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依然灿烂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05:24:00 美国 点击:252485 回复:948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95 下页  到页 
北美儒林外史
  
  
  阳光依然灿烂
  
  
  宵小教授流氓学官混世录
  
  
  -------------------------------------------------------------
  
  声明
  
  
  书中人物为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介绍
  
  
  讲述中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大学里的学术生涯中遭遇到的种种磨难:同事的妒忌,种族歧视,校园里学吏的横行霸道,教授招聘里的裙带关系,晋职过程中的胡作非为,等等。小说同时描述了来自台湾的老一代留学生和来自大陆的新一代留学生对待白种人的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的不同态度。
  
  
  -------------------------------------------------------------
  
  前言--借来箴言
  
  
  Nothing makes a job more miserable than having a bad boss.
  
  工作上最倒霉的事莫过于碰到一个坏上司。
  
  ---David Perlmutter,Professor,University of Kansas,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November 26,2007。
  
  
  
  The truth is, most of us walk on eggshells until we become full professors.To quote one 45-year-old friend, newly promoted to that rank,"It’s great to finally be able to speak my mind at work."
  
  真相就是,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在做到正教授之前,都是如履薄冰。我们一个四十五岁刚刚升上正教授的朋友说道:“终于在工作的时候我能说出心里话了,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Wendy Williams & Stephen Ceci,Professors,Cornell University,《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May 10,2007。
  
  
  We all know, or suspect, that tenure leads to senior faculty members’ bullying or silencing junior members, or that tenured professors will try to keep out an applicant who will not make them look good, or make sure that she has to leave the department as soon as they can manage a departure, simply by voting to deny tenure.
  
  我们都晓得,或者怀疑,要么终身教职让资格深的教授去欺凌或者压抑资格浅的教授,要么拿到终身教职的教授尽力把一个让他们显得难看的申请人挡在门外,或者保证他们在能一抓到逼她离开的机会的时候,她就必须离开系里,简单的方法就是投票拒绝给她终身教职。
  
  ---Stephen Trachtenberg,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October 24,2008。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05:26:58 美国
  借文林的帖子给自己做一点广告
  
  文林兄弟大手笔给民国仙逝的大师们一位一位的素描,在下献拙给美国当今的教授群小一起来一个特写。欢迎各位到《舞文弄墨》拍砖。
  
  阳光依然灿烂----北美宵小教授流氓学官混世录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culture/1/316412.shtml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05:31:37 美国
  [正文]
  
  第一章 尔虞我诈
  
  五月,严冬里沉寂独立的树木早已褪去了枯萎的皱皮,不约而同的换上绿色的华服,张开枝丫激情的互相拥抱,享受着璀璨阳光饱满雨露肆意纵情的洗礼。静静的榆木溪(Elm Creek)藏于这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绿色之中。
  
  榆木溪是滨湖州(Lakeside)的一个小镇,世外桃源。绕着榆木溪的是巍峨耸立起起伏伏的公主山和秃鹰岭。整个景观从空中看如一个巨大的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那平坦的碗底就是榆木溪。
  
  初到榆木溪的人经常问叫榆木的溪到底在哪里。榆木溪名称的来历并不可考。榆木溪有许多小河,细溪,池塘,湖泊,大大小小,嵌在农田之间,藏于树林之中。但没有一条命了名的河流叫做榆木溪的。在水乡榆木溪,出名的落日湖是垂钓者的最爱。落日湖躲在一个树林里,有浅滩,有深水,紧靠着一块大大的草地,周围是高大的树木。夏天的傍晚,雷阵雨过后,河岸上鱼竿成排,收线甩饵此起彼伏。
  
  韩渊在榆木溪工作快三年了。榆木溪实质上是一个大学城,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在美国,象榆木溪这样的大学城颇有几个,出名的如康乃尔大学所在的纽约州的伊萨卡。韩渊是公共卫生学院应用统计系的一个助理教授。今天星期四,韩渊没有课要教,也没有给学生答疑的办公时间,就闷在家里写文章。现在有了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虚拟专用网),只要能上网,就可以轻松的阅读电子版期刊,在哪里做研究都是一样的。
  
  应用统计系有个杰出教授叫阿诺德˙费恩伯格(Arnold Fienberg)。阿诺德平时不大搭理助理教授,架子很大。今天他莫名其妙的突然打电话给韩渊,说有紧急的事情要一起商量,却在电话里连商量什么事情都不透露一下。
  
