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情有独钟之情网》当代言情小说25万字 已完稿 寻出版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08:45:52 点击:49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冤家路窄
  第二章 新仇旧恨
  第三章 剑拔弩张(一)
  第四章 剑拔弩张(二)
  第五章 一眼倾情
  第六章 初露心意
  第七章 丁香月夜
  第八章 情定西山
  第九章 芳心愈浓
  第十章 年少相爱
  第十一章 求婚(一)
  第十二章 求婚(二)
  第十三章 抛弃
  第十四章 断肠人,在天涯
  第十五章 乡村雪夜
  第十六章 永宁忘情(一)
  第十七章 永宁忘情(二)
  前十七章目录如上。后六十三章目录请关注帖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09:17:05
  第一章 冤家路窄
  在遥远的北方,有一座小城,——叫宁海。小城里,街头巷尾的人来来往往,车辆,穿流不息。一切透着宁静、和谐。
  上个世纪末年。
  公历九月六日,周三。
  下午,将近一点钟。王芳正待在家里午休,她刚刚还懒在床上,此时已经起床。她整理好了着装,正站在屋子的房门口,提着鞋,准备出门!
  一会儿,她从家里走出门,赶往她的工作单位——胜辉米业公司。
  王芳走在,她居住的小区院子里。经过曲折、蜿蜒,草地间的水泥小路,穿过对开着,两扇漆绿色的铁艺大门,她走出小区,走到车辆穿行、宽阔的马路上。
  又过了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走到胜辉米业公司大门前,青灰色、双行车道的水泥马路上。正赶着来上班的公司职员,正络绎的从马路上,走进公司的大门里。正值晌午,湛蓝晴空中高悬在头顶的烈日,焦烤着空气,炙得人心里焦躁;地上,人流和车流杂在一起,混动、喧嚣着!
  王芳走进胜辉米厂公司的大门;又穿过一段,地上铺着黄沙,公司大院中宽广的场地。她的脚踏在一条,清凌、幽蓝,青砖的甬道上!
  甬道约有三、四米宽,四、五十米长;甬道两侧是两圃,种植着绒绒青草的绿化带;绿化带里,一字排开着,两排半人多高的榆树矮球;紧贴着榆树矮球的外侧,两排参天的高大柳树,列然耸立着。这些柳树的树龄很长,它们的树干很粗,粗壮得,需要一个成年人,才能环抱得住;它们的树冠很高,发力地向上拔起,似乎锃锃作着响,想要伸入进天空里。
  透过两排柳树与柳树间的间隙,甬道的东侧,是一个青色水泥地面的篮球场。篮球场上,柳树荫里的球架下,几个大男生,正在挥汗,打着篮球。他们穿着不同颜色的篮球背心,和宽松的篮球短裤,都聚精会神,沉浸在娱乐里!
  烈日当空,天与地之间,都晃着明晃晃,太阳刺眼的灼光!甬道两侧,郁郁柳树浓茂的树冠,正在微风中,发着飒飒的声响。在赶往办公楼上班的,职员们人流中,王芳贴着甬道的东侧,在路边走着——
  突然!“哐——!”一声蒙头巨响!
  王芳被砸了一个趔趄!她踉跄了两步,向左欲摔倒——,又站了住!
  只觉整个头部剧痛!逼得她,——眼泪夺在眼眶里!
  过了几秒钟,脑中一片空白的王芳,才恢复些镇定!她感到盛夏的暑天儿,自己的肺里,呼出几口凉气——!
  ——右额角在发烧!她四下、认真环视着,想要找到那个,差点儿,就要了她性命的元凶——
  突然,她吃惊发现,重击在自己额头上,那个天外的不速来客,竟然是一只篮球!
  这只凶神恶煞的篮球,在撞击自己之后,便跌落在,旁边榆树矮球下,绿化带的草丛里!
  王芳盯视着,这只凶恶的篮球!——它正安静的躺在草窠里,被青色、细软的毛草叶掩映着;它的颜色酱红,纹路漆黑。此时,王芳的心中,蹿跳起一个愤怒、通红的火球!火球正在发着,滋滋烈烧的响声;蹿着腾腾、蓝色的火焰!
  这时,“嗨——!”一个男声,从不远处大喊!王芳侧头看去,见甬道东侧的篮球场上,柳树荫的球架子底下,一个身姿翩翩的大男孩,正悠悠的跑来!
  他像一只什么红色的大蝴蝶,或是什么羽毛艳丽的大雁鸟,他跑到草丛里,弯腰,从毛软、青绿的细草中,捡起那只酱红的篮球。他又一边看着,正站在路旁,刚刚被他的篮球,砸到了头的王芳!
  “不好意啊!你没啥事儿吧?”男生翘着嘴角,用一双善解人意的眼睛,看着王芳,微笑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09:17:16
  此时,王芳正头痛的委屈!她强忍住,正迷蒙着她的双眼,没从她的眼里流出的泪花。她用湿着的眼睛,打量着,她面前站着的,这个身形潇洒的大男生——!
