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给女儿的记忆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03 13:04:17 点击:68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寒假期间,女儿回家了。照例,跟着我一起回老家过年。俺老家是山东某乡村。很偏的一个村庄,地处两县交界处。平日里进村基本看不到人,尤其年轻人。曾经有朋友和我一起去过我村,感叹到感觉进了九寨沟。不过,过年的时候人就突然多了起来。尤其到了大年三十下午,各个家族开始放鞭炮,迎家堂。女儿看到男人们都到一个摆供的家里去磕头,跟我说:“我一直想把咱们老家过年磕头的风俗写一写,可是一直没下手。一是没时间,二是不知道具体里面的程序。”我想,既然这两条我正符合,还不如我替她写呢。等写完了,让闺女来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20 16:33:56
  1.关于磕头。
  既然从磕头说起来的,那就先说磕头。人民公社那会儿,过年的时候没有磕头的这个风俗。那时我记得过年都是一个家族的男人都到老人那里一直坐到深夜,就是喝水,说话,没有磕头那会事。改革开放几年后,大概是85年左右吧,那年过年的时候,突然就兴起了磕头。俗话说,十里不同俗,就磕头这件事,也不是山东的村村过年都磕头。大概只有我们村,磕头磕得这么正规,这么隆重。
  大年三十下午,四点左右吧,一个家族的男人们,就聚集到家族供主的那家。所谓的主,便是老祖宗。先是大家闲聊一会儿,年轻的,年纪大的,一年不见的,聊聊工作,聊聊家常。陆陆续续的一个家族的人凑齐了。开始挂上家族的zhuzi,这两个字我不知道是哪两个字。反着我们是那么叫的,就是写着老祖宗几世几世的一张大表。然后在前面案子上摆上十个大碗贡品,有鸡有肉的,还有鱼什么的,以及一些水果碟什么的,还有十双筷子。准备就绪,开始大家到大门口放鞭炮,迎家堂。这是最热闹的时候,小孩大人放鞭炮,小孩都围着看。鞭炮放完,烧纸。这就算把老祖宗迎回家了。然后进门,放拦门棍,一个门一个门的都要放。在老祖宗案钱焚香,烧纸,磕头。这就算摆上供了。然后各自回家吃晚饭。
  晚上六点左右吧,大家吃完晚饭,又到摆供的那家集合。年纪大的在家等着,别的家族的人,要给自己的老祖宗磕头,本家的要陪着。磕完头后,让烟,让水。年纪轻的,就去给别人家磕头了。一圈下来,给别人家磕完了,回家复命,给自己家的老祖宗再磕一个头,大年夜的磕头仪式,就算结束了。然后,年轻人就开始了自己的活动,我们一般就是聚在一起喝酒。至于春晚,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不看了。不看反倒好,不心烦。
  到大年初一,早上五点左右,还是那些人,还是那套程序,再来一次。这时,男的磕完头,天也亮了。男人们这才开始给家族的长辈们拜年,女人们,大闺女小媳妇们,穿上自己的新衣,在家族的长辈的带领下,把男人们磕头的程序又来一遍。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21 10:39:25
  现在来具体说说磕头的规矩,或者叫流程吧。出去磕头的这帮人,一般是后辈中辈分最高年龄最大的人领头,叫香头。临出发前,要在自己家摆的供桌前点燃三根香,拿着,到下一家磕头前,喊一声磕头了,让主家知道来人磕头了,好出来迎接。陆陆续续后面的人往往都喊磕头了,煞是热闹。在别家供桌上的香炉里,把自己的香插上。再大喊一声磕头,然后在主家陪同下,给别人的老祖宗磕头。磕完头后,从供桌前拿三根香,就供桌的蜡烛点上,继续下一家。一直到全村的磕完,把最后那家的三根香拿回去,查到自己家供桌的香炉里。这叫香火相传。
  头几年里,年轻人过年都回家。那时计划生育的好处还没显现出来。一家一家的磕头的,往往是二三十人,甚至四五十人一拨。两家磕头碰面,一片过年好的拜年声。香头互相打听你们去了哪几家了,下面再去哪家,在哪家摆供什么的。年轻人一年没见,往往互相打闹。这几年,年轻人都搬到城里去住了,在城里买了房子,往往过年回老家的都很少,磕头的人就日渐减少。年纪大的那一层,往往在家里守着,年轻人也少了,就少了那些打闹,少了那些热闹。今年,疫情的影响,磕头范围也小了,不再满村磕头,只在附近几家。香头的人也由那些讲究的老辈人,逐渐换成变老的后辈人,很多规矩就不那么严格了。甚至有拿着一根香磕遍全村的。在我们这里,一根香,是人死后在灵前点的香。那些老辈人听说后,只能面面相觑,说声怎么办怎么好吧。以后,估计这个风俗,在我们这个最偏远,最重风俗的小乡村,也会逐渐消失了吧。
