥啥的。”
  听到这里,周伟不管她的揶揄急忙拿出本子做起了记录,记录完又问道:“他还有说什么别的么?”
  “没有。”秦芳摇了摇头,说道:“我还以为是他想不开胡言乱语,你也知道,一个人知道了自己死期的时候,有时候脑子不清醒。
  三年前张克华不就那样,我最后一次去见他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儿的问我,那晚上他是不是真的跑出去杀人了?我一直告诉他,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他却不相信,不停的拿头撞墙,说一定是我记错了。”
  说到这里,秦芳情绪激动了,站起来近乎咆哮的说道:“我怎么可能记错?当年的那个晚上我们一直在一起。”就在周伟以为秦芳又会像三年前一样暴走的时候,秦芳深呼一口气,情绪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淡淡的说道,“算了,不说了,人都死三年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周伟算是发现了,别看秦芳如今结婚了,可能还有了孩子,但对三年前的张克华案还是耿耿于怀,这更加重了他的怀疑,于是问道:“对于陈春生这个人你了解么?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陈嘛。”秦芳好似想了一番,才说道:“是个老好人,虽然他病重,但挺爱帮助人的,反正你要让我来看,我是不相信他会杀人的。”
  “那陈春生在经济方面咋样,比如有没有问你们借过钱?”
  “钱?”秦芳不假思索地说道:“这年头谁不缺钱?更何况老陈,他那个病就是个销金窟,听说把他折腾的够呛。至于问我们借钱,那倒是没有,他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不过你要说他收钱替人顶罪,那倒是有这个可能,毕竟他是真的缺钱,至于他杀人,我是不咋信的。”
  替人顶罪?
  秦芳的话把周伟的下巴都惊掉了,这可是他们刑侦队的内部消息,就算是公安局都还没几个人知道,秦芳却一口道破?
  加之之前秦芳一系列的话语,他疑惑中带着玩笑的味道,试探着问道:“看你知道的这么清楚,该不会是你让陈春生去顶罪的吧?”
  “开什么玩笑?”秦芳立马就炸了,站起身说道,“我干啥了就找人顶罪?再说我有钱找人顶罪么?”
  周伟也没想到秦芳的反应这么大,跟之前在门口时判若两人,连忙说道:“随口一问,随口一问,对了,你前天给陈春生打电话是为了什么?”
  “我给他打电话怎么了?我给他打电话你就怀疑我找他顶罪么?”秦芳火气未消,不依不饶的说道,“给他打电话的人多了,是不是给他打电话的人都是找他顶罪的!”
  到了这一步,周伟也知道聊不下去了,正在他尴尬的时候,秦芳现在的老公走了出来,说道:“不好意思,刚刚我也听到了,我老婆给陈哥打电话是因为孩子的一点儿私事儿。那个,我要去接孩子了,她也要去上班,要不有什么事儿下次再来?”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加上的确有些尴尬,周伟也只能起身离开。
  下楼的时候,周伟还一直在想着秦芳的反应。
  刚到一楼的时候,换了衣服的秦芳和他老公也跟了上来,三人本应该在一楼分道扬镳,但秦芳却是和自己老公打了个招呼后,一脸歉意地走过来说道:“我真没那个钱让陈哥帮忙顶罪。”
  “不好意……”
  “二十万啊,我哪儿来那么多钱。”周伟歉意的话都还没说完,秦芳面带调侃的一句话直接让他原地炸了!
  她怎么知道是二十万的?
  就在周伟惊讶的无与伦比的时候,秦芳却是一脸笑意地说道:“别看我,那二十万真不是我给他的,但我知道,他真是无辜的。”说到这里,秦芳的表情又变了,阴笑着说道:“因为薛晴,是我杀的。”
  周伟傻眼了,他就像完全不认识这个秦芳一样,门口一个样,客厅里一个样,下楼之后又一个样?
  但秦芳不管他什么反应,自言自语道:“你看,我都直接告诉你了,还需要人帮我顶罪么?”