  ‘自己无端承受到,他带给的剧痛,却并不能将他怎样——!’王芳心想,她狠狠白了男生一眼!“你眼睛长头顶了?”她冲他喊!说完,王芳自认倒霉,转身朝办公楼方向,走去!
  “你说什么?你给我站住!”突然!没走出几步的王芳,听见在她身后,刚刚那个大男孩,朝她暴躁喊!
  听见那个大男生,竟然恐吓自己——!依旧从额角上,传来阵阵疼痛的王芳,心中怒极!她克制着自己,想要暴发的脾气,努力,保持着平静——!
  “怎样——?”王芳一边转过头,一边看向,已经追上来,正站在她身后的大男生,问道!她打量着,眼前这位,看似——,还有些稚嫩的男职员!
  是个中等身材、姿貌有几分英俊的男青年!他正狭长着一双伶俐的眼睛,胸中忿忿,怒目瞪视着王芳!他上身穿着一件,黑红晕彩、松塔塔的篮球背心;下身穿着,篮球短裤。一身简单、朴实的穿着,未能掩得住,他倜傥气质中,蕴含的几分风流韵味——!
  “妈的!你刚才说什么?你给我道歉——!”男生盛怒,朝她破口大说!“王八蛋——!”他一边,忿忿继续骂着!他粗俗的态度,与他的气质,——极其不相称;他神色里,显出几分暴躁!甬道上,正在走向办公楼,络绎的职员们,都纷纷驻足,观望着他们两人!王芳有些,心中发了窘——!
  “是你撞了我!凭什么要我给你道歉!没脸皮——!”王芳不甘示弱,向男青年骂到!‘帅哥有什么了不起?自大狂!’王芳心说!她暴怒着一双,圆瞪的眼睛,怒瞪着他!
  见王芳不但不给自己道歉,竟然敢跟自己对骂,男生怒气爆发!他怒瞪着王芳,王芳也怒瞪着他!“谁没脸没皮,你才没脸没皮——!”男生骂!“你不长眼睛吗?”男生问道!“这么宽的马路!你非往球架子底下钻!”他继续朝王芳喊!“球飞过来!你都不知道躲开吗?你看不见吗?你是瞎的吗?”他又朝王芳大骂说!“妈的!”他继续说!
  “你干嘛不到别处去打篮球?为什么非要拱到马路边上打篮球?”王芳质问他喊!两个人好像,都想要扑上去撕咬谁!
  “你马上给我道歉!”男生继续朝王芳喊!
  王芳看着他,不肯做声!然后转身,朝办公楼方向继续走,——想要离开!
  “你他妈给我站住!”仍旧,站在王芳身后的篮球男生,看到王芳突然有心走开!他怒气正盛,站在王芳身后大喊!
  王芳并不理睬他,依旧自顾自的,继续朝前走着。出乎王芳的意料,这个嚣张的男生,竟然从后面追了上来!
  他拦住王芳的去路,站到王芳面前!“你今天要是不给我道歉!你哪儿都不许去!”他幼稚的,威胁王芳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09:17:35
  王芳感到她的胸口被堵住,——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瞬间炸裂!但是,她却无计可施!‘自己身单力薄,和他动手打架,是决计不可能的!更何况,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难堪的去和一个小孩子撕打,——太失颜面!’她心里想着,又看着周围,已经将他和男生两人,包围起来,正在观望着他们二人的同事!她心里,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神经病吧!”她朝男青年丢了句!绕过他,继续朝办公楼方向走!
  王芳感到,自己愤怒的将要躁晕!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身高体健的粗野狂徒,她难道还真要,同他动手打一架?‘不能!绝技不能!’她想!‘她只能认怂,只能悻悻离开!’她一边走,一边继续尴尬、懊恼想着!
  “妈的!”后面的男生,看到王芳,终于因为畏惧自己,而故意躲避自己!站在王芳身后不远的他,仍就不解心头之恨!他继续朝前面、不远处的王芳,大骂了句,才肯作罢!似乎非要占到上峰,他才会满意!
  王芳,时年二十五周岁,是宁海市胜辉米业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一年前,她从五年本硕连读的大学里毕业。大学里,她学的是历史系,因为历史是冷门,想要到社会上找到工作,并不容易。家里为她托了关系,她才得到了这个,来到胜辉米厂参加实习工作的机会。目前,她已经转了正,并且担任着,销售部第二业务组,业务组长的职务。
  在宁海市胜辉米业公司里,王芳负责着,宁海市郊区所有大小超市和粮店的业务推广和配送工作。
  宁海市胜辉企业集团——是宁海市的龙头企业。下属有胜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胜辉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和胜辉米业有限公司,一共三个分公司。胜辉米业公司坐落在,宁海小城西侧一隅;胜辉酒业和胜辉药业,位于公司总部,坐落在宁海市北侧一隅。
  下午,不到两点钟。
  刚刚在业务二组组员办公室里,交待过工作的王芳,回到业务组长的办公室。
  “回来了!”,刚进门的王芳,一边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办公室里,对面办公桌,业务一组的组长薛艳艳,和她打招呼说!
  “嗯!”王芳嗯了一声!她一边,将她手中的一本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她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
  “上个月的货款,购货商都给你结清了吗?”一向热情、话多的薛艳艳,问王芳说!
