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回国驯火记--连载(1-4)(转载)

楼主:haigui05 时间:2005-10-20 23:37:00 点击:3237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宝马金鞍、启程回国
  
  作者:安普若
  出处:海归网 www.haiguinet.com
  
  【郑重声明】:本文纯属虚构小说,如果与任何人任何事有雷同,纯属巧合。 (海归论坛
  转贴请保留作者名,并注明出处,谢谢!
  
  
  【写在第二版的前面】:这原本是用第一人称写的小说,为的是使虚构的小说看上去有真实感。但由于许多朋友把这个小说误会成我的自传了,所以在这版里我把这个小说改成第三人称了。名字也由《回国记》改为《回国训火记》。至于为什么改名字,以后大家就知道了。这个小说纯属糊编乱造的东西,大家就当评书听吧。
  
  (一)宝马金鞍、启程回国
  
  2004年10月2日
  
  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了,房子,车子,孩子,票子,位子,五子登科,该有的都有了。Bob看着这么多的低级的家伙回国去骗,心里痒痒的。那个吴征和老婆离了婚,在美国开了两个公司都黄了。什么也没有了,就剩一身行头和一辆奔驰车了。到处找机会想挣钱,疯了似的。最后象难民似的跑到纽约,竟吃起了软饭,拿扬澜当个摇钱树。还有那个潘小刚,骗了南海油再骗西藏,最后牛吹漏了,进去了,无期,你说这不是自找吗。Bob心想就这水平都能回国去骗,可见国内也是太好骗了。与其让这些低级的骗子到国内去丢人显眼败坏我们海外学人的形象,还不如我去大显身手一下。
  
  所以,Bob决定回国。
  
  回国前Bob为自己定下了三大原则:
  
  第一:低调行事。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不上电视不登报。一句话,骗人的有嚷嚷的么?!
  
  第二:除了必须帽嗟模渌宦伤嫡婊啊U婊笆亲詈玫南够埃? (
  第三:不与任何知道我底细的人接触。什么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一律“甩货”,不能联络。
  
  Bob在申请美国护照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改了这个洋名,护照上的全名是“包博孙子”(Bob Sun)。其实他本身不性孙,孙子是他在日本时改的日本姓。但包博喜欢这个姓,首先这是太阳的意思,日本人最喜欢太阳。中国话叫孙子,也没什么。只有先当孙子才能当老子,《孙子兵法》是包博最喜欢的书,三十六计已经倒背如流。Bob最喜欢的还是还是包博这个名字,包博者包涵博大的意思。听着就大气。用这个名字没人能查得到知道我的底细。Bob就通用,又好记。如果你用Bob Sun到“古狗”上去查,保证有三千条记录,你哪里找人去?
  
  包博2002年开始作回国前的准备。先把那艘停在后园的游艇卖了。当初买了也没玩过几次。再把他手里那点股票也卖了,尽管股价低迷,好在大部分股票都是七八年前买的,卖了还有赚。
  
  回国要靠包装。包装就要全方位立体多层次的包装:从公司名字到名片,从网络到办公室,从西装到汽车。
  
  先请律师花几百美元在英属百幕大群岛注册一公司,就是那种离岸公司, 公司注册资本不需验资,没有资本额限制 ,古董是匿名的。然后在香港开银行帐户。
  
  公司还要起一巨响亮的名字,而且要带有背景的色彩。比如保利,君安,特能让国人产生联想和猜测。包博决定就叫“华安国际公司”,有华即贵,又安则富。这名字让人猜去吧?同时国内有点经验的都知道,爱用“安”这个字眼的不是安全部就是公安部队。“华”字也是同样道理,敢用“中”字头的“华”字头的公司,是总参还是总装备部还是“二炮”,或是全国工商联?您就慢慢猜去吧!然后把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胜顿。
  
  英文名字故意用个一个港台式拼写,叫Hwa Ann International Group。国内的人一看肯定能念出来。包博如果给别人介绍他公司的英文名字的时候,会说TUNG Chee-hwa(董建华)的Hwa,英国安妮公主Princess Ann的Ann。让你想象去吧!
  
  包博在国内找一个德国人帮忙在北京最贵的凯宾斯基饭店(Kempinski Hotel)租下一个大沙龙套间当办公室,开价一天三千人民币,其实要长租一年的话一个月也就7000美元。之所以选凯宾斯基是因为凯宾斯基的洋味十足,前台的经理都是大鼻子,保证让你一进饭店就象进了洋租界,不管你在中国多大的牛B,到了这里是洋人的地盘,多牛B你使不出来。不象嘉里中心饭店是香港人开的,一股香港兰桂坊的味道。而且凯宾斯基交通便利,酒店前面是新使馆区,酒店后面就是燕莎购物中心和普拉那啤酒坊。三里屯朝阳公园这些娱乐聚集点也不远,娱乐生活都很方便。
  
  包博在美国雇了一个专业的设计师设计本公司的logo和网站。网站看上去特漂亮特专业,一看就是国外的专业设计师的弄出来的玩意儿,全是Flash的,但没什么实际内容。英文德文法文,就是不用中文。格调鲜明前卫并且神秘。
  
  名片也一并由专业设计师设计了,中英文的,和网站的设计格调色彩一样。这名片可学问大了,名片就是“明着骗啊”。和网站一样,是商人的门面。这名片不能印得太cheap了,凹凸设计,用薄而硬的热敏变色纸印。手一拿,这白色名片开始变蓝,拿的时间越长,颜色越深,放下就变回去。叫你爱不释手。名片上什么也不印,就印“利安国际公司,合伙人,包博孙子”,其实公司就他一个人,不赖囊晕褂幸淮蠖训暮匣锶四亍?墒撬徽饷此担籱isleading你。名片下面是中国和美国的地址电话,EMAIL和网络地址。中国地址印的是北京朝阳区亮马桥路50号凯宾斯基饭店8层,其实就一个大套间,一看还以为是一层楼呢。美国地址是美国华盛顿宾西法尼亚大街,然后是一邮箱编号,特神秘,象国内当年的保密单位一样。这名片保证让你看了就忘不了。
  
  除去名片,还有信封信纸。全部是100%的全棉重磅纸,而且信纸上面是彩色烫金的LOGO,信纸的中间是带水印的,对光一照就能看到一面美国国旗。国内的人还以为这是印美元的防伪专用纸,谁见过印美元的纸什么模样?这纸摸上去和美元纸票子差不多厚,又有水印,就让国内的同志误解去吧。在国内信纸上这个美国国旗的水印,还曾经还让人产生了更大的联想,认为是“美国政府授权”的。美国的国旗是美国人民的,谁乐意以用都可以。国情的差别,能让人产生这么大的联想。包博也正是想利用这些差别和联想。
  
  办公家具用品全部在美国买,家具全部是加拿大硬枫木的,电话机,传真机,彩色打印机,台式和手提电脑,平板LCD电视,数字投影仪等等,还包括两把Herman Miller公司的Aeron Chair办公座椅。这椅子所有关键部位都能调节;严格按照人体工程学原理设计。这可是一代名椅啊,长期在紐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作为工业设计的精品展示。办公家具及用品打一个20英尺集装箱,运到中国去,东西不少。国际公司吗,派头就要大。
  
  然后给他自己置办行头,意大利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的西装一样来两套,国内这两年就认杰尼亚。懒得去定做西装了,就穿牌子吧。再来两套英国皇室Gieves & Hawkes牌的Sports Jacket和Blazer单件西服上装,这个牌子王俯井的王俯饭店底下一层有专卖店,一个单件上衣服,一万。所以国内的人穿得不多。但但香港人十分认这个英国牌子。柏帛丽(Burbery)的藏蓝色羊绒大衣和风衣各一件。两打德国雨果•波士(Hugo Boss)的纯毛T恤和法国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的真丝衬衫,各式颜色。正式的衬衫全部在纽约的“诗阁”(Ascot Chang)和Paris Custom Shirtmakers定做,改良形双扣高“温莎领”,法式袖口,袖口和口袋上有Monograms,用花体字绣着主人英文名字的缩写B.S。别误会,不是Bullshit,是包博名字的缩写。真丝手绢上也绣上名字缩写,插在西装上口袋上。各式名牌真丝领带两打。意大利铁狮丹尼(A.Testoni)和瑞士巴利(Bally)皮鞋一样来两双。这两年Bush当总统,他爱穿德克萨斯的牛仔靴。所以现在牛仔靴很时髦,包博也定做一双。而且和Bush一样,也在靴子口上Monograms,锈上B.S.两个字母。范思哲(Versace)的皮带来两条,皮带的银质搭扣上是一个“蛇发女妖Medusa”的大头象,十足的范思哲妖艳撩人的风格。
  
