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谁的乳房在歌唱(连载中)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4-27 09:11:00 点击:66678 回复:146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5 下页  到页 
谁的乳房在歌唱
  文:第六根手指
  
   第一章
  
1、
  大黑说我是个没有羞耻感的女人。那个时候我正在洗澡,门没锁,大黑站在雾气里冷冷地打量着我。后来他说他说错了,他说我根本不能算是女人,因为我没有屁股没有胸。
  我冷眼看着他,极力让自己显得冷漠,虽然我隐约知道这不是一句什么好话。对门那个叫莉莉的漂亮女人被比她丑的老公揪着头发赶出家门的时候,我也听到了类似的话。他老公骂她是贱货,还说她不知羞耻。莉莉被推出家门的时候,眼睛和脸都又红又肿,她哭了,暗青色的眼影像蛇一般诡异地顺着她高高突起的颧骨往下爬。
  我没有哭。我不是莉莉,她是那个丑男人养的。我不是,我不是大黑养的。大黑是我哥,不过我从不叫他哥。为了这事情,妈妈甚至把我吊起来打,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只愿意叫他大黑,因为他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而我的妈妈也不是她的妈妈。
  大黑不喜欢我。他喜欢小妖,那个大屁股大胸部、小鼻子小眼睛、头发像没煮开的面条一样的女人。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的屁股和我的胸部都像被压路机轧过的一般扁平,而我的眼睛却像胀满汁水的葡萄一样大而水灵。
  至于大黑说我不是女人,我是有点不舒服的。我脱光衣服,侧着身站在镜子面前,仔细地转过头看着镜子里那具陌生得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索的身体。那棉花糖一样洁白柔软的身体上有两点细微的突起。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黑说错了。
  我是个女人,一个十六岁的女人。
  
  2、
  我的妈妈是个漂亮的女人,漂亮得几乎不像个十六岁孩子的母亲。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妈妈去参加了。我哥们小Y趴在教室外瞪大眼睛看着我妈的胸对我说,你姐真漂亮,那胸该有D罩吧。说完又转头瞄了瞄我的胸前说,你跟你姐是一个妈生的吗?怎么差那么多?
  我扫了一眼妈妈那丰满的胸部,气急败坏地把小Y推得老远。
  去你妈的,你的狗眼看哪里去了,那人是我妈。
  
  小Y没有妈妈,他只有一个爸爸和两个哥哥。小Y经常在外面吃饭,他说没妈的孩子就这样。小Y说这话的时候眉开眼笑的,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我忽然想到了大黑。在我妈妈还没嫁给他爸爸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像小Y这样天天在外面吃饭。大黑从来没有在我面前笑过,我不知道他笑起来眼角会不会有皱纹,就像小Y这样。
  
  小Y喜欢去我家,他喜欢见到我妈妈,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妈胸大,看着很好看很有安全感。我问他什么是安全感,他说安全感就是让男人看了很想跟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我不懂。我不懂安全感和乳房有什么关系。但我也不愿意问小Y,因为我觉得沮丧觉得很没意思,我看着自己扁平的前胸,我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会想和我在一起。
  
  小Y在我房里吃着我妈妈端来的水果,嘴巴一鼓一鼓的,像一只正在吸氧的金鱼。我四肢张开把自己抛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小Y的脸忽然在我面前放大。
  他问我想不想知道女人的乳房是怎么大起来的。我点了点头,脸有些发烫。小Y慢慢地压低身体,趴在我的身边。
  被男人摸,和男人多搞几次,那里就会大。
  说完这话,小Y像弹性绝佳的弹簧一般从我那发麻发痒的耳朵旁边弹回原位,若无其事大口大口地啃着那颗牙齿印已被氧化的苹果。
  心忽然不听使唤地狂奔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夹着小Y口臭的苹果味道。
  
  3
  小Y告诉我乳房的秘密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想起了小妖,她的乳房那么大,是因为大黑的缘故吧。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有点恶心,恶心得胃里直泛酸。我的身体空空的,很难受。我赤脚下楼去找东西吃。路过妈妈和那个男人的房间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像从骨头缝里榨出来的一般痛苦压抑,听得我心里直颤抖。我蹑手蹑脚地趴在门板上,这声音是妈妈的声音,我有些害怕。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妈妈,但我还是担心她被那个男人欺负。
  我屏住呼吸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趴在房门上,房门很冰凉,猫眼里面一片晕眩,什么也看不见。房间里那奇怪的声音时断时续,心里的恐惧像魔鬼的利爪扼住了我的咽喉,我快不能呼吸了。这种不可知的情形让我的想像力空前地丰富,我的脑海里一片鲜红,那是妈妈的血。她被那个男人杀了。可奇怪的是,除了恐惧之外,我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的伤心,仿佛死在我脑子里的不是我的妈妈,而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女人。
  我的手下意识地握着的门的把手,向左转,门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黑色和白色在门缝里扎眼地晃着。黑的是女人的头发,白的是女人的乳房,那个女人眉眼模糊,不过从声音上来判断,她应该是我的妈妈——那个小Y很喜欢的女人。
  门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手,它包裹着我的手,轻轻向右转。这双手很厚实,这是一双男人的手,这个男人是大黑。他捂住我的嘴巴,把我拖到浴室里。他问我在看什么,我说什么都没看到。他说我说谎。我没有说话,大黑嘴里吐出的这个字眼让我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
  大黑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卡住了我的喉咙,他问我难受吗。我摇了摇头,我还在说谎。大黑的指甲陷入了我的皮肤。
  告诉我,他们谁在上面?你妈还是我爸?大黑的手继续缩紧。
  门缝里的画面像恐怖片里的不断切换的镜头在我眼睛的焦距之外荡着秋千,一个奇怪的声音从胃部的恶心感中挣脱而出,它说,你杀了我吧。
  大黑并没有如我所求的那般用他铁钳般的大手杀了我。他把几近虚脱的我拧到沙发上,像拧着一块破败不堪的抹布。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易拉罐啤酒,看也不看我一眼就上楼了。五分钟后,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夜的浮躁,我想那一定是扭曲的铝制易拉罐跳楼自杀了。
  
