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跑步,跑烂了鞋》(短篇小说)/红尘瑜锦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08 09:58:30 点击:1380 回复:29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雨天。雨过天阴。
  雨已经停了,地面还是湿的。阴沉沉的天气里,我去跑步,跑着跑着,突然觉得脚下不对劲,原来是鞋子烂了,前半个鞋底已与鞋帮脱离。此时,刚好遇见公司的灯光师小G,我索性脱下鞋,让他帮忙带回去。
  我继续跑步。

  街边用铁网围住的球场里,有几个年轻人,正在打一种新式的球。类似排球,但球比排球要小,比网球稍大,与手球大小相当,可又不是手球的玩法,而是几个人分成两队,分立球网两侧。他们玩的热火朝天,极其酣畅,我停下来,站在那看了一会儿,一直到他们的对抗结束。听说,他们接下来,又准备去打蓝球,年轻人看上去都身材高大,阳光健康,极擅长运动,刚才的比赛,打得真是异常的热烈而火爆。年轻人充满青春活力,仿佛有使不完的劲,而我,只能跑跑步了,可我老了么?单凭我只能跑跑步,就能断言我老了么?似乎是这样,青少年,大都喜欢对抗激烈的球类运动,蓝球、足球、冰球、橄榄球;再年长一点,接近中年,大多喜欢羽毛球、网球,虽然运动强度也不弱,但避免了身体接触,不用直接对抗,而是隔着网着虎视眈眈,对,中间总是隔着网子;年纪再大一点的,大概只能选择跑步,这种在我看来保守的运动了。再老些,跑也跑不动了,大概只能玩玩门球、高尔夫球了,连推球进门、进洞,都得小心翼翼的了。
  颠簸起伏的身体,与地球产生有节奏地撞击,是不是可以把跑步这种运动,叫作踩地球。跑步时,只需用小脑来维持身体的机械运动和平衡,下意识抬腿便足矣,不需要大脑参与任何智力活动,大脑还可以继续思考人生,因此,跑步和散步,几乎就是同一种不同频率的运动。
  跑步轻松,机械、重复。
  跑步,孤独者的运动。

  时间差不多了,我开始折返往回跑。
  经过附近的城中村,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把灶台安排在院子里,煮饭炒菜,院子里还摆放着桌椅板凳,一开始,我搞不清他们是做给自己家人吃,还是对外营业。慢慢地我才发现,原来家家都是开大排档的。他们还承包了一些单位的便当就餐服务,一到饭点,便有一些单位的人,成群结队地来吃饭,这里俨然成了他们的食堂,村路也变成了香飘四溢的美食街。
  我每次跑步回来,都要打这里经过,路边有几户人家,看着都十分眼熟。不过,眼熟是眼熟,可从来没什么交流,也没打过什么交道,我很少在外面吃东西,甚至连招呼都很少打,更别说停下来跟他们聊上几句了。我路过的时候,听见他们一边干活一边相互打趣开玩笑,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点的对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说,看你这么忙乎,你媳妇也不给你帮把手,又去村头人家里打麻将,叫你一个人在这儿忙得脚打后脑勺,又得做饭,招待客人,又得看三个孩子。年轻人憨厚中带着机警那种,讪笑着说,嗐!她喜欢玩就让她玩去吧,我一个人忙乎就行了,她在这儿,什么都不会,反而碍手碍脚,净添乱,惹得我烦。我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其实是她媳妇给他生了三个娃,属有功之臣,该享受这待遇。他说着,望了望刚好从他家门口经过的我。眼神仿佛是在说,你就不行了吧,要是你媳妇天天不着家,净顾着在外面和一群男女扎堆厮混打麻将,你能行吗?
  他一脸超脱神情,流露着豁达与满足,似乎即便是天大的生活艰难,在他面前,都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知道,有些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但他可以选择随遇而安,可以选择处之淡然,他心大得很呢。
  幸福源于心大。
  我不知道,就这样匆匆的一个照面,他就会洞知我生活中的隐秘角落?也许这就是他生活的智慧。每天,他足不出户,一日三餐,围着锅台转,守护着家,伺候着客人,闲了就坐在那,观察着光临他小店的食客,和南来北往的匆匆过客,于是,天下的人情世故,他慢慢地也就看懂悟透了。我每天打他的门前经过,虽然没有坐下来吃饭,但想必,他也会像观察他的食客一样,把我的生活和内心世界,看得个底儿掉。他有一双温和却犀利的小眼睛。
  难道我的一切,真的都写在了脸上,被他轻易地就读了出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08 12:19:41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09 09:03:35
  欣赏,支持!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09 09:03:46
  @红尘瑜锦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09 13:49:13
  支持佳作!力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09 18:48:57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09 21:21:04
  因为,最近我正为一件事儿头疼。媳妇的大学同学又在要搞什么同学聚会,这次折腾得大,允许大家带家属,甚至连七大姑八大姨都可以带,有人自己不来,也可以委托家属亲戚来,听说来了一堆老头老太太,好像他们的吃住,就都安排在这个村子里。我媳妇这两天可忙乎了,没白天没黑夜地往这儿跑,忙着接待同学以及他们的亲属,迎来送往。

