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 The truth·真相

楼主:喧嚣宜晨 时间:2021-01-21 14:15:40 点击:38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引子 那一夜
  冷风呼啸,雨滴坠落。

  一场大雨,就这样降临在城市的夜晚。

  火车停靠了车站,它带回了城市的归客,也带来新的来客!

  很多人早早的爬起座位,将自己的行李拿好,就等列车员打开车门。

  但也有一些人,却在等待。他们讨厌拥挤,讨厌吵闹。只等喧闹的人群走后,自己才慢慢会行动。

  而他,就是后者。

  逐渐的,车厢内的人群,已经散尽。他才慢条斯理拿起公文包,走出了出去。

  他是一个干练的年轻人,20出头。挺拔的鼻梁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灰色的修身西装,承托出了他的健硕身型。

  这个人有个习惯。

  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乘坐这个城市的公交。

  在这个城市,公交犹如血管,留动于这个城市的全身。

  望着公交上形形色色的人,他会感受这个城市脉象。

  “师傅,坐车不”一声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身旁一辆宣樊市出租汽车停了下来,司机露头询问。

  “轰隆~!”

  天空一声惊雷,雨忽地下大了。

  无数的雨滴落到了他的西服之上,这让他很是无奈。

  “天公不作美啊!”微叹一句,他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师傅,到哪呢?”司机问道

  “你把我载到樊江假日酒店吧!”

  “行!”司机启动了汽车

  窗外,城市已然“落幕”。

  到处都是准备关门的商户,街道上三三两两的稀疏人群。

  “这种事情都有啊!”

  司机的话语,突然打断他的思绪。

  原来,车载广播正在播放一个时事评论节目,节目中探讨的是这个城市刚刚发生的一场车祸。

  一辆ZF用车,在闹事区竟然失控撞入了公交车站之中。5人现场死亡,10多人受伤。这其中不乏丈夫、孩子、妻子、老人。

  很多家庭饱受失亲之痛或家里孩子终身残废的命运,可这件事情最后竟然说是一个小偷偷取了ZF用车后,失控撞入了人群。

  但现场,很多目击者发现当天车里的人和最终法庭上的被告根本不是一个人。此案有重大嫌疑,但FY却维持原判。

  节目里,主持人介绍完案情后, 就由案件的调查人员开始现身说法,并举出证据证明车辆确实是被偷去的。主持人根据民间提出的问题一一询问调查人员,均被调查人员解答,可以说节目成了这件事情的澄清会!

  “真的是红的说成白的都行”司机怒斥道

  “怎么这么说呢?”他询问到

  “那天,我将好路过现场,我看到了一切”司机愤怒的说道“那个车里出来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小青年,女的应该是她女朋友”

  “哦!”他惊叹道

  “男的下车吓了一大跳,立刻叫女的走,然后自己打电话通知家里面的人”司机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一些人就来道,要把那个小年轻带走。说他们是便衣需要抓捕调查。现场很多死者家属就不干,要求他们出示证件,那些人立刻就翻脸了,说是阻碍公务,竟然还出手打那些家属!现场很混乱,接着穿制服的警察就来了,他们开枪才阻止了事态的发展”

  “那后来呢”他问道

  “后来,被警察带走了呗!再后来就是小偷了呗~!”司机无奈道“现在的社会,真的是什么样的都有啊”

  “老师傅,其实这一切,是根上出了问题”他说道

  “?”

  司机望向了副驾驶的他

  “为什么呢?”

  “一个事物的产生,他不可能只是表面的,往往一个事物的发生都是从根本产生了变化!现在的社会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很多不公正的事情发生,你我都只看到了这个人,却没有发现是这个社会的纵容,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所以我觉得要根除这一切的事情,就要从根源改变”他越说越兴奋“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不对。。应该说在现下很快就会有人站出来,作为一把手术刀去切除这些社会的腐肉,治愈这根本的问题!”