  “嗯,差不多了!”王芳回答说!“你们组呢?”她回问薛艳艳说!
  “哪儿能全结清!月月不都得有几家拖泥带水?”薛艳艳回答说!
  王芳笑了笑,低头看着文件!暂时脱离开,和下属们交流工作的压力,一个人安静得坐下来。面对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王芳的心,却怎样也无法平静。她的满脑子里,总是不停闪现出,中午和那个令人愤慨的大男生,勃然对骂时的情景!每每想到当时那幕,想到那个男生的嚣张气焰!王芳恼怒得心脏直颤着!
  这时,走廊里,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儿!
  王芳扭过头,循声望向,办公室门前的走廊!
  “哐哐哐——!”,“哐哐哐——!”正站在门外,人事部经理庄经理,敲了敲正敞开着的,王芳和薛艳艳办公室的门——
  这时!王芳才突然想起——,前天,人事部通知她,今天下午,将要为她们组上带来,一个被安排给她们业务二组,刚刚大学毕业、新入职的实习生!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0:28:23
  每年,胜辉米厂都会有一些,刚刚大学毕业,或者大学还没毕业的实习生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前来公司入职。他们或者是想要,为将来在胜辉企业集团工作打基础;或者是,用以增加以后,步入其他工作的履历。对此,大家都习以为意!
  “请进!”王芳看着门外,庄经理脸上、眼睛里,另人亲切的微笑,大声说!
  庄经理从办公室门外,走进来。他身后,跟着一名男员工。王芳冲庄经理笑了笑,她又看向,庄经理身后,他带来的这名实习生——
  瞬间,王芳惊愕住——!
  她瞪大了眼睛!这个实习生,竟然是——,她不可思议、满面狐疑,吃惊望着他!转而,她的眼睛里,透出憎恨!然后,她又努力镇定着自己,克制着自己因为怒气,而心中波涛翻滚、澎湃的情绪,——她恢复了一脸的平静!她面色冷凝,望着,——这个,中午用篮球,砸到她的大男生!
  此时,男生也看见了王芳,——两个人四目相对!男生看向王芳的目光,——愣了一下!然后,他又一脸若无其事!他将目光移到别处——,转侧着头,看向四周,随意张望着!
  他穿的仍然是,中午,他和王芳两人,勃然对骂时,穿着的那件,黑红色晕彩的篮球背心和短裤。他的皮肤铜黄,肩膀和胳膊,都裸露在,松塔塔的背心外;他下身穿着,肥大的短裤,遮及不到他的膝盖,——光着膝盖和小腿;小腿上隆起着,一块块,坚固、紧实的肌肉;他的双脚,没有穿袜子,踏在一双红黑条纹的运动鞋里。他站在,庄经理的身后,沉默不语;一副悠然、随性的样子。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0:28:48
  这时,庄经理开口对王芳说:“王组长!我给你带来一位新同事!他刚刚大学毕业,才应聘过来!以后你可要多教教他!”
  “还不快给,咱们的两位组长,做一下自我介绍——!”庄经理又继续,客气的命令男生说!
  薛艳艳微笑,看着男生;王芳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叫周宇航!宇航员的宇航!今年二十二周岁。”男生立在,王芳和薛艳艳的办公桌旁,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他说!王芳抬起头,看向他。“我之前在外地念书,刚大学毕业,才回来,来这儿实习!”男生继续说!“还请两位组长,以后多多关照!”男生又说道!
  一直冷着脸,看着他的王芳。见周宇航说完话,她从,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站起身。她努力弯起嘴角,勉强在脸上挤出些,生硬的微笑,“欢迎你!”她怕了拍,周宇航的肩膀,对他说!
  庄经理将周宇航交付给王芳后,离开了销售组长办公室。王芳把周宇航,带到业务二组的组员办公室。
  业务二组的组员办公室里。“张博!李志涛!你们把窗前那套桌椅,搬到门口来!”王芳看着,正坐在办公室里,门对面的张博,和坐在他前面座位的钟磊,命令说道!她一边用手,指着位于办公室东侧第一排,靠窗位置。——那里,她昨天特意安排,新添置了一套办公桌椅!张博和钟磊,都顺着王芳的眼光,看向王芳手指的方向,“对,就是那套!——钟磊前面那套桌椅!”王芳又补充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0:29:03
  张博和钟磊从办公桌前站起身,他们听从王芳的命令,将东侧第一排,靠窗那套,昨天新添置的桌椅,搬到,办公室门口旁,靠东侧的门边。
  王芳一边用她的手指,敲着,刚摆到门旁,办公桌的桌面,“周航!你以后,就在这个位置上坐!”王芳一边对周宇航,命令说!
  本来,当王芳得知,即将有一位新同事,入职到她的组上时。她最初是想要,将新入职来的同事,安排在东侧第一排,靠窗的位置。——但今天,看来人是周宇航!王芳临时改变了主意。她命令张博和钟磊,将原本为周宇航准备的桌椅,搬到了门口,特意给周宇航难堪!更借此,王芳想让全组的同事们,都看到,她在给周宇航脸色瞧!