  4、
  小Y再次提起想来我家玩的时候,我拒绝了。我无法把那个在小Y面前散发着母性光辉的漂亮妈妈和门缝里那对自由放荡的乳房联系起来。我的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我想将那对硕大丰满的圆球赶出自己的脑袋,可无奈它们却像顽固的肿瘤一般扎根我的脑海。
  
  我第一次知道肿瘤这东西,是因为张老师。张老师是教我们语文的,她身材高挑,夏天的时候喜欢穿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拿着课本在两排课桌之间的通道上边走边讲解,惹得班级里荷尔蒙过剩的那些毛头小子不是圆珠笔掉了,就是尺子掉了。小Y说张老师的腿部线条很美,身材比例也很好,只可惜波是假的。我问小Y怎么知道的,小Y说听他小叔说的。张老师的乳房里长了个瘤,割掉了。我问小Y他小叔怎么知道的。小Y轻描淡写地说小叔是张老师的前男友。我问小J他们分手了,小J点点头,接着又补了一句,谁也不想娶个没乳房的女人啊。
  
  5、
  我痛恨女娲。她随手一捏,女人便有了耸起的乳房。这似乎已成了规则,可这世界上总有些女人游离于规则之外,例如张老师,又例如我。
  我注意到班级里女孩子的校服衬衫里陆陆续续地多了两根若隐若现的带子,就连最不起眼的小A也在六月一日这个早已被我们遗忘的节日里多了两条带子,只有我的校服里穿着的还是纯棉的贴身背心。每天在学校里走着,我都觉得后背发麻,好像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可每次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半个多月,我觉得我都快得病了。乳房这东西,既不是用来吃饭的,也不是用来思考的,可我却越发感觉到它对于一个女人的意义。
  大黑说我不是女人,这或许是一句真话。
  那天我跷课了。我趁妈妈还没下班溜到妈妈的房间里,做贼般地打开衣柜的门,脸红心跳地扯出一件乳白色的胸罩,像个战败的小兵一般落荒而逃。
  34D的胸罩松松垮垮地挂在我那扁平的乳房上,像战败的白旗,看起来十分的滑稽可笑。我气急败坏地扯下这充满讽刺感的胸罩,无力地把自己抛在床上,羸弱的乳房在微冷的空调房里瑟瑟发抖。
  我最终还是去买了胸罩,虽然从我的身体来说,它还压根谈不上被需要。
  走进内衣专卖店的时候,我像一个闯进圣殿的土老冒一样,浑身不自然,也不敢多问,生怕闹出什么笑话。我不敢问售货员我该买什么号码,她问我要不要帮我量一下胸围的时候,我使劲地摇了摇头。我不愿让我的脆弱无所遁形地暴露在那根刻着数字的软尺下。
  我买了32B的,这是一件再荒谬不过的事情了。
  穿上新买的海绵胸罩,我的胸部立马变得骄傲了起来。看着镜子里那陌生得叫人兴奋的女人,我几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可是罩杯内的一片空旷却不合时宜地跳出来,提醒着我此般的骄傲是如此的虚弱。
  