  韩渊开着一辆乳白色的旧本田雅阁来到系里。这几天气温升得很快,韩渊发现车子的空调不太顶用,心里想,什么东西都是你要用的时候就坏,盘算着过几天得给车行送点生意。
  
  韩渊把车停在公共卫生楼后的停车场,准备从后面的小门上楼。应用统计系在二楼。韩渊只要爬一层楼梯,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就能到自己的办公室。韩渊刚来榆木溪上班的时候,不晓得楼梯在哪里。有一天,韩渊在等电梯的时候被系主任倪乐寅看到了。倪乐寅说年轻人得爬一爬楼梯,否则容易四体不勤学问不灵,然后倪乐寅带着韩渊走到大楼拐角的楼梯口。五谷不分可以,学问不灵不行,从此韩渊就再没有碰过公共卫生楼电梯的按钮。刚来榆木溪上班的时候,不晓得楼梯在哪里。有一天,韩渊在等电梯的时候被系主任倪乐寅看到了。倪乐寅说年轻人得爬一爬楼梯,否则容易四体不勤学问不灵,然后倪乐寅带着韩渊走到大楼拐角的楼梯口。五谷不分可以,学问不灵不行,从此韩渊就再没有碰过公共卫生楼电梯的按钮。
  
  
  
作者:tanyouna 时间:2009-07-17 07:54:16 美国
  这里人气怎么样啊?俺今天第一次来唉,专门来帮你顶的
作者:billhyman1 时间:2009-07-17 08:01:41 美国
  顶!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08:14:22 美国
  欢迎朋友 tanyouna 和 billhyman1。
  
  
  
作者:whatyousay79 时间:2009-07-17 09:52:13 美国
  年轻人得爬一爬楼梯
作者:minnie_mom 时间:2009-07-17 10:58:56 美国
  顶一个!
作者:民国文林 时间:2009-07-17 11:22:21 北京
  严重期待下文。
作者:轩辕剑之怒 时间:2009-07-17 16:39:13 江苏
  留个记号!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18:06:13 美国
  [正文]
  公共卫生楼后门外是一个吸烟区,正对着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草坪。草坪周围各种树木错落有致,唐棣,甜桦,月桂,泡泡树,光叶榉,鸡爪枫,应有尽有。洒满阳光的草坪上三三两两的躺着衣单裳薄享受日光浴的女生。
  
  与阿诺德约定的时间相比,韩渊早到了两个小时。韩渊计划先找倪乐寅聊一聊。虽然阿诺德守口如瓶,韩渊还是预估到阿诺德大概要谈什么。韩渊决定先找倪乐寅问问情况。
  
  韩渊停好车子,从车子里钻出来,一抬起头,就看到倪乐寅正站在吸烟区,边吞云吐雾边欣赏风景。倪乐寅长得矮矮的,圆墩墩的,头上毫发全无,脖子特短。整个身体看起来就象两个保龄球瓶并排站着,一起支撑一个竖着的橄榄球,橄榄球上再叠着一个篮球。倪乐寅穿着黑皮鞋,黑西裤,白衬衫硬挺的领子和他光溜溜的头皮一起泛着油油的色泽。
  
  倪乐寅貌不惊人,但比起韩渊来算是很有特色了。韩渊个儿不高,不胖不瘦。脸上说不出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比如什么浓眉大眼,高鼻朗骨。也没有次品货挂在脸上,比如什么尖嘴猴腮,歪牙瘪枣。七窍算是各就各位,没有搞错各自的坐标。韩渊黑发平头,相貌平平,是混进人堆里转眼找不到的普通人。
  
  据说韩渊这付长相是做特工的好材料。帅哥美女特工只能在电影电视里出现,给观众评头论足的。可惜韩渊“无他,唯书熟而”。让韩渊去监视盯梢什么可疑分子,他那慢腾腾的反应早就把目标丢掉了。在大学毕业的时候,韩渊有个同班同学去了安全机构,而韩渊失去了去这个惊险刺激行当的机会。就如鲍喜顺,拿了“世界自然生长第一高人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比姚明还高上几厘米,却打不了姚明的篮球一样。
  
  倪乐寅总是穿的很正式。不管是春夏秋冬,一进办公室,都是正装在身,笑咍咍的,蛮象一个汽车推销员。韩渊跟倪乐寅不一样,不邋里邋遢,但属于那种很不修边幅的人。他经常穿着发皱的衬衫,宽松的西裤,旧运动鞋。哪怕厉惠嘉心血来潮的温柔一次要给他熨烫一下衬衫,韩渊也总是说不必了。厉惠嘉只好到购物中心给他搜索回来几件免皱的衬衫。每天韩渊从衣架上随机扯下一件衬衫,今天可能穿不皱的,明天可能穿发皱的。
  
  韩渊也有挑剔的时候。牛仔裤韩渊就从来不穿,说什么所谓青春的标志就是替商家做活动广告牌(walking advertisement),没头没脑赶时髦的人应该读一读纳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的《拒绝名牌》。韩渊说完才发现自己费尽心机追到手的厉惠嘉成了没头没脑的典型。因为厉惠嘉忒喜欢穿牛仔裤,几乎从来不穿裙子。好在厉惠嘉早习惯了韩渊的口不择言,很少计较,不象有些女生抓住男友或丈夫的一个茬子就不松手,定要赚一个跪地讨饶或买包买鞋的允诺。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7 18:11:17 美国
  欢迎 whatyousay79 和 minne_mom 大驾光临。
  
  谢谢轩辕剑之怒大驾光临。早于文林兄的帖子里见过您的身影。
  
  谢谢文林兄如诺前来,谢谢轩辕剑之怒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8 08:10:06 美国
  倪乐寅从景醉烟迷中醒来,扭过头,慢腾腾的问道:“忙吗?”
  
