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边是太平洋(略修改,重开)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5 21:06:29 点击:465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都说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是人类长河中的一滴浪花而已,但于个人自己而言,短短的几十年,却是他的全部。出生,成长,最后消失,不管这过程的经历,精彩动人,或平淡无奇,它都是每个人自己的,别个人不会有。
  笔者尝试以朴实无华的笔墨,写一些平凡人的故事,冀以此窥视社会浪潮中,平凡人的喜怒哀乐。他们人生路上付出多少努力,又有多少无奈与心酸。如果读者能从文中看到自己的一丝影子,则将是笔者的莫大荣幸与欣慰!
  笔者文采有限,亦无写作经验,还请大家多多指教,不胜感激!笔者并无妄想哪天此文得以出版,借天涯社区一地,是真诚希望得到大家的指教与鞭策,使得自己不得懒惰,以致半途而废。谢谢大家!



  东边是太平洋

  引言

  陈秉璋又望着窗外,这会儿整个天空布满了厚云,东边的天际,还有一层乌色。阳光变暗了些,也起风了,似乎要下雨了吧。
  他静静地呆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总喜欢望着东边的远处,就这么呆呆地望着。
  良久,他似乎醒过来一般,眼睛动了几下,终于收回远望的目光,低头看了看零乱的桌面。桌面零乱撒放着大堆东西,有他的眼镜,有书,杂志,笔,纸,本子,还有指甲剪,一张不知什么时候的旧报纸。
  陈秉璋拿起眼镜戴上,站起来,转身又看着墙上的一面世界地图。有点发白的脸色,似乎泛起一些红晕,但瞬即又消失。他眨眨几下眼睛,似乎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走了出去。
  外面,风一阵一阵的,还是很闷热。他喃喃自语:“来场雨好啊,凉快些。”看看手表,中午12点多了,这才发觉肚子有些饿。
  他又略微有点发怔,今天周末,可以不操心那无聊的工作,本是轻松愉悦的时光呢。可周末,单位食堂也不开饭了。他又烦恼吃饭的事。
  一个人,去哪吃饭好呢? 他自言自语地问自己。
  离婚几年,他一直单身过着,吃饭成了他的烦恼事,附近几个快餐店,他吃得都厌腻了。周一到周五,他还可以在单位食堂混过去,周末就只能在外面随便吃点。
  他似乎又轻轻叹了一下,还是去麦当劳吧。他喜欢麦当劳的方便快捷,环境比较干净。当然,消费也不是太高,经济实惠。奇怪的是,他吃了好多汉堡可乐,也不长肉,还是瘦瘦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5 21:10:23
  笔者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把故事写完,待孩子大了,他可以读到此文,这是我的最大快慰了。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5 21:19:05
  一

  这里只是一个小城镇,得益于改革开放,中国几十年来经济社会发展极大,很多小城镇也有麦当劳肯德基这些世界连锁餐店。
  陈秉璋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麦当劳那几个服务员见到了老朋友般似的,笑着打招呼,璋哥,又来了。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家麦当劳开业两年了吧,他已经是这里的常客。
  陈秉璋刚坐下掏出手机点餐,杨小月就走了过来。杨小月是服务员,颇有几分姿色。鹅卵脸型,细细的眼睛。她爱笑,笑起来眯着,显得甜甜的迷人。樱桃小嘴,红红的嘴唇,甚是诱人。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个子也不高,但那工作服,却也盖不住她胸前挺立的双峰,还有圆润的臀部,腰间似乎也不见什么赘肉。都说少妇更迷人,果然不假,陈秉璋多次暗地里这么想。
  她走到秉璋跟前,眼睛笑笑的,俏声俏气地说:“璋哥,来了啊,怎老是一个人呀。”
  他只能假装苦笑:“你又挖苦我了。”
  杨小月嘴角一扬,半嗔着:“却,还不是你眼光高,看不起别人家。”
  秉璋手托着腮帮子,苦拉着脸:“你看璋哥连饭都没的吃,还什么看不起别人家啊。”
  杨小月撇撇小嘴:“有女朋友了,人家自然会给你做饭吃呢。”
  秉璋无可奈何笑了笑,低头弄着手机点餐,不跟她言语。
  杨小月很勤快地给他面前的桌子擦了又擦,又没事找事地问:“璋哥,天天在外面吃,应该会很腻的吧,怎不自己做点呀?”
