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奇:开往首都的高铁

楼主:天园小区2019 时间:2020-08-13 09:48:08 点击:12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开往首都的高铁》

  鲁人 著

  故事简介

  列车员江小天和马青青在高铁上救助了一位因拆迁和养子闹矛盾,携带寿衣准备回老家要自杀的乘客白大爷。白大爷有心脏病、高血压、老年痴呆症,他在高铁上又不甚烫伤了一位参加夏令营的孩子。老人为何要自杀?又该如何找到他的家人?还有烫伤的孩子又该如何医治?这一个个充满了矛盾和冲突的故事背后,给列车员江小天、马青青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同时,她们在帮助白大爷的过程中,终于了解到白大爷早年丢失的女儿,亡故的老伴,以及流落在民间的文物炼丹炉等,充满了京城民风、民俗的传奇、悬疑故事。
  这些故事在首都北京和奔腾的复兴号上,通过出身铁路世家,爱好歌唱的高铁列车员江小天;为人处世大大咧咧,热情如火的女列车员马青青;工作一丝不苟,面相沉稳的高铁列车长鲁常军;文静恬淡,无私奉献的女列车员张爱真等,四位性格截然不同的高铁列车员的工作和生活,展现了她们为中国铁路的运输安全,努力工作、积极奉献的主人翁精神。特别是列车员江小天,他在平凡的高铁工作岗位上,创作了一首《开往首都的高铁》歌曲,夺得了中国好歌声大赛的第一名,成为了一名享誉全国的歌手,也为铁路的文化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天园小区2019 时间:2020-08-13 09:54:59
  目录

  第一章 “老铁路”高铁上遇险
  第二章 列车员为旅客垫付二万元
  第三章 “老铁路”的奇特老物件
  第四章 高铁主题歌的征集令
  第五章 三里屯酒吧美女救英雄
  第六章 爱之间秦皇岛到北京有多远
  第七章 温香如玉的健美教练
  第八章 挖掘炼丹炉“老铁路”走火入魔
  第九章 海边的欢聚
  第十章 “老铁路”的藏宝图
  第十一章搭乘高铁去遥远
  第十二章飘荡在高铁上的歌声
  第十三章酒醉的蝴蝶
  第十四章“老铁路”的光棍想妻
  第十五章来北京工作
  第十六章健美俱乐部
  第十七章爱情也有一波三折
  第十八章金猪头的要挟
  第十九章胖大叔的真实身份
  第二十章去闯荡江湖的小孩
  第二十一章草原上的边境小站
  第二十二章春运暴雪中的临客列车
  第二十三章爱情保险单
  第二十四章爱让甄妮逃离北京
  第二十五章鲁西南乡下的婚礼
  第二十六章母校师恩
  第二十七章高铁上丢失的小姑娘
  第二十八章甄妮和张涛领取了结婚证
  第二十九章做好事被冤枉
  第三十章奔向辉煌的高铁
楼主天园小区2019 时间:2020-08-13 09:55:43
  第一章 “老铁路”高铁上遇险


  特殊的高铁乘客

  中国高铁是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中国发展成就的一张靓丽名片,为此,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交通强国、铁路先行”为目标,面向全国开展高铁主题歌的征集。以此来反映中国高铁给人民生活,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巨大变化。并要求铁路各基层单位,为征集高铁主体歌的创作,做好宣传工作。
  江小天虽然是北京到沈阳高铁上的一位列车员,但是,他却有一个要为祖国唱赞歌,要成为伟大歌唱家的梦想。当他了解到这个征集消息以后,也不由自主地暗下决心,一定要创作一首优秀的高铁主题歌。
  站在洒满耀眼灯光的舞台上,面对千千万万的观众,振臂高歌着,闭目陶醉着,就像演唱《春天里》的汪峰;就像演唱《朋友》的周华健;就像流行音乐之王迈克尔·杰克逊一样,成为一名出色的流行音乐歌手,歌唱我们伟大祖国的发展与变化,这是江小天多年来就有的一个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江小天从老家的内蒙古大草原上,一直到求学的铁路乘务管理学校,以及现在的高铁列车员岗位上,江小天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着、努力着、拼搏着。
  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爬起,现在身为高铁列车员的江小天,距离一位专业歌手的目标,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但是,喜爱歌唱,爱好音乐创作的江小天,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里,无时无刻,他都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做着准备。
  这天,高铁开出北京站没有多远,正在检查旅客物品摆放是否安全整齐的江小天,突然听到前方有旅客高喊:“有人晕过去了,列车员,快来救人啊。”
  江小天赶紧推开过道里拥挤的人群,匆匆忙忙赶到出事的地点,就看一位老年乘客,虚弱的表情下微闭着眼睛,歪着脑袋,斜躺在座位上人事不省。
  江小天挤过来喊着:“大家闪一下,大家闪一下。”
  围观的乘客纷纷闪开,列车员马青青也赶了过来,她在江小天的指挥下,调整老年乘客的座位,好让老年乘客躺的舒服一些。
  江小天问马青青:“你通知车长了吗,让他赶紧找一位急救的医生。”
  马青青抱住老年乘客的头,让他躺正在座位上后,使劲儿掐着老年乘客的人中说:“通知了,他在11号车厢补票,一会儿就到。”
  老年乘客在马青青使劲儿掐人中的时候,醒来了,大喘一口气,看了看周围,表情淡定的说:“啊——我这是怎么了,你们围着我干嘛?”
  马青青:“大爷,您刚才是晕过去了。”
  老年乘客虚弱的口气:“奥,那我这是快要不行了,岁数大了,要到马克思他老人家那里报到去了,美女呀,临走之前呀,我得给您说件事儿。”
  马青青靠近老年乘客:“您说大爷,有事您尽管吩咐。”
  老年乘客拉住马青青的胳膊:“美女呀,我得跟您说呀,那个炼丹炉啊,就在废弃的枯井里,那是文物……”
  马青青问:“您说什么大爷,我听不懂,什么是炼丹炉?”