  6、
  我终于可以和别的女孩一样挺直腰板在校园里行走了,这都是32B的功劳。在这小东西身上,我找到了性别上的自信,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我把妈妈和那个男人给我的零用钱全部送进了内衣店,换来了各式各样的胸罩,这些胸罩的尺寸都是32B,我觉得这是个能给我带来好运的组合。那天在酒吧里遇见阿森的时候,我就是穿着那件32B的迷彩运动内衣。
  阿森是小Y的大哥。酒吧是阿森开的,名字很土,叫“念念不忘”。我觉得这名字太俗又太长了。我对小Y说,这么酷的酒吧叫这个名字太不合适了,直接叫“忘吧”也比现在的名字好。小Y很严肃地说这话可不能让阿森听到。我问小Y为什么,小Y说这是阿森和他最爱的女友一起开的酒吧,那个女孩就叫念念。我愣了愣,我和小Y来过这个酒吧好几次,可从没有见过酒吧的女主人。我问小Y念念还在这酒吧吗。小Y说念念走了,但酒吧里还留着她的位置。我轻轻地哦了一声,没有再问念念去了哪里。或许她哪里都没有去,她一直在这个酒吧里。
  酒吧生意不错,有个说不上名的乐队在台上唱歌,台下坐着不少女孩,她们大多披着长发,穿着大胆,表情沾染着几分热情与暧昧。过了一会儿,阿森也加入了台上的乐队,阿森是打鼓的,他乱发挥舞地敲打着那架银色架子鼓。酒吧的温度慢慢地升高,有个女孩对着阿森吹起了口哨,这稍嫌尖利的声音犹如冲锋陷阵的号角,那些黑色的、金色的长发开始有组织地抖动着,那水蛇般的腰肢在小背心的包裹下无纪律地扭动着。我和小趴在二楼包厢的栏杆上看着这火热的画面,小Y说这些女孩大多是冲着阿森和小光来的。我问他小光是谁,他指着阿森旁边弹着电吉他、穿着白色衬衣的一个长发男孩对我努努嘴。我随口问了问小Y小光有没有女朋友,小Y歪着头,趴在我耳边说,你可别喜欢小光,他是个gay,他喜欢我哥。我扭过头,小Y笑着盯着我的眼睛,我猜不出小Y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我问小Y能不能介绍我和小光认识,小Y摇着手中的酒杯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发现小光和我很象。小Y没有说话,我们一起盯着那张在长发的遮掩下随着架子鼓的节奏摆动的脸孔,小Y忽然说,好吧,一会儿乐队表演完,我带你去找小光。我问小Y为什么不问我和小光哪里像,小Y躲在酒杯后指了指左胸。
  你觉得我和小光的内心世界有相似之处?我问小Y。
  小Y摇了摇头说,不是内心,而是胸部。你们都是平胸。
  说完之后,小Y忽而夸张地大笑了起来。
  我没有笑,我想我或许从没有真正地认识过小Y。
  这个想法让我脊背发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独孤鸟飞上天 时间:2005-04-27 09:14:54
  谁的乳房在歌唱
  xixi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4-27 09:16:05
  
  7、
  小光很安静,不爱说话,我很难将这个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的男孩和酒吧里那具疯狂摇着头拨着吉他的身体联系起来,但这并不影响我把小光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当然,对于这点,小光是不承认的,他说他没有朋友。小光说他不需要朋友,他只需要阿森。对于小光的坦率,我有些惊讶。他似乎并不忌讳被人知道他是个gay。相反,每次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总是和我说起阿森,反反复复地说起阿森,说多了他的逻辑便开始混乱,以至于到了后来,我已经分不清楚他说的哪些是真相,哪些是谎言。或许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和阿森、念念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些对我和小光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
  小光认识阿森的时候,阿森还不认识念念。小光一直很喜欢阿森,但他不敢对阿森说,他怕吓坏阿森,而且他觉得只要能待在阿森身边和他做哥们便很满足。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年多,直到那天阿森在乐队排练的时候带来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是念念。没多久念念便成了阿森的女朋友。念念很漂亮,虽然小光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漂亮的男人,但在念念面前,小光却感到了深深的自卑和嫉妒。他嫉妒念念,他嫉妒念念有着蜜桃般的乳房,他嫉妒念念可以和阿森生活在一起,他嫉妒阿森以“念念不忘”为名开了一间酒吧。他每次演出完经过念念和阿森的房间时,总是会忍不住想像他们在那张深红色的大床上翻滚做爱的样子。小光开始喝酒,但是他的酒量很好,怎么都醉不了。醉不了就睡不着,小光开始失眠,整晚整晚地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越是睡不着小光就越会想起阿森和念念在一起的样子,越是想到这些,小光就越是无法入睡。小光陷入恶性循环,他开始吃安眠药。一开始吃得少,可随着阿森和念念的爱情逐渐升温,小光不得不加大安眠药的剂量。小光说他恨念念,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这种恨意让他自己觉得害怕。他想把这种恨意从脑子里赶走,可每次看到念念,这种恨意总是像蛇一般缠得他全身冰凉发抖。他知道只有让念念离开阿森,他才能找回原来的安宁和快乐。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光问我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我说有过。小光接着说后来他找了个机会把念念赶走了。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却说他忘了,忘了念念是为了什么而走的,不过他很确定念念是因为他而走的。小光说念念走了之后,阿森很难过,接着又说或许念念不该走,或许该走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念念。说完这些,小光忽然抓着头发问我他是不是个坏人,我不知怎地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抱住小光。小光的头贴着我的胸口,我的胸罩有点往里陷,可我丝毫不在乎。我说,小光,你不是个坏人。小光闷声地说可我觉得我是个坏人,我坏透了,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我是个怪物……
  我说,小光,这都是你的幻觉,你只是累了,你该睡觉了。
  小光顺从地点了点头,让我帮他拿了安眠药。我问小光药在哪里,小光说在桌子上。我走过去一看,桌子上的药瓶已经空了。我问小光哪里还有药,小光让我在抽屉里找找。我打开抽屉翻了翻,熟悉的蕾丝质感让我打了个冷战,一件红色的胸罩突兀地闯入我的视线。我用手指挑起胸罩的肩带,这是个32D的胸罩。
  你喜欢这胸罩吗?小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我转头看着他,不知怎么回答。
  念念和阿森在酒吧间里做爱的时候丢在地上的就是这件胸罩。那天我也去买了,内衣店里的小姐差点以为我是变态。可惜买回来后,我也穿不下,我不是女人。我知道我输给念念的原因就是我不是女人。如果可以选择,那下辈子我一定要做女人。
  小光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我没有看他,只是说时间晚了,我该回家了。小光说,你怕我了吗。我说没有,只是我该回家了。小光的嘴角扯出一个类似于微笑的形状,我不喜欢这个形状,它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被看穿的狼狈。小光走回沙发,把自己的身体丢在那一堆温暖的海绵里。
  我走到门口,小光忽然问我穿什么号码的内衣。我愣了愣说,32B。
  我问小光为什么问这个,小光没有回答,只是在沙发里朝我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8、
  大黑和小妖分手了。他又换了个眼睛很大胸很小的女孩,我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有天吃饭的时候,妈妈说那个女孩和我很像,正在吃饭的大黑忽然猛地咳嗽起来,他被噎得脸红耳赤。
  那天吃完饭在大厅看电视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大黑为什么和小妖分手了。大黑说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没意思。我问大黑你爱小妖吗,大黑盯着我一会儿,咧开嘴巴,凑近地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我说我不太清楚。大黑说那就等你搞清楚了再问。我反问大黑,那你说什么是爱,大黑说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爱情,所以他没有必要回答我这个无聊的问题。我有些不服气,可是又想不出反驳的话。我忽然想起小光,小光的爱情和大黑的爱情一定是不一样的吧。
  大黑拿着遥控器按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好看的节目,便把遥控器扔给我。我接过遥控器,按了一会儿,也觉得没意思。
  我问大黑,那如果有个男人喜欢你,你会接受吗?
  大黑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神经病,男人有cup可摸吗,男人只有屁眼,想了都恶心。你小小年纪竟然能问出这种问题,还真是不知羞耻。
  这是大黑第二次说我不知羞耻,我还是没有哭。
  我不知道羞耻长着什么样子,或许羞耻和大黑说的爱情一样,在一百个人眼里,就有着一百种样子。
  我摇着遥控器,忽然觉得无聊得紧。
  
