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初中 一篇作文

楼主:胡焱东1969 时间:2020-08-25 09:46:07 点击:11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当我的人生犹如一日走近黄昏时我这才知晓是非谁评说?成败转头空,惟情与爱在心中。积我半个世纪之经历和对人生的品味,无论是所谓的成功还是失败,幸福还是痛苦,富裕还是穷困潦倒,我都感激生活。因为是生活给予了我一个苦辣酸甜的完整人生,尽管这个平凡的人生还有那么多的遗憾。
  我写这些红尘往事与随笔的目的就是想让有缘人读了,来评判一下什么是幸福,我们的爱情在哪里?什么是人穷志短,何为苦难!如今,对比从前,处于伟大变革时代的我们是不是要珍惜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呢!

  1,初中 一篇作文

  太阳照歪了身影,到吃中饭时,我听到了肚子在咕咕叫,身上直冒汗,想了想,早餐只吃了一点菜糊糊。昨夜挨了父亲一耳光,我就赌气跑到邻居家的草垛里过了一夜,我想让父母着急叫他们一遍好找。但是到底找了我没有?鬼知道。
  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一次父亲打我,邻居这么说,我也这么认为,不然,讲话结巴的父亲干吗生下我一点也不结巴呢。
  早晨,我趁家里人没在的空档儿,进厨房喝了一碗菜糊糊。就那么咕噜了几口,一碗就完了,我怕家人发现,小偷儿一样跑了出来。
  太阳升起一竹杆子高的时候,我看见背驼又羸弱的父亲扛着铺盖儿出了村,听人说,是去上水利工程。打从大人们砍伐光了村前山后的树木,烧炭炼铁以来,父亲很少在家待过。后来钢铁不炼了,集体食堂不开了,家里又常常没有米,没有盐没有油。几个月来,没有人吃上一顿正宗的白米饭,大男人们谁还愿意待在家里吃谷糠馍,喝菜糊糊?
  回家吃饭。
  灶台上冷冰冰的,灶膛里没半点火星。是怎么了?问谁啊,一间半低矮的土砖屋也藏不了母亲和弟弟。我在寻找,寻找的是能充饥的食物,这时候即便是母亲弟弟死了,又有什么要紧呢。
  屋子空荡荡的,一张比父亲年龄大两倍的夯实的大木床,一张桌子,桌面烙上了无数个烧痕的四方桌,一个打了箍的只能装半缸水的大水缸,一个破碗柜,一切没什么好藏的了。
  我的心空洞洞的,可我还是打开了破碗柜。啊哟,萝卜,一个萝卜。我睁开有人说我是“大蒜包儿”一样的眯缝眼,放出了喜滋滋的光。我迫不急待地伸出了一只脏乎乎的小手抓了萝卜就啃了起来……凭感觉有人回来了,不错,是母亲。
  脚步声由远而近,声声踩在我的心上。萝卜吃完了,我这才感到大事不妙,诚惶诚恐要躲开都没有退路了。母亲挑一担柴禾回来了,身子摇摇晃晃的,两腿儿打颤。母亲放下柴禾,我看见母亲菜黄色的脸上挤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儿,我从脸盆架上拉下黑乎乎的破毛巾递到母亲手上,而母亲却毫无表情地盯着我,似乎看透了我的五腑六脏,全是虚伪,讨好,怕挨打。
  “哼,”母亲鼻尖儿往上跳动了一下,说。“昨夜跑了,回来干吗?”
  “吃,饭,”我说。
  “儿啊,你也虚十岁了,看看人家东头的金旺,比你只大一岁,刚才砍了一担柴禾回来,瞧人家多有出息,你可好,还跑。”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母亲说着说着就去开碗柜。我的心都提到嗓子尖儿了,我寄希望于母亲忘了有这么一个萝卜。
  “萝卜,萝卜呢?”母亲的叫声,一下子高了8个芬贝。“泛青,泛青呢?”
  我颤抖。“泛青,吃了?”我小声儿嗫嚅说。
  “好啊,偷吃萝卜,”母亲说。时值弟弟泛青回来,母亲怒火中烧,她拎住泛青耳朵拽到一边,抓起一根竹鞭往他腿上乱抽,直疼得他闪右脚,母亲就抽他左脚,他闪左脚,她就抽打他右脚,惨不忍睹。
  我感觉那一鞭鞭儿,仿佛都打在我的身上。“打死他,”我大叫。“我们都不是你儿子。”
  母亲愣住了,竹鞭擎在空中,僵住了。
  弟弟只穿一条裤衩,浑身泥人儿似的,哭得昏天黑地。我把弟弟拥在怀里,也放声大哭说:“萝卜是我吃的,你打死我好了,什么妈妈,叫儿子挨饿还打。”
  母亲跨了。她坐在地上“嗯嗯”地抽泣着,一脸的泪水。
  我一点也不同情她,我摸摸自己头上的疙瘩,那是大前天她用火钳给打上的。我怕母亲却更恨母亲。“我总会长大的,”我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
  以上是我读初中一年级时写在一个旧作业本上的一篇小短文。如今在写这篇《奈何红尘》时,我自己也没弄明白我为什么要把这小短文发上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