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曾年少 谁不曾疯狂

楼主:维桑与梓必慕敬止 时间:2020-09-30 09:29:56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预警】早熟早恋成长系恋爱 不适勿进不喜勿喷 谢谢(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唐霆安单手拎着公文包,从工地板房走了出来,来回活动着酸疼不已的脖颈,腰也疼,腿也麻。
  这是他这个月第十次熬在工地改设计图纸了,接近城中村,现场施工难度不小,村里的居民每天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工地吵闹,不是水管分了他们的水,就是排污系统影响他们呼吸新鲜空气了。
  一个头两个大,图纸一改再改,他必须加班赶工,整个工地都等着他。
  好在才二十五岁,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精力充沛,他还有资本。

  今天先到这儿吧,趁着月色开车回他的小屋,饭是不必吃了,先把觉补足,明儿还得早起呢。
  一阵绞痛突然袭来,他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头,老胃病了,想起家里药好像快吃完了。
  随便找了个有药店的地方停了车,药店前停着一辆粉红色的高尔夫,颜色过于扎眼,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唐霆安眯了眯眼,脚下像灌了铅,一下子停住了。
  借着药店明亮的灯光,有幸打量了几秒。
  个子小小的女生,年纪也不大,齐肩浅棕色短发,穿着粉红色卫衣浅色破洞牛仔裤高帮帆布鞋。打扮青春洋溢像个女学生样,靠在车门上吞云吐雾违和极了。
  唐霆安只看得到她的侧脸,还是被头发挡住一大半的那种。
  像是感觉到被人窥伺了,女孩手里挑着烟,忽的回头看。
  “!”
  她,
  程玉心里咯噔了好几下,力道稍重咬住自己的舌头,面上并未显露半分惊讶或者惶恐抑或喜悦,悄无声息的把还挑着烟的手慢慢挪到身后。
  久久未语,谁也没有先打破沉默的意思,也没有要转身离开的意思。
  “好久不见,师妹。”
  唐霆安扯开一抹坦荡的笑容,胃仿佛一点知觉也没有了,许是主人此刻神经过度紧张,顾不上感受它的感受。
  程玉定了定神,强行克制着自己,尽量让自己显得镇静一点,理智一点。
  “师兄,好久不见。”声音应该不抖吧,程玉反复的问自己。


  什么狗屁师兄师妹,不过就是一个中学出来的罢了。


  ……

  程玉该上中学了,程玉从外地回来已经两年了,在这边交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闺蜜,开始了新的生活。

  中学今年推出了新的分班策略,新一届的学生挑选优等生,设两个住读班四个平行班。
  多稀奇啊,小镇从来没有的传统,初一就住校啊,这群孩子们一下子脱离家长们的束缚,在自己的天地里疯长。
  之前程玉她们一伙玩得好的总共闺蜜五个人,一个跟着父母去城里了,一个毕业后断了联系,据说是她爸犯了点事儿举家跑到外地避风头去了,一个在平行班,一个跟她一起进了同一个住读班。
  好在还有个伴儿,镇上的中学就是个麻雀,小得可怜,大门到升旗台也不过百十来米的距离,每次逢场赶集没见过稀奇的老农民们总是扒着铁门往里瞅,耷拉着眼皮看升旗仪式。

  大门两侧各有一栋教学楼,左边是初二初三的老楼,有些年头了,外部砌的瓷砖倒顽强很。右边是初一的新楼,暑假刚翻过,报名的时候还能看见楼道里残留的白漆,程玉他们也算走了点运,新楼桌椅自然也是新的。

  往届都是初三才要求住校,今年他们新生两个班不仅要求全部住校晚上还得上课,颇有点实验班的强度。
  好在初一的课程倒也轻松,晚上上两节正课对程玉来说并不算大事儿。
  就是这住宿条件确实不行,统共就两层的宿舍,阴冷潮湿,大厕不说,还没阳台,岂止是艰苦,简直是不忍直视。
  一个宿舍四张床,上下八个铺,活生生挤十六个人,一个铺上睡俩人,每晚下课十六个人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转个身都难,还非得一张床上坐四个,才有个缓解余地。
  没办法,老学校了,程玉她姐,大概十年前吧,就是这条件,现在,没一点变化。