  “你跟我说这些是向我自首么?”周伟略带的疑惑的问到。
  “自首?”秦芳不屑的说道,“我为什么要自首,你有证据抓我么?我就直白的告诉你,薛晴是我杀的,你又能拿我怎样?”
  证据?
  周伟顿时泄气了,是啊,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秦芳杀害了薛晴。
  但周伟还是不明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嚣张的罪犯,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难道你笃定没有证据我们公安机关就不会调查?但你既然承认了,我肯定会向队里反应的,到时候……”
  “别打算录音,录音我就走了。”周伟话都没说完,秦芳就打断了他,因为的确想了解秦芳这么做的目的,所以他抽出了偷偷拿起手机的手。
  “为什么?”这是周伟最百思而不得其解的。
  秦芳见他把手拿了出来,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因为没人会相信你,就如三年前的我一样,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有人相信。”
  说完,秦芳背身而去,临走前还挥了挥手,说道:“如果有证据了,随时来找我,等着你。”
  秦芳走后,周伟站在原地,强忍着口头传唤秦芳的想法,没办法,现阶段,什么证据都没,他是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吴晓兵分两路,但他又如何知道,如果他和吴晓是两个人一起来,秦芳的应对方式又不一样了。
  当然,这会儿,周伟想得更多的还是秦芳临走前说的那句话。
  “因为没人会相信你,就如三年前的我一样,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有人相信。”
  她真能做到么?
  她如何做到?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11 23:31:46
  第004章
  中国好闺蜜
  ……
  挑衅完周伟后,秦芳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老公身边。
  她老公名叫苏俊,二十七岁,C市供电局的一名普通员工。
  “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去挑衅那些警察?难道你就真以为他们没有证据就不会抓你么?”秦芳回来,苏俊一脸不解的问了句。
  秦芳笑了笑,说道:“你难道不希望我早一点儿被抓么?”说完,她还一脸认真的看着苏俊。
  一瞬间,苏俊愣住了。
  秦芳也不再逗他,问道:“东西准备好了么?”
  苏俊点了点头,将一个U盘递给了秦芳,临了,又问道:“对了,薛晴的案子不会真的是老陈做的吧?”
  秦芳很多事情,苏俊都知道,包括她杀了薛晴。但很多事情他又都不知道,比如她是如何杀的薛晴。
  “薛晴是我杀的,这一点儿你放心。”秦芳明白苏俊这么问的目的,所以直言不讳。
  但苏俊还是有些怀疑,追问道:“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下薛晴案子的,大晚上的,她一点儿防备都没么?”
  杀了谁,苏俊不在意,他只在意老陈杀人没,或者说,他只在意秦芳在这件事儿上骗了他没有。
  “你忘了?”秦芳也不在意苏俊的怀疑,解释道,“前两年我有个闺蜜,只要和她老公吵架了就给我打电话,只不过这半年没联系了而已。”
  “你那闺蜜是薛晴?”苏俊惊了,虽然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但两人都不管彼此的私生活,他如何也没想到这个闺蜜是薛晴。
  秦芳点了点头,苏俊却傻眼了,下意识的说道:“做你闺蜜真危险。”
  “做我老公就不危险么?”秦芳毫不在意的反问了一句。
  苏俊无话可说,只能说认识这个女人本身就注定了危险。
  一直走到公交车站,两人深情拥抱后,分道扬镳,秦芳去上班,苏俊去乡下老家接孩子。
  在回乡的车上,苏俊也一直在回忆半年前的薛晴被杀案,他确信在案发当晚秦芳的确没回过家后,终于松了口气。
  心理默默地念叨着,只要不是老陈杀的就好,只要不是老陈杀的就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老陈那身体,真的未必能熬到开庭。
  回到老家的时候,苏俊母亲正在院坝里摘菜,三间的大瓦房在十年前还算是一景儿,但到了今天,农村都是两层的小楼房时,这三间的大瓦房就显得格外的刺眼了,看到苏俊一个人回来,随口问道:“小芳呢?没跟你一起回来么?”
