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明天第1步—黎明前的黑暗(33-36)

楼主:东方德古拉Yu 时间:2020-09-24 00:04:42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33章,人生的选择和启发   对于弱势群体来说,必要的保障还是一定的。即便是店里不给交或国家没有扶持政策,自己也要想办法补上。交社保不光是为了养老,对于今后人生中的重大疾病也是有很大保障的。如果残障朋友还有点小钱的话,最好把必要的商业保险也给补齐。保险不是让你遇不上风险,而是能转移风险。如果你的资源有限,言情给一个必要的家人买上保险。这个家人不是和你感情最好的那一个。而是你可以自己想象一下,如果你家中哪一位成员不在了,对你们家的经济打击是最大的…  阿宁和李娥原先工作的首推是不给员工缴纳社保的。如果大型养生会所也不给员工交社保,那小推拿店就不用讲了。很多小推拿店的老板也是残障人士。基本残障朋友们都是在工作生活中“裸奔”。可他们也没有办法,都是弱势群体,谁也不要说谁。于是他们就只能为一点可怜的小钱放弃很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他们也为有口饭吃,所以将劳动法规统统作废。像这样一群从事服务行业的残障人士,本身也需要别人的照顾,在市场经济下,所以他们很无奈。在底层生活中,他们是群最悲哀的人。  2015年1月24日。李娥在经历了三年多的保守治疗后终于开始透析了。阿宁是有先见之明的。他在里额透析的前两年就已经给她交了社保。尤其是在重特大疾病方面,阿宁做的很到位。虽然如此,阿宁的经济负担也开始重了起来。因为李娥进入透析治疗后,所用的进口药和那些副作用小的高档药还是没有进入医保目录。所以阿宁想让李娥过上更好的生活。带病生存的时间和质量能够高一点,长一点的话,自费的项目多一点,那是必要的。加上出了老冯那件事后,阿宁也想通了一些事情。自己和李娥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到如今的这九年,算是原地踏步,白费了。做人不能捧一个铁饭碗到死。做人更不能在最底层徘徊,享受过于安逸的日子。人也应该有羞耻心。浑浑噩噩,没有成就不是阿宁的风格。支持而后勇,想方设法去变通这才是阿宁现在想的事情。  混在最底层的人,懂得用延长工作时间的方法来积累财富。这样伤神又费力,年老了还要重病缠身。境界稍高一点的人,懂得在原有的工作时间内附加工作的价值。这就是阿宁以前的想法。比如精油推拿和高层次的中医理疗就比一般的推拿创造的利润要成倍增长。可以说,阿宁比一般打工仔要聪明的多。即便如此,阿宁还是觉得以前的生活,那就是浪费人生。如果能让钱忙着人闲着。如果能将自己的有限工作时间重复出售多次。那到底能不能呢?答案是肯定能的。不过,阿宁还需要学习。在财富变量增长和财富每家的道路上,他还太嫩了点。  阿宁知道拥有这种变量思维在残障人士中是很少数的。尤其是一个服务行业的打工仔,那更是前无古人的。这一点,他要感谢潘旭。于是,在阿宁和潘旭商量一番后,决定辞职。如果将来想过上更好的生活。给李娥创造更好的生活质量。这一步必须要走。某些服务行业也必须要去。人如果没有舍得,永远都不会成长。所以这次是阿宁去约谈王总了。  王总听了阿宁的想法也很惊讶。那个张辉再能他也没说过要走啊!‘你真的想好春节后不过来了吗?其实这样蛮可惜的。我们今年会再开一家分店。我们已经有了陈经理和左经理。我们还想多于经理、你不再考虑一下吗?’阿宁知道这是王总的缓兵之计。他是怎么摆平老冯这件事的,王总不可能不知道。不过阿宁也不是个笨蛋:‘王总,我也是很遗憾啊!不过春节之后,我确实有新打算了。如果实在不行我帮你找个顶班的再走。’  经过一番交谈,王总也是很无奈。