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魂曲》以做过的梦为基础的小说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07 01:38:39 点击:101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品名称:《神之魂曲》

  作者:路人幽影

  作品类型:【原创】都市异能现实梦境

  作品时间: 书名2015年占着坑,如今填坑

  作品介绍: 有时看着乱也玄,但你应该明白原理,因为你也做过梦

  作者有话: 虽然有另一本放话完结的小说,但每次字数太多,不能稳定,暂时填下这个坑,一次一千字基本能稳定,但字数太少,本该渲染的背景缩水了,看的精彩就差不多了

  故事简介:如果现实中给了你要的东西,你只有一句感谢,而在梦境中将你要的东西变为现实,你会觉得他是神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07 06:07:57
  第一章
  ——————
  惊觉!
  蓝斯意识到自己正在医院,周围来来回回过往着在生活中扮演各种角色的人们,蓝斯也是其中一员。
  在这呈亮的灯光下却只有昏暗的光线照射到周围,在这浑噩的光线中,人们的脸和衣服难以辨清,只能从身形辨出这是女人,老人,男人,小孩。
  “下一位!”
  “”原来我在排号“”
  意识到这点,蓝斯对此深信不疑。
  “”我是一个病人“”
  蓝斯对自己的角色扮演有了明确的意识。
  “”我正在排队“”
  蓝斯正在告诉自己此时自己正在干什么。
  “”我要看病“”
  蓝斯接下来告诉自己将要干什么。
  “下一位”
  “”好像是轮到我了“”
  蓝斯潜意识中提示着自己,可当自己慢悠悠走到那里。。。
  “下一位”
  原来蓝斯看错地方了,还有一段的距离。
  “为什么我的头那么痛,为什么连止痛都不行,好痛!好痛!”
  那是一个唯一能看到脸的人,普通的面容随处可见,一道刀疤让他与众不同,暗淡光线下那一身病服的憔悴如本人一般。
  他突然就出现,或者说他本来就在那里,挥舞着双手抓住一个又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们,每抓住一人都要问上一句为什么。
  每个被抓住的人都清晰了面容,那是他的主治医生,那是他的父亲,那是他的朋友,那是他的老婆,那是他的。。。
  “只要你按时吃药,头就不痛了”
  他的主治医生说。
  “家里没钱给你治病了”
  他的父亲说。
  “我借你的钱什么时候还”
  他的朋友说。
  “你病再不好,我们离婚吧”
  他的老婆说。
  。。。
  “啊啊啊啊!”
  他捂着头又捂着耳朵在地上来回打滚,痛苦的表情揉成一团,仿佛整个世界都因为他的痛苦越发的阴沉黑暗。
  回过头来,异常的安静,蓝斯发现医院不知何时空无一人,就连刚才还在叫喊的那男人也消失不见。
  蓝斯此时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个病人,那前面的通道才是自己准备要去的地方。
  这是一个走廊,走廊两侧是病房,每一个病房都是模糊不清,唯独一个病房半开着门。
  “好痛,头好痛,药。”
  那个男人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口里无力喃喃着什么,在他的旁边病床是一个年轻人,他手上拿着手机面目无神的玩弄着,而前边病床上的胖子也是拿着手机放着什么歌,声音模糊不清。
  他迷迷糊糊想要睁眼,可无论如何费力都只能半睁着,他抬起手了,快要拿到药了。
  闭眼醒来。
  蓝斯像是看到了回溯的画面,他醒来了,再次抬手已经拿到了药。
  闭眼醒来。
  他再次费力抬起手想要抓到药,那半睁着眼永远无法清醒。
  闭眼醒来,一切又重来,蓝斯就这样看到他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可他本人永远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次还是不是在做梦,每一次都坚信此刻就是醒来的现实。
  看到他轮回般痛苦的画面,蓝斯觉得自己应该帮他拿到药。
  “药,我帮你拿”
  蓝斯拿起了药,递到他面前。
  他拿到了药。
  惊醒!
  他突然睁眼,头痛欲裂,想要去拿药,不知何时,那药已经在自己的手里,那头痛随着时间终于减缓了,看着手中的药,梦中的噩梦般轮回心有余悸,惊悚的实感与无力让他一个大男人心累。
  “谢谢,谢谢!”
