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字

楼主:大河之水大 时间:2020-12-11 09:03:13 点击:5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二林最近有点烦。睡觉不踏实,吃饭也不香甜。就连他最喜欢听的河北梆子也听不出味儿来。没事儿的时候就坐在门槛上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抽的脚底下全是烟屁。家里的大黄狗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他,怕凭白无故的被他踹上一脚。

  二林想盖一个章,但是盖章需要牛科长签字。他找了几次牛科长。不是找不到,就是因为各种理由不能签字。不给签字就盖不了章,事儿就办不了。二林为此十分苦恼,找到他同村的朋友大山诉说衷肠。大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去试一试。

  二林回到家,坐在门槛上继续抽烟。盘算着大山给他出的主意,最后站起身把烟屁一摔,用脚狠狠的把烟碾碎。回到屋里拿起酒瓶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囗酒,躺在炕上,蒙上大被不再动弹。

  二林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而且刮起大风,风刮得呼呼响,窗前的树枝摇晃的厉害。二林穿上一件大衣,找了一个黑色的大提包,推门走出了屋子。刚一出门,一股猛烈的风就迎面扑来,吹得他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把大衣的扣子都系上,骑上自行车出发了。

  走到外面好像风更大了,一路上还正好顶风。二林用尽气力使劲的蹬着自行车,可是无论怎么用力自行车还是前进缓慢。风把他的头发吹得都立起来,眼睛也睁不开。浑身好像没穿着衣服一样透心凉。路边的树枝东摇西晃,好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夜空上的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看着二林逆风而行的窘态 。

  二林低着头努力的骑车。突然前车轱辘咣当一下掉进一个坑里,二林来不急下车,连人带车来了一个倒栽葱。二林气急败坏的大骂:“谁这么缺德,在这儿挖个坑。”二林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自行车的后轮不停的旋转。二林歇了一会儿,把自行车扶起来,正准备继续走,发现大提包不见了。他把车支好,四处找提包。找来找去,原来提包被摔到路边的沟里了。

  二林找到提包,翻身上车。这回怎么蹬着这么轻松啊,可是车子不见向前走。原来车链子掉了。二林再次把自行车支好,借着月色摸索着把车链子挂上。再次翻身上车,一股强风吹来,身子一晃又从车上掉了下来。气得二林索性不骑了,推着走。

  前面终于看见了灯光,黑魆魆的房屋若隐若现。二林推着自行车走进村子。七拐八拐走到一家门前停下。只见大门紧闭,从门缝中透出几道灯光。二林把自行车支好,当当当敲门,只听见院子里的狗狂吠起来。过了没一会儿,院子里有人影晃动,大门打开了。一位老人披着大衣探出身子:“你是谁啊?什么事儿啊?”

  “请问这是牛科长家吗?”二林满脸堆笑,虽然笑容在夜色中不甚明显。

  “牛科长?不是,你找错了。”说完就要关门。

  二林急忙问道:“大爷,您知道他住哪吗?”

  “你是找牛长水吧,再往前隔一家就是。”

  “对对对,谢谢,谢谢大爷。”二林点头哈腰不断道谢。

  二林又来到牛科长家门前。只见这家院墙高垒,有一座气派的大门楼,两扇红色的大铁门关得严严实实。他刚走到门囗,院里的狗就叫起来。他用力的拍了拍大门,狗叫的更厉害了。敲了好一会儿,也没人应声。他趴在大门上向里看,屋里亮着灯呢。他又开始拍门,可是除了狗回应他以外,还是没有人出来。

  二林的胳膊都酸了,屋里也没出来人。心想是不是这次白来了,连大门都进不去。这怎么办呢?总不能翻墙进去吧。他在大门前转来转去,可是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不行,不能就这么回去,无论如何也得见着牛科长。想到这儿,他继续拍门,拍得手都疼了,他真想找块砖使劲砸门,又怕把人家大门砸坏了。

  拍了一会儿,他又趴在门缝向里望,屋里的灯还是亮的,院子里的狗还是叫的,就是看不见人。没辙了,还是回去吧。他又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失望的摇了摇头。突然他发现右边的门跺上有一个按钮,按钮上有一条线伸到院子里面。他顿时眼睛一亮,这是不是门铃啊?他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犹如迷失的小船看见了灯塔。

  他伸出手指按了一下,又按了一下,连续按了三下。然后趴在门缝上看里面的动静。好像有人影晃动,他有些激动,又按了两下。院子里出现了脚步声,一个女人喊道:“谁啊?这大晚上的。”

  “是我啊,我找牛科长有点事。”二林高声喊道。

  “有事明天去单位说吧。”

  “您开下门,我真的找牛科长有事说。”我跟他是老朋友了。

  只听门一响,门缝中露出一个脑袋,脑袋上裹得严严实实的。二林急忙把大提包举起来,“我找牛科长说点事,牛科长平时工作太繁忙,不敢打扰他。”

  门打开了一道缝,“进来吧。”二林急忙闪身进了院子,跟着那个女人走进屋里。

  “老牛,找你的。”只见牛科长坐在宽大的沙发里正看电视。二林把鼓囊囊的大提包放在茶几旁边。满脸堆笑的说:“牛科长你好。”

  牛科长看了看大提包又看了看二林,“你不是那个李……李……”

  “对对,我是李二林,以前找过您。”

  “坐吧,这么大的风怎么也不穿件大衣啊。”

  “是,是。今天的风真大。”

  “什么事啊?”

  “我这需要您签个字,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知道您平时工作忙,这点小事就不去单位打扰您工作了。”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张纸递给牛科长。

  牛科长拿过来,看了看。“你这个都属实吗?”

  “绝对属实,大队都有证明的。”说着用手摸了摸大提包。

  “好吧,我给你签字。这么大风你跑一趟也不容易。但是你要记住,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去单位办,家里可不是办公的地方。”说完拿起笔刷刷刷签上了名字。

  “是是是,下次我一定注意。”二林脸上乐开了花,接过那张纸连连道谢。“还是牛科长体恤咱老百姓。那牛科长,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这就回去。”

  “嗯,回去吧。”

  二林说完,把大提包拿起来,把拉链拉开,伸手从里面掏出一件大衣,抖了抖穿在身上。“今天真是风大,我穿上件大衣。牛科长,您休息,您休息。”把大衣的扣子都系好,提着包走出了屋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