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

楼主:u_112889625 时间:2021-01-14 10:46:47 点击:95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转眼一年了,庚子年疫情给我们留下很多记忆。
  疫情期间,要求党员下沉社区,我报名参加了,刚好分在八组,其实就是原来大队下面的第八生产队,属于城中村,原住民加外来户,总共有四百来家,由几个自然湾组成,辖内有一个很有名的寺,一个茶场,一个大菜场,面积较大,情况复杂,我徒弟当八组组长,照顾我,把我分在我住的自然湾的哨位。
  我是外来户,在此生活了二十多年,湾的哪家有红白事,都要去喜忧一下,随份礼,与当地的村民关系一直很融洽。
  哨位上,总共有十几个党员,包括小队的3名干部,还有本小组几个热衷于公益事业的志愿者,算起来有二十多个人的班子。
  最辛苦的是小队的3个干部,体制外的人,却操着事关国计民生,江山社稷的大事,每天采购物资,分发防疫物资,走访外地返乡人员,社区上报等事项,晚上还要在哨位上值守,真是不易。
  汤园姐姐是个热心快肠的司法干部,五十来岁,每天忙得连屙泡尿也难,受的气也最多。四百多家每天要采购的物资,都在微信群上下单,她每天瞅着群,生怕搞落下。小队的一个小青年,负责外出采购药品和其它群众迫切需要的物资,戴着志愿者的胸牌,骑着自已的摩托车,每天奔驰在路上。看到他每次骑着摩托奔驰在空旷的大街上,我就感觉是骑着战马的战士。四百多家,就是一个小社会,也体现了每家的生活态度。有的每天要买三百多块钱的菜,我要大声说一声,你们真能吃,真舍得吃,有的每天买一两样,不过半斤,一斤,我也要小声嘀咕一下,你们在养猫吗?有的买的品种有二十多种,我有点崩溃,你们吃得不闲累吗?有的要买红皮的土豆,三个米的花生,我直接对他说,不买。
  不是这次疫情,也没有人感觉到组织力量的强大,我们这个组各项工作都搞的井然有序,群众对我们还是很满意的,但也有一个居民,对我们很不满,有一天在群上大骂我们,说我们每天拿那么多补助,不为群众服务。一石击起千层浪,微信群上的群众一致斗他,说他当天下午下的单,要明天才能送到,并且帮我们说,下沉的党员干部,没有领一分钱的补贴,我们是领工资的人,得了共产党的钱,受点气好说,特别是组干和热心公益的小组志愿者,也是一分钱没有,还自己贴油跑。
  封城期间的阳光真是风和日丽,温暖如春,我们最怕这种情况,在屋里关久了的人就爱在外头晃动,一晃动我们就很紧张,天上有无人机在飞,县的巡察组也开着车到处检查 ,一检查就通报,有次警察抓了争僵颈,不听话的人到体育馆学习。居民老李,七十多岁,在党员下沉社区之前,就报名当了志愿志,因此胖哥给他发了一个印有志愿者的红袖箍,党员下沉社区之后,看他年龄大有感染的风险,就叫他不来值班。这一天,我和队长巡逻,看到另一个居民戴着红袖箍,向哨卡外面走,队长就问他到哪去,他说去买包烟,烟瘾犯了,实在是难受。队长说你哪儿能买到烟呢,全城的店都关门了,又问他的红袖箍是不是老李给的,吓唬他要报到社区去。把他劝回去,我和他继续巡逻,走到寺庙那个位子,刚好看到老李在菜地里干活,队长说,李叔,纪委和社区马上要找你,我已经把你报上去了,你私自把志愿者的红袖箍给别人,违反抗疫纪律,老李的脸色一下子吓的嘎白,说我不给他,他死活说用一下,耐不何他,给他用了一下,我马上去要来。
  老陈是我的邻居,是一个志愿者,五十好几,没有稳定职业,老婆在街上开了两个桌子的麻将室,平时就是几个老人打打小牌,他兼职帮附近老了的人穿寿衣,300元一次,生意也算是不错,这也是我和他巡逻时听他说的。有一次,阳光真好,我就邀他陪我巡逻,他就讲他家的事,本来打算这个春节期间把儿子的婚事办了,结果疫情的影响,婚事没办成,烟都买了几十条,疫情期间的烟草最紧张,工厂停了工,烟草公司的业务也停了,广大烟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在烟瘾的煎熬之下度日,老陈有积货,烟有抽的,只是贵了点,四十一包蓝色黄鹤楼,平时抽的十七的软黄鹤楼。老陈爱玩抖音,看那些年青的女人跳舞唱歌,兴致起来,还打赏人家,他说有时一天要打赏百把块,我都替他心痛,我说你又冒得么钱,么果的打赏,他说他有外块,搞到一些钱,他说年前,人民医院死几个人,打电话叫他去帮穿寿衣,我心里好紧张,万一死的人是得新冠肺炎,不就岔了。
  庙的永远是重点防控地点,庙的规模较大,常住的僧人不多,只有两个,主要是香火不是很旺,建设的又大,这几年靠八十多岁的老和尚到处化缘,建起来真不容易。
  疫情期间怕香客来拜佛,每次巡逻到寺里,都要跟主事的老和尚讲一下,不要打开庙门,这个庙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写过了一首有名的词,央视的经典永流传第三季把这首《浣溪沙》词谱成了歌,霍尊把它演译得大快朵颐。队长生怕把和尚饿死了,社区分配捐赠的米油蔬菜,都忘不了给寺庙里送一份,有一次还是下着小雪的天气,我和队长把大包菜送了十几个给寺庙,老和尚连忙作揖,阿弥陀佛,有了有了。
  靠清泉寺和茶场边的蔬菜真是长的好,这都是附近的居民开荒种的,赶上疫情,各小区设了卡,这些居民出不来,我们每天巡逻,每天看着这些菜长,比起代购回的蔬菜,又老又黄,这鲜嫩滴翠的蔬菜,要胜百倍,看着这些菜长,忍不住掐一大把,老婆由于疫情在单位回不来,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在家,回去炒着吃将就凑合一顿。
  4月8日解封,卡哨都拆了,队长说,我们的群不解散,我还期望,我们这个班子是不是要吃个团圆饭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