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彪悍地成长

楼主:白云苍狗MM 时间:2005-10-27 16:56:00 点击:3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
  
  我哥哥早年是送到专业队练摔跤的,所以他在的时候,是显不出我的彪悍的。
  幼年记忆里,他永恒的不洗衣服、不做饭、不涮碗、出去玩不带我,我要是跟着,他就揍我,还把我提溜着腿倒栽葱一样塞到家里一米多高的大水缸里,差点淹死。夏天去游泳,我总会离他远远的,以免他从水下拖我腿,或者使劲把我的脑袋往水里按。
  没有安全感。他若在我身边。
  
  因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了,但是那个深夜里,我偷偷爬起来,摸到棒槌,潜伏进他的房间里,揣测好了他脑袋的方向,出手!一边打还一边数着1、2、3,三下后迅速消失跑回自己的房间把门死命的反锁上,心狂跳,想,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
  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事后,他并没有变本加厉的报复我,倒是从此对我有了几分敬畏,不再那么肆意的想揍我就揍了,妈妈多年后说,那次他头上的包很久才消下去。
  
  小学时,妈妈分了新房子,他们三个搬走了,让我跟着爹爹奶奶过,理由是新房还没有通电。奶奶那个时候是脑血栓后遗症本身不遂,于是我就在上学回来后的日子里照顾奶奶的起居、穿衣、吃饭、擦澡、洗脚、梳头的,还要洗衣服、封炉子、烧水和做做稀饭、干饭、面条的,爹爹怕吵,奶奶有时候莫名烦躁,于是我无论怎么卖力的讨好,总是难免有时候被他们责备,我想家,想爸妈是不要我了吧?有一个冬天,我睡的那个厨房屋子里冷的厉害,就把炉子拎了进去,后来,他们说我命大,煤气居然只是让我睡了一天而没有死掉。
  
  我有时候也去新家,现在看,那真是豪宅,偌大的院子爸妈还养了鸡鸭狗花草虫鱼瓜果蔬菜,加上里里外外的房间打扫完卫生要一天。可是,无论我怎么表现出我的勤快,他们依旧说让我回到奶奶家。
  
  有一次我给奶奶穿衣服,她说应该先把绒衣塞到绒裤里面,可是我觉得绒衣塞在绒裤外面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于是,她破口大骂起我来,说我死丫头,吃白食的还犟嘴,我突然咆哮了起来,大声凄厉的喊:你这么坏,你的病永远也好不了了!结果这句话让我那么久的乖都白卖,她歇斯底里起来,要去投河、上吊、挖坑活埋了!家里大人来了很多,我自己跑到淮河边上,做在角落的石头上哭的厉害,一个10岁以下孩子的心无法忍受长久以来被迫接受的察言观色、见风使舵、讨好卖乖,我想,大河的底下也一定有豪宅。
  
  天黑了,四娘终于找了来,她许诺我不要哭不要生气,只要回去和奶奶认了错,她会给我一大把彩色外壳的铅笔,她比划。我想,她的一大把应该有20多支吧。我乖乖的回去了,看在铅笔的份上,回去就给奶奶跪倒了,哭的很惭愧。奶奶倒是要我起来,还喊四娘:“快,快拿那个蜜桃罐头给小燕吃!”
  但是,很快,大人们对今后我是否还会口吐真言有了担忧,爸妈终于让我去了新家。
  
  10岁那年我生日,五一,大家都放假,我等了很久很久,希望家里人的不动声色是为了到时候给我一个惊喜,直到晚上七点多钟,我看着天黑了,心才慌起来,他们终于都忘记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不喜欢我的,从小就说我是爸爸去河里挑水时,我自己藏在水桶里来到这个家,所以他们不带我住新房子;让我做所有的家务;哥哥揍我就白揍;还告诉我女孩子要懂得忍让和勤劳,要不然懒惰是很丑的事情;哥哥不懂事我不应该计较。我联想起来,伤透了心,自己在屋子里把白白的蓄钱猪砸个粉碎,一边哭一边往手帕里拾钱,最大的是一毛的,还有五分、二分、一分的。
  
  压岁钱都被妈妈没收了,她说人家给了我们,他们要给人家的孩子,所以,这个钱要用于还礼。妈妈还说她一天才十块钱工资,这么多人吃饭必须节省,我就担忧的厉害,每天算啊算,觉得不能乱花一分钱,要不然,这可怎么活啊,可是哥哥悄悄对我说:“不要理我爸我妈,大人总是这样,会哭穷,他们有钱着呢!”我听了才心安一点。但是今天是我十岁的生日啊,他们怎么可以不记得?怎么可以?我哭着捧起手帕里的硬币,把院子里的铁门摔的巨响,义愤填膺的上街去买蛋糕,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给我过生日,我自己给自己过,你们不疼我,我自己疼自己,我恨恨的想。
  
