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明天第1步—黎明前的黑暗(28-32)

楼主:东方德古拉Yu 时间:2020-09-18 23:49:29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28章 关键的拜访    王森是年30的中午回来林州的。他跟高栋交换了意见。王森在回林州之前拜访过当地的医院。李娥这些年一直在精灵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透析。王森专门去找了代班护士,曾老师。在交接文件的同时,他把和曾老师的会面也向老局长汇报了。‘阿宁在医院的表现,也还可以,李俄看不到,所以这些年透析绝大多数都是安宁带着的。要说特别的就是前两年有一次李娥突发心衰住进了医院。那时候阿宁一时拿不出那么多治疗费。他心里很着急,着急到抱着血透机哭。一个大男人当着那么多人面抱着血透机哭,这场景震撼了很多人啊!不过后来过不久,她就把李娥的治疗费用结清了。我想前两年就是他卖肾的时候吧。老局长,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搞清楚。因为连医院的护士医生都不知道,他们俩已经离婚了。阿宁也是一个月前不去医院接送李鹅的,在此之前发生过什么?好像一般人都不知道。’  高栋和王森也交换了一下这些天在林州的所见所闻。‘小王啊,这案子的脉络越来越清楚了。其实,要搞清楚,安宁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不光要在当地调查。精灵那边也是个关键线索。今天下午我们去一趟旭日集团。我和那边的潘总约好了。我认为日后阿宁的很多变化,都是从这位潘总开始的,’  与此同时,张老汉一行人也回到了林州。他们这些天在金陵闹腾的也够辛苦的。本来他们是想让媒体记者出面,好为自己女儿讨个公道。但因为这个案子太复杂,如果流传开来,对社会的负能量太大,最后,经过精灵和林州两地市政府的协商,决定严格管制舆论。将事情低调处理。于是才有了张老汉先前一直堵在大杂院的情况。之后,在王森的劝说下,他们也只好回林州等消息了。  林州的旭日集团是一家有规模的财务中介公司。他有公司总部和几家分公司组成。有做安防器材生意的公司。也有电脑网络公司。公司名下还有多家洗车场和修理厂。公司总部门前和地下的大部分区都是收费停车场。可以说,这个潘旭把企业经营的仅仅有条规模有序发展,  潘旭是在公司总部接待的高栋一行人。办公室和会客室也不至的场面喜庆。已经很有过年的气氛了。‘两位警官请进。你们随便坐啊,刘秘书给到两杯茶来。’潘旭客气的将他们让进屋来。高栋就开始了和潘旭的谈话:‘潘总不必客气。这次我们来就是想了解一下阿宁这些年的情况。尤其是和你们公司有业务往来的这些情况。希望潘总还能多多配合。’  潘旭也做到了沙发上。他给两个人闭上了“九五至尊。”就开始谈话了。‘安宁这个事吧,我也觉得挺惋惜的。我也是事发第二天才从街头巷尾的议论中,知道这情况的。安宁的病情,我半年前就知道了。后来他和老婆离了婚。她把孩子和财产都交给李鹅了。这财产是离婚时的协议。又早于案发前半年。我想阿宁造成的事情,就算法院判决赔偿,也轮不到你额头上了吧?因为在法律上他们早没什么关系了。所以阿宁的事我不太清楚,’ ‘这说明阿宁半年前就有策划了。想必现在李娥也跟你们公司有业务往来吧?’面对王森的质问,潘旭喝了口茶,继续说道:‘这事情属于个人隐私。如果非要说和案件有关的话。李娥委托我们管理她的个人财产。至于阿宁,他半年前就已经和公司终止了一切合约。至于他半年后做的事情,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我和阿宁的合作早在2017年就开始了。不瞒二位,我们合作的很愉快。’  不可否认,潘旭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商人。潘旭身材健硕,皮肤白净。哩着一个小平头,很有肉感。于是,高栋继续问道:‘可以啊,潘总。反正我们也没证据说你跟着案子有联系。那你就说说阿宁在你们公司有什么业务往来?’潘旭点上了一根烟:‘它是从2017年开始通过我们公司放出去了45万。年化收益大概在18%左右。后来减少了。从前两年开始到半年前,它通过我们公司一直在外边放款有80万左右。有时更多。不过你放心,这些都是阿宁拆迁以后拿的钱。后来还有他卖肾得来的钱。这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然作为兄弟,我是死活不会让他这样干的。不过你们放心,阿宁的民间借贷活动都是合理合法的。公司和他都签有居间合同的。’  王森这下坐不住了:‘合理合法?潘总,你怎么就这么自信?’潘旭掐灭了烟,严肃的说道!‘二位是说我和公司有什么不法勾当吗?