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梦蓝肖家坡(18)蓝田汤峪 刘建才 图 陈新建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7 16:40:29 点击:19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过年耍社火在陕西关中,甚至整个西北农村都是比较常见的,是乡亲们春节一道盛大的文化大餐,在肖家坡更是一道独特的新春文化风景。在西安生活几十年,看过市区和周边区县许多社火,远一些的如渭南、咸阳、宝鸡,甚至连甘肃个别地方的社火也都见过。什么血社火、马社火、地社火、背社火、唱社火等等。但也许是出于对家乡的偏爱,自从看了老家肖坡耍社火以后,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总感觉外地的社火虽然也各有特点,却在艺术层次上难免有些单调、草草,与肖家坡社火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同是耍社火,肖家坡的社火总是那样能把宏大与精细,繁纷与有序,主体与多样统筹兼顾、完美结合,玩出新意,耍出不同凡响:
  
  
  ——最大的特点是惊险玄妙。肖家坡社火的主打项目是高台铁杆芯子。这种芯子社火是一种动静结合的惊险立体造型艺术。正如肖家坡社火总局前一副对联所写:两个人物你上我下可扮文武英贤般般事;三根铁棍彼长此短能装刀枪剑戟样样型。即根据在芯子上的所处高度,选择不同年龄的儿童,将其梱绑在一个纤细而又牢固的铁杆子上,装扮成戏剧或神话人物,上下共同形成一个故事组合。如《霸王别姬》、《苏三起解》《华山救母》、《三打白骨精》等。高层演员的体重主要靠从底座中伸出的那根细细的铁条支撑,从外表上看,却或是立在刀尖,或是立在棍稍,或是立在帽沿儿,或是立在几根香上,或并或叠,或横或倒,或是干脆被提着吊在高空,惊奇玄妙,险象环生,令人叹为观止。在肖家坡高台芯子中没有上层演员站在纸扎花树、花盆、动物上的,因为那些造型的高层重心很好处理,缺乏惊险玄妙之感,他们不屑为之。
  
  ——最美的细节是规范精细。肖家坡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戏窝子”,关于戏剧演出的各类人材众多。而社火与戏剧又是姊妹艺术,在服装、脸谱、道具、化装、情节内容等许多方面是相通和可以互相借鉴的。这就为肖坡社火提供了一个能够左右逢源、高位发展,并形成规范自然独特风格的雄厚基础。
  
  说其规范精细,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芯子造型端正干净。无论芯子有几层、多高,也无论上层演员身体重心位置,即脚下所踩的刀枪剑戟伸出多远,所有演员的站姿以及每台芯子整体从地面观众角度看去,都很端庄雅致,大气舒坦,绝无把娃绑个拧拧子,或演员弯腰曲背、表情痛苦不堪等现象。再就是上层演员脚与所踩道具连接处衔接得自然逼真、浑然天然,非常直观、干净。这也是高台芯子造型艺术和装扮技巧的难点和症结所在。许多地方的高台芯子在这个地方都是束手技穷,玩起了蒙混过关的把戏。要么用上层演员戏衣将连接处掩盖遮丑,要么找些纱布将连接处缠住藏羞,反倒捉襟见肘、欲盖弥彰,显得拙劣粗糙,破绽百出,影响了整体艺术效果和感染力。同时,肖坡社火每个故事组合中演员的脸谱、服装、手持道具等,如同戏剧要求,都有严格遵循、讲究。绝不象一些小地方社火,只是图个热闹一切皆由外行凑合,脸上都是一个模式的红脸蛋儿,服装、道具也是胡拉乱扯,看去热闹,但却只能说是“闹剧”而不是艺术!

  
  ——最好的画面是凡耍必大。耍热闹,往往规模就是看点,而规模又总是与资金投入相关。肖家坡是一个有近千户的大村。很早以来,围绕耍社火村子按区位分为五社,即中社、南社、北社、西社和西村。每社为一社火分局,全村设总局,实行统一指挥。多年来形成一个规律,下场子大耍间隔期一般都在十年以上。每次大耍(下场子)之前,必有一个“烧社火”的过程。即春节期间,有那个分社有了耍社火的兴趣,须得先接连数天抬几桌子“平头”敲锣打鼓在村中遊演,把人心往热“烧”。而且这几桌子“平头”中必有一两桌的演员是手持釣竿、戏鞭、笊篱等,以示发动之意。如有半数以上分局有了响应,也参与了“烧”的队伍,村上总局就需重视起来,召集五社头目进行会商。一旦决定大耍,就要定场子、定规模、定组织、定时间、定经费、出海报等,倾全村之力忙活起来,投入筹办,以确保惊艳撂红,绝不可倒了大村牌子!
  