  陈秉璋稍微抬抬眼皮,瞄了她一下,故意给她一个白眼。
  杨小月吃吃地笑起来:“璋哥,懒猪儿,难怪找不到女娃儿。”
  杨小月的女同事,A妹子刚好走过:“嘿嘿,璋哥,我们月妹子,人漂亮又勤快,做饭可好吃了。”
  陈秉璋故意瞪着眼睛,惊喜地应道:“真的吗?没骗我?”
  杨小月抿着嘴,重重哼了一声,扭身走了。
  A妹子翻了一下眼:“认识这么久了,你也不请她到家里坐坐,好没情义的。”撇下嘴,也走开了。
  陈秉璋尴尬地张了张嘴,低头继续手机点餐。他又不是傻子,怎会不懂杨小月的心思呢?
  离婚后,他倒也一直单着。办公室里的邹姐,热心地给他张罗了两三次对象,后来气得骂他没良心的。他也真心感动邹姐的热心肠,但每次,他总是笑着不置可否,借事顾左右而言他。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5 21:29:52
  陈秉璋埋头匆匆吃完汉堡,走出店门口,风夹杂着零星雨点打在他脸上。仰头一望,满天的灰云更厚了,东边乌云翻滚,隐隐传来雷声,看样子一场大雨要来了。他回头看看店里,发现杨小月站在服务台旁边望着他。
  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与杨小月相遇时,也是风夹杂着零星雨点,也是在这个门口。
  想起来有一年了吧,他吃完晚饭,推开玻璃门,刚刚出来,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嗨。”
  定睛一看,发现门口几步外,有个女人正眯眯对他抿笑着。齐肩的黑发,有几缕正好披散在她眼睛边上,显得甚是妩媚。淡淡鹅黄色的上衣,给人蛮清爽的感觉。陈秉璋第一眼就对这位妹子有了几分好感,赶紧呵呵地点点头。仔细看看,他才呀了一声,这不是店里的服务员妹子嘛。杨小月上班时,穿了工作服,长发也挽了起来,戴着帽子,所以他一眼倒没认出来。
  他不免笑笑地跟她打个招呼:“是你呀,比上班时漂亮多了,一下没认出来。”
  杨小月笑得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线,心花怒放:“真的吗,你不是哄我的吧。”
  秉璋摇摇头,似乎是脱口而出:“没,没!”
  这确是真话,杨小月的鹅卵型脸蛋真是好标致,虽没了少女的白嫩,却是刚刚好的没多一点肉,也没少一点肉。不知是化了淡妆,还是街上的灯光,脸颊还透着微微的粉红。略微紧身的薄纱上衣,很得体地凸显出胸前丰满挺立的双乳。街道对面巨大的广告牌霓虹灯闪烁不停,映射着她里面粉红色的文胸,散发着诱人色彩。
  两个人互相打了招呼,互相也就走近了些,一阵淡淡的女人体香飘入陈秉璋的鼻子,他心窝处不经自主地一阵躁动起来,一丝痒痒的,感觉脸上似乎也有点发烫。
  他赶紧用手扶了扶眼镜,不自然地轻咳了一下,掩饰着移开目光。
  杨小月看出他的窘态样,又是莞尔一笑,内心暗暗得意,我看的没错,这男人果然斯文。
  陈秉璋长的瘦瘦长长,身着白色衬衫与黑色西裤。削瘦脸庞,一副黑框眼镜架在笔挺的鼻梁上,整个看起来稳重儒雅。他是个爱读书的人,可能书读多了,自然斯文些吧,但也让他有些呆子气,生活中比较木讷。与人相处时,他大多总是笑笑的听别人讲话,至多附和着别人说几句不咸不淡的。也不打牌,不爱喝酒,交往的人就越发少了。
  杨小月却是活泼爽朗的人,眯眯笑着说:“哥,你可是真心话?我好开心呀。”
  秉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浅浅点了两下头,微笑着嗯嗯两声。他虽然常来,但与杨小月只偶尔礼节性地交谈两句,并无特别的印象。他每次进去,手机点餐,拿餐,吃完就走,麦当劳就为了方便快捷嘛。杨小月有几次帮他送餐过来,也只是职业性地说句:先生,请慢用,放下离开。而他总盯着个手机,聊天看书,浏览新闻,信息时代啦。
  杨小月看着他样子,心想这男人都大我好几岁,竟还不好意思呢,嘿嘿。她两只手一直藏在背后,这时才拿了出来,秉璋发现她原来还拎着个白色的小布袋子。
  杨小月两只手臂搂抱着袋子,轻声讲:“我刚下班,一个人正莫事,想去逛哈子该。”说完,头摇摆了一下,甩了甩长发,借势瞄着陈秉璋。
  陈秉璋有点局促地看了她一眼,又笑笑低着头,嗯嗯了两声,还是不知该应她什么话好。
  杨小月噗嗤一笑:“哥,你有莫啥子事哇?”