  十块钱,我花光了所有的钱,气的哼哼的回到家里餐厅,自己点蜡烛,自己吃蛋糕,就不给他们吃,我都盘算好了,谁再看的眼巴巴的都不行。
  当我从冰箱里打开冰冻的桔子汽水一边喝一边吃蛋糕的时候,我爸出现了,他站在我身后,命令我不许这样吃,说会生病。我不理他,继续背对着他吃喝我的,我想:少来,找茬?这个理由真是可笑!平时又不是没有这样过。他一定是觉得被人轻视的感觉不好,因为他冲了过来打了我一巴掌。我终于哭出声来,我摔掉汽水,瓶子嘭的一声就暴了,妈也过来了,堵在餐厅门口,我出不去,就委屈的哭,低着头,眼泪落在蛋糕上,我一滴滴的再吃进去,爸妈很严肃的围坐在餐桌边,训斥我,我一言不发依旧恨,最后只记住了他们的一句话:你过生日是长大了还是变小了?
  我一直记忆到十几年后的今天,这句话——过生日意味着长大了还是变小了?
  但是,从此以后,我的生日爸妈再也没有忘记过蛋糕和礼物,有时候还会给我阴历、阳历过两次。
  
  哥哥14岁那年被下放送到深圳接受再教育,我自在的很呢,在新房子里,一个暑假就长了20斤,爸妈忙的披星戴月,我就租一堆书,躺在沙发上看琼瑶、红楼梦、贾平凹、鲁迅和三毛,老爸每天早上在茶几上放30块钱算菜金,家里冰箱永远都是满的,我通常只会花一两块钱买点豆芽、冬瓜、青菜的回来烧肉、烧鸡,老爸晚上要是回来吃饭会自己买点卤菜给我打牙祭、给他下酒,于是,那些钱都充入了我爸口中我的“小九九”,天知道,我那个时候多么贪睡,一天到晚困啊困,12岁那年上初一,第一天做操站第一排,期末考试后放假排队的时候就站到了最后一位,一个学年,我长了一个脑袋。
  
  于是,每天总因为这个睡觉被爸妈羞辱,说我懒惰什么的,一个假期,爸妈在院子里一直喊啊喊的,喊我起来打扫卫生洗衣服,我妈是这样的,她若动了起来,任何一个人静止她都不平衡。于是我被喊的五心烦躁,就跳出来冲到院子里,站在客厅高高的台阶上,扯开嗓门喊了起来:“我睡个觉你们喊什么喊?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凭什么卫生都要我来干?女孩子就该干所有的家务吗?你们不是说我懒的象猪一样吗?我是猪,你们是什么?哼!”我气势磅礴的说完,自己还气的厉害,把房门使命的咣当上,依旧睡我的觉去了。爸妈面面相歔,从此他们上班时候再也没有有意无意的弄出动静要我起床了,卫生硬性摊派终结在我的一番呓语中。
  
  (下)
  
  两年后哥哥誓死从深圳回来,铿锵有力的理由是:在深圳,我们甚至不如老板的一条狗!我也要当老板!
  他的回来,我清楚的知道意味着什么,那个时候他装出小老板的样子在爸爸的店里盘踞着,我中午晚上会回来做饭、吃饭,他从来不等我,每次总是把鱼肚子、鸡大腿和脆骨之类的好部分吃完,米饭我要是煮少了那就不要吃,要是煮糊了,我就得吃糊的部分,因为他的理由是小丫头总不能养的太胖终日造粪,而且这一切也是因为我的判断不准确造成的,我要承担。
  爸爸忙的厉害,也不知道忙什么,估计是每日三十块菜金之类的事情,总之喝不完的酒,常常醉而不醒、醒而不醉的,他和哥哥说:我,交给他管。
  
  于是凡是有找我的电话统统都被他呵斥一声:不在,挂掉!凡是找我的男生都被他轰走!越是他朋友、我同学或者人多的场合,他越是骂我骂的难听,我面子扫地,丢人死了,经常气的一句话说不完就会哭着跑开。每天放学第一个冲出去买菜,下午常常迟到,还常常一到学校就爬在桌子上哭泣,有个同学知道我的情况总是悄声问我:“你哥又欺负你了?”学期结束,班主任找我谈心:“你是班长啊,你看看你这个学期迟到了多少次?”我拿过记录一看,52次。
  