  肖家坡约有高台芯子三十五台以上,平头桌子二百多个,另有一些与之配合的演艺节目,如獅子龙灯、大娃头、高跷等。一旦下场子大耍,就需在村边找一片几十亩大的麦地,作为全村社火的集中表演场所。耍社火当天,各社分别先在本社把芯子装好,待总局以发射数次铳子为号,便开始上街遊演。首先是西村社火打头先出,然后按照沿路顺序依次带出其他四社社火,形成一条长龙,才统一向集中会演的大场子进发,在那里按照一定的几何图形“太子遊四门”、“剪子股”、“龙摆头”等挽着花子转圈遊演。此时,当你置身社火场子中间,看着一台一台造型各异、精巧玄妙的芯子精彩纷逞、迎面而来,或在你前后左右转过,似乎自己正面对一场奇馐异馔纷至沓来、堆满眼前的社火艺术盛宴等待你去大快朵颐,受到一种琳瑯满目、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心夺神移的精神和视角冲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7 19:56:57
  汤峪林家寨李怀民:肖家坡村的社火,申遗成功,可能是省级的。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7 21:31:57

  作者简介:刘建才,微信名蓑笠翁,原籍蓝田县汤峪镇萧家坡人,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长期在西安市市级机关工作,现退休。




  编辑‖陈新建(陈皓)供职于中共西安市碑林区委宣传部。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8 07:24:20
  知名文化学者刘建才: 关于萧家坡耍社火这几节比较难写。一是耍社火在咱川道很普遍,几乎大一些的村子都耍;二是过去人抬芯子时,我年龄尚小,只是一个蒙童看客。以后在城里上班了,官家年假很短,不象现在有双休日,没有回家看社火的时间,所以要写时,手上没有鲜活有趣的故事性素材。这样要力避枯橾就很难。三是说实话,我对现在的车拉芯子兴趣不浓,因为与人抬芯子相比,车拉芯子在惊险悬妙上差了一大截。
  因为以上原因,这部分主要是凭记忆写了六八年下场子的场景。真正深入事件深处不够,深入”耍社火的”这帮人群深处不够。 这也无奈。特此说明,并向大家致谦。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8 09:30:03
  作家杨亚贵先生:@韩玉霞 @蓑笠翁 把社火叫作社合,确实是某一特殊时期的叫法,可以指代解释为社会主义合作社,村社团结等。
  我记得早年李遂仓老师给我们上初中第一节语文课,讲的是对联的撰写,举的例子,就是白鹿原上某地某年春节的联欢对字:大亮村唱大戏,大大大;贺堡子抬社合,合合合。
  称作社火,是恰当的,建才大哥已经讲得很明白了。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8 19:51:05
  蓝田汤峪林家寨村李怀民:刘建才老师你没有官架子,很亲切,文采又好,四十年前,你在杂字上发表的散文好像是《花花》我也说不准。你写肖家坡的散文,言之有物,史料详实,细节生动,文采斑斓,有很高的史学价值文化价值和文学欣赏价值,社会意义非凡。是有感而发,情不自禁信手拈来,不是无病呻吟,矫揉造作,文学为人生和社会服务。
  我这里适合养老,因为我怕冷。但我们这年纪,免不了对老家牵挂和惦念,在云南已经几年了,这里的熟人再熟,当你回到老家,见了皇甫川人,那真是不一样的熟,不一样的亲。老家人,就像初冬又红又软的火轱辘柿子,简直熟透了。去年写了几句顺口溜,算是我内心真实感受。和你相比,你那叫文学,我这叫文章。不过也不怕笑。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20-10-29 05:24:38
  蓝田巨庆韩玉霞:关于《水清梦蓝萧家坡》中两个名词的解释:(1)“春官”还是“村官”?我的回答是:是春官,不能写成村官。这在全国特别是西北地区是约定俗成,统一的。西北各省春节耍社火很普遍,而且耍社火不论规模大小,檔次高低,大部分都有春官。只所以叫做“春官”,因为它是沿袭古代春天来临时,或在“春社”那一天,官府要派官员深入民间庆春督农,祈求丰收。因为春节后,天气转暖,万物复苏,农事即将开始,乡民们以各种形式集合祷祝,祈求一年农事顺利,庄稼丰收,家庭幸福。官府也借此机会顺天应人,尽自己职责。人们便称下来的官员为“春官”。这一称呼有其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社会约定俗成基础,是高雅和吉祥的。如硬要叫成“村官”,那就相当于现在的村主任,是大煞风景,很俗气的,使这一称谓的文化含量和意义大受贬损。
  (2)“社火”还是“社合”?回答是:必须是社火。这是全国长期以来统一对这一民间艺术形式的规范叫法。你一个村突发奇想叫成“社合”,这在1968年两派对立的特殊时期无可厚非,甚至还算是一种小智慧。过了那个时期已这么多年了,如还硬要继续叫“社合”,那就走向了反面,不是智慧而是“自能”了。我写的这篇东西虽是闲耍,但读者中萧家坡人占少数,我如把社火写成社合,大家会笑我是“白字先生”。(这个解释只发给萧坡乡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