  衣物整整装了两大皮箱,皮箱全是新秀丽(Samsonite)ABS旅行箱。主要是因为新秀丽的旅行箱十分结实,包博不想买个一两千美元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旅行箱让北京机场的野蛮装卸给毁了。
  
  还得配眼镜,国内眼镜竟是假货。“我可不敢拿自己的眼睛去试他们镜片的质量。还是在美国配吧,放心!” 包博想。包博配的是奥帝利Silhouette的无边眼镜,再来一个太阳镜。用德国的保时捷设计中心(Porsche Design)的牌子的金属眼镜架,广是镜架包博就花了450美元,比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007的太阳镜还fancy,还cool。
  
  还要买个手表,让他带了多年的百年灵(Breitling)的钢和18K金双色混合的航空表退役,尽管包博特别喜欢他的航空表。当年这表是他考下小飞机驾照时送给自己的礼物,但带这表看上去太年轻。这次他为了回国,也决定送自己一个礼物,要买块好表,是买百达裴丽(Patek Philippe)还是买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后来他想想,别太阳春白雪了,还是买一块大众化一些的新款的劳力士游艇名士Rolex Yacht-Master白金手表,其实这表也不是一般的白金铂Platinum做的,它用的是铂金和钢的一种新的合金,叫Rolesium。这表的金属光泽特别好看,不象钢的发亮也不象金的那么俗气,看上去异常冷傲。一万五千多美元,也算有身价。尽管这款表大部分都是商人带,可包博这次不就是为了包装成个商人吗?
  
  德国万宝龙(Mont Blanc)的金笔就不用了,国内到处是万宝龙的假笔,用真的也和假的一样。包博改用欧马仕(Omas)的笔了,比万宝龙笔还贵。还要再买一个英国Papworth的全皮公文包,英国的Papworth是伊利莎白女皇二世(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钦定的为英国皇家提供行李用品的商店。国内假货挺多的,但Papworth公文包还是没见过假的,因为国内做假名牌的同志们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牌子呢。
  
  国内时髦的东西包博也要带,佳能的数字相机,SONY的DV数字摄像机,在国内游山玩水的话也要用。包博早听说了,手机要到国内去买。因为美国买了国内也用不了,上了锁不说,而且还没有中文,更不如国内的时髦。笔记本电脑在国内也是要“扎台型”,买了一个最新型号的IBM超薄超的笔记本电脑,IBM是国内最认的牌子,外型酷,看上去牛,而且国内这个型号的机器是巨贵无比。身价的象征!
  
  这身行头,别说是国内的同胞,香港台湾同胞也把他们看蒙了他。不过国内的同胞能看懂得不多,还是香港台湾同胞见多识光。
  
  最后买车。包博觉得不能买奔驰宝马。国内到处都是,不新鲜。买一新款的凯帝拉客。才四万多美元。上120%的关税也不过九万多美元。又便宜又酷又新奇。全北京也没几辆。作
  
  一个月以后集装箱和车都运到了北京。包博找一个朋友从某省的武警总队花二十万人民币搞个武警的车牌。顺带从武警雇个一个志愿兵当司机,穿便装,一个月交武警总队一千五,给他本人二千五管吃管住。如果遇到路检,司机有士兵证驾驶证通行证,证证齐全,车牌是真军牌,样样手续完备。每次遇到军车检查,带着墨绿“纠查”大袖标的大兵,夸夸地走过来,看完证件后,“啪”一个立正、敬礼,然后是横举左手,挥右手放行。每到这个时候,包博坐在车里那个感觉好啊!赖昌星当年挂的车牌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是他们局长张良基给挂的。包博还没赖大爷那么大的路子,只能挂外地的武警牌照,可是当年赖大爷的车可是没有大兵给立正敬礼啊?想到这里,包博还是觉得自己更牛B。
  
  这大凯帝拉客挂着武警牌照,北京街头一般的交通警根本不管。有几次包博赴会晚了,司机小赵就一路按喇叭闯红灯,警察还帮我们拦别的车让路呢。在国内开这种特权车,那叫威风。
  
  到北京后,包博第一件事是雇一小姐接电话负责办公室。要漂亮的。看了几个他都不太满意,要不不够漂亮,要不英文不行。两个月后终于雇到一个北外的毕业生,小张,辞了工作想出国读MBA,但没签下证来,一听是国际公司工资又高马上来了。人长得漂亮,英文不错,关键是特会来事,有眼力劲儿。不该多问的不问,不该多说的不说,该说时说的话还挺到位。来了没几个月,包博又给了她一个signing bonus,讲好先给五千,年底干得好再给五千。
  
  包博一开始叫她Miss张,叫快了听起来象“密张”,有一次她开我玩笑说:“孙总,您就别酸我了,叫我张密好了!” 再后来她几乎当了包博孙子一半的家,这是后话,以后慢慢讲。
  
  
  (二)他乡故知、前人教诲
  
  安普若
  
  包博孙子到北京后,不想去找他的那些老关系。所以一切就要从建立关系开始。毕竟是中国人的地方,拉关系认识人还是相当容易的。但还是需要点时间和小钱的。
  
  包博出席了几次侨联、侨办、外办、欧美同学会举行的招待会、茶话会之类的活动。认识了一大堆的人。不过包博觉得那些人没什么用,大部分是“噌饭”吃的。更何况他还是想保持他的低调行事的原则。所以这种活动后来他后来就不再漏面了,除非是很正式的政府邀请的正式活动,牛叉哄哄地!
  地球也真小,在一次开发区的招待酒会上包博竟然碰到了他当年在美国的好朋友金姆高(Jim Gao)。他们以前的朋友都叫他老高。他也确实高,看法高,胆量高。老高比包博大几岁,去美国也比包博早几年。前两年包博就听说他海归了北京,也就失去了联系。这次见面,真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当晚他们两个把酒到天明,共笑他们是殊途同归,都来了北京。
  
  老高今四十多了,看上去象三十出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学多才,十分健谈。包博和老高尤其谈得来,在美国两个人也经常是一聊就是一个晚上。
  
  老高在美国十多年,工作换了好几个,位子越坐越高,但觉得在美国干到头了,没意思了。于是跑来了北京当了一家美国公司的中方总经理。
  
  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包博把他来北京的大概想法和老高说了。听了之后,老高鼓励地说:“还是你小子有魄力,你也有这条件,赶上时机了,要干,干得好!”
  第二天包博邀请老高到包他新的办公室去参观。老高看了看了包博在凯宾斯基饭店的办公室,和他的全套的“美式装备”,边看边说:“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老高一抬头看着办公室空空的墙壁,说:“就缺几张领导合影、名人提字了!”老高就是高,知道包博心理想什么呢。
  
  晚上,老高问包博想去什么地方“腐败、腐败”。因为老高和包博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包博说“声色犬马那套的玩意就算了吧。我还是想和你聊聊天。听听你的教诲!你可是海归里的老前辈啊!”老高于是请包博到他家去喝酒吃饭。
  
  老高的家在顺义温榆河边上的“嘉浩”别墅区,就是李敖女儿李文和董文华住的那个小区。李敖女儿李文和董文华掐架是后来的事。那会还没人知道李文是谁呢?
  
  他家是个single family house,北京这里叫“别墅”,4个卧室,3厅房,3卫生间还有一个厨房。老高家自己在家里装备了一个日式的房间,据说是为了请日本的客人。老高知道包博爱喝清酒,于是就在日本式的“榻榻米”上盘腿一坐,就着保母做的安徽菜和路上顺便买来的熟食,和包博喝着Sake开始砍起了大山。
  
  几“猪口”的清酒下肚之后,包博不断地请老高“仙人指路”指点迷津讲讲这两年海归的感受。老高于是开始给包博上课了。
  “正象你说的,在中国做生意首先是关系!”
  
  “以你的谈吐,你的学识,你的气派,那些款爷啊、名流啊、官员啊绝对想结交你这样的精英。但人以类居,同时又都想攀高枝儿!所以如果你要想和他们更进一步的深一层的交往,你要至少和他们是一个层次或是更高。有相似的爱好,做一样的事情,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
  
  包博把“猪口”放下:“请高兄明示!”
  
  老高抿了口清酒,润润嗓子,说:“这里不同于美国,不讲人人平等那套!中国社会文化历来就喜欢把人分成若干个等级,你叫它‘阶级’也好,‘等级’也好,‘层次’也好,反正是社会横向的划分。没办法,中国人实在太多了,自然资源、生活资源、社会资源、什么都那么贫乏,就那么点资源大家都要争,所以只能‘分槽饲养’了。让高阶层的占用更多的资源,底阶层就受穷去吧。美国资源丰富,不同社会层次之间争夺资源的斗争不激烈,大家相干无事,不象中国。所以到中国了,你可能感受最深的,也是不习惯的,可能就是这个‘层次’了,以后你会天天听到,感受到这个东西无所不为!”
  