  我急着回去,看看媳妇是否在家,赶紧加快脚步往回走。
  我在一所学校当老师,业余时间写作,这些年一直在写一本书,写了很长时间,眼睛都快写瞎了,纸上的字都看不清楚了,也没写完。有段时间,我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写那本一直没写完的书。有一天,我正写着,突然进来个本校的老教授,我跟他不太熟,他说他一会儿要在这里上课,让我走开,腾出座位来,给来听课的人坐。我只好挪到教室的另一边去坐,结果,我刚坐下,便听到身后有几个女同学,很像我高中班上的女同学,她们在议论,说班上一姓周的女同学的新书又要出版了,而且还要改编成影视剧,改编权转让都已经谈好了,作品倍受追捧,火爆一时。她们说者无心,可我这听者有意,心里犯堵,好像这话,都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一样 。
  一边想着一边脚步匆匆地往家走。

  我隔壁住着小两口,最近生了个老二,老大是个女儿,大概有十来岁的样子,满院子里拉着绳子,晒着屎尿垫子,连我的院子里,都散发着一股热乎乎的童屎香,我回去的时候,那个小的好像刚刚睡醒,又拉屎了,他妈妈正喊老大来帮忙换尿布。
  到家时已经傍晚,天快黑了,家里好像已经吃过了晚饭。我问姐姐,看到我媳妇没有,姐说她好像吃了饭,在屋里睡着。

  我进了屋,果然看到媳妇躺在床上,已经睡了。我走过来坐在床边。见她没睡实,还醒着。便劝她不要再去同学聚会那里,陪那些老头老太太们打麻将了,应该做点正经事儿了。她的态度意外而冷漠,好像根本没听我在说什么,失神的眼睛,眼神里落满冰霜,不知在想什么。既没反驳,也没有回应,好像我说的是别人。我自己说了一会儿,见她根本无意与我讨论这事儿,也就没再往下说了,倚在床头迷迷乎乎地睡了。
  眯了一会儿,又醒了,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我转头看了看旁边,已经不见了媳妇的身影,她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起来走了。我来到屋外,四处寻她不见,便大声喊她,可是无人回应。我知道,她又走了,又去陪那些同学会里的老头老太太们打麻将了,而且听说,那群里有些老头子很不正经,早就对她垂涎三尺,她要么就是麻木,没有感觉,要么就是佯装不知,总之,我刚才的一番劝告,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对我的想法,置若罔闻,根本不走心,我向着门外,大声怒吼着……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0 08:57:26
  文友们早!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10 09:53:39
  欣赏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0 10:08:13
  欣赏,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0 16:44:14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1 09:36:49
  听说市场里有六间商铺要卖,业主(是一手业主,还是二手房东,搞不清楚)贴出了告示,正在四处找买家,我脑子一热,就把告示给揭了下来,决定去跟业主谈谈。其实,我根本没那个实力,甭说六间,就是一间我也买不起,可不知道我脑子里,哪个筋搭错了,鬼使神差地就揭了那告示,这就相当于应了标,就得去跟卖家去谈判。我硬着头皮来到了卖家公司。原来,这卖主是当地一帮黑恶势力,也就是黑社会。办公在一片平房里,戒备森严而神秘,虽然外表低调,但内里可富丽堂皇,装饰陈设都很奢华。我被带到老板房间,老板是个中年人,精明而稳重,坐在宽大厚重的红木大班台后面,见我进来,不动声色,像是早已经猜到,我是开玩笑的一般,随便和我聊了几句,就吩咐手下人,把我带出去吧,他知道,我根本卖不起那六间商铺,可他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去揭那告示,我的目的是什么,跟他开玩笑吗?虽然他表面看上去,平静如水并没有生气,一副宽容无所谓的样子,可谁都知道,他是个面善心狠手辣之人,我这样戏弄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至于怎么对付我,我一概不知,只知道,这下可完蛋了,我死定了。