  9、
  我没有再去阿森的酒吧,小Y也很少在我面前提起酒吧里的事情。我的生日快到了,小Y问我喜欢什么,我问小Y是不是我喜欢什么他就会送我什么。小Y点了点头。我说那你把你哥送给我吧。小Y干笑了几声骂我是神经病。我反骂小Y是白痴,连开玩笑都当真。于是小Y很认真地问我到底喜欢什么。我故作神秘地让小Y自己猜。我说要是你能猜中,那我就服你。小Y说要是他送我的礼物是我心里喜欢的,那我就要答应他一个条件。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我知道小Y不可能猜到我心里喜欢的东西。
  
  10、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小Y打电话约我在酒吧见面。我到酒吧的时候,酒吧门上挂着一个“暂停营业”的牌子。我打电话给小Y,小Y示意我从后门进来。
  我问小Y怎么回事搞得这么神秘,小Y说有一个盒子要给我。我半开玩笑说那也不用特地为我一个人暂停营业啊。小Y没有说话,只是从吧台下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盒子。
  这盒子包装得真好看,是你自己包的吗?我问小Y。
  小Y低下头说,不是我,是小光。
  我带着期待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拆开盒子,只见盒子里躺着一件红色的内衣。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信小Y能猜中我心里喜欢的东西。我兴奋地拍着小Y的肩膀说,天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小Y没有我那么兴奋,他看起来有些奇怪。我心里慢慢觉得有些不对劲,低着头用手指挑出躺在盒子里的内衣,看了看号码,32D。
  手指忍不住开始发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蔓延。我问小Y,小光呢。
  小Y没有回答。我摇着小Y的肩膀失控地大喊:告诉我,小光在哪里?
  小Y指了指台子说,在那里。
  我朝乐队表演的那个台子走了过去,只见台子上躺着一把电吉他,那是小光用的那把。电吉他上躺着一个黑色的相框,有个男孩在相框里微笑,那个男孩正是小光。
  
  11、
  小光死于服用过量的安眠药。据说他死的时候面带微笑,就像一个睡着的孩子。
  
  12、
  小光离开的第二天是我的生日。小Y送我一个MP3,里面有小光和阿森他们一起唱的歌。那天晚上,我和小Y在阿森的酒吧里喝酒,我戴着小光留给我的红色内衣.。阿森过来祝我生日快乐。
  我问阿森能不能给我一个拥抱作为生日礼物。阿森点了点头用力地抱了我一下。小光那歇斯底里的歌声在我耳边嘎然而止。我笑了笑,眼泪忽然掉了下来。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4-27 09:28:43
  楼主有做小说家的天分
作者:韩小邪 时间:2005-04-27 09:29:46
  555555555
  5555555555
  结尾干吗搞的这么意识流啊
  送个32D给你是什么意思?
  你好啊。飞机场小姐。西西。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4-27 09:44:20
  谢谢病人斑竹的编辑:)
  小邪,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看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吧,这样最好不是吗?作者的意思其实是狗屁,读者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作者:远远地去死 时间:2005-04-27 11:07:15
  又见六指。。
作者:再活一次 时间:2005-04-27 11:16:05
  真TMD不懂啥意思?????
  