  他期待的是韩渊答一声“不忙”,正好可以聊一聊。
  
  倪乐寅常说的问候语是“你很忙吧!”在大学里混饭吃的助理教授要是闲得慌,那么离没有饭吃的日子就不远了。所以哪怕真的没有事做,而且准备另寻活路的时候,助理教授也得声称自己忙,否则就是不合群。
  
  韩渊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说:“忙,很忙。但我有事正要找你。想不到在这里遇着了。真是巧呀。”
  
  倪乐寅转过身子,掐灭了烟头,把烟蒂插进一个圆垃圾筒顶上的沙子中。
  
  倪乐寅笑了笑,字正腔圆的念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倪乐寅喜欢国学,说话的时候引经据典是家常便饭。倪乐寅小时候认定自己是个作家的料,出名快,读者多。他没有料到晚年碰上了网络时代,作家成了最便宜的行业,人人把作家当成了第二职业。尤其是娱乐明星和政治人物,把自己的博客硬生生做成了在线吸钱吸票广告板,每个人还冠上一个网络作家的名号。倪乐寅想一想幸亏自己没有成为作家,否则开一个纯国学的博客不晓得吸引的人气称起来能有几钱重,哪里比得上明星。不管是男明星还是女明星,他们后面有富商巨贾的支持,自己赚的钱也多,博客贴满了在工作室里搔首弄姿的艺术照或者满世界游山玩水的风景图。哪怕他们的文字味同嚼蜡,不对,应该是白水瘀泥,无味,冗长,混乱,点击率还是涨得就象送神舟上天的长征火箭升空一样快。这年头是名气决定读者,而不是读者决定名气。
  
  倪乐寅幼时家贫,但他在眷村(迁台的国民政府为大陆至台湾的党政官员,公务员,军人及其眷属兴建的群聚房舍)长大。得天独厚的环境把记忆力惊人的倪乐寅熏陶成了一个国学图书馆。主要是从大陆流亡到台湾去的学生教师很多。十几坪大的稻草顶竹泥墙的简易宿舍里钻出来的很可能是博学鸿儒,哪怕他衣衫褴褛。连窄窄的小巷子里挑个担子卖烧饼油条麻团的老伯也能出口成章。
  
  韩渊小的时候一边读书,一边割草放羊。除了被他翻得稀烂的几本教科书之外,农村里连个纸片也见不到,除了读不懂放在墙角发霉的《毛泽东选集》。上中学的时候,韩渊读到了一些唐诗宋词,激动得囫囵吞枣的记住了那么几首。在写作文的时候,许多同学抓耳挠腮,韩渊就东塞一句诗,西塞一句词,本来只想凑够作文的字数要求,却意外的钓到了语文老师的不少夸赞,就更有兴趣钻了。
  
  韩渊读了统计,看够了代表似然函数的字母“l”的时候,还能想象一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疲劳也就消了不少。韩渊不讨厌倪乐寅乐此不疲的引经据典,经常耐心的听一听这位“国学老年”的单口山寨版国学赏析。
  
  听到倪乐寅的吟诵,韩渊想,应该用“想曹操,曹操在”,显然就是“说曹操,曹操到”的变种(variety),哪里需要辛弃疾的长句。变种成语,变种谚语,变种诗词,变种这,变种那,既丰富,又贴切。跟做统计研究似的,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做的都是变种问题,叫什么小量改进(epsilon improvement),大家全忙得不亦乐乎。
作者:民国文林 时间:2009-07-18 10:04:35 北京
  呵呵,坐稳沙发。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8 22:23:45 美国
  谢谢文林兄总是按时来到。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8 22:27:17 美国
  但韩渊今天没有那么多功夫,就没有搭倪乐寅的这个话头。
  
  韩渊径直说道:“副院长肯尼斯˙怀特(Kenneth White)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你应该也收到一样的电子邮件了。肯说要跟我们讨论谁做系主任的问题。你系主任干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件事来?”
  
  倪乐寅回答的很干脆,说道:“简单的说,官小,活多,人累。我忙了六年,也该歇一歇了。”
  
  韩渊道:“听说基层的官累,偷不得一点懒,高层的官闲,找不到半星事。看来真是不假。你系主任当几年就不想干了。高层那是时刻想着升,升,升。”
  
  倪乐寅笑道:“高层既可以事必躬亲,事事不假手他人,也可以做甩手掌柜,委托下属,自己从庶务当中脱身。是闲是忙,自由度很大。系主任这芝麻官就不一样了。鸡毛蒜皮,样样得操心。人人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没有人晓得,阎王好做,小鬼难为。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大学里,系主任就是小鬼。既要朝拜学校里层层级级的诸路神仙,又要照顾系里头的五王八侯,方方面面的事都得考虑。”
  