  “没,没,没什么事。”
  “那,人家讲饭后走哈子好呢,那一起走走吧。”杨小月双眼盯着他。
  陈秉璋看了她一眼,又略微放低目光,嚅嚅地点了点头:“好呀。”他发现实在没什么理由拒绝,其实内心还有些兴奋。
  杨小月眉开眼笑,先挪动脚步走上跟前,与他并肩行着。陈秉璋这时看清她下穿米白色的紧身5分短裤,把她圆润饱满的臀部,勾勒出优美诱人的圆弧线条。他还注意到,她里面穿着的三角形内裤,臀部上的痕边是那么清晰! 这会儿他都有些心猿意马,不自觉吞了点口水。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6 11:32:59
  @jwny210 2020-09-06 07:40:46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
  请多指点!!!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6 20:27:58
  麦当劳餐厅所处的这个位置,叫人民大道中,正是海东镇最繁华的商业街,也是镇里的交通要道。笔直的人民大道,4车道,车道两边是铺了红地砖的人行道。然后又是两排整齐的景观椰子树,典型的南方海边城镇风貌。人民大道的北侧是老城区,南侧是新城区,当地人一般就叫南城北城。近30年来,海东镇人口急速增长,又大力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便在老城区的南边,规划建设一个新城区。南城集中了镇里的高档商品住宅楼房,还有众多的商业大厦,镇政府也从老城区搬迁到这里。
  人民大道西连着人民大桥,过了桥,便是县城。往东的方向,一直下去就是大海。当年修建人民大道时,以为足够大了,没预料国家经济发展如此迅猛,老百姓腰包也鼓了起来,纷纷购置小汽车。前几年每到夏季,大家都开着小车经人民大道去海里泡澡玩耍,好多人回程又在这儿下车吃饭。那几年,人民大道拥堵成了家常便饭,交通事故也随之多了,新旧城区两边群众甚是不满。于是四年前,县镇两级政府开建了一条沿海大道,在海东镇的最南边穿过,通往东边海港。以后很多车辆,尤其是货车,便走沿海大道。
  交通改善,大民大道中一带人气更旺盛不少。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尤其夜晚,尽情挥洒青春活力的小青年们飚着摩托车,风驰电掣,高声喧哗,掺杂两边商铺的广告音响及店员们热情叫卖声,交织五颜六色闪烁不停的霓虹灯,这儿倒像成了一座不夜城。
  C对这些热闹没什么兴趣,他更愿意一个人窝在房子里,静静读几页书,上上网,或者摆摆围棋。但这会儿,他倒没想回去,内心里还乐呵呵的,只时刚才感觉有点突兀,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6 20:29:49
  麦当劳餐厅所处的这个位置,叫人民大道中,正是海东镇最繁华的商业街,也是镇里的交通要道。笔直的人民大道,4车道,车道两边是铺了红地砖的人行道。然后又是两排整齐的景观椰子树,典型的南方海边城镇风貌。人民大道的北侧是老城区,南侧是新城区,当地人一般就叫南城北城。近30年来,海东镇人口急速增长,又大力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便在老城区的南边,规划建设一个新城区。南城集中了镇里的高档商品住宅楼房,还有众多的商业大厦,镇政府也从老城区搬迁到这里。
  人民大道西连着人民大桥,过了桥,便是县城。往东的方向,一直下去就是大海。当年修建人民大道时,以为足够大了,没预料国家经济发展如此迅猛,老百姓腰包也鼓了起来,纷纷购置小汽车。前几年每到夏季,大家都开着小车经人民大道去海里泡澡玩耍,好多人回程又在这儿下车吃饭。那几年,人民大道拥堵成了家常便饭,交通事故也随之多了,新旧城区两边群众甚是不满。于是四年前,县镇两级政府开建了一条沿海大道,在海东镇的最南边穿过,通往东边海港。以后很多车辆,尤其是货车,便走沿海大道。
  交通改善,大民大道中一带人气更旺盛不少。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尤其夜晚,尽情挥洒青春活力的小青年们飚着摩托车,风驰电掣,高声喧哗,掺杂两边商铺的广告音响及店员们热情叫卖声,交织五颜六色闪烁不停的霓虹灯,这儿倒像成了一座不夜城。
  陈秉璋对这些热闹没什么兴趣,他更愿意一个人窝在房子里,静静读几页书,上上网,或者摆摆围棋。但这会儿,他倒没想回去,内心里还乐呵呵的,只时刚才感觉有点突兀,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6 21:39:08
  杨小月边走边笑盈盈地说:“哥,我叫小月,咋称呼您呢?”
