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十三中》第四部 相惜 (一)

楼主:决明子2019 时间:2020-09-24 08:08:29 点击:2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高一。
  十七、八岁的年龄,已经比刚入学的时候成熟了许多。
  无论从思想到身体都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已经变成了老师嘴里的“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要给低年级的同学做好榜样,要起模范带头作用”。
  “电灯泡”是一个从来不跟同桌交流的人,尽管有好多朋友,但从来没有跟同桌发展为好朋友,更多的是像陌生人一样,和平相处,互不搭理。
  那些个与“电灯泡”一同成长了三年的同学,有好多已经转学了。从最早初一的男女班长,到八面玲珑的酒窝;从“敖公子”到WXD;从“啊喷”到第二任男班长“蓝田猿人”;还有才被青蛙家族痛骂过的老耗子。更有初中毕业考入职业高中的班里的“贾贵”,老一班的与青蛙一号有交集的男班长等等。
  当然,也有转进来的,印象最深的是从外校转来的一名女生,名字如桃花般美丽,长相像极了电影《蝴蝶梦》里的女管家,尤其是那个驼峰鼻子,简直就跟移植过来的一模一样的。
  面部轮廓清晰,高颧骨,嘴唇边一圈毛茸茸的颜色及重的汗毛。修长的脖子像“红烈鸟”般挺立着。跟人说话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让人亲近不起来。
  但是深得装在套子里的别里科夫“梆梆”老师的赏识。在老师眼里她是一个锐意进取的好学生。
  还有一个也是从外校转来的,一个让全校轰动的白马王子。
  身高一米八,相貌英俊,儒雅,健康,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男生,最最关键的是人家是体育健将,校篮球队成员。
  总之,那个时候,他的出现碾压所有在校男生,每个心怀春梦的女生都把他视为心中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
  此人和“大长腿”坐在最后一排。同为校队体育健将,同时训练,很多女生包括外班的,低年级的都特别羡慕大长腿。因为,“大长腿”
  跟她们的梦中情人“白马王子”坐在一起。说实在的,全校女生对他的痴迷,完全不亚于现在的那些流量小鲜肉的粉丝们。