你们放心,我们是证照齐全的。财务中介也一直在银监会的监督之下。别的我就不多说了。阿宁这边,他的借贷利率和总借款金额都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24%。和200万人民币的上限。半年前,她和我们公司解约的时候也是没有一起诉讼官司的。阿宁通过我们公司办理的,都是有抵押放贷。基本上我们给他的也是优质客户。所以他出事前的日子过的相对平静。’  高栋也点上了一根烟:‘你们公司竟然能做到那么大,我们,肯定不会质疑的,况且你们公司真要有什么经济问题也不归我们管。既然你说到阿宁是你的兄弟,那他卖肾是怎么回事,如果他遇到困难,你们是不是该帮他一把?’  ‘这事情吧好像是三年前的秋天,阿宁他老婆突发重病住院了。好像需要一大笔钱。所以他找我要把放出去的款子收回来。你想这怎么可能啊?正规法律手续做出的借贷行为,怎么能说停就停了?我个人倒可以给他出几万块钱。可这也不够治疗费啊!后来阿宁又去想其他办法了。我也是一年之后才知道他把肾给卖了的。作为兄弟吗,我能做到把优质客户资源给他。给他按最高的年化收益记账。给她用最安全的操作方式积累财富,我也是仁至义尽了。至于其他的我也不能做什么了?’  潘旭说完这些,又给两人倒满了茶水。  王森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据我所知,民间借贷的有些操作都是灰色地带。你能对阿宁做到这些也算是够兄弟了。可你们的这种金融操作,难道比银行要强吗?客户凭什么到你这儿来借贷?这些年,阿宁的老同学朱超好像也是你们的顾投资客户吧!’潘旭听了王森说的话,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但他还是说道:‘两位警官,如果是聊阿宁的暗子我想我已经说完了。如果说我和我的公司经营的业务是否会踩灰色地带?这就不劳二位操心了。我们做的是有抵押放贷。押车押房贷,我们都做。且不说我们开展业务有多少年了,我们还有专业的律师团队。我们也有专业的抵押品评估团队。政府和银行里,我们也有朋友交往。如果财务中介行业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我们就不会发展到今天了。对于需要资金周转的客户来说。我们的放款速度和操作手续都比银行要快得多。他们刚好有资金的难处。而我们也刚好有资金需要放出。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至于我们的性质,二位也不用想的太复杂。房屋通过中介出租。而财富也可以像房子一样进行出租。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和必要性。维护好借贷双方的平衡,照顾到它们彼此的利益。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潘旭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不像过去呀。那个时候套路贷高利贷什么的,整的民间借贷乌烟瘴气的。有的借钱的也不讲究,甩一本房产证给债权人,就想借个几十万。不懂得债权人还真被他们给坑过。现在好了,国家有了对民间借贷的标准立法。将来我们这个行业也是金融系统不可或缺的。’  高栋他们和潘旭聊了一个下午。直到日落西山,他们才离开了旭日集团总部。王森说道:‘这潘总,还不是一般人啊!云山雾绕的说了那么多,不就是说这事跟他没关系吗?听说此人家境也很一般。后来也是跟一帮放高利贷的慢慢混出来的。’高栋说道:‘此人虽然不显山露水,可也不是一般人。据说他在林州还认识不少党政机关的人。听说林州企业家的富二代们和此人来往密切。他发展了那么久了,屁股底下不一定干净。等阿宁这个事了了,我得请省公安厅管经济的同事好好摸摸他的老底。至于下午有没有收获,我看未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她知道阿宁的事,但至少半年前,阿宁在布局的时候他心里是有数的。总之,这个人日后我是一定要关注她的。’王森一听说老局长日后会关注潘总,他就很期待的说道:‘好啊,老局长。这个潘总跟林州企业界的富二代混那么熟。我才不信他只做做财务中介那么简单。搞不好他的公司还参与洗钱什么的。不过,这两年,林州也没出过什么贪腐案子了,这事情恐怕也不好说…’总之,王丰他们是愉快的一路聊回了市公安局。明天就是春节了。他们俩都没有回家吃年夜饭。因为阿宁的身体状况不怎么好。他们决定留在局里陪阿宁聊聊。  第29章,两顿年夜饭    春节中国人的传统佳节。年夜饭是家里人团聚时的最隆重聚餐。一般最传统的在家里吃的年夜饭才是最高规格的。在大年夜里,家人们在一起团聚,这一天,无论如何?大家都会很少出去会朋友。之后的春节联欢晚会更是充满了温情和喜庆。