  苏俊幼年丧父,家里就母亲和自己相依为命,见到母亲,苏俊也就忘了那些肮脏事儿,说道:“小芳要上班,我明天调休,来接彤彤去城里玩。”说着,到处看了看,问道,“彤彤呢?”
  “刚刚玩累了,这会儿在屋里睡觉。”说起彤彤,苏母明显的有些黯然。
  苏俊也不多说,帮着苏母摘菜。
  “彤彤的病就没办法了么?”苏母忍不住,抹着泪说道,“我见着别人家的孩子可以到处玩就心疼,你说彤彤这孩子,命怎么就这么差。”
  苏母是越说越难过,苏俊心里也不好受,只得说道:“快了,这几年我和小芳也没闲着,有空就去医院,劝那些患了绝症的人在死后捐献器官,有好些人都签了器官捐献卡,能等到的,能等到的……”苏俊说到最后,自己都不相信了,语气是越来越低。
  这些年去医院也好,在大街上也好,只要他开口劝别人死后捐献器官,没少被人骂,遇到脾气不好的,动手的都有。
  苏母也知道,儿子的确是想尽办法了,但只要一想到彤彤,她还是忍不住的难受,憋屈。
  “你是有福气的,彤彤也是有福气的,小芳是个好媳妇儿,也是个好妈妈。”苏母说道,“她这个妈,比亲妈都不差。”
  听到这里,苏俊想笑,秦芳是好媳妇儿?好妈妈?对,她还是中国好闺蜜!
  “奶奶。”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了彤彤奶声奶气的声音。
  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手中的活跑回房间。
  而房间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睁着双眼,一双手却是到处乱摸。
  她叫彤彤,三岁,先天失明……
楼主赴醉人 时间:2020-07-19 21:13:00
  最近涨大水……

  第005章
  老戏骨
  ……
  周伟在秦芳离开以后,懊恼了半天,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张先勇做了汇报。
  此时,张先勇正从看守所出来,听周伟这么一说,手机都差点儿掉地上了。这怎么又冒出一个凶手来了?
  但更让他疑惑的是,周伟居然没有将人带回公安局。
  当他得知周伟和吴晓两人兵分两路后,差点儿没在电话里骂人,警方的任何传唤方式都需要至少两名警察以上,周伟一个人的确无法传唤嫌疑人,哪怕是口头传唤都不合规矩。
  没办法,张先勇只好让周伟先跟着秦芳,实时汇报位置,他马上驱车赶来。
  对此,周伟也没多说什么,以前虽然他们也干过一个人传唤嫌疑人的事儿,但这次不一样。
  跟上秦芳以后,周伟看着秦芳和苏俊一路上恩恩爱爱的样子,着实想不通她如今有什么理由因为三年前的张克华案干出那些勾当?
  一路跟到了秦芳上班的帝豪娱乐会所,周伟都想不明白秦芳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
  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张先勇恰好赶到。
  对于秦芳,张先勇还是认识的,哪怕三年没见了,但当年张克华案的时候,秦芳表现的疯狂让每一个刑侦队的人都记忆犹新。
  没有磨蹭,张先勇两人对视一眼后,几乎同时走了上去拦在了秦芳进入帝豪娱乐会所的阶梯前,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说道:“秦芳女士,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9条……”
  在帝豪娱乐会所拦下秦芳之后,周伟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秦芳几乎都不带眨的。
  他太好奇秦芳之前说的那句话。
  “因为没人会相信你,就如三年前的我一样,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有人相信。”
  她做得到么?她如何做到?
  但周伟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噩梦,随着一次简单的传唤,也因为这个女人而即将拉开序幕。
  对面,秦芳。
  当她见到张先勇和周伟真的拦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本能的害怕和憎恶几乎是毫无缝隙的依次流露在脸上。
  得知警方要传唤她时,那悲愤,憋屈的神色立马替代了之前憎恶的表情。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怀疑我!”秦芳歇斯底里的吼道,“难道我以前有个杀人犯的男朋友我也一定是杀人犯么?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你们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秦芳这一番歇斯底里的哀嚎引来了过往行人的围观,而当秦芳看到围观的人多了, 立马又质问道:“难道你们就那么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同事是凶手?还是冤枉无辜已经成了你们公安局的传统?”
