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在青春里》----已完稿,求出版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4:31 点击:4724 回复:11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0 下页  到页 
  《游在青春里》是笔者长篇小说《槐树街往事》的第一部。
  《游在青春里》已经完稿,总计18万字左右。
  《槐树街往事》故事梗概:
  本书以槐树街上一户普通人家根茂婶家的命运变迁为脉络,以她三女儿王正淑的情感和生活经历为主线,全景式展现了在社会发生巨大变迁的时代背景下,小城市各色人等为生活而进行的各种努力和挣扎以及他们的爱恨情仇和喜怒哀乐,并对一些社会深层问题进行了认真思考。
  王正淑是本书的女一号。少女时代的她聪明、漂亮、心地单纯。后来,她无论是情感还是生活、工作都在不断经受挫折。她在不断成熟的同时,也变得日益复杂。当人到中年,她会以何种面貌出现在读者面前呢?是女强人还是情路失败者?是完美主义者还是大俗人一个?也许不同的读者眼中会有不同的王正淑。
  王正淑的二姐王正霞是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子,她文化不高,敢爱敢恨,却又遇人不淑。她勇于吃苦,不怕失败,曾经通过打拼拥有很多财产,却又为了至亲的人而不惜破产。她能从头再来吗?
  王正淑的二哥王正坤一生都脱不掉书生气。由于太过信任他人,无端遭遇牢狱之灾。但在他妻子意外身亡后,却有一个与他妻子同名同姓充满传奇色彩的奇女子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并主动担负起养育他一双儿女的责任,默默等待着他归来。当他重返社会后,会与这个奇女子修成正果吗?会在事业上获得意外收获吗?
  要想知道这本书究竟写了些什么,请经过神树大槐树,走进槐树街,来到根茂婶她男人根茂叔的葬礼上,一起看故事如何开始吧。

  第一部《游在青春里》共49章,以王正淑读大学前的生活、感情为主线展开,情节生动,很值得一看。

  作者简介:
  真实姓名:田善江,天涯主ID:zgsxsltsj,还有“南山顽石2016”等小号。在其他平台主要笔名为“南山顽石”,有时候也用“zgsxsltsj”以及真实姓名。
  有出版意向请短站联系作者,或QQ联系。作者QQ:576134656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9次 发图:2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00
  现在上正文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19
  第一章
  槐树街上有一棵大槐树,这棵大槐树是一棵神树。它是哪个朝代成为“神”的,不得而知,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神仙,也不得而知。但是树根脚那一柱又一柱燃过的或正燃着的高香,甚至还有一个盛满香灰的香炉,皆说明着它的神明。它傲然地挺立街边,日复一日享用着善男信女们虔诚的膜拜和香火。当然,它给善男信女们的回报也十分慷慨。有病的敬过它后,病立马就好了;没病的敬过它后,一年之内绝不会有任何灾事。
  可是神仙也有丢盹的时候。它的这一丢盹,便叫王巷里的根茂叔将病怏怏的身子拖进了生命的尾声。一口顽痰在喉眼里憋了许久之后,根茂叔终于努力地圆睁了双眼,七魂六魄游丝般抽去了。于是,一张门板贴着写尽根茂叔一生沧桑的白纸,被靠在巷口,与街东头大槐树那饱经沧桑的身躯遥遥相对。可是大槐树那新生不久的叶子们,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悲伤,竟在昏黄的风中拍着手“哗哗”笑了。
  根茂叔的死叫王正祥很有些凑手不及,王正祥是根茂叔的大儿子。按根茂叔以前的交代,他死后由正祥安埋,根茂婶百年后由小儿子正坤安埋。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31
  虽说根茂叔已在床上躺了一年,医院里开的药吃了无数,大槐树降的神药也吃了无数,却丝毫没有康复的迹象,可是正祥却没有料到他会走得这么快,毕竟他才五十六七,正是活人的时候。
  正祥一身孝服,鞋尖上还贴着白胶布,坐在草铺上,眼里没有泪,却也没有多少光泽。刚才偷偷喝下的那几口闷酒,非但没有麻醉他的神志,却叫他心中益发烦乱。父亲咽气到现在已将近一日了,可是后事该如何料理,他心里还没有谱。原打算麦忙后给父亲把棺木做了,再把墓修了,好冲冲喜,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头绪,他该如何是好呢?之所以考虑在麦忙之后修墓做棺木,是因为眼下他手头很不宽展。家中原本有几千块活钱的,可半月前去阳川渔场交了买鱼款,那些鱼多半还活蹦乱跳在院中的鱼池里,眼下生意不好,一时半会儿是变不了现钱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44
  “做寿枋的师傅快到了,”管事的二叔王根盛走到他跟前,小声说,“楼上那些木头我看了,不太够,还得买些。”正祥说:“明儿去买。”
  “修墓的砖和水泥也得赶紧买。”二叔又说,“天慢慢热了,人不敢放得太久。”正祥说:“也搁到明儿买吧。”
  “我看,还是拍个电报,把正坤跟和胜叫回来。”王根盛又说。和胜是根茂叔的大女婿,姓和名胜,在部队当兵。
  正祥回头看了母亲一眼,没有吱声。根茂婶坐在草铺上,一只手搭在床板上男人僵挺的尸身上,抬起失神的眼睛说:“算了吧,这一向听说火车都不发了,他们咋回来呢?”
  二叔便不再言语,倒背着手,默默出了堂屋,却在大门外站住了。少顷,他的声音便很刺耳地响在了院里:“都啥时候了,你还卖鱼!也不知道在你爸跟前守孝!”训斥声过后便是铁皮水桶搁在水泥地上的声音飘进了堂屋。紧接着,正祥媳妇春花到了大门口,双手正着孝帽,从二叔身边侧身进来了。
  她跪在公公的灵前哭了几声后,就去草铺里坐了,小声跟婆婆说:“我还不是想腾些钱出来给爸办后事,才去卖鱼的。”根茂婶问:“鱼摊谁守着?”春花说:“柳叶给学校请了假,在摊上守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5:56
  又过了十多分钟后,正祥站起身来,默默地朝门口走去。恰被已来到院中,蹲在地上抽烟的王根盛回头看见:“你又到哪儿去?”