但当王总问了阿宁今后的发展去向后她也很意外:‘你不是吧,张辉炒股,你要去搞金融。你知道民间放贷是怎么回事呢?你又知道理财和金融是什么关系?他们要能向银行借到钱,还用来你这吗?我看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即便你要离开我的公司,也不能改行啊!’阿宁知道王总是好心提醒他。‘王总,谢谢你的关心。其实他向权抵押就是为了这帮不诚实守信的人准备的。债务人一般用房屋抵押给债权人后。如果发生债务违约,债权人是可以将其起诉到法院。债务人也会因为违约产权被拍卖的。说实在的,就是日后拆迁,政府的相关部门也只会找债权人谈。即便是借贷过程中债务人因病或其他事情亡故了,我们的债务关系还是存在的。当然,我需要个好的中介机构。需要个专业的评估团队和律师团队。也不能单打独斗。必须要加入一个债权人集团。总之我很清楚自己涉足这条道路还嫩得很。在这之后,我会加入这样或者那样的金融公司。我会向他们多学习的。’王总见阿宁去意已决,她也就不在挽留了。  2015年的春节如约而至。一家人又难得的团聚到了一块儿。小康康又长大不少了,这个小毛球是阿宁家和李娥家两代人的希望。王阿姨知道女婿这次从首推辞职出来,是要做另一番事业了。她也感觉到了阿宁的自信与从容。阿宁决定春节后就去找一份新工作。他还决定将儿子的名字从于士康改为顺康。意思是顺利,健康。  这些日子,李娥家的亲戚里有一个小姑父过的却不怎么顺利。他早年是开大翻斗的。从江淮省来到金陵市打工的人中。只要是操作工程机械的。有一多半人都是小姑父的徒子徒孙。他们亲切的称他为“谭校长”。是的,谭振涛同志就是没有开办过学校,也交出了一大批学生。他们的很多人都活跃于工程建筑行业。他们也过上了,很有尊严,体面的生活。  谭振涛早年家境一般。后来凭借自身努力核对工程机械的钻研,不光让自己挤进了上流社会的行列,也带动了一批家乡父老过上了小康生活。虽然他们多数干着城里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可他们也凭借自身的努力和头脑,创造了第一桶金。谭振涛在发家之后就大举投资服务业和金融行业。他的夫人也就是李娥的小姑姑,李彩红女士手底下就拥有两家棋牌室和三家足浴店。谭振涛本人除了坐拥五台挖掘机和八台大翻斗外,她还玩起了高利贷和套路贷。总之,前些年,他们夫妇俩过的是轻松惬意的。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财富在常人的眼中是越多越好,怎么样都是好的?可他们没想过,如果掌握财富而不懂理财知识,再多的财富也会被荡然一空。细心的人不难发现,那些曾经中奖或因某些机遇暴发的土鳖,他们因为不懂经营,也没有相关知识,平均不到十年就回到解放前了。稳妥点的做法就是将财富变成房屋等一些不动产出租。可谭振涛不是安分的人。再过了几年平静日子后危机还是爆发了?一开始还是一些客户的拖欠行为。后来,有些客户就出逃了。更有甚者,他们根本不好。利息他们是千年不负。债务他们是万年不赖。由于借贷合同本身有问题,一提到那些高利息,就是去法院打官司谭振涛也没有任何胜算。随着治安形式的严峻,就是上门讨债,也得讲究些方式方法了。经过几番的拉锯战,谭振涛的窟窿是越捅越大。后来是发展到了问亲戚朋友借钱放贷的地步。再后来,经过几年的折腾,谭振涛破产了。他手底下的挖掘机和大翻斗都被银行拿去拍卖了。亲戚们的钱一时也还不上了。足浴店和棋牌室先后关门了。  总之,到2015年的春节,小姑父他们过的是凄惨的。最不幸的还是小姑姑。他们十几年来的奋斗,好不容易过上的好日子都被还回去了。为此,李彩虹1度精神失常。人生的大起大落,其实是最伤神的。  阿宁这些天也几次找到了小姑父。她和小姑父谈了很久。他们从放贷本身聊到了国家的金融政策。他们从民间借贷利率聊到了理财知识。最后,阿宁还提起了陈襄云和召开妇的那些事情。 其实最让谭正涛吃惊的是阿宁说的另一件事情。