  高铁上这位老年乘客姓白,他说的炼丹炉,是京城丰台区看丹村药王庙里的东西,那可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传说早年间一次瘟疫横行的时候,药王孙思邈下凡帮助灾民制药炼丹,遏制了瘟疫。当地百姓为纪念药王孙思邈的功德,修建了药王庙,庙内供奉着药王炼丹的丹炉,引得当地十里八村的人们来看,故当地被人称作看丹村。
  旧时期,每年的农历4月28日,药王的生日这天,当地香火旺盛,方圆十里八村的善男信女,都来药王庙进香祈福。村人们在庙前有唱戏的、说书的、踩高跷的、耍中幡的、跑旱船的、扭秧歌的……村街两边京城特色小吃应有尽有,就看有卖切糕的、卖卤煮火烧的、卖豆汁的、卖油茶的、买炒肝的、买豌豆黄的……商贩们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于耳,男女老少结伴而来,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善男信女们在烧过香的炼丹炉内拿些香灰回家,闹肚子发烧,温开水冲服后,很是灵验。
  文革期间,药王庙被毁,庙内文物打砸损坏,尽皆流失,残存的一间殿堂改为了看丹村的卫生所。
  新世纪以来,北京市和丰台区政府拨款重修药王庙,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并向民间征集遗失的药王庙文物。虽然有文物在村民家征得,但是药王孙思邈的丹炉遗失在民间,始终没有任何音信。
  话说新世纪的某一天,看丹村的白大爷一次晕厥后不醒,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后,病床上晕晕乎乎的白大爷,拉住护士的手,神神秘秘地对护士说:“找到了,药王炼丹的丹炉,就在枯井里,那是文物,你大爷我快不行了,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说给国家政府听……”
  小护士听得云里雾里,赶紧去找家属,白大爷的儿子白大宝上班没有在医院,陪床的白大宝媳妇来了,听后脸一横,嘴一撇,拉着护士走开说:“您别理他,人老了,大脑有病。”
  病床上的白大爷听了儿媳妇的话,气得胸部乱颤,喉咙里咕噜噜一阵直咕噜,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人却一下子又被气得晕了过去。
  白大爷是否大脑有病;他说的炼丹炉是真的在枯井里面吗;还有这个枯井又在哪里呢?
  当天晚上住在病房里的白大爷不见了,小护士通报给主管医生,医生赶紧给白大爷打电话,白大爷手机关机。又赶紧给家属打电话,他儿子接了电话,赶紧来到医院,问主管医生:“我爸爸为何不见了,说好了在你们医院医治的,他不可能走啊?”
  主管医生赶紧叫来护士,询问道:“患者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不见人了?”
  小护士说:“患者很配合治疗,今天一直在床上睡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病床。”
  主管医生又问:“患者有什么异常事情发生吗?”
  小护士想了想说:“今天白天患者嚷嚷着说炼丹炉找到了,就在枯井里,我就叫来家属,家属说他大脑有病,我看患者好像有点说梦话。”
  白大宝听到这里,一拍大腿说:“谢谢你们了大夫,我知道我爸去哪里了。”
  主管医生:“既然你知道你爸爸去哪里了,那为何不早说,这要是患者出现个什么好歹的,可与我们医院没有关系啊。”