  “我去上厕所。”正祥答,厕所在巷外的槐树街上。
  二叔便不再吱声。看着正祥的背影一摇一摇地出了院门,他突然叹了口气。
  正祥这一去,就好几个时辰没了音讯,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方一身白衣白帽地回来了。而这时,做寿枋的师傅早已在院中忙开了,木屑、刨花满院子飞着。院西头,两口大锅也早支了起来,一堆女人蹲在锅台边,或刮洋芋、或洗萝卜。看见正祥,正给大锅烧火的二叔早气白了脸,正待问话,却听得正祥兴奋的大叫开了:“钱有了!埋我爸的钱有了!”原来他是跟一帮赌友钻在了一起,手气很顺,竟赢了五千元回来。
  尽管正祥赢了钱,根茂叔的后事可以办得喜喜欢欢的,不用熬煎了,可大家还是少不得将他数落了一番。
  三妹正淑说:“我马上高考了,都请了假。你倒好,还出去耍钱!”
  春花说:“你耍钱也不看个时候!多亏赢了。要是又欠一沟子账,我看爸也不消埋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07
  正祥咧了咧嘴说:“反正赢了不是?爸在保佑我呢!没钱埋爸,我心里比谁都急不是?我就想,有爸保佑着,今儿肯定能赢,果然就赢了!”
  根茂婶一句话也不说,却伏在男人身上失声痛哭起来。她这一哭,女儿、孙女们全都哭了起来。正祥却又默默出了堂屋,将钱数了两千交给二叔说:“肉呀、豆腐呀、米呀、菜呀,该买多少就买多少,你看着办就是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32
  ……七日后,正坤悄然回来了,这时候根茂叔早已入土为安了。
  他少不得跑到坟上去哭了一回,然后就好几日守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吃饭,就是被子蒙了头在床上睡觉。
  只是到了晚上,他才会偶尔来些精神,跟娘、大哥大嫂、两个侄女以及二姐守在母亲的卧室里看电视。眼下是非常时期,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就特别长。大家看着看着,少不了也要议论几句。
  大嫂就问:“都说京城里闹得很凶,你咋就回来了呢?”
  正坤笑一下,纳闷半日方说:“我梦到爸了,所以就回来了。”
  正祥问:“你该没闹事吧?”
  正坤急忙说:“我咋会闹事呢?我又不是惹事的人。”大家便都不再言语,都专注地看电视。
  九点多钟,四妹正芳、五妹正萍背着书包结伴回来了。
  正芳嚷嚷着说他们班的同学明天准备去西京,她也要去。正萍也在一旁给她帮腔。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43
  根茂婶将脸一板说:“他们闹腾他们的,你跟着瞎哄哄啥?你爸才过世,屋里乱得跟啥一样!马上就割麦了,不在屋帮忙,还想再添乱子?”
  “听说我三姐她班上也要去西京呢。”正萍说。
  “正淑是不会去的,”根茂婶说,“我的女子我还不知道?她才不会像你们两个一样,整天疯疯张张的!”
  正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她自然不会去,可你也甭把她想得太老实!以为是在教室用功呀?她早飞到河堤上去了,不信咱现在就去捉,她肯定是跟她班上那个姓张的男生在树底下坐着。”
  没等根茂婶开腔,正祥已训开了:“去去去!你两个屋里睡觉去,搅得我们还看不看电视!”
  正芳说:“你也有资格训我?没看你对爸尽得啥孝心!一屋人都急得啥一样,你却跑去耍钱,还一耍就是一天!”
  正萍也嚷嚷说:“这两天的电视有啥看头?有本事咋不抓几个贪官污吏呢?只知道跟学生耍威风!”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3:56:53
  ……眼看一场争吵就要爆发,根茂婶一声怒吼,把儿女们都给震住了:“避!都给我出去!天天候到我屋里吵,看我哪一天不把电视给砸了!”
  儿孙辈一个个都灰溜溜地出去了,各回了各的房里。
  只有正坤被母亲留了下来。
  根茂婶看着正坤说:“这两天看你也伤心,就没好问你。给妈说实话,是不是出了啥乱子,回来躲来了?”
  “没有,真的没有,”正坤说,“满学校的学生都上街了,我呆在学校里,不上街吧,同学们骂我,上街吧,我又不情愿,所以就回来了。”
  “那你啥时候回学校去?”根茂婶问。
  “过一阵子再说吧。”正坤说,“屋里供我上学也怪不容易的,总不能不上了是不是?可现在,学校乱哄哄的,回去也没用。等啥时候消停了,我啥时候回去。”
  根茂婶说:“那你睡去吧,刚好快割麦了,你在屋能帮几天忙。”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3 13:58:50
  沙发,支持出版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3 13:59:51
  田老师好像一直很忙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0:45
  正坤出去不一会,根茂婶便睡下了,却让灯一直亮着。
  她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身,却仍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就索性把眼睁着,紧瞅住男人的遗像。根茂叔的遗像镶在镜框里,悬挂在她眼睛对面的墙上,脸平平地挺着,没一丝笑,眼窝却清澈。
  她便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不由得眼睛潮潮的又有泪要出来了。
  根茂叔跟她把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病倒了。病倒之后,尽管有时候他嘴里也咕咕哝哝的,似在说什么,却无人能听懂他的意思。
  说起来,根茂叔的病还是因她而起。
  那是一个黄昏,也正是麦忙时候,根茂婶在长茂原上的麦地里忙了一天,已将麦子拉了回来,铺在了大槐树下的街面上,扛着扁担,提着镰刀和捆麦绳,疲惫地回到院中时,却见男人正端着紫砂壶,边品茶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屋檐下那个燕雀窝。两只老燕雀立在窝外的电线上,欢快地叫着。却有三个乌黑小巧的燕雀头从燕雀窝口伸出来,也在叫。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0:56
  根茂婶咬咬牙说一句:“你倒清闲自在!”一扁担上去,戳烂了那个燕雀窝,几颗雀蛋“啪”一声碎在地上,青青黄黄的汁液溅了根茂叔一裤脚,那三只还没学会飞的小燕子也摔死在地上。
  根茂叔恼怒地看她一眼,说:“我把你……”
  “你把我咋?你一个大男人倒能弄怂!屋里地里,永不见你搭一把手,倒能做球!”
  “沟子大一坨地,还指望着成精啊?……也不看看你今儿丧了多少德!一窝生命呢。”
  “呸!没见过啥!你跟你那‘一窝生命’过去!”
