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府的女人

楼主:沙舟6042 时间:2020-08-13 10:39:48 点击:13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是我妈妈家的上一辈女人的故事
  突 变

  民国时期一年的中秋夜,大邑县张家庄已是华灯初上,满街都是身着盛装的老老少少,熙嚷着,欢乐着。

  张府内外灯火通明,张灯结彩,门厅大开,饭厅里一家老小几十口人端坐着,静候太爷张霸天的到来.孩子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欢乐叽叽喳喳争闹不休,女人们微笑着看着孩子: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是该高兴,就任着孩子吧。

  老爷应该不会生气的,老爷是个多么爱孩子的人啊,平常都任由孩子胡闹,更何况今天。
  老爷子是三代单传,虽说家道殷富,可是人单势薄老是受人欺负所以老爷子把人丁兴旺看的比什么都重,虽说张家家规很严,不准娶妾,防止家中生变,可他还是顶着家规娶了两房妾,也终于有了四个虎虎生威的儿子:震宇;震川;震中;振华。

  他拼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永不言败的狠劲更是闯出了另一番天地,短短十几年光景,他就建成了全镇最大的张府,中间的正院是老爷子居住,里面有私塾;祖宗庙堂;宴请宾客逢年过节族中聚会的饭厅;还有一个让孩子们嬉戏的大花园。南大门是张府的正大门,又高又大,黑墙黑瓦,高高的门楼上一个巨大的匾额“张府”,门前一条宽大的青石路通往村里最热闹的地方。

  正院的周围是四个侧院,侧院与侧院之间,侧院于正院之间各由碎石子铺成的两米宽的道路连接。东边老大振宇;西边老二震川;南边是老三震中和老四震华两个并排的侧院,中间仅一道墙之隔。

  侧院的外面是一圈200米宽的跑马场,老爷子一生争强好斗,他也要训练他的子孙个个强悍不屈,他觉得跑马场是训练男子汉最好的地方。他的跑马场造的气势宏伟,更是购得十几匹好马和四个儿子常常在这里驰骋。

  跑马场的外面是一圈的草料房,猪舍,鸡棚,粮仓,伙房,刀具库,下人房舍等一系列的平房。
  整个张府规模宏大,建造的飞横跋扈。张庄的人路过个个侧目,不敢正视。
  张府落成,又争得了上千亩的良田,张府一时声明鹤起。这几年四个儿子渐渐长大成人,且个个都能独挡一面,张家的事业更是做的风生水起,如日中天,在大邑县无人敢正视。

  今天的张府更是不同于往日,灯火通明,张灯结彩,一年中老爷子最看重的节日就是春节和中秋。男人们侃侃而谈,孩子们你追我打,可女新人们只能安安静静的坐着。满心的喜悦也只能强压在心理不能表现出来。

  张府有着严格的家规,就是女人,特别是媳妇,举止要端庄,行不动裙,笑不露齿;为人要在家从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从夫,相夫教子不得插言男人的事情。不过张府的规矩规定男人不得娶妾(以防后庭争风吃醋,生出事端);不得休妻(杜绝男人拈花惹草的念头一门心思在家里),这又让这些女人的人生得到了最大的人生保障。

  张府娶亲是很挑剔的,一定要女方家室清白殷实富足,女人端庄贤惠知书达礼,特别是身体一定要健康,这也是老爷子要多子多孙的私心吧.可是凭着张府的家势和张家公子个个一表人才,刚到弱冠之年媒婆就踏破了门槛。

  振宇年仅20就已经是三个儿子的爹了,大儿子飞龙4岁;二儿子天龙3岁;小儿子地龙1岁多,刚刚呀呀学步。妻子张王氏现在又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张王氏淑珍一口气给张府添了三个男丁,备受丈夫的疼爱,老爷子更是另眼相看.