  韩渊听倪乐寅的抱怨不是一次两次了。滨大榆木溪分校的系主任权力被院长征收了不少。系主任找人谈话开会,整理无穷无尽的材料,最后却做不了决定,把一切东西交给院长定夺。除了助理教授,系里的正教授也不一定买系主任的账,所以系主任比古时候的小媳妇还可怜,系里院里两头婆婆,都有气受。如果系主任是个软耳头根,跟大家都随随随,倒也没事。想做点事的系主任,如果有那么一点儿主见又手腕不灵的话,日子就不好过了。
  
  韩渊说:“不容易呀。听说你上任之前,我们系里好长时间都招不到教授。你做了系主任,呕心沥血,才改变了这个局面。每一个教授招聘名额后面,不晓得你动了多少脑筋,跑了多少腿,自然很忙。现在日子好过那么一点点了,你却立马要离开。再说了,六年也不算长。我读博士的系里有个系主任做了十几年,把系的规模弄得很大。这样的系主任很难找,做多少年大家都喜欢。”
  
  倪乐寅说:“正因为现在这个系走出低谷,上了轨道,我才考虑离开这个位子的。中国有句古话,叫‘急流勇退’。”
  
  虽然彼特原理发表了快五十年了,它还在大行其道,人人热心往上爬,人人鄙视往下走。“急流勇退”意味着职业自杀。
  
  韩渊说:“现代社会流行的是激流勇进,图的就是个惊险刺激。美国这所谓的民主社会,人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酒好更怕巷子深,皇帝女儿最愁嫁。”
  
  倪乐寅说:“不要贬低古人的智慧。现代人太急功近利。就说这美国,从贩夫走卒到王侯将相,都只想演戏,也只会演戏。这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台湾也学上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选举的时候,宣传车大街小巷钻来钻去,高音喇叭震耳欲聋,候选人声嘶力竭的喊什么‘我一表人材,我风度翩翩,我宅心仁厚,我才华横溢 ’,比演戏的还象演戏的。”
  倪乐寅说的似乎有点道理,虽然带那么一点犬儒主义。他模仿台湾候选人的调子,韩渊很想笑。台湾的选举制度摧毁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的文雅淡定。不管多么斯文的政客,到了选举季节,都成了水产市场的小贩,大声的吆喝不停。
  
  韩渊希望倪乐寅能留任。这几年来倪乐寅对自己照顾的不错。台湾学了美国的选举制度,政客都当仁不让,争着出头。来自台湾在美国活了半辈子的倪乐寅还玩这一招以退为进,搞不好就弄假成真。要是换成苏吉尔(苏吉尔˙卡特里,Suchir Khatri)做系主任,不晓得会变出什么花样来折腾人。
  
  韩渊说:“全球化造就了快餐型社会。人人成了陀螺,停不下来,智慧,没时间思考。谈到古人的智慧,我想起来中国还有句古话,叫‘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请不要介意我说你老,虽然这里的男女老少最忌讳‘老’字。女人恨不得把二十岁过上一辈子。她们的年龄是偷来的巨钻,藏着掖着不给人看。”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9 21:40:21 美国
  沙发自己坐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9 21:43:53 美国
  倪乐寅听得出韩渊话里的意思,当然不以“老”为杵。
  
  倪乐寅说道:“中国人对‘老’看得很开,哪怕是‘死’都看得很开。庄子鼓盆而歌。民间也有‘红白喜事’一说。倒是对年轻人不大尊重,象故作文雅的‘口尚乳臭 ’,还有俗不啦叽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不怕你说我老,我做助理教授的时候你还没出生。但是你竟然把我跟奸雄曹操比。晓不晓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这句是曹操写的?”
  
  韩渊主动引用一句,倪乐寅说出一大串来。韩渊惊觉好险,差一点被倪乐寅的问题憋住。心里想,好在自己对建安三曹还留那么一丁点儿印象。
  
  韩渊说:“碰巧的是,我还真记得出处,曹操的《步出夏门行》。下面一句叫‘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我本来不好意思说这一句,怕引起误会。‘烈士’一般意味着某个人牺牲了。碰到你这么博学多才的人,这么讲自然不算冒昧了。只是称曹操奸雄的是罗贯中。我认为曹操是英雄,比诸葛亮强多了。”
  
  倪乐寅补充说:“《步出夏门行》有五章。你引用的是《龟虽寿》一章。不管奸雄还是英雄,我没有那样的雄心壮志。写上几篇文章就知足了,就如颜回的箪食瓢饮。”
  
  韩渊连忙点头称是,说道:“写文章那叫立言,儒家崇奉的三大不朽功勋之一,哪里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孔圣人提出这旷世高标准,辛苦一辈子也不过如此而已,虽然据说孔圣人跟他老父亲一样威武雄壮。”
  
  倪乐寅慢腾腾的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这句话不是孔圣人说的,出自《左传˙襄公二十四年》,鲁国的叔孙豹说的。孔圣人那个时候大概还在potty training(便盆培训)。”
  