  文笔8错!!
作者:蜡烛头子 时间:2005-04-27 11:18:47
  喜欢这种风格的文章,你也很漂亮!
作者:轻不狂 时间:2005-04-27 11:27:28
  立意很不错啊,假如下半身什么的有文学的意义,这样写才算沾边。
  
    只是实在不像短篇。
作者:wingwantfly 时间:2005-04-27 11:41:49
  什么下半身嘛,这是上半身索。原来下半身已经人人喊打,写手们纷纷投奔了上班上了。密切监控动向!!!
作者:爱我就为我跳支舞 时间:2005-04-27 11:55:34
  应是:我是个女生,一个十四岁的女生。
  
  十四岁还不能算是女人!
作者:hhjq 时间:2005-04-27 12:36:41
  这写的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
作者:倩君 时间:2005-04-27 12:49:12
  用平常心看平常事,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作者:Totentanz 时间:2005-04-27 12:49:43
  精彩
作者:何葆国 时间:2005-04-27 12:50:00
  嘿嘿
作者:卢小雅 时间:2005-04-27 12:53:54
  文笔很冷炼了。
  
  觉得这个短篇有改编成长篇的潜力,手指不妨试试看。
作者:丝边儿 时间:2005-04-27 13:05:56
  原来是你-》
作者:韩小邪 时间:2005-04-27 13:44:38
  我也觉的可以发展成长篇。如果以这种笔调写下去会很棒呀。
作者:草长荫非 时间:2005-04-27 14:05:00
  可以拍部片了~~嗬嗬
作者:伤追牛 时间:2005-04-27 14:18:41
  kk,呵呵,写得不错,被垂涎与被冷眼,无法改变的存在,欲与迷的沉沦,谁又去为之改变。。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4-27 15:16:19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是想把乳房还原成乳房,我想把它和那些无关的东西分开,乳房就是乳房,身体的一个器官而已。
作者:长沙艾敏 时间:2005-04-28 11:04:49
  跟韩小邪的语言风格有点像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4-28 11:28:43
  哦,我第一次听人说我和女人写字象呢:)
作者:残荷水舞 时间:2005-04-28 15:00:27
  总算看到手指的新作了,兴奋!!不错,加油!
作者:smilemoney 时间:2005-04-28 15:01:59
  多层次信息网络营销"MULTI-LEVEL MARKETING (MLM)"的出现给我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创业机会。正如美国个人成长和财务自由领域大师贝克.哈吉斯说: 今天,成为一名百万富翁不再是机会,而是一种选择。你只需要投资99元,就可能成为百万富翁,你敢试一试吗?如果你失败了,损失99元而已,但是你不可能失败。
  http://www.517zf.com/index.asp?mclass=27563
作者:贾不妙 时间:2005-04-28 15:13:54
  哈哈哈,
  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个字,让寒风吹扁你的乳房~~~~~~~~~~~~
作者:老老的彬彬 时间:2005-04-28 21:39:09
  有一种忧伤含在心底,从来,不曾远离。
  
  好文。
作者:愁云怨雨 时间:2005-04-28 21:48:19
  乳房,确实是一个好东西
作者:帅将 时间:2005-04-28 22:09:39
  呵呵
作者:呼呼乐 时间:2005-04-30 00:44:51
  哈哈~~佩服~~~
  不错的文笔~~~
作者:木沐伊 时间:2005-04-30 16:52:19
  这是一种病态.有很多的忧伤.只是我不懂.十四岁的时候,我还在做梦.而你居然已经长大.
  感觉是我喜欢的那种,只是因为我已经失去.
  
作者:vivian66 时间:2005-04-30 21:49:23
  十四?
  
作者:cry_river 时间:2005-04-30 22:15:35
  乳房是女人的一张社会身份证。而这个社会对于男人却没有这样的苛求。
作者:腊生 时间:2005-05-01 12:20:17
  感觉这篇的主旨比较契合张爱玲的那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作者的语言很有张力。
作者:韩小邪 时间:2005-05-01 19:08:19
  再读:(
  女人我今天心情不爽。
作者:爱上你爱上小石头 时间:2005-05-01 19:38:23
  喜欢.读完,发了一会儿呆.结尾的嘎然而止,有点不甘.
作者:猪宝世家 时间:2005-05-01 20:06:29
  喜欢,收藏
作者:一个人的心该放哪 时间:2005-05-02 21:53:59
  写得太好了。真想继续看下去可惜没有了。能写这么好的文章。
作者:侠侠乖乖 时间:2005-05-07 17:06:28
  哈哈,文笔不错啊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08 09:33:00
  刚才发现这文章居然被盗了,我真惊了!!!
作者:付良举 时间:2005-05-08 09:45:34
  打倒一切不法分子!
作者:佛魔hawk 时间:2005-05-08 17:46:02
  姐姐就是拽,争取关注到姐姐的每一篇作品:)
作者:向阳有歌 时间:2005-05-08 19:17:34
  女性心理的把握真是入木三分啊。
  这种绝对女性的心灵世界,男人的写作是绝对难以做到如此之精确的。我个人以为。
作者:有梦夜不长 时间:2005-05-08 19:21:33
  请问楼主你多大了呀
  十四吗??
  可能是一篇好文章吧
  希望你继续发扬。 期待你的下次来稿.....
作者:yixinrengu 时间:2005-05-08 21:11:09
   干吗要为那么多什么意思呢
  一百个人又一百个爱情
  一百个人又一千零一个手指
作者:yixinrengu 时间:2005-05-08 21:12:31
   太激动了
  好几个错字
作者:lianpu 时间:2005-05-08 22:03:49
  用别一种清新的笔调写出来,挺吸引人的眼球跟着文章转动的。文笔流畅,好看。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09 10:43:41
  预告:今天开始接着往下写了,短篇变连载,还请大家继续关注:)
作者:darkflower 时间:2005-05-09 13:54:24
  别急着贴,想好了再发。也不需要每一段都发得太多,看着反而累。文字是好文字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09 15:25:37
  来看看楼猪,午餐愉快否?
  