但这一切对高栋他们来说这顿年夜饭和阿宁在一起才是最有意义的。高栋在浙东省公安厅,一呆就是十几年。他从一个三级警监混到副总警监,长时间呆在主管刑侦的领导岗位上。不过,这一切在年后要有所变化了。就在年底,本届政府的公安部长因健康原因提出提前退休,所以,中央高层决定破格提拔高栋代理公安部长。高栋很清楚,年后这个案子要没有一个结果,去北京上任,他的职业生涯将是不圆满的。如果这次能把阿宁这个不用破,却不好办的案子办好了以后再公安部即便是不能扶正,也能留任高层。因此,他决定和王森一起在春节里加班加点。  阿宁的情况也不是很美妙。他前两天身体状况更加恶化了。现在阿宁虽然是一个罪犯,可看守所是不能容留他的。为了阿宁的案子,省公安厅特批阿宁在配合调查和法院判决的一切程序都在公安医院完成。换句话说就是他即便被判有罪和牢房,也是没有关系的。而且这东省的高层也希望阿宁的案子可以尽快了结。高栋认为如果只是逞治凶手,那这个案子早该了了。如果这个案子能影射出更多社会问题,从而得到解决的话,那将是司法民主和社会主义实践的一大进步。惩办凶手,以公安机关的力量完全胜任。可要让类似的案件不再发生预防的源头,也得从公安机关开始取证调查,从而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公安医院的一间特护病房里阿宁的手铐早就被去掉了。虽然阿宁脸色不好,但精神状态还是可以的。高栋和王森带了几个菜,来到了阿宁的病房。:‘阿宁啊,你在这儿还好吧?今天是大年夜。我们虽然不能让你和家人团聚,可我们也来陪你了。’高栋和王森边说着话,边把菜摆到了阿宁的病床前。  阿宁露出了微笑:‘高斯尔,你们本可以不用陪我的。春节假期和家人团聚,这个时间还是宝贵的。我活了40年了,确实,还是头一次与家人不在一起吃年夜饭。不过这次能和领导们在监狱或是在医院里欢聚年夜饭我也是深感荣幸啊!’高栋还是耐着性子帮阿宁摆好了碗筷,继续陪阿宁说着话。:‘我们下午去看了你那个好兄弟。这人的事业的确做得有板有眼啊!你有个这样的好兄弟你的生活本该过得不错。不过这不要紧。王警官呢?前些天还去了趟精灵。他见到了你的老婆孩子。’  阿宁端着王森给他盛的菜表情期待的说:‘王警官,他们还好吗?’王森一边给阿宁天的菜,一边坐到了她的对面:‘他们很好。看得出来,你老婆被你照顾的很健康。你儿子也成了一个帅小伙了。我看过他的格斗技巧。如果将来能走在正道上,勤加修炼,这会是个好苗子。’阿宁露出了微笑:‘谢谢王斯尔的肯定,孩子一定会过得比我好。’这顿年夜饭,大家吃的还算和气。至少在大年初一和大年初二,他们都没和阿宁聊关于案情的事。  何林州相隔600公里外的精灵已是大雨瓢泼。很多在精灵务工的人都回家过年了。大杂院里理财新一家正准备着年夜饭。这次阿宁不在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了。夜里的风雨漂泊,仿佛意味着天也在哭泣。于顺康记着围裙在灶台前炸着盐酥鸡,这些小点心,原先也是阿宁经常做给小康康吃的。现在小康康长大了,自从外婆前些年腿脚不利索,他就学着自己在厨房做饭吃。现在于顺康的厨艺也小有长进。‘孩子让你外公来做饭吧!你扎完盐酥鸡就回房间休息会吧。’李娥摸着小康康的肩膀,对他这样说。于顺康把炸好的盐酥鸡小心的盛到盘子里:‘这是爸爸以前做给我吃的,以后我要把他的本事学到家做饭给你们吃。’这半年来,小康康自从经历了上次那件可怕的事情后,就成长的许多。 年夜饭准备得很丰盛。外公外婆和妈妈,爷爷带着于顺康围坐在大圆桌前,虽然年夜饭的气氛不是很喜庆,但一家人坐在一起也是很温馨的。圆桌前面还放了一把空椅子和一个空饭碗。王阿姨带头,双手颤抖的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了那个空碗里:‘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阿宁都会跟我们在一起吃饭。无论他在外面干出了些什么事情,他永远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好。尤其是你们。’王阿姨指了指李娥和小康康:‘阿宁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它就为你们把今后的路都铺平了。你还有小康康的子孙后代都记得他。’说这话,众人一个个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空饭碗里。大家的心情是沉重而又悲伤的。于根福是有口难言。这时,理财心端着酒杯起身向众人训话了:‘大家不要这样,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只有我们活的更好,阿宁才会开心。你们想让他难过吗?你们记住我们从今天起,更要好好的过好每一天。我们要好好为明天去干。小康康,现在好好学习。