  韩渊被倪乐寅的最后一个英文短语逗笑了。
  
  韩渊说道:“惭愧呀,让你见笑了。做统计研究,我检索参考文献的本领不差,大概是算来算去统计的历史也就只百把年吧。这老祖宗的东西,上下五千年,浩瀚如海,我脑袋里装只是装了可以忽略不计的一丁点儿,而且没有时间去复习,锈得不堪入目。这记忆力更是每况愈下了。”
  
  倪乐寅说:“现在的学者,坐下来想着申请报告要资金,站起来催着硕士博士写文章,闲下来泡杯咖啡茶叶提提神,数不出几个人还喜欢老祖宗的东西了。看上去你还有那么一点点库存,就不要自责了。如果我无官一身轻,自己也要每天闭一会儿关,阅读古人的智慧。”
  
  倪乐寅总结的不假,尤其是助理教授和副教授,更是如此。正教授倒是不全如此。每天先到实验室晃一晃,然后再到高尔夫球场晃一晃,这样的人也有不少。韩渊有些例外,他不喝咖啡不喝茶,只喝白开水,打盹的时候就放任自己打,否则再去提什么神,脑子没累着,腰酸背痛,两腿发麻,人累都累死了。
  
  韩渊说:“说到做研究,现代条件是好了,但是也模式化了。每个教授都开个用自己名字命名的手工作坊,雇几个博士博士后做学徒。你与众不同。如果你真的退下来的话,我觉得你将来可以到大陆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卖一卖你的智慧了。”
  
  倪乐寅说:“听说过《百家讲坛》。据说是一些烂教授勾结电视台,在老百姓面前故弄玄虚,然后大家名利双收。哪怕真的请我,我可能也没什么时间。”
  
  韩渊认为倪乐寅也就至多《百家讲坛》那水平,离信口开河远一点,离精雕细刻也远一点。倪乐寅也瞧不起《百家讲坛》,韩渊有些吃惊,看来倪乐寅自视更高。
  
  韩渊说:“我也只是听说。有些教授都成了明星。现在不晓得是做学问的在演戏,还是演戏的在做学问。言归正传。你不想做系主任,除了你自己嫌累之外,似乎还有其他的原因吗?否则象你这样热心的人,不会不喜欢担责任的。”
  
  说来说去,倪乐寅都在绕圈子,韩渊相信可能苏吉尔和倪乐寅在争系主任,决定直接问一问倪乐寅。
  
  倪乐寅说:“我不能象有些人总是官迷心窍,忘了生命中更重要的东西。”
  
  倪乐寅没有明说,但所指明确,韩渊晓得苏吉尔急着上位,所以倪乐寅冒出了“官迷心窍”一词,表示对苏吉尔的蔑视。
  
  韩渊说:“大学里的仕途好像是一条没有出口的单行道,一旦上去了,回不去也下不来,一路升到退休,再想做学问是难上加难了。既然如此,这些人如果不官迷心窍,岂不是闲都闲死了。”
  
  韩渊这话是听一位朋友说的。这位朋友系里有个同事,官至教务长,下台之后就依赖年轻的同事拍马屁送文章,看上去依旧高产,实质上一窍不通。
  
  倪乐寅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当过大官回头做学问,比蜀道还难!研究是细活,如运针刺绣。当官是粗活,如拉网捕鱼。官当的越大,干的活越粗。习惯了纲举目张的手哪里抓得住一根细细的绣花针。飞针走线更是谈不上了。做系主任是既拉网又绣花。做久了就恐怕只能拉网了,如果不算计着找个院长当当,然后一级一级往上升,就没法混下去了。这叫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废学。”
  
  摸清了倪乐寅的意图,韩渊想到自己也应该有所表示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9 22:07:36 美国
  自己再坐沙发。
  朋友们,观棋不语真君子、起手无回大丈夫,但是观帖不语得不到这样的评语啊。欢迎拍砖/手。在下一定回。
作者:民国文林 时间:2009-07-19 22:21:58 北京
  再顶。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19 22:35:01 美国
  谢文林兄。在下读书去了。
作者:驯悍 时间:2009-07-19 22:41:14 四川
  留名
作者:满山梅花 时间:2009-07-20 02:54:57 美国
  偷偷的问一下:什么是“眷村“”?请多一些介绍。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07:03:56 美国
  欢迎驯悍兄大驾。我们在文林的帖子里谈过,敬佩你的见识。欢迎指正。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07:21:23 美国
  作者:满山梅花
  偷偷的问一下:什么是“眷村“”?请多一些介绍。
  ---------------------------------------
  欢迎满山梅花。
  
  国府搬家时带了超过一百万的人民来到台湾。他们住的临时建筑群落叫做眷村。“眷”指的是三军眷属。
  
  更多可见,高华柱的荣民文化网:
  http://lov.vac.gov.tw/Village/Content.aspx?Para=60&Control=1
  施乃綺和呂沛勳的眷村文化簡介
  http://www.srcs.nctu.edu.tw/taiwanlit/issue3/3-2.htm
  潘国政的《竹篱笆的身影》
  更好看的应该是电视连续剧《光陰的故事》。
  只是在大陆,在下不知道什么信息可以看到。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07:24:54 美国
  韩渊说:“做学问单纯。但是你做系主任很专业。助理教授还指望你扶上马送一程。如果你这么撒手不管,星韵和我还真不适应。等我们上来了(指评上终身教职),能挑起更重的担子,你考虑休息也不迟。”
  