白雪是精灵当地人。她曾参加过两届残奥会,并且获得优异成绩。她在退役之后也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当地政府还帮她做大做强的事业。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这本该是个幸福的故事。可是白雪的哥哥也是个不安分的主。他也搞些民间金融活动。没钱他去问别人,问银行借。一分两分利息借来七分八分利息放出。用别人的钱圆自己的梦,赚差价。最后,白雪搭进去了手里的全部积蓄。后来也是因为她哥哥经营不善,用人不当。最后导致了他地下金融活动的全面崩盘。最后,白雪为救他哥哥连自己的房子和老公的房子都压进去了。在地下金融事业全面破产和崩盘后,白雪崩溃了。她老公也差点跳了长江大桥。现在他们的日子也过得无比凄惨。据说白雪老公在外面已经有人了。  谭振涛在听闻阿宁的叙述后觉得自己比那个白雪强多了。至少自己还有号召力和翻盘的能力。心里也想开多了。那天李娥阿宁和姑姑姑父聊了很久。谭镇涛也决定来年大干一番。在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  第34章,换一种活法  2015年的春节虽然来的晚了点,确是安宁一家人过的最舒服,充足的。他们带着小康游览过热闹的新街口。徜徉在古色古香的夫子庙。他们泛舟于玄武湖畔。游览在紫金山上。阿宁知道,虽然以后的工作会相对轻松,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但这次是为自己的事业铺垫,以后他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安宁知道,也许一般人工作是为民或为利。但她明白一个道理。人吃多少用多少,冥冥中是有定数的。如果一个人承受了他无法承受的风水,那是要遭天谴的。因此,阿宁时常向上帝祷告:‘感谢主赐予我们丰富的食物,所以我们生命的延续。请让我们远离贫困,远离病痛。请让我们过上体面而又有尊严的生活。我们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劳动承接您的恩典。如此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春节后阿宁就去保康集团上任了。保康是一家集金融,健康,养老为一体的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公司的蒋总是以前阿宁在首推的客户。原本阿宁做服务行业是不可能和这样的企业有瓜葛的。但半年前,阿宁从林州回来之后就开始细心观察,为自己的转折铺路了。阿宁,听说过隐形富豪也听说过罗斯柴尔德家族。但隐形中产还是他和潘旭聊天中知道的。重回首推后,阿宁就换了个角度看人。渐渐的,他发现了周围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时间很宽裕。他们的身体也保养的不错。好像他们也不用去工作。可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的经济基础很好,物质生活也很丰富。之后,随着阿宁的细心观察,多看多听,多交流。想必这些人就是所谓的隐形中产。他们有的是炒股票炒基金发的家。有的是靠金融投资上了位。还有的就是靠加入债权人集团放贷成了衣食无忧的太平绅士。所谓的啃老族和富二代,那是极少数的。  当阿宁花了一些时间了解清楚这些隐形人的本质之后。他决心要加入他们。他要下大力气融入这个隐形的上流社会。阿宁深知自己的弱势。他明白,只有被群体接纳,才能抱团取暖。于是,他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给大家谋福利。以前中医理疗是他的谋生手段。