  王芳吩咐完周宇航,周宇航立即了解,王芳将他的座位,调换位置的阴险用意!他没有说话,只是朝王芳笑了笑。他不加迟疑的,接受了王芳的安排!
  “周宇航——!”王芳说!“以后你,——就给大家看门吧!”王芳继续说!“这个位置——,可是咱们办公室里,独一无二的宝座——!”看到周宇航,顺从的接受自己的安排,坐到门旁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王芳得意笑着,对周宇航说!
  “你娘了个巴子的!”周宇航在心里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1:50:29
  第二章 新仇旧恨
  接下来的几天,王芳故意不去理会周宇航。在王芳眼里,周宇航好像不是她的下属,他只是个过客!碰到必须,要与业务组长沟通的事情,组里别的同事,都会被王芳主动叫来沟通!只有周宇航,王芳并不主动和他交流。于是,周宇航不得不,总是自己主动上门,去请教王芳一些,有关于工作方面的信息和安排。王芳对他,总是冷冰冰的回应,不肯多说半句!
  碰到,诸如购货客户的配送要求、公司条文,以及其他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周宇航不得不去,求助于其他的同事。因为在王芳那儿,他很难得到完整信息!
  三周后。
  转眼,周宇航入职到王芳的业务二组,已经有三周的时间。在九月份销售部的月度业绩考核中,他的销售额、客户满意度等考核指标,成绩还不错。他已经完全适应了,在胜辉米厂里,新的工作环境;平日里,他有些幽默、风趣,和同事们相处得很是投机;他的座位,也已经被他重新挪到了窗前。在新的环境里如鱼得水,让周宇航的心情,格外的好!这两天,他打算,借机,与王芳冰释前嫌!
  九月二十七日,周三。
  中午,一点多。特地提早来到公司的周宇航,走在走廊里。他有意,从业务组长办公室的门前,走过。
  他留意到,不太大的组长办公室里,只有王芳一个人。她正坐在椅子上,她对面的办公桌,业务一组的组长薛艳艳,还没有来!
  “哐哐哐——!”
  周宇航敲了敲,敞开着的,办公室的门!
  王芳正坐在,办公室里门口对面,窗子旁边她的办公桌前。她面前,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打开的白卡笔记本。她正伏在办公桌上,对着电脑,在笔记本上,写划着什么!她身旁的窗子,大敞开着。从室外吹进来的风,正捎着她披散的长头发。她的上身,穿了件草绿色的短袖毛衣;下身是件,灰色的长西裤。她可能是有些冷,腿上,又盖了件,浅咖色的针织外套!
  循着敲门声,正低着头的王芳,侧头,望向门口——
  见来人,是周宇航!她又转过头去,像是什么也没看见。她继续,一边看她桌上,台式机的电脑屏幕,一边记录着她的笔记!
  “干嘛呢?”周宇航殷勤的,和王芳打招呼说!
  “眼神不好,还是明知故问?”王芳冰冷的怂他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1:50:41
  周宇航呵呵笑了声,装作不以为意!“我今天——”他说——,他一边将薛艳艳办公座位的椅子,拎到王芳的桌沿边,坐下。“——我今天来,是特地来向你道歉!上次的事儿,你别见怪啊!”穿着一身浅蓝色牛仔衬衫和深灰色西裤的周宇航,善意的对王芳关切说!
  “上次的事?”王芳冷淡的反问说!她一边低头,翻看着,她桌上白卡笔记本的纸页!
  “上次在篮球场旁边,树底下,和你吵架的事儿!”周宇航回答她说,“我那天碰巧碰到些不顺心的事儿,心情不大好!刚好又把你给撞了!一时没能控制住脾气!”周宇航继续,客气的对王芳解释说!
  正低着头的王芳,不做声,没有理睬周宇航的回答。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一定不会将小事儿放在心上!对吧?”见王芳不回答,周宇航又自我贬损的,向王芳求和说!
  王芳沉默,看着,她电脑屏幕上的业务文件,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不做声!
  “我真诚的,给你赔礼!向你赔礼道歉——!”周宇航又继续说!而他心里,正在因为自己的话,感到肉麻!
  王芳依旧,看着电脑屏幕,全然,当他是空气。
  看着,王芳凌人的盛气。她又低下头,僵着脸;垂着眼皮,看着办公桌上,她那本,记录满蝇头黑色小字,白卡笔记本的纸页。面对自己傻气、近乎乞求般,费力的解释,她竟然是用这样一种——羞辱自己的态度来对自己!周宇航心中,不由得,尴尬、懊丧!“王组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握手言和好吗?”周宇航又说!他的语调里,已经,有些难堪的味道!
  听着周宇航,低三下四、正在软语的,向自己求和。正在低着头,看着白卡笔记本的王芳,心里得意着。她并不回答他,还是一语不发,任由他,在一旁像哈巴狗一样,焦急的摇尾乞怜!
  办公室里的空气,有些寂静——。两个人,都默不作声——
  见王芳仍然,只是看着她的笔记本和电脑,并不屑理会自己。“咳——!咳——!”,“咳——!咳——!”周宇航尴尬的,虚咳了两声!
