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坟场》——我们永远逃不掉,宇宙,其实就是个牢笼。(连载)

楼主:问号数 时间:2021-03-03 03:14:14 点击:7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简介:
  宇宙就是一个泡沫,总有一天会坍缩,形成新的奇点。而我们所做的努力,终将不过是徒劳。就算外面有万亿个局外宇宙,我们也逃不掉。宇宙,其实就是个牢笼。

  一、

  “上校,舰长和各国委员会成员已经在会议室等您,请跟我来。”
  我刚从“深海模式”冬眠舱里醒来,还没来得及检查身体状况,就被诺亚穿上了军装。随后便有一名士兵开门走进来领我前往作战会议室。
  走廊上有大批武装作战员形成一条长龙往前奔跑,机械外骨骼完全包裹着他们的肌肤,虽看不到表情,但从迅速行动以及慌张的奔跑动作来看,显然发生了大事儿。
  钛合金制成的大门自动打开,会议室长桌前已经坐满了人。
  上至地球舰队委员会,下至将军都井条有序的对号入座,他们的着装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神色严肃。
  我对自个的迟到感到有些抱歉,微微鞠躬后,坐在 位上的舰长点点头才坐到属于“上校军衔”的座位上。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会议正式开始。”
  舰长食指点点桌面,蔚蓝的光辉从中央闪耀开来,同时全息星舰模型悬浮在上方,慢悠悠的旋转。随后浮现出来的是一块块长方形介绍栏,闪着红光。
  “主引擎部位严重受损。”
  “重型反应堆严重受损。”
  “雷达扫描严重受损。”
  “电子线路集严重受损。”
  ……
  “星云号”战舰大面积受损的警报让我有些疑惑。
  这是地球联邦共和国耗费上千万亿资金,耗时五十多年才建造出来的战舰。里面安装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每个部位都是工程师们精心雕琢而成的,集地球先进科技于一身。曾反复测验过,上千万年都不会出现故障。
  可现在,星舰首次参加远海任务,这百年还没到呢,怎么就出那么多故障?
  “能不能把这个该死的警报声关掉?烦人!”美国驻星舰委员政使不耐烦的说。
  “诺亚自动检查故障系统检测”的滴滴声确实让人很烦,就像是无数苍蝇在耳旁乱飞。
  舰长并没有搭理他的提议,而是沉重的说,“就在几天前,我们收到了外来信号。”
  “外来信号?”
  “没错,但是我们无法捕捉其准确的信号来源坐标。”舰长说。
  “是友好信号吗?”
  “不是,是攻击信号。”舰长深吸口气,“他们已经锁定了星云号坐标,武器将会在两个地球日后发射。”
  现场的每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个好消息,但也是坏消息。
  好消息则是,我们几百年来都在苦苦寻找的外星文明确实存在,这证明人类并不孤单。
  而坏消息是,我们收到了“摧毁信号。”
  “摧毁?星云号可是安装了最先进的导弹拦截系统,就连时速达到十马赫的洲际导弹都能拦截。”英国驻星舰委员军使说,“而且星舰外部超强材料完全可以承受上万颗核武打击,更是安装最先进的星际导弹,我在这里可以保证,如果他们敢发射武器,我们就可以像是摧毁一只小老鼠一样,摧毁他们。”
  “顿斯特,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科技到底达到了某种程度。”舰长说,“还有,你这只眼睛没看到这些该死的受损信号吗?他们已经对我们发起打击了,摧毁了星舰的眼睛和双腿,而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准确坐标!”