现在中医理疗也是他走向隐形中产的入场券。于是,阿宁结识了一大批所谓有本事,有门路的人。他们在接受阿宁的服务的同时也很愿意带阿宁一起玩。蒋总就是他们之中很欣赏安宁的一个。他知道阿宁这人不光有才能,还有头脑。如果此人能为他所用,保康的养生和养老事业将会发展到如火如荼。所以阿宁在这些日子里和那些隐形人出入高档会所。周旋在各种酒会和聚餐会上。  阿宁明白,和他们在一起,不光是说笑而已。阿宁能从他们交谈中学会很多东西。也能更多的了解某些灰色行业的游戏规则。比如做金融,凡事都要以事实说话。做民间借贷,不能感情用事。做投资一定要多听多看不懂得永远不要碰。这样看来,他曾经在首推的同事张辉,他炒股不是在投资,而是在投机。只不过那些年运气好,他没有翻船。  阿宁上任的那天是蒋总亲自接待的他。保康集团拥有多家养老院和多家养生会所。公司也卖很多保健品。中医养生是他们的特色。所以阿宁来到这样一个平台,也是专业对口了。  阿宁原本想着他有可能会被安排到公司旗下的养生会所。没想到蒋总给他安排了个好工作:‘于医生啊!你能加入我们是公司的荣幸啊!我们下面的会所,你就甭去了。你就留在我们公司总部吧。我们公司有位彭医师。你就是于医师了。以后啊,你俩都是集团总部的首席医师,你看怎么样啊?’这个安排是阿宁没有想到的。能够混到一个集团的首席医师一般人是要花些时间的。于是他就愉快的接受了这份工作,留在公司总部了。  公司总部位于金陵的繁华地段。阿宁就在新街口的新华大厦顶层有了个办公室。阿宁在公司总部上班,朝九晚五。底薪就有四五千块一个月。再加上后面的产品推销和顾客投资提成也能拿很多。彭医师就是彭克志。此人正规医科大学出身,他在治疗骨关节病和各种扭伤上很有一套。不过中医内科和推销产品,他并不擅长。所以阿宁就在公司开展了精油推拿和理疗项目。在提高产品附加值本身他还与客户的沟通中邦公司拉来了不少投资。至于她和彭医师之间的关系,表面上处得还不错。  客户对公司的投资也是很有特色的。客户投资基本一万以上。由于公司实力上可,投资的回报率也是挺高的。年化利率基本可以超过70%。阿宁知道这和放高利贷也没啥区别了。其本质也就是在彩资金盘的灰色地带。所以一般他很少让老年人和真正的病人往公司里投钱。正是因为阿宁还算是个有原则的人,日后也让他和公司产生了矛盾…  第35章,带着夫人上班去  日子就这样,三三两两的过下去。阿宁除了平时拼命工作之外,也带着家人四处游玩。他们在这年的春天去眉山看樱花。他们也去桥北金牛湖上划船。他们时常会唱的一首歌就是‘友谊地久天长’这不是一首流行歌曲,可这样的旋律,会让他们觉得很愉快、‘我们曾经游荡在那绿水青山上。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或许别人拼命工作是为了名和利。可阿宁的工作只是为了能享受与家人欢聚的幸福时光。  2015年的夏天,来的有点早。在六月一个炎热的中午,阿宁在办公室接到了电话。‘于先生吗?你丈母娘在我们单位发病晕倒了。现在人已经送去医院了,你们过去看看吧!’阿宁放下电话后就去向蒋总请了半天假。然后她先去学透视,把李鹅接回来。然后去了丈母娘病房。丈母娘躺在病床上,意识还算清醒。可人已经不能动了。‘于先生,你妈妈这是急性脑梗。现在我们要给他用一些溶栓的药物。之后我们会采取后续治疗。至于病情会康复到何种程度,我们还要看最后的康复治疗。你们家人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啊!’医生想阿宁解释着。阿宁去医院给丈母娘交了先期的治疗费用,之后里财星就来了。  阿宁知道平时王阿姨在饭店或是单位食堂工作养成了贪吃的习惯。就这次发病的早上,丈母娘还喝了阿宁,剩下的半杯奶茶。王阿姨病了不要紧,可是李娥透析的接送。小康康上下学的接送就全部落在阿宁身上了。不过,阿宁也知道丈母娘健康的时候可以帮他戴带老婆孩子。现在这种情况。李娥和孩子的事情本来就是阿宁家里的事。