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京南

楼主:绝密2009 时间:2020-10-06 17:04:00 点击:9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日记|重走京南
  覃炜明
  京南,不是南京。我说到去京南,很多人会以为我说去南京。
  京南,是苍梧县一个山区镇,与昭平木格镇相邻,以前是苍梧县的西伯利亚。因为地处桂江边,虽然解放前这里就有集市,沿桂江边排开一排木屋,大约二十几间。但是地势比较逼仄,街道十分狭隘。过去,陆上交通不发达,我家乡武界村很多人要到京南买盐,翻山越岭,大约要走三四小时山路。我的父亲早年在京南纯冲打长工,估计他在京南这个地方留下过不少汗水。
  我先后去过几次京南。第一次是为了去京南城垌村采访一个老党员,他带领村民种八角。那一次开车至倒水,再坐船,到刚刚建镇的京南。然后京南住了一夜,再出发,步行去城垌。几小时的山路,镇政府派出干部帮我们背摄像机。回来的时候,觉得路途实在太远,先租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将我们几个人载到昭平木格,然后我们从木格坐船,回到倒水。记忆中这一次去京南,实实在在是山长水远。
  第二次去京南,是跟随市保险公司的人,去一个叫大岸的村子。保险公司要送一批米、油给大岸村的老人,让我们帮助他们做宣传。路上也是爬山涉水,挺辛苦。拍完保险公司的新闻,我发现这个村子长寿老人很多,八九十岁还有老人爬树摘八角,于是拍了一条大岸村长寿老人多的新闻;同时又发现这里有一棵古樟,树身被烧空了,里边居然可以放一张八仙桌,又拍了一条《大岸村有一株两千年古樟》的新闻。两条新闻,第二天晚上在中央电视台第四套同一节目同时播出。一村一晚同时有两条新闻在央视播出,恐怕非常少有。
  一九九四年,京南电站开工,作为电视记者,我和我的同事都经常去京南。有时候是随市领导检查电站施工进度,有时候是报道自治区领导到京南电站视察。又因为电站开工,修建了经倒水路垌、马水到京南的简易公路,虽然山路十八弯,但是此后去京南就不再坐船,而是随着一路尘与土,早去晚回。记得到京南以后,还要坐上渡船,才能够到达施工的工地。有一次,自治区一位女领导去京南视察,我手下的一名记者随行。这个记者中途看到女领导下车,以为她要去工棚慰问施工人员,急急忙忙背了摄像机要尾随下去,被工作人员一把拉住,说: 去找地方阿尿,你去拍什么?这位勤快的记者一愣,大家哈哈大笑。
  京南电站建成,不但给京南带来热闹,还改变了京南的建制。原先隶属长发镇管辖的京南,先后从长发分出,设京南镇,后来京南镇更兼并了长发镇。我大约是一九九七年因为帮助京南电站评审一批诗词,到京南电站住了一晚,以后就再没有来过京南。
  昨天决定重新走京南。虽然知道高速已经可以从长发出,再到京南,但是我仍然愿意从原来的路线,经路垌、马水去京南。因为我在早年在路垌呆过,马水是我家武界村的邻居。我在《活在吾乡》多篇文字都有纪录这些地方。我更愿意从这些地方跑一次,感受曾经的那些熟悉。
  车子进入路垌的时候,曾经居住在路垌的记忆就爬上了心头。我记忆中的路垌村很美,但是记忆中的旧事却一直无法说出来。车子从路垌村对面钻进林间的公路,曲曲弯弯,可惜来往有不少车辆,我不敢再开任何的小差。路过马水一个叫金斗的小村子,只见村子屋后的大山,像一条一条巨龙一样,从高山伸下来,森林茂密,风吹草动,更像一条一条巨龙在摇头摆尾。我知道,山的尽头,就是我前天登临过的险兵顶,险兵顶另一边就是我的老家武界村。
