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凤凰男与孔雀女的房式生活:下辈子还嫁凤凰男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6 21:53:00 点击:641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80后费溪、蒙晓瑞等人拥有同样的出身——都娶了“孔雀女”为妻,且先后沦为房奴,城市里有盏灯为自己而亮的同时,各人也开始面临一样或不一样的境遇。
  房式生活,步步为营。要不要生孩子?春节去谁家过年?老妈第一还是老婆第一?谁为供房付出更多?房式生活无小事。
  传销、第三者插足、洪水、劫匪、车祸等非常事件不期而至,年轻的80后不得不经受生死、人性的考验。
  易萧萧、费溪、蒙晓瑞、戴菲菲、冷歆萌不甘心为生活的负累所奴役,他们以各自独特的方式,要么成就了感人至深的亲情,要么演绎了一出爱情悲喜剧。
  
  中秋的麦城街头华灯初上,柏油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夏天似乎没有打算离开的迹象。费溪看着夜幕逐渐洒落的世界,内心回家的那份念想愈发迫切了。要不是易萧萧接连打了几次电话催他,甄玉强或许还不会放他走。
  “你在哪呢?”
  “我还在办公室呢,正在和老甄说话,一会就走了,你们先去啤酒烤肉城占个座等着我吧。”
  “你怎么这么敬业啊,满大街上就找不到和你一个样的人。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了。我这不是忙着吗。没事我会呆在办公室里啊。”
  “满世界就你一个人忙,比你有钱的比你有能的有的是,也没见和你这么忙。”
  “好了,好了。别没事找事啊。大过节的别给我心里添堵。你们先去里面等着我不就行了。”
  “怎么着,嫌我们烦了。你早做什么去了。早知道这样,我们娘俩还不如回她姥姥家过呢。”
  费溪不等易萧萧啰嗦完,三下五除二地挂断了手机,一时想落个耳根子清净。但没成想他惹恼了易萧萧。没等他挂断她的电话超过一分钟,他的手机倔强而又耐性十足的响起了来电铃声。
  这也怨不得易萧萧。她们娘俩老早就等在啤酒烤肉城大门口,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左等右等就是看不到费溪姗姗来迟的身影。事搁在谁身上谁都不会有好气,更何况费溪又是这么一个熊态度。
   “老费,你先接电话,我去趟厕所。一会我回来咱们再谈一两句。”
   甄玉强说完这句话,喝了一口茶水,起身离开了他的总经理办公室奔洗手间而去。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费溪一个人无奈地瘫坐在椅子上,良久无语,任由来电的手机铃声响彻整个空间里。
   “我说姑奶奶,你催命呢。我这边要是完了就过去了,你催什么催。”
   这句急咧咧的话刚吐出来,费溪就有些后悔了。电话那边传来的不是易萧萧责骂的声音,而是一声怯怯地“爸爸”叫声。
   “轩轩,妈妈呢?”
   “你还知道要孩子她妈啊。你什么时候能完吧,如果你这个大主编实在太忙,我们娘俩就回家煮方便吃去。”
   “老婆,你多体谅体谅我,估计再有一两句就完了。你们先去里面占个座位吧,我一会就到。”
   费溪半捂着嘴巴,压低了声音向易萧萧说着一些客套话,试图安抚住她们等的焦躁起来的心情。易萧萧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每月要有三四千的必要支出,费溪不这样起早贪黑的拼命哪来的钱填这些窟窿。
  “老费,你这老婆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啊。不是我说你哈,咱们大老爷们做什么事都得要有个主见,不能让女人左右了咱们。”
  听到这一席不着调的话,费溪再也按耐不住心情了,他正欲借机发火手机却不争气的响起来新短信的铃声。
  “看看,这可不是我说你啊,从你接第一个电话到现在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这电话、短信的催的我都坐不住了。我看今天咱们就到这里吧,明天或者哪天有空再谈。”
  甄玉强揶揄地说着这些风凉话的时间,费溪也把刚收到的短信看完了。这条短信一打开差点没把他的肺给气炸了。
  “请把那钱汇入建行账号:6227 xxxx 0000 0001 xxx户名杨倩,汇好回个信息。”
  “奶奶的,大过节的,这些遭千刀万剐的死孩子们也闲不住,还把那钱汇入建行的帐户……”
  费溪嘟嘟囔囔地说着话的同时也编辑好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甄玉强乍一听没能明白费溪说的话的意思,直到看到他手机上的短信才恍然大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6 21:56:13
  他心不在焉发出的这条短信很快就有了回音,只不过不是那个陌生手机号发回来的。
   “谁啊?给谁发的?你给谁打的款?你在哪?什么时候过来?”