  倪乐寅说:“在我手里,助理教授是不会受什么罪的。这几年我就想尽办法让你和星韵能多花时间做学问。学校里各项劳心费时的活动没有让你俩去负责。开头两年每年少教一门课。排课的时候尽量让你俩重复教过的课,节省备课的时间。你应该清楚,这个系太小,我这样做实在是绞尽脑汁。”
  
  倪乐寅如此表功,再说这几年他确实这样做了,所以韩渊做研究的时间不少。韩渊发现自己得跟倪乐寅说一声感谢。
  
  韩渊说:“我早就晓得自己幸运遇到能干的好心人了。所以这几年的日子象在温室里过似的,波澜不惊。我有个朋友也在大学里做助理教授,受的欺侮罄竹难书。什么活都得干,还没地方抱怨,都快忙得崩溃了。”
  
  倪乐寅说:“我当年也没有你这样的福分。每学期教的课都不一样。几年下来,系里的课就全部教了一遍。日出而作,日落不息,晚上十点钟之前从来没有回过家。”
  
  倪乐寅很少提到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大概是韩渊提到自己的朋友触动了倪乐寅的内心深处,所以一股埋怨之情在雪藏了三十多年之后还从记忆的深海里浮到倪乐寅的脸上。
  
  韩渊说:“这么一对比,我们真正算是无比幸福的了。但是我听戴维(戴维˙普兰,David Pullan)说过,他做助理教授的时候,不晓得做教授还要写文章,以为把书教好了就行了,跟一个中学老师没有什么区别,工资也差不多。系主任,好像是玛丽的前任,跟妈妈似的,就警告他多花时间写文章。你的遭遇跟戴维的刚好相反。这不是明摆着折腾人嘛!怎么会有人这么狠心。当年你做助理教授的时候,系主任是谁呢?”
  
  戴维不晓得写文章的典故让韩渊很吃惊。倪乐寅的典故跟戴维的刚好相反,韩渊也很吃惊。韩渊很好奇是谁这么恶整倪乐寅的,就这么直接了当的问了。
  
  倪乐寅脸上的怨气慢慢退去,又恢复了他那副招牌微笑,说道:“往事如烟如雾,有些事情哪里需要记得那么清楚。我多少年没有休假了。如果不做系主任,就休一年假,把手里几个拖了很久的问题解决掉。”
  
  往事并不如烟,尤其是这种受人折腾的往事肯定会刻骨铭心。但是见倪乐寅有所顾忌,韩渊就知趣的不再追问。
  
  折腾倪乐寅的人应该还在系里。现在系里比倪乐寅年长的有阿诺德˙费恩伯格,玛丽˙勃龙斯坦(Mary Blonstein)和戴维˙普兰。戴维是倪乐寅的前任系主任,排除了他恶整倪乐寅的可能,而且他说话很直率,不象一个算计人的混球。
  
  年纪最长的玛丽是个犹太人,门下弟子肤色各异,四方八角都有,当中有伊斯兰教徒。有一个中国学生的硕士资格考试成绩很差,玛丽查清楚了这个学生的妻子有工作才当掉他,因为他不会有身份问题,否则她就要给他再拖上一年半载。玛丽对一个并不勤奋的外国学生都体贴入微,很难想象她会对倪乐寅痛下毒手。
  韩渊经历过一次评审,系里只有阿诺德挑剔韩渊。尽管他的负面评语经过倪乐寅巧妙的包装变得无足轻重了,但阿诺德的吹毛求疵还是让韩渊不爽。最可能整倪乐寅的当然就是阿诺德了。
  
  最后韩渊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苏吉尔和倪乐寅在争系主任,再顺便从倪乐寅嘴里掏出他对苏吉尔的评价。
作者:黎名 时间:2009-07-20 08:39:38 江苏
  沙发
作者:满山梅花 时间:2009-07-20 09:29:26 美国
  板凳。谢谢答复!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09:49:00 美国
  人物索引
  
  韩渊,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助理教授,研究成果斐然,在连续五年的评审中都轻骑过关,但是最后申请终身教职时却受尽折磨。
  
  倪乐寅,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教授,曾任系主任,博学多才,出了名的基督徒,曾经尽量帮助助理教授成长。但在阿诺德的淫威之下,他对韩渊坑蒙拐骗。
  
  甄星韵,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助理教授,与韩渊同时挨整。在副院长罗伯特的帮助下,最终取得了终身教职。
  
  阿诺德˙费恩伯格(Arnold Fienberg),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杰出教授,种族歧视者,妒心极强,设计陷害韩渊和甄星韵,压迫其他教授为非作歹。
  
  苏吉尔˙卡特里(Suchir Khatri),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教授,愚蠢,狭隘,睚眦必报,倪乐寅下台之后任系主任。
  