  从周宇航的言语和态度中,王芳明白,周宇航这次主动前来示好,他是特地、诚心诚意的,想要为上次,两人在柳树荫底下,吵架的事情,向自己道歉!而且,周宇航素来桀骜。这次,他难能对自己低眉顺首,乞求原谅!如果这次拒绝他的道歉,她将会失去,她和周宇航之间,一次难得的和解机会。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1:50:54
  周宇航入职以来,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将近一个月里,通过对周宇航的观察,王芳发现,周宇航为人很是机敏、巧言能辩!而王芳,天性不爱多言、喜欢清静。她和周宇航两人,本性里,属于天生相异的两种人。在王芳心中,她甚至,对话多、好动的周宇航,很是厌烦,更不愿与他多说!所以,不管周宇航怎样的,向自己主动示好,或者道歉,王芳都想要视而不见。她想要继续保持着,和他疏远的距离;保持着,对他冰冷的姿态。
  一会儿!王芳终于抬起头来,她看着周宇航,“不必为之前的事情费心了!没有那个必要!咱们业务二组的工作任务,都是往郊区送大米。工作量小、业务简单。用的大都是实习生,转正以后大多要分到别的部门。你是学法律的,以后不会留在销售部的!你只不过是,在这里,参加半年的实习而已!只是半年的时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王芳教训周宇航说!“不开心就忍着!忍忍不就过去了?”她又小声嘲讽了句说!
  “啊——”周宇航顿时,被噎住!“——那好,全当我没说!总之,上次的事情,真的是我那天一时冲动,实在是有失言行!”周宇航又故作大度,软语,附和王芳说!“还请你不要记挂在心上——!”他继续说,在努力缓和着,此时屋子里的尴尬气氛!
  “出去!”并不因为他的大度,而领情的王芳,简洁回答说!
  “那我就不打扰了啊!你忙!”周宇航说!他一边,只好识趣的,从王芳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他脸上的表情温文平静,而他的心里,却憋着十足怒火!怒火在他的胸中烘烘燃烧——,似乎,要点燃他整个人!他从来没有,这样的被别人折辱着尊严!——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去反感一个人!
  “妈的!装什么大尾巴狼!——你妈的!臭三八!贱货!”周宇航在心里,咬牙骂王芳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1:51:03
  下午,四点钟。
  业务二组的组员办公室里。去各个乡镇上,大小超市、粮店,配送大米的七个年轻员工们,都已经送货回来,有半个小时的功夫儿了。现在,他们正坐在办公室里,他们各自的座位上。
  半个下午没见到面儿,七个同事乍聚在一块儿堆儿,都有些兴奋!他们正在小声儿酣聊着,一边整理着,他们待会马上要交给组长王芳,次日的《货品配送计划表》。
  此时,王芳正坐在组长办公室里。她在一边整理着,手中的一份销售数据文件;一边等待着下属们,向自己提交,明天库房为组员们出库时,需要用到的《货品配送计划表》工作文案。
  这时,库房主管又给王芳打了电话来!库房主管催促王芳,要求次日的《货品配送计划表》马上送到,说是库管员们正在,急等着备货呢!
  王芳的心里,起了急!
  她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去隔着销售经理吴经理和业务一组办公室,她自己业务二组的组员办公室。
  走廊里,还没有走进,业务二组组员办公室的门,王芳就听见从办公室里面,传出组员们,“乌央——!乌央——!”小声的聊天声——!
  “你们在干什么?”刚一进门,王芳看着众人,吃惊问道!她吃惊于,这群小孩子们,还没有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都还没有,将明天的配货计划表交给自己,竟然就有时间聊天?王芳一边,走进门里,她抱着胳膊,站在门旁,愠色,看着屋子里,一共在座的七位众组员们!
  办公室里的组员们,——马上安静下来!
  “从这周一开始,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多少遍?昨天下午我刚特意嘱咐过你们,”王芳着重“特意”两个字的语气,怒斥屋子里众组员们说!“——今天下午四点以前,必须把《货品配送计划表》都给我交上来!——你们看看现在几点?——都有没有点儿时间观念?”王芳继续怒斥说!说完,她怒视着大家,组员们都互相愣着,不敢言语!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1:51:14
  “我们才从外面回来!怎么也得休息一会,哪能这么快就做出来!”正坐在,周宇航身后座位,椅子上的老好人钟磊,心中有些替大家报不平,似乎想要秉持公平,他讷讷答了句!王芳冷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王芳从门口,走到张博办公桌旁。她一手,翻看着,办公桌上,张博的一个灰色文件夹里的文件纸页。
  “每天上班、一送货回来,你们就好像,几年没见着面儿,聚在一起聊闲,耍戏;下班不是一起打篮球,就是跑出去鬼混、聚餐!”王芳抬头,她停下手中,翻看着文件纸页的动作,继续厉声责骂组员们说!“你们还真把这儿当幼儿园了——?还真是把你们自己,都当成连体婴儿了——!”她继续大骂说!说完,她置气得将张博的浅灰色文件夹,重摔在桌上!怒气烘烘,转身走出,下属们办公室的门——
  “砰——!”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王芳重摔上!