  老高又加了一句:“我当年刚回北京的时候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个!”
  
  老高喝口酒接着说:“现在国内这些人,有了点钱,总觉得自己的层次高。交朋友首先问,是不是一个层次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不会来往的。当然,如果你比他们高一个层次,他们会去主动来巴结你!但如果他们觉得你不是他们那个层次的,就不会理你!所阅亍!!!?
  
  老高开始深入了:“首先,是个定位问题。你千万可别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一般的海归’!尽管现在海归头上还有光环,当也和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回国要饭的差不多?”
  
  包博问:“那怎么定位呢?”作
  
  老高一抬头一口酒喝下去,说:“反正是海外成功人士也好,外商也好,爱国华侨也好,投资商也好,大老板也好。。。就是别叫自己海归。因为一来海归的书生气太重,二来一般海归的层次也不够!”
  
  包博点点头!
  
  老高接着说:“第二,说具体点了,你还得买个房子,你在北京没房子。谁信你是海外成功人士。再着说了,没个房子,没有根,人家也都不是傻子,怕你打一枪换地方,跑了。没房子,交际生活也不方便。”
  
  忽然老高好象想起什么,问:“我还忘记问了呢?弟妹和孩子都好?”
  
  包博说:“他们都很好!我们家老大已经上小学了,所以我才能离开美国跑来国内干点事情啊!”
  老高,话锋又转了回去,说:“咱们接着说。这第三。。。是。。。你要包个小密,你乐意叫‘二奶’也行。”
  老高和包博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包博问“我看你老兄在北京不也是独守空房吗?”
  
  老高说:“我和你的定位不一样,我是高级打工仔,洋买办,好听叫‘职业经理人’。我有钱,我有权,但那是公司的。我要去巴结那些官员们,好在中国市场做生意。你的定位是你是海外来的老板,你可以投资,你有海外的市场和关系。所以,你就得弄得象国内人脑子里想象中的外国大老板的样子” 。
  
  包博叹了口气:“哎,咱们这一代人,当年受的教育,‘爱情之上’永刻心中,挥之不去啊!”
  
  老高也感慨:“咱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能理解。这事你以后就明白了”
  
  看包博一时转不过弯来,老高转了话题:“你看《大碗》了吗?你得看!中国的最大的黑色幽默!你要从那里好好了解中国,国内的人看《大碗》,看看热闹就完了,其实那个电影很深刻啊!那是你了解中国的最好教材!当然冯小刚拍那个电影可不是给你当教材的!”
  
  一个晚上,包博从老高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有些东西包博一时也理解不了。看样子以后要多来老高这里聆听教诲了。
  
  包博这两天一直在想老高的话。总住宾馆也不是个事情。又贵又不舒服。如果买个房子,包博心理又没底。在北京还不知道今后会如何呢?如果买了房子,北京的房子又不象美国那么流通,今后卖又是一个问题。
  
  左思右想,包博想还是“先租后买”。先看一段时间再定。
  
  
  (三)先租后买、北京安家
  
  
  安普若
  
  2004年10月3日
  
  
  包博孙子看样子是真在宾馆住厌了!那天晚上坐在出租车里流动在北京的霓虹夜色中,收音机里北京电台正好在播放潘美辰的老歌《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太大的地方,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它……”。一下子搞得包博十分的伤感。忽然挺想美国的老婆和孩子了,于是拿起手机给美国的家里打电话,美国那边正是早晨。老婆和孩子刚刚起床,没说两句,他们就忙着上学上班去了。
  包博这两天开始找房子租。包博没出国前在北京也“混”过两年,那会儿还没有“北飘”那个词呢。但今天的北京和那时的北京已经完全是两个城市了。北京对包博来讲可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尽管每天到处是铺天盖地的房地产广告,别墅了、花园了、豪宅了、官邸了、……凡是你能想得出来的煽清的词全都用上了,但包博从来不看一眼。现在让包博上哪里找房子去呢?
  信息时代里信息是提高生产率的第一大要素!包博来北京之后定了一个叫“现在”的newsletter,每个星期包博都会收到他们的email。包博一般扫两眼就删了。但那天包博忽然发现那上面有一个公寓出租,地址就在霄云路上,在希尔顿饭店和信大厦一带。距离凯宾斯基很近,包博经常跑霄云路去吃宵夜,知道那儿。这可是包博梦寐以求的地点啊。因为包博唯一熟悉的地方就是燕莎商圈这一带。他可不想跑到顺义去住别墅,晚上该多寂寞啊!
  
  包博马上上网去查,原来是“嘉和丽园”的房子。这里以前是外销房。住的大部分都是老外。名声不错,而且又不太张扬。正合包博的基调。包博马上打电话去问。接电话的是个女的,讲着亚洲口音的英文。包博约好当天中午就去看房子,那面的女的说:“Ok, I have to call my husband to come back and show you around”.
  
  包博中午准时到了那里。房子在19层,上了楼。女主人开门让包博进去,两只涂得象熊猫一样的大眼睛把包博上上下下不断地打量了不下十遍。她不见得认得出包博穿的杰尼亚的西装,但肯定是能认出铁狮丹尼的皮鞋。打量完了,她一下子就热情了起来,话也多了。不断地讲这个房子如何如何好,We have a beautiful view, the building has excellent services, very tight security, great neighbors, …. 包博一嘴一个:“That is excellent!”, “Great!”, “Fantastic!”…地应酬着。
  
  从女主人嘴里,包博知道这个女人是新加坡人,丈夫是个美国人。他们这次离开北京是调到新加坡去工作,一个月以后就要走人。但她老公太喜欢北京了,所以,说不定过几年还想回北京来。所以不想把房子卖了。
  
  过了一会,男主人回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国人,很重的美国德克萨斯口音。他公司在国贸那面,从国贸过来堵车。所以来晚了。看来他在北京过得还挺滋润,“在国贸商圈上班,在燕莎商圈居住”这是在北京的老外里面的混得好的!
  房子大概有200多平方米,三室二厅二个卫生间。房子装修得很好,客厅里还做了一面假壁炉,壁炉两边是build-in的书架。房子很干净也很新。包博问多少租金,女主人说:一月3000,要美金,而且还要汇款到他们香港的银行帐号里。包博说这没问题。但是包博觉得房租有点贵了,旧金山可以看到金门大桥的房子也不过就是这个价钱。
  
  包博开始迂回地讲价钱。包博说这是他看的第一处房子,他想多看几个地方再定。尽管他十分中意这里,而且他几乎现在就想定下来,但他想能够找一个better deal。这不就是变相地说the deal is not good enough吗?
  
  这时女主人问他租房子要不要他们这些家具。包博一看那些号称antique的中式老家具,差点没笑出声来。也亏了他们收集多年,尽是些地主婆出嫁时的破箱子了,帐房先生用的破条案了,要不就是资本家的老沙发了。。。不伦不类的一房子。有点象“苏丝黄”酒巴的味道。
  
  包博很真诚地说:你们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用不起,你们还是带到新加坡去吧。到那里可能更值钱。
  
  不知道是包博夸他们家具好还是什么原因。女主人说:如果你不要家具,我们到是可以考虑给你便宜些,2500怎么样?
  
  包博心想,2500也贵啊!你又不用付中介费。于是包博说:“因为中介费咱们省了,而且我早签约一个月,你们就少损失一个月的租金。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找房子上面。这样吧,我可以签个一年的lease,预付6个月的租金,但前六个月我付一万美元。六个月以后再付一万。如果同意,我马上给你们写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
  
  说着,包博掏出了Versace的支票皮夹,“啪”地一声,很响亮地把那个金光闪闪的有“女妖”头象的搭扣打开。两眼看着他们,意思是说:同意了我就开支票,不同意我就走人!
  
  这是包博惯用的伎俩:一手举着支票,一手举着压底了价钱的协议,逼着对方,签还是不签!一般人在到手的金钱的面前都承受不住这个压力,90%的情况是包博成功!
  
