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上与启下”家乡情怀系列短文)——连载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20-12-21 12:21:39 点击:36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家乡情怀1.土城古镇】
  (“家乡”位于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土城)
  家乡狭义地说是每个人的出生地广义地说是生于斯、养于斯、葬于斯的地方。家乡是一个人永生难忘的地方,是游子魂牵梦萦的地方,是老人寻求落叶归根的地方。
  我的家乡土城是我童年的天堂(曾经有过许多的梦想),成长的摇篮(性格直率与执着)、成熟的土壤(世界观的形成),飞翔的跑道(从这里走出大山,走向社会)。
  土城是一座千年古镇,早在7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是赤水河中游的政治、经济中心(公元前111年就在此设平夷县)。土城拥有众多的盐号、商号,祠堂、庙宇、会馆,发现有古汉墓、古船坞、宋酒窖,构成厚重的历史文化沉淀。土城素有“川黔锁钥”之称,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太平天国时期石达开部曾转战驻扎于此,中国革命历史在此更有神来之笔——四渡赤水出奇兵与青杠坡战役。正因如此,家乡土城镇才被建设部、国家文物局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使之成为全国56个历史文化名镇之一。
  家乡土城镇位于赤水河畔,河水川流不自。夏季山洪暴发,洪水塞满河道,汹涌澎湃,尤为壮观;冬季水量稳定,清沏透底,缓缓流淌,分外宁静。土城人的性格也如同这河水一般,粗犷而健谈、沉稳而朴实。1
  家乡土城镇地处黔北高原,地形切割厉害。山从河边起,高耸入云端,山脚赤日炎,峰顶不胜寒。右为九龙囤,左有轿子山,二河汇一流,水旱达合江(注:合江为四川省管辖,系赤水河与长江会合处)。
  土城镇气候奇特,四季分明,雨量充沛,物产丰富。气候奇特主要是夏季酷热难当,气温可高达40度,且高温天气长达三个多月。真所谓:白日水中降温,手帕摇扇齐备,子时才可进房,天亮方能入睡。冬季没有冰雪、没有严寒。真所谓:山颠雾茫茫,小镇无冰雪,河风冷溲溲,穿戴如春秋。土城气温高,土壤肥沃,人民勤劳,固然物产丰富。真所谓:萝卜白菜质不同,芹菜花菜品种优,樱、桃、枣、桔四季果,高梁红苕别样红(高粱烤酒,红苕做苕丝糖和苕汤圆)。
  改革开放给家乡注入了新的活力、改革开放使家乡改变了模样。交通也不再闭塞,道路显得平坦宽敞。商贾云集经济活跃,家乡古迹恢复原貌,红色旅游东风骤起,小镇似船乘风破浪。
  土城的前天镌刻着历史,土城的昨天闪耀着辉煌,土城的今天谱写着华章,土城的明天充满着希望。
  啊!可爱的家乡!
  (作者:承上与启下)

    这是我的家乡,一个来自远古的城镇(7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公元前111年(西汉元鼎六年)就在此设平夷县,是当年赤水河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四川文化与黔北文化的前沿)一座隐藏于黔北群山峻岭中的神奇古城,她因赤水河航运发展而繁荣,她因红军长征四渡赤水而举世闻名!在弯曲起伏2.5公里长的街道,孕育了前人生存的“十八帮文化,也承载着千百年来的古镇人的前世今生。朋友:有机会到百度习水土城吧看看描写土城的文字记述,一定会让您对土城有更深入的了解。
   
  朋友:土城欢迎您!