  根茂叔怒目圆睁,突然举起紫砂壶,狠狠掼在地上,“啪”一声摔得粉碎,再说一句:“我把……”“你”字还没说出来,就喷出一口血,仰面朝天倒下了。
  根茂叔这一病倒,一直到过世那天,就再也没起来过。
  尽管这一年来,根茂叔只是一具活着的尸体,根茂婶看他那样子,心里也颇烦过,可是现在,连这样一个尸体似的人也没有了,虽说每日里少了端屎倒尿、喂水喂饭的劳累,她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空落。男人刚过世那两天,这空落还不怎么明显,可随着时日的推移,每每一到夜晚,躺到床上,摸摸身边竟是空的,那空落便如同一万根乱箭,刺得她心里又悲又疼。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06:38
  根茂婶终于把视线从男人的遗像上移开了,却又紧紧瞅着门口那方差不多脏成黑色的白门帘出神。门帘在她眼里渐渐模糊了,突然间根茂叔的影子竟印在了门帘上。她一惊,忙把眼睁圆。影子没有了,却又有了咳嗽声。咳嗽声远远的,跟男人平日的咳嗽一模一样。她再一细听,却是正祥在他房里咳嗽。根茂婶轻轻叹息一声,合上了眼睛。儿女们中,就数正祥最像根茂叔了,长得像,姿势也像,就连声音,甚至爱喝酒、打牌、还有那个懒劲,都跟根茂叔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似的……她终于,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又醒了,却见三女儿坐在床边,正看着她。
  “啥时候回来的?”根茂婶问。
  “刚回来,”正淑答。
  “以后回来早点,别太用功了。”根茂婶又说。
  “嗯。”正淑点一点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3 14:25:37
  “你班上是不是有个姓张的同学?” 根茂婶思谋半日,又问。
  “好几个姓张的呢。妈,你睡吧,我过去了。”正淑说着,就欲起身。
  “等一下,妈跟你说句话。”
  正淑便又坐好,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红。
  根茂婶说:“你姊妹伙里,我就指望你能跟你二哥一样,考上个大学。妈不是古板的人,听正芳说,你班上有个男同学,姓张。如果没念书,你倒也到放家的年龄了。可是,还是学习要紧。你爸当年爱吹,逢人就说正坤咋样咋样、正淑咋样咋样。正坤倒是考上大学了,你要是考不上,还不叫人笑话?”
  “我知道。”正淑点一点头,“既然妈知道了,我也不瞒你。是有一个男生对我很好,可是对学习没有影响,真的,没有影响。他还想到咱家看看呢。真的,他人挺好的,挺有个性。”
  “你睡去吧。”根茂婶说,“我的话你掂量掂量。~~你那个同学,家在哪儿?”
  “在乡里,可他爸是干部,听他说是一个乡上的书记。”
  根茂婶沉默了片刻,又说:“你睡去吧。~~你同学要是想到咱屋来游就叫来吧。一个乡里娃,跑到城里念书,也怪不容易的。”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3 15:37:52
  问好,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3 19:15:03
  支持文友!力顶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醉酒的猫S 时间:2020-10-23 21:21:48
  问好支持
作者:林小木木木 时间:2020-10-23 22:48:13
  老师您好,华文未来文化征集优秀的选题推荐常规出版合作,社科、人文、历史、传记、非虚构题材、情感励志、文学小说、经管理财、互联网科技、母婴亲子等等(除诗歌散文外的优秀选题均可投稿),有书稿寻求常规出版合作的作者朋友请加我WX:17383788366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10-24 05:31:16
  支持出版!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4 07:37:41
  早安,开心,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10-24 16:19:12
  好题材!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4 16:22:07
  赞!学习,周六快乐!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14
  正淑“哦”了一声,默默出了母亲卧室,回到自己房里。——她跟正芳、正萍合住一间屋子,三姊妹共挤一张床。
  两个妹妹早已香甜地睡进了梦乡。正芳还把半个微笑堆在浅浅的酒窝里。正淑没有惊动她们,却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孤芳自赏起来。
  五姊妹中,就数正淑最漂亮,别人都这么说,她也一直这么认为。就凭着这张俊美的面孔,她成了班上众多男生追求的对象。她却把绣球抛给了张成水。那是一个长相及其普通的男生,别的方面也毫无出众之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在拒绝了成十个男生的纸条后,却答应了张成水的邀请,去州河堤上走了一遭。
  那初次约会,其实极为平淡,他们在一棵柳树下坐着,一边听哗哗的流水声,一边天上地下胡谝一气。可是这第一次约会之后,他们很快又有了第二、第三次约会。尽管每一次约会都同样的平淡无奇,他们却都有了“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感觉。他们的关系半公开化后,班上好些男生都暗自猜测,是不是张成水对她做了什么,她才不得不跟他好呢?当然,他们的这些猜测,她是无从知晓的。
  ……突然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正淑笑了,笑过之后,又把脑后的那根粗辫子解开,让油黑的头发从左肩处流泻到胸前,且把头一歪,眼睛紧瞪住镜中的自己。她将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很久。……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30
  第二章
  第二日,正淑起得很早,六点左右就背上书包去了学校。可是同学们比她起得更早。她跨进校门时,校园里到处都是鼎沸的人声,操场里五颜六色打起了十几面小旗子。同学们只是乱站在操场上,并没有排成队伍,所以也说不清操场上究竟有多少人。
  一个白净面皮的男生,站在前面,面向大家,一边挥舞手中那面杏黄的三角旗,一边高呼口号。人堆中有大声说话的,有交头接耳的,也有嘻嘻哈哈笑的。好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学生则簇在一堆议论今年夏天将会流行什么样的裙子。
  正淑看了一眼那位向同学们高喊口号的男生,却不认识,暗想:大概是别班的吧?便低着头从他身边过去,匆匆往教学楼走去。却突然,身后响起一声锐叫:“王正淑,你不去呀?”倒吓了她一跳。忙回头去看,却是她班上的一个女生,从人堆里出来,正朝她招手。
  正淑便急走过去,悄声跟那位同学说:“我原本打算去的,可今儿不舒服,多得很,肚子还疼,怕去不成了。今儿去的人多不?”
  “咋不多?”那同学兴奋地说,“师专也有人去呢。听说西京现在乱得狠,饭白吃,东西白拿,我想去拿一件裙子呢。”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18:46
  正淑噗哧一笑说:“人家饭店跟商店是瓜子啊?能叫你白吃白拿?”
  “不叫拿了就抢。前几天西京不就有一个商店给人抢了么?”
  正淑淡淡一笑说:“真能拿了你给我捎一双袜子吧。”又指一指那位白面男生:“他是谁?好像没见过。”
  “我也不认识,”那同学说,“好像是从西京来的。西京来了十来个人呢,到处给散传单。……”正淑说一句:“你可要小心,不敢叫给抓了。”拧身朝教学楼走去。
  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张成水一个人,却趴在窗口,正朝操场上张望。她“嗨”了一声,走过去,抓住他的袖子说:“你来得比我还早!”