   费溪看到易萧萧发过来的五个问号,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但一切为是已晚。他刚才只顾得伸耳去听甄玉强的话,一时间把捉弄那个人的短信错发给了易萧萧。
  或许是为了确认,也或许是抱着一份侥幸心理,他心急火燎地打开手机看到了那条躺在发件箱里的短信。
  “钱已通过自动存取款机汇出,一万七千八百元,请电话查收。”
  事情得到确认,他心里反而感到轻松了。他想等见了面再向易萧萧解释也不迟。毕竟一切都是他一时兴起的恶作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就OK了。
  费溪当时的心里就是这么故作轻松地想的,也就是这么不以为然的安慰着自己。但去啤酒烤肉城的一路上,他想起易萧萧比红外还敏感的第六神经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了。
  他实在不知道易萧萧会怎么理解,也不知道他们今晚会不会和前一段时间一样藉此发生一场冷战。想着这些,费溪不寒而栗了。
  这一点,也怨不得易萧萧。费溪自从加入甄玉强的公司,做了《代言》DM杂志的主编,差不多隔一天加一次班,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每每看到别人家下班后是夫妻俩双双把家还,易萧萧心里徒有艳羡的份。
  隔三岔五这样也还没的说,男人嘛,拼死拼活的忙碌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但天长日久如此,再宽容大量的人也不会乐意,更何况易萧萧本身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唯一让人庆幸的是费溪自知理亏,从来不去和她刀尖对刀尖锋芒对锋芒的对着吵架,这样一来,他们这大半年的生活还算是相安无事。
  事情出现变化是在三天前的周末。他们一家回易萧萧老家去看望他岳父母时,王落落不幸的婚姻遭遇刺激了她。她从王落落对其老公有婚外情的描述里,对费溪神经质似的多了一重戒心。
  用她的话讲,她相信什么也不会再相信男人这张破嘴。费溪就不爱听这话,忍不住数落了易萧萧几句,顺带着也说了一些王落落和她们那里人的坏话。如此一来,易萧萧不干了,她指着费溪的鼻子臭骂了他一顿,还说他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易萧萧情绪一激动,上来那阵火气什么也不会顾,她把窝在心里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全倒了出来。
  什么当初要不是王落落,费易轩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啦。什么要不是王落落,他们俩现在说不定早就玩完了。什么瞧不起他们那里的人,怎么还死皮赖脸的娶他们那里的女人当老婆了。什么看不上他们那里的人,怎么用他们那里人的钱买房子了……
  这些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犹如放电影一样被翻腾出来,费溪一下子被过去种种情愫侵占了所有了心情。气不过恼不过,他任由她哭哭啼啼的把他数落了一无是处才得以解脱。但他们夫妻俩随即陷入了冷战状态中。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分床而睡,搞得费溪那阵内心抓狂,恨不得把那个王落落给抓碎了。好在事情过去没几天,易萧萧就解除对他的紧闭,准许他回主卧室继续同床共枕。要不,费溪还真种下对王落落的仇根。
  “你在哪?怎么还没到?”
