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乡下的驴子

楼主:峨嵋吹雪 时间:2020-12-23 09:25:13 点击:18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朋友圈里晒了几张图,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楼师白的鸭、黄永玉的猫头鹰等。
  远方的朋友留言,最喜欢鸭和猫头鹰。
  是的。楼师白画的这只鸭好像一个儿童,一脚踩,一脚立,红嘴红蹼,两翅翩然如舞,谁不喜欢呢?
  黄永玉的猫头鹰,两眉横飞,脚踏一枝,双翅收敛,意态安然。最出彩的,倒是那两只眼,一开一闭,似乎在对这个世界挤眉弄眼。神态毕现,谁不喜欢呢?
  我却更爱黄胄的那头驴。四蹄一踏而三立,动态毕现。缰绳松缓,尾巴下垂,头略内侧,跳跃奔驰,蓄势待发,活泼天然,跃然纸上。
  因为我跟驴子熟。当然,跟鸭子也熟,但可爱的小鸭子很快就长大了,长大的老鸭拖着肥尾巴摇来摆去,忙着觅食,也往往被驱赶。跟猫头鹰熟,但往往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概因为其昼伏夜出,不近人情。
  我跟驴子熟是陪着劳动,陪着驴子劳动。那时我好像与驴等高,甚至还略矮,比磨房的石磨高半头,比筛面的面柜高一头。在天色墨墨黑的时候,被母亲叫起。父亲早已把要磨的粮食,红薯干的碎块,有时是高粱米,偶尔是小麦倒在石磨上。母亲牵着驴,拿着装面的容器,让我端着煤油灯,带我来到磨房。把驴套上磨,给我穿上磨面的工作服(不过是一块围裙),交代清楚,然后她下地干活。我赶着驴子转磨,将磨下的细粉撮入面罗中过筛。把晒下的粗粒继续倒上磨,周而复始,几个来回。
  那时候,驴子打着响鼻,拉磨转圈,有时欢心便走得快,有时不喜就脚步迟。我这边站在小凳子上,两只小手抓着面罗,一推一拉。一会儿之后,粉尘扬起,低矮的磨房里烟尘弥漫。年龄小,经验少,颇有些顾此失彼,肯定是手忙脚乱。即使室外滴水成冰,也一样会满头大汗。伸手一抹,脸上一道深一道浅。好在荒村无人见,纵然见了,会有人疼那个辛苦的小孩子吗?
  在我手忙脚乱的当口,日脚也在匆匆赶路。天光大亮,磨面完工,于是卸磨牵驴出门,拉它去室外打滚。据说这事很重要,驴子在地上打个滚,就得到了休息,就可以免除病殃。
  怎么让它打呢?拉着驴子,绕着细土处转圈,一边转圈一边命令:“滚儿、滚儿、滚儿。”但是结果,有时是顺利,有时是不顺。很多的时候,它奋力挣扎,要奔向远方。这时我牵它不住,反倒被它拖着走。虽然我牵着缰绳,奈何它力大无穷。情知此时放它不得,于是死命拖拽,有时想要借力道旁枣树,想把缰绳缠在树上。但成功的机会不多,总被它奋力挣脱。缰绳脱手,把小手磨出红印,火辣辣的。于是我大痛,我大呼,我大哭,我大怒。跑吧,跑吧,叫你跑吧。我甚至拿起棍子扔它,跑吧,跑吧!
  有时会跟着跑,有时我站上高坡看它跑,不信你能跑到天边地缘。那时我所见的天挨着村后的山顶,地缘也超不过一道山沟。
  有时还需要放驴。或牵或赶,放驴吃草。驴子吃草与牛、与马不同。有民谚,牛吃深,马吃壮,老驴爱吃磨牙杠。黄牛爱吃深草,长舌一卷揽入,再一咬,满满一口草。马儿爱吃壮草,比如那些牛马粪尿边上长出的草,草硬而色深。牛、驴避之,马则爱之。而驴子爱吃的则是短短的草根,紧贴着地面。驴子张开嘴唇,露出牙齿,一口口去咬。一边吃草一边甩着尾巴,还打着响鼻,四蹄中往往有两踩而两立……
  记得那时年纪小。但是劳动从更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责任在我还不会磨面,不会放驴的时候就有了。
  是在寒凉的冬早秋晨,母亲要摸黑下地干活,临出工前,把我从酣梦中唤醒。交代我等一会儿要起床,馍馍已经放在锅里,水添好了。我需要在适当的时候,不能比别人家早,也不要比别人家迟,把水烧开,把馍馍馏透。搅好稀饭,先去喊他们回来吃饭,再把馍馍捡出锅,把箅子拿开,把稀饭搅进去。也有菜,往往是辣椒吧,切碎、加盐,有时加油。
  这是我的任务。母亲反复交代,你可不能一直睡,那样全家早上没饭吃。这个责任重大,使得我马虎不得。于是我给自己定时,再睡一会儿自己醒来。那时候没见过时钟没有表,但我的心里有,滴答滴答在响着,起床的时间一到,我会立即醒来。然后是穿衣,天冷衣寒,使人畏惧,于是把棉裤棉袄拉入被窝,暖一暖再穿。那般感受,至今想来依旧清晰。
  由此,养成了我的责任心,锻炼了我搅稀饭的本事。我会做饭,但只会搅个稀饭,童子功,只练这个,就会这个。
  那一年我多大?个子基本和锅台差不多,缸里水浅的时候,要站凳子,从锅里捡馍馍,向锅里搅稀饭,也要站凳子。几岁,四岁?五岁?
  驴子卸了磨会打个滚,会把劳动忘记吗?一日一日,我起而行,卧而息之后,想起前情,有所感悟,不仅把驴生比人生。有一种人生很像驴,在磨道里转啊转啊,周而复始,过此一生。有一种人生很像牛,一块田中,从这头走到那头,从那头走回这头。
  有一次过年回老家,没有车座,挤在餐车,把这句话说出来,惊了身边旅客。他在无锡经商,赶回襄樊,随着我的感悟,谈了他的经验,说了他的观察。我跟陌生人不多话的,你是例外,这位老兄说。
  昨天听戴建业说陶渊明。对着“此中有真意”,戴老师阐释道,什么叫做真意?他再举苏轼的例子,“常恨此身非我有”。假如换位思考,拉磨时的驴子会怎么想?
  英国有位哲人培根说,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像我这种从小与驴子耳鬓厮磨的人,会是什么性格呢?
  2020年12月23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大森林狼嚎 时间:2020-12-23 12:35:51
  欣赏佳作
楼主峨嵋吹雪 时间:2020-12-23 18:26:17
  @大森林狼嚎 2020-12-23 12:35:51
  欣赏佳作
  -----------------------------
  谢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