  陈秉璋略微沉吟:“叫我璋哥好了。”
  “要得,璋哥,你就叫我月儿吧。”杨小月眯眯地笑。
  陈秉璋微笑着嗯了一声。
  “璋哥,你猜哈我是哪里人嘛?”
  秉璋一下子逗了:“四川老乡吧,你一口四川音呀。”
  “嘿嘿,璋哥,你还晓得四川话呀。”
  陈秉璋微微笑道:“我老家乡下,也有位四川的大嫂子呢,当年跟着村里一位退伍兵回来的,估摸着,有30多年了。”
  “哦,难怪。”
  “这位大嫂子当年模样可俏了,刚到村子时,给我们大群孩子发了好多小零食,我拿了两个糖两个荔枝,记得很清楚。”
  “嘿嘿,璋哥,那她现在啥样子嘛?”
  “蛮好的,蛮勤快的女人,一直跟着男人在村里种地,还生了3个孩子。”
  “哇,真好呢。”杨小月一脸羡慕,又接着说:“哥,你村子在哪里嘛?”
  “在西山镇那边。”
  “哦,听过,但莫去过,空了我去转哈子啊。”杨小月嘿嘿笑着。
  “好呀,欢迎欢迎。”
  “真的呢,那就去了,嘿嘿。”
  两人边走边聊,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过大道北侧的绿灯正好亮着。杨小月就对陈秉璋讲:“哥,咱俩到大马路走哈子吧,我也住北城里头呢。”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7 11:41:18
  昨天去了一处地方,当年印尼华侨归来,国家为他们建造的一片管理区,许多房子虽己老旧,但当年的规划建设,大体却无多少变化。区内,一排排两层的小楼,整整齐齐,一条小河从区内穿过,似乎有了一份优雅的味道。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7 20:36:42
  过了绿灯,就是大马路,位于人民大道北侧,与大道相交,一直往北上去。大马路建国前就已经是海东镇的主要商业街区,现在仍是北城的黄金地带。不过,虽然叫大马路,时至今日,路道显得窄小了,两边门面房子也已老旧。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人气,似乎比人民大道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人民大道商圈聚集了众多品牌旗舰店,大马路则是淘宝的理想去处。好多人乐于在这里逛逛停停,与商家讨价还价。那些商家老板讲起买卖,个个口若悬河妙语连珠,神情亦是一惊一乍,瞬息万变。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眉开眼笑,完全可以秒杀众多影帝,令人忍俊不禁。他们生意上脸厚心黑,比如一件衣服就爱报个高价,似乎这才能显出东西是高档货。客人们却早己胸有成竹,不硬砍她个血淋淋,绝不过瘾。老板们就哭天喊地,惨未呀,你怎能给这低价呀,我这跳楼呀。说得好似那眼泪都真的要出来了。当然,现在网购非常方便,商家的生意确实也难做。
  大家走累了,喜欢在路边小摊上找点小吃,有烧烤摊,麻辣烫,臭豆腐等等什么的,路上两边一溜。这要是一辆小车经过,就非挤得水泄不通了。喇叭声,喊叫声,骂娘声,商店里的音响声,吵得不亦乐乎。
  北城的本地居民大多在南城购置了新房,但多数老人不愿意离开,仍在这边。空出很多房子,则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杨小月与老乡一起,也住在北城里。
  看得出来,杨小月蛮熟悉大马路,认识不少商家老板。陈秉璋与她一路走上来,好几个老板招呼她闲聊着几句。那两三个老板娘,倒像是她的女闺蜜,拉着她交头接耳地不知扯些什么,一会儿压着嗓子嘀嘀咕咕,一会儿又嘻嘻哈哈彼此打闹几下。她们打量着陈秉璋的眼神,就认定他是杨小月的男朋友一般,嘿嘿地笑。陈秉璋一脸尴尬,不知如何好。杨小月也不让他难堪,跟人扯几句就走了,转头即跟陈秉璋讲讲这个店怎么怎么,哪一些老板是四川老乡。
  到了一处奶茶店,杨小月说:“璋哥,喝杯奶茶么?”