  张成水一笑,说:“咱先等一会儿,他们走了后,咱马上出发。”
  “可我不想去了呢!”王正淑皱皱眉说,“太远了,还不把我的脚走肿?再说了,我又没给屋里说。”
  “怕啥呢?”张成水说,“我拿车子带你,又不叫你走路。你不知道,我那儿景色要多美有多美,有山有水,还有一大片竹林呢!你不是想看竹子吗?”正淑便不言语了,却低头羞涩的一笑。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34:28
  然后两个人都去了正淑的位子上,一人骑一个方凳,面对面坐了,说起悄悄话来。
  说着说着,张成水突然握住了她的两个肩膀,眼直直盯住她的脸,不做声了。正淑不由得一惊,想推开他,慌乱的心中却又充满了莫名的渴望,就把脸红着,也不再做声。
  他的脸一寸寸向她靠近。她便看见了他唇上刚刚刮过的淡淡的胡茬,那小鹿就在胸膛里越发撞个不住,急忙闭了眼睛把头垂下。他的唇马上触住她时,她却突然拿手掩了嘴,脸拧到一边说:“你嘴咋这么臭?一个月没刷牙了吧?”
  张成水没应声,却早将她紧紧地箍住。
  她听见了自己的骨头叭叭在响,感觉到胸前火烧火燎的,脸就益发红了,低声说:“别这样。要不,我就不跟你到乡下去了。”
  “我不想做啥,只想亲你一下。”张成水急促地说。
  “那也不行!”她摇摇头,“你当然没事,可我是女的……”可她终究没有犟过他,双唇便被他那两片嘴唇紧紧地贴住了。她一点也没尝出这初吻是个啥滋味,却听见自己抽抽嗒嗒地哭了。
  终于,他松开了她,心满意足地想跟她说话。她却把脸恼着,咬牙切齿的,再不肯理他。
  窗外,那吵喳喳的人声不知什么时候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便死一般的寂静团团笼罩了他们。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4 17:34:42
  正淑突然觉得有些遗憾,更有些心虚,淡淡地说:“原来太静了也会叫人窒息!我真后悔没跟他们去西京,不知道他们在西京能呆几天呢?”
  张成水说:“还不是闹腾一阵子就回来了?政府不会叫学生一直闹下去的,迟早会采取措施。”
  正淑便又说:“等会儿老师来上课,发现没有了学生,不知会作何感想?”
  “有啥感想?”张成水嗤的一笑,“咱这慢班,老师才不管呢!只要把快班抓住就行了。不信咱一会儿去看,快班保证没一个人去西京,都在用功呢!”
  正淑看着他痴痴一笑说:“我就喜欢你这成熟劲。啥事情你一说都是一针见血,不像别的男生,一个个都傻乎乎的。”张成水得意地笑了。
  七点多钟,操场上又有了声音,那是没有去西京的同学在上早操。他俩双双来到窗前,朝楼下望去。只见操场上四列纵队正沿着环形跑道跑步,首尾几乎相接,与往日相比,学生似乎并不见少。也难怪,两三千人的学校,少个两三百人,原本就不会多么显眼。
  “咱去不去上操?”正淑悄声问。
  张成水想了想说:“还是去上吧。要不,学校还当咱们也去西京了呢!”于是,他们跑下楼去,续到了队伍的最后边……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4 19:44:39
  支持文友!
  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5 08:47:28
  早上好,支持原创佳帖!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5 10:58:58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5 17:47:57
  赞!学习,星期日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5 19:11:12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6 09:37:49
  新周快乐,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6 11:26:29
  赞!学习,周一快乐!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3:37
  开始做操了。
  正淑四下里看了看,除了他们班只剩下她跟成水两个外,还有几个班也只剩下了几个人坚守着偌大一方阵地,甚至有一个班级,一个学生也没有,只留下一方空空的场地。
  她突然想笑,却又没敢笑,便将牙咬住,只顾认真地做操,不知不觉中,却早错了拍子,便很惹眼地引起邻班的同学们频频回头看她。她一下子把脸红到了脖根,急忙改正过来,回头狠瞪张成水一眼,恨道:“你也不提醒我!”张成水回头看她一眼,也笑了。
  做完操集合后,体育老师并不急着叫大家解散,却大声说:“占用同学们一点时间,李校长要做重要讲话!”
  ……李校长在上面讲些什么,正淑和张成水并没用心听,却在下面小声斗着花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3:53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一声哨子响,接着便响起了体育老师的声音:“高三.三、高三.五、高一.二、高一.四、初三.一班留下,其他班级解散!”今日去西京的那些学生,便是这五个班级的。同学们陆续散去后,这五个班级剩下的不足二十名同学,三三两两、很孤单地散落在操场上,看得李校长不由得叹息一声,说:“同学们能不去西京,说明大家立场坚定,思想觉悟高,是你们这几个班的佼佼者。你们这是对学校的支持,也是拥护党和国家的具体表现。你们这几个班可以说是‘重灾区’,‘重灾区’能有立场这么坚定的同学,不容易呀!今天把大家留下来,没别的事,就是要表彰大家。……何老师、王老师、孔老师、大李老师、小李老师,你们分头把自己班上留下来的同学登记下来,交到教务处。学校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表彰!要让那些爱瞎起哄的同学看看,谁才是他们学习的榜样?!不是那些瞎折腾的人,而是你们,是你们这些觉悟高的同学!”
  校长走了。
  王老师默默走到正淑他们跟前说:“校长的话你们也听见了。他是在表扬你们,其实也是在批评我跟何老师他们。你们俩今儿一定要坚持到底,要不,我这张脸可真没地方搁了。人家大学生铁饭碗早都在手里端着了,爱闹不闹,那是人家的事。咱们中学生跟着瞎起哄弄啥啊?没看高考才剩几天了?有那闲工夫,还不如都做几道题呢!啥都是假的,只有把东西学到自己肚子里才是真的。下去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4:06
  正淑和成水怏怏地回到了教室。
  一落座,正淑却又得意洋洋地晃起脑袋来,诡秘地笑着说:“你的计划落空了!”成水恨得一拳砸在课桌上,木了半日方说:“要不,咱中午到佛手山上看庙去?”想了想又说:“或者,你等一会装肚子疼,我送你去医院,咱不就可以按原计划进行了吗?”
  “馊主意!”正淑摇摇头说,“咱还是老老实实在教室呆着。你不是指望着今年能考上吗?还不用点儿功?”