于是,阿宁在今后的日子里就开启了‘永不停歇模式。’她除了日常上班之外,接送李娥和孩子也成了风雨无阻的事情。王阿姨这一病,家务也全落在李娥身上了。这段日子下来,李娥情绪也1度崩溃。就连头发都是成把成把的掉的。  阿宁也时常劝李娥:‘这几天你也不要想太多。我早上送你做血透后,我就去上班。中午下班我再来接你。你要想的太多,对身体是没好处的。你要活得长,才能看得远。人只有活长了才能看到更多东西。’就这样,阿宁在李鹅血透之后,中午把她接回公司吃饭。下午阿宁就给客户做理疗。李娥就陪着客户聊天。时间久了,公司和李娥都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下去。炎热的夏天过去了。王阿姨的康复治疗效果一般。这天,陈二虎又给阿宁打来电话了:‘大叔啊,我快混不下去了。我姐离开手推后王总就更不待见我了。’阿宁接着电话又好气又好笑:‘你个兔崽子,要叫我爹。你姐怎么也走了?听你这意思,你也要离开手推了。不过,一般小推拿店,你也是发不了财的。不如你就来我这儿吧!我们公司总部还缺个人手。回头我跟我们老总说说。’就这样,陈二虎来到了新华大厦。阿宁也因为有了个助手,工作起来相对轻松点了。  保康的业务是多元化的。公司最近开展的新时光项目,适宜养老养生为主的。因为公司的游戏规则利润较高,投资的客户也是源源不断的。2015年就这样过去了。新的一年,公司的业务更忙碌了。  一天从彭医师那里转来了一个客户。何先生对阿宁说:‘我太太得的是骨癌。查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晚期了。现在治了两年多了,病情还是在恶化。蒋总说公司里的中医理疗和产品对这病情有好处是吗?’阿宁看着何先生实在不好说什么。当他看到何太太那种期盼的眼神和形如枯槁的面容。阿宁就这样说了:‘何先生,何太太你们放心。蒋总既然说了,肯定是有把握的。’于是,整个下午,阿宁和陈二虎就给何太太做了一系列的中医理疗。什么熏蒸艾灸,还有热敷理疗都用上了。李娥还陪着何太太聊了一个下午。虽然整个下午气氛是热烈的,但阿宁的心却越来越冷了。  这天晚上阿宁回到家中心情是沉重的。‘你说这蒋总怎么能那么做?他难道不知道癌症扩散后的病人继续做理疗会提前让死亡到来吗?看着何先生那么想他夫人好起来,我做这事真是于心不忍啊!’李娥劝卫张宁:‘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可你也别多想了。没准这事何先生都知道。何太太也不过是想寻求个安慰。再说这事,蒋总都拍板了,你又能说什么呢?’阿宁知道,也许他的想法是多余的。但不管怎么说?何先生对何太太那样好,这让阿宁想到了当时李娥刚病的时候到处求医问药的事情。想了一个晚上,他觉得这个事情要跟何先生说清楚。不管怎样,决定还是要让何先生来做的。  于是第二天,阿宁在写字楼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何先生,像何先生把中医理疗的本质。和对癌症晚期病人的护理方法说了一遍。何先生听了阿宁的叙述很震惊,很意外:‘你,你说什么?没用,没用是吗?可蒋总向我们保证过的。不可能没用的。’阿宁,最后和何先生说:‘总之,这就是事实。蒋总也不是专业的中医理疗师。也许他的保证是对你们善意的安慰。不管怎么说?默契癌症一定要在医院进行正规治疗。我的太太也有重病。她身体也很不好。我知道你对太太的那种感觉。如果你们想相处的时间长一点的话,就不要再乱投医了。我希望你们相处的时间能长一点。可我也不能骗你。’听了阿宁的话,何先生是极度失望的。何先生是江淮省人。早年因为倒腾小百货发的家。过去,他和夫人一起起早贪黑,为了生活。现在面对这种情况。内心是无比痛苦的。  总之,在以后的几天,何太太没有再来公司做治疗了。几天之后蒋总约谈了阿宁。‘小于啊,我对你不薄吧?