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侠 第二章

楼主:佚木十三 时间:2020-08-08 13:36:48 点击:6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香烟袅袅,梵音阵阵,香炉里檀香正缓慢的燃烧,香炉旁,一座来自西域的紫木椅被檀香烧得有些发金。
  一位身穿紫金袈裟,普通穿云靴的白眉老僧盘坐,一袭褐色布毯盖在盘坐的腿上,布毯隐隐发烫,似乎并非凡物。
  僧人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梵音从有些枯白的嘴唇传出。
  “阿难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间。十种异生。同将识心居在身内。纵观如来青莲花眼。亦在佛面。我今观此浮根四尘。只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
  “啪啪啪”!一阵掌声传来,盖过了正熠熠生辉的梵音。
  “哈哈哈,好一个纵观如来青莲花眼。亦在佛面。我今观此浮根四尘。只在我面,好!师兄,你楞严经的领悟又有长进啊!”一句叫好声传来,从香烟袅袅的后室中一个身穿有些奇怪的紫色缦衣僧人走出,脸上带着一丝丝沉醉。
  白眉老僧无动于衷,口中仍念念有词。
  “一切处无心是净;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名无净;得无净时,亦不得作无净想,是无无净。”
  这是《枯禅圣抄》里《清心卷》中的一句,暗讽紫缦衣僧人心浮气躁,需要平静下来。
  似是没听到白眉老僧的暗讽,紫缦衣僧人寻一紫木椅坐下,端起旁边的西域蕴沙茶,大口吞掉一整杯蕴沙茶,丝毫不懂得细微品味,这就有些暴殄天物了。
  要知道,蕴沙茶,是采自西域茫茫沙漠中的野茶花,那些茶农总是在严寒冬季,在无尽黄沙之中撒下一些茶种,等到来年开春再来采摘黄沙之间的茶叶。
  那可是茫茫黄沙啊,能不被黄沙摧残或野鸟寻食的茶种,才能在来年开出茶花。
  何况,岳阳城地处祖江进入东海的入海口,与西域相隔何止十万八千里,所以,蕴沙茶也成为岳阳城中的奢侈品,是可以和岳阳城的普洱茶,儋台茶相提并论的好茶。
  不过白眉僧人却是不为所动,像是小小达摩堂中根本没有紫缦衣僧人这个活物一般。
  “我已经叫磬河去叫无道山的人和慧云来了。”紫缦衣僧人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道。
  白眉僧人口中梵音一顿,缓缓睁开双眼。
  那是多么神奇的一双眼睛啊,有老僧的睿智,有果决和狠辣,有平静如水,有雷霆万钧。
  “嗯。”白眉僧人微微点头。
  “我说,智空,你怎么那么顽固啊,当年的事慧云本来就没有错,你跟他当众道个歉不就好了。有什么啊?”紫缦衣僧人终于有些愠怒,指责道。
  鸡鸣寺僧号分为玄,妙,智,慧,磬五个僧号,这智,辈分也是高得吓人。
  “我不能向他道歉。”智空大师缓缓开口,古井无波,一如慧云一般。
  “因为你的面子?”紫缦衣僧人冷冷的道。
  “不。”
  “如果我向他道歉,就等于我承认当年少年英雄大会的时候无道山错了,那死去的清风道人死的活该。”智空无奈的道。
  “可......可是不是这样吗?”紫缦衣僧人露出一丝不解。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懂啊,智狂,佛家式微,道家登顶,鸡鸣寺没落,无道山升起,我们的实力远不及无道山,在中原影响力更是不足,哪怕鸡鸣寺曾经辉煌,现在,也不过沦为佛道两家互相倾轧的棋子罢了。”智空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有失落,无奈,还有对无法重振鸡鸣寺的不甘。
  “住持,师父,人带到了。”磬河恭敬的声音传来。
  “智空住持,智狂大师,小子携小侄前来拜访,别来无恙啊。”柳明德谦逊的声音传来。
  柳明德一身青色锦袍,拱手行礼。
  “柳施主多礼了,请坐。”智空扶起柳明德,道。
  柳明德身边,柳朝野站立,还有几位身穿道袍,清高的道人站立,显然是城南无道山的人。
  旁边,彭十三师徒站立,智空淡淡的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今天在这鸡鸣寺达摩堂里召集柳城主,无道山的几位道长,主要是为了议论两件事。”智空拿起旁边的茶具,摇了摇,香醇的蕴沙香散发而出,气味氤氲之间,有着蕴沙茶历经黄沙摧残的坚韧。
  蕴沙茶淡黄的茶水倾倒而出,众人脸上出现一丝陶醉。
  “第一,少年英雄大会还有三个月召开,这去开封主都参加的胜者需要选出”。
  虽然佛家实力已不如道家,但因为在抗击魔教一役中起着领导者的作用,所以道家虽然作为中原的国教,其地位却没有佛家崇高。
  不仅是因为佛教抗击魔教有功,而且佛教在浩土范围内传播极广,总体实力比之道家还犹过,只不过在中原的这一支佛家,因为魔教而式微罢了。
  所以鸡鸣寺才有召开选拔会议的权利。
  众人平淡的点点头,倾听下文。
  “其次,打龙渊的魔教余孽有所异动,怕是结界不稳固。”智空叹道。
  这下众人无法冷静了。
  打龙渊,当年鸡鸣寺的妙德用圣佛陀阵封印怒,嗔,魔三座魔头,打龙渊就变成一个禁地,终年不见天日,魔气缭绕。
  但有了妙德的献祭,打龙渊应该变得十分安全,圣佛陀阵也应该会慢慢转化魔气,直至三座魔头魂飞魄散,可惜,事情似乎出现了一丝变故。
  “这......魔头实力强大,如若被放出,岳阳城内没有几个人可以抗衡啊”。柳明德提出异议,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是啊,除了岳阳城佛道两家的掌门,貌似无人可挡啊。”那道士沉吟道。
  “这样,由智空住持和无道山的静虚道长同去,加固封印,诸位意下如何?”柳明德摸摸下巴上的胡茬,道。
  智空点点头,道:“先说第一件事吧,少年英雄大会。”
  彭十三眼里闪过一丝精芒,看向师父陡然一颤的样子,心中浮现出深埋的恨。
  这可是师父心中永远的痛啊!