  二00五年十一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大森林狼嚎 时间:2020-12-21 12:42:29
  支持佳作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20-12-25 11:06:59
  (“承上与启下”家乡情怀系列短文)
  【家乡情怀2.古镇那条街】
  土城作为国家第二批历史文化名镇并非浪得虚名,不要说长达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浓墨重彩的”长征文化”,单单说绵延起伏、弯弯曲曲、支道岔巷的石板街道,以及排列在二公里长主街道两傍的木质结构青瓦民居,就已经把黔北崇山峻岭中的古镇显现得异乎寻常.
  土城古镇的街道从黄金岩开始,一直延伸到范家嘴,全长二公里.按所处位置高低和赤水河流向分为河街(由半边街,河街头、坳口上三部分组成)、中街(皮匠湾至庙当门)、下街(半坡头至范家嘴);又按人口的密集程度分为六个选区——居委会(撤区并乡前)。
  古镇的街道由六段相对平坦街道(河街头、坳口上、皮匠湾、猪羊坎、庙当门、下街)和三段坡道(坡坡头、高石坎、半坡头),以及“新街、场坝子”二块等组成。古镇的街道虽然长达二公里,但真正笔直的超过100米长的路段却不多,细数下来就只有:河街头、坳口上、土产市场、猪羊坎、新街、庙当门、下街这么几段。由此可见,土城古镇的街道是建设在起伏不平的赤水河古河道坡地上的,施工的艰难程度与工程造价也是可想而知的。
  古镇的街道是青一色的细砂石石板与条石铺砌而成,从何年何月开始修筑的已经无从考证,但从担水“磨玉”(土话)的石板道和部分风化残存的古道、古保坎来佐证,年代必定十分久远。这条古老的石板(石梯)街道,其中部分在1958年通公路时,为让汽车上街曾被改造为石子路,但不久又恢复为石板街道。但遗憾的是,街道上所有梯道改成坡道后再也没有恢复原状。或许再过些年生(土话),就没有人能够见证和回忆得起土城的原始情景了。1
  古镇的街道是建在赤水河洪水位以上的,但百年一遇的洪水,也会淹没下街和河街部分民居,常听老人们讲述1953年的大洪水,就曾经给土城人造成巨大灾难。但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当地再大的暴雨、再大的山洪,都没有使街道与民居被淹过、也没有造成什么重大损失。其实在这惊奇的背后,凝结的是土城的先民们的聪明与智慧,是那密布在街道、岔巷里的庞大的疏排水工程。
  土城街上的疏排水工程,其实鲜为人知,更不为一般人所了解,我也是在以后的有关专业学习中才逐步知道的。它的秘密在于:所有民居都有下水道,所有街道两傍都有排水沟,所有排水沟都用石板镶嵌、都有最佳排水坡降——不致排水不畅,所有排水沟的设置十分科学合理,当分散或集中的排水汇集在一块后,山涧流水会将污物、污水冲刷的干干净净,以至于街上不易闻到通常下水道的臭味。
  古镇街道两傍分布着高矮不等的木结构斜顶青瓦民居,大部分为单层结构,部分为两层结构,极少数为阁楼(河街头袁允含——现今袁仲义家)和西式房屋(现镇医院处)。单层木结构民居大多为低矮房屋如:皮匠湾原我外公的房屋(现税安明家),街面檐口不过三米多高;两层结构集中分布在坳口上、土产市场和新街,象征着当时的“中产阶级”。2
  土城古镇街道傍的民居,在“盐运文化”和扮演黔北物资集散地角色的同时,世代居住着过日子的居民,在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他们用辛勤与汗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土城人。在维系生计的同时,促进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土城的历史与文明。
  据老辈们讲述,过去凡是临街的房屋和居住在街面上的居民,世代都从事着有关挣钱的营生,家家做生意、户户均经商。没有街房街面的,大多从事加工制作、搬运和服务行业(第三产业)。我记忆中的1962年至1966年自然灾害后经济恢复期,由于“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政策激活,再次展示了土城的市场活跃与经济繁荣。
  土城镇最热闹的是河街与中街——即从黄金岩到猪羊坎这一段。这是土城镇最聚人气的地段——盐运文化和长征文化叠加在一块。靠赤水河兴起的盐运文化的河运船只,停靠码头主要在“浑溪口”,此处又是红军长征“四渡赤水”的主要渡口,这地儿是一处“天时、地利、人和”的聚合,是土城历史篇章的不二。
  其实河街、中街为什么热闹,原因还有乡脚(土话)比较广阔。从土城镇下属8个公社看,河街头这块就占了7个公社,下街就只有1个公社。因这一段街上的商铺比较集中,商品比较丰富,交易量必然也大。当然到了赶场天(农副产品交易日),到河街头赶场的人也就非常多。儿时记忆,适逢赶场——特别是年前场天,从早上到晌午,狭窄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3
  现在的土城,原有街道功能有所退化与转移,在作为赤水河中游物资集散地的作用基本丧失后,而在公路运输占主导地位的今天,街后公路边兴起的商业活动逐渐成为主流。当然,每逢三、六、九赶场的日子,河街头仍然不失往日的热闹场景,捣弄营生的居民还在做着自己每日该做的事。
  前不久,回了一趟土城,虽然离上次回去不过二年,但见到的土城却似曾相识:一边是静静横卧的老街道,依然那么朴实、那么亲切;一边是公路傍钢筋混凝土建筑,虽现代但感觉是那么地别扭,那么地不协调。
  土城古镇就是那么一条细细长长的石板街,弯弯曲曲,坡坡坎坎;街道有宽有窄,房屋有高有矮。现在走在街上大人、“儿童相见不相识”,只恐“笑问客从何处来”。
  尽管如此,儿时的街道,儿时的记忆,总是难以忘怀。哪怕天长地久,哪怕岁月无情——却永远难以忘掉这条儿时曾经生活过的街道。

  (作者:承上与启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