  老板的几个手下,把我带到江边,在我胸前捆绑上两块大石头,准备把我扔进江里喂王八……
  我内心没有一点恐惧,只是有些遗憾,没想到,我的人生,竟以这种方式结束,这算什么呢?既非重如泰山,也非轻如鸿毛,稀里糊涂,我心有不甘。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0-12-11 12:30:23
  支持!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1 15:51:26
  欣赏,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1 16:24:44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2 07:59:58
  周末问候!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2 16:15:17
  欣赏支持!力顶!!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12-13 13:51:14
  寒冷的冬天,你的作品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支持朋友大作。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3 16:13:42
  支持佳作!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4 09:11:06
  周一问候,各位文友!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4 09:46:26
  欣赏,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4 15:27:38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12-14 19:29:21
  跑步锻炼身体,好得很。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5 09:01:05
  欣赏,支持!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5 11:57:41
  可我并没有被沉尸江底。听说是另一个老板替我说了情,令我大难不死。那是个有钱的老太太,说她是老太太,有点过份,其实她才四十多岁,一点不老,风韵犹在。她是个生意人,买卖做得不错,有钱有实力,为人仗义通达,听说我的事儿,便给那黑老大打了电话。我忽然想起来,对了,是她让我去揭那告示的,我是替她去应承这门生意的。可能,一见到那黑老大时,被那阵势和氛围,吓得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有这毛病,经常一紧张,就忘记重要的事情,脑子变成一滩生鸡蛋清,一片空白了。我侥幸免于一死,我非常感激她。至于后来,她与黑老大那六间商铺的买卖做没有,我也不得而知了。

  我打算离开这座阴郁的城市。最近雨水特别多,江水暴涨,不知会不会发洪水。
  和我并肩走在江边的,是我曾经合作过的一个广告女演员。得知我要走,她专门来看看我,为我送行。她问我,要去哪儿?去路还是归途?我反问她。我知道,她对我有情有义,我对他也颇具好感,但我知道,我们都像江里的小船,漂向哪里,都身不由已,谁知道,这一别还会不会再见呢?不过,她能来送我,我已是心存感激,她拥抱了我,并说,希望有天,我还能回到这座城市,她依然会像以前那样待我,这话让人听了心里暖暖的,像她的身体柔软而温热,抱在怀里令人心安,可那也动摇不了我的去意,我们一吻作别,相忘于江湖!
  在一片废墟中,严格地说,是一段废弃的古城墙,得知妻子出轨的消息。那男的,是我们以前共同的小学同学,远在东北。我记得她去过东北,一定是去和他见面去,就见了一次,就跟人家领了结婚证,她骗人家说她已经离婚了。
  于是,我们在颓圯的城墙里吵了起来。她离家走了,我派人在矿区一所残破的、四壁漏风的废弃学校里找到了她。她很固执,说那个同学会给我钱,作为补偿,让我跟她离婚,二十万,把这事儿摆平,此刻,他正往这边赶来呢,过几天就到。
  我们吵得很凶。她的一个朋友和老师也来了。此时,我才知道,原来她出轨那小学同学,是她的那个班主任老师给他们牵的线,我不知道班主任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出于嫉恨么?嫉恨当年我娶了她?因为当年他也喜欢我媳妇……