  白大宝说:“谢谢您医生,我爸爸在看丹村的老宅子里呢,你们不用担心。”
  主管医生将信将疑,为了患者的健康着想,跟随白大宝去找白大爷。
  白大宝大晚上的开车带着主管医生,二人来到看丹村白家的老宅子,白大宝去推门,门从里面紧闭着推不开,喊门喊了几声也没有人答应。白大宝只好找了一处墙头,趴在墙上往院子里观看。就看暗淡的灯光之下,院子里有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摆满了水果和贡品。有香火和蜡烛燃烧在八仙桌上,一阵夜风吹过来,忽明忽暗的院子里,有一种阴风习习的神秘氛围。
  白大爷跪在八仙桌前一边跪拜;一边口里喃喃自语。
  白大宝也听不清爸爸说什么,就翻墙跳了进去,然后打开门,请主管医生进来,二人来到八仙桌前,就看跪拜后的白大爷也不理二人,拿着一把铁锨和手电筒就要走。
  白大宝赶紧说:“爸爸,咱们去医院吧,人家医生都来接你了。”
  白大爷摇摇头:“我身体快要不行了,我得赶在驾鹤西去之前,把药王的丹炉找到。”
  白大宝:“爸爸,咱们明日白天再说吧,这大晚上的,您弄得神神秘秘的,别喽发生什么意外。我看还是您的身体要紧,咱们赶紧回医院吧。”
  白大爷:“不行,就今天晚上,我刚刚祭拜过天地,否则,明天日值岁破,不宜动土。”
  主管医生赶紧劝道:“老爷子,我医院里值班,您要是不跟我回医院,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是扣奖金,被罚款的啊。”
  白大爷面对二人的相劝,说什么也不听,手拿铁锨的他,非要去找一个枯井,要把枯井里药王用过的丹炉给挖出来。
  白大宝也不知道枯井在哪里,这大夜里的,老人家真要是磕着碰着的,到时候不就更麻烦吗。于是,也不顾白大爷的反对,一哈腰就把白大爷扛起来。愣是把老爹塞进汽车内,给送到了医院。
  白大爷一路骂个不停,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医院。白大宝就对白大爷说:“爸爸,您是有病的人,必须要住院治疗。”
  白大爷说:“我没有病,我好着呢。”
  白大宝说:“你有病,最起码精神不正常,家属有权利把神经不正常的人送到医院里。”
  白大爷骂:“兔崽子,你才有神经病呢,你不是我儿子,你没有资格送我去医院。”
  白大宝不理白大爷的责骂,在医生的协助下,到了医院,给白大爷打了一针镇静剂,老爷子这才踏踏实实地在医院病床上睡了过去。
  两个星期以后,白大爷出院了,白大宝夫妇亲自给老爷子接回家,并请来白大宝的二舅,一家子人,摆了一桌酒席,要为白大爷出院接风洗尘。
  白大宝的二舅是位厨师,早年间在铁路列车段工作,曾经是国际专列上的高级厨师,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都曾经吃过二舅做的饭菜。
  二舅今天亲自下厨,炒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白大爷虽然有病,但是看着这炸花生米和凉拌海蜇丝的下酒菜,也非要求着喝一口酒。白大宝和二舅只好左右陪着,二两酒下肚后,白大爷就有些兴奋异常,谈起了药王庙里的丹炉。说是要赶紧挖出来,否则这面临拆迁的看丹村,一旦挖掘机开进来,早就深埋地下的枯井,连同枯井里的丹炉,以及药王庙里早年丢失的文物,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天日了。
楼主天园小区2019 时间:2020-08-20 08:34:58
  白大爷是一位有故事的人