  听完了他的话语,那司机很长时间没有再说出话来。

  他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话语,吓到了司机。

  却没想,司机说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大手术的话,这个社会能不能承受,它会不会因出血过多而死亡呢”

  司机望向了他,目光突然明亮异常

  “洛先生,你考虑过吗?对于我们这个城市的改造,你有仔细的考虑过吗?”

  他猛然发现,出租车竟然停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

  他立刻去抓开门的把手,却不想在抓住的那一刻,车门锁锁了起来,随即他望向了司机。

  他眼中,司机竟然从头部将自己的脸庞连同假发一起撕了下来。

  露出了,一张冷俊的少年之面!

  “你好,洛先生!欢迎你来到宣樊市!”

  雨夜,雨下的更大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喧嚣宜晨 时间:2021-01-21 17:07:14
  第一章 黎明
  华夏国 西南边陲 - 宣樊市

  am 6:30

  此刻,正执初冬。

  夜夕晨初,黑暗即将被黎明打破。

  冷风萧瑟,吹起了一地落叶。

  温暖的路灯,似乎为即将来到大地的暖阳,提前照耀这座城市。

  “ 哄…!”汽车急行的声响,打破了一条道路的寂静。

  它,飞驰而去。

  那道路的尽头,是一个老旧小区。

  也在同时,小区门外一个一个少年推车而出。

  他叫林峰,今年刚好18。就读于宣樊市职业学院计算机专业。

  为什么就读职业学院呢?那还不是因为学习不好,考不起大学。为了不想早早的进入社会,只有选择大专。

  冷风猛的袭来,他打了个哆嗦。随即拉上了身间,那件宽大的羽绒服拉链。

  可是,就在同时他想到了什么。

  再次拉开拉链,伸手从羽绒服内包,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四方小盒。
楼主喧嚣宜晨 时间:2021-01-21 17:08:40
  时间回到了现在

  他握紧了手中的这个礼物,这是他昨天,精心挑选的。

  他视若珍宝,为了让它不感受这寒冷的天气。

  他把它,放入了内衬。

  踩上了踏板,向着的远方学校缓缓前行。

  可就在这时,一股刺眼的灯光,猛然从黑暗处闪现,直刺他的双眼。

  林峰唯有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有病吧!开远光灯做什么!?”他立刻斥责对方。

  随着缓缓恢复的视觉,他可以看到前方。

  竟有一台高顶金杯车,正对向自己。

  猛然间,发动机点火发着。

  “轰!”

  车辆,挂挡急行。

  “嘭”的一声巨响,那金杯车竟将其撞的飞了出去!

  “啊!”

  林峰摔落,不巧的是,他的头猛撞地面。立刻双眼发黑,头痛欲裂。

  他努力的起身,却只能缓缓的看到,那金杯车上下来了几个彪形壮汉。

  他们围到了林峰身前

  “就是他了”

  一人将其面貌对照了手机之上,确认无误后示意另外几人。

  他们立刻用手帕捂住了林峰的口鼻。
楼主喧嚣宜晨 时间:2021-01-21 17:09:32
  林峰还想挣扎,但不一会儿,刺鼻的怪味,吸入了脑间,他的双眼和四肢,就缓缓的疲软了下去。

  那时,他陷入了黑暗。

  …………………………

  “嘿…!”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一声话语。

  黑暗中有了,一点亮光。

  林峰缓缓的睁开了眼。

  他的眼前,竟有一个戴眼镜的壮硕青年。

  却见那人的左眼,竟被纱布缠绕,那上面竟似还有未干的血迹。

  “fox我们终于再见面了!”那人望着林峰缓缓说道

  “我这是在哪儿?”林峰抬眼四望,这才发现。这里竟是一个密室之内。

  自己双手竟被用绳子紧紧的绑在了自己坐落的凳子之上。

  而远望,竟还有一人。已然满身血痕,似被人摧残的已经晕死过去

  “望那呢?我在和你说话!”