  虽是梦里的人,可却让他打自内心深处感谢,加上现实药在自己手里的巧合,就算他知道不可能是真的也坚信这是真的。
  ——————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07 19:47:15
  第二章 生活
  叮铃铃,闹铃响了。
  蓝斯睁开了双眼,还是熟悉的天花板,回味着昨晚那奇怪的梦,手上似乎还残留着实感,但也终究只是一个梦,今天依然要过自己需要过的生活。
  那一缕阳光被挤成一线,从那老旧的窗户照射进来,点亮了阴沉灰暗的房间。
  蓝斯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单间,虽然阳光难以照射进来,但是生活所需之物没有遗漏也比较宽敞,而且租金相对于大城市来说比较便宜。
  蓝斯打开了衣柜,看到那件由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曾在工作前幻想过无数次如何穿着。
  伸手去拿,拿出这件印有公司logo的工作服,今天又是一天平凡的日常。
  一辆奔驰打着鸣笛从蓝斯身前呼啸而过,老远就硬生生逼停了蓝斯的脚步,就像给蓝斯选择要么撞到要么让路。
  “你他娘的敢打我?”
  蓝斯为了抄近路穿过这条小巷,听到前面有人骂骂咧咧。
  那是一个光头胖子,身高较高于平常人,脸上的肥肉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善茬。
  他踢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双手抱头蹲下哭泣着,任凭光头胖子如何打她也不敢还手。
  “看什么看!找死吗!给我滚一边去!”
  光头胖子注意到蓝斯,当即抬起手来威胁蓝斯,逼迫蓝斯绕路走开。
  “”我还要上班“”
  蓝斯心里暗示着自己,虽有着一股想要快速穿过去的幻想冲动,可现实却是蓝斯避让了。
  蓝斯是一名普通的外来务工人员,和大多数人一样来到大城市打拼,曾想过美好的生活,可经过时间的消磨,蓝斯也如人海潮流中的一员迷失其中。
  “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
  绕路的结果就是上班时间的不足,面对上司的质问蓝斯已然麻木,只会一直点着头。
  “蓝斯,现如今公司的形势不太好,需要裁掉一部分人员,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上司说了一堆话,突然蹦出这个话题让蓝斯抬起头。
  “好吧”
  不假思索马上就做出了回答,蓝斯说出来的一瞬间,有一种释重感,全身都轻松了。
  没有再理会上司,自己便去到人事部走流程,可一看到那张辞职单上自离的字样后,蓝斯心里不舒服起来。
  最终蓝斯还是签了那张自离的辞职单,回到出租屋往床上一躺,今天真是狗血的一天。
  接下来怎么办,蓝斯又必须思考明天以后的事,或许是平时各种加班的缘故,今天一回来,蓝斯眼睛就开始犯困了。
  无尽的睡意袭来,蓝斯此时不再有任何顾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叮铃铃,闹铃响了。
  蓝斯睁开了双眼,还是熟悉的天花板,昨天被辞退一事涌入脑海中。
  原来自己已经没有工作了啊,往日醒来的紧张感瞬间释放,一股困意再次袭来,蓝斯全身都陷入困意带来的舒适感,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蓝斯睁开了双眼,还是熟悉的天花板,潜意识中提醒着自己,今天要去上班了。

  ——————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08 20:28:38
  ——————
  第三章 我幻想`我`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阳光从老旧的窗户照射进来,整个房间镀上一层金黄之色,渲染了蓝斯的心情,感觉舒畅无比。
  “”我已经洗漱完了“”
  转眼间蓝斯就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暗示着自己,手里拿着洗漱用品,镜子里有一个自己,和自己一样的动作,蓝斯抬起拿着洗漱用品的双手,镜子里的自己也重复同样的动作。
  “是你!”
  蓝斯突然说道,这句话说完的瞬间,镜子里的蓝斯停住了动作,不再是蓝斯的动作镜像。
  “嘿,是我!”
  镜子里的蓝斯邪魅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洗漱用品,蓝斯和`蓝斯`如同认识了多年,面对面一点也不觉得违和。
  “”我该上班了“”
  蓝斯暗示着自己。
  打开衣柜,一件是印有公司logo的工作服,一件是许久之前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
  “这才是我们要穿的衣服”
  `蓝斯`不知从何时出现在蓝斯的身边,拿起了那件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
  “没错!”
  视角一换,`蓝斯`变成了蓝斯拿着那衣服,看来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一辆奔驰打着鸣笛从远处出现,它正前方正是蓝斯,如果蓝斯不避让,那么将会被奔驰撞到。
  “我们要怎么办呢?”
  `蓝斯`出现在蓝斯身边诡异一笑,在蓝斯耳边轻语,寻求着蓝斯的选择。
  “把车飞起来不就好了!”
  蓝斯说着稀松平常的事。
  “对!把那车飞起来就好了”
  `蓝斯`邪魅一笑,朝着奔驰的方向轻轻抬起了手。
  奔驰在快要撞上蓝斯的时候,整俩车突然被某种力量抬了起来,以底朝天的方式重重摔倒了地面。
  “你他娘的也有今天,让你平时在我头上拽成什么鸟样”
  蓝斯为了抄近路穿过这条小巷,听到前面有人在骂骂咧咧。
  那是一个光头胖子,身高较高于平常人,脸上的肥肉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善茬。
  他踢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脸上带着黑色墨镜,脖子上带着金项链,穿着特殊款式的黑色西装,花纹的领带,特征是鼻子上有一颗痣。
  男人面对光头胖子的打骂始终只是抱着头默默承受着。
  “看什么看!找死吗!给我滚一边去!”