  关于这一带,实际上有一个故事流传。说是我家的险兵顶向马水延伸的几座山梁,有一架山叫尾王山,某一个朝代,尾王山曾经埋葬过一个山坟,主出王。风水先生帮主人在坟前种了一棵凤尾草,并告诫主人,一定要等凤尾草高于山坟坟首,才能砍伐。“砍了凤尾草,天下必有大事”。想不到这位主人的后代是急性子,一代一代看着凤尾草生长,代代依旧,老长不到坟首高度,感觉太慢,终于不相信传说,按捺不住,把坟前的凤尾草砍了。这一砍,惊动了远在京城的皇宫,一个正在洗脸的某皇帝,平白无故看到一支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利箭,射向了脸盘。“噹”的一声,皇帝吓得当场瘫痪。因为利箭来自何方?根本不知道。皇帝召来国师,国师也觉得好奇怪。焚香拈算,大吃一惊,说:“皇上,大事不好,在南方某地,有一架坟山,要出一个带尾巴的皇帝,抢夺皇上的江山!”这个皇上叫国师到南方找寻了几年,发现这一座出尾王的坟山,居然在苍梧地头,一个叫险兵顶的地方附近。于是请来道士,来到险兵顶附近,锁定尾王山,然后在延伸尾王山山坟的山梁上,连夜挖了一道深沟,斩断龙脉。挖到半夜,只见这一座准备诞生尾王的山坟,射出一道蓝光,呼的一声,飞向了抚河(桂江)。天亮一看,山坟已经洞开,棺木已经不知所终。有人说,是因为尾王山主人把凤尾草过早砍伐,让那一支来历不明的利箭,射偏了方向,射中了脸盘,没有射中皇帝,而过早打草惊蛇,让皇帝斩了尾王山的龙脉。那一具棺材,则已经沉入了桂江江底。
  小时候,放牛的阿猫(罗单)描绘得十分生动,说他亲自看过见过那一段斩了尾王山龙脉的山沟,深可以过人头,他甚至看见过准备要出尾王的坟山旧址。我们将信将疑,但是因为山高路远,一直没有去过现场。
  这一次路过金斗村,看到这些风中近乎摇头摆尾的山梁,我突然联想起尾王山的那些故事,想起那些已经远去的似有若无的历史,都属于这一片土地,可惜一直没有任何人做过文字的记载。
  在山路上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京南。在桂江边远看京南小镇,水与天,山和树,一碧如洗,房子鳞次栉比,倒影在江心。想得到江景的美丽,但是无论如何想不到居然如此美丽。二话不说,停车,手机拍拍。
  旧日的京南,只有江边的一排小房子,九十年代的去京南,当时刚刚成立的镇政府在小镇下游新建一间房子,算作是办公地方。打水到洗凉房里洗凉,散发一阵尿骚。现在政府的周边已经建成了一幢一幢的楼房,楼下摆卖不同类别的商品,说明这里就是镇上的商业区。而过了京南大桥,就是居民区,几条街道,两边建起了不少居民楼房。因为不是圩日,整个小镇显得非常宁静。停车在大桥上,遥望京南电站大坝,横断桂江,我不知道是时是不是发电?但是从坝底看江面水波不兴,江上一碧如镜,看看旁边的京南中学,校舍倒影在水里,突然感觉,如果在这里教书读书,可能也不失为人生乐事。又,一直知道,京南是汉丞相士燮先生故里,桥头不远就有“汉士威彦先生故里”石刻,爬到石刻下边,留影纪念。
  在小镇开车,兜兜转转,唯一担心是午饭怎么安排,是不是能够找到一家临江的饭店,吃饭,看景?这时候突然发现路边有一个屋子,人声鼎沸,很多人在做一种白菜瓤。停车问可不可以吃饭?答应可以。原来这就是一间饭店,只是店名不显眼。入得屋内,发现吃饭需要上楼,想同行的泰岱大人不方便上楼,故拟在楼下开台。但是老人知道登楼的房子可以看江景,直言可以一步一步爬上去。于是在临江的一个小房子,点了一碟本地的酸肉醡,一碟酸菜炒猪肚,一碟菜心,风卷残云,几个人津津乐道。上来一大盘米饭,一大盘白粥,同样一扫而光。老人说,她先后吃了五小碗米饭,我记得这是近年吃饭吃得最开心的地方。
  回城上高速,经长发、倒水,老人高兴,都希望我带她去看看。结果,在有点破败的长发,老人找到她的快乐,在倒水,老人买了一堆白菜,我当然更是买了熟山楂,一天兴高采烈,在桂江兜了一圈。回来,有朋友电话邀请喝酒,我躺了老半天,才姗姗出门。
  2020-10-6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