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宝年 ‖ 蓝田有个云台山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6 22:27:33 点击:103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秦岭山峦多峪壑,数七十二焉,蓝田大洋峪乃其一矣。此峪身后皆山也。云台山(又称月牙山),二龙山悉卧于此。源于秦岭终南山之潺溪湲水,物造了大小洋峪之河,二河交集于东光村西偶,水多而浚急。出村斗折蛇行百十步,但见竹林畔上篁竹柳树一片,青枝翠蔓,参差披拂。闻水声,如环佩之鸣也!
  庚子六月十三,蓝田几多文友欲穷云台山探幽,从东光村驱车六七里,一栅门翼然而立,几翁寂坐桥墩闲话。问之,直行乃云台山,右行可达肖梁村矣。
  
  弃车步行云台,方行三二里,蒿草占道,几可没人。枝杆似白漆染就之带刺野玫瑰藤蔓,麻葛蔓,涩萝蔓,锯锯藤,拉拉藤,五爪龙,蛇割藤,蛇叶树,野芭蕉等各色异草繁木,牵藤引蔓,或垂山巅,或穿石隙;或如翠带飘摇,或如草绳盘屈;或花如金菊野梅,或实如玛瑙覆盆子。食之甘冽微酸,味芬气馥。
  远视之,有土蜂巢悬于峭壁巨石之下,野葡萄,武粒(此物成熟后当地人叫武粒,未成熟叫五味子,可入药)之藤爬于壁立之崖畔。回想野葡萄如黑珍珠之状,红武粒似玛瑙之貌,酸酸甜甜之味,两颊顿生津矣。然采摘者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虫,亡命攀援,外与天际,又安忍食耶!
  
  近蹙之,地壁虎,蚂蚁,彩色有毒毛毛虫俯视既是,偶有野兔引路,雉鸡穿行林涧。而树梢红嘴灰羽之野鸟三两只,闻人声亦惊起,瞬间无踪迹。道旁侧立千仞断石,如猛兽奇鬼,森森然欲搏人。
  俄顷,水泥路尽,脚下唯乱石嵯峨,小道崎岖狭窄仅可一人行,且须手脚并用方可攀援而上。前行者斫榛莽,弓腰缩背;后续者攀虬枝,匍匐腾挪;履巉岩,披蒙茸,脊汗珠滚;忽闻流水之声湍而浚急矣,溪边之幽泉怪石突怒偃蹇,争为奇状:若牛马之饮于溪,似熊罴之登于山。
  
  忽有一人划然长啸:“呜——瀑布”!“瀑布”!山鸣谷应,草木振动。树杈间隙可见白练一条,“哗哗哗”之声源于彼。众皆雀跃,大腾小挪,聚瀑布下。
  仰视之,瀑布源头草木葳蕤, 苔藓嵚边,墨石铺底,飞流直下,跌落为布,风吹撕几绺,击石生碎玉。瀑布潭水处一巨石如卧牛汲水纳凉,巨石之小不能一方,可笼而有之。挎“牛背”观瀑,似置身井底矣!水之清冽可俯首饮耶!掬水影在手,则山高月小,闲云浮於天,寂鱼游於溪。其清泠之状,滢滢之声,悠然而荡心神矣。撩水戏之,暑热顿消,拍照,聚石而餐,而乐亦无穷也。
  已而薄暮苍然,腐蚀山际,暮色自远而至,因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而犹不欲归矣。
  
  “憾雨后路险苔滑,未及顶”,吾心有不甘。
  有闻而诮余者曰:“何其迂哉!此山乃登云之阶,高不足七千尺,何顶之有?尔来可俯而听泉,仰而观瀑,摄幽芳而静心魄,侶鱼虾而伴鸟兽,康健体魄,何憾之有?”
  余思之,亦深以为然,乃嘻然而归。

  

  作者简介//龚宝年,男,热爱文学写作,作品散见于网络报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7 07:29:45
  西安碑林赵生江先生:我去过,途径大水库,景还不错。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7 10:38:20
  蓝田汤峪王志辉(王养池)黄埔飘飘一霞客,古风凛然追梦得。云台流水洗华章,月牙笼雾几人歌?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8 13:00:10
  蓝作家杨亚贵:田云台,夲来叫月牙或者月垭山。无知的马咔老爷偏偏让改成云台山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