  光头胖子注意到蓝斯,当即抬起手来威胁蓝斯,逼迫蓝斯绕路走开。
  “我们怕过谁吗?”
  `蓝斯`再次出现在蓝斯身边,那诱惑的声音靠近着蓝斯耳边,如同恶魔低语让人无法反驳。
  “没有”
  蓝斯心中被激起了怒气,那种感觉像是曾经经历过此事。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蓝斯`诡异一笑,像是暗示着什么,寻求蓝斯的回答。
  蓝斯推开了`蓝斯`,毫不畏惧大步往前走,`蓝斯`对蓝斯的回答并不太满意。
  “你想干什么?找死吗?”
  光头胖子看见蓝斯非但没有避开,而且还径直朝这边走来。
  一拳!蓝斯凭着心中那一口气,二话不说直接就全力招呼光头胖子脸上。
  光头胖子连连后退,周围景色大变,男人消失不见了,小巷变成了公园,这里是蓝斯为了锻炼身体经常去的地方。
  “你他娘的”
  光头胖子擦了擦挨打留下的鼻血,脸上的愤怒狰狞的可怕,怒瞪蓝斯,两人都没有因为景色的变换而惊讶。
  一脚!光头胖子依靠自身的体格,无视蓝斯的防御,重重踢到了蓝斯的腹部。
  景色再次出现变化,这次变成一个无人的酒吧,到处都有被人打砸过的痕迹。
  又是一拳打到蓝斯的脸上,跟蓝斯之前打光头胖子的那一拳相似,以牙还牙。
  “让你嚣张!”
  光头胖子想要再来一拳,可蓝斯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一手抓住了光头胖子的拳头,抬起头来邪魅一笑,另一只手擦擦嘴角的血迹,然后微微一抬手。
  光头胖子感觉自己被某种力量抬了起来,蓝斯抬脚朝光头胖子腹部重重一踹。
  光头胖子感觉到之前自己踢蓝斯那一脚的实感,以牙还牙。
  叮铃铃,闹铃响了。
  蓝斯睁开双眼,还是熟悉的天花板。
  “唔~咳咳咳咳!”
  蓝斯回到现实的同时,那梦中残留的痛觉身体依然清晰记得,捂着肚子从床上滾到了地上。
  擦擦嘴角,回神一看,手上居然擦到了血迹。
  ——————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1 00:02:16
  第四章 奇异遭遇
  “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
  蓝斯捂着腹部,蜷缩成一团,剧痛感令他咬牙久久难以缓和。
  疼痛感开始缓缓消停,但依然能清晰感觉到那还残留的痛感,蓝斯终于可以开始思考着事情。
  梦里的记忆一股脑涌进脑海里,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又遇到那个光头胖子,而且自己还和他打了一架。
  蓝斯伸手摸了摸脸,一触便感到肿痛,又揉了下腹部,也是带着疼痛,就像是梦里造成的伤害反馈到了现实,怀疑自己的身体出现病症,可感觉更像是被人打的一样。
  回想到什么事情,猛的起身来到洗手间的镜子前。
  “你好?”
  蓝斯死盯着镜子问。
  “是你!”
  镜子依然没有任何回应,蓝斯依然是蓝斯,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倒是脸上有些红肿。
  “我在干什么呢?”
  蓝斯自嘲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终究还是一个梦。
  也许应该去看看医生,现实中没有任何人打过自己,那可能真的是病症引起的症状。
  蓝斯开始面对如今的现实,自己已经失业,需要再找一份工作维持生活,为此需要去人才市场看看情况。
  从衣柜里面拿出来那件精心挑选的衣服,然后将3印有公司logo的衣服扔到垃圾桶,今天不是美好的一天,但可能是改变的一天。
  那辆奔驰没有出现,那个光头胖子也没有在小巷里,仿佛一切都在告诉蓝斯,那真的就是一个梦而已。
  “啊,对不起”
  蓝斯不小心撞到一个路人,连忙道了个歉。
  “我说过了老板!那件事情真的太难做了,如果。。。”
  蓝斯与光头胖子突然遭遇令两人突然间的呆若木鸡。
  两人看见对方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两人眼睛猛然一睁,看着对方脸上都带着疑惑。
  蓝斯手在微微颤抖,他尽量控制住颤抖的幅度,不让对方注意到。
  “”那只是梦而已,没事的“”
  蓝斯不断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
  “老板,我有点事”
  两人僵持了有一段时间,光头胖子回了电话一句,便收起手机,可依然在犹豫着什么。
  蓝斯踏出了一步,光头胖子眉头一皱,没有任何动作,可不知不觉中握紧拳头。
  蓝斯看到光头胖子那感觉要打自己的拳头,不由一惊又缩回那一步。
  看到蓝斯退了回去,光头胖子眯了下眼睛,这次变成了他踏出了一步。
  蓝斯心中一惊,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可突然意识到这一步不妙的预感,动作已经收不回去了,假装重心不稳才后退的动作。
  光头胖子再靠近了一步,蓝斯强忍着逃跑的念头,没有任何动作,装作不认识。
  光头胖子摸了摸肚子,那表情像是在询问蓝斯,蓝斯也有些困惑,不由摸了下那在梦中被打过的脸,忽然意识到不妥。
  光头胖子双眼浑圆一瞪,举起右手抬起食指猛然一指蓝斯。
  蓝斯被这么一指,心虚之下马上转身逃跑。
  “别跑!”