  这次也是!对方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先是丈夫对一张马上就要到手的一万美元的支票显然十分渴望,尽管少了点。接着是太太觉得能把房子租给这个讲英文的、衣着华丽的、美国回来的、公司老板不但使人放心而且是荣耀!女主人还自我安慰地说:其实我们不在乎租金,我们要租给一个可靠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包博在20分钟内已经成为她心目中的可靠的人了,也不知道是包博的行头还是谈吐让她这么喜欢包博。
  
  包博以一千六百多美元一个月租到了200多平方米的燕莎商圈的好房子,比原来价格便宜了几乎一半。才相当于450元人民币一天。在北京住宾馆单间都没有这么好的价格,更别提三室二厅的高级公寓了。包博后来和老高讲,老高都不太相信。
  
  一个月以后,房东搬去了新加坡。包博搬进了他的新家。房子是人家装修好的。包博只是需要买些家具和电器。
  
  包博为此特地跑了一趟香港,从香港的“西洋菜街”上把所有的电器全买齐了运了回来。
  
  包博是绝对不会到“宜家”去买家具的,尽管现在北京城里的年轻人把“宜家”的简易家具看成是最最时髦、最最“小资”的奢侈品。但包博对那种工业化的、轻飘飘的、临时性的、快餐式的家具斥之以鼻。
  
  包博的家具是从京城的百年老字号“龙顺成”买来的成套的明式黄花梨硬木家具。龙顺成是清同治年开张的老字号家具店,他们的宫廷御选风格的“京作”家具十分出名。包博就是奔着这名气去的,他想:“我爷爷的爷爷可能用的就是龙顺成的家具。贵是贵了点,但为了光宗耀祖,咱们也弄他一套”。包博不太喜欢清式家具,觉得过于雕梁画栋了,太闹腾了。尽管他爷爷的爷爷肯定用的清式家具,但包博还是喜欢明式家具的简洁明快细腻精致。
  
  家布置好了,包博请老高来给提提意见。
  
  星期天老高来了,还带了一个漂亮姑娘。老高只介绍说是“蓝小姐”。在国内,如果人家不介绍肯定是没法介绍,包博也就不多问。就当新认识了一个朋友。
  
  老高和蓝小姐一进门,包博先把客厅里丹麦的邦•奥陆芬(Bang & Olufsen)的音响打开。北爱尔兰长笛大师詹姆斯•高威(JAMES GALWAY)演奏的G小调慢板(Albinoni Adagio)缓缓的从简洁高雅的高保真音响中流了出来,这是意大利作曲家托马索•阿尔比诺尼(Tomaso Albinoni)的著名作品。乐曲和着从落地窗中撒进来的早晨的阳光一道充满了客厅。
  
  客厅的角上放了一架三角钢琴。包博可不会弹钢琴,他买钢琴是为了平衡一下他那套明式黄花梨家具带来的老气。为了用钢琴给客厅添点活气。包博于是附庸风雅地买了一架斯坦威(Steinway & Sons)的钢琴,就象约翰•列侬和大野洋子的那台,但不是白的。包博买的是综色的,正好和他的黄花梨木家具配套。
  
  客厅的一面是一个假壁炉。壁炉两侧是build-in的通到天花板的书架。书架的最上面两层是一些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工艺品,有挪威的手工制的北欧侏儒Trolls,有美国俄勒冈州枫木雀眼树榴(Oregon Bird's-Eye Maple Burl)作的钟表,还有从德国斯图加特(Stuttgart)梅塞德斯-奔驰博物馆(Mercedes-Benz Museum)买来的1936年540K型奔驰敞蓬老爷车的十六分之一模型(1936 Mercedes-Benz 540K Cabriolet B),有点象韩国MTV《思娘》中宋承宪开的那辆老爷车。这些工艺品摆的是零郎满目,但也有点不伦不类。
  
  壁炉的上面摆了一艘1988 Dennis Conner带领圣地亚哥游艇俱乐部(San Diego Yacht Club)把美国杯(America's Cup)从澳大利亚人手里夺回来时所驾驶的那艘著名的“星条旗号”(Stars & Stripes)帆船的模型。壁炉上面的墙上是一个德国黑森林布谷鸟咕咕挂钟(Cuckoo Clock)。
  
  壁炉的的两边的书架上书不多。
  
  一边书架的的中间两层几乎全是电影DVD。从栗原小卷主演的《永远的羽季子》到美国人拍的欧洲片《布拉格之恋》(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从意大利大导演贝尔托卢奇(Bernaroo Bertolucii)的《巴黎最后的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到好莱坞经典大片《杀戮战场》(The Killing Fields),当然还有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春光乍泄》,包博的电影收藏颇丰,这只是他认为有品味的电影。他想着以后周末请几个朋友,搞个小PARTY欣赏欣赏他的电影收藏。
  
  另一边书架的的中间两层几乎全是音乐CD。整套的意大利歌剧,威尔第(Giuseppe Verdi)的经典歌剧《弄臣》(Rigoletto)、《游吟诗人》 (Il trovatore)、《茶花女》(La Traviata),普切尼(Giacomo Puccini)的《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和《曼依•雷斯科》(Manon Lescaut),罗西尼 (Gioacchino Rossini)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Il Barbiere Di Siviglia)和《奥赛罗》(Osello)。还有意大利写实主义乐派作曲家乔尔达诺(U. Giordano)的歌剧《安德列•谢尼埃》(Andrea Chenier),电影《费城》里那首贯穿始终的感人肺腑的咏叹调就是由著名歌唱家卡拉斯(Maria Callas)演唱的《安德列•谢尼埃》中的“我死去的妈妈”(La Mamma Morta)。被称为“上帝的歌声”的Andrea Bocelli的专辑CD,以及在埃及开罗金字塔脚下上演的经典歌剧《阿依达》和98年在北京故宫的太庙前由张艺谋导演的《图兰朵》(Turandot)的DVD也在书架上。
  
  歌剧下面是古典音乐,维瓦尔第(Vivadi)的小提琴协奏曲,弗雷德里克•弗朗西斯克•肖邦. Fryderyk Franciszek Chopin 的奏鸣曲 ,德彪西(Claude-Achille Debussv)的印象主义音乐,门德尔松的《苏格兰交响曲》、《意大利交响曲》,比才的《卡门》、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的“悲怆”《第六交响曲》 、芭蕾舞剧《天鹅湖》、《胡桃夹子》、《睡美人》等。
  
  最下面一排是欧美的流行音乐,从古老的爵士歌手Nat King Cole的Jazz,Bob Carlisle的乡村音乐, 约翰•列侬(John Lennon)、洛德•斯蒂尔德(Rod Stewart),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云妮莎•威廉斯(Vanessa Williams)、史汀 (Sting)、比吉斯兄弟 Bee Gees、北爱尔兰摇滚歌手范•莫里生(Van Morrison)到近年来流行起来的安里奎•伊格莱希亚斯(Enrique Iglesias) 。
  
  唯一的中国流行音乐是罗大佑的,而且收集了许多版本。
  
  老高看着包博的这些电影DVD和音乐CD的收藏,笑着说:“买盗版光盘的是不是都认识你了?”
  
  包博忙解释“不都是盗版的。歌剧就是我在香港买的正版的”。
  
  老高接话说:“也是。如果盗版的都弄这些阳春白雪的歌剧买,早就饿死了!”
  
  老高性质勃勃地把包博的新家看了一遍。然后坐在黄花梨南官帽椅上,手里端了一杯茶,边喝边说:“都挺好!都挺好!就是太新了,象展示会上的样板房。有个女主人在里面,就好多了” 。
  
  说着还用眼睛看看蓝小姐。
  
  蓝小姐始终面带微笑,端庄地坐在另一把黄花梨南官帽椅上。
  
  聊着聊着天,老高又象忽然想起什么了,站起来回头看着他坐的那张椅子,问包博:“这官帽椅据说是要让黄花姑娘光了屁股在上面摩挲出亮光了才能坐,你的椅子让黄花姑娘摩挲过吗?”
  
  一句话说得蓝小姐也不好意坐了,站了起来。
  
  包博被老高搞得哭笑不得,没好气地说:“现在新社会了,哪儿找黄花姑娘去?”
  
  老高端着茶水,嘿嘿、嘿黑地傻笑。谁知道他又想什么呢?
  