  正坐在座位上,挨了训斥的七个组员们,脸上都显出一副不满的表情,他们都斜着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3:09:29
  第三章 剑拔弩张(一)
  九月二十九日,周五。
  这天恰巧赶上临到周末,胜辉米厂业务一组和业务二组,所有销售部两个组的所有组员们,准备利用当天晚上六点到九点这段时间,举办一场联谊晚会。晚会的地点儿,就设在,业务二组的组员办公室里。
  晚会上,两个业务组,要进行娱乐项目比赛。每个组推荐五名选手,出五个娱乐节目,或者是唱歌、或者是跳舞。最后要进行总体行评分,得胜的一方,参赛的五位选手,每个人可以得到奖励——一个高级保温水杯,留做纪念。
  晚上,六点钟。业务二组办公室,联谊晚会的会场里。桌子、椅子,都被热心的组员们重新排整。他们又从业务一组,和米厂的其他办公室里,另外搬来十多把椅子,将桌子、椅子排成一排。偌大的会场,屋子的中间,一长排桌椅南侧,被腾出空地来,当做晚会的舞台。连在一起的七张办公桌上,摆放着,十几瓶瓶装啤酒和罐装啤酒,碳酸饮料,苹果、橘子、香蕉各样水果,薯片和虾条,瓜子和花生等一些酒水零食;和作为得胜一方的奖品,——五套崭新、精致的银色金属保温水杯。
  不到晚会开始。两个业务组,一共十四名组员,纷纷按照各自所在组,都在自己一方的座位上,坐下来。王芳和业务一组的组长薛艳艳,也在各自组的座位上,坐了下。
  众目期待的晚会开始了。
  开场第一个节目,是来自业务一组的美女实习生高晓慧,带给大家的一支古装独舞。她穿着一件,浅领的双层粉色连身裙;袖子是宽蓬的荷叶袖;裙子的长摆,一直长垂到她的脚踝;裙子的质地不是特别的好,稍微有点拙气;她的舞姿不算精湛,但也是横跃、竖蹬,鼓动人心弦的摆弄姿态。她抬着手,摆出个手姿,穿着双层粉色纱裙的她,抬着胳膊在原地转着圈——。除了高晓慧,整个销售部的两个业务组都是男生。男生们都盯看着她,眼睛亮亮的,琢磨着脸色,有些笑意——!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3:09:42
  第二个和第三个节目,分别是,两个业务组各出了一个,男生独唱流行歌曲。
  到第四个节目,周宇航和李志涛,——这两个天生喜欢耍宝的活宝,他们两人担任着今晚晚会的节目主持人。其中周宇航,为大家带来,一支大提琴独奏曲——《天鹅》。
  大家看着,周宇航坐在观众席前面,舞台的场地上,动作优雅的拉着,他手中的大提琴;听着他的曲子。王芳觉得——没听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曲调有点儿温柔,还有点儿悲凄凄的,倒也说不上无聊!但见,坐在观众席位上的众人,都睁着大眼睛,好像出神听着,都美滋滋的,好似这曲子有什么滋味一样儿。王芳有点儿不理解大家,她起了身,离开座位,走出,会场办公室的门。
  正在演奏着大提琴的周宇航,看见王芳从座位上站起身,他看着她离席,走出会场——。周宇航演奏完大提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李志涛在场上,主持着节目。又等了一会儿,周宇航见王芳,还没有回来。
  周宇航拉着坐在他旁边的钟磊,从座位上,离席。他们走出会场的办公室,去找王芳。
  他们找到销售部业务组长办公室,又找到业务一组的组员办公室里,都没有看到王芳——
  十几分钟过去,他们在办公楼里,已经找了一大圈,——还是没看到王芳的影子!他们徘徊在走廊里,想要到院子里,去看看。
  终于,在办公楼一楼的大门口,宽阔的水泥台阶上,周宇航和钟磊看见王芳——!
  台阶上,她正抱着胳膊,站着。她正抬着头,仰望着,挂满着繁星,漆黑色的夜空。‘天上的星,在眨眼睛——!’她想着,出神望着,一边聆听着它们,痴痴看着它们,入着迷——!
  “你在这儿干什么?”突然看到王芳,周宇航冲她发疯喊!王芳被惊的一凛——!她转头,看向周宇航!“赶紧给我滚回去!”周宇航继续对王芳,发疯喊!
  王芳白了周宇航一眼!“狗挠耗子多管闲事!”她恨憎骂了句!一边,她又转回头去,看向,办公楼正对着的,南面夜幕中的天空。
  “唉?”正站在周宇航一旁的钟磊,抻了抻,穿着黑色夹克周宇航的衣角,他说!“她骂你呢?”他继续对周宇航告咕说!
  “滚——!”周宇航转头,冲钟磊骂到!他又转过头去,看向王芳。
  “干嘛骂我?王芳骂你,又不是我在骂你!”钟磊对周宇航不满的说!