  光头胖子也紧追而上。
  为什么要逃,蓝斯虽然还是稀里糊涂的,但就是想逃。
  为什么要追,光头胖子也搞不清楚还有点懵,但现在只想追上蓝斯问个明白。
  蓝斯眼看要被追上了,居然急忙转身就冲进了高速公路的车道上,好几辆车擦肩而过,差点就撞上了。
  “喂!小心!”
  光头胖子看到即将悲剧的一幕,连忙大声提醒。
  蓝斯回头一看,一辆轿车正飞速朝自己靠近,已然躲闪不及。
  “怎么办!”
  蓝斯在这最后的时刻只剩这一句。
  “让它飞起来就行了啊”
  `蓝斯`出现在黑色车身的倒影上,已经深入蓝斯脑海那邪魅的一笑,他轻轻一抬手,车辆前轮被某种力量抬了起来。
  但就是这一瞬间,`蓝斯`突然消失变回蓝斯的镜像,托起车辆前轮的力量也突然消失。
  轿车的前轮因为那未知力量的干扰,侧轮开始打滑。
  本来轿车对蓝斯应该是正面的致命伤,结果只撞到侧身让蓝斯死里逃生,可依然被撞晕了过去。
  现场一片混乱,光头胖子眼看不妙急忙回头走去。
  惊觉!
  蓝斯意识到这里是一个医院,自己正在ICU病房中,身上穿着病衣,周围空无一人,天花板的灯光一亮一灭诡异无比,整整一个病房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打着点滴吊针。
  “救命啊!!!”
  一声诡异的惨叫传来,听声音来源不远也不近。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2 01:33:20
  第五章 诡异医院
  惊觉!
  我在一个破旧的ICU病房中,身上穿着沾过血迹染成赤色的病衣,周围空无一人,窗外无尽的黑暗寂静的可怕,天花板的灯光忽亮忽灭瘆人恐怖,我手上连着一个吊瓶,吊瓶里的不明药水正一滴一滴进入我的身体,这个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在。
  我是一个病症已经病入膏肓的羸弱病人,我已经记不清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住院。
  我扯掉了包扎在手上的的吊针,双手撑着床板,艰难地挺起了身体,我知道这身体已经是苟延残喘。
  踉踉跄跄走到一面镜子前,看见了里边我的模样,那是一个被苦病折磨许久的男人,消瘦的脸上已有老化的症状,染血的病衣,暗黑的光线,线条勾勒的瘦脸,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不是游荡在人间的孤鬼吗。
  “救命啊!!!”
  一声诡异的惨叫传来,听声音来源不远也不近。
  我寻着那声音走了出去,这是一条走廊,没有灯光也没有光源,可我依然能够看清几米之内的范围,病房门牌上写着重症室。
  “有人吗?救命!”
  那人又喊了一次,这次我倒是摸清了方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靠近着。
  这是楼梯,楼梯扶手上布满了血手印,而阶梯上像是有无数人光着脚丫沾上了油墨踩出来一个个黑色脚印。
  就在那个角落里,有一个人影畏畏缩缩双手抱头颤抖的蹲在那里,他身上也穿着和我一样的病衣,但他的更像是新的衣服。
  我靠上前去,他依然没有注意到我,或者他想假装没注意。
  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啊啊!别过来!别过来!”
  他受到惊吓,惊恐大叫,爬着想要逃离。
  “没事,我是人,不用怕!”