  秉璋也觉得有些渴了,正好。他再木讷,此时也不会让杨小月请客埋单了,先进了店里,问小月喝什么。杨小月双眼滴溜溜扫了一下店里招牌,要了珍珠奶茶,陈秉璋就点了两杯。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09 21:17:34
  两人捧着杯奶茶从店里出来,杨小月指着不远处说:“咱俩到人民广场坐会儿吧。”
  大马路从人民大道走上来,尽头就是人民广场,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现在看着也不够大了。中间是一大片空地,东侧设置了一些健身器材,还有几张乒乓球桌,小孩子爱玩的滑滑梯。乒乓球桌过去,有一个篮球场。西侧靠边处是一个舞台,有时这儿也会搞些文娱节目。白天,广场一般没多少人,有一些中老年男人们下棋,玩玩扑克牌什么的。到了夜晚,广场上就热闹了。广场边的花草丛中及几棵树木上,五颜六色的装饰灯光互相映照,周围几支柱方形的景观照明,还有篮球场前后两盏广场大灯也亮了起来。这会儿,篮球场上两支球队恰好战得火热,四边不少围观群众一阵阵呐喊声。广场中间却是几帮大妈在跳广场舞,各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拌着歌曲,手舞足蹈。陈秉璋发现,广场舞队伍里头,还有几个年龄四十岁左右的少妇,身材不错。
  杨小月似乎注意到他望着那几个美少妇,笑着讲:“璋哥,我有时也与她们一块跳跳呢。”
  秉璋闻言看了看她,笑着说:“你还好年轻呢。”
  杨小月略略一丝黯然,幽幽地说:“一个人,莫得啥子事做。”顿了一下,又对陈秉璋讲:“哥,我看你也老一个人去店里吃饭的。”话刚一出口,杨小月就感觉有些冒昧。
  陈秉璋似乎习以为常,并无什么异样表情,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也不言语。
  杨小月是个聪明女人,立马转移了话题:“璋哥,我来海江有两年了,觉得你们海江人蛮好呢,蛮欢迎我们外地来的。”
  陈秉璋微微一笑:“那是。”
  海江县位于南方沿海,下辖海东、西山等十几个乡镇,陆地面积大约1500平方公里。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强有力政策支持下,海江人敢闯敢试,奋发进取,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骄人成绩。早期主要是学习其它地区的发展经验,着力于“三来一补”,后接着以极大的魄力鼓励个体私营企业发展壮大。海江人也敞开胸怀,热情迎接大江南北的兄弟姐妹,来到这片沿海热土,共同创业,打拼幸福生活。已有不少外来民众,在海江成家立业,成为海江人了。
  陈秉璋接着问杨小月:“喜欢这里吗?”
  “喜欢呀,这儿人好,还有大海,有好多海鲜吃,嘿嘿,我先前就在一家海鲜大排档打工呢。”
  “哦,在外面也蛮辛苦吧,多注意身体。”
  “还好,就是莫读过多少书,赚不到多钱,家里头两个娃儿呢。”杨小月望着那些在玩滑滑梯的小孩子,话语中有些伤感。
  陈秉璋看看她,也望着那些欢快的小孩子,想起儿子,一时五味杂陈,怔怔发呆。
  杨小月见他不说话,又呆呆的模样,心想这人还真有点闷,自己反倒乐了:“哥,你在想啥子嘛?”
  “没没,没想什么。”
  两人接着又闲聊了一会,杨小月便问他:“哥,你要回去了么?”