  “也不在乎这一天半天的,”成水说,“咱可说好了,就去佛手山看庙,你午饭一吃就过来,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正淑笑笑地看他一眼,没有做声。
  “到底行还是不行?”成水又问。
  “行,行!讨厌。”正淑噗嗤一笑。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4:18
  因为人太少,没办法上课,老师便安排他俩自由复习。两个人就坐在一起,一人面前摆一本书,眼睛却并不往书里去,而是在空中打架,打着打着,两人都噗嗤笑了。手也就打起架来,你杵我一下,我杵你一下。恰恰成水的一拳杵在了她的腔子上,当即就杵红了正淑的脸,那头就趴在桌上不动了,嘴里骂出两个字:“流氓!”
  成水也把脸飞红了,怔了半日后,手上仍有许多酥酥麻麻没有消退,便又去扳她的脸,扳起来了,却见她眼角红红的,垂挂着几串泪珠。张成水心里慌了好半天,才说:“我不是故意的……”
  正淑没理他,却拾起书,认真地看起来。
  张成水一把夺过书,撂在桌上,认真地瞅她半日,突然又将她紧紧搂住,喃喃地说:“今儿这样清净的日子,咱们几时才又能遇到呢?”一口下去,正好逮住她的唇,柔柔软软地嘬在嘴里,怎么也舍不得丢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4:29
  第三章
  放学了。
  正淑春风满面地走到王巷口时,正碰见春花从巷里出来。春花话未出口,笑声已先落地了:“正淑,你回来了刚好,我正愁没人看摊子呢。你先去招呼一时,我回去给娃做饭。你哥又喝醉了,再拉都不起来。”
  正淑嗯了一声,怏怏不快地往大嫂的鱼摊走去。那鱼摊在王巷口以西二百米处,是菜市场的最西头。正淑在鱼摊后刚一坐下,邻摊买调和面的老王便交给她二十元钱说:“刚给你卖了四条鱼,正好四斤。”正淑嗯了一声,对他一笑,却再没有多的话。
  红红火火地卖了五六条鱼后,正淑突然一抬头,眼睛恰好撞见一个小伙子的眼睛。那小伙子高高大大地站在街中央,正笑眯眯地看她。她不由得脸有些红,赶紧把头一低,却听那人在说话了:“想不到这么倩一个女子,竟在街上卖鱼!”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4:42
  “咋?倩女子就不能卖鱼?”正淑抬起头来,狠瞪他一眼。
  “你记不起来了?”那人笑道,“咱是同学呢!”
  “同学?”正淑慢慢地摇了摇头,“没有印象。”
  “你忘了吗?你上初三时我是高三,咱们教室是对门。”那人又说。
  “想不起来。”正淑又摇一摇头。
  “想不起来没有关系,反正咱们是同学。”那人说,“我姓李,叫李大明。开了个舞厅,好找,在中心广场一瞅,就能瞅到门脑子上的大招牌:金源舞厅。你班上同学想去跳舞了,只要是跟你一块儿去,半价优惠。”说着走过来,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名片在当时的罗原城还是个稀罕物,正淑将它拿手捏着,端详了许久,说:“谢谢。如果哪一天我同学想跳舞了,一定叫去你那儿。”李大明微笑着点一点头,说一声:“你忙,我还有事。”就双手插在裤袋里,急匆匆走了。正淑又把那名片看了一眼,随手揣进了上衣口袋,拿手支着头,呆呆的在小凳子上坐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4:56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春末夏初的阳光慵懒地照在她脸上,慢慢地晒出了她的烦乱和焦虑。她在街上瞅了半天,暗想:“春花姐咋还不来呢?说不定成水都等急了。……”就把头低下去,枕在了抱在膝头的手臂上。阳光麦芒般落在她的头发上,一根根柔细的发丝就映出了七彩的光,头皮却闹哄哄的有些热。
  不知什么时候,一串落地很重的脚步声响了过来,在她面前悄灭灭地停下了。她本能地抬起头来,眼前却黑漆漆的,好半天才适应了这耀眼的阳光,便看见一双旧皮鞋站在鱼盆前,旧皮鞋上面却是深蓝色的直筒裤。她没有看他的脸,却说:“你咋来了?也买鱼吗?” 张成水说:“我说呢,都快一点了,咋还不见你的影子?就想,你是不是有啥事情,就寻过来了。”
  “你吃了吗?”正淑又问。
  “吃了。”成水说。
  “那你给我照看一时,”正淑说,“我去吃一碗面皮,肚里饿得挖闹。”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6 20:25:08
  正淑吃毕面皮回来,大嫂已在摊上了,正跟张成水说话。一见她,大嫂便说:“你赶紧回去吃去,你同学要是没吃,就一块去吃吧。”正淑嗯了一声,跟成水说:“那咱走吧。”成水没忘记跟春华说一句:“嫂子你忙。”
  两个人并排往前走着,一时间都没怎么说话。离开鱼摊已有十几步远时,张成水方说:“看你暮兮的,嘴角的辣子油都没擦。”正淑急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团卫生纸,在嘴上粘了粘说:“谁说没擦?是没擦净。”又说:“你不是想到我家去看看吗?咱现在就去,我都给我妈说过了。”
  “现在?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怕不合适吧?”
  “有啥准备的?难道叫你拿四色礼不成?!”
  “可空手总不好吧?”
  “这……”正淑想了想说,“那咱去买些桃你提着。”于是二人紧走几步,在前面的水果摊上买了五斤鲜桃。成水身上却没装零钱,五十元大钞那小贩找不开,正淑便开了桃钱。
  正坤已吃毕了,早又被子蒙了头在屋里睡了。二姐正霞拿着个蒸馍坐在根茂婶的卧室里,边看电视边啃。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10-27 07:37:14
  点赞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7 07:40:27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来问候楼主!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10-27 09:08:59
  早上打卡,品读支持!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10-27 10:32:15
  支持文友再创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7 10:35:07
  赞!学习,周二快乐!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7 14:20:01
  支持大作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27 15:32:41


  支持大作!