  中午包博请客,就在凯宾斯基饭店后面的普拉那啤酒坊(Paulaner Bräuhaus)吃德国菜,算作他的“House Warming”的大餐。这样包博算在北京安了家。
  (四)垃圾场中、掏炼精华
  
  安普若
  
  2004年10月9日
  
  中国现在真的是机会众多,这是包博孙子这段时间在国内的最大感受。国内现在到处好象都是大堆大堆的商业机会等你开发,到处都是大把大把的钞票等你去抓,天天听到都是一天发财、一夜暴富的“赖哈蟆登天”的故事。但仔细研究研究这些满天飞舞的商业机会,你会发现其实这些所谓的“商业机会”大部分是一些cheap, simple deals,看似美丽,其实陷阱深,骗局大,风险高。北京就象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商业junk yard,这里不是没有好的生意,这里的好的生意太多了,只不过是鱼目混杂,金子和垃圾全都混在一起,你要能从垃圾里面“掏”出“金子”来,要有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本事,要善于在这些简单的、廉价的、浮华的商业中掏炼精华。更要能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扩大战果、找出深层的东西。
  
  包博在北京,不愁没有人给他介绍生意,他发愁的是来的人太多了。他有的时候一天要接待十几拨人。有的是侨联、侨办、外办、开发区、工商联、民主党派给他介绍的,他得罪不起。明明知道是在浪费时间也要应酬一下。有的是朋友介绍的,为了不扫朋友的兴,也是要应酬一下。潜在是全民经商,所以他这投资公司也就快开成阿庆嫂的茶馆了,来的都是客,铜壶煮三江……
  
  包博尽管嘴上抱怨,但心理还是乐此不疲的。因为他知道,俗话讲得好“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按美国的市场学的观念来讲:只要有客流就会有生意。
  
  但是一天到晚,他一个人,连电话也接不过来啊,要赶紧雇人。
  
  包博在北京实际上是个“黑户”。他除了在英属百幕大群岛注册了公司,在国内他没有注册公司。他的帐户也开在香港的渣打银行,渣打在深圳、上海有分行,取钱用钱还算方便,所以他不需要在国内成立公司。
  
  但是没成立国内的公司,也有不成立公司的麻烦。比如他想在有点名望的报纸上登个招聘广告,人家就要他的工商登记证明。包博心想:“这下好了,你们逼着我省钱了”。包博只能在网上发广告了,于是包博在国内几个比较专业一些的财经和管理类的论坛上或是讨论MBA之类的论坛上连续贴了不少招聘的信息,
  
  国内的朋友觉得,好象用YAHOO之类的免费邮箱的肯定都不是什么正规公司,否则的话怎么连一个公司自己的邮箱都没有呢?包博就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发广告前,他就注册一个公司自己域名的邮箱,也不过一年才25美元,而且付费的邮箱容量的多大,来100个RESUME也有地方存。邮箱的地址就是HR@公司域名.com,让人以为是个大公司的Human Reosurces 部门,其实“HR”这个名字就是一个alias,邮箱就是那么一个,用什么名字都一样。但是看上去却很正规。包博捣弄这些“障眼法”的雕虫小计可谓是炉火纯青。
  
  招聘广告是用英文写的。意思是说,如果您看不懂的话,也就不用bother了。广告词写得简单、专业、而且觉得“美国式”的。先是介绍一下公司,就两句话,然后说,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our web site。给个网站,你查去吧。
  
  广告的中间一段是一个简单的job description,其实什么具体的东西也没写。没办法写,因为你要干的事情是除了包博不干的你都要干,但包博不能这么写啊?
  
  最后再来一段很“美国化”的声明:Hwa Ann International Group is an Equal Opportunity Employer. It is the ongoing policy and practice of Hwa Ann to provide equal opportunity in employment to all employees and applicants. No person shall be discriminated against in any condition of employment because of race, color, national origin, sex, religion, age, disability or veteran status.
  
  这段标准化的法律声明,美国大一些的公司在招聘广告上都会加上。包博加上这句话,传递的信息根本不是说我们是一个Equal Opportunity Employer,因为在中国who care 你有没有歧视?在中国歧视是天天的无处不在的。再说了,天下从来就没有过、也不会有真正的Equal Opportunity Employer,别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否则的话美国也不会写这个“此地无银三百量”的声明了。 包博加上这句屁话的意思是要告诉别人我们是一个很正规的美国公司。
  
  弄得跟真事似的!其实包博不过就是想找一个中文英文都好一些,做事认真一些,工作踏实一些,人看上去说得过去的就可以了。至于有没有经验,懂不懂商业,包博不太关心。包博觉得他的要求不高。找到合适的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包博后来觉得真是瞎耽误功夫。
  
  广告发出了两天,包博接到了大概40多封RESUME。包博preview了一遍,先筛出去不合适的。最后剩下15个人,包博开始打电话interview,又筛掉了一半。剩下的七、八个人包博约来见面interview。
  
  包博在凯宾斯基租了一个小会议室,把所有人安排在一天来interview,一个人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先讲英文再说中文。
  
  这一天的interview下来,包博嘴都说干了,人也累得头混闹胀的,但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归结起来几大类型,也算让包博领略了一下北京的“专业人才”的风采:
  
  包博见到的第一种类型是“假装清高”型的,这类女孩最多。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北京外企里小白领所特有的那种拿腔作调和假门假式。给人的感觉,用北京讲叫“端着”,一天到晚老“端着”个劲儿的,“事儿事儿”的。包博是最烦这副德行了。一见那副模样,包博就头疼!
  
  第二类是“假装天真”型的。你看她们的简历,混过的外企不下十几家了,都快成外企里的“老油条”了。她们的飘忽不定的眼神里带着一丝“风尘味”。但她们一说话,那个“天真无邪”啊,那个“嗲”啊,讲起话来,不是拉长了音的Reeeeeeeeealy,就是港台腔的“哇~~~~塞”。要不就是用台湾腔调讲话:“你琐(说)的那本苏(书)书我是有看过啊~~,好~好~看哦,我焊(和)我的朋友都好喜欢地诶~~~” 包博心里这个气啊,简历上不是明明写着“曾经获得辽宁省铁岭市中学作文比赛第一名”吗?怎么干了两年外企中国话就不会好好说了呢?这不是“埋汰”人呢吗?
  
  包博心里骂,我是找秘书,不是找小姐,没必要弄得那么“小鸟依人”似的。也别把晚上的“工作”拿到白天来做!包博哪里敢雇这种女孩啊?!
  
  第三类,是“自说自话”型的。这个类型的往往年龄比较大一些,有一些社会经验和阅历。但就是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没讲几句就开始给包博上课了,告诉包博应该如何如何,就好象包博真是“傻小子开店”一样。Interview的时候,包博一脸“童真”地看着这些“大妈”拿他当孩子,给他讲北京经商ABC,包博心理就在笑,心想:如果我有恋母情节我一定要找这么一个秘书,不但是秘书,连老妈子都兼任了。
  
  包博感叹,这北京的职业场原来也象个junk yard,应聘的人的水平参差不齐。在北京经商是“垃圾场中、掏炼精华”。雇人怎么也好象是“垃圾场中、掏炼精华”呢?
  
  忙到了下午四点多,包博总算把这些“小姑奶奶们”都给打发走了。现在他就想马上能来上一大杯冰镇的啤酒润润嗓子,解解乏。
  
  包博跑到了楼下的普拉那,要了一个大杯的冰镇light beer,还特地向waitress要了一个冻得十分凉的pilsner 。普拉那下午的时候没什么客人。他们的德国经理Hans Peter Betz走过来和包博聊天。包博叫他Peter,包博常来这里,所以和Peter都已经熟悉了。
  
  包博和Peter正东拉西扯地谈论着北京的应聘工作的这些人,不免抱怨一堆。Peter笑着说“I know exactly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包博一大杯冰啤酒下肚了,火也败了不少。这时,包博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一个应聘的女孩。前几天包博给她打电话interview 。她的手机没人接,但却少见的设置了voice mail。在国内,几乎没有人用“语音信箱”。中国移动早就提供了语音信箱的服务了,而且不贵,一个月才十块钱。但不知道是因为习惯或是文化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国内很少有人用“语音信箱”,既没人设置语音信箱,你设置了也没人给你留言。国内打手机没人接的话,就给对方发“短信”。这和美国的差别很大。所以包博不太会用手机的短信功能,这么多年不用中文了,他的汉语拼音已经很生疏了。在手机上输入中文对包博来说是一个big challenge!
  
  就因为这个“语音信箱”,包博对这个女孩印象挺深。记得她姓张。张小姐电话里问是否还有机会能来interview。包博讲:当然可以了。于是就约了第二天早晨九点直接到办公室来。
  
  第二天早晨,包博一早到了办公室就接到了他的朋友从加拿大发来的EMAIL,讲有一个投资项目,问包博感不感兴趣。他这个朋友在美国拿了一个经济的Ph.D.,然后就跑到温哥华的一个大学的商学院去教书了。包博经常和他争论国内的经济问题,经常“抬杠”,是“杠友”。其实包博也是和他“抬杠长学问”,借机向他学习经济问题。
  
  包博正给他回EMAIL。有人敲门。包博过去开门,见是张小姐。
  
  包博和她握手:“How’re you doin?”
  
  “Not bad, not bad”
  
  这是来interview的人中唯一没有讲“I am fine, thank you”的。中国的英文教科书上面全部是千篇一律的“How are you? I am fine, thank you”。可是在美国却几乎没有人说“I am fine, thank you”这么老旧古板的话了。除非是不高兴的时候的反话。每次当包博听到国内的人讲“I am fine, thank you”,包博就知道这又是一个背课本的。更让包博受不了的是有的人还在后面再加上一句“and you?”这就更“书本”了!
  