  费溪被易萧萧发来短信的铃声扯回了现实。他还没来得及回复,易萧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我到十字路口了,在等信号灯呢。”
  “你刚才给谁发的短信,给谁打的钱?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我不和你说了。绿灯亮了,我先挂了。”
  易萧萧张开嘴正欲说什么,电话那边已传过来挂断的“嘟嘟”声。她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等待着费溪的出现。她更等待他帮她消去内心翻涌上来的层层疑虑。
  虽然她打心眼里不相信费溪会是一个花心萝卜,但王落落那存在着污点的婚姻在结结实实地提醒着她:要如呵护自己的乳房一样呵护她的婚姻。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7 09:14:54
  差一刻晚上八点钟,费溪满脸歉意的推开了啤酒烤肉城的玻璃门。他人刚走进来,首先吸引他的不是空间里弥漫的烤肉味道,是易萧萧娘俩伸长脖子等待的那副神情。看到这些,费溪心里一时间被愧疚塞得满满的。
   “你们怎么不先吃着,我要是不来还一直等下去啊。”
   话刚已出口,费溪就为自己现场的表达皱起了眉头。他本意是想安慰一下易萧萧娘俩,但说出来的话多少有些责备的味道。易萧萧一听这话,心里着实不高兴了,她刚才面露地焦急中混杂着等待的神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等你还成罪过了。天底下有你这号不识好歹的人吗。”
   易萧萧等了一晚上的不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她没有再顾及费溪的脸面,兀自拉着费易轩的去挑选吃食去了,撇下费溪一个人坐在那里上不知如何是好。看着周围食客们有说有笑的样子,他来回抚弄了两下后脑勺,抹去了脸上的尴尬神色。
   “吃什么,你自己去拿吧。我们娘俩可没时间伺候你这个大主编。”
   她这一句揶揄的话抛过来,费溪不但没在意反而咧嘴笑了。这会他算是想明白了,与其自讨没趣还不如见好就收,免得丢人丢的更大。
  这年头,做人得有个尺度,不能把在外边受的气撒到亲人身上。毕竟,亲人和家庭才是一个人在外边打拼的依靠和精神支柱。相对什么事业和其他乱七八糟的理由,只有家庭和亲人才是最能让每个人依靠的东西。
  想想也是,我们在外边拼死拼活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家人生活的质量好一些。所以不管怎么忙怎么累都不要偏离了这个永恒的主题,否则到头来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费溪端着一大盘吃食回来的时候,易萧萧正拿着他买了没几天的新手机翻看着什么。他人还没到桌前,脸上就露出老大的不满。他最近很讨厌易萧萧玩这一套,动不动就查他手机,甚至背着他查他的话费明细。她那个疑心劲恨不得是想从中找出一些费溪出轨的蛛丝马迹。
  “看什么看,发现线索没有?”
  “切,你还真拿你当根葱了。你说说吧,今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嘴里吃着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我还能做什么去啊。甄玉强这老小子不到下班不和我谈话。”
  “有什么好谈的,一天了都谈不够啊。下班还不让人痛快,平时也就无所谓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不知道吗”
  “他这人就是那么一个德行。我们不说他好不好?一提他我还倒胃口。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恶心不恶心,谁知道。有一点我告诉你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什么事做地说得过去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但有些时候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周扒皮一样的做派。什么事要是动他一点利益就和割他身上一块肉一样。唉,我就纳闷,他为什么就不明白‘财散人聚,财娶人散’的道理”
  “你要是当了老板你看看。谁当了老板都这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别把事想的太美了。”
  “也是。算了不说了,我取些吃的去……”
  费溪说话的时间看见饮料区刚添了一些新饮料,其中就有易萧萧娘俩爱喝的酸梅汤。他的话还没完全说完,人已起身向饮料区疾步而去。易萧萧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最近一段时间,她发现他比以前爱操心,更爱瞎掺和事。尤其是说到公司管理方面的事情,他们夫妻之间总是话不投机。
  
作者:阳锋阿苗 时间:2009-02-27 15:26:36
  凤凰男挺好的,人过得幸福才重要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7 21:19:13
  他们一家人吃吃喝喝了一个多小时,等到都打过饱嗝才算把八点钟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你给家里打过电话没有?今年仲秋节没时间回去,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吧。”
   易萧萧随口说着话顺手把费溪的手机递了过来。不经她这么一提,费溪倒还真忘了给他父母打个电话。单凭这一点,费溪想父母要是知道指不定多么伤心。他们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供他读书,帮他在城里安家,哪一件事都需要比别人付出千倍百倍的艰辛。
   “你这媳妇当得还凑合事,还能想着农村的婆婆和公公……”
   费溪嘴里碎碎叨叨的说着一些调侃易萧萧的话,心却早已奔回了生他养他二十几年的老家。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费溪读高中的弟弟接的电话。他们没说两句,费溪母亲就把电话接了过去。
   “妈,公司太忙,我们哪里有时间回去,等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你忙你们的就行。前两天我还和你爸说呢,等忙完秋我们就去你们那里看看,给你们带点吃的。”
   “不用了,不用了。什么也别带,大老远的跑过来还不够麻烦的。等过两天有空我们开车回去就是。”
   “你老说过两天过两天,这都大半年了,就没见你有空的时候。我和你说个事啊……”
   费溪听到这里,心头不由的紧了起来,他不知道他母亲要和他说什么。他面露紧张神色瞟向易萧萧时,她正一脸不屑看着他。
   他母亲也没说什么大事,只是告诉他他堂嫂生了个男孩,他大娘在村子里四处显摆,败坏费溪他们家的名声。
   费溪没等他母亲把这些糟烂事啰嗦完心里就不高兴了。不是他不尊重他母亲,实在是他们这些“重男轻女”的陈旧观念以及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想法该改改了。
   “妈,我知道这些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咱们过咱们的日子,他们过他们的。他们的事咱们就别操那些闲心了。我爸身体最近怎么样?”