将来让你爸爸和周围那些人都能看到你也能做出番大事业来。’于顺康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举起酒杯来:‘好,我会记住的,因为我也有过爸爸。以后我要学金融学法律做一个体面而又有尊严的人。’这顿年夜饭,理财新一佳在风雨飘摇的夜晚吃出了对于人生的思考和命运的倔强不服输。  第30章,开庭前的最后准备    表面看来,这故事已经接近尾声了。其实这故事关键的后半部分才开始。1219于宁生自我灭门案从案发到现在,也有一个半多月了。高栋在面对各方压力的情况下,也将案子整理的差不多了。期间,为了让阿宁能够相对健康的面对法庭审判,公安和检察院方面也协同医院给阿宁做了一个月的专业性治疗。其实如果没有阿宁在网上的那篇小说,高栋也是很想尽快结案的。毕竟这种事情虽然没有公共危害性,但社会反响确实强烈的。案子的全部卷宗和相关文字材料在春节前就已经交给检察院了,等年初六开庭以后,走完必要司法程序高栋他们也就功德圆满了。不过,随着日后刑事辩护律师陈艾红的出现,这个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大年初四高栋就接到了老同学徐策的新春问候。他们寒暄几句,以后就谈到了阿宁的案子:‘老同学啊,没想到一个多月前你跟我聊的那个案子居然是有小说原型的。你说这个事吧,怎么就会无巧不巧的有人去做呢?感情是有人去模仿啊!’高栋他很清楚这事情不宜多说:‘可不是嘛,所以这几天我们基本已将阿宁的案子省的差不多了。只是小说的原作者已经很难找到这个人了。阿宁也不过是对号入座。对了,这小说在你们那儿也能看得到吗?那些人是怎么评价的?’徐策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开心:‘老同学啊,大陆不会又玩媒体管制那一套吧?我可没有多嘴啊,他们只知道有这么一本书,不知道有大陆这边出的案子。不过反响还是挺强烈的。就在我们那边,洛杉矶,旧金山。那些华人聚集的比较多的太平洋沿岸地区,几乎是说什么的都有啊!老一辈的华人都愤恨这种事情。他们说这种小说是在荼毒人们的道德观。可是那些年轻一辈的华人和其他种族不以为然。很多人都认为,如果他们处于这样的情况也会毫不犹豫的用极端方法保护自己的家人。所以呀,大洋彼岸都闹闹腾腾的了,我想大陆这边也不会无声无息吧?’高栋听了心里别扭的很,可是他也明白,这边的网络也是说什么的都有:‘我看你是想多了。那本书我们当然不会让正规的出版社去出版。不过,网络上的东西吗?他们想怎么折腾随便吧!要不是那么多事情,我手头的案子早该结了。不过,官方也会在开庭之前给大众一个交代。免得到时候让他们无中生有,口无遮拦。至于媒体管制,这种事情,我看越管越南看。这种事情与骑士堵着他不如疏导她。不然作者和做那个案子的人,还以为给他脸了呢。’高栋和老同学聊完天后就去了检察院。主要是和检察院领导商议了一下,阿宁的细节问题。还有就是在春节后开庭之前,大家开一个联合记者会。把这些不好的影响以官方的名义淡化处理。好以后尽快走司法程序达成圆满。公安和检察院的领导都一致认为,此事法院在二月底前必须尽快解决。这样做不仅是司法程序上的必要。也是出于阿宁特殊身体情况的考虑。  高栋问检察院的高院长:‘我知道,我们在办案中用了不少时间。可这一切也是为了日后能够将这案子办的严丝合缝。阿宁这人虽然做出如此行为。可他的一生和为家人的牺牲精神,也让人动容啊!他就一定会被处以极刑吗?‘高院长说:‘怎么判那是法院的事?你们交上来的材料,我们会全部认真审阅的。其实我们主要做好国家公诉这一块。至于辩方,肯定也只能是法律援助。不过不管最后怎么判?执行肯定是有空间的。一般我们国家对于这种特殊人群只要他的犯暗不构成危害公共安全。我们宣判后,一般都是不闻不问,拖着任其自生自灭的。’高栋明白,这样子像阿宁这样的人基本向大众宣判完就结束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事情的确是内容丰富啊。虽然站在道德的立场上去批驳一件已经发生了的事是没多大意义的。但从理性的角度去研究已发生过的事情。不光是预防犯罪,也对政府以后管理类似人群是有重要借鉴意义的。于是  与此同时,600公里外的精灵也是风和日丽的新春景象。这些天李娥面对阿宁的处境。心里虽然悲伤但在家人的陪伴下情绪也还好。在春节的这些天里,儿子也经常带着李娥去城市附近走走。他们去了阿宁以前常去的紫金山上和玄武湖边。他们也知道,等阿宁的事告一段落后,一定会去看看她的。  这些天里阿宁的病情基本稳定。春节里,她也常被护士推到院子里晒晒太阳。虽然阿宁已经没有力气下地走动了,开庭前的这段平静日子,他还是享受的。高栋和王森在看完安宁后就回自己办公室去整理剩余的笔录了。通过这一个半月和阿宁的相处,高栋他们也看到了阿宁无助和茫然的一面。于是在开庭前的这两天,他们决定把案情笔录的后半部分再看一遍。