可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的做法砸了大伙的饭碗,你知道吗?你别跟我说你没有私底下跟何先生见面。你知道吗?人家撤走了200万的投资。你正在和大家过不去啊!’阿宁知道这事情瞒是瞒不住的:‘蒋总,我知道何先生不差钱。可我们不能拿他夫人的病来欺骗他啊!难道你就不怕搞出后果来官方会找我们吗?’蒋总,愤怒的将文件夹和水杯摔在地上:‘于宁生你知不知道堵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你还跟我扯什么道德良知,现在良心几毛钱一斤啊!要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讲原则,我们还活不活了?当今世界就是丛林法则,你的所作所为很难融入我们这个圈子。你的做法是喋喋我们大家的饭碗。你现在就走吧。同行知道你的事情,也不会再用你。我们会把你给封杀了。’  阿宁听了也很愤怒:‘蒋总,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有多恩爱吗?和太太的时间不多了,你这样欺骗他们于心何忍啊!就算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就算官方制裁不了你。难道你就不怕祸及子孙有报应吗?如果你们的圈子是这个样子,那我不加入也罢。如果同行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还不知道封杀的会是谁呢?’阿宁的话,彻底触怒了蒋总:‘你给我滚出去!早知道你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当初我就不应该用你。以后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了。’  阿宁已经渐渐接近了,所谓上流社会或是隐形中产的本质。他知道在日后的生活中没有钱是不行的。所以对于原则,她也要做适当的取舍。其实是蒋总把他带入行的。所以他对蒋总倒没有很深的怨恨。可是陈二虎的话却深深地刺痛了阿宁的心。‘大叔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一味的坚持原则,大家也要吃饭的嘛。你怎么能为一点正义感就牺牲了大家的财路呢?’二虎的话也让阿宁很失望。这个还没来得及分清是非的小孩子就已经误入歧途了。他实在无法想象日后的社会会是怎样的,是非不分啊! 总之,2016年以后,阿宁他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于是,在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阿宁也没有出去工作。她照顾着老婆孩子。他依然进行着各种投资。在保康的一年多工作让他积累了很多理财经验。他除了还保留着保康新时光的投资之外,也开始操作起了各式各样的灰色大盘。阿宁清楚很多大盘的套路。什么互助盘,拆分盘甚至是矿池盘。阿宁都已经玩的很顺了。其实不管是什么盘?只要让他起来三个月阿宁都会投入大量资金,然后慢慢收回。等到什么样不懂得人都进来的时候。等到老头老太都来投资,以后阿宁就会毫不犹豫的撤出。这也许就是别人贪婪我恐惧吧…  第36章,换一种活法   2016年的夏天也很炎热。阿宁除了接送老婆孩子治疗或上学之外。也奔波在菜市场和超市中。李娥平时也忙各种家务。王阿姨一年多的康复治疗,基本也就那样了。她还是半身不遂,日常生活还是有很多不便。阿宁知道这样下去,生活还是吃力的。于是,他决定小康康上小学就把他送回林州老家去。老在家闲着也是不行的。虽然钱也够用,可人活着还是要干点什么的。  那年秋天,阿宁带着小康回到了林州。陈淑云也很少见到这个小孙孙。