  约翰˙里凡斯特(John Rivest),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教授,统计咨询中心主任,狡猾,多变,唯利是图,苏吉尔下台之后兼任系主任。
  
  罗伯特˙罗德(Robert Lord),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某系教授。
  
  肯尼斯˙怀特(Kenneth White),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曾任代理院长,环境卫生系教授。
  
  雪莉˙波洛克(Shirley Pollock),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某系教授。
  
  提摩太˙伯翰(Timothy Burnham),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某系教授。
  
  本杰明˙斯托克斯(Benjamin Stokes),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环境卫生系教授,韩渊晋职评审临时委员会负责人。
  
  巴里˙欧沃顿(Barry Overton),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化学系教授,韩渊晋职评审临时委员会委员。
  
  安娜˙里皮(Anna Lipe),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农业经济系教授,韩渊晋职评审临时委员会委员。
  
  苏珊˙玛戈(Susan Margot),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副教务长,主管学术人事。
  
  艾伦˙华琳(Ellen Walling),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常务副校长兼教务长。
  
  汤姆˙巴克兰(Thomas Buckland),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校长。
  
  安德鲁˙罗森伯格(Andrew Rosenberg),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学术评议会 , 病毒系教授。
  
  厉惠嘉,韩渊妻子,职业不详。
  
  任磊,甄星韵丈夫,职业不详。
  
  任晓瑜,甄星韵女儿。
  
  玛丽˙勃龙斯坦(Mary Blonstein),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杰出教授,退休。
  
  戴维˙普兰(David Pullan),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教授,退休。
  
  瑞安˙鲁宾(Ryan Rubin),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副教授,退休。
  
  比尔˙杭特(Bill Hunter),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助理教授。
  
  琼˙盖特勒(Joan Geithner),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助理教授。
  
  布鲁妮˙莫克尔(Bluni Mokel),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秘书。
  
  阿卡莎˙金(Akasha King),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秘书。
  
  王萳,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学生。
  
  苗伟和,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应用统计系学生,倪乐寅教友之子。
  
  达娜(Dana),滨湖大学应用统计系学生。
  
  艾立克˙诺里斯(Eric Norris),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统计咨询中心副主任,导师是约翰。
  
  斯蒂文˙摩西(Steven Moses),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前院长。
  
  文森特(Vincent),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环境卫生系教授, 本杰明合作者。
  
  伊丽莎白(Elizabeth),滨湖大学榆木溪分校前校长。
  
  阿什莉(Ashley),滨湖大学预防卫生系助理教授。
  
  保罗(Paul),滨湖大学某系副教授,雪莉的同事。
  
  尼古拉斯(Nicolos),滨湖大学流行病学系助理教授。
  
  克里斯(Chris),前滨湖大学病毒系教授,压抑安德鲁的前途。
  
  罗德(Rod),某校统计学教授,甄星韵的导师。
  
  琳达(Linda),某校统计学副教授,罗德的前女友。
  
  艾莉娅(Aaliyah),申请到滨湖大学应用统计系读博士的学生。
  
  杨玉钏,博士,申请到滨湖大学应用统计系做助理教授,甄星韵的朋友。
  
  彼特(Peter),某校统计学教授,杨玉钏的导师。
  
  萨娜(Sarah),芝城大学博士,申请到滨湖大学应用统计系做助理教授。
  
  罗曼(Roman),某统计系教授,萨娜的父亲,阿诺德和苏吉尔的好友。
  
  简(Jane),芝城大学教授,萨娜的导师。
  
  尼科利奇(Nikolic),埃文大学校长。
  
  理查德(Richard),埃文大学法学院院长。
  
  基尔(Gill),教堂岭大学政治系杰出教授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09:52:38 美国
  欢迎黎名MM。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0:42:34 美国
  韩渊问道:“万一你不做系主任了,那么谁接着做呢?”
  
  倪乐寅说:“这里的传统是轮流坐庄。戴维和玛丽要退休去颐养天年。阿诺德早就做过了。他喜欢挑事做,不喜欢事烦他。瑞安(瑞安˙鲁宾,Ryan Rubin)与世无争,不会做的。约翰(约翰˙里凡斯特,John Rivest)没做过。他从工业界刚过来,对学术界还没有那么熟悉。而且他现在还是副教授。虽然没有规定说副教授不可以做系主任,但我们系没有副教授做系主任的先例。就在这个校园,也只有在非常的情况下,才会有副教授做系主任。再过两三年,约翰升了正教授,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当然苏吉尔也还没有做过。”
  
  倪乐寅说的和韩渊想象的差不多。这一番推理傻瓜都应该晓得是什么意思。
  
  韩渊说:“你的意思就是轮到苏吉尔做系主任了?”
  