因为阿宁走到今天这个结局,就是从他2015年以后回到金陵才慢慢起了变化。在2015年之后的九年里阿宁所经历的人和事都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第31章,重回手推    2014年七月,一年之后,阿宁带着李娥又回到了金陵。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夏天。阿宁满怀壮志的回去林州。在那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阿宁遇到的人和事也深刻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于是,在一番风雨之后,阿宁回到金陵,这个第二故乡给她的感觉还是亲切依旧。  首推是阿宁在精灵工作过多年的地方。他想做生不如做熟,经过和家人的商量,阿宁还是决定回首推。那天中午,卢总不在,是王总接待的阿宁:‘怎么样小于,这一年来还好吧?’王总也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在首推一般王总负责店里的主要业务,卢总则负责首推的客户维护和外交宣传工作。阿宁喝了一口水,服了服眼镜说:‘是啊,王总你说的对。我这一年的生意确实做得有点不咸不淡。其实我也知道了做业务和开店那是两回事。也许我不是个经营型的人才吧。’  王总意味深长的问阿宁:‘看来你这一年也懂得了不少啊!怎么样?是不是打算回我这儿了?’阿宁诚恳的说道:‘是啊,王总,我想我还是回你这儿吧。毕竟之前我也在首推,干了两年了。’王总微笑地看着阿宁:‘是啊,你还是回来吧。不过呢,这一年我们公司也有了些变化。中医理疗只是我们的业务之一。重要的是我公司也有了些产品和套餐,所以和客户沟通,你还是有待提高的。对了,我分店里还缺个中医理疗的人才。你不如去那儿吧,把你精油推拿什么的老本行做起来。而且那地方离你家也近,走几步路就到了。你看明天上班如何?’阿宁起身与王总握了握手:‘竟然那里离我家那么近,我看我今天就可以上班。反正我也调整的差不多了。’告别王总后,阿宁就愉快地去上任了。  阿宁工作的首推分店的确离她家不远。分店由于靠近居民区,环境清幽典雅。阿宁与那边的经理左洪处的关系不错。左经理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女人。对客户热情大方。对员工也是善解人意。和大家相处得很融洽。她招揽客户很有一套。就连下去倒个垃圾都能招来两个客户。店里的其他同事也还可以,基本都能做到爱岗敬业。可是,阿宁发现店里有个员工叫小孙的,此人表面看来,重情重义,实则虚炎附势。为人狡猾又爱耍两面派。也许这人在其他垃圾店里呆习惯了,养成了这种劣根性。但阿宁和她处久了,总觉得不是个味道。分店所在的住宅区中产阶级比较多。好多客户不是政府机关的,就是金融系统的。这小孙溜须拍马也就算了,但总让人觉得她马屁拍的好像不对地方。总之就是话多了,可却收不到客户的心坎里去。时间长了,就是左经理看他也不怎么顺眼。可偏偏是这小子业务水平还不错。所以老板看着业务水平的份上,被他还是忍让的。可同事们久而久之就有点别扭了。  一天,小孙和阿宁在一个工作室里给他们的客户做中医理疗。‘知道吗老于,我不管到哪家店里,都能够成为业务骨干。而且我能在较短时间取得老板的信任和同事的赞扬。其实人生境界不过如此了。要不然人活一世,如果没点成就不就废了吗?’小孙说的是得意忘形,唾沫横飞。阿宁听的是格外刺耳,忍无可忍了:‘你还是安静一会儿吧。如果你的人生目标只有这点追求了,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小孙听了就不干了:‘听你这意思,我怎么就觉得有点酸呢?我看你这样也没多大人生境界了吧?’阿宁觉得这人简直就是来添乱的:‘你觉得这种人生目标很有意思,那是你自以为的。我的境界也没多高。你再能也是做服务行业的,也是在服务别人。哪天你能躺在床上让别人给你捏捏你就混到位了?也许你没想过,但我觉得不久的将来我就能躺着让别人给我捏。’从那以后,阿宁和小孙之间就无话可说了。  14年的深秋,夜晚下班后,阿宁来到了夜市上和陈斌相约撸串喝酒。他们俩以前在首推董店关系一直不错。‘老于啊,你也是,回去一年多了,电话都很少打。怎么样?这次回来不走了吧?’阿宁放下鸡腿,喝了一口酒说:‘小陈啊,我这不找你来叙旧了吗?平时我在分店那边咱们的确聊的少了啊!’陈彬放下竹签被阿宁说:‘是啊,这些日子你都在分店。听说你和那个小孙处的不太好啊!这人嘴是碎了点,但在老板眼里,这就是沟通型人才啊!你们要是不兑付了,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吗?阿宁又灌了一口酒说:‘这人我还没放在眼里。你知道吗?以前我们就知道起早贪黑,往死里干。