  另,我刚才又扫了一眼小说后面部分,看到了"小Y",浑身一激灵.以后能否改成小X之类,小D或者阿B也行啊哈.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09 15:33:55
  回病人:名字只是一个符号,用什么字母都一样啊:)
  
  另谢谢darkflower:)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09 15:59:12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啦
作者:岸边汀 时间:2005-05-09 19:54:19
  确实有趣的文
  期待你的连载
  我会一如既往的窥探下去的
  ......如今的时日,飞机场基本成为内秀的代名词了
作者:summon 时间:2005-05-10 06:41:01
  果然没写完啊
作者:夏雨辞 时间:2005-05-10 07:36:23
  我镇静了!!!六根手指跟乳房一起歌唱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0 15:05:09
  
  第二章
  
  13、
  小Y告诉我张老师有男朋友了。我握着钢笔的手一抖,蓝黑色的英雄牌墨水在我的作文稿子上划出了一道细细的丝线。我偷偷看了眼半身没在讲台后一手捧着教科书一手拿着红笔的张老师,试图在她脸上找出些许和幸福有关的痕迹。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希望张老师能过得幸福,这或许是因为她常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在班上念,抑或是因为我们的胸前都是一片平坦,又或者没有什么原因,希望一个人幸福原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张老师的脸上一片平静,在这张略显苍白的脸上,我读不出和幸福有关的讯息。我问小Y觉得张老师幸福吗,小Y说他看不懂这些,因为他自己就不是个幸福的人,所以不知道幸福长着什么样子。看着埋头写字的小Y,我心里忽然有一种被揭穿的无力,我把头埋在
  作文本里,没有心思再去研究张老师的脸蛋。
   在小Y面前,我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候我想我该离小Y远点,那样会比较有安全感。
  下课铃响了,张老师站起身来让我们把作文本往前传,我对着空白的稿子胡乱写了几个字就往上交。小Y问我写的是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小Y说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说小Y你咋忽然变得忧郁了起来。小Y转了转笔说十六七岁不忧郁那不白活了吗。看着小Y那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有些迷茫,活到了我们这年纪难道就是为了体验忧郁吗。
  我很认真地对小Y说,小Y,你最近是不是开始玩深沉了。
  小Y说,没啥的,我只是最近比较喜欢思考人生。
  我说,小Y,你别才走了几步就学人家思考人生啊。
  小Y说,其实也想什么,我就是在琢磨,你的乳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我的脸红了一下,嗔怒地拿起字典往小Y身上砸去。我呸,亏我还真以为这小男人变深沉了。我骂小Y流氓,小Y说这怎么能算流氓呢,乳房本来就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我的探索更是秉持的科学认真的态度,再严肃不过了。我说,再严肃那也是我自己的东西,用不着你来探索,你要探索就探索别人去。
  小Y说,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啊,这几天小光送你的那个红色家伙老在我面前晃,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送你这东西。
  我怔怔地看着小Y,或许是因为我和小Y坐得太近的缘故,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我说,小Y,你知道吗,小光死了。
  小Y说,我知道,我知道,小光死了。
  我说,可我怎么总觉得他还活着,还在我们身边,我每天晚上都听他的歌,他在我耳边唱歌,他唱得不错,就是高音的时候有点破了。
  小Y说,别这样,小Z,小光死了,我们都看到的,他是自杀的。你这样我会担心,我哥会担心,小光也会担心的。他死了,但他的歌还活着,这不也挺好的吗。
  我咧了咧嘴,轻轻地问小Y:你觉得好吗?真的好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不知道吗?
  小Y说,我知道,但这是小光的选择。况且人死了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至少我们都还记得小光,不是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记得小光多久,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小光的选择。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小光也是。
  
作者:梦小楼 时间:2005-05-10 16:03:45
  顶一下
作者:孙东海 时间:2005-05-10 16:39:56
  在80是一短篇,跑到这就变成长篇拉
  
  :)嘿嘿
作者:孙东海 时间:2005-05-10 16:41:27
  作者:韩小邪 回复日期:2005-5-1 19:08:19 
    再读:(
    女人我今天心情不爽。
  
  ————————————————————————————————
  哈哈,小鞋是纯女人啊
作者:skydanser 时间:2005-05-10 16:53:19
  