   “你看你这个小孩,妈才说了这么两句你就这样了。不说了,等秋后再说吧。”
   电话终于打完了,费溪看了看通话时间,下意识的冲着易萧萧咧嘴笑了笑。易萧萧没理他这个茬,她哄着费易轩,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费溪见自己碰了一鼻子灰,有些自讨没趣的抄起身前的杯子,大喝了一口自酿啤酒。
   “你行了哈。守着这么多人,我不说你也就罢了,你还喝起来没完了。”
   易萧萧冷不丁冒出来的这句话惹得坐在他们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看热闹的目光。费溪环视了一周,看着他们面带的幸灾乐祸的神情,脸上有些挂不住。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耍大牌。
   他们准备起身离开的时间,易萧萧的手机响起了来新短信的提示音。见此情景,费溪只好从她怀里接抱过了费易轩。
   “这是谁啊,脑子坏了吗?”
   费溪听着易萧萧自言自语说出的话,忍不住向她身前凑了凑,看到了这条让人产生疑问的短信。
   “这是我的新号,以后有事打这个号联系。顺祝仲秋节快乐!”
   “这人过节过糊涂了,说不定是喝酒喝多了。还没见过以新号发新号的。”
   “你以为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没出息啊,见了酒比见了亲爹娘还亲。”
   易萧萧这话费溪很不爱听,他今晚就和一扎啤杯自酿啤酒,单说平时他也没喝的烂醉如泥过。他正欲张嘴争辩什么,但话欲出口的刹那他想起几个月前被甄玉强、老谢和宋鸿羽他们灌醉过的糗事。
   他有把柄落在易萧萧手里,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好敢怒而不敢言的瞪了她一眼了事。易萧萧忙着回短信,没顾得上他这些小动作,否则今晚有他的好果子吃。
   “这人到底是谁啊,你怎么打发的她?”
  “我哪里知道。我问她是哪位神仙,说她用新号发新号,猜谜语呢。”
  “呵呵,小老婆你太有才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在外边还有大老婆?!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边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
  费溪没想到他一时激动引出的口误会被易萧萧逮个正着。看着易萧萧不依不饶的样子,他正欲分辨些什么,她的手机却再次响过短信铃声,暂时解了他的围。
  “是王落落。她换新号了。”
  易萧萧看了一眼费溪,说出这么一句后,自顾自发起了短信。她们短信来短信往,聊的热火朝天的时间,费溪已发动着他的爱车驶出了停车场。
  
作者:大爱菜泡饭 时间:2009-02-28 11:50:12
  写的好 看开头还算中年男子的典范啊 快更新
作者:supermascot 时间:2009-02-28 12:01:14
  支持一下魏子
  
  也来感受一下凤凰男的生活到底能带来什么样的震撼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8 20:45:48
  “王落落这孩子也够苦的,她老公那个熊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他们不是和好了吗?这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找那么一个花花公子。”
  “什么花花公子不花花公子的,我看就是你们男人犯贱,守着那么好的老婆还沾花惹草。”
  易萧萧接过费溪的话茬,刻意地说着这些话语,以试探他的虚实。她现在还惦记着费溪那条恶作剧的短信。费溪想争辩一些什么,但看着易萧萧翘首以待的神情他闸住了涌到嘴边的话语。
  “怎么着,你还替你们男人打抱不平啊。王落落现在以她的切身体会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不吃荤腥的。”
  “你别整天王落落长王落落短的。她是自作自受,你以前也说过以她的条件找一个对她好点人很轻松,但谁让她那么势力。这一点,她得向你学习。”
  “向我学习,学什么。找一个和你一样的三无产品,白手起家。这些年我跟着你可是受够了罪了,就是凭良心说你也不能做陈世美。”