  还有一个也是个“神人”,也是从其他班级转过来的。
  坐在教室中间第四排,属于班级里中间区域的核心人物。
  当时,学校有一种奇怪的现象。
  有一些学习好的同学,为了证实自己脑子比别人聪明,证实自己不是刻苦学习,不是熬油点灯的在家死磕书本的呆子,就假装一副不耻学习的态度,故意在课堂上说话,睡觉,或者做点小动作,搞怪,影响其他同学。一旦老师提问,他们在又能在第一时间,不假思索的,快速给出标准答案。老师赞扬,同学羡慕。
  他们的行为,很让那些学习认真,且十分刻苦,但成绩一直在中上游同学的羡慕和嫉妒。
  一些真调皮捣蛋的,不爱学习的同学跟人家一比,也自惭形秽。
  因为,人家表现出来的是即捣乱了,又学得好。
  如此这般,把刻苦学习的,和胡球捣乱,考试不及格的,都弄得没有面子,没有出路。
  其实,这种聪明人,不是不学习,而人家会学习。
  比如,人家是先预习,然后上课只听一二十分钟,后面就捣乱或者睡觉。
  因为人家“摸到”老师讲课的规律,上课前五分钟,一般都是复习上节课所学内容,下面二十多分钟讲新课,最后十分钟答题或者提问。
  掌握了老师的教学规律,再加上自己前一天晚上,在家已经预习的差不多了,只是把自己不懂的地方画出来,上课认真听讲,明白后,就开始骚扰起其他同学或者干脆睡觉。
  这样给人的印象是:不好好学习,还什么都知道。
  聪明,
  太聪明了!
  咱咋这么笨?
  看来再努力也没用。
  哎!
  结果,你只要泄气,成绩自然下降,人家更显得聪明,厉害,学得好。
  这个“神人”就属于此类。
  甚至比上面所叙述的还要“神”。
  “神人”上课从不带草稿本,一个长得能碰到他脚后跟的书包里放不了几本书,一来教室,把书包“啪”的一声甩进抽屉,就趴桌子上睡觉。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他那一身软骨头立马直立起来。
  因为,他内心还是尊敬老师的,遇到装在套子里的别里科夫“梆梆”老师的语文课,他还是坐的笔挺笔挺的,他能把书都笔挺竖立在桌面,及其配合老师的讲课。甚至,还“随声附和”老师所讲之处。引得老师投来赞许的眼光。
  一般老师是希望同学们跟他交流的,当然是顺着老师思路交流,不是挑刺,瞎逼逼。
  但是,要是遇到他瞧不上的老师,他就能一直把脑袋放到桌子上,身子弯曲着,斜趴在课桌上,翘着二郎腿,两只胳膊在桌子底下做着自己想干的事。
  化学老师,是一个中年女性,身体微胖,一口京腔,但是讲课比较啰嗦,简单明了的内容都能被她讲“懵”。但是,繁琐的配方程式,她却能掰开了,揉碎了,钻进去,绕出来,讲得头头是道,反正一堂课,她能在黑板上把方程式配来配去,最后得出结果。
  “神人”最不喜欢化学老师的啰嗦劲儿。
  每次,看到老师把全班同学讲的云山雾罩,绕出不来的时候,他能及时止损,直接给出方程式配方的精确答案。
  有时候,老师用一种很繁琐的方式给出答案,不及“神人”的答案来的简单明了,而且步骤清晰。
  后来,每次遇到化学老师绕到里面出不来的时候都要问“神人”:“LX,你说现在左边应该配个什么?”
  哈哈,有点意思。
  。。。。。。
  “神人”的另一绝是不带草稿纸,直接用鞋底子当草稿纸。
  因为喜欢敲二郎腿,“神人”的板鞋,白塑料鞋底子正好冲着“电灯泡”。因此,“电灯泡”,发现了“神人”的秘密。
  只要是数理化,遇到需要计算,“神人”心算不了的时候,就会用手把脚往自己怀里一掰,开始在鞋底子上计算。一旦计算出结果,立马开始不停地晃动脚丫子。每到这时,“电灯泡”就担心“神人”把那双板鞋晃的飞到她这边来。
  有时候,老师一边写计算过程,一边让同学自己在下面跟着算。此刻,“神人”就会快速的在鞋底上写好过程,并给出正确答案。常常把老师弄得下不了台。因为他比老师计算的快。老师还差两三个步骤,他就能给出正确答案。
  有时候,老师急了。冲着黑板,边写边说:“LX,你不要说话,让其他同学说”。
  哈哈
  一听老师说这话,“神人”立马摇头晃脑,不屑一顾,然后倒头睡觉,就在睡觉的同时,还在翘着二郎腿并且在不停的晃动。
  这“神人”是属于真“神”,不是假“神”,脑瓜子是绝对聪明过人的。



  二

  所谓“恨铁不成钢”,说的就是“青蛙五号”这种人。
  就在青蛙一号和“电灯泡”以为青蛙五号和老耗子一刀两断的时候,她们俩在某天晚上上厕所,出来顺便去青蛙五号家转悠的时候,居然发现这个让她们咬牙切齿的老耗子,正在青蛙五号家端坐着。
  青蛙家族,住的是单位大院,里面有好多平房,平房四周被楼房环绕。
  因为青蛙五号和一号都住在平房,而且都是最东头,所以,尽管一个在东八排,一个在东二排,但上厕所都是一个旱厕。
  所以,在电灯泡找青蛙一号玩的时候,两个急的如厕,便跑去上了厕所,出来后,觉得好多天没见青蛙五号了,就直奔青蛙五号家。怎奈,刚撩开门帘,就看见老耗子端坐在屋子的最显眼的桌旁椅子上,她俩愣了一下,五号没想着这俩会来,结果,彼此都很尴尬。
  好在,电灯泡和青蛙一号反映的快,立马说有事,就撤了。
  后来心虚的青蛙五号给她俩的解释是:虽然老耗子的母亲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但是老耗子喜欢青蛙五号,执意不愿意分开,所以,就在暑假不停地来找青蛙五号。
  实际上,老耗子父母为了能使儿子安心学习,已经把他转走了,也就是说老耗子在上完初中,已经转学了。
  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又联系上了,青蛙一号和电灯泡不得而知。
  听了青蛙五号的陈述,这俩不便多说什么,毕竟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小姐妹,和好了也好,只要青蛙五号高兴就成。
  自打被其他两个青蛙成员的家族发现以后,青蛙五号和老耗子也不再偷偷摸摸的了,反而光明正大的开始交往起来。
  从此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电灯泡和青蛙一号到青蛙五号家里来玩,都能碰见老耗子,他们彼此也不再计较之前的吵架,也都跟老耗子说起话来,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
  青蛙五号这边算是有了好的结局了。
  青蛙一号这边又出事了。