  秉璋看看手表,已经过九点了。他点点头:“差不多,你住哪,我先送你回去吧。”
  杨小月嘻嘻笑道:“我就住这附近,二马路边上有条巷子,拐进去就到了,很近,我自个儿回去就可以了。”说着用手指了指广场北边。二马路就位于广场的另一头,商业氛围却比大马路这边差了很多。
  陈秉璋也就不再多说,只对她讲:“那我先走了,以后多联系。”
  “好啊,哥,方便加个微信么,好联系呢。”
  “也好,我微信主要是工作上联系,你有QQ吗?”
  杨小月点了点头,两人互相加了QQ好友。
  陈秉璋回到家里,大雨已经来了。说是个家,房子里却只他一个人住,儿子跟着前妻。他洗漱一下,换了身睡衣,半躺在沙发上,望着窗外。东风裹着雨点打在窗户玻璃上,噼噼啪啪地响。他忽然想起,有一次台风的夜晚,陪着儿子睡觉,也听着这噼啪声。他心底处,又默默地念了一句:嘿,阿远。
  “叮咚叮咚…”,手机响了。秉璋这当儿想着想着儿子,迷迷糊糊的有些沉了。他心头一丝不悦,摸起手机一看,是钢子的电话。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2 10:55:29
  这些日子写了这么一点东西,真切体会到了写作的不容易,枯燥,疲惫,难怪路遥先生写《平凡的世界》,耗尽了心血。向他,我最喜欢的作家,致以崇高的敬意!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2 10:57:03
  昨晚写的一段被隐藏了?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2 11:44:06
  二

  “喂,秉璋,下个月中元了,还是咱西山十年的大醮,你回不?我今年得回去抢个彩头,嘿嘿。”
  “到时看吧,没什么事就回去吧。”秉璋自小对这个没兴趣,现在读了点书,就觉得更没意思了。
  “别叽歪,到时得回去,我提前个把月交代你了。不多说了,我忙生意先,下个月再聊。”
  钢子跟秉璋是发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彼此间说话也不客套,几句就挂了电话。
  秉璋想想,现在跟钢子也少联系了,每年春节或者清明回老家乡下时,才可以碰个面聚聚。
  西山镇属海江县管辖,位于海江县西部,多丘陵地带,秉璋与钢子的乡下老家——山脚村,就在一座山脚下,他们管区也叫山脚管区(以前也叫大队)。据老一辈人讲,村子至多也不过200年,原是他们的先祖逃荒或躲避战乱,从各处汇到这一块的。老人们总语重心长地跟秉璋钢子这些小孩子讲,现在才是好社会啊,你们得珍惜,以前旧社会,真的乱啊!有盗贼,还有狼狗蟒蛇。那时,都不敢一个人出村子寨口呢。秉璋相信老人们说的,他小时就听凤婆婆说,她丈夫就是回村的山路上,让盗贼给谋财害命的,那时她才20多岁,带着两个小孩子。凤婆婆一直未再嫁,辛苦了一辈子,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那个去四川当兵,退伍时带个四川妹子回来的,就是她的儿子。后来听其他老人讲,建国后,人民政府把那帮盗贼逮到了,公审大会那天,凤婆婆发疯似的跳上去,咬了那盗贼几口肉。秉璋也记得,小时村子是有围墙的,长石条或石块砌成,村子前头南北两边还各有一个寨口。老人讲,寨口原装了两扇很厚实的木门,大炼钢铁那时,被拆去烧炉子了。后来围墙也不知时候都拆没了,寨口倒还一直留着。两个寨口之间,还有一个池塘,前几年被填平,改成村前小广场,在村外头造了另一个更大的新塘子。整个工程钱款正是钢子捐助的,钢子性格豪爽,手脚大方,也爱点虚名。
  钢子与秉璋两家相邻,关系和睦,钢子爸与秉璋父亲都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朴实农民,没念过什么书,大字不识几个,只会下地伺候庄稼。两家常一块互帮着种地,秉璋钢子也自小一块长大,他俩一块下地干活,一块上山放牛。一块玩,也一块去学校,晚上还睡一张床。