  我目光怔怔的看着悬浮在中央的星舰。冬眠了几十年,不知道星舰已经来到了宇宙的某个深处,曲率引擎的超光速航行,让我完全算不出来行驶的旅程距离。
  “没想到,我们首次碰到外来信号,竟然是以敌对的关系。”坐在旁边的老许摇摇头,很是无奈。
  “我们可以表明和平。”我低声说,并不敢对在座的各位发起建议,“远海计划本身就不存在侵略性。”
  “别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我们往哪里发?”老许皱着眉头,“这让我想到了黑暗森林法则。宇宙本身就是个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躲在暗处。发现其他猎人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摧毁。”
  “刘慈欣的《三体》,我很喜欢。”一直沉默的黄上校点头说。
  “看来这回是回不去咯。”老许扭动着脖子,“反跟踪技术这玩意对他们根本就不管用,敌人的科技程度显然远远高于我们。”
  “该死!难道我们就只能坐在这里等死吗?刚才我看到一大批士兵往作战舱口那里赶,这是进入了作战模式?我们打什么?打空气么?”俄罗斯驻星舰委员特使说。
  “宇宙可没有空气。”舰长再次勾手,星舰的悬浮影像迅速缩小,同时出现的是周围的景象。
  无数的行星悬浮在周遭,距离不过是几光年而已。而“星云号”所停泊的位置就在某个行星的旁边,巨大的土黄色行星环从下方铺设而过,犹如女神的丝绸。星舰在上面就像是尘埃般大小,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在太阳系中,而星舰则是在土星环里面。
  但这个地方的行星并不是有规则的排列,而是杂乱无章。就像是上帝随手把玻璃球丢在水里,周围还有大量的杂质,看着简直就像是在下水道的污水潭里面。
  “这是用次雷达扫描到的方圆几十光年内的地图。”舰长说。
  “我的天啊,这些行星感觉就像是被某个人拖着过来随意放在这里的。”委员会秘书长惊叹,“这不可能是自行演化形成的,因为每个行星的引力场都很强,每颗行星距离那么近,会互相撕破对方。”
  “没错。”天体物理学家终于开口,“但这里并没有发生这个可怕的现象,按道理来说,这里的行星,早就被互相撕裂,成为废渣才对。”
  “次雷达并没有扫描到这些行星有引力。”舰长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天啊!这怎么可能?”
  “其实悬浮在行星周围的杂质并不是彗星残骸。”我说,“这应该是战舰的残骸。”
  “没错。”舰长轻轻点了下悬浮的杂质。
  被无限放大后才清楚的看到,一艘破烂的星舰静静的悬浮在宇宙中。它已经伤痕累累了,根本就没有完好的部位,星舰外部被炸成无数个碎片,洞口大得可以把土卫二塞进去,里面的构造看得清清楚楚,周遭还悬浮着微小碎片。
  “看着就像是沉没在海底上千年的泰坦尼克号。”有人说。
  “你们所看到的杂质,其实都是星舰。有些甚至比星云号还要大上万倍,地球在它面前就是个玻璃球。”舰长说。
  “有发现生命迹象吗?”老许问。
  “没有,这些残骸的时间甚至比太阳还要老。”舰长说。
  “这看着就像是沉寂了数千万亿年的坟场。”我惊叹。
  “今天的会议其实并不是讨论外来信号的坐标,也不是讨论该如何摧毁对方。”舰长淡淡的说,“你们都看到这些庞大的星舰残骸了吧?我们这次要做的就是隐藏自身。从现在起,关闭所有的雷达探测波,关闭所有的热反应堆以及其他动力系统。同时,星舰集体进入长久的“深海模式”,防止对方通过生命探测扫描以及其他扫描找到我们准确的坐标,我们只有一天的地球时间。我们要完美的伪装,成为这些残骸的一部分。”
  舰长站起身来,目光环视在场的所有人,“但我们的主引擎已经损坏,曲率引擎超光速航行也损坏了。我们的副引擎航行不了太长距离,为了防止对方进行大面积覆盖式打击。我们需要志愿者组成敢死队。”
  “转移坐标?”我问。
  “是的,星际战斗机的主引擎和其他武器系统都没有被破坏,如果持续超亚光速飞行一天地球时间的话,航行距离是一百光年。”舰长说,“这个距离足以使星云号脱离爆炸打击范围。但驾驶战斗机离去的战士,将会被敌方摧毁。”
  在场的每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无私奉献精神。其实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呢?
  “同志们!你们这是在做伟大的牺牲,为了拯救千万人而牺牲!”舰长铿锵有力的说,“这是光荣的,是被永世铭记的功绩,党和人民,将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名字。”
  “本次敢死队,我们遵循自由自愿原则。”舰长坐下来,目光浏览在坐的众人。

  二、

  我问老许,“在地球没有什么亲人等你回去吗?”
  老许说,“有,我有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儿子,前两天我刚和他们通过电话,儿子生了个大胖小子。我离开的时候他明明还只是上幼儿园,眨眼功夫,都结婚了。”
  我说,“既然你还有亲人等着你回去,干嘛要参加?”