  我悲伤的厉害,二姨家的表姐,我哥一直很喜欢,她被欺负了,他把那个欺负她的男孩子吓到尿裤子;三姨家的表妹,我哥也很喜欢,总是常常接她,给她买吃的,和颜悦色。我无论迟到多少次、每天做好饭菜,等他吃完才从厨房出来吃剩下的,无论我怎么把他的衣服鞋子洗好叠好收好,他始终不喜欢我,我想不明白,一母同胞啊,他是家里的大少爷,我是家里的大小姐,我们都是唯一的,为什么他这么对我?
  直到现在,我都固执的认为,我长的不漂亮,是他不喜欢我的最根本原因。
  
  一个暑假的中午,酷暑,我热透了全身,在厨房里做饭,盛好端到客厅,把他的碗筷摆好、饭盛好、冰水准备好,他进门就吃,我叹口气,又回到厨房,收拾战场。大凡做生意的人,通常每天的利润都会反映在脸上,我哥格外典型。生意好,他不说废话吃完就走;生意不好就要指桑骂槐,咸了淡了的骂我。这天,我估摸他差不多吃完了,就过来端个小板凳做在餐桌的一角悄悄盛饭拌着鱼汤鱼尾巴吃,他做到我对面,拿个筷子去砸搪瓷缸子里冰了的水,冰块溅了出来,溅到我脸上,我躲了躲,他凑过来,故意的溅到我脸上更多,我嘟囔,你干什么啊?
  
  他眼睛一睁,把缸子一摔,啪的一巴掌就打了过来,我手里的饭碗叭的就翻在了地上,我站了起来,大喊:你想干什么?我怎么得罪你了,我每天做饭涮碗洗衣服打扫卫生伺候你,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他说出来的话,我一辈子记得,他说:“我每天做生意,供你吃喝上学,不是要你养膘造粪的,你做的都是应该的!”
  我大哭:“我爸我妈养我,凭什么是你养我了啊?你把你自己想的太了不起了吧!”
  
  他最爱说我的一句就是:“人熊嘴不熊!”通常这句话接下来就是一场恶战,我大呼救命!
  老姨在前面外外家,跑过来,说他不象话,不该打我,都这么大了。他说老姨多管闲事,老姨气走了,我显然吃亏,我长的再茁壮也明显不是他182CM、100KG、专业摔跤队出身的对手,我大喊,我和你拼了,就拼命挣脱出去,冲到厨房,把菜刀拿了出来。
  他看见,飞速的跑出客厅,跑下楼,跨上摩托车,飞一般的消失了,我拿着刀,追到大门口,骂孬种!
  
  我不想活了,这种日子,生不如死,每次都是爸妈眼泪婆娑的对我说,要我懂事,不要和他闹,可是,天地良心,我们俩个不知道是谁克谁。我回到客厅,看着一桌子他风卷残云后留下的残汤剩羹,和我自己没有吃到第二口就被他打翻的饭碗,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掀掉桌子,砸碎碗,把菜刀砍在桌子上,把书包书全部倒出来,装了23听健力宝,搜集了能找到的钱,把房门锁好,离家出走了。
  
  那次,我没有走成,去了一个住在火车站边上的远房二姨家住了两个星期,我妈去看我,不痛不痒的说了我哥几句不对,我没有回去。我爸又去,快哭出来,他总是很容易就让我以为他是个感性的人,他渲染的气氛很浓烈,他说:“你不知道,当我忙了一天回到家一开门啊,看到家里那一地的狼藉啊,我的心啊……我们累死累活为了什么啊,不全是为了你们啊……”
  
  我从此再也不和我哥闹了,我知道,我要懂事,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心疼我父母的话,那他们真的是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爸让哥和我道歉,说以后再也不用你管你妹妹了,重申一点,她有我们养,不是你在养她。
  我一句话也不说,把舌头都要咬出血来了,在心里对自己说:今生都不会原谅他!
  
  从此,被人形容为“燕妹和春哥大战一百八十个回合不分胜负”的战役为我们兄妹之前划上了一个句号,路归路,桥归桥。
  他为父母不让他再管我而非常生气,我也从此再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了,十四岁,我对天下哥哥的情谊都终结在那最后举起菜刀的家庭暴力里。
  
  如果说少年时经历留给我什么阴影的话,那就是:我其实特别厌恶我做饭时,人家不等我就动筷子;我成年后嘴甜的喊很多人哥哥,其实是心里不再当这个称谓算个什么玩意;我找了一个大我八岁的男人当丈夫,我以为他会补偿兄长曾经带给我的伤害,但是当他动手打了我之后,这一切都如多年前的那个酷暑午后,顷刻间轰然倒塌。
  