  老二震川的妻子张李氏樱桃已养了一个女儿明惠,两岁,老爷子暗地里不知说了老二多少次,让他好好向老大学习,看见樱桃也没有好好脸色。

  老三震中的妻子张王氏淑琴是淑珍的妹妹,是春节过的门,已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这是老爷子亲自上门去提的亲。因淑珍一连给他添了三个孙子,老爷子真真乐开了花,一听说淑珍还有一个待字闺中的妹妹,就赶紧去提亲,他希望淑琴也向他姐姐一样给张家多添丁。果不负他所望,淑琴过门几个月就有了身孕。

  老四震华已经十六了,媒婆跑断了腿,说破了嘴可他就是没一个看上的,硬着脖子不点头。

  老爷子也拿他没办法,他最小,又柔弱,老爷子把他看做心肝宝贝,怕他有了闪失。似乎真应了那句: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其实更深一层,老爷子不愿说破,大家谁也不敢提:震华是他的大太太生的,当年老爷结婚两年了,大太太还没有身孕,老爷急了,是大太太不顾委屈违背祖训,力主让老爷子娶妾,并娶了两房。两房妾都生了孩子,大太太才有了震华,可生产时又难产死了。本来老爷子就觉得愧对大太太,大太太为生孩子又丢了性命,老爷子更是抱憾终身。所以对震华就有了特别的爱。大太太死后老爷子再没去过两房妾的房中,以此来告慰大太太的在天之灵。

  飞龙来拉震宇的长衫了:“爸爸,我饿了!”

  淑珍赶紧过来把飞龙抱了过来。

  侃侃而谈的男人们这才如梦初醒,好像是饿了,几点了。抬头往门外一看,天都黑了,老爷子怎么还没回来?

  张府的规矩晚筵6点,饭菜必须准备就绪,府里的大大小小也必须到饭厅端坐。主要为着聆听老太爷的教诲。每次家宴老爷子总会准时出现在饭桌前 ,每次的家宴对他来说是一种人生的享受,,检阅着面前的大大小小,就好像在检阅自己的丰功伟绩,一脸的心满意足。人丁兴旺,家族兴盛老爷子看的比命还重。

  可是今天都已经8:30了,老爷子怎么还没来?

  老大震宇有点坐不住了,今天一天都感觉心烦意乱,坐卧不宁,看看孩子昏昏欲睡,女人们也都没了精气神,他心里的火腾的串了上来:老爷子还没回来呢,就等不了?

  他刚要发火,看看妻子有点浮肿的脸,还有怀里已睡着的小地龙,他的心痛了,是太晚了。可再晚也要等,老爷子还没回来。今天怎么了,平常他是看不得孩子和妻子受一点委屈的.

  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张福!张福!"

  张福是张家的管家,从小跟几个老爷一起长大的,和大老爷的感情最好.

  旁边的下人忙上来禀告:"回大老爷,张福随老太爷出去了."


  "去哪里了?"

  "中午辛爷请老太爷吃饭.在太白酒楼."

  辛老五!大老爷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是他,年初的时候两家还为争村西的一块地闹得兵戈相向,今天怎么会请吃饭?

  老大巡视一下几个兄弟,老二和老三跳了起来。

  "辛老五怎么会请吃饭?"

  "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老四紧张的低着头,欲言又止.

  "老四,怎么了?"

  震华不敢正视老大的眼睛:"冤家宜解不宜结,是我劝爸去的."

  "为什么?"震川和震中瞪大了眼睛.另一桌的女人和孩子都吓得没了倦意。

  "因为胭脂?"震宇问

  震华低下了头:"胭脂向我保证过,辛老爷也指天发誓:为了我和胭脂他愿意低头讲和。"

  "快!集合所有家丁拿上家伙.太白酒楼!"震宇一下冲了出去。

  震川,震中紧跟其后,刚跑到客厅门口,就听见“啪!啪!啪!”三声枪响。大家都震住了。


  “大哥!”震川先反应了过来冲出了客厅。啊!在......老大望着房顶,呆立着。震川,震中冲过去,拉住了他。


  “大哥!大哥!”


  “你们都听着!”房顶响起了声嘶力竭的喊声。


  “你们听好了,你们家老太爷被我们当家的拉了肥猪(1),现在就在我们山寨。”


  “啊?”人们都惊呆了。


  “我父亲现在怎么样?”


  “你们放心,我们只为求财,不伤人。”


  “你们不要乱来啊。”震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但绝对不能伤了我们老太爷!”