  唯一的慰藉可能就是和闺蜜睡一张床了,挨得巴巴适适的,害,忘介绍了,程玉她闺蜜啊,叫秦芹。刚进入一个新环境,每天晚上叽叽喳喳十六个女生,讨论你的前后桌,讨论她的同桌隔壁桌,渐渐的开始讨哪个男生长得不错,后来把学校混熟了,讨论哪个年级哪个班帅哥多美女多。
  每天晚上吵到半夜,学生会宿管部的每天晚上蹲在她们寝室门口,一吵吵就把她们全寝室提出去站国旗台前边儿吹风。
  夹着拖鞋,披着校服,明面儿上老实巴交,私底下该怎么嘻嘻哈哈还怎么来,少则站上二十分钟,多则半小时往上。

  这会儿上青春期最懵懂最叛逆的时候,尤其在农村,本来就早熟,受到周围环境的熏陶染着,有些事情越是隐晦涩密,有些种子越是潜滋漫长。

  也不光她们一个寝室被训斥,免不了有几个初三比较叛逆的寝室会来凑热闹。
  但她们又是有所不同的,往届都是普通学生,鱼龙混杂,金子都在沙子里躺着,她们可是纯金子啊,管后勤的学校主任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你们这个寝室话就这么多。
  最让主任头疼的是两个住读班,就你们班女生话多,你们班两个女生寝室,就你们寝室回回都被提溜出来,男生寝室都没你们出来的次数多!


  这。。。。。
  难以置信,这是她们寝室长被叫到办公室的第n次,“你们寝室十六个人,大部分都是当官的,班长,课代表,大组长,占齐了,怎么回事你们,按理说不应该啊。”
  这。。有些事情按理它不好说啊。
  …………


  程玉秦芹跟寝室另外两个女生走得蛮近的,性格和,脾气投,话总能说到一处去。同进同出,一起吃饭睡觉上课,感情热络的很快。


  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吃饭自由活动时间,学校饭菜特差,要么素的不行,要么肥的要死,油星子都看不到点,难吃极了。奇怪的是林思妍每天中午吃饭都会肚子疼,所以她们基本上吃得很少,每天吃一点米饭就去学校的小卖部买零食填肚子。

  这天中午程玉趴在外面阳台上看校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手里拿着最近风靡校园的叫“鞋垫”的一种椒盐饼津津有味的啃着。
  脑袋四处打量,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国旗台边是两个兵乓球台,初二初三的男生中午经常在那里打球。
  程玉他们班这个位置只能看见乒乓球台一点边边,看不了全貌。
  那时候她视力还是5.0,有个穿黑T抱胸中场休息的男生一下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他静静的靠在墙上,手里还握着拍子,好像长得还可以诶。

  程玉转身跑进教室,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收好鞋垫,秦芹在看小说,她抽了张纸擦嘴抓起秦芹的手就往外跑。
  “去哪儿?”秦芹狐疑的问她,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
  “看帅哥!”程玉挽过秦芹,大步下楼。
  秦芹一下子没了疑惑,脚下生风,比程玉走得还快。



  她们小心翼翼的往乒乓台旁边的楼梯上走,这个楼梯是通往后山大操场的,初二初三的学生大课间会去上面跑步。
  还没轮到他,他还是靠在墙上静静的看别人打,还是抱着胸,唇上有一点点胡子,不是成年男子的青茬,而是属于少年的柔软淡黑。
  很性感又很纯洁,结合得相得益彰,不是阳光大男孩的那种热血,反而是自带书生气的雅致。
  真,帅哥!
  程玉被他的气质和颜值吸引了,推搡着秦芹,“怎么样,没骗你吧?”
  “嗯,确实可以,但不是我的菜。”秦芹的审美向来很高级也很独特眼光很高。她的“确实可以”评价已经很高了。
  “想知道他哪个班的。”程玉低头自顾自的说着。
  “这还不简单,我去帮你问。”秦芹推开程玉的手就走了,程玉惊慌失措,生怕她直接上前问人家,到时候也太丢脸了吧。还没来得及阻止,人就跑远了。
  程玉还趴在楼梯上,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没一会儿秦芹就回来了,势在必得的去,气场全开的回。“问到了,八三班的。”