‘阿宁啊,能把小孩子带来就对了。早跟你们说了,在外头那叫飘。小康康也要认祖归宗的吗。你放心,孩子我们来带。像精灵那种地方以后少让她回去。毕竟,小康康的根是在浙东临州啊。你家那个老太太好点了吧?’陈舒云的那种唠叨,阿宁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阿宁也明白,他也不可能照顾的好小孩。‘妈,那小康就拜托你了。不过,寒假和暑假,我还是要把她领回去的。毕竟他是在江南那种环境长大的。这东一带,我怕他有些不适应啊!’阿宁和陈舒云之间的对话还是在你一句我一句众不欢而散了。  不过,阿宁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于顺康出生在江淮。成长在江南。求学在浙东。其实这也是个命途多舛的孩子。他本以为这次回林州住两天就能回家。回到金陵那边,奶奶的身边。可当他知道这次回林州会在这边上学时,哭闹不止,心里是无比悲伤。‘小康不要哭闹啊!这里是爸爸出生成长的地方。这里其实是你的家啊,你本就是林州这边的人啊。回家,你怎么就不高兴了?’不管怎样,阿宁的劝说是没用的。小康本来就是吃江淮的米,和江南的水长大的。小康的观点也很奇葩:‘这里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你回来可以看到你妈了,我却看不到我妈了。不行,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啊!你是个骗子,你不让我回家。你是想把我卖给你妈妈?’听着小康康的叙述,真是好气又好笑啊!可是事实也是一方风水养一方人。小康在林州与周围真的是格格不入啊!首先是语言不通。然后是饮食习惯上的不同。精灵是个南北汇聚的虎踞龙盘之地。那边吃鸡蛋,炒菜用猪油。这东的林州却是东海之滨的国际大都市。这边吃鸭蛋,海鲜。炒菜用的也是海鲜类的食用调和油。小康康现在回忆起当年在林州的时光,那也是一场噩梦啊!因为他从头到尾都很难适应。所以那些被阿宁称为乡愁的东西对于小康来说都是不习惯的。  由于拆迁协议都是一对一分开签的。安置小区落成以后,阿宁就领到了钥匙。在与陈淑云协商之后,他决定卖掉这套房子。陈淑云也爽快的同意了。前提是她和于建辉买下陈香云的别墅。阿敏不许干涉。阿宁也同意了这个建议。不过他和陈舒芸他们签署了协议。别墅产权,她拥有1/4。这1/4的产权也成了日后阿宁自我灭门的导火索之一。家庭财产的分割,出乎意料的顺利。陈淑云和于建辉也没说多余的话。但对于这套房子处置之后,这笔财富如何使用?阿宁也是有过思考的。他想过买一个小门面,收房租。但这样收入也是有限的。他也想过把钱都用来投资理财。但是风险也是很大的。于是,债权人集团和他项权抵押走入了他的视线。  秋日下午的阳光是柔和的。阿宁又来到了潘旭公司的会客室。兄弟俩又泡上了高档名贵的茶水。他们对未来的畅想又再次展开了。‘卖掉房子,那是肯定的。你就算啥也不干,肯定也想去江淮那边定居是吗?毕竟那边你呆习惯了。不过我觉得如果财富能用到适当的地方。你的生活也会有所改善。’阿宁知道潘旭说得很有道理。不然这些年,潘旭也不会买了几套房子了。‘所以我不就来找兄弟你了吗?我知道外面的形式瞬息万变。这些年,它向权是怎么回事?我也了解透彻了。其实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信任你也知道这些年你操作的不错。’  潘旭给阿宁点上了一根烟。‘其实我现在的事业你也看到了。基本已经很上轨道了。其实不光是有抵押贷款,其他的金融活动我也在搞啊。看到我那个洗车和修理厂了吧?汽车抵押或是珠宝抵押,我也是在做的。不过其他行业还是有点风险的,作为兄弟,我不会害你。这个他向全有抵押放贷压的是别人的房子。我们有专业的评估团队。我们也有专业的律师团队。所以不怕出问题就是出了问题,我们也不怕。’