  白大宝劝说爸爸:“爸爸,您这么大岁数了,还操哪门子心思干嘛。再说,文物找到了,能够卖几个钱?咱们赶紧拆迁协议上签字,早早拿到几百万的拆迁补偿款,比什么都好。”
  白大爷一听要拆迁协议上赶紧签字,就有点横眉冷目,手指客厅里摆设的一些老旧物件,急急言道:“拆迁,拆迁,就是给了三套房子,我这么多年收集的这些老物件,还有哪些铁路上的老服装、旧信号灯,我摆放到哪里去?”
  二舅说:“大哥哎,这些东西咱们要它干嘛,将来楼房宽敞明亮,这些破旧的东西,搁新家里也是碍眼。”
  白大爷摇着头,摆着手说:“那可不行,咱就说这一件件老铁路服装吧,它可是一件件都见证了咱们中国铁路的变化,您看这老到日伪时期的铁路制服,新到这几年复兴号上的仿航空制服,这可都是我多年来的心血啊。”
  白大宝:“爸爸哎,我找个人,咱们高价给卖了。”
  白大爷手捂胸部:“唉吆喂,我的心脏怎么疼了,兔崽子哎,你可是要气死我了。”
  白大宝媳妇桌子前猛地起身,摔下一句话:“这家虽然你是户主,但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替你孙子想过没有,他这就要结婚了,他想买个新房结婚,你给钱啊。明天这拆迁合同啊,你要是不愿意签,让你儿子替你签。”
  白大宝媳妇起身走了,白大爷也手捂胸口,疼得上气不接下气,猛然抓起桌子上酒杯里的酒,一仰脖子全倒了进去。
  白大宝和二舅,只好照料着白大爷去休息,看白大爷躺在床上,打起了鼾声,这才离开白家老宅,各自回了家。
  第二天,日上树梢头,白大宝来家里给老爷子送吃的喝的,打开门,安静的小院里,死一般沉寂。白大宝心慌,连声喊着爸爸、爸爸,找遍了各个房间,连同厕所和厨房都找遍了,愣是没有找到白大爷。
  白大宝赶紧拨打白大爷的电话,提示早已关机,再拨打邻居亲戚朋友的电话,全都说没有见到白大爷,这白大爷去了哪里呢?
  白大爷要是真的不见了,这白大宝可要是承担着不孝罪名的。二舅比白大宝更加着急,骂白大宝道:“兔崽子,你爸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亲爹也饶不了你。”
  白大宝知道白大爷不是自己的亲爹,二舅才是自己的亲爸爸,可是白大宝更加明白,这白大爷是有恩于他们家的亲人啊,自己从小过继给白大爷,那可是比亲爹都亲,更何况白大爷退休前是铁路上的干部,白大宝还记得小时候,他们这看丹村是农村,经济落后,这铁路上工作的白大爷,挣着工资,过年过节铁路上还发东西,那可是没少接济他们家。包括自己的亲爸爸二舅,能够到国际专列上去工作,都得益于白大爷从前的推荐。
  白大宝赶紧四处去找白大爷,二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着白大爷家里的收藏品,看着墙壁上白大爷和自己亲姐姐的合影照,就禁不住泪流满面。
  墙上的这张结婚照,拍摄与上一个世纪的六十年代,那时候白大爷从东北老家当兵入伍,复员转业后支援北京建设,来到丰台的车辆段工作。白大爷年轻时候能写、能唱,在军队里就是文艺骨干,到了铁路上,被安排在工会工作,同事们看他年轻有为,就给他介绍了本地看丹村的一位漂亮姑娘。这姑娘就是二舅的亲姐姐,由于白大爷家在东北,当时铁路单位里房源也紧张,白大爷和二舅的姐姐结婚以后,就借住在看丹村的药王庙里。
  小两口恩恩爱爱,结婚一年后有了位女儿,取名字叫白晓靑,白晓靑五岁时候,那一年赶上过春节,白大爷领着媳妇和女儿,要回东北老家过年,临行前由于白大爷的媳妇是大队里的妇女队长,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回东北,白大爷只好独自带领五岁的女儿白晓靑坐火车回老家过年。
  谁曾想,白大爷在回老家的道上,在天津火车站中转的时候,走到火车站外,内急要上厕所,留下闺女在厕所外面看着东西。可是,等白大爷上过厕所出来后,就再也不见了女儿。白大爷围着天津火车站,找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三天没有合眼的他,还是没有把女儿找回来。
  白大爷回到家,家里的媳妇这不干啊,鲜活靓丽的一位小姑娘,临走的时候还给妈妈说,要从东北老家,给妈妈带好吃的回来呢,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白大爷的媳妇又拉着白大爷,二人来到天津火车站,在白大爷当时上厕所的周围,又找了好几天,问过无数的人,也是没有找到女儿白晓靑。
  哭干了眼泪的白大嫂,就因为不见了女儿,忧伤过度中整天饭不思茶不饮,看见人家的小姑娘,就哭着、喊着要找自己的女儿白晓靑。白大爷的小舅子,也就是二舅,一看自己的姐姐思念孩子,精神都要崩溃了,于是,也就赶紧把自己的亲儿子过继给了姐姐。然而白大嫂还是在忧伤过度中,大病一场再也没有恢复元气,人也就在多日滴水未进,声声喊着小青、小青的乳名声中,去世了。
  白大爷丢了女儿,又死了媳妇,人的精神也一下子垮了,不过还好,继子白大宝还算乖巧,白大爷也就整日里抱着白大宝,宝啊、乖啊的叫着,一个大男人,又当爹,又当妈,也就把继子白大宝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成人,又给娶了媳妇,买了楼房,生了孙子,也算是对的起早早过世的白大嫂了。
  现如今,白大爷找不到了,着急的白大宝找遍了看丹村的每一条街巷,每一条胡同,也没有找到白大爷。最后实在迫不得己,只好去派出所报警。就在派出所里,民警登记询问白大爷失踪的信息时,一个电话打过来,白大宝接了电话,被告知自己失踪的爸爸,竟然在开往东北沈阳的高铁上。
  白大爷怎么去坐高铁了呢?
  这刚刚走出医院的他,身体也不好,高铁上人多拥挤,这要是发生不测,又该怎么办呢?