  14岁住到学校,脱离了家庭,意味着我必须以一个成人的姿态来面对所有的一切,经过那么多年宽心父母的家庭教育,我的自理能力棒的没得说,我好多时候很悠闲,觉得不用再伺候他们真开心。一颗茁壮彪悍的心已经勇敢到无所畏惧,无论再面对如何的痛楚、羞辱都没有关系,没有血缘的伤害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他们不是你的亲人,不需要永生面对。
  
  蚌埠那个城市,号称匪城,曾经很害怕别人这么说,因为,我要生活在那里。现在挺沾沾自喜的,我可不是吃素的,知道我成长在一个怎样的地方吗?土匪横行的地方!哼,久经考验的!
  离家的日子,脱离了压制,我迅速高大起来,从内到外,16岁走上工作岗位,把头发剃成很短,染成黄色,把眉眼都露在外面,我口袋里总会有钱,每天在街上晃来晃去的时候,恍惚中,我觉得自己是那片城市真正的主人。
  
  有一天,我路过蚌埠火车站广场,吐了瓜子壳,人群中蹭的冒出一个人说要罚款,这些人总是把罚款当手段,躲在阴暗的地方,四处侯机出动,拉住我的衣服就理直气壮的要我掏十块钱认罚,我不理她,继续走,她就扯着我的衣服,跟着我。这些人是长期盘踞在这里的地痞,油条的厉害,而且开始就会显出一副“我不好惹,乖乖拿钱”的气势来,我看了冷笑,让她把证件给我看,她没有,就把罚单给我看,那一个空白的收据没有任何可以要钱的公章,我摔还给她,底气足起来,大声问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吐瓜子壳?左眼还是右眼?”这是一句威胁的前奏,潜在的话是:无论左眼还是右眼,我看你都想要熊猫眼!
  
  我大声起来,她突然小声说:“你嘘什么,你小声点小声点……”我一听,更觉得她的鬼鬼祟祟,站住,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放—开—你—的—手,立—刻—在—我—面—前—消—失!”她蹭的松开手,真的消失了,我昂首挺胸,心里亮堂起来。
  
  怕个屁,这些个鸟人,这个鸟社会,这么多鸟杂种!
  
  还是蚌埠火车站,那个专门欺负外地人的地方,我赶一趟车,用200卡在车站设置的公用电话亭里拨长途,挂了电话要走,却被揪住,要我给一块钱手续费。我让他出具发票,我熟背当时的很多规章制度,我告诉他安徽省电信部门几年几月颁布的什么规定的哪一条严格规定了:卡类电话是预付费电话,不需要再额外支付任何费用,任何一部公用电话都不得以任何名目收取卡类长途在该机使用后的费用。
  他说不过我,反正,不行,要钱!我气了起来,就不给!
  
  他就揪着我拖到他们楼上所谓的办公室里和所谓的领导说,一群领导在打牌,一个女的斜眼看看我,让我不要罗嗦赶快给钱,我说给也可以,你必须出示正规发票而且注明是200卡电话的手续费,他们说,发票没有,这个钱你要是不交今天你就不要走出这里。
  我突然凛然起来,大笑,生平最喜欢战斗,看到挑衅就仿佛大力水手吃了菠菜罐头后,全身通了电一样,我也挑衅的说:“钱,没有!我,要走!你们来动我试试?!”
  在一群人面前,我扬长而去。
  
  火车已经停止检票了,我跨过座位就要从旁边的通道进去,又冒出一个鬼来,伸手说:“车票!”我伸手就给了他,眼睛还看着月台的方向,以为他检票的,谁知道他说:“罚款,你踩座位了,三十!”我想,好,又来一个,时间紧的厉害,车票才14块,还价:“少点!”他说十块最少!要不然车票不给你!
  我眼睛要急出火来,扯开嗓子就高喊了一声:“抢钱啦!”以前测过,我最高声音140分贝,比火车还高20个分贝。
  那天,偌大的一千多个人的候车大厅,目光全聚集了过来,那一刻,空气都凝固在我的高喊余音里,那个人立刻把车票给了我,还说声赶紧走,来不及了!
  我最后一刻踏上那辆即将启程的火车,从此,呼啸走到今天。
  
  一个朋友说她是植物,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都顽强生长,我问她觉得我是什么,她说:王八。
  我愣了,她解释:平日里默不作声,一旦发飙就咬住不放,不飙而已一飙惊人。我当她如此把我概括化纯属玩笑,因为,好难听。
  她又说了句:但是,很补。
  我舒口气,欣慰。还好,还有人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