  上课铃响,程玉不舍的走了。
  回去之后跟于丹林思妍说她看到一帅哥是八三班的,还说啥时候看见指给你们瞧瞧。
  于丹和林思妍调侃她说是不是喜欢人家,
  没错,少年人的喜欢就是这么简单。
  男生在男生面前夸哪个女生长得乖长得好看,他就是对那个女生有意思,女生在女生面前夸哪个男生长得帅,她就是喜欢那个男生。

  总之,那时候太闲,那时候太单纯,那时候太直白。喜欢一个人不会掩饰不会躲藏只知道一头撞上南墙。


  事实上,程玉确实对他有意思。



  每个周五都是住校生最激动最盼望的时间,终于能放回家吃顿好的了。
  这周五程玉是双份的快乐,最后一节课是微机课,微机室在对面那栋楼,而且就正对八三班的教室。
  会有机会看到他吗?
  第二节课一下课班上的男生就冲向小卖部买辣条啊之类的,然后再冲向微机室排队,谁先进去谁就能抢到好位子(离老师远的位子)。
  程玉她们也去得早,想抢位子是一回事,想找人是另一回事。

  一走上楼梯,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他们班后门的阳台上看风景,程玉有点紧张步子突然变小。秦芹转头冲林思妍和于丹说,“喏,就是他。”
  她俩闻言探着脑袋寻人,正要走近看到正脸了,他却转身走进了教室。
  “看背影好像还可以诶。”于丹撞了撞程玉,压低声音说道。
  “嗯,我看到个侧脸,确实有点帅。”林思妍还张望着往他们班里找人。
  程玉拉了拉林思妍“啧,低调,别太明显。”好歹程玉她们也是班上的风云人物,不想被那群八卦的男生追问讨论。
  话是这样说,程玉自己也忍不住眼神往人家班里瞟,看到他走向了窗边的位置…


  上微机课的时候林思妍跟程玉说她认识八三班一个男生,要不要问他要那个男生的联系方式。程玉隐隐有些激动的抓住林思妍手臂,点了点头。
  就这样程玉煎熬的上了一节前所未有的微机课,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盼着它快点下课。

  下课之后林思妍带着程玉去找她认识的那个男生,程玉在人群中寻找那抹熟悉又陌生的影子。
  “诶,林强”林思妍跟她的熟人打招呼,手紧紧牵着程玉,“我问你,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林思妍冲着前面快走下楼梯的那个男生抬下巴。
  “他啊?唐霆安啊。”林强抱着篮球,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干嘛,对人家有意思啊?”
  林思妍没回答,又冲他说“把他QQ给我呗。”
  林强立马念了一串数字,林思妍重复了一遍,问他对不对,程玉默默的牢牢记在心里。
  林强说“我记得到他QQ,他的好记。”听林强这口气,好像跟唐霆安很熟的样子。“别想了,人家不谈恋爱。”
  林强忙着赴约打篮球,摇着手跟林思妍说回家再聊啊。
  林强之前见过程玉,还去过初一那栋楼,他们一拨初二初三的男生专门去那儿认妹妹的。
  说是认妹妹,其实就是找漂亮女生搭讪呗,就那点儿心思。有人想认识程玉,但无奈程玉不买账,待在教室里理也不理。
  没办法,就没搭上她这条线。

  唐霆安,
  他叫唐霆安啊,
  QQ号是……
  我回家就把他加上。
  程玉暗暗下定决心。
  等会儿,林强说他不谈恋爱?
  没事儿,就先认识认识呗。


  每次从学校回家程玉爸妈都会准备一桌子好吃的,他们家不算富裕,顶多小康,一家三口倒也过得幸福美满。
  程玉从小就很会读书,脑瓜子聪明,人也长得漂亮,做事儿也机灵,年纪不大,却很会看眼色。
  爸妈觉得她是个懂事不让人操心的乖女儿,家里的长辈们对她向来是只有夸奖的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老师眼里她是个认真负责聪明能干的班干部,同学心中她是个长得好学习好样样都令人羡慕的女孩子。
  但只有闺蜜们和她自己知道,那些都只是她片面或者表面的一些东西。
  其实她也是叛逆的不羁的,
  她也会说脏话,
  她也会背地里说老师的坏话,
  她也会跟秦芹她们说八卦搞小团体,
  她从来不是个学习态度端正,团结同学的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
  人不都有多面性吗,人不都是复杂的吗。
  她也是那个善良的讲义气的乐于助人的程玉。


