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还有你(小说)

楼主:不羁的风嘿比 时间:2020-09-20 17:05:06 点击:14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拦路雨偏似雪花,饮泣的你冻吗,这风褛我给你磨到有襟花,连掉了渍也不怕,怎么始终牵挂,苦心选中今天想车你回家。——有时候不知道要多努力,才能配得上她。

  命运会将自己交付给谁,这个人或许就是自己的保护神吧。

  我发现,在过山车、大摆锤这样的恐怖项目上,很多男人说着不怕不怕,其实跳的时候双腿晃悠脸部苍白。反而是女人,嘴上大呼小叫的说着害怕,却一个个玩的非常激动。

  邱立就是这样的女人。她身高不高,五官小巧精致,在地产公司干了几年后,因为销售成绩突出,很快晋升了销售总监。成为总监后的她,也烫染了棕色大波浪卷,每天化精致的妆,踩着快10厘米的高跟鞋上班。她胆子不小,一直说有空要带我去蹦极。

  我们成为莫逆之交,是因为一次饭局。那时刚毕业的我们,都在四处求职找工作。季默也想进入地产圈工作,已经进入地产公司的邱立便带着他去了行业的聚会,我也作陪。

  席间,总经理、总监、经理们悉数碰杯,季默沉默的喝着,脸色从通红变的苍白,但是求职的话却几乎一句没说完整。酒过三巡后,邱立偷偷的把季默的酒杯里倒上了果汁,然后自己举着酒杯去跟总经理、总监们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大笑,抓住机会就说:“季默和我是同学,做事很认真,请多关照……。”

  凌晨时分,一桌人已经放倒了一半,邱立整个人趴在一边的沙发上,终于酒尽人醉可以散场了。送邱立回到住处已经是半夜两点,放开邱立的身躯,只见她直勾勾滑到了床上,嘴里嘟囔着“季默加油……季默加油”,然后声音越来越小,睡着了。

  过了两天,季默收到了去地产公司试用的通知,邱立却开始发起了低烧,并住进了医院。诊断结果出来,原来是胆囊结石。医生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喝酒了吗?已经有结石了,怎么还喝那么多酒呢?自己不清楚情况吗?”邱立低着头嗫嚅着说:“一时兴起……我会注意的。”

  邱立就是那个自称要当大佬的女子。她说,我要很坚强很勇敢,很有气场。

  季默和邱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都在澄海附近的巩县县城长大。两家人住的很近,隔着一条狭长的弄堂,一个住在弄堂这头,一个在另一头。两人从小读的是一个小学、初中和高中,可谓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季默是男生,却从小内向胆小,邱立虽是女生,却敢跟男生打架。青葱岁月中,季默之所以没有被别的男生欺负,就是因为有邱立的保护。

  邱立有段不成功的恋爱。她跟前男友是在地产公司认识的,那时邱立在毕业前就进了公司实习,什么都不太熟悉。前男友秦宇是分公司的负责人,就常常带着邱立熟悉环境、也经常陪邱立加班,后来两人就相恋了。在一起大半年之后,秦宇却出轨了,跟公司另一个女同事滚床单,却被邱立的一个同学在酒吧碰到。秦宇不认识这个同学。这个女同学打电话给邱立,邱立当时正在出差,在电话那头说了句“我知道了”。

  那个同学也把秦宇的事儿告诉了季默。季默担心邱立,就定了周五晚上的两张票,拉着我一起去邱立出差的城市找她。我们去了邱立出差的桂市,酒店房间里不见人,地上扔着两瓶空瓶的红酒。季默开始紧张起来:“邱立不会有什么想不开吧?”我按住季默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不会的。”

  后来,在酒店的健身房终于找到了全身都是汗的邱立,只见她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运动后的潮红还是喝酒喝的。坐在地上的邱立显得精疲力竭,看见我们来了,点点头示意我们也坐下。正想跟邱立说几句安慰的话,邱立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人,邱立打开了免提,是秦宇的姐姐。

  姐姐挺温和:“邱立,真对不起。”

  邱立说:“别这样说,没人对不起我。”

  姐姐说:“你打算怎么办呢?”

  邱立:“秦宇已经做了新的选择了。”

  姐姐说:“可是这样你好委屈啊!你们上两周才刚来家里吃饭,都好好的,他这样太不应该了!”

  邱立嘴角动了动,脸色从红转白:“是我没有照顾好秦宇。既然他选择了和那个女孩在一起,露露姐就不要怪那个女孩了。”

  秦宇的姐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无声的空白后,秦宇的姐姐说:“邱立,你很牛啊。”

  很牛吗?