  过年磕头,对家族的凝聚力,无疑是起了一个积极的作用。一个不积极的影响是,往往家里的男人们出去开心快乐地过一晚上,家里就只剩下女人们。所以,从我母亲开始,就对这个磕头极为反感。我媳妇在别的地方和我母亲可能意见不统一,在这个地方,意见出奇地统一。有年,我们弟兄们那时还没结婚,等热热闹闹磕头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母亲满脸怒容,气愤地说,过年过年,今年过年包的水饺你们都不要吃了,你们都出去疯,就我一个人在家包水饺。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22 17:07:32
  2,看电影。
  七十年代,看场电影,堪比过年。很多很多天就传来消息,说是哪天要放电影。往往是传了好几天,到最后放映队没来。虽然失望,但也没有办法。等什么时候下午看见有人在村子的十字路口刨坑,放映员竖上杆子,挂上幕布了,这才是确实要放电影了。放映员倒片子,发电,村里的小孩们就早去放映场地画圈占地方,虽然往往占不住。到了晚上,一放电影,那是人山人海,没有红旗招展。幕前幕后都是人。最前面的坐小矮凳子,中间的坐高凳子,再往后的以及边上的都站着。因为一旦放电影,不光自己村的,还有跋山涉水来看电影的外村的。
  我很少去外村看电影,看过的有限的几次,也是跟大人去的。所以白天班里的小同学们谈论昨晚去哪个村看电影的时候,我往往一脸茫然,心里满是羡慕嫉妒恨。有一年,我们班里的七个小家伙,跟着高年级的一个去邻村看电影,看完后迷了方向,该往西走,结果走到东边那个村里去了。整整走了一晚上,害得全村的人四处找都没找到。天蒙蒙亮的时候,碰见那个村的一个早起拾粪的大爷,一问,才知道走错了方向,又往回走,居然回来了。那年我上一年级,听说那天晚上放的电影是红楼梦,很长。
  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有天晚上,又传来我们西南角上的邻村放电影的消息。那次,终于鼓足勇气,不管父母的反对,威胁,还是跟着三四个小孩去邻村看电影了。说是小孩,记得他们都比我大一两岁。结果去了那个村,一片黑暗。然后小孩嚷嚷着,说是继续往西那个村里放电影,结果还是没有。然后,又往东,到最后,到了我们村东南角上一个小山村,那里果然放。我们公社的放映员是那个村的,所以他们村经常放电影。一晚上,岭上沟里的,在麦地里窜。等我们到的时候,第一部电影只剩下一个片子了,放第二个电影的时候,他们说看过了,好像要约我走。我没看过啊,也入迷了,等散电影的时候,往周边一看,我们村的一个都没有了。那晚忘了是看的什么电影了,只记得是黑白的。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28 21:10:02
  到最后电影散场的时候,该往家走了,我四处一看,和我一起来的小伙伴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外村看电影的一起往西走。途中要经过一座岭,岭上是右边是我村的坟地,左边是西半那个村的坟地。走到岭顶的一个岔路口的时候,最令我担心的事出现了。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往西去 了,而我需要往北走,并且要经过一个石头坑的仅能一人通过的小路。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往北走。走到坑附近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看见好像坑边上蹲着一个人。走还是不走呢?我就慢慢地往前蹭。走了一段时间,仔细看看,好像不是人,是一块大石头,当时就放了心。又一想不对,那个石头坑,下午的时候我还跟几个小伙伴在里面洗澡来着,没记得路边有石头。当时头皮都炸了,但我的脚步一直没听。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我们村的人怎么走早走了呢”。一听,是我们村一个年龄比我大四五岁的小伙子,当时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回了村。到村头的时候,他到家了。说:“我把你送回家吧”。这时,感觉自己豪情万丈,说不用。他还说呢,可不要逞英雄啊。我说到家了,没事。结果走了不到十步,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前面那屋子的旁边,一块柿子园,我忘了白天那家把柿子树都挖了,想不到柿子树下是一片坟地,骨头散落了满园,想用火考过一样,黄彤彤的。也顾不得了,硬着头皮,装作不害怕,回了家。回到家,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从此以后,再也没和别人去外村看过电影。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29 08:17:09