  吃完饭看了会儿电视,程玉就进房间了。
  她要干一件大事!


  第一步,先加QQ。——顺利!

  【哈喽】
  【你是?】
  【我是七三班的,我叫程玉】
  【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了】
  【你怎么认识我?】
  【我看见你打乒乓球了】
  【哦】
  【我喜欢你】
  【?】
  【听不明白?】
  【额】
  【我喜欢你啊】
  【哦】
  【哥,你能把天聊死】
  【呵呵】
  【听说你成绩挺好的】
  【额,还行】
  【你跟林强玩得挺好的啊?】
  【还行】
  【我能追你吗】
  【额…】
  【就当你答应咯】
  【话说我还没见过你】
  【行,下次我看见你跟你打招呼】
  【额,好吧】
  【你是不是坐窗边啊】
  【嗯】
  【我也坐窗边,下周可能可以看见你诶】
  【额】
  【你能多说两个字不】
  【额,嗯】
  【我谢谢你昂】
  ……
  程玉满怀热情跟唐霆安聊天,无比期待他的每一条回复,哪怕只是一个字也能让她清晰的感受到文字那头是她中意的那个男孩子。
  单单是这样想着,她就会一脸傻笑的看着手机。
  她在努力学着追一个人,用她的全部聪明才智去想每一个可以多了解他一点的问题。
  即便他回答总是简短的,但却是特别特别有力的敲打着程玉的心房。

  周末只是短短的聊了一些,程玉说下次看到你一定跟你打招呼 你到时候别害羞。
  唐霆安说我倒还不至于会害羞。


  唐霆安这周坐在窗边,程玉一眼就能认出他了,上课的时候他带着黑框白边的眼镜,很显眼,程玉一转头就能看见他。
  程玉说过她这周也坐窗边,唐霆安下意识往初一那栋楼瞟过几次。

  程玉每天都在期待着他们近距离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会在哪里呢?是操场?小卖部?还是厕所?哈哈哈被她自己逗笑了。
  程玉跟秦芹她们说起这周的收获,得到了她们的一致夸奖,不错,有进步,至少他知道你这个人了啊。

  唐霆安走读,程玉住校,还不在一栋楼,八三班在对面四楼,程玉在这边三楼,大课间他们上后操场,初一的在前面小操场,这太难遇到了平时。程玉还没那个胆子午间直接去人家教室门口堵人,毕竟还是要点面子的。




  又是一个周五,终于有个光明正大的机会上他们教室门口晃悠了!
  许是在等她,唐霆安还是在后门阳台看风景,于丹戳了戳程玉的腰,“快,上!”这个小姑娘用词向来稳准狠。
  程玉回头剜了她一眼,有些娇嗔的说到“上个鬼喔上。”
  依旧话是这么说,这腿它骗不了人,秦芹和林思妍她们走在程玉身后,没上去添乱,在后边儿给她加油打气。
  程玉咬了咬牙,一鼓作气,走近了,唐霆安一步也没挪,“他是在等我吧。”程玉心里想。

  “哈喽,是我。”程玉也靠在阳台上,落落大方的跟唐霆安打招呼。
  她们走上楼梯的时候唐霆安就注意到了,佯装看风景,实则就是在等她。
  “嗨”唐霆安也毫不羞涩的跟她打招呼,“你们来上微机课哦。”
  “嗯”程玉点点头。
  正想着要说点什么好呢,上课铃响了。
  “上课了,回去聊喔。”程玉冲唐霆安甜甜一笑,露出两颗虎牙,可爱极了。
  “行”唐霆安答应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