  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7 18:29:54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0-10-27 18:41:33
  分享佳作!支持原创!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10-27 19:50:51
  好题材,支持!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8 08:37:38
  文友早安,祝福,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8 11:13:56
  赞!学习,周三快乐!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8 11:36:28
  支持出版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0-28 14:02:03
  拜读、学习!问候!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6:13
  根茂婶也在卧室里,却偎在床上,喝着糊汤。正淑在前,成水在后,挑开门帘进了根茂婶的卧室。
  正淑说:“妈,我同学看你来了。”
  成水急忙把那袋桃子放在床边的缝纫机上,笑着叫了声:“姨。”
  正淑又指指正霞说:“这是王正霞,我二姐。”
  成水便又叫了声“正霞姐。”正霞含笑应了一声,又回头对母亲说:“妈,我出去打个电话。下午我有些事情,就不到地里去了。”站起身,又跟成水说一声:“你坐。”匆匆出门去了。
  “糊汤饭,随便吃点吧。”根茂婶说,“正淑,还不去给你同学舀饭。”正淑朝成水吐吐舌头,拧身去了。根茂婶便开始跟成水说话。
  “你跟正淑一个班的?”根茂婶问。
  张成水说:“一个班的,我叫张成水。”
  根茂婶又说:“我这些娃里头,我还是偏着正坤跟正淑的,他两个也是娇惯坏了,都懒得跟神仙一样。还好,正坤考上大学了,还指望着正淑也能考上个学,要不,地里的活一点也不会做,可咋了?正淑去年还闹了个笑话呢!街坊邻居都传遍了。去割麦呢,她却打了一把太阳伞,还给晒晕了。地里的人都说:‘你屋这三姑娘呀!咱熟人知道是来割麦,生人见了,只怕还当是游山玩水来了。’”说了就笑。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6:25
  恰这时,正淑端着两只饭碗,用头拱开门帘进来了,说:“妈!你又胡说我啥啊?”递给成水一只碗。根茂婶说:“还不是你闹的那个笑话!”正淑笑了笑,不再吱声,低头慢条斯理地喝起糊汤来。
  张成水边吃边说:“我就爱吃这豆子糊汤。”
  根茂婶又说:“你们都要好好念书。要是考不上学,我看你们这事,就不好说了。”
  正淑狠瞪母亲一眼说:“妈!八字还没见一撇呢,你净说些啥!”
  根茂婶说:“好,我不说了。”
  少倾,根茂婶的碗里已空了。正淑急忙放下碗筷,要给她盛饭。根茂婶却说她吃好了。正淑便接过她的碗,在一旁的高脚柜上放下,又拿了搪瓷缸出去调了大半缸盐水端进来递给她。根茂婶便将满口的假牙取下来,泡在搪瓷缸里。正淑又急忙接过搪瓷缸在一旁放了。
  根茂婶闭上眼睛,在床头靠了半日,突然问:“正芳跟正萍到底还是窜到西京去了?”正淑说:“去了。”根茂婶便不再言语,闷了半日又说:“正淑,你招呼你同学消停吃,我浇了一上午的地,有些困了。”正淑嗯了一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6:38
  不一时,根茂婶已经瞌睡了。正淑便拉一拉成水的袖子,悄声说:“你先出去一下,我招呼我妈睡下。”
  成水端着碗来到堂屋,在小方桌旁坐下,抬眼四下里瞅了瞅,却见这屋子已经很旧很破,他以前还从未见过这么破旧的房子,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不大一会儿,正淑端着饭碗出来了,走到他面前,笑笑地瞪他一眼,小声说:“咱也不用去看啥庙了,一会儿到我房里坐一时儿,你困了就躺一会儿。”
  正淑的闺房虽小,却很整洁。一张大床占去了房子三分之二的面积,床上并排放着三只枕头。三条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码在一起。墙壁、顶棚均拿纸糊着,虽高高低低,不尽平整,却一色儿的洁白。这房子与根茂婶的卧房一墙之隔,墙上的纸炸了许多小缝,成水觉得都能隐隐照见墙那边的动静。
  正淑与成水在床边坐了。梳妆台上的那面镜子里映出了两张脸,一张雪似的白,一张碳似的黑。她不由得笑了,悄声说:“不比看不出来,咱俩这一比,你越发像个非洲人了。”成水只是笑,却不语,突然又起身去把门关了,且把插销也插上了。
  正淑惊问:“你想做啥?”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6:52
  成水说:“我想躺一会儿,门开着总不好吧?虽说有个门帘子,但还不是亮晃晃,在外面啥都能看见。”正淑想想也是,就不说什么了。
  成水却又过去把窗帘拉上了。
  正淑笑骂一句:“你瞎怂!”不再理他,却弹掉鞋子,身子往后挪了又挪,背靠墙在床上坐了,两条腿笔笔直直的从床沿搭出去,肉色尼龙袜里两只脚弯弯的像两只拉圆的弓,两个大母趾却翘翘地动。
  成水也脱掉鞋子,在床上躺了,却把腿搭在了她的腿上,两个人的腿便交叉成十字架。正淑说:“把臭脚拿开!”成水一笑,却偏把一只脚斜斜地翘到她脸上,脚趾正对着她的鼻尖。
  正淑说声“避!”就一只手捂了口鼻,另一只手就来掀他的脚,却掀不动,便在他的脚心挠了一下。成水咬牙忍住笑,身子却坐了起来,长腰懒拉着,把她搂住了,“叭”地亲了一口。
  正淑连连推他,却推不开,恨道:“你把我腿压麻了!”成水便把腿挪开,分叉跪在了她那两条长腿的两侧,身子窝蜷在那儿,毛手毛脚地就在她身上摸揣。正淑心里咚咚跳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被他的手慌慌乱乱地解开了衬衣的好几个扣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7:20
  她终于猛然一惊,急忙双手护在胸前,眼睛怯怯地瞪着他,柔弱无力地说:“你避!”
  张成水却不避,反把一只手从她的手底下硬伸了进去……正淑情急之中,一条腿猛一拱,膝盖便顶在了他的裤裆里,不觉羞得满面通红。成水早缩手缩脚地窝在了一旁,龇牙咧嘴说:“你把我的命要了……”
  正淑说:“活该!谁叫你坏!”却突然瞥见他脸上额上细密密沁出了无数汗珠子,不由得又有些不安,悄声问:“真的疼啊?不太要紧吧?”
  成水咬住牙不做声,好半天过去,才无力地说:“你真是个二杆子!”正淑把脸红着,闷了半会才低声道:“人家也是无意的嘛。不太疼了吧?”成水点点头说:“强些了……”过了半天又抬腕看看表:“算了,也不消休息了。走吧,快迟到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28 16:07:31
  二人出了巷子,沿槐树街走了不几步,成水便见一个汉子懒腰拉着,从街边的一个门面里歪歪倒倒地走出来,脸醉得通红,却突然又回身冲那门面房里喊:“啥?你说我做啥去?XX去呀!”成水回头跟正淑说:“那人说话咋那么难听?”正淑低着头红着脸说:“他是我大哥,槐树街有名的酒疯子。不过,要是不喝酒,做啥都美美儿的。”成水便不再说什么,两个人默默地走过去。
  经过大槐树时,正淑突然说:“咱们许个愿吧。”
  “就许个愿。”成水说。
  于是二人都面向槐树,默默地站定。正淑双手合十,把眼闭了,心中默念了好一阵子,睁开眼来,莞尔一笑,却见成水也笑咪咪的,正看着她,便问:“你许了啥愿?”