  她这一通埋怨的话语竹筒倒豆子一样倒出来灌进了费溪的耳朵。他一时间气噎地说不出话来,只好收回心思安心的把着方向盘。这种沉默没多久就被易萧萧再次打破,她将王落落最新发过来的短信复述给费溪听。
  “王落落和她老公现在貌合神离,她问我以后她的生活该怎么办?他们一做那事,她就想起他和别的女人的那档子事。”
  易萧萧口无遮拦的说着这些话,心思早已飘向了前边那漫无边际的黑暗里。他没有立即接话,只是在确定安全的时间白了她一眼。
  “这事摊在我身上,我早就离婚了。王落落也真够能容忍的。”
  “易萧萧同志,不是我说你。你都做孩子妈了,咋就不懂得少儿不宜呢。以后说什么话注意这点。”
  她听着他的话,下意识的收回走远的神思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费易轩。她全然不知道她父母刚才说了一些什么,只是隔着车窗玻璃盯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此时有一颗明亮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滑过了晴朗的夜空。
  “妈妈,会飞的星星;快看,会飞的星星。”
  “轩轩,那不是会飞的星星,是流星。”
  “妈妈,又有会飞的星星,快看,快看。”
  “那是大飞机。轩轩不看,不看啊。”
  易萧萧嘴上柔声柔语地说着这些,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她把费易轩抱在腿上。路面的颠簸已容不得她再忽视他们孩子的安全。
  “王落落刚才给我发短信,她说她怀孕了,还没告诉他老公。她在考虑是不是留下孩子。”
  “易萧萧我可告诉你,缺大德的事咱可不干啊。他们夫妻怎么吵架怎么闹,一旦上纲上线到下一代的生死问题,咱可不能犯糊涂,替他们拿主意啊。”
  “你看看你个啰嗦劲,我说让她打掉孩子了吗?亏你想得出来,我是那号不明事理的人吗。我不傻!”
  “要我说这王落落还是见好就收吧。你前两天不是说他老公回心转意向他忏悔了吗?她当初要是不那么势利,指不定今天过的比现在幸福。”
  易萧萧张开嘴巴想借着他的话说点什么,但费溪手机来短信的铃声吸引走了她的注意力。她没等费溪说什么就自作主张的从他手包里翻出手机看了起来。霎那间,这个移动在柏油路上的空间没有刚才的吵闹声,陷入了只有他们孩子鼾声的寂静里。
  “谁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费溪诧异地转头看向易萧萧时,她早已满眼委屈的看着他多时了。这下子,费溪慌了神,他不知道他那个地方惹得易萧萧生出这副让人疼惜的模样。
  “158 xxxx xxxx是谁的号?姓费的你不是真有什么事瞒着我。如果真是这样,咱们就离婚。我警告你,我可不是王落落,不会和她那样容忍。”
  “不熟悉这个号码,兴许发错了。这年头发错短信不是常有的事。今天下午还有短信骗我汇款呢。”
  “你说地比唱地好听,要是你不熟悉的人,她会问你天气怎么样?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呢。”
  她这一通摸不着北的哭诉闹得费溪没心思再继续开车,只好把车停靠在了路边。他不管易萧萧在说什么,抄起被她扔在驾驶座附近的手机看了起来。
  “麦城天气怎么样”,这几个字很无辜的显示在费溪的手机屏幕上。他为了熄掉她心中燃起的猜疑和愤怒,只好极不情愿回复了一条短信。
  良久,手机没有任何动静的状态多少驱散了一些易萧萧心中涌上来的疑云。这下费溪得理了,他毫不客气的接机敲打起易萧萧来。
  “我当时为什么呢。就这么一条破短信就惹得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守着孩子也嫌丢人。”
  “姓费的,我早告诉你,哪天你要是嫌弃我们娘俩了,就早说,我们给你腾地,用不着藏着掖着。做人要地道,别学别人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2-28 20:56:06
  他们彼此语气缓和后地嬉闹没过多久就被接连发过来的两条短信制止住了。
  “我犯错了”
  易萧萧老半天端详着他的手机一声不吭,搞得费溪心里一阵接一阵地发毛。他从后视镜里观察着她展露在脸上的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句。
  “谁啊,发什么了。”
  谁知易萧萧已久不声不响的坐在车后座上想的出神,压根就没有听见费溪话的样子。这下子费溪犯了疑忌,他想别是哪些死家伙们开玩笑把他往火坑里推。