  “滚——!”周宇航又冲钟磊骂道!钟磊溜溜着眼珠,看着前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不做声——。
  “你们走吧!我一个人待会,——不想回去!”王芳冷着脸色,抱着胳膊,对不远处的周宇航说!
  “少他妈废话!赶紧给我滚回去!”周宇航厉色,恐吓说!
  “哼!”王芳斜看了一眼周宇航,不屑的哼了一声!“我和你还真是冤家路窄——!”王芳横说道!“你少来管我的闲事!”王芳继续说!
  “什么叫管闲事?”周宇航怒问道!“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集体!你要是大道上走道的,——是个野的?”周宇航继续说!“——你他妈爱是谁是谁!我管你是谁——?”周宇航又对王芳怒骂到,“我们一个组,一个都不能少!少他妈废话,赶紧给我滚回去!麻利点儿——!”周宇航继续冲王芳骂!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3:09:54
  “我就不回去——!”王芳说!
  “宇航!她不回去!涛子自己在上面表演,——还在等着我们呢!”周宇航一旁的钟磊,劝周宇航说!
  “赶紧给我滚回去!再不回去,别怪我和磊子抱着你,把你抬回去——!”周宇航看了一眼钟磊,没有理他。他继续对王芳骂!
  “你敢?”王芳怒着脸色,对周宇航威胁说!
  “你——”周宇航气得——,欲言又止!“王八蛋——!”他继续骂道!“走!”他对一旁的钟磊说!两人转身,往回走——
  “宇航!她不回去,我们怎么办!”钟磊憨讷的问周宇航说!
  “滚!”周宇航骂道!夜色寂静,王芳也听得清,他们两人大敕的粗声言语。
  “我又不是王芳,你干嘛骂我!”两人一边走,钟磊问周宇航道!
  “你他妈——”周宇航被气得欲言又止,“——我还想踹你!”他继续对钟磊骂道!
  “我又不是王芳,你干嘛踹我?”钟磊又问!
  “你要是王芳,我他妈捶死你——!”周宇航骂道!
  听到这里——,王芳突然转过头来,“王八蛋——!”她冲周宇航的背影,恨骂道!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5:51:19
  第四章 剑拔弩张(二)
  十月四日,周三。
  夏天恍逝,转眼,天气转凉,已经到了初秋。窗外,阳光泛着明媚的金黄;空气里,透着怡人的清爽。办公室的屋子里,有些阴暗,窗外吹进来的凉风,习习,撩人皮肤。上午,不到九点钟。南向窗子旁,正站在钟磊办公桌一旁的王芳,正在为业务二组的组员们,发放着,当天上午大家马上要用到的《大米出库单》和《大米配送单》。
  一会儿,她将单据发放给周宇航。正坐在办公桌前的周宇航,抬着头,专心接过她手中单据。
  “周宇航!站起来!”王芳伸右手一边将单据交给周宇航,她一边,点名说道!周宇航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周宇航!你给大家解释解释,”王芳垂着眼皮,冷言说,“你负责的东郊镇兴客隆和庆达两个超市,九月的销售额比八月份,没有上升反倒下降了,是怎么回事?”王芳命令周宇航说!“你不是挺能的吗?”王芳继续说!“天天武武显显——,嘚嘚瑟瑟,不够你武支的了!”王芳一边低头,从她手中的一叠单据中,抽出坐在周宇航身后,钟磊的那份,一边接着贬损周宇航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5:51:40
  ‘销售额每个月都有变化!你以为割韭菜呢,——一边齐!”周宇航横喊道!“——九月份,瓜果、蔬菜全都下来了!难道,你让老百姓天天看着新鲜的瓜果蔬菜不眼馋,光捧着饭锅吃米饭!”周宇航继续怂王芳说!
  “哼!”王芳鄙视的哼了一句!“难道,七、八月份就没有瓜果蔬菜吗?说的好像平时老百姓,好像连棵青草都见不着似的!——倒不如说你是投机取巧、偷奸耍滑,把心思都用在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上了!”王芳讽刺周宇航说!“弄什么《该死的天鹅》——!”正在为已经和张博调换过座位,正坐在钟磊身后的李志涛,发放着表单的王芳,一边不屑回头看了一眼周宇航,一边说!
  “《天鹅》就《天鹅》!什么叫《该死的天鹅》?”周宇航不忿说!
  “不是《该死的天鹅》是《垂死的天鹅》!”王芳回答说!“拉的什么破调,弄的凄凄惨惨的——!”王芳又说!
  “妈的!你是不是想没事找茬?”周宇航回答王芳说!“你个土包,你懂不懂得欣赏艺术?”周宇航继续说!“我怎么投机取巧了?组里七个人,九月份的业绩,比八月份,每个人都下滑!难道这也怪我?”周宇航又问道!
  “哼!你是比比谁卖的少吗?”王芳说!
  “没有!”周宇航回答说!
  “好事儿,你怎么不比呢?”王芳又说!
  “哼!”周宇航不忿的哼声道!“看你是个娘们!我懒得搭理你——!”周宇航继续说道!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5:52:16
  “我也懒得搭理你!我搭理谁也不搭理你——!”王芳回答说!“现在没什么事儿不忙了,你马上去一号车间,去帮工人扛大米去!”王芳命令周宇航说!——周宇航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你没听见我说话吗?”正站在李志涛桌边,正在交待着李志涛工作的王芳,责问周宇航说!
