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似幻八里原‖蓝田县汤峪镇 杨亚贵 图 陈瑾

楼主:千里皓月沐晨风 时间:2020-12-02 20:18:39 点击:2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杨亚贵,号天籁堂主,蓝田县汤峪镇柿园子村人 。

  从原畔的那一声婴啼开始,八里原,就成了我魂牵情系的家乡。童年的满目新奇,少年的狂妄判逆,青年 的万丈豪情,中年的默默打拼,直到五秩匆匆而过,才明白,我的梦,还在人生开始时的地方。
  
  一 春发
  清明时节,八里原上的一场透雨,诱惑着春姑娘迈动轻盈的莲步,携着和煦的春风,悄然到来。一望无垠的麦苗,经过漫长冬天的力量积蓄,直起腰身,开始拔节。
  原坡下,走来一位脖子后边,别着长杆旱烟袋,吊着黑色烟荷包的苍髯老者。烟包,随着行进的步子悠悠摆动。
  老者在原的中段,停住脚步,于路边慢慢蹲了下去。中午温暖的日光,照着谢了顶的紫红色脑袋,老汉一动不动地支棱起尚还聪灵的双耳,十分享受地合起眼皮。
  
  四周静谧,了无杂音。但老者分明听到了连续的:“嗖,嗖,嗖……”的声响。这是满原的麦子拔节的声音,这声音简直比天籁之声,还要悦耳动听,比秦腔戏曲牌演奏更为让人着迷。
  听着这美妙的声音,老者的鼻腔中,舌尖上,就很自然地有了厚厚的锅盔馍和宽如裤带的黏面入口时的感觉和香甜;脑海里,就出现了对小孙孙最具诱惑力,走亲戚的曲莲花糕上的七彩花点……
  
  二 夏收
  “算黄算割”鸟儿于黎明时分清脆的鸣叫声,把熟睡的农人唤醒。村庄后的八里原顶端,晨光熹微,启明星眨巴着亮眼,似乎还不甘隐退。这时候,各生产小队此伏彼起的出工钟声,“噹噹”飘进每座瓦房的窗户。
  祖祖辈辈住在皇甫川川道中的农人,手执磨得锃亮的镰刀,从一条条土坡,迎着朝霞,走上原来。立时湮没在万顷麦浪的黄涛中。
  朝阳初现的八里原,似乎经历了几千年的沉寂,在这个初夏的早上刚刚苏醒、沸腾了。由南到北,从东到西,响起“噌、噌、噌……”的利刃割断麦杆的声音。老人们来了,小孩们臂弯挎着拾麦笼也来了。又一个热火朝天的三夏大忙,在古老的原上拉开帷幕。
  
  当运麦子的工具,由扁担到人力手推车、架子车,再到拖拉机及农用三轮车的更新换代中,家家户户人手一把的麦镰,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直到被主人闲挂于农家的屋檐下,还在不甘寂寞地幽幽诉说着它千年老旧而厚重的历史故事。
  一台台联合收割机威风凛凛地隆隆开进麦田,现代的农人,完全放弃了祖辈精细收获的传统技术,一个个穿着崭新的T恤衫,悠闲地站在地头,高声议论着中央或国家换届选举及反腐倡廉,甚或联合国的时事新闻。在热烈的讨论中,三五天时间,满原熟透了的麦子,象剃头一般,收了个一干二净。
  
  三 秋熟
  八里原的秋,是从真武庙浓荫匝地的松柏和古槐上的秋蝉谢幕开始酝酿的。知了声嘶力竭的狂噪,作了酷暑隐退的绝唱。在满原秋玉米的空隙里,在立秋后二十四个火老虎色厉内荏的灼热里,秋,如约而至。
  老道士坐在大殿左侧宽阔的遊廊上,手捻着稀疏的灰须,念念有词:“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三个五十来岁的农人,从庙前的土坡,气喘嘘嘘爬上原来。看见老道士,就走近来打招呼:“惠师,念经呢!”

  
  惠师把一段念完,才站起来回话:“上原来了,善哉善哉!”
  “惠师真是有道高人,观了星象说‘今年秋成’,大伙都安了秋。长势不错的,我们上原来看看包谷熟了没有!”
  惠师有疏朗胡须的唇动了动,算是含笑作了回应。其实,他昨天沿着好几条机耕路,作了勘查,铅花褪尽,大如棒槌的玉米穗,紧贴着结实的茎杆,昂昂地扬着头,穗梢挣脱了壳儿,挺出珍珠般黄亮的一截。老道知道,今年最差的地块,亩产也当不下千斤。
  “惠师,不打扰您了,我们去地里看看。”
  “好,看看吧,看看心里踏实。”
  
  目送着几人远去,老道仍又坐下,吟那常诵常新的经文:“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
  辽阔的八里原上,成熟了的玉米味儿,田埂上嫩黄色的蓓蕾初起的野菊味儿,与泥土味一道,被秋风揉和着,悠闲地飘上真武庙的遊廊,身着灰袍的老道,不知嗅到了没有,嘴唇嚅动,继续诵着经文。
  
  四 冬雪
  冬天的早晨,晶莹的雪花,仍在八里原上簌簌飘落,把满原静静地伏卧着的绿地毯般的小麦,覆盖的严严实实。白白的雪被还在一点点,一层层地加厚,直至茫茫一派。
  中午,原上雪息天霁,眩目的阳光与白花花的雪原相映。鸿雁隐栖其间,仅看得见担任警戒的雁奴黄褐色的宽嘴巴。
  
  这时,两个年轻人,引着三只猎犬,踏雪而来。雁奴数声唳叫,二十几只大雁腾空而起,立时排成人字阵形,呼啸声伴着天风,斜着翅膀向南飞去。
  鹤腿蜂腰的猎狗昂着头,茫然无措地望着远去的雁阵发呆。年轻猎人,则耳畔不由响起秦地独有的锁呐名曲《雁落沙滩》吹奏声。于是痴痴地想:小时候爷爷曾说过,大雁,是从陇上的雁滩飞来的。今年的大雁在原上经过数日的盘桓休整,此时定然是越过秦岭,去浙江的北雁荡山栖居……
  
  编辑‖陈皓(陈新建)碑林区融媒体中心总编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千里皓月沐晨风 时间:2020-12-02 22:01:19
  杨亚贵先生:@陈新建(陈皓) 伙,真是感谢你[咖啡][拥抱]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