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的吃法

楼主:绝密2009 时间:2020-08-19 15:03:58 点击:10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萝卜的吃法
  覃炜明
  恐怕没有人没有吃过萝卜,但是萝卜有几种吃法?估计大多数人不知道。我自己经历的吃法,可能也是萝卜吃法的九牛一毛。
  萝卜所以有多种吃法,当然是因为萝卜容易种,而且适合种植的面积比较广,中国地不分南北,都种萝卜。而人不分老少,都基本吃萝卜,这样就让萝卜成为大家最熟悉的一种菜蔬。
  我种过萝卜,那是在七十年代。种萝卜的季节在冬天,农历十月,把田里的稻谷收割以后,生产队长会谋划在哪里哪里搞冬种。冬种的主要作物就是萝卜。当然也种头菜、大白菜、雪豆之类,有时候还会种一些小麦。冬种,能够把冬天里一直闲置的土地利用起来,而且能够通过冬种改善土壤,在以粮为纲的岁月里,曾经很流行。
  我们生产队冬种的地方,叫“火炭岛”。火炭岛是河坡地,沙土土质。这种土质,种水稻产量不算高,但是种萝卜就很不错。印象深刻的是,冬种最好的收成是萝卜,头菜、大白菜、菜豆之类长势都不太好,麦子更是收成欠奉。大约收成以后,每户只分得几斤麦子,我跟了上屋七嫂拿到一个叫古邓的地方换了面条。倒是种萝卜收成不错。沙地长出来的萝卜,长得长,白雪雪,看样子就非常可爱,分到每家的萝卜也有一大箩。
  这个时候,对这些萝卜怎么吃?每家每户就会充分发挥想象。做菜是最寻常的吃法了。将萝卜切片,或者切丝,用油(最好是猪油渣)热锅,放盐,烧到猪油渣香气四溢,就把萝卜片(丝)放下去,随着猪油渣香味和萝卜受热的气味散开来,一个屋子都是扑鼻的香味。加盖,大约煮七八分钟,中间开盖炒一下,等萝卜熟了,在上边再加一点葱花,萝卜的香味,夹杂葱花的香味,那可是一道特别美妙的菜餸啊。萝卜收成的季节,也就是农家孩子吃菜能够狼吞虎咽的时候。我现在这样煮萝卜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教我煮萝卜的老人,他就是我的继父二叔。二叔是业余的屠夫,帮别人杀猪的时候,会要一些猪血,和猪大肠,拿回家和萝卜一起煮,那种吃法我一直保留到现在。
  其实,萝卜做菜,这是最没有想象的吃法。有想象的是把萝卜切丝,再切粒,和煮萝卜一样煮。煮得半生半熟,用来做“萝卜傻”(我们老家叫糍粑叫“傻”,萝卜傻就是萝卜糍)的“馅”。萝卜傻的做法是用糯米勾一些沾米、浸泡一小时,打粉。然后用水把糯米粉搓透,像做其他糍粑一样,先把糯米粉团捏成一个小碗形状,再在里边放上煮得半熟的萝卜(夹杂有肥猪肉,甚至腊肉、葱花),然后包好,压成饼状,或者放蒸笼蒸,或者直接放到锅里煎。蒸熟或者煎熟的萝卜傻,就成为农家过年过节的糍粑。又因为萝卜比较容易种,所以大多数萝卜傻的馅里都是萝卜,吃起来,经常会在糍粑里边射出萝卜汁。蒸笼蒸的萝卜傻,有时候会因为米皮太薄,蒸破了,里边的馅全部翻出来。倒是煎的萝卜傻,两边皮黄黄的,似焦、而未焦透,萝卜香和米香一起透出来,让人垂涎欲滴。我的邻居建常五兄,有一个外号叫“大把货”,据说就是因为小时候吃萝卜傻,有感于里边的馅太丰富,一边吃一边唱:萝卜傻,大把货(“大把”指里边馅很多),结果被人起了外号。这个外号陪伴了他一生。我1982年写小说《老侄嫩叔》(发《广西文学》),就曾经用“大把货”塑造了一个农村改革初期,有点大大咧咧的农民角色。