  “啪”的一声脆响,一记重重的巴掌,直直的打在了林峰脸上。

  “啊!”林峰只觉天旋地转,口角崩裂。
楼主喧嚣宜晨 时间:2021-01-21 17:19:13
  再抬眼,望向那人。

  只见他怒不可遏的盯着林峰,似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

  “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峰望着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慌张问道。

  “无怨无仇!?”男人一声冷笑

  “ Fox,可真是健忘呢!”话语间,那人的手,竟缓缓的放到了一旁的工具架上。

  他娴熟的地,从中挑选着锋利的手术刀。

  “我莫不是侥幸还有点本事,只怕现在也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话时,他的脸间,一丝肃杀之气显现而起。

  手间,寒芒一闪。

  竟是握起一把手术刀,直直地向林峰脖颈处划来。

  “啊…?!”林峰望着来势,慌张的吼叫。

  却见那柄寒刃,飞快的停在了他的喉梗处。

  林峰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里传来的丝丝寒意。

  不一会儿,喉间竟缓慢的留下了,一丝温暖液体。

  “别急,我不会就这么杀了你的…”那人收住了刀势

  “说说吧,我带来的宝贝,你藏到哪儿了?”

  望着滴落在手术刀上的鲜血,他把那柄利刃放到了嘴边,用口抿了抿。

  此刻的林峰才感觉到喉间,那被手术刀刺破的疼痛。

  这些惊吓,对于一个18岁的大专学生来说,早已击破了他心理防线。

  他慌张的说道。

  “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fox啊,我只是一个学生啊!”说到最后,对于死亡的恐惧,使他都有些哭出声来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的什么宝贝在哪啊!?”

  却见那人眼神再次闪过一丝寒意,他没有说什么话。而是缓缓站起身来。

  他走到了另一边,那个满身鲜血之人的身后。

  手中寒刃,不由分说的竟然迅速落下。

  “啊!”

  手术刀,迅速的插入了他的大腿肌肉深处,无数鲜血从伤口处涌出

  那人立刻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

  “ Fox,这个出卖情报给你的人,如今也同样出卖了你…!”

  话时,他走到了那人身后,一只手缓缓抬住那人的额头。而另一只手,则迅速的从那人伤口处拔出了鲜血淋漓手术刀。

  他缓缓的放到了那人,因为抬头而顶起脖颈处。

  “对不起....fox…!”那人望着林峰,眼神羞愧,但同时也带着绝望。

  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嘘…!”那眼镜男子,迅速的用手捂住了他的口鼻

  “我不想再听你,说出任何的话.....”

  手起刀落

  鲜血溅 r>
  “你…你做什么”眼见如此场景,林峰哪里还有半分冷静?

  那人看到了鲜血,却异常的兴奋。

  他一刀两刀的飞速滑过那人的脖颈。

  林峰望着那人挣扎的身体,趋于平和。

  望着那人的眼神,逐渐的从惊恐,变为了无神。

  眼镜男,终于停下了动作。

  望着手间的鲜血,他的眼中更是兴奋。

  头发有些垂下,他迅速的用那沾满鲜血的手,拦起了头发。

  这一刻他就似一个魔鬼一般,站立于林峰身前。

  “你到底要什么??你这个魔鬼”林峰望着他绝望地吼道

  那人却缓缓地靠近林峰。

  猛的,他摘去了自己眼前的纱布。

  那里竟有一个深深的刀口,他的左眼,承受此击已然破碎。

  他望着林峰,放肆的狂笑

  “我是魔鬼!?那fox,你呢?我这眼睛不是拜你所赐吗?”他越说越是疯狂的笑了起来。

  “现在,我也要你承受,我所承受的痛苦!”

  他的手猛然按住了林峰的脑袋,那手术刀竟如辉芒一般...

  刺向了林峰的眼眸…!!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