我们身体累了,干出病来了,不会有人问的,有的人养家糊口累了病了,还不敢歇了。这一年,我算是活明白了。你知道我们浙东那边吧!那里很多人都是做生意起家,甚至是搞民间金融活动。以前我也是个是金钱如粪土的人啊!可这两年我也明白人要没钱是很悲哀的。尤其是我回去的那一年,家里发生了太多事情。很多时候,有钱人不是干出来的。他们其实比常人更懂得用钱生钱的道理啊!小孙一天到晚逼逼叨叨的全是什么业务能力啊,沟通能力的。我看这兔崽子只配一辈子做牛做马。所以啊,这种脑子有屎的人,我还没把它当回事。’  陈彬听了阿玲的话,觉得阿宁这一年多来有了本质上的变化。至少他对人生和今后工作的态度比自己要强的多了。看这样子,日后一个小养生会所,他是看不上眼的。‘是啊,老于,你说的没错。你记得我们店里那个张辉吧!就是那个炒股在一周内能赚两万块的主。现在我也在跟他混了。投资理财这些我也在做的。有兴趣呢,有时间我们可以交流一下。至于那个小孙,它其实就是坨屎。但没事,还是别得罪他的好,有时沾上了屎,那也是很麻烦的…’他们兄弟俩说着说着就笑起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宁果然没把小孙子当回事。安宁觉得给这些客户服务,如果只是捏捏,那就太浪费了。于是他也学会了像小孙那样的沟通。不过阿宁和那小孙子的目的是不一样的。阿宁,从政府官员那里打听到了金融政策。从律师那里了解了什么事,他向权证和抵押权。还从银行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了金融放贷和基本的理财知识。对于那些一般的交流,阿宁捏过就算了。对于那些给她较大帮助的人,阿宁还会给他们免单。总之,阿宁知道有些事不能看表面。只有比常人更深层次的观察和了解,才能获得事物更多的信息和价值。记得有位哲人曾说过。‘当人掌握一项别人所不能的超能力。哪怕这种能力只是最低级的。他的生活也能异于常人,超乎想象。’阿宁深刻的知道。世界上本没有什么超能力。所谓超能力,只不过是普通人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学习和观察,从而掌握别人不能轻易掌握的技术或天赋。或者是面对强敌时能比一般人更懂得变通。就是所谓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看准机会,在别人背后送出最致命的一击。做人如此,做事也是如此。阿宁没有想到的事,小孙果然说他不是个东西,他就越发的不是个东西。最后,在那个冬天,阿宁用自己的智慧将小孙踢出了公司。之后,他也离开了首推,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事业…  第32章,重回手推2   那年的冬天到了。很很多服务行业一样会所的生意肯定是不如夏天的。阿宁除了平时上十几个小时的班之外,早上就回家,和家人共享幸福时光。下班后,他就和兄弟们一起撸串喝酒,逛马路。由于冬天生意不好,阿宁和兄弟们的工作业绩也就很一般。这下小孙可逮着机会向老板进谗言了。他反复的说,什么都能说得出来。最主要的是说阿宁工作懈怠,还影响了同事对工作的积极性。阿宁得罪小人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同时,小孙的做法也只会让别人不舒服。 这天,阿宁又被王总约谈了。‘你们这上个月的业绩就不怎么样了。这还有20几天就到新年了。你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自己?听说你上下班时间很规律啊!怎么我就没这么好的福气呢?’阿宁知道这又是小人进谗言了:‘王总,业绩下滑的事也不能全怪我啊!客人我是帮你在做的。产品我们也卖出去不少。至于上下班时间,我完全是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你叫我检讨,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王总有点愠怒了:‘你不知道?如果你的老婆跟别人跑了,你也说不知道。’要换了以前的安宁,面对王总的态度,就忍了。可现在的阿宁头脑里装了太多东西。思想与状态也有了本质的变化。他知道,不管是做什么行业?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而金钱是衡量人和事最直观的标准。阿宁想如果自己已经具备了创造财富的条件,工作对他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这是与我老婆有什么关系?你店里的生意我和同事们会帮你努力的。毕竟维护好客户,给我们也带来很多利润。如果你还和我聊这些,我想我可以回去了。’ 那天王总不光约谈了阿宁,她还批评了其他同事。同事们都知道这又是小孙的杰作。他们也是又气又恨。