  高铁上,白大爷苏醒过来后,给照顾他的列车员马青青和江小天,讲了半天的炼丹炉。马青青和江小天如同听天书一般,也没有听明白,直急的白大爷座位上欲起身,对列车员马青青说:“闺女啊,不不不,美女啊,赶紧给我拿药,我这血压又上来了,这要是不吃药啊,一会儿又该晕过去了。”
  马青青询问白大爷:“大爷,您的降压药在哪里放着呢?”
  白大爷用手指了指行李架,起身一边要去拿药;一边说:“我包里有降压药,我去拿过来吃一片就好了。”
  马青青摁住座位上靠躺着的白大爷:“大爷,大爷您别动,小天,你赶紧把大爷的降压药拿出来,给大爷服了。”
  江小天去行李架上拿白大爷的旅行包,白大爷自语:“哎,这岁数大了,身体不管用了,刚才说睡着就睡着了。”
  马青青笑:“大爷,您哪儿是睡着了,您这是晕过去了。”
  白大爷一本正经口气:“大爷我晕了吗,没有啊,我刚才就是困了,迷瞪一小觉儿。”
  马青青笑:“是的大爷,您这么大岁数了,身体也不好,您这是去哪里啊,怎么没有人陪着你啊?”
  白大爷:“我回老家沈阳,谁陪我啊!闺女早年间丢了,有个儿子是要的,没有人管我……”
  白大爷说着话,手指着旅行包内找药的江小天,哆里哆嗦地说:“哎、哎、哎,帅哥,你不用找药了,药在我兜里呢,你们瞧我这记性。”
  江小天打开了白大爷的旅行包,吓一跳,就看旅行包内,是一身古典样式的送终寿衣。
  白大爷翻自己的兜,从兜里掏出一小瓶降压药,递给马青青:“降压药在这里呢美女,你去给我找点水,我得赶紧吃了。”
  鲁常军提着急救药箱,领着一位医生来了:“青青,旅客怎么样了,赶紧让医生给看看?”
  马青青:“刚才大爷晕过去了,大爷说血压高,这不正准备吃药呢。”
  医生走过来,去抚摸白大爷的脑门。
  白大爷摆着手,拒绝医生:“不用,不用,我谢谢您了,我的病我知道,你们都不用管我,我没事儿。哎,美女,刚才他们叫你什么来着。”
  马青青:“大爷,刚才我们列车长叫我青青,我叫马青青。”
  白大爷:“奥,青青好,我的女儿也叫青青。”
  江小天接过一旁一位旅客递过来的一杯水:“那好大爷,咱们先把降压药吃了。”
  白大爷摇着头,使劲儿摆着手:“对不起帅哥,我给忘了。这药啊,一会儿再吃,帅哥啊,你把我旅行包内的新衣服拿出来,我要先穿上,省的一会儿再睡着了,你们给我穿不上。”
  马青青走过去,帮助江小天拿出白大爷旅行包内的寿衣,打开寿衣后,惊讶表情:“呦,大爷,这衣服这么厚,这大夏天的,您怎么穿啊?”
  马青青手里打开的送终寿衣很厚,在这大夏天的日子里很刺眼,周围围观的旅客感觉气氛不正常,纷纷走开。
  白大爷说:“大热天也得穿,一旦我不行了,我这寿衣,你们也给我穿不上,我看还是趁着我有口气,赶紧的,把衣服递给我,我赶紧穿上。”
  江小天:“大爷,我看还是先把降压药吃了,这衣服啊,确实有点厚,是棉衣服,别喽您再中暑。”
  白大爷摆着手:“那可不行,赶紧地,把衣服给我,我只有穿上衣服,才能吃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