  我被自己的咆哮声惊醒,原来是乱梦一场。
  我暗自发笑,媳妇被吵醒,皱着惺忪的眼皮,嘟囔句:“神经病!”,翻了个身又睡了,一会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5 14:52:01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15 19:19:55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6 09:24:43
  欣赏,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16 10:40:01
  欣赏学习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6 16:06:20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7 09:01:37
  回东北老家,同学约了聚聚。吃饭,喝酒,一直喝到有点头晕。
  饭局,其实是为某同学的女儿接风而设,同学的女儿具体从哪儿回来的,不甚清楚,大概是国外,远渡重洋回来的吧,不然,何劳如此兴师动众?据说,同学的女儿,在国外上学,主修音乐,萨克斯吹得特别好。席间各种人,穿梭往来,不断有人离去,又有新人加入。有些人看着眼熟,可大部分人都觉着陌生不认识,似乎从未见过。席间,人们没完没了地聊,没完没了地唱,一个人唱,其它人也跟着唱,有没完没了举着手机,不停地拍,然后就低头修盯着手机屏幕,手指头上面不停左划拉一下,右划拉一下,样子特别滑稽,只是至始至终,也没听到有人吹奏一曲萨克斯,甚至连同学女儿的影儿,都没见到。来的人中,有些是听说我也是远道回来的,特地来参加这次聚会,想见见我,和我叙叙旧;有的是想和我探讨探讨电影。我感到十分奇怪,因为,我从没拍过电影,对电影也并不擅长,但他们好像不知从哪听说,我是专门拍电影的,真是滑稽。出于礼貌,我也只好应付,并反复不断地向他们解释,我不是拍电影的,我在大学里教书,也并非教拍电影,我教的是宗教学。
  酒从东北喝到了北京,我去了北京。又是一群似曾相识但颇感陌生的面孔,聚在一起喝酒,一直延续到深夜。众人都喝多了。
  我离开酒馆,想找个便宜点的旅店,可到处都客满,人满为患,根本找不到哪怕能提供一张床的旅店,或者一间小招待所也行。我在一个大型shopping mall的地下室,走迷了路,转了几圈,找不到出口。
  幸好,来了一个朋友。我记不得他是我的同学?还是某个朋友?抑或是会议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他说他正在这家大酒店,集中学习,酒店很大也很高档,但也没多余的床位了,好像只有地下室,有一供人临时休息、看电视、值班用的杂物间,里面只有桌椅,没有床,但可以把几把椅子拼在一起,临时凑和一晚,经常有人这么干。
  他带我去了地下室,结果,那椅子上早有人睡着了,那人看来也是累极了,睡得很沉,叫都叫不醒。既然是公共的地方,谁都可以在那睡,也没有理由把别人撵走。
  无奈,我只好谢了他,说自己出去找找看吧。他还挺热心,一直把我送出那家mall,不然,我恐怕真的会走一晚上也走不出来呢。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17 09:04:09
  欣赏,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17 09:36:31
  品读佳作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0-12-17 12:01:19
  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7 15:01:03
  大力支持,顶起!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17 18:54:15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18 09:54:22
  周末问候
作者:大森林狼嚎 时间:2020-12-18 13:52:32
  赏读精彩!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8 16:48:54
  大力支持,顶起!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18 18:48:57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12-18 19:33:58
  普通的人遭遇不平凡的事,有时很揪心。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19 08:59:18
  @大森林狼嚎 2020-12-18 13:52:32
  赏读精彩!
  -----------------------------
  谢谢来访,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19 11:43:40
  周末问候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19 12:29:36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19 18:34:47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0 10:59:27
  鼎力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20 16:02:46
  大力支持,顶起!学习!大力支持,顶起!学习!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21 08:37:34
  周一问候!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21 09:14:54
  欣赏,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1 09:35:46
  冬至快乐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21 16:40:27
  大力支持,顶起!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21 18:41:03
  问候好友冬至快乐,万事胜意!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2 09:22:12
  继续欣赏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22 15:49:44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3 08:36:02
  品读佳作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23 14:19:14
  谢文友们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23 16:09:53
  拜读,顶帖,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23 18:52:23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12-24 08:21:58
  互相支持,迎接新年!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4 08:56:30
  学习支持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24 09:23:41
  欣赏,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24 20:11:55
  平安夜快乐!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25 08:04:13
  @小幺幺521 2020-12-24 21:17:57
  顶
  -----------------------------
  谢谢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5 08:46:26
  品读学习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25 09:03:34
  欣赏,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12-25 19:03:23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12-25 20:03:17
  坚持下去,把鞋磨穿。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6 11:57:27
  周末问候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7 10:29:11
  品读学习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12-27 16:49:33
  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0-12-27 21:16:34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20-12-27 21:17:41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8 10:31:16
  欣赏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29 09:31:40
  墙裂支持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0-12-30 00:40:38
  新年将至,问候文友们!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30 09:16:35
  欣赏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12-30 09:22:26
  欣赏,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12-31 10:07:59
  欣赏佳作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1-01-01 10:57:28
  新年快乐
楼主红尘瑜锦 时间:2021-01-02 07:17:33
  祝文友们新年快乐,牛年所有的梦想都能成真!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