  他有这种反应也正常,换做是我看见我这幅鬼样子也会吓晕过去。
  “人?人!”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惊喜万分。
  “太好了!真的是人”
  他又再次确认了一遍,确信了之后终于松了口气,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怀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询问着他。
  他说他什么也记不清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在医院的手术室里面,不清楚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手上室周围有怪声,寻找之下遇到一只怪物,便第一时间跑了出来。
  这时候,走廊传来挞挞挞的脚步声,我和他一同来到走廊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廊上的灯亮了,走廊一片敞亮,可我依然只能看到几米内的范围。
  一个男人,穿着黑夹克,四十岁模样,一道像是被动物爪子划破的疤痕竖在眼上,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存在追赶着,他每跑过一个灯光,那盏灯光就会灭掉。
  “快跑!”
  他提醒着我们,我们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这时候一声凄惨怪叫从男子身后的黑暗中传来,一把沾了血的手术刀从黑暗中疾速抛出,硬生生插进了我旁边的石墙上,我也感到了不妙,急忙拉起他往楼下跑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夹克男子已经跑到我俩前边,一只涂抹黑色粘液的手从黑暗中伸出,眼看就要把我抓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猛然一拉,将我拉出黑暗,而他却是代替我被黑暗吞噬。
  “跑!”
  他怒吼一声,已经完全被黑暗覆盖,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4 05:33:53
  第六章 谁是我?
  吱呀~
  开门的声音刺耳,在寂静的夜里就像是恐怖气氛的伴奏,令我心惊胆战,只开了能容一人通过的宽度便不敢再乱碰。
  我压着喘气的声音,尽可能不发出声响,瘦弱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每一个动作都在折磨着我的精神。
  我逃跑了!
  他代替我被怪物的黑暗吞噬,救了我这个已经不知道还剩多少生命的重病患者,而我却因为心中的胆怯,只顾着自己逃跑。
  “喂!”
  “谁!”
  一个沉稳男人的声音在我背后突然响起,我心跳如同脱离重力一般惊吓过度,令身体剧烈地抖动一下。
  回过头去,是之前那个黑夹克男子,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我的背后,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令我奇怪的是黑夹克男子戴了眼镜,他眼上的疤痕醒目,我记忆犹新,他开始并没有眼镜。
  “那个年轻人呢?”
  黑夹克男子左看右看了几眼,突然问到。
  “他他他好像被抓住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黑夹克男子问起了他,我不敢与黑夹克男子双眼对视,内心愧疚,心中对他存活的可能抱有一丝希望。
  “凶多吉少,被恶灵抓住最好不要抱有期待”
  “恶灵?”
  我回过神来看过去,黑夹克男子消失了!我惊了一下,后退了好几步,呼吸急剧加速。
  我捂着胸口,心跳的声音几乎都能听见,瞪大了双眼小心而仔细环视四周,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动静。
  看到了窗户反射的镜像,我一个人站在这空荡荡的大厅,连我自己的模样都能令我恐惧。
  “快跑~”
  一个奇怪的声音在我耳边悄悄响起。
  “离开那里,它来了~”
  那声音再次响起,谁来了?我在原地不断的转身,环顾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嘎,呃呃,呃呃呃。。。”
  就在我着急找着那个它的时候,背后一阵惊悚怪音让我停下了动作,呼吸急促,全身发软禁不住颤抖着,想要转过头去看背后的东西。
  “不要看!”
  他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出现,一把拉住我那枯瘦的手,硬是把我强拉着跑。
  “!!!”
  一声凄惨尖叫震动着我的耳膜,刺激着我的大脑,身体的不适硬生生被我克制住了,强行驱动这个残破的身体。
  砰!
  那扇铁门被他粗暴的关上,以极快的速度扣上了门栓。
  砰!!!!
  铁门被那东西猛烈一撞,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内心无法平静下来,而这一声过后便毫无动静,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哈~哈~你没事吧”
  他大声喘着气,似乎跑了一段很远的距离。
  “你没事?你不是被。。。”
  我说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我当时扔下救了自己的他。
  “运气好,我逃出来了”
  他简单解释了一下,似乎不想过多回答。
  “先看看我们在哪里吧”
  他带领我走到那个楼梯口边上。
  一条又窄又黑的楼梯通向底下,每一个转弯处的顶上闪烁着黯淡的灯光,底下的黑暗让人无法一窥究竟,这也是唯一一条路。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这楼梯越下越残破,一个闪着绿光的安全出口指示牌指引我们的去向。
  “你们俩快跑!”
  为什么黑夹克男子会从我们背后的楼梯跑下来,黑夹克男子与我们插肩而过,我看见他的面貌有些变了样,仿佛年轻了十岁。
  他跑过的背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个楼梯拐角灯光的熄灭,让我内心无比恐惧的东西开始慢慢靠近我们。
  “快跑!”
  他推着我的身体,想让我跑在前边。
  惊慌失措的我顾不了前方被黑暗笼罩的道路,拖着身体吃力的跑了起来,可突然我感到有人抓住了我的脚。
  什么东西!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脚下。
  没有东西,可我确确实实被绊倒了,身体无法保持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他注意到我的动作,回过头来以疾速的动作扶起了我的身体。
  “唔!”