  易萧萧可是典型的醋瓶子,一句话上不来就会犯病。费溪这些年就怕了她这点,除了要紧的亲戚外不敢和任何女人有任何的联系。
  “你自己看好了。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么个玩意,亏我以前还在王落落面前夸你的好。”
  “孩子睡了,大过节的你别给我犯神经啊。这个号我确实不认识,你发过去问问是哪个王八蛋不让我好过呢。”
  费溪还没将话说完就趁着路面宽阔的空当把手机直接扔给了易萧萧。易萧萧随手接住手机,没等费溪把话说完全就堵了他一句。
  “发就发。你还以为我不敢呢。你能在外边乱搞,我凭什么给你们留面子。”
  “我不用你给我留面子,你使劲折腾就行。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爱咋地咋地。”
  易萧萧忙着回复短信的时间,嘴里也没有闲着。她有些刻薄地谩骂着费溪,浑然她正以一种反作用力荼毒着他们哺育了七年的感情。虽然这种感情经历了由爱情到亲情的蜕变,但没有改变他们两颗心相互依靠的实质。
  “我发错了。”
  她对费溪疑心的短信终究没有发出去。这一条短信姗姗来迟,要是早点时间发过来,或许能避免他们两人之间的一场争吵。
  “又是谁啊?”
  “你自己看吧。”
  “看看,就知道是发错了。以后别瞎琢磨了,行不行?”
  “谁瞎琢磨了?你要是个好蛋,苍蝇也不会盯你。王落落就是一个例子,我可不会和她那么善良。你要是有事,咱们立马离婚,丁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话到这里,费溪还能说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默不作声地开着他的爱车拐向了通往他小区的水泥路。去往他们家的路上,费溪压抑不住情绪,自己埋怨起自己来。
  也是,前段时间,去公司厕所要不是一时大意也不会将前一个手机掉进厕所里。现在倒好,以前所有熟人的联系方式一概被那大意搞的荡然无存。
  埋怨归埋怨,过了这么长时间,费溪也看的开了。他想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该和他联系的人到时候自然会和他联系。想到这里,他憋了一路的那口气才算喘顺了。但眼巴前的一件事让他愁眉百结。
  今晚上他不知道该把车停在哪里。他自从买了这车以来,始终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停车之所。不是他家房子不带车库的原因,而是他根本就没舍得享受“专业化的服务”,买个车位。
  他想的好,一个车位一年下来没有个几千元拿不下来。如果省下这笔钱,他能做很多事,比如说能解决掉费易轩的上幼儿园的学费,还比如说能节省出一冬季的取暖费。于是,他学隔壁邻居的样,把车停在附近的小马路,当然是免费的!
  居家过日子了,眼瞅着很多嗷嗷待哺的嘴需要他喂养,他不得不学会耍小聪明,善于精打细算起来。但聪明也有被聪明误的时候,前段时间他的车胎晚上就被人扎破过。虽然那晚上车胎被扎的不止他一个,可一想起来他就感觉窝心。
  刚买车那会儿,他把车停在自己窗下,今天多条划痕,明天又被“电驴”蹭了一道,搞得他一到晚上就精神紧张、夜不能寐。没成想两个月后竟被小区的物业扎了车胎,当时气的他干疼干疼的。
  很多车主气愤不过小区物业的恶劣行径,曾打电视台新闻热线喊来记者曝光过。但这些对“小产权房”的物业起不了什么震慑作用,别指望他们改邪归正。别看他们穿着保安制服,实际上是小区直属的村委会非法雇佣的保安。他们都是当地村子里的人,人蛮横的很,一般人都不敢招惹他们。
  很快地,他去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把车子停好了。他走出来的时候,看到隔壁邻居的车上放着一张罚款单。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跺跺脚,快步生风的向家里赶去。要说他停车的地方条条都是死胡同,平时没有车走,警察也不大过来,看起来是挺安全的。但凡事都有例外,他享受了个把月的免费“午餐”之后差点吃了大亏。
  那天,费溪的车头才伸进小马路,他就看见警察在给停在路边的私家车开罚款单。当时,要不是他脑子活络,赶快掉头,在附近兜了一圈,才停到小区所在的胡同里。等待他的会和今晚一样,是两张印有毛爷爷图像的百元大钞。这得他掉多少根头发才能赚到。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3-02 10:17:14
  忙活完周末,中午更新!