  
  
  标题好罗曼蒂克啊,楼主我差一点就爱上你了。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10 16:57:31
  恩
作者:卢小雅 时间:2005-05-10 17:49:55
  提
作者:川-页 时间:2005-05-10 18:13:25
  好看的文字,顶先:)
作者:韩小邪 时间:2005-05-10 19:14:22
  开始了?注意文字氛围啊。
作者:爱婉婷 时间:2005-05-10 21:26:25
  向长篇延伸啦,好~!~!~!
作者:刀锋铁流 时间:2005-05-11 00:58:12
  顶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11 08:35:38
  字母样的名字太多会影响阅读的,我觉得.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08:40:01
  作者:病人言心 回复日期:2005-5-11 8:35:38 
    字母样的名字太多会影响阅读的,我觉得.
  
  其实有时候我自己都晕了,大小混淆,YZ不分的。但已经开写了,先这样吧,等写完了,再看看怎么改。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09:00:39
  小楼:谢谢,有空多来逛逛阿:)
  孙东海:你还真细心。在80贴的时候确实是短篇,而且一开始也没打算写长,后来是听了大家的建议,才开始改成长篇的。
  
  skydanser:差一点爱上我?那还是没爱上嘛!
  川-页:谢谢支持,欢迎继续关注:)
  小邪:恩,我先写写看,等这个调调写顺了就好,不过不是很好写就是了:)
  
  爱婉婷:谢谢支持,由空多来这楼里玩:)
  刀锋铁流:一看你名字我就想起打仗的热血汉子:)
作者:刘小冀 时间:2005-05-11 09:08:39
  呵呵,六妹妹把这改成长篇了:)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0:44:28
  小冀,是啊,我喜欢尝试新东西,就把这个小说改了。生活有些无趣,写点东西来自己玩:)
作者:夏雨辞 时间:2005-05-11 10:50:01
  因为生活无取,唉,,,可怜啊人儿。。
作者:fieldpoppy 时间:2005-05-11 12:12:48
  恩。。。。。
作者:远远地去死 时间:2005-05-11 12:46:19
  作者:病人言心 回复日期:2005-5-11 8:35:38 
    字母样的名字太多会影响阅读的,我觉得.
  
  同意
作者:月露轻狂 时间:2005-05-11 13:13:09
  嘿嘿,支持一下:)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4:47:46
  为了方便同志们阅读,也为了自己写的时候不用老是切换到大写,决定将文章中部分人名改成中文:)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5:44:39
  
  14、
  大黑走进我的房间的时候,我正和衣躺在床上一边听歌一边看书。在我那并不确切的印象当中,这是大黑第一次进我的房间。他没有敲门,但我并不打算追究这一点,毕竟他是第一次来我这儿。
  我把书本拉高挡住脸。我知道大黑在看着我。我不习惯别人仔细地看我,这总让我担心自己身上是不是有哪个地方没长好。
  大黑的脸忽然出现在离我额头半米高的地方,他拉下我的书,用手指提着一件紫色蕾丝内衣,咬牙切齿地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女人,你懂不懂得羞耻。
  我冷冷地看着他,并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事实上我觉得大黑是个偏执狂,我不明白我的内衣和他说的羞耻有什么关系。我更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抓着我一个人的羞耻感不放。我当然不会把这和哥哥对妹妹的责任感联系起来,我知道那只是一个笑话。
  大黑见我那无动于衷的样子,火气更大了,他把那轻盈柔美的胸罩恶狠狠地掷在我的脸上,一股夹杂着洗衣粉和阳光味道的清香在我的鼻翼间如水般流动着,我的鼻子在紫色的蕾丝中做了个深呼吸,我知道我的平静将点燃大黑的火气,这正是我所乐于见到的。
  大黑问我他说的话我听见了没,我说我听见了。大黑说我果然是一点羞耻感都没有,我不知道大黑为什么用上果然这个词,他不是一向认为我没有羞耻感的吗,那为什么他的话语却带着求证的味道。我觉得可笑,于是我笑出声来。
  大黑气急败坏地掐着我的脖子,他老喜欢掐我的脖子,就像掐着一只猫一样。我大口大口地吐着气,大黑问我知道自己错了吗,我笑着看着他,没有回答。大黑收紧他的双手,他问我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想摇头,可是大黑掐得我无法动弹。我盯着他,笑着盯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有些退缩了,他避开我的眼光,趴在我耳边说:我要你记住,一个女人不能没有羞耻感,而一个有羞耻感的女人只能穿白色和粉色内衣。
  说完这些,大黑象泻了气的皮球般松开他的铁手,而我因为一下子吸入太多的氧气而开始咳嗽,大黑红着眼坐在地上瞪着我,过了一会儿,他也开始咳嗽。
  我扯开耳机带,小光的声音顺着耳机带往下掉,砸在我的那装满棉絮的被子上。
  
  孩子,别傻了,爱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孩子,别傻了,生活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孩子,这个世界充斥着真实的谎言和虚伪的真相
  它们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
  …….
  
