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书--《校园疯狂季》搞笑校园生活

楼主:林子易小童鞋 时间:2020-08-09 06:33:08 点击:6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对经过一周严酷军训生活,回家修整了四天才返校的高一新生来说,这一夜注定了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躁动的情绪在熄灯后的宿舍楼里不断扩大,宿管拿着一根断了一半的拖布杆一边敲着喧闹宿舍的门一边用大嗓门呼喊着,声音足够盖过所有宿舍加起来的全部音量了。
  定居在隐蔽角落的510宿舍早就按耐不住重逢的热火,不大的宿舍里弥漫着烤肉和啤酒的味道。
  刚进宿舍,有一个发型清爽的清秀男生挽着自己白衬衫的袖子,支着小书桌,上面是一盏明亮的台灯,照着他正在看的全英版金融类著作。
  “季风,你真的不要来一些么?”林子易赤裸着上身,一手撸着串儿,一手拿着扑克牌。
  季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们已经问了好多遍了。
  “我有良好的作息习惯,吃夜宵对身体不好。”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带着些儒雅温和又有一些清高。
  和林子易围坐在小书桌旁边喝酒吃肉斗地主的还有这宿舍的另外两个奇才。
  坐在林子易左边,长相英俊的甚至略显妖异,黑色的头发略带自来卷垂在眼边,一双自带春水的桃花眼时不时微微弯起勾人心魄,赤裸着的上身完美的展现了他的每块儿匀称肌肉,叫做慕言夕。
  和慕言夕对面而坐的是一个长相有些阴翳的男孩儿,赤裸的上身有不少深深浅浅的疤痕,但是在这副匀称的身体上反而多了些男人味儿,他叫李晚阳。
  “嗝~”林子易打了个嗝儿,又撸了口串儿,揉着自己略微凸起的小肚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最后的四张牌。
  “王炸!!要不要!!!”
  “不要。”
  “过。”
  “一张二!我可就一张牌了!!”林子易笑眯眯的喝了口啤酒,嗝!真丫的舒服!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李晚阳反手甩下四个六,和慕言夕对视一眼,仿佛达成什么约定一样,互相点了点头。
  “一张五。”李晚阳自信满满的出了牌。
  慕言夕无比肯定而决绝的对着李晚阳点了点头,然后把牌合了起来:“不要。”
  “我你大爷!!!五你都不要!!!”李晚阳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不……不是你不让我要的嘛?”慕言夕满脸无辜的说:“我刚刚看见你摇头了!”
  “我那是不让你放他走牌!!!”李晚阳直接把牌一扔,冲上去就要掐慕言夕的脖子。
  “啊~~救命啦!杀人啦!”
  宿舍里开始了快乐的哲学活动,季风无奈的看着这几个逗比,默默戴上了耳塞,林子易看了看手中最后的一张三至今也不明白是什么让如此亲密的两个兄弟大打出手,是爱么?是恨么?他不知道,他只是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三,一边撸串儿,一边喝酒,偶尔揉揉自己的小肚肚,在一边看戏。
  “吵什么!吵什么!不睡啦!?”
  霎时间,宿管阿姨手持大棒冲了进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带着耳塞安安静静看书的季风,还没欣慰一下就看到了在床上进行哲学运动的慕言夕和李晚阳两个人,紧接着就看到喝的醉醺醺的,还吃着羊肉串握着扑克的林子易。
  “你!!!你们……”宿管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林子易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肚,为了缓解尴尬,递上了一瓶儿啤酒,略显迷离的双眼呆呆的看着宿管:“嗝儿~~小老娘儿们,来,走一个?”
  “给我起开!!!”宿管几乎咆哮出声了。
  “起开?”林子易看了看啤酒:“你看我这记性!”
  随后用牙咬住瓶盖儿,只听“砰”的一声,盖子起开了。
  “来!干!”
  ……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几个到底想干什么!!!学校在军训期间三令五申不让带外带食物,不让打扑克,不让校内喝酒!!!你们倒好!样样不落!还被宿管老师抓到了!”班主任老徐推着他的大眼镜在讲台上对着最后面站着的510三雄破口大骂:“怎么着儿?你们是来学校野炊来了?你们怎么不请宿管老师吃点儿喝点儿呢!?”
  耿直男孩儿慕言夕听到这话不服了,理直气壮的开口道:“老师,林子易请了!宿管老师没喝,还给了他一棒子!”
  “哈哈哈哈哈……”
  一瞬间班级内笑做一团,林子易和李晚阳侧身看着昂首挺胸的慕言夕,仿佛看到了光辉下的老菩萨,这 ……特娘真是个人才啊!
  “你们是想气死我是吧!!!你们三个,给我罚站一周!!!站着上课!!!”
  随着老徐的咆哮,林子易她们的高中生活,正式开始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林子易小童鞋 时间:2020-08-09 16:54:36
  第二章 竞选
  夜幕降临在这个充满和谐氛围的学校,喧闹的操场也逐渐变得安静宁和,学生们前前后后走进了教学楼,这是他们正式上课的第一个晚自习。
  “啊~困死我了。”林子易靠在最后面的书柜上,软瘫瘫的样子像极了无脊椎动物。
  “我也好困啊。”李晚阳揉了揉自己快要睁不动的眼睛,此刻他多希望自己可以坐在硬邦邦的凳子上享受一个美好的晚自习生活。
  慕言夕满脸困惑的翻着自己手头粉嫩嫩的信:“啊!烦死了!”