  所以当包博听张小姐的回答不是“书本式”的,就顺嘴讲了一句:“Impressive!”
  
  张小姐显然是没明白包博的意思。
  
  包博把话题转开了,说:“Take a seat, please. I am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I will be right with you.”
  
  “Take your time.”张小姐回答。
  
  张小姐静静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包博的邮件发完了。他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面向的这位张小姐。
  
  张小姐长的中等身材,很清澈白净的面孔,没怎么化装。脸上带着看上去很真诚的淡淡的微笑。她穿了一套藏蓝色的西装套裙,西装里面是白色的真丝shell,黑色的中跟皮鞋。头发整整齐齐简简单单地批在肩上。没带什么手首饰,只带了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背了一个棕色的女式公文包。看上去十分专业、十分合体,不张扬。身上唯一的明快颜色是她肩上天蓝色的真丝印花方巾,上面印的是十九世纪法国印象派大师阿尔弗莱德•西斯莱(Alfred Sisley)的风景名画《莫利风景》(Moret-sur-Loing),画中的蓝天白云和法国小镇的白墙红顶绿树把她的脸衬托得更加清新明亮了。包博想难道她也敢用希思黎 (sisley)这种超级前卫大胆的牌子?但是,相比那些把不同等级的 “名牌”混在一起穿的外企白领们,张小姐还是显得有些过于朴素了。这可能和她是大学老师的原因有关。
  
  包博开始发问了:“Tell me something about youself”,包博两个眼睛看着她。
  
  “Well…., where should I start at?”
  
  “Kindergarten” 包博喜欢半开玩笑半当真地给面试的人出难题,看看对方如何应对。
  
  “OK…, I atteneded a big kindergarten called the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viersity…..”,看样子张小姐的不乏幽默感,而且反应也很快。
  
  遇到机灵的了,于是包博的问题开始越来越tough了,开始有点Stress Interview的味道了,包博只是想看看她的微笑和幽默感到底能坚持多久?
  
  “Tell me about the worst boss you’ve ever had.”
  
  “What are your biggest weaknesses?”
  
  “Why should I hire you?”
  
  …… ……
  
  张小姐基本上表现得还算不错,回答的不能说是无懈可击,但也还说得过去。
  
  张小姐尽管脸上还是带着微笑,但眼睛已经开始回避包博的眼睛了。身体语言也表现出了她的紧张了。包博本想再加把火,估计她马上就“崩溃”了。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包博说了声“Execuse me”,就拿起了电话。是加拿大打过来的长途。包博的朋友刚接到他的EMAIL,所以就打电话过来了和他讲那个项目的事情。
  
  包博肩上加着电话,嘴里一边说,一边在纸上记着。
  
  包博的电话还在讲。这时,包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也响了。包博看了看,号码不认识。包博就把手机递给了张小姐。
  
  张小姐拿起手机,以非常职业的悦耳声音说:“这是孙总的手机,我是他的秘书,请问您是哪一位?”
  
  张小姐的话显然让电话那边的加拿大的朋友听到了,他在那面讲:“Wow,女秘书都雇好了?不得了了,怎么样?说来听听!”
  
  包博忙解释:“还没有呢,还没有呢”。
  
  那面学着女声说:“‘我是他的秘书’,哈哈,还没有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嘻嘻。。。。。。”
  包博真是哭笑不得,也没办法解释。
  
  包博赶紧用手捂了一下话筒,给张小姐使了一下眼色。包博不想让两个电话互相听到。张小姐马上明白了包博的意思,拿了手机到套间的外屋去讲了。
  
  张小姐过了一会回来了,把一个电话记录放在了包博桌上。电话记录写得很清楚,谁来的电话,什么事情,等等。。
  
  包博和他朋友的电话打了有一个多小时。张小姐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已经恢复了平时面带微笑的状态。
  
  包博的电话终于讲完了,回过头来开始和张小姐讲中文了:“对不起!这么长的电话。咱们刚才讲到哪里了?”
  包博这才想起,还忘记了问她的中文名字了呢?RESUME是英文的,只有她的英文名字Jane Ann Zhang,first name, last name还有middle name都齐了,就是没有中文名字。除了姓,名字很美国化的
  
  包博问:“你的中文名字是叫张•简•安吗?”
  
  张小姐说:“Very close,我叫张建安”。
  
  “ ‘建安风骨’,很有气概的名字吗!蓬来文章建安骨……明朝散发弄扁舟……,这么说是一位才女啊!” 包博隐隐约约地记得李白的这么两句诗。
  
  包博这么一说反倒比那些interview的tough questions还管用,张小姐脸有点红:“我哪儿是什么才女啊?也没有那么大的气概。只是我爸爸特别喜欢‘建安七子’的诗,所以就给我起名叫‘建安’了,还没生呢着名字就起好了。”
  
  已经快到中午了,包博对张建安可以讲是相当满意。所以他就直截了当地offer他所能affordable的最高工资,打她个措手不及,把人雇下来。包博说了:“Ok, let’s close the deal. 这样吧,一个月4000。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包博根本也不给张建安讨价还价的机会,问题一下就跳到了“什么时候上班”上面来了。
  
  张小姐也没想到会这么爽快,这么简单,有点掩饰不住的惊喜,她签证被拒以后,她信心很受打击。她以前的工作也辞掉了,这段时间她一直是靠打零工给人家当翻译当导游过日子,她很想能有一份安定一点的工作,而且能增长一些商业经验。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她高兴地说:“什么时候上班都可以?根本也没在意其他事情。
  
  包博就知道他的以快取胜的办法会奏效。包博也很高兴,说:“那就从今天开始吧。中午我请你吃饭,算开工第一餐!下午你帮我把滨海市港务局的情况查一下,主要领导,下属公司等等。。。我急着用!”
  
  最后包博还加个一句:“演出就要开始了!”
  
  
  作者:安普若
  出处:海归网 www.haiguinet.com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haigui05 时间:2005-11-11 23:44:27
  作者:安普若
    出处:海归网 www.haiguinet.com
  
  (五)拨开云雾、初见曙光
  
  安普若
  
  
  2004年10月18日星期一
  
  
  下午六点多了,包博走到外屋,见张建安还在忙着查资料。包博说:"都六点多了,下班回家吧。"
  
  张建安"嗯"了一声,抬头看看桌上的表,说:"我把这点资料查完了吧。现在东三环正是堵车最利害的时候,下班了也走不了。老板,你不也没走呢吗?嘻嘻"
  
  包博笑着说:"你不用一定要比老板下班晚啊?这些资料已经够现在用的了。回家吧。…………嗷,还有,这是预支给你的前两个星期的工资,刚上班,等钱用吧?",说着,包博把一个装着钱的信封递给了张建安。张小姐显然没想到,这是今天她第二次出乎意料了。她接过信封,说:"谢谢老板… …"。然后拿起她的公文包高兴地准备下班回家。
  
  包博咳嗽了一声,说:"哦,By the way,今天interview的时候,让你久等了。嗯……,嗯……,You know, but that is a very important phone call, so….. Anyway, sorry for that"。说这种话的时候,好象还是英文好用。
  
  这又让张小姐没想到,这是她今天第三次出乎意料了。她走到了门口,忽然回过头来说:"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考验我呢" 。
  
  那天上午包博的电话确实很重要。来电话的是包博的朋友,叫李伦晶,他在温哥华一个大学里的商业学院教MBA,他MBA班上有一个中国来的女生。有一天找到他,想请李教授帮助介绍美国或加拿大的投资公司。她说她爸爸的单位想拿出一个下属公司与外方合资。她父亲就是滨海市港务局的一把手,局长兼党委书记。
  
  要合资的公司是滨海市港务局下属的港口航道清理公司。这种产业属于冷门。既不是高科技,也不是和老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产业。涉足这种冷门行业的投资人并不是很多。
  
  对于帮助国内的企业介绍项目或投资的事情,李伦晶一般是不会再过问了。因为以前,一天到晚总有人找他,请他帮忙介绍国外的投资人。今天这个要在中国建核电厂,明天那个要在中国建汽车生产线。大部分都是八字没一撇的瞎起哄和瞎"呼悠"。以前李教授没有经验,"拿着鸡毛当令箭,给个棒吹就当针",还真热心的帮助介绍了几家外商。可是一遇到真格的了、谈实质问题了,却发现,跟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有些项目是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介绍过来的,已经拐了N多道弯了,最后谁是项目的"业主"都已经搞不清楚了。这就和在马路上听说中国要登月球,于是就找外商,号称要到中国投资生产"登月车",并且还吹牛说能挣多少多少钱,这不简直就和说梦话一样吗?"十亿人民九亿'砍',还有一亿在发展"。几次下来,李伦晶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傻实在",所以他再也不去达理那些求他介绍项目或投资的家伙了。全都是连点边都不沾的说梦话的"砍爷"和"梦游意症"。让他们自己去呼悠自己去吧!
  