  破风之声清晰无比,让我们都知道有什么被扔过来了。
  钻心之痛席卷我的全身,我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位置,一把沾了血的手术刀从我背后直插心脏,刀尖已经有一头从胸口探出。
  “救我!救我!”
  我用我最后的力气抓住他的双肩,我求生的欲望让我想要抓住任何生的希望,即使我知道我已经生无渺望。
  “没事的,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
  就像是安慰我一样的话语让我突然醒悟,我这个贪生怕死的绝症病人已经没救了,不能再拖累他了,他比我年轻比我健康,他自己一个人一定更能逃出这个恐怖的地狱。
  “快跑!别管我!我已经没救了”
  我想要推开他抓紧我身体的手,让他一个人抛下我跑掉,就像我之前抛下他一样。
  “没事的,你不会死的,因为,这不是你,你是蓝斯!而我,才是你!”
  他邪魅一笑,我似乎在脑海深处对这笑容感到熟悉。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5 10:05:20
  第七章 争执
  “我是,蓝斯?”蓝斯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沉睡的记忆浮现,终于想起了自己作为蓝斯这个人的存在。
  视角突然转换,没有任何的征兆,就是眨巴下眼睛的感觉,那病魔缠身的身体已经变得轻松,就像是从突然地狱里爬出来一样的体验。
  骨瘦如柴的手变成了正常人的手,握了握手掌,享受着这种结实有力的感觉,绝症带来的折磨消失不见,呼吸均匀没有之前的气闷感,这才是我的身体,一个健康年轻的身体。
  就在蓝斯为回到身体而感到高兴的时候,有人突然抱住自己的脚。
  “我是蓝斯!我想起来了!我是蓝斯!”
  有人拉住了蓝斯的衣服,蓝斯心中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这个在地上求助于自己的人。
  这是一个被病魔折磨的男人,枯木般的手指紧紧抓住希望,背上的那把手术刀让他本已不剩多少的生命正急剧消逝。
  “我的本体啊,你已经从他身上脱困,推开他,那东西要来了”
  `蓝斯`恶魔般的话语在蓝斯耳边悄然而至。
  但,蓝斯看着眼前的可怜人无从下手,还在刚才自己还是这个可怜人,如今成了他人的视角看着之前的自己,这种奇妙的感觉让蓝斯木然。
  “不,你不是蓝斯,`我们`才是蓝斯”
  `蓝斯`悄然从蓝斯身边出现,推开了他的手,蓝斯看到他绝望的眼神一如刚才的我,蓝斯无意识中伸手抓住他。
  一只涂抹黑色粘液的手从黑暗中伸出,猛的抓住了他的脚,他甩开了蓝斯的手。
  “跑!”
  他突然的一声大吼,惊醒蓝斯,与他眼神相对,蓝斯领悟了,他被拉进了黑暗之中,蓝斯没有犹豫,转身就跑不再回头。
  死一般的寂静被匆急的脚步声打破,那个被黑暗笼罩的东西没有再追上来,又一次消失潜伏在某处。
  “你是谁?”
  蓝斯走过一面玻璃窗,玻璃映射出蓝斯的镜像,蓝斯知道他听得到。
  “我是你”
  蓝斯走过下一面玻璃窗,镜像中的`蓝斯`随着蓝斯一样的动作,把头转向蓝斯这边。
  “你怎么可能是我!”
  蓝斯举起旁边的椅子,砸向了映射出`蓝斯`的窗户,咣当一声巨响,在走廊上回响,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每一片碎玻璃上都倒映着`蓝斯`。
  “是因为刚才那事吗?”
  `蓝斯`难得露出认真的表情,靠近了玻璃。
  “我知道他的那种痛苦,那种绝望,你知道吗”
  蓝斯情绪激动起来,正因为知道那种绝望,所以心中难以接受这种结果。
  “在你变回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这种感觉,因为你是我,我能感觉到你此刻的心情”
  `蓝斯`如同述说着一件平常事一样。
  “但对于我来说,你就是全部,请你相信,我永远永远都不会背叛你,如果,你想要知道理由,你回头看看就清楚了”
  `蓝斯`在蓝斯身边出现,正对着蓝斯,在蓝斯耳边轻声说着。
  “嘎,呃呃,呃呃呃。。。”
  熟悉惊悚怪音在背后出现,蓝斯心中一惊,转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被苦病折磨许久的男人,染血的病衣上插着一把手术刀,脸上的面容已有腐化的痕迹,走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瘸一拐一步步靠近。
  这无疑就是刚才的他或者说我,短短时间就变成了这幅鬼模样,可在某些地方又感觉不对劲。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5 22:54:39
  第八章 12点半
  被疾病折磨到瘦骨嶙峋的他已经成为一个孤魂野鬼般的存在,胸口的手术刀阐述着昔日的故事,被血染过的血迹经过久远时间干枯变色,他怨恨着生者,要把眼前之人拖入地狱中去。
  “如果你还困在那鬼魂的身体里和鬼魂本体对上眼,那我和你将会永远困于这个地狱中不得翻身”
  `蓝斯`只为解开蓝斯误解而努力解释着。
  “这里是梦吗?”