  “我妻子死了,我回去也没有什么用。”
  “可你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家庭等着你回去啊。”
  “不一样的,小周你听说过一句话吗?一个真正的家,是有爱你的妻子和你爱的孩子,缺一不可。现在妻子不在了,儿子也有自己所爱的家庭,我没有家了。”
  我看能出老许眼里闪烁着的泪水,便很知趣的不在说话了。
  参加敢死队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五六个人而已。其中大部分都是少校级以上军官。我和老许以及李子都是中国人,其他俩人分别是来自英国皇家空军凯瑟少校,以及美国海军的斯塔林中校。
  我们在自个房间写了遗书,我不知道那几人到底写了什么。不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要表达的感情很多吧?而我,该写什么?在地球,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
  那是个充满悲伤,却又充满美好的星球。
  我来到战机发射舱后,见到了小李子。他兴致冲冲的跑过来跟我说,“嗨!上校,我们就要当英雄了。”
  都准备去死了,你还那么开心。我想。
  后来我才知道,小李子其实不关心自个的死活,他拍了拍胸口,昂首挺胸,满腔斗志的说,“我老爸是个警察,从小就教育我要舍己为人,以后当个大英雄。”
  我说你老爸应该为你自豪吧?或者说,你很喜欢你老爸,也觉得他是个英雄。
  小李子点点头说,“嗯嗯,以前的他是个大英雄。但后来,他跟毒枭合作,被判了死刑。其实我很讨厌他的,他这样子做可不是真正的英雄,所以我参加了这个志愿军,用行动来证明,这才是大英雄。”
  我觉得小李子的想法很幼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李子一点都不幼稚,他只是为了心中的信仰而活。
  能一直为心中崇高的信仰而奋斗一生,甚至付出生命的又有几个呢?
  我登上了战机,诺亚自动锁定了坐标。我们根本不需要手动操作,这个超级战机就会以超亚光速冲出去,带着我们,向着宇宙深处,向着死亡进军。
  舰长最后对着我们行了礼,他没有对我们说太多的誓词,也没有祝福语,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祝你们,旅途愉快。”
  我靠在椅子上,通过新型石墨烯材料制成的透明玻璃向外看去。
  浩瀚宇宙的背景之下,无数行星悬浮在黑暗中慢悠悠的转动,甚至能听见行星发出来的轰隆隆声波。星舰的残骸像是孤零零的小虫子漫无目的的沿着特定轨道航行,数以万计。战机超亚速引擎所冒出来的蓝光形成几条笔直的尾焰,在空荡荡的区域里划过,犹如一柄柄利刃切开黑暗。
  我不经扭头看向身后,星云号的副引擎已经带着那庞大的钢铁身躯隐藏在残骸之中。
  “真是不可思议,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星舰残骸?”凯瑟不由得惊叹,从语气中能听出她有些兴奋,“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啊?”
  “应该是那些超级文明之间爆发的星战。”老许说,“这些文明有可能都比银河系都还古老悠久,是我们永远都触摸不到的。”
  “他们为什么会爆发战争?”
  “这还不容易?你想想二战为什么爆发?不就是掠夺资源?”我说,“纳粹军和联合军的战争,在宇宙的每个角落都在时时刻刻的上演。”
  这确实是个庞大的作战区域,战机已经以超亚光速航行了几个地球小时,距离已经达到了几十光年。可这片残骸区域依旧一望无际,根据我的推算,这直径面积可能达到了上百光年甚至更多。
  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况是多么的惨烈。
  我眺望着星海的废墟,还在暗自感叹那悠久时代的战争,那场面是多么的波澜壮阔。这场战争跟地球文明那几千年的战争史比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
  那时候我竟然有种匪夷所思的想法,根据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光速是宇宙的第一速度。同时承载着的是宇宙这几百亿年的演变史。如果我们把曲率引擎功率最大化,追上篆刻着那段宇宙记忆的光,是不是就能看到曾经这里发生的一切?欣赏那惊世骇俗的战争?甚至能解开宇宙的起源也说不定。
  这个想法在曲率引擎的基础上,实现起来并不是没有可能。
  地球科学家们应该也在做这样的打算,现在阻隔这个伟大科技的,只是时间和能量问题罢了。
  没有人知道,如果曲率引擎达到最大功率,对宇宙的危害有多大。也不知道曲率引擎的最大功率限度到底是多少。
  就在我陷入奇思妙想的时候,机身突然晃荡了起来,就像是船舶在海浪中翻滚一样。
  我惊呆了,航行在这个空虚的宇宙区域内,机身怎么会颠簸?