  “我一个文弱书生,怎么会有力气扛大米?”周宇航回答王芳说!
  “你哪里文弱?”王芳质问周宇航说!“你哪里像文弱的样子?”王芳继续说!
  “我虽然长的不文弱!可是我的确文弱!”周宇航回答说!“文不文弱,又不能光看外表!”周宇航继续说!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办公室里其他的组员们,都在窃窃笑着!
  “要搬不能宇航一个人搬!”正坐在座位上的李志涛,起哄说!“我们七个人都得去!”李志涛继续说!
  “就是,要去我们七个都去!”钟磊跟着说!
  周宇航似笑非笑,他看着王芳,和她对峙!“就是,要去我们七个一块儿去!”一边看着怒色的王芳,周宇航说道!
  王芳怒着眼睛,看着周宇航,“好!那你们都去吧!”她回答说!
  “可是,——我们现在又都不想去了!”周宇航无赖的回答说!
  周宇航不再说话,他看着王芳,趾高气昂的挑衅她——!
  看到周宇航,竟然如此轻视自己的态度!“你出来!”王芳喊道!周宇航从座位上起身,两个人走去走廊——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5:52:29
  走廊里,两人面对着面——,对峙站着!空气里,似乎,——弥漫出火药味!
  “有屁快放!少他妈墨迹!”周宇航说!
  “嘴巴不净!还是你妈没教你?”王芳讥损周宇航说!
  “你他妈说什么?”周宇航威胁王芳说!“妈的!你他妈是找抽吧?”周宇航又说!
  “亏你长了副神仙似的躯壳?”王芳说!“臭嘴巴!”王芳又说!
  “你说什么神仙似的躯壳——?”周宇航不明所以,他问道!
  ——下一秒,他好像反应过来!“——你不就看我长的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吗?”周宇航说!
  “我想吐!”王芳说!
  “吐什么?”周宇航问!“好——!我全当你是夸我了!”周宇航继续说!“不过你不用觊觎我的美色,休想打我的歪注意!臭三八!你也配!”他接着骂王芳说!
  “无耻!谁觊觎你?臭嘴吧!”王芳骂周宇航说!
  “你说谁无耻?”周宇航一边说,他上前搡了王芳一把!这时,办公室里,剩下的六个组员生们,都跑出了办公室。他们堵站在,办公室门口周围,紧张的观望着王芳和周宇航两人!
  “你敢打人?王八蛋——!”王芳气愤一边说,她上前回搡周宇航一把!
  “臭三八!你才王八蛋!”周宇航一边骂,上前更用力搡了王芳一把!王芳怒上前,回搡——!
  这时,正站在门旁的组员们都冲上来,他们想要拉住周宇航,却被盛怒的周宇航挣开,他将王芳一把推倒,王芳侧身趴在了地上!“好了!宇航!”李志涛和钟磊一边,一起拉住周宇航的两只胳膊,李志涛对周宇航劝说!周宇航仍然用力,向前挣!“好了!好了!干嘛跟个娘们见识!”钟磊也跟着劝周宇航说!
楼主子青09 时间:2021-11-25 15:52:41
  “妈的!都别拉着我——!”周宇航一边想要挣开李志涛和钟磊,他一边喊!“——我今天非要教训这个臭娘们!”他继续骂王芳道!“非要给她点儿教训尝尝,——要不然还以为老子是好惹的!”接着,他又横喊着!
  同事们终于拉开周宇航!他们安抚着,从地上站起身的王芳。
  一会儿,王芳和实习生们走进办公室,继续着,他们还没有做完的工作。
  王芳给坐在最西侧一排的张博,交待着工作。她一边哽咽着声音,一边不停用手背,怨拭着,她脸上的眼泪——!
  “唉?唉?你看,——她好像哭了!”钟磊摇晃着,正坐他前面座位,周宇航的肩膀,咕告周宇航说!“她哭了!”钟磊继续说!周宇航坐在椅子上,他正看着一本销售书籍,不做声。“都哭了——!”钟磊又回过头来,对坐在他后面座位的李志涛,议论说!
  王芳一边继续拭着眼泪,一边冤屈的抽泣着鼻涕。
  “唉——?”李志涛说!他一边将他的椅子,挪到钟磊的办公座位,和钟磊凑在一块儿!“哭的好像还挺惨——!”他煞是认真的继续对,正背对着他和钟磊的周宇航说!周宇航仍旧不做声。
  “不是挺歪的吗?怎么还哭了?”李志涛对钟磊议论说!“可不是嘛!平时看着也不这样儿啊!”钟磊回答说!
  “啧——!”正背对着钟磊和李志涛,坐在椅子上的周宇航,听着他们两人的议论,有些烦郁!他咂了下嘴,“真矫情!一把鼻涕一把猫尿——!”周宇航一边贬损说!他一边烦郁的将他手中的书,放在桌上,趴在桌上,看着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