  蓝斯心中的疑问快要逼疯自己了。
  “这你不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吗”
  `蓝斯`为蓝斯肯定了心中所想。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它喉咙中喊出,高音震耳欲聋,将玻璃全部震碎,这声音的破坏力令蓝斯就算捂着耳朵也难受。
  它靠近了,枯木般的手碰到胸口上插着的手术刀拔了出来,双腿腾空跃起将手术刀举到头顶,快速接近着蓝斯,满脸誓要杀死蓝斯的恶鬼相。
  蓝斯连连退后,被逼至角落的墙壁,已经无路可退。
  “你似乎忘了我的存在”
  `蓝斯`邪魅一笑,它突然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任凭它如何挣扎也无法移动半分,`是`蓝斯`让它就那样停了下来。
  “快跑!”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黑夹克男子又从蓝斯的身后出现,他的面貌好像又变了,三分自己模样七分别人模样。
  也就一转眼的功夫,那黑夹克男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到我的身后。
  追逐他的东西依然让蓝斯内心恐惧,一把沾了血的手术刀突然从黑暗中抛出,直插蓝斯面前的地面,惊险万分。
  黑暗中传出怪叫的声音,似乎是为手术刀没有扔中蓝斯而感到愤怒。
  驱使黑暗吞噬了定在半空的它,惊悚的惨叫从其中传出,没一会儿回归了平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凄惨的事情。
  一只涂抹黑色粘液的手从黑暗中伸出,往蓝斯诡异的打着过来的手势,蓝斯感到一种力量在背后推着自己靠近黑暗中的东西。
  “我们也快跑,追上刚才的人,他是让我们出去的关键”
  `蓝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了蓝斯的镜像,挥一挥手,旁边的落地空调浮起来了,快速撞到黑暗中那诡异的手。
  推着蓝斯的力量消失了,没有任何思考追着前面的黑夹克男子上去,蓝斯用余光看到铁器的反光倒影上,那落地空调很快被融化成不明黑色液体,这让蓝斯心中一惊。
  “停下!”
  蓝斯想要喊停前方的人物,可他如同耳聋一样,没有任何反应,而蓝斯就好像永远无法接近一样,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可恶,追上啊!“”
  蓝斯在心中呐喊着。
  视角一换!蓝斯突然一脸懵逼出现在了他的前面,如同瞬移一般。
  虽然搞不明白怎么回事,蓝斯握紧了拳头,用物理方法让他停下来。
  一拳下去,打在他的脸上,就连那眼镜都被蓝斯打爆,这一口恶气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
  黑暗中的东西也追了上来。
  “当!当!当!?”
  突然一阵钟声响彻整个医院,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更诡异。
  那黑暗中的东西听到声音匆匆忙忙消失不见了
  “完了,12点半了,完了”
  他一脸恐惧表情,喃喃说着。
  “什么意思?!!”
  忽然有什么东西拉住了蓝斯和他的脚,非常粗暴的强拉,一路往那诡异的无限走廊里拉进去。
楼主路人幽影 时间:2020-07-17 00:25:56
  第九章 《弃院谜谭》
  一条类似滕蔓的植物上布满无数怪口,那口里的牙齿细长而锋利,滕蔓卷起了蓝斯的右腿,滕蔓上怪口里的牙齿嵌入肉里,任凭蓝斯如何扯拉,也紧紧咬住蓝斯的腿不肯松开,硬生生将蓝斯在地上拖行着。
  蓝斯和他都被拖进了这个走廊里。
  砰!
  进去门的一瞬间,那门突然就自己粗暴的关上,可这还没完,滕蔓依然拉着蓝斯他们在地上拖行。
  砰!
  门又再一次关上,这走廊像是永无止境一般,到达不了尽头。
  砰!砰!砰!砰!!!
  也不知道关上多少道门,还是没有到达走廊尽头,蓝斯尝试过挣扎阻止拖行,可结果是手指甲在地板上划出一道痕迹,指甲活活脱落,指头的血在地上画出一道惊心动魄的血迹。
  无尽的走廊开始出现奇怪现象,一只眼睛在墙壁上出现,又一只眼睛出现紧紧,无数眼睛出现,紧紧盯着被拖行的蓝斯和他,蓝斯对这场面感到惊悚无比,心中更是迫切要挣脱这滕蔓。
  “我该怎么办!”