  “好吧,我们鸡鸣寺就选出两个人和岳阳城的其他势力对决,胜者参加主都的少年英雄大会。”智空干净利落的道,眼睛不时瞟向彭十三。
  “我们鸡鸣寺,就派彭十三和磬河去参加吧。”智空沉吟道,望向无道山的两位道士。
  “这彭十三,怕是慧云的徒弟吧。”一位短须道士发难,言语中满是嘲讽。
  “是...又怎样?”智空强硬的驳回,没有一丝忌惮。
  “好......好...行,不错。”短须道士拍拍手,道。现在还不是和鸡鸣寺翻脸的时候。
  智空看了一眼沉默的慧云,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鸡鸣寺后山,靠近打龙渊的一座百年古树旁,彭十三手里拿着一个小竹篮,扶着盘虬卧龙的枝干站立,大口喘着粗气,脸上浮现一丝潮红,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他还没有修行者的体力。
  把竹篮的帘布掀开,几片大块的肉显现,彭十三微微皱眉,有些恶心的拿出肉。
  那么久了还是没适应啊!出家人吃素,彭十三从小在寺庙里长大,见不惯这些油腥酒荤。
  又取出一坛用红布塞住坛口的老酒。
  “吁吁吁吁......”彭十三嘴里发出一阵阵哨子声,仿佛在呼唤着什么,靠近打龙渊的几片树林里,簌簌的飞出几只鸟。
  ......
  ......
  又没反应,跑到哪里去了?彭十三又向阴森的打龙渊走了几步,一片黑洞洞中,似乎毫无活物。
  忽然,彭十三计上心来,恶作剧般捡起几块石头,用力掷出,几块石头没入打龙渊,消失不见,连回响都没有。
  可怜的彭十三,没有一丝内力的身体还被带得踉跄几步,差点没摔倒。
  还不出来!彭十三孩子气上来了,原地踱步了几圈,又双叒叕的计上心来。
  打开封着红布的酒,酒香四溢,飘香的酒气在离打龙渊不到十米的地方暮然散发而出。
  一阵阵踩着细石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一阵阵镣铐郎当,打龙渊混沌的蒙雾中走出一个人,衣衫褴褛,脚上连双鞋都没有,头发披散,似是长时间没剪了。
  他手中,赫然握着彭十三掷出的几块石头。
  “......出自敦煌的鸣沙酒,嗯......一百三十四年的。”那人脏乱的脸上露出迷醉的神色,晦暗的双瞳迸发出丝丝精芒。
  “黑叔,吃吧。”彭十三捏起肉,有些厌恶的道。
  “都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墨叔。”墨叔没好气的道。
  这黑与墨之间倒是有些轶事。
  墨在彭十三刚学会写字的时候就和他认识了,那时候彭十三还不会写“墨”那么复杂的字,就一直叫他黑叔,搞得墨一直对彭十三的可爱举动啼笑皆非。
  接过肉,墨顿时狼吞虎咽起来,彭十三又双叒叕皱眉,退开了几步。
  墨手上动作一顿,抬起头,露出他自认为和蔼的表情,道:“小家伙,你也不小了,没几年就要步入江湖了,江湖人怎么能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呢?”
  “你......你吃你的吧。”彭十三毫不给这个邋遢大叔面子。
  “说吧,找我来干嘛?”墨放下手中的肉,在还能称得上衣服的布料上擦擦油腻的手,端起鸣沙酒,坐在旁边古树的枝干上,道。
  “那啥,我被选去参加岳阳城的少年英雄大会了,额......不过我还只是一普通人,你有没有啥绝世武功教我啊?”彭十三搓搓手,道。
  “修行最忌急于求成,何况,速成的武功就只有魔教功法了,你愿意学那种恶心的功法吗?”墨戏谑的道。
  彭十三打了个寒颤,牵强的反驳道:“你不就是魔教的人吗,魔教功法恶心,你不也恶心啊?”
  “我不是魔教。”墨淡淡的说,言语没有一丝波动。
  “那你怎么还被绑着啊?”彭十三指着墨脚底的镣铐,道。
  “你不知道啊!”墨一声感叹,惊飞树林里的几只飞鸟。
  “好吧,我就教你一点功法。”墨话锋一转。
  彭十三眼里闪出金光。
  “听好了,这功法叫须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佚木十三 时间:2020-08-08 21:28:23
  楞严经----- 阿难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间。十种异生。同将识心居在身内。纵观如来青莲花眼。亦在佛面。我今观此浮根四尘。只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