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十三中》第五部分 相望(一)

楼主:决明子2019 时间:2020-09-27 09:40:57 点击: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分班了!
  分班了!
  分文科班、理科班了!
  高二只保留四个班:一个文科班,一个理科快班,两个理科普通班。
  古典美人,小精豆,“棒棒”老师的心肝宝贝,青蛙一号的同桌,原来六班的老班长等等,都分到了快班,理科快班!
  大长腿,千层眼,青蛙五号等大多数进了普通理科班。
  电灯泡进了她所梦寐以求的文科班。
  原来的老七班彻底解散。
  装在套子里的别里科夫“梆梆”老师,不再担任任何班的班主任,也不再代课了。
  从分班的那一刻,再也没有见过“梆梆”老师,也没人打听他去了哪里,从此,他在学生的视野中消失了。
  天亮了!
  解放了!
  大家再不用紧张兮兮地跟“梆梆”老师打交道了。
  尤其是老七班的同学。
  去他的老七班。
  去他的“梆梆头(音sa)”!
  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活一把了。
  所有的老七班的同学,都高兴的欢呼雀跃。在欢乐之余,又有点恋恋不舍原来的老同学。
  分到一班,也就是快班的同学,立马变得高人一等,从前的同学、好友都爱答不理的,自我感觉高高在上,好像自己已经钻入白色象牙塔。
  二班和三班是理科普通班,是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可怜娃,但是他们并不气馁,也没有破罐子破摔,而是抱团取暖,友谊第一。
  文科班说起来就比较尴尬了。
  里面有一部分是偏科,理科不行只能读文科;还有一部分是真心喜欢,未来希望当文学家;另有一部分是上不了理科快班又不愿意在理科普通班混日子,所以只好选择上文科班。
  但是,所有上文科班的学生,有一个前提必须满足,那就是必须语文能拿的上桌面,如果语文拿不上桌面,就是想上也没有那么多座位让你坐。

  青蛙一号,在高一第一学期还没有结束就提前退学了。
  青蛙一号的父亲退休,当时国家有政策,可以顶替接班,青蛙一号的哥哥姐姐已经上山下乡多年了,所以父亲就把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给了青蛙一号。
  从现在看,青蛙一号的父亲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让青蛙一号顶替接班。
  这个单位非常好,名气大,油水多,自从青蛙一号进了这个单位,就如同掉进了蜜罐里,好日子伴随其后的几十年。
  “电灯泡”与他们的亲密伙伴分开了,她的同学不是进了快班,就是进了普通班,唯独“电灯泡”一人进了文科班,这一点是“电灯泡”没有料到的。
  这是“电灯泡”第二次被甩。第一次是小学升中学,第二次就是这一次,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进了文科班。
  好在原本都是一个年级的,有一个跟青蛙一号,初一在一个班的同学,很快,跟电灯泡走到了一起。
  说起她俩的缘分,还是通过吃“拐枣”彼此认识和熟悉的。

  说起“拐枣”(一种野生果子),那就话长了。还要从两年前,“电灯泡”陪青蛙一号去红缨路,银行家属院里的男班长家的时候碰见的李老大开始说起。
  在一个星期三下午,青蛙一号和“电灯泡”到红缨路上的男班长家的时候,遇到了同班同学李老大。
  李老大家就在红缨路和张家村交界处,刚刚在小贩处买完“拐枣”,抬头看见了同班同学青蛙一号和七班的“电灯泡”,热情好客的李老大随即邀请这俩人到她家去玩,“李老大”家就在不远处的城中村里。因为时间的关系,“青蛙一号”婉言谢绝了李老大的好意,李老大一看不行,就把自己刚刚买来的“拐枣”拿出来,与她们两个人分享。
  这是电灯泡第一次吃“拐枣”,特别甜,特别好吃,五毛钱应该能买不少,因为“拐枣”上有细枝,所以要把它“搂”下来才能吃,不用洗,直接塞进嘴里就成,非常好吃。
  李老大是个女孩子,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小,家里是做沙发买卖的,专门给人打沙发,用现在的话说,专门给人定制沙发。李老大之所以叫李老大,是因为这么回事。
  在文科班李老大的人缘挺不错,是一个愿意与别人分享的人,所以,在认识了“电灯泡”后,她们俩又与来自三班的袁同学,五班的一枝花以及五班的梁同学成为了好姐妹。
  五个人拜把子,结为“五姐妹”,因为李老大岁数最大,所以大家把她叫做“李老大”。最关键的是李老大有着强烈的凝聚力,所以其他几个也愿意围着她转。
  嘿嘿,李老大的名号就是这么来的。
  李老大家在张家村村子深处,家里养了一只猎犬,平时都是拴在她们家院里的树旁边,有一回,电灯泡找李老大玩耍,在紧闭的大门外,高声叫喊李老大,怎奈,李老大在里面根本听不见,电灯泡便用手把门往里一推,门露出了一道缝。因为,里面用铁链子拴着,所以门只能暴露那么一点缝。正在这时,突然,一个狗脸对着门外的“电灯泡”咆哮起来,这一照面,吓得电灯泡魂飞魄散,电灯泡凄厉的惨叫声,把李老大勾了出来。
  “你家这狗咋回事?咋没有拴绳子?”电灯泡惊魂未定、拖着哭腔埋怨道。
  李老大一边用脚猛踹自家的大黑狗,一边把门打开说:“不要紧吧,没咬上你吧,今天忘了拴,平时都拴着呢。”
  “妈呀,吓死人了,我正从门缝往里看,突然看到一张狗脸,魂都被吓飞了,赶紧把你家狗拴上。”
  狗,看见主人用脚踢自己,一边冲着电灯泡乱叫,一边躲得老远,这时,李老大母亲也出来了,边骂自家的狗边把它拴在树上。
  这才算安宁下来。
  等“电灯泡”再去李老大家的时候,已经是李老大出嫁的日子,那天她们五个姐妹全部在场。再后来,其他姐妹结婚就没有再见面了,因为彼此已经天各一方。
  哈哈。