阿宁不知可否,他喝了一口茶:‘说了半天,我怎么看你是个开当铺的?别的不说,那个有抵押放贷,我还是有兴趣的。’  潘旭领着阿宁来到了办公室。‘其实你了解我就不用说太多了。咱们这个有抵押放贷就好比是租房。房子租给别人住前租给别人用。其实就是一回事嘛。我们的有抵押放贷,年利率是18%。别某些炒股的和租房的强多了。他们折腾来折腾去不就那么回事嘛。’这话说完,兄弟俩都哈哈大笑。总之,这个秋日的下午,让阿宁的人生有了个新活法。阿宁也想过以前的那些时间是不是浪费了?其实,很多中国人想成功缺的不完全是机遇。还有第一桶金。因为我们东方人的头脑不比西方人差。浙东人就是东方的犹太人。他们西方人能做好的事,东方人能比他们做得更好。因为我们有上下5000年的汉族文明。也有东方人独特的智慧和细心。过去的时光,阿宁也曾勤恳地工作过。但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总之,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由别人来支配,这是悲哀的。我们不用去指望别人能给我们有所改变。想让生活更进一步,换个活法,只有自己努力得来的幸福才是永久的。  那年秋天,多年不见的同学也再次欢聚一堂。好多人都有了变化。张珂从西南大学毕业后就回母校当了人民教师。董文德心心念念钻研中国民间曲艺。它也在中国的古琴艺术上有了自己的成就。聚会上,大家都各自说着自己的经历。有个叫老郑的同学处处与阿宁不对付。它除了老拿李晓芬当年与阿宁的那点事刺激阿宁之外,当得知阿宁很少做服务行业,就说他是个韦小宝式的人物。这话连于建辉听了都坐不住了。其实这事情要换了,阿灵以前的性格肯定又是掀桌子砸碗了。不过现在的阿宁已今非昔比了。‘不用这样,老弟。和蝼蚁没什么好说的。’当同学们都以为阿宁要吵起来的时候。阿宁又说:我不知道今天小芬为什么没来?不过,当年的那段同学情谊,希望大家永远能记住。因为不管日后有没有成就?大家都是当年的弟兄姐妹。也希望日后有成就的同学能够帮助其他弟兄姐妹。我们应当共同进步。’  聚会结束后,夜晚阿宁和于建辉来到了杜鹃山顶。面对着山下的万家灯火,兄弟俩踌躇满怀。  于建辉给阿宁点上了一支烟:‘大哥,刚才那鸟人我真想揍他。’阿宁拍着小灰灰的肩膀说:‘你算了吧,狗咬你一口,你还得咬回来啊!你叫我来山顶,不会是想跟我聊这些吧。’  ‘大哥啊!我知道你前些天找了潘,他那边的事业做得的确挺大的。不过我这边的事业也需要用钱啊!这样吧,你不如把钱投到我这来。虽然会有点风险,但我们也有出色的团队。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这儿的利润比较高。我们的客户大多都是地下赌场的常客。所以我的合作伙伴也是黑白两道比较有本事的朋友。你就算信不过他们,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呀。本来我是有钱投的,可妈把房子卖了,去买姨妈的别墅了。’  于建辉的这一要求,也让阿宁很为难。本来放高利就不是阿宁的追求,可面对着亲弟弟的求助,他也犯了难。到安宁把这事情和潘旭商量以后,潘旭也陪着阿宁在林州的大街小巷逛了一圈又一圈。他只为劝说阿宁不要去做高风险的投资。哪怕这个项目是自己的亲人操作的。于是,在那年冬天。安宁做出了自己的人生选择…  大家好,我是东方德古拉,一个喜欢用小说体的形式表达社会故事的人。希望我的作品能与大家共鸣,给大家启发。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收藏我。我会在之前发出的帖子里,加速更新故事内容。大家也可以在第1次发出的帖子里,看到完整故事。感谢大家的陪伴,在今后的人生岁月里我会和大家同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