  萝卜收成好,但是不能够每天都吃萝卜。有的人家就把萝卜切片,晒“周片”。把切成一片一片的萝卜,一片一片的插到篱笆的顶部,从这些篱笆经过,不但可以看到篱笆一片一片萝卜、高底错落的视觉风景,萝卜片将干未干的香味,也会扑鼻而来。周片是农家平时舍不得吃的菜餸,到有喜事开酒席的时候,才当做菜面(经常铺在面条或者米粉上边),用来请客。客人上桌的时候,发现鸡肉猪肉虾米海味固然好吃,但是周片也是味道无穷,所以往往周片是肉类吃完以后第一选择。又因为周片切晒都要时间,有些比较忙碌的家庭,就会把萝卜切成一条一条,先是放在簸箕上边晒一两天,半干半湿的时候,放到瓦缸里,一层一层撒上生盐,腌了一段时间,再把萝卜条拿到簸箕上边晒,这就是我们经常吃的咸卜干。可以说,咸卜干一路陪伴了我。我的经验是,煮咸卜干要先洗干净,切了,放在镬里先把水炒干,然后铲起来,放油,放蒜米,油热透了,将萝卜干倒下去,加少少水,煮透,起镬前放一点葱花,这样煮出来的萝卜干,适合吃粥。一九八五年我在夫人的学校煮饭,因为煮了一道萝卜干好吃,引得邻家的一个小姑娘,守着一碟香喷喷的萝卜糕,任是她妈妈怎么叫,都不肯回家吃饭。据说这个当年的小姑娘现在在沪上工作,估计她看到我的文字也会想起她当年对着萝卜干的那一副馋相。而我印象最深是,做电视记者的时候,有一次,步行近三个小时,到一个叫大岸的村子采访,饥肠辘辘。突然有农家叫吃粥,没有菜,见墙头上晒有一簸箕萝卜干,我抓了几条,洗一洗,就咬了起来。那种又香又辣,同时兼有青涩的味道,一直保留在记忆里。
  萝卜除了这些吃法,还可以煲猪骨,煲牛腩。煲汤时候加一些八角。老火萝卜汤可是很多家庭的看家菜。萝卜鲫鱼汤也是一些家庭的日常菜。我有一个九零后的朋友,还喜欢做萝卜糕,每一次做了萝卜糕,她的父母都要带给亲朋好友品尝。此外,萝卜可以腌成酸菜,大片大片的切成块,放在醋里泡几天,用竹枝插一块,蘸上辣椒,吃起来有一种野性的浪漫。现在街上很多小贩,都在卖这种萝卜酸。而在家庭吃萝卜酸,更简单的办法就是,用瓜刨,把萝卜刨成很薄的片,然后用盐搓一下,去水,直接倒下原醋,成为即做即食的萝卜酸。以前过节,因为吃了肉太多,感觉肥腻,就这样泡制的即时即食的萝卜酸。有些萝卜,还可以生吃,这种吃法在北方更多一些。我的一位朋友的朋友在辽宁本溪买了两个山头,种树种菜,其中就有萝卜。萝卜品种很多,有白萝卜、青萝卜、红萝卜、胡萝卜、花心萝卜……地里拔出来,洗了就这样吃,你实在想象不到,居然有一种清冽的甜!甜到入心入肺!北方气候好,特别是打霜之后,果蔬特别甜。
  其实,萝卜好吃,但更好吃的是吃萝卜菜。因为种萝卜的时候,一个窝里会撒下很多萝卜菜籽,到菜籽长出萝卜菜芽的时候,为了保证长势好的萝卜苗能够吸收足够的肥料,就要把多余的萝卜苗拔掉。这些鲜嫩的萝卜苗,如果和鸡杂鸡血一起滚汤,好吃得可以忘记到底自己姓了什么。而长大了长老了的萝卜菜,一般很苦,比较难吃,大多数用来切碎以后,拌一些谷糠,喂小鸭子。当然,也有人家把这些不算太老的萝卜菜,晒干,或者做菜干,或者腌萝卜菜酸,都是可以果腹的食物。写到这里,突然记得,旧时人也喜欢萝卜。宋代有个叫刘子翚的人,就写过《园蔬十咏•萝卜》:密壤深根蒂,风霜已饱经。如何纯白质,近蒂染微青。——可惜值得回味不多。
  据说,萝卜是世界古老的栽培作物之一。远在4500年前,萝卜已成为埃及的重要食品。中国各地普遍栽培。吾乡有谚:“萝卜上市,医生没事”。又据百科介绍,萝卜性凉,昧辛甘,无毒,入肺、胃经,能消积滞、化痰热、下气、宽中、解毒,治食积胀满、痰嗽失音、肺痨咯血、呕吐反酸等。萝卜具有很强的行气功能,还能止咳化痰、除燥生津、清热懈毒、利便。萝卜可增强肌体免疫力,并能抑制癌细胞的生长,对防癌、抗癌有重要意义。萝卜中的B族维生素和钾、镁等矿物质可促进胃肠蠕动,有助于体内废物的排出。常吃萝卜可降低血脂、软化血管、稳定血压,预防冠心病、动脉硬化、胆石症等疾病。据说日本人更视萝卜为长寿菜。

  因为种过萝卜,我发现,如果萝卜菜长得很好,一般地下的萝卜不会长得太大。而萝卜长得好,则地上的萝卜菜长得一般都不太茂盛。是不是像有的人,长得漂亮,肚子的东西就不多?而学问丰富的,一般都有点其貌不扬?哈哈,其实,这个世界,也不缺才貌双全的人,只不过我们很少遇上而已!
  2020-8-18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