  青蛙一号跟同桌因为彼此欣赏,书法都写得很好而走的很近。曾经被坐在后排的印度小王子,抓过现行。

  “电灯泡”被青蛙一号,叫到了她们家的小厨房。
  这个厨房是青蛙一号她们家的,在她们家住房对面,属于私搭乱建,但那个年代没人管,其他人家也都这么干,原本宽敞的地方,被一溜违建小平房占据了一大半路。
  青蛙一号家的厨房里面有一张大床,还有一个自己砌的灶台。但是,是烧蜂窝煤的,墙角堆放的是蜂窝煤。青蛙一号平时晚上学习都在这里,但睡觉不在这里,估计这是原先她哥哥睡觉的地方。后来上山下乡没人住,就成了青蛙一号的活动场所。
  每到吃完晚饭,“电灯泡”都会如约来到青蛙一号家的厨房,两个人在一起学习。
  那时,老师鼓励学生之间,成立互帮互助学习小组,青蛙一号就和“电灯泡”结成对子,因为,两人关系好,两家又离得特别近,所以就组成了二人互帮小组。
  其实,谁也不帮谁,就是在一起有个伴儿,写作业不寂寞。
  那会儿,青蛙一号家有个半导体,每到晚上八点多,青蛙一号就会悄悄地 把半导体从被窝里拿出来,调到“敌台”,收听邓丽君演唱的“靡靡之音”
  青蛙一号特别聪明,邓丽君的歌,听上一两遍,立马会唱,尤其是那首《香港之夜》。
  夜幕低垂|红灯绿灯|霓虹多耀眼|那钟楼轻轻回响|避风塘多风光|点点渔火叫人陶醉|在那美丽夜晚|那相爱的人伴成双|他们拍拖|手来手情话说不完|卿卿我我情意绵绵|写下一手首爱的诗篇|。。。。。
  唱的惟妙惟肖,“电灯泡”学唱邓丽君的歌,基本都是从青蛙一号那里学来的。

  这天晚上,青蛙一号拿出一封信,让“电灯泡”看。
  信是“京片子”写的。意思是要跟青蛙一号分手,并写了一大堆分手的理由,和青蛙一号的不足。
  “真不要脸,谁想跟你好了?”“电灯泡”替青蛙一号骂道。
  “你还想跟他来玩不?”“电灯泡”追问。
  青蛙一号没有回答。
  “这么难听的话,他都能说出来,他的多不要脸,这样的人,滚得越远越好。”电灯泡一边抖动着手里的那封分手信,一边冲着青蛙一号说。
  “电灯泡”的一番话,使本来犹豫不决的青蛙一号坚定了分手的决心,青蛙一号点头同意绝交。
  “那就写一封回信,把他臭骂一顿,再分手,否则咱气没出消,让他也知道咱不是好惹得,骂人谁不会,他写一张,咱写三张。”“电灯泡”边说边撕下自己大作业本,奋笔疾书起来。
  哈哈
  俩人针对“京片子”的绝交信,逐条批驳加反驳,一气呵成,真的就写了三页纸。
  两个人写完又小声念了一遍,觉得语句通顺,写得解气,骂的痛快,然后就把绝交信折叠好,放进青蛙一号的文具盒里。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电灯泡”在后排死死盯着青蛙一号,看她如何把绝交信,递出去。
  怎奈,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但是“电灯泡”却看见了“京片子”趴在桌上,用书挡着看她执笔写得绝交信。
  哈哈,电灯泡得意的笑了。
  从这天起,坐在后排的“电灯泡”再没有看见前面他们两人说话。
  也就在断绝关系之后的不久,青蛙一号中途退学,接班工作了。
  这也是天赐良机,让他俩彻底断绝关系,断绝一切往来。从此以后,两人各奔东西,几十年没有再见过一面。
  听说,“京片子”大学毕业以后,留在北京,在北京某单位工作。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