  听秦芳这么一说,看热闹的人瞬间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半年前警员杀妻案在C市可谓世人皆知。
  “那个警察的案子不是判了么?”
  人群中有人疑惑的问了句。
  有人说道:“谁知道呢?黑的白的还不都是他们说了算?”
  ……
  一瞬间,现场的氛围变了。
  好在张先勇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见状不对,马上解释道:“秦芳女士,没人怀疑你是凶手,我们只是因为陈春生的问题,请你协助调查。”
  薛晴案是提不得的,哪怕目前陈春生自首了,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公众更愿意相信的绝不是真凶落网,而是警方徇私。
  这倒不是说公众不信任警方,而是在薛晴案上,舆论导向已经形成,加之法院都判了,这时候再提薛晴案,着实会让人误会。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儿还是人的心理。
  人的心理很奇怪,在公众看来,警方就是特权机构,也是凌驾在每一个人头上的一把刀,有朝一日看到这把凌驾在自己头上的刀栽了个跟头,自然是乐意的。
  最终,不管围观的人说了些什么,秦芳抱怨了些什么,她都跟着张先勇两人回到了公安局,说到底,每一位公民配合公安机关工作是责任也是义务。
  回到公安局,张先勇安排秦芳在刑侦队的会议室先休息会儿。
  传唤和拘留逮捕不一样,就连笔录都不同,一个是询问,一个是讯问。
  “到底怎么个情况?”安排好秦芳后,张先勇问了周伟一句。
  之前周伟打电话跟他汇报的时候,说是秦芳自己承认自己是凶手……但当他接触秦芳之后,就秦芳的表现来看,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
  周伟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事无巨细的把所有的情况再次汇报了一遍。
  他汇报完,自己都是一头雾水,就这一天,他感觉都快成了秦芳的独角戏,整个人跟精神分裂似的。
  恰在这时,宁倩和老王也来了,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陈春生那里又是一言不发,几人只好再次将秦芳的情况聊了一下。
  “不太正常。”了解了情况后,宁倩说道,“试想一下,真的杀了人谁会这么嚣张?”
  老王点了点头,说道:“确实不对头,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就她这表现,像不像凶手说不好,但蛮像个演员的。”
  “行了。”张先勇也觉得不太对劲儿,说道,“人就在会议室,我们一起会会她,侧重点就放在她对周伟承认自己杀人的问题上。”
  这个过程里,周伟除了交代情况外,一句话都没说。
  他这会儿,还在琢磨秦芳说过的那句话。
  会议室。
  秦芳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头发呆,张先勇几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她还露出了一个委屈的笑脸。
  “秦芳。”坐下来后,宁倩率先开口道,“几年没见了吧。”
  “三年。”对这个,秦芳记得特别的清楚。
  “是啊,三年了。”宁倩说道,“我还记得当年张克华被批捕的时候,你哭的那个场景。”
  对于这些,秦芳讪然一笑,语带讥讽地说道:“说这么多,你们还不是想让我给你们同事顶罪找个合理的说辞,虚伪!”
  “秦芳!”周伟怒喝道,“之前可是你自己跟我承认你杀了人的!”
  “是啊,我承认了!怎么样呢?”秦芳闻言起身说道,“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不是么?
  我承认不承认又能怎样?
  我就问一句,当年的张克华他承认了么?
  他从被你们抓起来一直到被枪毙都没承认吧?
  承认?
  有用么?
  你们在乎么?”
  秦芳越说语气越激动,最后索性一拍桌子,说道:“我就承认了!你们该杀杀,该关关,反正三年前张克华不承认不也被你们杀了么!”

  ……

  PS:下一章,秦芳要洗脱嫌疑了,嗯,凶手就是秦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