  文科班里,“电灯泡”的同桌换成了老一班的“大眼睛”,就是那个挺鸡贼的懂得把握分寸的大眼睛浓缩男。
  “电灯泡”胆小,害怕各种小虫子,这家伙就抓了一条毛毛虫,偷偷放在了“电灯泡”的文具盒里。
  等“电灯泡”上课打开文具盒,“哇”的一声时,这个大眼睛在一旁得意的笑出声来。
  “电灯泡”立马明白是同桌搞的鬼。关键时刻,坐在后排的五姐妹里的老三,出手把大眼睛教训了一番,当然是用尺子在大眼睛的脑袋上猛敲了几下,吓得大眼睛连连求饶。
  这大眼睛欺负了电灯泡,却惹不过老三,老三同学的嘴巴里,好像藏着一本百科全书,张开嘴,就能把大眼睛给淹死在她的 百科全书里。


  二

  从三班过来的老三,父亲是医院里的医生,母亲是当年貌美如花的政府接待员。老三是家里老大,懂得为人处世,擅长与人沟通,当然,也擅长拉关系,知道什么人有用,什么人无用,会给自己搭建平台,寻找机会。
  估计,在学校是处于无奈或者是处于自身需要的因素,跟其他几个交往,出了学校门以后,再没有跟其他四人有过交集。最尴尬的是其他四个自不量力。
  有一次,居然在没有通知老三的情况下,跑到了人家新婚燕尔的小家,结果吃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被扫地出门。从此以后,各自相望于江湖。
  其实,也能理解老三的处境,老三在父亲的帮助下,进了银行,尽管数学不怎么样,但能进银行算账,这也是本事。
  其他四个听说她进了银行,都替她操心,能否胜任工作,可人家老三根本就不买她们的账,自从踏入银行就立马甩掉了他们,省的与他们为伍,让人瞧不起。
  毕竟,人家是进了高宅大院,掉进了钱窝窝。

  “一枝花”是青蛙五号的同班同学,在原来的老五班。是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
  父亲、母亲在城里工作,她自小在老家长大,好在老家不远,就在长安县,所以上中学的时候,父母就把她从农村弄出来,到城里上学。
  刚来的时候,一枝花长安口音很重,让西安市的娃听不太懂,后来,慢慢地大家接受了她。一枝花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忍耐力强,这也许是因为母亲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举止把她逼出来的。
  一枝花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一枝花对两个弟弟爱护有加,但母亲就是看不惯她,处处挑刺,父亲到还是心疼她,怎奈母亲是家里的“掌柜”,父亲惧内。所以,一枝花就靠着忍让,在家里生活。
  好在“一枝花”的性格好,人也长得不难看,又懂得看人的眼高眉底,所以周围有不少好朋友。
  一枝花有个招牌动作,那就是“微笑”,她就是不笑的时候,也像是在跟你微笑。
  人常说,会微笑的女孩,命运不会太差,所以,一枝花的桃花运还是蛮好的。
  到了高二,一枝华跟“电灯泡”分到了一个班,并且成了拜把子的五姐妹。
  这时,“电灯泡”才对一枝花有所了解。
  其实“一枝花”是挺聪明的主,甚至可以用“鸡贼”来形容。好在她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易,有的只是交情。
  “一枝花”有一张会说话的嘴巴,能“口吐莲花”,这个本事是学生时代的“电灯泡”所学不来的,就算是现在,“电灯泡”也不会说话,但“一枝花”有着本事,看人下菜,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
  也许是家庭的关系,一枝花心智比较成熟,很早就知道打探同学父母是做什么的,是否有可利用价值,但也不排斥跟没有可利用价值的同学来往,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过人之处。
  后来,一枝花有了春心萌动,有了心中的白马王子,但却没有给任何人说,只有她自己知道,若干年后,“电灯泡”才听说此事,不过,那已经成为“一枝花”最美好的回忆。

  还有一个,在五人关系中,与“一枝花”走的比较近,因为两人都是从老五班出来的,彼此都了解,是一个不爱吭气,但十分有主见的人,轻易不发表个人意见,但做事很有分寸,不像一枝花有时候还喜欢抖个机灵。“电灯泡”最看不惯一枝花这个毛病。感觉别人都是傻子一样,看不出她的雕虫小技,其实,别人是不愿意捅破那张窗户纸,“看破不说破,还能做朋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