  可这次不同,尽管这个项目听上去不那么吸引人,但这次的关系很直接。不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而且这个女生的话里明显表露出:这并不是她个人的意思,而是她父亲的意思。但李教授还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不想过多介入这种"呼悠来呼悠去"的事情。他想了想,还是把这个项目交给包博去干吧。
  
  李教授知道包博根本没钱去投资。但是,包博认识的人多,如果真是好项目,包博是有办法搞到钱的,这是其一;其二,包博人在中国,可以马上进入角色,比在美国加拿大这里找个人过去看项目要容易得多;其三,如果这又是一个以前那种"呼悠来呼悠去"的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包博马上会看出来的,不用他担心包博会被骗,他不骗人家就已经是好事了;其四,他知道包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如果这是一个真实的项目,包博应该有本事把它做成。更重要的是,如果包博真做成了,包博不会亏待李伦晶的,这点李伦晶很了解包博。他知道包博为人处事精明归精明,但还是很"海派"的,不会"扣扣叽叽"地"不上台面",在小钱上做文章。其实这点是许多人乐意和包博合作的关键。
  
  李伦晶想到这里,觉得包博这种人做这种事情再合适不过了。电话里他和包博讲:"你去看看,这个不成,说不定还能谈出点别的什么项目来。以后我把这类的项目全介绍给你,你决定做与不做,怎么做。做成了咱们都赚钱,不成你就当是瞎呼悠了"。以包博敏锐的商业嗅觉,他当然知道哪些项目是有利可图的,哪些项目是浪费时间。
  
  比如这个项目,包博想,这可能不只是一个合资公司的小项目。如果弄好了,这可能是打开一个行业或打开一个圈子的机会。于是包博对李伦晶讲:"没问题!你让他们马上和我联络。'拉锯就出末,耕耘就收获',有项目做,就应该能赚,就看会不会赚了!" 包博总是有他一套street smart的歪理论,和李伦晶的"学院派"相得益彰。
  
  从张小姐查到的滨海市港务局的情况看,滨海市港务局的局长兼党委书记是邢里明。是60年代的大学生,改革开放后被提拔成港务局的领导,后来很快又当上了港务局的一把手,已经在一把手的位子上坐了10多年了。今年59岁,马上就要"到点"了。
  
  没过两天,李教授发来了EMAIL,讲:邢书记的女儿邢圆圆已经帮你们联系好了。港务局下属的港口航道清理公司的总经理董厚明一两天之内就会和你们联系的。
  
  两天后,电话固然来了,对方说:"我是滨海港务局港口航道清理公司的董厚明。。。"
  
  张小姐不等对方做更多的自我介绍,马上十分热情地说:"董总,您好!您好!我们孙总一直再等您的电话。您等一下,我把电话给孙总"。张小姐很会让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一下变得象老朋友似的。
  
  董厚明对项目的心情很急切,在电话里和包博约好两天以后到北京来和包博见面详谈。
  
  那天董厚明一早从滨海市自己开车来北京,到包博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11点多了。董厚明人很年轻,大概还不到35岁。中等身材,人不胖,带一幅眼睛,穿一身深蓝的西装,里面是一件深颜色发暗红发亮面料的衬衫,黑皮鞋,鞋上面有一个商标已经磨秃了的金属标志,浅灰色的薄呢绒袜子,没带领带。人上去很象他的名字,憨厚但精明。说话做事表现的也很有事业心很认真。他给包博第一眼的印象是像个国营大企业中的团委书记,一副少年老成且官味十足的样子。
  
  董厚明到了之后马上开始会谈,张小姐记录。
  
  上来,包博先简短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公司的情况,无外乎是一些云山雾罩的牛皮工夫。董厚明好象并不太关心。听了包博的介绍之后,董厚明第一句话就是:"贵公司是我们邢书记介绍的。想必一定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投资公司了,所以我们很希望能和贵公司合作",话外之音是说你是我们邢书记介绍的,有没有实力,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轮到董厚明开始介绍了,他先介绍了一大通滨海港务局的情况,这些包博已经从张小姐查到的资料中了解了。最后他才开始介绍航道清理公司。他说:"我们航道清理公司是滨海港务局下属几十家公司中相对比较小的"。
  
  但他马上提高了嗓门说:"但是我们公司的项目却是邢书记亲自抓的,从公司成立,班子配备,到今后的发展规划,都体现着邢书记的一片心血,体现了领导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可以这么说是我们是港务局的重点中的重点,啊?"
  
  董厚明真的象个"团委书记",讲出来的话官腔十足。每次提到"邢书记"都要加重语气,而且结尾还要加一个拉长了音 "啊"字,象大首长在作报告。包博看到旁边的张小姐已经面带压抑不住的"肉笑皮不笑"了,知道她肯定是在笑话他每句话必提"邢书记"的那种马屁官腔。包博瞪了她一眼,意思是:"你别笑,严肃点!"
  
  包博认认真真地听着董厚明的介绍,从他的这些官腔里他捕捉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
  
  第一、 这个公司是他们邢书记建的,所以可以讲是邢书记自己的baby。
  第二、 领导班子是邢书记配的,所以董厚明肯定是邢书记的人了。
  第三、 看样子合资的想法也是邢书记的意思。
  
  董厚明接着说:"之所以我们是重中之重是因为我们的工作直接牵扯到港口的生产作业乃至进出港船舶的安全。我们现在急于扩大生产规模,好为咱们滨海港的建设再立新功,为滨海市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我们邢书记提出了引进外资的战略构想,我们希望利用国外的资金优势和技术优势,提高我们的生产规模和管理水平。同时,我们邢书记也想以我们航道清理公司作为试点,走出滨海港务局对外开放坚实的一步,取得经验,加大我们改革开放的步伐,使滨海港能持续稳定地不断发展。"
  
  说到这里,董厚明干咳了一下,说:"关于如何合资吗,我们已经按照邢书记的想法做了一个方案。"
  
  说着,董厚明从皮包里拿出了两页纸递给了包博。包博看了一眼,是一个简单的Proposal,有这么几段:
  
  第一段是介绍航道清理公司的基本情况。介绍他们承担了滨海港的全部航道清理工作。他们有三艘挖泥船;一栋四层的办公小楼的资产;80多名员工。
  
  第二段是废话,讲他们自成立以来,取得了如何如何大的成绩。
  
  第三段是讲他们现在的净资产的评估为1000万元人民币。希望引进外资1000万元人民币(120万美元)组成合资企业。提议让外方占51%的股份,中方占49%。
  
  第四段是讲他们将如何如何创造更大的成绩,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希望和领导的关怀。
  
  包博看了之后心里一大堆疑问:还没谈判呢,怎么一上来就退到了外方51%、中方49%的地步?难道他们用净资产作为公司的评估价吗?难道是他们真的不懂?还是另有原因?从董厚明的话里,包博知道这个项目的关键决定人是他们邢书记,而董厚明只是具体经办人。那么"中外49/51"的股权结构肯定也是他们邢书记的意思了?他们邢书记为什么这么定呢?
  
  为了不显得唐突包博把到嘴边的问题都压下了。他等后面找机会再详细了解情况。
  
  中午,包博请董厚明吃饭。董厚明一再说:"咱们以工作为主,中午千万别太复杂了。下午咱们好继续谈啊"。包博本来是想请他去在凯宾斯基饭店的"龙苑餐厅"吃粤菜和宫廷菜。既然董厚明这么坚持,包博就说:"那好,咱们就在楼下吃点自助餐,快!"
  
  包博他们到了凯宾斯基饭店一楼的Seasons Café"怡时厅"。带位小姐把他们三人带到了一个靠窗的可以看到宾馆内花园的桌子。怡时厅是buffet lunch。中间是圆形的buffet台摆放的是开胃菜和精美的甜点dissert。边上是热菜,菜色齐全,中式菜、西餐都有,还有各式海鲜,有活螃蟹,live mandarin fish(活鳜鱼);Chef当场给你烹制,有牛排、有生鱼片、还有面挡;还有cheese火锅。周末的时候这里香摈酒、红葡萄酒、白葡萄酒都是随便喝的,但平常要特别order。
  
  包博问董厚明想喝点什么?董厚明说工作午餐就不喝酒了。包博说不喝酒那么就来点香摈吧。于是要了三瓶香摈。张小姐不停地往董厚明高高的香摈杯子里倒酒,董厚明很喜欢这种香摈,一个人就喝了两瓶。董厚明显然对这里很满意,先是一大盘子生鱼片,再来一盘子螃蟹,最后还吃了不少的甜点dessert。
  
  包博和张小姐加起来才喝了不到一瓶香摈。两瓶香摈下肚,董厚明loose up了许多,还开起了张小姐的玩笑,说:"让你来吃自助餐真是浪费!你瞧你,就吃了那么一小盘菜叶子就算完了?" 张小姐中午只吃了一盘生菜沙拉。
  
  包博附和着说:"您可千万别劝她多吃?她多吃一块钱的东西,她要多花三块钱去减肥。她还是少吃点省钱。"
  
  张小姐笑着说:"老板是怕我们吃成大胖子,影响公司形象!"
  