  邱立挂上电话,把腿上的护膝取了下来,扔给季默说“做仰卧起坐300个,看谁快。”季默绑上护膝,两人一起在垫子上躺好。我看着表说:“预备,开始。”两人此起彼伏的做起了仰卧起坐,做到100个时,季默开始越来越慢,可是看邱立没有停下的意思,又继续不断的做了起来。300个完毕时,两人都像烂泥般躺在垫子上不再动弹。

  回去后,邱立去办了离职手续,也从秦宇的房子里搬了出去,只带走了自己的衣服,秦宇给她买的相机、手表等全部留下了。然后开始重新找工作,上班、下班。此前是秦宇开车接送邱立,现在邱立自己骑单车去上班。她依然偶尔出来聚会吃饭,与朋友们依然谈笑风生。只是在酒后,似乎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时间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月。大家也尽量不再提起秦宇,仿佛这个人没有出现一样。有次在邱立家喝酒,邱立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之后突然说:“他应该感觉更幸福了吧!”

  季默在旁边沉默着。我瞪着季默,示意他说点什么。季默抬起来低垂的头,欲言又止的说道:“邱立,我最近工作表现不错,领导说后面可能会有晋级的机会。我们可以去旅行。”

  邱立看着季默又低垂下去的头,忽然站了起来。“我可没有耐心长途跋涉,我就是脾气不好没有耐心,别问我为什么不喜欢走路,我就是不喜欢走路!”

  她拉出床底的一个大箱子,箱子的夹层里是一堆的电影票、高铁票、机票、景点门票……。她把所有的这些票都拿了出来,开始一张张的撕,一张撕成四半,再撕成8份,一张张的票根从邱立的手中像雪花般的一片片飘落,和窗外刚开始落下的小雪似乎混到了一起。

  邱立开始流泪,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过。你们能救救我吗?”她低下了头,眼泪一颗一颗的落在那些雪片上。季默伸出手去搭搭邱立的肩膀,可是半途又缩了回去,然后静静的把这些像雪花般的碎片用一个塑料密封袋装了起来。

  一周后的节假日,约了一起去西山。爬到山顶后,邱立带着几个朋友直奔蹦极中心。在买票大厅的里,大家观看流程录像,都默不做声。季默小声说:“真的要跳吗?”邱立点头。好不容易轮番上完厕所,却一个个不愿意去排队。

  大家都表情严肃。我故作镇定的说道:“其实也没那么可怕,这是蹦极,有很好的安全措施的,跳之前只要检查自己的钢索就好了。”克西在旁边说:“前几天的新闻还说有人蹦极,结果绳子出问题,没命了呢……”

  邱立不屑的扫视了大家,然后自己走到最前面去。工作人员给邱立穿好防护绳、背带。邱立踏上了跳台,往下看了一眼之后,回过头说道:“我要跳了。”

  一帮人纷纷点头同意。

  “我改天再跳可以吗?”邱立看了看下面之后说道。工作人员在旁边惊讶的说道:“钱都交了,不跳不是浪费了吗?其实非常安全的……”

  工作人员拍着邱立的肩膀,想让她放心。邱立却突然哭了起来:“你别碰我啊!我畏高你不知道吗?爬到这座山上往下看已经很恐怖了,你还叫我往下跳?我靠!奶奶救命啊!秦宇你这个混蛋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呀……我要回家……”

  这时只见有人把邱立从平台上往下拽,是已经穿戴好的季默。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封封好的信,紧紧抱在怀里,大声的喊道:“我爱你,邱立……”,然后纵身跳了下去,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那声我爱你随着季默的一跃,在四周的山谷中回荡,我爱你几个字此起彼伏的跳跃着。邱立愣住了,随即说道:“挺会玩儿啊你,有种你等我一下!”然后纵深跳了出去。跳出去的两人在一个世纪那个漫长的晃荡之后,终于被拉了起来,两人抱在一起,像劫后重生一般,又哭又笑。

  我们几个也陆续跳了下去,体验了一把蹦极。山谷和河流都在风声中呼啸而过,听得见风声也听得见自己的心跳,终于回来站到踏板上时,一切却像没有发生。

  “劫后余生”的我们去季默家打火锅。邱立和克西她们去买菜,我和季默先回家准备。在季默家的大鱼缸子后面,有个没有插花的花瓶,我拿起来观赏,却有一包东西掉了出来,是邱立那天撕碎的票根。我说:“你干嘛还留着这些?”

  季默赶紧抢回花瓶。他说:“这是邱立碎过的心啊。她那么难过的时候,我却什么都没有做,从小都是她保护我,可是我却没有保护过她……”季默说着话,声音有些哽咽。

  “你说我以后能保护好她吗?”季默问我。我非常肯定的点头,因为我知道季默一定能做到。

  那天之后,谁也没有再提过秦宇。我也明白了一件事,真正的勇敢,是敢于守护那些看起来坚强背后的破碎。虽然那些碎掉的旅行不可能再复原,可是因为有了这份真正的守护,新的旅程会重新来到,而它们会以幸福的方式,让那个她不再需要独自坚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