阿宁和同事们回到休息室,吃着工作餐。大家心情都有点郁闷。陈二虎找到了阿宁。他们来到了楼顶天台点了根烟抽着。‘大叔啊,我对那个杂种实在忍无可忍了。我真想搞他一顿。’陈二虎是阿宁离开后来到分店的。但是一直和阿宁关系不错。小孩子花钱大手大脚。阿宁也会时常借他点钱用用。阿宁猛吸了一口香烟:‘你个兔崽子,别跟我惹事啊!这鸟人,现在是老板跟前的红人。你去搞掉它小心他把你给踢出去。’  陈二虎甩掉烟头猛的站起来,告诉了阿宁一个惊天秘密:‘你知道吗?这小子经常干私活。’阿宁听了也很震惊。所谓干私活,就是不在上班时间内,私下约见客户提供服务,之后再收取费用,不像公司上报。这种事说严重了,也是变相的贪污。其实阿宁没事的时候也会干私活。但她不是为了那点小钱。干私活,只是为了在相关领域多接触些上流社会的人,以便阿宁将来有了点钱后能够开始她的金融事业。和小峰的动机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只是为了捞外快。更劲爆的是他在下班时间,用店里的资源干私活。其实,不管是分店还是总店都有监控。小孙做的那些事如果被人捅出来是铁证如山的。真不知道这人是聪明过头了,还就是个没脑子的货。  阿宁问二虎:‘你说的这些太震撼了。如果这事情传开了,是要有确凿证据的。那你当时怎么没说啊!或者说你也参与了。’陈二虎恨恨地说:‘我和那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的分店。我们半年前就一块干私活了。主要是那个人带来的客户做不完财分给我做的。我开始也觉得捞点外快没什么。但这人胆子也太大了。她大部分私活都是在店里干的。有时候也会应客户的要求外头去。我几个月前就觉得事情不妙。再说这人自以为是的,我也不打算跟他处了。’阿宁辅助了二虎的肩头:‘这个事如果别人不知道的话,我就把事情上报给卢总,或者是王总。当然,只让他们看近几个月的监控。如果两位老总不合作的话,我就把事情捅出去。我想他们也怕别人学小孙。的样。’  在以后几天里阿宁和二虎核对了一下事情的全部。他就把事情汇报给了左经理。左经理在调看了近几个月的监控后也震惊不已。之后左经理就和阿宁去了手推总部。两位老总知道小孙这事情以后,起先是想把事情压下去的。但后来王总认为,此事关乎重大,如果不好好处理,同事们是会寒心的。将来也会有更多人去干私活。罗总认为,失去小孙这样一个能人,很可惜。几分思考她决定将这件事情低调处理。于是,小孙就在2015年新年到来前卷铺盖滚蛋了。 元旦那天的同事会餐,大家都吃得格外尽兴。两位老总虽然失去了一个能人,但看到同事们一团和气的样子也十分高兴。于是,王总就开始部署下一步的工作任务了:‘同事们这一年来的尽心尽力,我是看在眼里的。现在春节快到了。店里的客人也会慢慢增多。希望大家能够拿出百倍,千倍的热情迎接新挑战。尤其是分店的同事们。小孙,因为家里有事,他离开我们了。大家要再接再厉地干。我们要齐心协力,创造辉煌业绩!’王总话说完会场里就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因为大家知道春节也是个客流高峰。在春节期间有些同事会回家。但客人同时也会增多。这就加重了,留下来同事们的工作负担。  其实大家都知道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但是,巨大的工作量带来的不只是劳累。还有对于身体各脏器的损伤。这些年来,很多盲人都知道,中医理疗是一门力气活,也是一门脑力活。你光会捏不知道辨证施治,你的活也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在体力加脑力的双重工作下一般人在四五十岁以后,身体就会出现各式各样的慢性病。也很少有人会把推拿这个活干到五六十岁以上。因为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很多盲人在干一段时间的中医推拿后,连自己的残余视力也保不住了。更何况,因为服务行业的作息饮食不规律。中医理疗师往往在中年以后就力不从心了。因此,很多上了年纪的推拿老师傅一边在劝着顾客养生,一边自己也在养医生。因为他们往往有心脏病,肝肾损害或者其它一类慢性重症。说难听点,哪天走腿都不知道?  赵子峰是首推总店的一个老员工。他早年在深圳干推拿。凭借着自己的劳动,在精灵已经买上了第三套房子了。不过,由于服务行业的饮食作息不规律,他经常会去医院修养几天。2011年的夏天。在连续八九个小时的工作后,他倒在了按摩床上。还好同事们发现的及时,把他送进了医院急救。一段时间治疗后,老赵康复出院了。可两位老总是说什么也不敢用他了。因为这人要死在店里或是落下个残疾什么的。首推是要负全责的。不过大家不知道的事,盲人群体从事中医推拿行业,基本就和农民工干活没啥两样。自己不参与缴纳社保。公司或店里也不跟他们签合同,不缴社保。基本上能用就用用费走人。