  蓝斯已经尝试过,还是无法脱困,眼看就要到达恐怖的深渊尽头,那里一定惊险万分,蓝斯开始着急询问着`蓝斯`。
  “我试着让他停下来,你马上抓住他”
  `蓝斯`抬手让他飘浮在半空,蓝斯经过他的身边马上抓住他的身体,停留了半刻。
  两人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脚上滕蔓的怪口越咬越深,如果这样下去脚可能会废,`蓝斯`也意识到这点,急忙撤销了能力,两人再一次被拖行到无尽走廊的尽头。
  在前方出现一堵双扇门,门的样式看起来有一定的年代,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地下室大门。
  此刻的门被打开了一点点缝隙,滕蔓正是从里边延伸出来,这里便是无尽走廊的尽头,墙上密密麻麻布满令人失魂的眼睛,紧紧盯着你让你无处可逃。
  滕蔓松开了口,缩回去那大门缝隙里边,蓝斯此时才能忍着脚上的疼痛,慢慢站了起来。
  “完了,完了,完了。。。”
  他却蹲在地上抱着双脚,口里喃喃不断说着这两个字。
  “脚上小心!”
  蓝斯耳边传来`蓝斯`的提醒,还没来得及低头看去,蓝斯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重重摔到了地上磕到了头,让蓝斯咬牙切齿的捂着头部。
  睁开了眼睛居然看到无数的手从地上伸出,不到一秒钟蓝斯便被牢牢控制无法动弹,就连口也被捂住。
  咚!
  一声沉闷的声音从大门地下神秘的深处传来,什么东西要出来了,蓝斯只能转动一下眼球看见他也和自己一样被无数的手控制住。
  咚!咚!咚!
  又几声沉闷的声音回响耳边,这里安静的只能听着那越来越靠近的声音。
  吱~
  门被推开了,蓝斯看见眼前惊恐的一幕,是他至今为止最恐惧的感受,肾上腺素刺激着蓝斯的神经,手心冒汗,呼吸急促,嘴巴发干,心脏不断跳动着,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躁动,一种即将要死的感觉笼罩全身。
  在门内的黑暗中逐渐显露出身形,那是一个高大的人形不明生物,一块染着淡淡血迹的白色裹尸布遮挡住了它的真面目,裹尸布里是一双被铁丝缠绕入骨的人手,手上紧紧抓着一把血锈斑斑的惊悚巨斧,在这场景的衬托下,蓝斯和他就像是等待被它献祭的祭品。
  就在此时,它被某种力量漂浮起来,蓝斯知道是镜像的自己出手了,心中顿时有了一丝安稳。
  咚!
  一声巨响令蓝斯身体一颤,它从半空重重踏到了地板,就连地板也无法承受这种力量而破裂开来,`蓝斯`的力量无法压制它的蛮力,就连阻止移动也不能够。
  “唔~唔~!!!”
  它踏着沉重的脚步移动到他的身旁,举起了那无法阻挡的巨斧,他只能拼命挣扎着,无法挣脱如同待宰的羔羊,而蓝斯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这即将来临的恐怖一幕。
  巨斧落下,他即将被拦腰而断。
  “王医生,醒醒!”
  “哇!!!”
  被称作王医生的男子突然惊醒,一声怪叫惊慌失措而从座椅上摔倒了地上,心有余悸环视着周围场景。
  眼前是叫刘静的护士,而自己是王杰铭,是这个医院的内科医生。
  这是办公室,医院的办公室,自己工作的地方,什么恶灵什么地下室都是假的,都是梦而已,但总有一股触目惊心的真实感,腿上为什么这么疼?
  王杰铭不由摸了下大腿,伸到眼前一看,手上都是自己的血,睁大了眼睛慌忙藏起手来。
  “王医生,现在已经13点了,你是12点半上班,可我看你闹钟响了这么久,就进来叫醒你了”
  这个名叫刘静的护士似乎对王杰铭有意思,说话声音都变成小女生的声音。
  “啊,谢谢,谢谢”
  王杰铭心中还无法平静,失神说着谢谢。
  “对了王医生,你眼睛怎么碎了?”
  王杰铭的表现让刘静不高兴起来,随即问起了疑惑的事情。
  谁知道王杰铭突然摘下眼镜,发现一边的镜片碎了之后,猛然站了起来,用沾了自己血的手摸了一下脸庞,感到有点肿痛。
  望向落在旁边的书籍,上边写着《弃院谜谭》,恐惧再次袭来,王杰铭带着惊恐的表情撕烂书本扔进垃圾桶里。
  “啊!王医生你的手!”
  刘静看见王杰铭手上的血惊呼了起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