  “你们若是敢伤了我父亲,我们张家和你们势不两立,决不会放过你们!”震川的怒吼震的屋顶的瓦片哗啦哗啦作响。


  屋顶“哗啦哗啦”。震中拉了一下两个哥哥的袖子。兄弟三人明白了,都是匪徒,张家被包围了,周围的屋顶都是匪徒,匪徒已把正院团团围住了,不能草率,要小心行事。


  “大哥!”



  “震宇!"



  老四和淑珍踉跄着要冲过来。



  震宇急了:“震中!快拉老四和你嫂子进去!”



  震中明白了老大的意思,一个箭步冲过去,把老四和大嫂堵回了客厅里。

  (1)拉肥猪:就是绑票。

  对方是早有预谋的,选择了今天这个日子,大家都聚在了正院吃饭,人都集中了,也放松了警惕,现在出了事,连个外手侧援都没有,这里的人一个也走不出去,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消息,即使知道了,也进不来,我们张家的老老少少成了瓮中之鳖!太毒了!



  看样子这次和一般的绑票不同,一般的绑票只是抓个人质,然后送封信敲诈.一般拿出赎金就没问题了.不会搞得这么兴师动众,连家也给封了.绝对不是一般的拉肥猪.来者不善啊!难道想把我们张家都给灭了?老爷子看来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震宇强压内心的悲痛,把震川紧紧拉在了自己的身后,我是长子,张家的生死存亡都在我的身上了,绝不能自乱了阵脚.



  "你们是那个山头的?"



  "这个你们不用问,要想保证你们老爷子的安全,就乖乖的听我们的."



  本就没指望他们会说,只是一个缓兵之计"那,我们怎么交赎金?"



  "十万大洋!先准备好!"



  "十万?,这么多?"震宇的心都颤抖了.



  "没有讨价还价,快!"



  跟这些没人性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好!好!好!我们马上准备."



  震宇拉着震川跨步闪进了客厅,马上关上了从没关过的厅门.躲进房里总比暴露在歹徒的枪口下要好.



  客厅里早已乱成了一团,几个孩子吓得"嘤嘤"在哭,淑珍,樱桃和淑琴也都含泪欲滴,她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何时见过这阵势,何时受过这种惊吓.她们委屈的望着自己的男人,希望从他们身上寻求到慰籍,可是她们看到的是强压的悲痛和惊恐.她们的心更乱了,樱桃和淑琴抑制不住抽泣了.



  看到大人都这么伤心,孩子们似乎得到了鼓励,哭的更伤心了.



  "别吵!"震川被哭的如万蚁钻心,实在受不了,大吼了一声.



  所有的声音立即嘎然而止.



  看着惊恐万状的女人和孩子,震宇的眼圈红了:四个孩子还这么小,淑珍和淑琴又有着身孕,她们平时都是备受呵护的,今天遭此突变,让他们怎么能经受得起?他拉住了暴躁的震川.



  "淑珍."震宇柔情的走到淑珍的身边"淑珍,这里没事,你们放心吧"他替淑珍捋起额角一缕散落的头发,"淑珍,你带着孩子和弟妹们去里间休息吧,让孩子们睡会儿吧,太晚了.去吧."



  震宇体贴的扶起淑珍.



  震川也红着眼抱起了明慧.他很为自己刚才的发作后悔,这些都是自己至亲的人,自己应该保护他们,怎么能对他们发火呢?



  震中也过来扶起了淑琴.



  震华傻傻的呆坐着,眼神空洞,空无一物.



  "阿贵,你去扶四少爷进里间休息."不论何时,震宇都牵挂着这个幺弟.



  阿贵是老四的跟从,从小跟着老四.



  都安抚好,震宇把震川和震中叫了出来.



  重新回到客厅,震宇的脸上又恢复了凝重.震川和震中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阿贵,你带几个人去把里间的门窗都再加一层厚板,把灯熄了,留几个人在门外照顾."



  "是!"阿贵带了几个人去了.



  "大哥,怎么办?"震中焦急的问.



  震川在地毯上团团转.



  "震川,震中,坐下.我们自己不能乱,家里这么多人全看着我们呢."



  震川,震中坐了下来.