  到最后电影散场的时候,该往家走了,我四处一看,和我一起来的小伙伴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外村看电影的一起往西走。途中要经过一座岭,岭上是右边是我村的坟地,左边是西半那个村的坟地。走到岭顶的一个岔路口的时候,最令我担心的事出现了。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往西去 了,而我需要往北走,并且要经过一个石头坑边上仅能一人通过的小路。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往北走。走到坑附近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看见好像坑边上蹲着一个人。走还是不走呢?我就慢慢地往前蹭。走了一段时间,仔细看看,好像不是人,是一块大石头,当时就放了心。又一想不对,那个石头坑,下午的时候我还跟几个小伙伴在里面洗澡来着,没记得路边有石头。当时头皮都炸了,但我的脚步一直没听。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我们村的人怎么走早走了呢”。一听,是我们村一个年龄比我大四五岁的小伙子,当时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回了村。到村头的时候,他到家了。说:“我把你送回家吧”。这时,感觉自己豪情万丈,说不用。他还说呢,可不要逞英雄啊。我说到家了,没事。结果走了不到十步,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前面那屋子的旁边,一块柿子园,我忘了白天那家把柿子树都挖了,想不到柿子树下是一片坟地,骨头散落了满园,想用火考过一样,黄彤彤的。也顾不得了,硬着头皮,装作不害怕,回了家。回到家,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从此以后,再也没和别人去外村看过电影。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31 13:14:52
  3,扒坟。上面说到,我们村的坟都是在岭顶上。后来想想,可能一早的时候,并不是埋在那里的。否则,我家门口不至于有那么多的坟。而当时扒出来的更多的,则是我们小学前面,在村西南角的一片平地。扒坟的时候,一片平地全是坟,白花花的,蔚为壮观。那时小,也不知道害怕,一群小孩在坟地里踢人头玩。有两座坟相连的,坟壁上有灯龛,上面放着小油灯。
  等到大了,感觉这事不对劲。埋在我们村的,不都是我们村的祖先吗?山东人不是最怕祖坟被挖了吗?这是挖自己的祖坟啊。可是,每逢过年的时候,我们都把他们请回来给他们磕头的。这些老祖宗,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生气。再说了,我们村最是重男轻女的,都要留个后代给自己上坟添土的,这倒好,一掘了之,给后代省了麻烦。真是费脑筋。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31 13:26:46
  其实,人,大抵就这么回事吧。那年在东北,我们有业务关心的一个公司,因为征地,就牵涉到一片坟地。公告发出去,就有很多人去迁坟。当然,也有很多不去的。那些没迁的坟,到最后就被公司里一个老头,把骨头聚拢成一堆,一把火烧了,也相当于火葬。
  后来听有人说,人死不火葬,可能死人要占活人的地方。现在想想,死人想占活人的地方,大概很难吧。毕竟,修行成功,能成鬼成仙成妖的,很少。
  临时来说,我没见过。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31 13:28:37
  其实,人,大抵就这么回事吧。有年在东北,我们有业务关系的一个公司,因为征地,就牵涉到一片坟地。公告发出去,就有很多人去迁坟。自然,也有很多不去的。那些没迁的坟,到最后就被那公司里一个老头,把骨头聚拢成一堆,一把火烧了,也相当于火葬。
  后来听有人说,人死不火葬,可能死人要占活人的地方。现在想想,死人想占活人的地方,大概很难吧。毕竟,修行成功,能成鬼成仙成妖的,很少。
  临时来说,我没见过。
楼主beiyannanfei2014 时间:2021-03-31 13:30:02
  发急了,总有错别字。又不会改,只好重发一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