  钢子姓郭,钢子爸当年看这孩子长得粗黑粗黑,就给他起名钢铁,又觉得俗,两字倒一下,叫铁钢,大家习惯叫他钢子。钢子长得粗壮黝黑虎头虎脑,两个大眼睛炯炯有神,也有人说他像黑张飞。其实秉璋比钢子还早出生了一个月,但看着,钢子岁数倒比他大一些。钢子自小胆子大,他俩小时最爱下沟里摸鱼虾,地里干活时也常常偷跑着去。有一次,他俩摸到一条水蛇,秉璋吓得大惊失色,钢子一个手疾眼快,揪起蛇尾巴,大力甩它好几下,就把蛇甩死了。钢子嘿嘿地说,交给二叔,今晚有的蛇肉吃了。还有一次,钢子爸恰好沟边经过,对着他俩大吼一顿,衣服也收走了。他俩就光溜着身子回去,秉璋羞得赶紧急跑着回家里,钢子却爬到围墙上叉着腰撒尿。钢子爬树掏鸟窝,拿竹杆捅马蜂窝,秉璋这些都不敢,也不敢吃那马蜂的幼虫。
  别看钢子长的粗,脑瓜子其实蛮灵活。秉璋发现他算数就蛮好,解题有时比他还快。但钢子做功课没用心,粗粗咧咧,经常犯小错误,有时也懒,干脆抄秉璋的作业,成绩也就不如秉璋了。不过,他自己也不大想念书,家里穷。未去公社上中学时(公社就是现在的镇上,他们一直习惯这么称呼),他爸常叫他下地干活,也得天天忙着照看家里那十几只鸭子。到了公社中学念书,他每个月得带28斤大米和8块钱交给学校食堂,对农村娃来说都不大容易。他弟弟妹妹在上学,他当大哥的,十五六岁,个子长得有他爸高了,得担半个家了。
  有天晚上,他俩坐在村头的池塘边,那晚,天上正好一轮圆圆的月亮,照着四周明明亮亮的。
  钢子两手托着脑袋,闷闷地对秉璋讲:“我不想去上学了。”
  秉璋看着他,却不知说什么好。其实,秉璋父亲也几次叫他别去上学,但秉璋读书好,秉璋二伯三伯,还有李老先生,都不同意,说他爸,你就这么一个孩子,还不好好供他念书。后来,秉璋父亲就没说什么了。
  两人怔怔坐了一阵,秉璋对钢子说:“过两个多月就初中毕业考试了,拿了毕业证再说吧。”
  钢子摇摇头:“不了,拿了证也没什么意思。二叔刚好在城里接到活,过几天我想跟着二叔干活去,多少帮家里一点,我自己也能够花点呢。”钢子二叔有手艺,会给家具门窗上漆描花,常在外面找活儿,日子过得比大家润一些。但二叔只生了个女儿,他老婆与秉璋妈一样,身体都不大好,就没敢再生。钢子与二叔感情不错,二叔也要个帮手,很乐意带着他,早几年就已经叫钢子给他打下手,做点简单的活儿,比如补腻子磨砂什么的。
  秉璋低沉地说:“之前,我爸也让我别读了,只是二伯三伯李老先生都不同意。”
  钢子有点愤愤地讲:“秉璋,你不能随我,我是没办法。你得好好读,李老先生看好你呢。以后有困难跟我讲,我能帮你。”说罢,他用力往池塘中央扔了块石头。
  秉璋嗯的一声,呆呆地不知该说什么,看着石头激起的水波,摇得月亮都碎了。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3 11:15:16
  这两天有意思,早上阳光明媚,接近中午就开始变天,乌云滚滚,又要下雨了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3 21:06:30
  过了几天,吃晚饭没多久,二叔走了进来,钢子爸赶紧掏出烟丝,给他卷根烟。二叔吸口烟,大声喊:“钢子,你过来”钢子应了一声,走过来站在他边上。二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对他讲:“你坐下,我跟你说说事。”钢子闻言便坐了,他见二叔神情有些严肃,心想二叔有什么重要事呢?
  二叔又吸了口烟,对着钢子爸讲:“哥,明天我就带钢子去县城干活了。”
  钢子爸嗯地点了点头:“你带上吧,让这小子学个手艺,去县城也能长点世面。”转头对钢子讲:“你小子一定得听二叔的话,县城不比村里,千万不可胡来。”
  钢子睁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爸,你放心,我跟二叔出去多回了,县城我也去过呢。”
  二叔看着他说:“钢子,二叔这会儿过来,正是要跟你说这事呢。”喝了口茶,接着又讲:“之前你跟着我出去,多在邻近村子或圩上,那县城要大多了,咱人生地不熟的,你可千万不能乱跑。”(镇上有个大集市,上圩就是赶集,他们也习惯把镇上叫圩上)
  钢子爸瞪了一眼钢子:“听见了没?”