  哦,小光,我亲爱的朋友小光,你现在站在比我高的地方,你住在这个地球之外,你能否告诉我,这个世界究竟是啥样。
  
作者:白夜黑昼 时间:2005-05-11 15:57:30
  谁的乳房在歌唱
  报告长官,不是我!!!!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7:39:06
  今天有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这个文章红了,又黑了,然后又红了,斑竹给脸都这么随便吗?我不知道给黑脸的斑竹看过这个文章没有,我是很严肃认真地在写这个东西的。如果仅仅因为看了标题就给了黑脸,那这样的斑竹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作者:川-页 时间:2005-05-11 17:42:24
  支持楼主的文章的:)
  
  只是,对于红黑脸的事,我觉得倒真没必要去计较,一天中换了几次颜色,这说明你的文章是被大家关注的,是经过讨论后,给你的文章作出的最终决定。
  
  努力吧:)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8:06:45
  谢谢川-页:)
  
  其实我也不在乎自己的文章有没有红脸,但我确实没看过任何一个长篇是黑脸的。我一向是抱着很认真的态度写自己的东西的,我也希望能写出深一点的东西。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文字同样也有,我必须维护自己所写的文字的尊严。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1 18:08:54
  发了帖子,希望斑竹能给个说法:
  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929015&Key=172415013&idArticle=140084&strItem=culture&flag=1&#Bottom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11 18:10:14
  嘿嘿,可能是误操作.
作者:无泪了 时间:2005-05-11 18:30:53
  没什么看头!
作者:y14306 时间:2005-05-11 18:33:53
  楼主你好,能给我你的邮箱或者联系方式吗,我的邮箱y14306@sina.com,
作者:蝶非飞 时间:2005-05-12 09:32:35
  手指开新长篇拉,支持一下,不过旧的还没更新完呢。
作者:川-页 时间:2005-05-12 09:45:01
  顶上去:)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2 11:26:09
  病人:昨天那事情是我误会斑竹了,我没见过长篇黑脸,所以误会斑竹的意思了:)另外,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准备把文章的部分人名改了。
  
  川-页:谢谢支持,欢迎多提意见:)
  
作者:秦惑 时间:2005-05-12 11:46:11
  我看见过。
  北大菜子的长篇曾经是黑脸。
  ——我只是说一个事实。
  哈哈。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12 11:49:59
  :)
作者:叶秋池 时间:2005-05-12 12:03:35
  听听六指乳房的歌声!
作者:魏猪 时间:2005-05-12 12:05:28
  hehe ~~~~~~
作者:pp1234567333 时间:2005-05-12 13:02:03
  我喜欢这篇文章的
  就是更新有点慢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2 14:52:38
  秦惑,我来得晚嘛,所以很多都不知道,一看大家都是红蓝绿,就我的是黑的,我就着急拉,我想我不能搞特殊化阿。
楼主第六根手指 时间:2005-05-12 15:50:40
  
  15、
  我找到妈妈的时候,她正在小花园的洗衣池边洗衣服。本来这些事情用不着妈妈来做,可大黑说不喜欢看到家里有陌生人,所以妈妈便把请来不到一个月的钟点工辞退了。我看得出来,妈妈总是有意无意地在讨好大黑,说实话这样做挺没意思的。我都有点看不起她这点,更别说大黑了。我不愿去想大黑怎么看妈妈,想这些东西会让我难受。
  我走近妈妈,她正在漂洗一大盆衣服,蓝色的洗衣盆里有那个男人的内裤、大黑的内裤、妈妈的内衣,还有一件我的内衣,粉色的,夹杂在一片深色当中,显得特别突兀。我用两根手指提起自己那件湿淋淋的内衣,看着它和大黑以及那个男人的内裤搅在一起,我觉得有些恶心。我让妈妈以后别把我的内衣和他们的东西一起洗。妈妈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怪,一家人一起洗有什么关系。
  我听了有点受不了,我对着妈妈大喊,得了吧,妈,你别自欺欺人了,你别以为你和那个男人一起睡你讨好大黑,他们就会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不可能的,妈妈,我们永远不会是一家人的,永远不会。
  妈妈看着我,一副痛心疾首受到了伤害的样子。她的胸脯一起一伏的,看得出她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看着她那样子,我心里很堵,虽然我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我还是有些后悔把这些话用这种方式对着妈妈吼了出来。
  我拉了拉妈妈的衣角,轻轻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
  妈妈没有说话,只是从洗衣盆里抓出我的内衣,放在搓衣板上,让自来水一遍遍地冲洗。
  我知道你爱干净,你觉得我很脏,你看不起我。可我希望你能永远干净,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骄傲,你知道吗。
  妈妈说这话的声音带着哽咽。我点了点头,转身朝屋子走去。我想告诉妈妈我并不觉得她脏,可我说不出口。
  我的脑海里又浮现起那天晚上在妈妈的房门口看到的画面。我不愿意想像那时候的妈妈是不是真的感觉到快乐,我不愿意想像那引起我好奇和恐慌的声音是妈妈的乳房在那个男人的身体之下歌唱。
  我发现我无法可怜我的妈妈。这个认知让我前所未有地痛恨我自己。
  
  
作者:病人言心 时间:2005-05-12 18:30:31
  :(
作者:白夜黑昼 时间:2005-05-12 18:40:20
  ∈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