楼主山东魏子 时间:2009-03-02 10:20:42
  第二天,费溪和易萧萧如往常一样出门,他们的生活丝毫没有因为昨天的不愉快改变些什么。他们俩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七年多时间就是再有棱角的人也能给磨光滑了。
  这种日复一日复制的生活,费溪早已心生了习惯性的麻木,夫妻之间偶尔拌拌嘴也是正常的。殊不知有一份不安的分子正以他察觉不到的裂变反应改变着他们平淡生活的本质。
  易萧萧也算是别有心计了。昨天晚上她故意放过了费溪,极力表现出不再在乎那个陌生手机号码发的短信的样子,但她拗不过对他的疑忌。
  这天一上班没多久她就将昨晚悄悄抄记下来的手机号翻找了出来。大半个上午的时间,易萧萧就那么魂不守舍的坐在她的办公桌前,想着不眠的心事。她似乎很犹豫又似乎很是不舍。她不敢想象这个以“158”开头的手机号码会给她带来什么。
  差一刻到上午十点的时间,易萧萧终究还是没有耗过内心的煎熬,她隐藏了小灵通的号码,拨出了这个158 xxxx xxxx号码。令她没想到的是,对方在振铃响过数声后果断的挂断了。
  她要是不挂断并让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易萧萧或许就此打消内心的疑忌。“158”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被这个显示专网的陌生来电搅乱了良好工作的心情。她还不知道她一时心烦意乱的抵触差点酿成大错。
  易萧萧接连几次隐藏号码拨打电话受挫,一时间也怒发冲冠,直接用办公室的座机打了电话过去。她是聪明的,待振铃声响过两声后,就不容置疑的挂断了电话。她不想被动的去盘问别人,窥探不属于她的隐私。
  “喂,刚才哪位打我手机?”
  没过多久,显示北京区号的电话打了过来。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易萧萧陷入记忆的搜索中而没有及时拾起话头。等到对方再次追问“哪位”的声音响过,易萧萧机械的应了一句。
  “你哪里啊?可能是我们费经理打的吧。”
  “是不是叫费溪啊?”
  “是啊。你怎么称呼?等他回来我告诉他。”
  “我姓戴。不用了,我一会打他手机吧。”
  等到戴菲菲说出自己的姓氏,易萧萧如梦初醒一样,把残存在记忆里的声音对上了号。她埋怨自己早就该想到的,除了她在北京还能有谁呢?想到这里,想起以前她和费溪那档子事,易萧萧气不打一处来。
  她没有再等到下班的点,气势汹汹的编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这个时间费溪正忙着处理杂志稿件的终审工作,没有抽出时间去查看打到静音状态的手机。他浑然不知一场谩骂已在冲来的路上。
  易萧萧左等右等了半天,始终没等到费溪的回复短信。这可犯了易萧萧的忌讳。她在想费溪他们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事被她拆穿,他吓得不敢回短信了。
  想着这些,一时半刻的时间对于现在的易萧萧来说简直如坐针毡。临近中午下班的点,她按耐不住狂思乱想的心,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出了办公室。
  “姓费的,玩的手段很高明啊。你行啊,长能耐了,本事大了。你和戴菲菲是怎么一回事?”
  费溪被前台转接过来的电话吓了一大跳,等他缓过神来时才知道易萧萧神经又有些紊乱了。他顾及自己的颜面和在公司的影响力,匆匆应付了易萧萧一句就把电话挂了。他正想给易萧萧打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她发过来的短信。
  “和我在一起没有感觉了就直说!整天这样搞,不怕遭报应啊?喜欢搞这婚外恋不怕得病!!!”
  他看到这些莫名其灭的话语,心早被蛰地拔凉拔凉的。他想他哪里有她说的那样。他为了他们那个家每天都和驴一样忙碌着,哪有心思鼓捣那玩意。要说着易萧萧也不动脑子想想,他费溪为了省俩钱连停车位都舍不得买,会拿钱去填婚外恋那个无底洞?
  再说了,他费溪从本质上也不是那号寻花问柳的人。如果是,他和戴菲菲之间早就不是现在的不冷不热的关系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