  大家开开玩笑,在香摈酒的作用下,气份活跃了许多,关系也拉近了。
  
  包博开始一边聊天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问起董厚明一些私人问题,比如什么时候毕业的,哪里人啊等等。
  
  董厚明是学文科的,大学毕业后因为他父亲曾是邢里明邢书记的老上级,所以他就分配到了港务局,没多久就当上了局里的团委书记。他还常常替港务局自己办的报纸或是局里开会写个稿子什么的,笔杆子不错。后来邢书记就把他调来当局长助理,就是邢书记身边的大秘。这两年,邢书记先是送他去省里的党校学习了一年。其实就是让他认识认识省里其他部门的一些头头,为他今后的发展打下关系。然后又花了20多万送他到"人大"读了一个在职的EMBA。对他的培养可谓是不懈余力。
  
  等董厚明把书都读完了。邢书记没有让他高升,却让他下了基层,到了航道清理公司这么一个处级的、不到百来号人的、新组建的下属单位当总经理。
  
  董厚明说:"可能是邢书记觉得我大学毕业到了港务局就在团委工作,后来又在他身边工作,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所以让我到基层锻炼锻炼。"
  
  从上午董厚明的介绍中,包博感觉董厚明确实缺乏一些业务方面的经验。但这也只是为什么让他到航道清理公司当总经理的一种解释。包博隐隐约约感到他们邢书记可能在布更大的一个局,董厚明是他们邢书记布局中放在"小目"上的关键一子。为以后抢夺"边角"实地打下基础。如果把他上来就放在"天元"上,看上去很大很醒目,但却起不到实际的作用。
  
  于是包博说:"你这个位置可能是邢书记战略转移的关键一点啊!"
  
  董厚明很认真地看了看包博,没说话。看样子他也在琢磨这个事情。
  
  吃过中午饭,下午大家就轻松了许多。包博干脆把西装上衣也脱了。谈话也变的亲密起来了,问题也问得直接了当了。
  
  包博问:"现在你们一年的销售收入是多少?"
  
  "我们一年承接的工程量5000千万左右。"
  
  "那么你们预期五年后你们的营运收入会增长到多少?"
  
  "孙总,不满您说,我们现在如果想干,一年两个亿的工程也有。但是咱们的生产能力有限,咱们只能吃下来一个亿的工程量,所以咱们特别想利用外资扩大咱们的生产能力。"
  
  "那么,你们现在的margin是多少?"
  
  "马金?"
  
  张小姐马上解释:"就是毛利率是多少?" 包博感激地看了张小姐一眼。
  
  "这么说吧,我们现在的净利率是20%多。所以我们一年的净利润大概在1000万左右。我们还有潜力可以。。。。"说到这里,董厚明觉得说多了,马上不再往下说了。
  
  包博猜,他可能是想说利润率还是有潜力可以再提高的。看样子他还是有些"毛腻"藏着呢。包博不便穷追猛打,把话题差开了:"你说的净利润是利息前和税前的净利润吗?"
  
  "我们现在没有贷款,所以也就没有利息。我们是新组建的公司,可以讲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啊。也没有退休职工的负担。" 董厚明接着讲:"我们合资之后,可以享受'三免两减'的优惠政策,至少咱们三年不用交所得税。所以咱们可以不用担心利息和税。其实,我们还可以象市里要来更好的优惠政策,包括低息贷款,政府拨款等等。我们航道清理公司也是治理环境改善污染的环保公司啊,是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我们。。。 。。。"
  
  董厚明显然对政府的政策吃得很透。他还在不断地发挥他这方面的才华。但包博这时心里却在计算着他们的公司估价:按他们当年的净利润算,如果假设非上市公司的市赢率为5到10,以此来计算,那么他们的市值也应该在5000万到一个亿。他们现在用净资产1000万做公司的valuation,那么光这里就能赚大概5到10倍的钱。It sounds too good to be true。包博还想在确定一下,但又不能打草惊蛇,于是问:"以现有净资产1000千万合资,能不能得到上级的批准?" 包博很善于声东击西。
  
  董厚明说:"国资委有规定,以国有资产合资或出售转让国有资产,是不能低于现有净资产的。我们是完全符合国家规定的。而且我们的合资规模小,不超过两千万,不用报部里批准。我们局里和市里批了就可以了。"
  
  包博心里明白了,之所以他们把公司的valuation压在1000万,是为了不把项目搞得太大,躲开审批这道关口。但包博想,难道就为了好审批一些,就做那么大的牺牲?
  
  于是,包博故意放出烟雾弹,说:"你们航道清理公司主要的净资产是三艘挖泥船,一艘船龄30多年,另外两艘船龄20多年,都是80年代的船。如果按十年折旧算的话,到现在应该折旧的查不多了,估计也就还剩一些残价在在帐上了吧?"
  
  董厚明一听,以为包博要压低他的净资产。忙解释说:"我们每年都对挖泥船进行维护和再投入,有折旧有投入,所以现在挖泥船的价值还是不少的。我们的净资产可是实打实的,没有半点水份。"意思是说,你可别再压了。
  
  包博知道董厚明上了他的当,被他把注意力引到了净资产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去了。心理很是得意。
  
  包博紧逼了一下之后,马上开始"放",他说:"没关系!净资产以后咱们再做评估,我们不会在几十万的小钱上斤斤计较的。"
  
  包博既留下了一个以后重新评估净资产的伏笔,又很大方地说不会在小钱上斤斤计较。包博收放自如,搞得董厚明既担心又高兴。
  
  包博看差不多了,于是开始"收关",他说:"董总,今天听完了您的介绍,我们可以明确地表示,我们对您这个项目的投资很感情趣。下一步,我们要实地考察一下,并对公司做due diligence。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我们马上就起草《投资协议》,协议签好,一个月之内资金就到位。咱们的合资公司就开业。" 包博又很豪爽地加了一句:"100多万美元的投资对我们来说是个小项目,你们会看到的,我们的动作是很快的。"
  
  包博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前景,在墙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饼。谁听了都会动心。给人感觉,不就是100万美元吗,小意思,咱们走一下手续,钱你就拿去好了。
  
  董厚明很是高兴地问:"那你们什么时候来考察?"
  
  包博一脸的大气磅礴,说:"我们对这个项目很看好。那么咱们就加快步伐,就下星期三来吧。"
  
  董厚明紧紧握着包博的手:"那么我们下星期三恭候你们!"
  
  包博留董厚明吃晚饭,并留他在北京住一个晚上,想请他晚上出去"玩玩",包博说话时特别加重了"玩玩"这两个字。董厚明当然明白包博的意思,他谢谢包博的好意。并说咱们到滨海市再好好"玩~玩~",并拍着胸脯说:"我来安排,保证满意",说完了暧昧地一笑。
  
  包博和张小姐送董厚明到了宾馆门口。董厚明看到包博这么豪爽,这么大的气派,说:"我就知道咱们邢书记介绍的投资公司肯定有实力。我们前面接触了不下十几家国外的投资公司,都不行,谈不拢。和你们今天一谈就有这么大的进展。我今天要马上赶回去向邢书记汇报。"
  
  "咱们下星期三见!"
  
  包博目送董厚明的车远去了。回头对张小姐说:"准备下星期三去滨海出差。"并学着京剧《龙凤呈祥》里呂范的对白说:"那时杀将进去,与他个措手不及,岂不是好!"
  
  张小姐看着这个一身洋装,洋派十足的假洋鬼子张嘴京剧对白,被逗笑了。`
  
  
  作者:安普若
    出处:海归网 www.haiguinet.com
作者:华丽专区 时间:2005-11-12 21:47:23
  你好!
  我本人爱好文学,喜欢画画、写小说,有空可以到我专区坐坐哦!
  ——谢谢!
  我的网页是:http://hualivb.tianyablog.com
作者:hermesping 时间:2007-02-28 12:46:31
  看书留名。
作者:gy913 时间:2007-03-30 16:59:33
  记号
作者:willwell55 时间:2007-05-16 09:02:51
  bucuo
作者:xiyue3154 时间:2007-10-06 12:16:05
  jihao
作者:acekiller5 时间:2010-01-27 17:21:52
  jihao
作者:rogerchiou 时间:2010-01-28 13:42:00
  3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