  “怎么了?”李晚阳和林子易扭过身来问道。
  慕言夕把自己手中十几封花花绿绿的信封展示给他们看:“这才第一天啊……”
  林子易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我怎么有一种抽死他的冲动?”
  李晚阳打了个哈欠:“这才第一天啊,不好吧?”
  “你看看他那贱样!”
  李晚阳扭头过去,看着慕言夕对着十几封信挑挑选选还一脸不满意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精神来了不少:“要不直接埋了吧?”
  他们闲聊的功夫,班主任老徐走了进来:“咳咳,耽误同学们一点时间,我们进行一下班长的竞选,先由大家投票进行选择,一个月后我们根据具体清洁再做调整,有没有哪位同学想要担任班长职务的,举手示意我一下?”
  “正经人谁当班长啊?你当么?”林子易揉着惺忪的眼睛问李晚阳。
  “我不当,谁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啊?”李晚阳随口应到。
  慕言夕弱弱的看着他们两个人,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
  随即迎来了来自李晚阳和林子易的祝贺:“下贱!”
  最终经过林子易和李晚阳的劝导,慕言夕终于放弃了班长就可以无法无天的想法,选择了弃权。
  最后班级里有三个人想要竞选班长职务,一个男生两个女生,从中选取一个正班长一个副班长。
  第一个上去演讲的叫于晓楠,是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马尾辫儿女生,穿着很朴素的白衬衫,说话声音温和,不过思维清晰,还是赢得了不少的掌声。
  第二个上去的叫赵思源,是唯一的那个男生,看上去并不算高,身体偏瘦,也有一副厚厚的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有一些腼腆,说话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班长肯定有他一席之地,不可能让两个女生都当选。
  第三个演讲的叫安然,名字虽然听上去文雅安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积极分子,披肩的长发随着心情飞舞着,即使不化妆也有着不俗的容颜,说话做事儿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怯场,临结束甚至还想跳个热舞,但被老徐制止了,这件事一度成为二十三班兄弟们的心头痛。
  “好了,三位同学都很优秀,现在大家拿出一张纸条开始进行不记名投票。对了,后面儿那三个回座位上坐着去吧。”老徐推了推他的眼镜沉声开口。
  三个人兴冲冲的坐回了座位,准备投完票就好好的睡一觉。
  “季风季风,你想我了嘛~我可是一天都没有在你身边坐着了呢!”慕言夕把手里的信封一次性丢到垃圾桶里,不用再头疼的进行选择,让他快乐了不少。
  “并没有。”季风还在看着那本看起来就很厚的书,头都没有扭一下。
  四个人都坐在最后一排,季风是为了自己可以安安心心看书,剩下三个人……自己领悟吧。
  “喂,李晚阳,敢不敢把自己名儿写到纸条上!”林子易举了举手中必定会被老徐看到的投票纸条,示威一样。
  “无聊。”李晚阳压根儿没有搭理林子易的想法。
  “你怂了!”林子易一把按住李晚阳准备写字的笔。
  “我没有!”李晚阳怒目而视。
  “你就是怂了!”
  “卧槽!这点儿小事儿我怎么可能怂!?”
  “那你跟我一起写!”
  “谁不写谁孙子!!!”
  两个人斗嘴的声音惊扰到了在一旁准备投票的慕言夕,慕言夕一下子就震惊了,啊!!!多么好多么刺激的主意啊!!!
  “季风季风!!!你敢不敢把自己名字写到投票纸上?”
  “不敢。”
  “你怂了!”
  “对,你说的没错。”季风仿佛在逗小孩儿一样。
  “我靠!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诶呀~季风,你就陪我一起写嘛!好不好~~~”
  “滚。”季风说完把投票纸一折交了上去。
  “哼!无趣!”慕言夕气哼哼的把纸条也交了上去。
  不到五分钟时间,所有人的投票结果已经到了老徐的手中:“好,接下来开始唱票,麻烦于晓楠同学来做一下登记吧。”
  “于晓楠,于晓楠,赵思源,安然,安然,于晓楠……林……嗯?林子易?”老徐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靠!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守规矩!!!”林子易指着李晚阳的鼻子责怪道。
  “放屁!不是你自己写的你的名字么!!!”李晚阳忍不住回敬。
  “你大爷!我怎么可能写自己的名字,我当然是把你的名字交上去了!”
  “那你还说我……”
  两个人在下面逗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老徐不满意的推了推眼镜:“以后这种玩笑大家少开……我们继续,于晓楠,安然,赵思源,赵思源……李晚阳!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
  “老……老师,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你们两个觉得你们很幽默嘛!!!”
  “不!老师,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我们三个,如果您仔细的话就会发现在这沓纸条的倒数第三张上面写着的是我的名字!”慕言夕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仿佛在炫耀什么了不得的功绩一样。
  林子易扭头看了看李晚阳:“这孩子没救了,下课埋了吧。”
  “宿舍门前那棵老树下就是他的葬身地。”
  “你们三个!!!给我继续去后面站着!!!这一周的卫生也是你们三个给!我!负!责!”
  “妈的,又不能安安稳稳睡觉了。”
  “你不是站着也能睡么……”
  “啊,有这两个有才的朋友真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