  "这件事不是简单的拉肥猪,是有预谋的针对我们张家来的,来势汹汹,我们一定要谨慎,不然我们张家定会遭到灭顶之灾."



  "啊?"



  震川和震中都愣住了.



  "准备好了吗?,大洋快拿出来!"屋顶上又开始吼了.



  震宇按住两个弟弟,起身走了出去.



  "十万大洋,又不是小数目,你总的容我们凑凑吧."



  "好吧,三更之前,必须拿出来,否则不客气!"



  回到厅里关上门,三兄弟坐在一起.



  "还有几个时辰,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震宇很是焦虑.



  "大哥,我们先凑凑钱吧.凑不够,给他交一部分,剩下的再和他们商量?"



  "震中,你还没看明白,他们不是冲钱来的,即使十万大洋全部给他们,他们也不会甘休的."震宇否定了震中的想法.



  "那怎么办?"震川问.



  "他们若真是为了求财,就不会吧我们张府围起来,更不会把我们逼得这么紧,让我们晚上就交清.十万大洋这么大的数目,谁家会放这么多现洋?又不准我们出去想办法,这是明摆着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不是为了钱,是为了铲除我们张府."



  "啊!大哥!"震川震中都惊呆了.



  "是谁和我们张家有这么大的仇?非要致我们张家于死地?"震川问.



  "辛老五!"震宇咬着牙回答"今年春上,为了争村西的30亩地,两家大动干戈,最后辛老五不得已让步了,可仇也结下了."



  "那,老四......"震川叫道.



  "不许提老四!也不许再提胭脂!"震宇打断了老二"这件事谁都不许和老四连在一起,老四是无辜的."



  "是."



  "现在老太爷,很有可能不在了,我们四兄弟一定要拧成一股绳.老四人小,性子弱,谁也不准拿这件事刺激他."



  震川和震中一向是听老大的话的.



  "老太爷的床下有个秘道,一直通到跑马场."



  "大哥,我们怎么不知道?"



  "只有我和父亲知道,这是以防不测用的.以后我再和你们详谈.现在我们要把家人转移出去,以防万一.震中,你和阿贵带几个人,一定要是可靠的人把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带出去.淑珍家不能去,他们可能也被注意了,找一个谨慎的人悄悄去通知他们小心.你把家人送到文山寺,找方丈觉慧禅师,我们张家每年都给寺里不少香油钱,父亲和觉慧禅师又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他应该会帮这个忙的."



  "好,我马上去!"



  震宇拉住了要走的震中"还有,把家人安排好后,你千万不要再回来了,不论看到听到什么都不要再回来,马上出村,去镇上找我的好友---赵文卓,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他,他一定会来帮忙的."



  "大哥!"震中听出了不详,心里酸了.



  "还有老四,你一定要把老四看顾好,我怕他经受不起这个打击,会做傻事."



  振宇的鼻子酸了:"他是大妈唯一的骨肉,是我们最小的弟弟,我们一定要照顾好他.让阿贵和根生寸步不离的盯着他,不能有任何闪失,你要向我保证.以后张家就靠你和老四了."



  "大哥!"震中的眼泪涌了出来.



  震川的眼睛也红了,兄弟三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好了,震中,快!晚了怕他们察觉,快!"



  兄弟三人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生离死别之痛.



  震中挥着泪走了.



  目送震中走出客厅.震宇叫他从小的跟随满堂:"满堂,去把现在能召集的男人都给我找来."



  "大哥!"震川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震川,我们兄弟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客厅的后墙里我藏了几把枪,跟我来."



  里面有八杆枪,一起抱到了客厅里.



  满堂带着十二个人来了,这些人有两个是府里的老人了,已有50多岁了,平时都没有安排什么活.只是安静的静享着老太爷和四个老爷们的厚待;再有的就是五个厨房里的:三个厨师和两个杂工;还有五个长工是今天叫来帮忙的,平常他们是不能到正院来的.正院老太爷的两个跟随和三个护院跟着老太爷一起去赴宴了,怕是也凶多吉少了.




  分享: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來自星星的伱 时间:2020-08-17 14:16:26
  楼主,想投稿签约找我谈谈
作者:贵阳耍妹儿的地方 时间:2020-08-19 21:44:25
  路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