要是搞出个好歹,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若有人不相信,有心人可以去细心调研一下。虽然这个行业在保障方面,我说的让大家难以置信了。可不管事实有多冷漠,这就是本质。所以,老赵这种情况只能是回家自己创业。或者就此退休。可赵子峰说出了自己的豪言壮语:‘我就是为推拿而生的。我死也要死在推拿床上。首推是我参与建立的。我要在这里干下去!’多么敬业的人啊!可这些话听在王总耳朵里十分的圣人。‘老赵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身体情况也摆在那里。我看是你做做好事,放我们一马吧!我这儿现在生意上轨道了。那么高的工作强度,你是承受不了的。你也看到了,我店里大多数都是年轻小伙子。你还是回去吧。’就这样,赵子峰也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手推。 事情已经过去快四年了。当阿宁认为,老赵的事情已成往事的时候。悲剧再次上演了。老冯是某推拿店的一名员工。阿宁是在几年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他的。当时李娥刚刚得病。冯大哥也很体谅阿宁。于是,他就和阿宁交流了很多业务上的知识。此后,对阿宁也是很照顾的。在春节的一个礼拜前。老冯和阿宁约好的,要出来吃饭。可是那天阿宁打电话过去时,确是冯大嫂接的电话。‘我老公前天已经走了。’阿宁起先听到这个噩耗,心里是一阵迷茫。后来他才明白,春节前的高强度工作让老冯倒下了。当阿宁来到老冯那里的时候。某推拿店已被人群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个店也是个大型的养生会所。电脑版和老冯家属的协商结果是只肯赔20万。原因是老冯年纪大了,而且又是下班时间出的事。不管家属怎么哭求商量,电脑版死活也不肯再加一分钱了。阿宁响老冯也就四十八九那个样子,以前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慢性病啊!于是他就找到了老冯的同事小刘。小刘悄悄告诉阿宁:‘我们这些天接待的客户很多。叫我们这些小年轻都觉得有点体力不支了。冯哥这些天也没少干,所以他胃口不太好。就在前天晚上,我们干完活回来,我们叫冯哥一起出去吃夜宵。她没跟我们去,说要坐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当我们吃完东西回来,还跟冯哥打个招呼。第二天我们起床时发现冯哥还坐在床上。这时我就想喊醒他。没想到我手一搭上去他就倒了。人已经是冰凉冰凉的了。’  阿宁的心里是气愤的。他知道如果某店老板这么做的话是过分了。我们为他们做牛做马。累了病了,又没有保障。出了事情,老板想用20万就收买人命吗?于是,阿宁就和老冯的家人将老板报到了相关部门。他们还聘请了律师准备起诉那家黑心老板。这也是阿宁第一次展露了自己的才华。他相信法律不保护好人,也不保护坏人。它只保护会使用。它的人。事实果然如此。阿宁和老冯的家人在几番劝说小刘之后。这个有良知的人也愿意出庭作证。最后还是那个黑心老板想大事化小就和老冯的家人达成了庭外和解。  就在春节之前,老冯的家人拿到了70万的抚恤金。阿宁也明白这笔钱买不来老冯的命。这笔钱也抚慰不了老冯家人的哀伤。因为相比金钱与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于是在参加完老冯的葬礼后,阿宁也要做出一个人生的新选择了…  此事是否真实,有心人去调研一下就知道了。事情了,确实是出在精灵。就是2014到15年的事。具体人和事,我就不方便交代了。总之,不管多悲哀,这就是事实。是啊,不缴纳社保,没有相关的工作保障。这事情看来员工和企业都有责任。但本质上还是人的劣根性。阿宁知道不管企业给了你怎样的保障,真正的保障和福利待遇只有自己创造出来的才是最好的。所以,正如一位哲人所说的:‘真正的铁饭碗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的饭。而是无论到哪儿都能吃得上饭?’因此,弱势群体在依靠国家政策和叹息命运不公上浪费时间,还不如活越思维开阔眼界。有时候多听多看。也许投资自己才是最好的投资。这样当那些中医理疗师以后干不动的时候。自己也能有个保障。 希望此作品能与大家产生共鸣,有所启发。人穷志短,我们短的不是志气,而是换一个角度看世界的眼光。贫穷限制的不光是我们的想象力,还有我们,用另一种思维,看世界的智商。我是东方德古拉,一个喜欢用小说体的形式,表达社会故事的人。想看到我的完整作品的朋友,可关注我之前发出的帖子。我会在那里,不定期更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