  很快,耳麦突然传来了莎莎莎的声音,我认了出来,这是电磁破信号。果然和舰长所说的那样,那个隐藏在深处的猎人在猎物消失的刹那间,将再次寻找新的猎物。而他们这是被猎人看到了身影,随时准备向他们开枪。
  “诺亚,解析电磁波信号。”我说。
  诺亚是星云号的计算机,她能分析各种复杂的电磁波转换成地球语言。但这个并不是主机,而是分机,真正的诺亚已经在他们离开星云号的那一刻,进入了沉睡。
  但就算是分机,分析一些简单的电磁波信号还是不在话下的。
  更何况,诺亚当时解析过那个文明的电磁波信号,记忆功能已经启动。
  “请立即离开,请立即离开!不要靠近,不要靠近!”
  我懵了,本来我以为是什么攻击信号,但这些话到底是什么鬼?这跟舰长所说的话显然不同。
  “这次收到的电磁波信号频率跟星云号收到的不同。”老许语气略显震惊,“这是其他文明的电磁波信号。”
  “怎么回事?”凯瑟惊呆了。
  “难道这片区域存在两个文明?”小李子有些激动的说,“可这地方遍地都是残骸,而且这些行星根本就没有大气层,怎么可能会有生命存在?难道这些星舰还有生命存在?真是不可思议!我更希望战争还在进行,这样我们,这样我们就能参观这场神仙打架的美景……”
  “这不可能!生命探测雷达并没有检测到有生命存在。”我目光迅速扫描着窗外的景色,“诺亚,能追踪到信号源吗?”
  “请稍后……”诺亚说。
  会儿后,耳麦收到了诺亚反跟踪技术搜索到的坐标,显示在战机的悬浮仪器盘上。
  “好像就在不远处。”我说。
  “这真是太棒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恶意。”小李子像个孩子一样叫起来,“我们可以升起和平旗帜,去跟他们接触,或许他们知道那个隐藏着的文明呢?这样我们就不用死了。”
  真是天真啊。我想。
  “近距离接触外星文明么?”一直沉默的美国中校斯坦林说。
  “这想法难道不是很棒吗?就算他们杀死你,这也不枉此生对不对?”小李子越说越激动,“反正我们都要死,何不见见外星人长什么样?”
  我正要反驳小李子的想法,毕竟信号源是的坐标与我们要去的位置轨道偏差太大,身为军人就应该执行命令完成任务。擅自改动行动内容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好主意。”凯瑟说。
  我的想法还没说出口,耳麦里就听到他们纷纷传来了,“切换手动模式”话语。
  无奈之下,我也切换了自动模式。操控着战机飞向坐标。
  原本笔直的利刃,此刻在宇宙背景之下勾勒出完美的弧度。很快,战机就在一艘破旧的星舰残骸前停了下来。
  这顿然是个庞然大物,战机悬浮在面前就像是停在太阳之前,好似躺在宇宙中打盹的超级巨兽。这艘星舰和刚才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千疮百孔,大量的钢铁碎片犹如密密麻麻的苍蝇飞舞在四周,啃食着早已恶臭的巨兽肉体。被炸开的洞口里,大量的物资漂浮,还有许多已经不知多少年前的石像。
  “你确定里面会有生命存在?”我眨了眨眼,“这艘星舰的生态系统显然已经被破坏了。”
  “但信号源坐标确确实实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老许说,“不过把这当做我们的坟墓也不错。”
  “真是个不错的提议,死在这里就像是死在最伟大的神明面前。”小李子说。
  “全功率打开生命探测信号,全功率打开雷达探测信号。告诉他,我们就在这儿,像这边开炮!”老许大声说。
  可话音刚落,耳麦里再次传来了电磁波信号,诺亚也很快就把分析结果解读出来,“请勿靠近,请勿靠近,请立即离开,请立即离开!你们正在进入坟墓,你们正在进入坟墓!”
  “我觉得他听懂了我们的话。”我说,“我们就是来找坟墓的。”
  我操控着战机,缓缓从那巨型洞口开了进去……

  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