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松之魂

楼主:贾载明m 时间:2021-09-27 11:47:02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独松之魂



  沉郁的阴云和微风细雨,逼退了今年夏季延续的热浪。秋天真是到了,天气凉爽多了。人却难得适应这气候,闲散在大街上,心儿肝儿都不是味,生出缕缕丝丝的愁,缠绕成结,郁于胸襟。

  到明月湖去吧,那融融的湖水能消去心头的忧郁?

  今年明月湖的水格外充盈。这天是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天仍然沉郁着阴云,只是没有微风和细雨。莹莹的湖水被阴云衬托得深深的绿,山被阴云衬托得深深的青。沉静、凝滞得近乎忧郁,象我此刻的心境。

  没有微风,湖面没有鳞样的波,只有扁舟尾后的水,披了一肩秀发。宁静的水面上和静穆的山上漂浮着透明的如蝉翼般薄的雾,似浮非浮,似动非动;似挨着水,又似没有挨着水,似挨着山又似没有挨着山。通过这透明的如蝉翼般薄的雾可以看到远山。远山没有雾,历历可及。这雾,只有此湖独有。是因为湖水太绿,生出“气”来,袅袅于水面之上是了。原来这明月湖就是一杯上等好茶,青雾悠悠,品之可醒神清郁。

  扁舟过独松山了。思绪的味觉品着山和水的味儿,咂咂着这独松山下被水淹没了的却被人们传说着的故事。

  古老的时候,独松山生有奇石。石工白天将石头破开,夜里,被破开的石头又合拢了。后来,人们宰了一只红鸡公,一只白鸭子,祭了这山石神。但人们再不取这里的石头了。这以后,这山就渐渐地长出了满山的斑竹。斑竹又是一奇,竹身、竹枝、竹叶都是殷红,不仅开花,还会结果,亦皆是殷红。于是,风水先生说,这里非等闲之地,不出天子,必出王侯。离独松山不到一里之遥的地方,有旺族陈姓居住,远远近近,暗传族主有异志。陈氏夫人又逢身孕,腆着肚到院落边晾红色床单。他人远望,犹空中有红旗飞舞。于是,远远近近又盛传陈夫人怀了“龙胎”。消息传到官府。官府将奇石、奇竹、奇人联系起来。岂能让龙胎出世。火速派遣兵丁,前去斩草除根——只要人头,不要活口!呜乎,独松山侧溅鲜血,陈族主和陈夫人惨死于刀光之下。陈夫人被剖腹倒地,那腹里的婴儿却突地窜将而去,直到松山斑竹林奇石处而亡。霎时,满山斑竹呼啸炸裂,每个竹节跃然出一匹红色玲珑小马,坠落、隐入土中。婴儿被埋葬在独松山下,那坟叫天子坟。如果不被水淹,还能看到那坟呢!

  “苍山如海,残阳如雪”。随着历史的前行,先人们已将这惨烈的故事渐渐淡忘了。独松山是有生命的,独松山是不会死亡的。独松山上不仅长满了青草、灌木,还长出了一棵青松。这山上,只有这么一棵青松。这棵青松不知在哪里获得的力量,奇特、雄劲而挺拔地生长,直入苍穹。数百年过去了,独松虽然经历了许多风霜雨雪,但仍然极其繁茂苍翠,其身之壮阔,数人合围。这就是独松山的来历。

  这棵独松生存到公元二十世纪中叶,人们看中了独松下的沟壑是一个为许多生灵蓄水造福的好地方,于是在这里筑起堤坝,拦水成湖,这就是今天的明月湖,就是曾经养育了许多生命、灌溉了许多良田,现在又成为人们观赏游乐的明月湖。自然,这棵独松为了给人们造福献身了,但它的精魂就在这湖水中。那碧绿的色彩,那凝重的思绪,那斑斓的波纹,不就是独松的精魂焕发的辉光吗?

  令人神怡的是,独松山生出了无数的小松。小松已长成一片,遮住了沧桑的伤痕,并紧紧地依偎着湖水。

  人间的美好一切事物同质同气。美好的事物会心心相印,隐隐相传。独松山上的小松的血管里也绝对流淌着独松的血液,独松的精魂也寄寓在那无数小松的灵魂之中了。

  想到这里,我的忧郁已被湖水融化,我的心灵已如湖水一样明澈和静宁。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