  钢子点点头:“听见了。”
  二叔顿了一下,问钢子:“你听过严打吧。”
  “听过,村长在公馆讲过好多次了,广播也在说这个,我们学校里宣传栏也有。”
  二叔语气稍微严肃:“你知道就好,现在城里抓的很紧,你千万不可跟人吵嘴打架,也不可随便动人东西,公安抓去就麻烦了,枪毙呢。”
  钢子懵懵懂懂,二叔讲什么,他就听什么,嗯嗯地点头。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4 20:59:07
  第二天,东边日头还没出来,钢子就起床了,胡乱吃了点东西,坐在二叔的自行车上县城去。山脚村离县城有40多里地,出了村子有十几里山路,上坡下坡的,崎岖不平,甚是不好走。遇到下大雨就更麻烦,有一段低洼,还会积水。
  二叔接的这单活,在县城农业局家属宿舍楼,有3位人家新打了一些家具。打家具的木工师傅与二叔是老熟人,便跟人家介绍了二叔过来油漆家具。二叔不敢马虎,怕耽误了人家搬房子的时日,自然吩咐钢子早早起床。3户房子还没住人,钥匙已给了二叔。两人到房子时,也快8点了。二叔与钢子交代哪些哪些,就都忙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听到外面大街上人声鼎沸,警笛声响亮。二叔往窗外望望,又招呼钢子过去看看。钢子从楼上往大街一望,不禁“哇”的一声,只见大街上两边挤满了人群,4辆卡车正缓缓驶过。卡车上头戴白色警帽身着白色警服的公安,正押解着犯人。那些犯人耷拉着脑袋,两手反绑,胸前还挂了个牌子,钢子看不清牌子上面写了什么。
  二叔说:“看到最前面那辆车了吗,那上面是判死刑的,枪毙。”
  钢子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阵势,当时还真唬住了,不敢随便出去走动,每天一大早跟着二叔上县城,傍晚又回去,两人午饭就在家属宿舍楼外面的小餐馆吃了。乡下干活,主人家管午饭,还给一包烟。城里就没了,但工钱高些。
  这天中午,他俩刚吃完回来,坐着歇会。二叔掏出一包椰树牌香烟,没想到给钢子递了一根。钢子有点摸不着头脑,看着二叔。
  二叔对他微微一笑:“钢子,抽根吧。以前我不给你抽烟,那是你还在上学。现在你不念书,出来干活了,就抽吧。我知道你不像秉璋,没那么乖,在学校肯定抽过。”
  钢子嘿嘿地不好意思笑了,接过二叔的烟。钢子在村里可不敢抽烟,也没零用钱买烟。但几个家境好的同学,兜里有时会偷偷藏包烟。钢子个大体大,性子爽快,在同学中间多少有些威风,他们倒也乐得跟钢子分享。
  二叔美美地吐了口烟,问钢子:“钢子,你爸不让你上学,你怪他吗?”
  钢子看了看二叔,低头吸了两口烟,才慢慢言道:“不怪,我去公社读书,每个月得花不少钱粮,书又没读好。爸也不容易,就种那点庄稼。妈养些鸭子,还有两头猪,一年没多少收入。铁妞铁牛上学也得花钱呢。”
  他顿了顿,接着说:“爸一直想攒点,新盖座房子,毕竟我快长大了。”
  二叔很欣慰地看着他:“钢子啊,你懂事了。”他沉吟片刻,叹了口气:“以前风水先生说过,咱们祖山出不了文人呢。你爸信这个,他怕你读书白花了钱银,还不如赶紧成家立业的好。”
  钢子点了点头,没言语。
  二叔拍了拍身上的烟灰,又说:“钢子啊,二叔也没读过多少书,日子过得也不比大家差呢。有个手艺,饿不死人。你个长的好,脑瓜也灵活,二叔信你以后不会比人差的。”
  钢子有些激动,猛吸了口烟,语气坚定的说:“二叔,您放心,我一定会混出个人样来的。”
  二叔用力按着钢子结实的肩膀:“后生仔,不懒惰,总会有出息。”


楼主空谷2006 时间:2020-09-16 21:23:32
  没想到,长了带状孢疹,更得慢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