  “我求槐树保佑咱们都能考上学。你许了啥愿?”
  “不给你说!”正淑扮个鬼脸。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10-28 16:35:34
  点赞杰作
作者:南山顽石2016 时间:2020-10-28 16:37:52
作者:张秋红zqh 时间:2020-10-28 16:49:26
  祝贺完稿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8 19:44:32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10-29 09:40:14
  天涯共聚,每日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29 09:44:29
  上午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29 10:56:10
  赞!学习,周四快乐!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29 11:07:46
  问好,鼎力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0-29 15:26:50
  支持文友!力顶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29 16:40:59

  好文!

  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旧时艳阳 时间:2020-10-29 19:08:53
  祝早日出版!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29 19:28:46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30 10:46:54
  赞!学习,周末快乐!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30 15:37:47
  支持,周末愉快!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0 16:32:57
  第四章
  正祥摇摇晃晃地走过了好几个门面,突然发现二叔担着空水桶从金钱巷出来,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疯疯张张地说:“叔!娃想你呢!我爸一过世,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张张罗罗的!你永改不了这个毛病!”王根盛板着脸说,“你爸的好处你一点都没学,你爸的毛病你全学下了!又去打牌啊?”
  “现在谁还打牌?”正祥说,“摇宝!你去不?”
  “我去?你给我浇地啊?”二叔说,“没看这太阳大的!菜都快干死了!”
  “你跟我妈一样,都是穷命!我那菜地就永不浇水,也不见干死了!”正祥说到这儿,把手张狂的一挥,嘿嘿笑了,“不信咱看,你今儿刚一浇完,明儿就下雨了!”
  “去去!一边去!”王根盛把他一推,抬脚就走。正祥没站稳,一个趔趄坐在了身后一条长凳的一头。长凳就给坐翻了,靠在上面的几张案板“啪”地拍在地上,拍起一股子烟尘。正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说:“叔,你打我!”站起身来,又冲二叔已经去远的背影喊道,“叔,娃又没得罪叔,叔为啥打娃?”
  身后这个卖厨房用品的门面里的老板走出来说:“叔打娃是正常现象嘛。”正祥嘴里说着:“对,叔打娃是正常现象……”又往前走了,没走多远,又回头叫:“二宝,摇宝走!”那老板笑笑说:“谁给我看摊子呀?~~你最近手气咋样?”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0 16:33:08
  “我爸保佑着呢!”正祥说,“顺得很,场场赢!”往前紧走十几步,拐进柳树巷,扶住墙,哇哇吐了起来,足足吐了有十来分钟,又踉踉跄跄地朝巷子深处走去。却突然看见一个女的两个男的站在前面嘻嘻哈哈地说话,那女的头发是新烫的爆炸头,他便骂一句:“头罩得跟鸡窝一样!”直走过去,又说:“谝啥呢?摇宝不?”
  那女的回过头来,却是正霞。他当即把脸板了说:“整天只见你英武过来,英武过去,一点正事不做!脸画得跟鬼一样!”
  “总比你酒疯子强!”正霞说,“我不干正事?我做大生意呢!干的事把你吓死!”正祥说:“对,你比我强!你满城壕打听打听,谁最早做汽水卖?是我王某人。谁最早卖鱼?还是我王某人!”
  那两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小声问正霞:“他是谁?”
  “不理他!”正霞厉声说,“是酒疯子!”
  ……正祥终于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柳树巷尽头,拍开一扇厚板木门进去。屋里头,场子早已摆开,烟雾缭绕中一堆人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凳子上,把一张小方桌围了个水泄不通,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什么,他一句也懒得去听,耳朵却专注于呼呼摇动的色子声。半日后,他大吼一声:“我押大!”硬挤进人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0 16:33:19
  他手气很不错,不大一会儿工夫,已赢了好几百元在手中,就喜得那张酒气未退满是胡茬的脸越发红了,大声说:“我爸保佑着我呢!”又一把押下去一百元。
  天擦黑时候,正祥扑踏扑踏地从柳树巷出来了,脸色很不好。街上有熟人问他:“今儿战果咋样?”他讪笑着回答:“我准备金盆洗手了,再不耍了!”
  他目不斜视慢悠悠地从街上走过,到了王巷口时,却猛然停住,瓷愣了片刻,才悄灭灭踅摸进去,回到了自家院中。院里却悄无声息,只有一池鲤鱼及草鱼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着。
  根茂婶一家住的是正房,正祥住的是石棉瓦顶厦子房。这厦子房是他结婚后第二年搭起来的。他原本想很快就会在院中盖起一座二层小楼的,厦子房就没根没基,搭得很不牢固,砖缝里灌的也不是水泥砂浆,而是石灰黏土浆。可是哪曾想,这厦子房一住就是成十年,初住进去时,大女儿还没出世,现在小女儿都上小学三年级了。
  他默默掏出钥匙,开了房门进去,默坐片刻后,就开始择菜、剥葱、做饭。饭熟了,他先不吃,却拿海碗盛了满满一碗端着,往鱼摊去了。
  春花接过碗筷时问了一句:“又输了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0 16:33:30
  “输了。”
  “我就说呢,要是赢了,你还知道给我送饭!输了多少?”
  “不多,几百块。”
  春花脸上就多少有些不高兴,说:“你就会做个燃面!”又冲在鱼摊前疯张着的两个女儿吼一句:“你爸今儿给咱立功了!还不回去吃饭去!”
  柳叶和莲叶便你追我赶的一道烟去了。
  正祥嘿嘿笑着,问:“今儿卖得咋样?”
  “咋样?不够你输。”春花淡淡地说。
  正祥便不再做声,却摸出一支烟来点上,边吸边咳嗽。半日后,春花问他:“你不回去吃饭?”正祥说:“我不饿,酒能养人呢!”
  春花吃毕饭,二人又在摊上守了十几分钟,正祥便将未卖完的鱼捞进铁皮水桶中,将两只塑料鱼盆里的水往街边水眼里倒了。春花担了水桶,提了秤,正祥一手提着摞在一起的两只鱼盆,一手提着小凳子,两人罩在暗弱的街灯里,一前一后往王巷走去。
  他们还未进院门,却早听见院中叫喳喳一片说话声。
  正祥说:“不知道正芳正萍弄下啥好东西了?”春花却不言语。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0 16:33:54
  二人进了院子。却见正芳、正萍、柳叶、莲叶乱站在鱼池跟前说笑不停。正芳正萍均一脸得意,柳叶莲叶却满脸的羡慕。
  春花过去,将桶中的鱼倒进鱼池,笑问:“西京闹得凶不凶?”
  正芳说:“妈妈爷!人都疯了!我们想去省政府呢,街上人是满满,根本过不去。”正祥早放妥了鱼盆和凳子,过来问道:“都弄了些啥好东西?”
  “你管呢!又没你的份!”正芳白他一眼。
  春花看一眼正祥,又看一眼正芳,嘿嘿笑了。
  正萍眉飞色舞说:“春花姐,你一会儿来挑,我俩给咱们一人弄了一身。……我俩是心轻的,你不知道呀!别的同学狼得很!有的拿了几十块手表,有的拿了进口照相机。……反正是啥值钱就拿啥……”
  “你们到底都拿了些啥?”春花又问。正芳便凑在她耳边咕咕哝哝几句。春花哦一声,笑了。
  于是姑嫂三人来到正芳她们的卧房,把灯拉开。正祥紧跟在后面也要进去,却被正芳掀出来,门砰地在他面前关了。正芳正萍拿回来的,却是一堆女内衣,红的、白的、黑的、粉的、花的,各种颜色,应有尽有。
  春花挑了几件适合自己尺寸的白颜色内衣,笑着出门去了。正芳和正萍便又商议,剩下的这些内衣在她们五姊妹中该如何分配。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10-30 16:58:14
  欣赏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0-30 19:01:04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0-31 11:01:31
  周六快乐,支持,点赞!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0-31 12:00:56
  赞!学习,周六快乐!
作者:米苏2018 时间:2020-10-31 12:49:21
  赞!学习、支持!

  周六快乐!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0-31 13:06:21
  欣赏支持!力顶!!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0-31 15:44:07
  周六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1 22:30:26
  “黑的就叫正霞穿吧,”正芳说,“她人疯,啥都敢穿。”
  “剩下那几件白的,就给正秀算了。”正萍说,“她跟春花姐一样,保守得很,别的颜色肯定穿不出去。”
  ……两人正说着,大腹便便的正秀已经进来了,往床边一坐说:“你两个真是的,床上淘菜一样!”
  正芳道:“你这样说,就没你的份了。”
  正秀拾起一只胸罩看了看,又扔回床上,说:“又是在哪儿买的处理品吧?”
  正芳翻了正秀一眼说:“你不要了拉倒!还处理品?一百元一件我还不卖呢!”正萍却只个抿着嘴笑。
  正秀说:“看把你人的!不就是一堆处理品嘛!”
  正萍笑道:“大姐,你好好看!这可不是处理品,是西京大商店里卖的高档东西!你随便挑吧,喜欢啥颜色就拿啥颜色,多拿几件。”正秀便挑出两只白色胸罩拿了。
  正芳跟正萍相视一笑。正秀问:“可又咋了?有啥好笑的?”
  正萍说:“刚才我俩就猜,你一定喜欢白色的,果然不错!”
  “都三十岁的人了,还穿啥?”正秀说,“还叫我像十七八的姑娘娃一样猴里么气呀?”
  正萍抿嘴一笑,却又挑了几只白裤头递给她说:“多拿几件吧,又不问你要钱。”
  “小揪揪的,我是能穿成?”正秀把那几只裤头仍旧扔回床上,在口袋里摸了摸说,“今儿还真没拿钱,过两天把钱给你。”
  “谁问你要钱呀?”正芳说,“咱可不是二道贩子!没花钱的东西能问你要钱?”
  正秀便不再言语,却拧身出去,一没留神,被门槛绊了个趔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1 22:30:40
  正芳急忙说:“你可小心些,不要栽着了!”
  正秀手扶门框,回头道:“你就不盼人好!”脸不知不觉中阴沉下去。
  正芳自觉失言,偷笑一下,向正萍吐吐舌头。正秀前两年小月的那个孩子,便是走路时没留神栽了一跤,栽掉的。
  正秀去了母亲的卧房。母亲还没回来,屋里灯黑着,她便将灯拉开,冲墙那边喊道:“不知道妈吃了没有?你两个也不去地里看看!”
  正芳说:“我们累得跟啥一样!妈过一时不就回来了?”跟正萍都在床上坐着未动。
  正秀便又拉灭了灯,自言自语一句什么,来到堂屋,推了车子出门去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正秀和根茂婶双双回来了。正秀的车子上驮了两笼葱,根茂婶的车子上也驮了两笼葱。
  进院门的同时,根茂婶的叫骂声也高喉咙大嗓地响在了院中:“一屋人都死绝了?!叫正秀去给我帮忙!要是正秀再有个啥闪失,叫我咋给和胜交差!”便骂出了正芳跟正萍,灰溜溜地过来,就从正秀的车子上往下卸葱。春花也从厦房里笑容满面地急走出来,一边从婆婆的车子上卸那两只竹笼,一边说:“我正准备到地里接你呢,不知道正秀已先去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20-10-31 22:31:12
  正坤说:“嫂子,你不要笑,我说的是真心话。古语说得好:‘位卑未敢忘忧国’,我这话,别人听了也许要笑话,可我确实是对国家前途很担心的。”春花便不再说什么。根茂婶沉默片刻后说:“那你明儿就在巷口卖葱。”正坤嗯了一声,过去开了电视……
  次日早上,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正祥倒背着手,弓着背从巷里出来,看见正坤戴着草帽,守着两笼葱坐在巷口,便说:“我昨天就跟二叔说了今儿要下雨,果然就下了!啥人有啥福,我每次想浇地,天就下雨,老天爷长着眼窝呢!”
  正坤说:“……”
  正祥嘿嘿笑两声,扑踏扑踏往大槐树方向走去。
  ……正坤卖了半笼葱后,横竖就坐不住了,心里正颇烦着,正霞蓬着头从巷里出来了。
  正坤便跟她说:“你出来了刚好,给我守一时,我去上个厕所。”
作者:楼已 时间:2020-11-01 06:58:47
  晨登高楼,鼎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11-01 07:05:26
  点赞支持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11-01 08:53:07
  赞!学习,周日快乐!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1-01 13:07:07
  欣赏支持!力顶!!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11-01 14:26:15
  问好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