  倪乐寅说:“不要随便引申。我陈述了一些事实,没有做任何推理。苏吉尔带那么多的博士研究生,已经忙忙碌碌。他再要做系主任,岂不是贪多务得,细大不捐。”
  
  每一任系主任在快下台时都会向院长办公室推荐下一任合适的人选。这一次倪乐寅一方面说自己不想再做系主任,另一方面却又不向院长办公室推荐任何人继任系主任。所以倪乐寅不想确认韩渊的结论。另一方面,倪乐寅也在说苏吉尔不应该做系主任。
  
  韩渊觉得倪乐寅的理由有些牵强,更像排除苏吉尔的借口。
  
  韩渊说:“你是说苏吉尔腾不出时间来做系主任?他可以少教课,暂时冻结招收博士研究生,时间不就空出来了。”
  
  倪乐寅说:“做系主任,不只是个时间问题,还有个效率问题。”
  
  倪乐寅这才说出真正的理由,暗示苏吉尔没有能力胜任系主任。在美国,效率低的(inefficient)就是无能的意思,身体受到挑战的(physically chanllenged)就是残疾的意思,智力受到挑战的(mentally chanllenged)就是弱智的意思。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0:43:57 美国
  韩渊还不想跟在倪乐寅后面赤裸裸的批评苏吉尔。
  
  韩渊说:“你做事效率很高。比如系里的教职工会议开的少,每次开的时间也短,但是问题都能很快解决。”
  
  倪乐寅容不得韩渊躲闪,追问道:“玛丽的退休会议是苏吉尔负责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是委员会成员之一,他办事的效率如何?”
  
  韩渊答非所问的回答道:“热情很足。我来了好几年,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做事如此热情。五六十岁的人,风风火火跟十几岁的小年轻似的。我也过了三十了,想使都不见得能使得出那么大的劲来了。”
  
  倪乐寅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说道:“以前苏吉尔拿终身教职的时候,玛丽是主要的支持者。”
  
  玛丽˙勃龙斯坦做系主任的时候,苏吉尔˙卡特里进入了应用统计系做一个助理教授。苏吉尔申请终身教职的时候,系主任已经变成了阿诺德。在系里评审之前,在玛丽短期访问神窟大学。玛丽告诉大家骑自行车被撞了一下,受了点皮肉之伤。玛丽的先生刚巧到英国开会去了。玛丽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苏吉尔专程从榆木溪飞到神窟大学去看望玛丽。苏吉尔一是对玛丽表示关心,二是咨询升任副教授需要准备什么样的资料。虽然苏吉尔说话颠三倒四,啰里啰唆,玛丽无聊之中还是很开心。苏吉尔那股虔心向佛的劲头感动了玛丽。有了玛丽的鼎力支持,苏吉尔就摇身一变,升成了副教授,捧到了铁饭碗,粘在应用统计系里,再也不用走,也再也走不动了。
  
  韩渊刚晓得这个典故,是苏吉尔在玛丽的退休晚餐会上讲的,用的自然是感恩戴德的口气,表扬的是玛丽病中还关心苏吉尔,可惜苏吉尔不晓得,大家都认为他的马屁拍得特响,怪不得苏吉尔的研究那么烂还能评上副教授。
  
  韩渊评论道:“投桃报李。”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0:45:09 美国
  倪乐寅对韩渊口不出恶言有点不满,自己也就不再隐晦。
  
  倪乐寅说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我们不用东猜西揣。我只想问你,跟着苏吉尔干活感觉如何?”
  
  韩渊已经无路可逃,就说:“玛丽的退休会议是系里的事。做任何事我都很愉快。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热情之外,苏吉尔做事的效率似乎有改进的余地。比如第一次筹备会议,苏吉尔说了两个小时,我自始至终都搞不明白他想要大家做什么。我不认为我的理解力有问题,而且苏吉尔的印度腔我也早就适应了。所以不是语言本身的问题,是如何使用语言的问题。”
  
  倪乐寅说:“他做事向来是事倍功半。几十年了,他说话拖泥带水,没有中心思想。他的话就是一个随机游动(random walk)。他话说不清楚哪里能怪你。”
  
  “随机游动”,倪乐寅说的极准。苏吉尔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谁都泊不住他的坨子,还真是一个随机游动。
  
  韩渊说:“你批评我梦想从纯噪音中找不存在的信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而且你跟苏吉尔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为什么找苏吉尔负责呢?”
  
  韩渊很好奇,作为系主任,倪乐寅用不着启用苏吉尔,用约翰也行,甄星韵,也行,都会比苏吉尔办事高八个帽子。倪乐寅也可以自己做。
  
  倪乐寅说:“哪里轮得到我找他!苏吉尔先是霸王硬上弓提议开会,后又主动请缨负责筹备主持,乞丐赶庙公。我还没有办法给他当头一盆冷水。戴维和玛丽同时退休,我考虑想给戴维和玛丽用同样的规格各办一个退休餐华,我自己负责。我不能厚此薄彼。苏吉尔一闹,我很被动,玛丽会觉得我怠慢她,戴维会觉得我让他难堪。一盘好棋被苏吉尔搅乱了。”
  
  苏吉尔主动提议给玛丽开退休大会,还告诉玛丽,倪乐寅嘀咕说系里经费紧张,是经过苏吉尔的极力争取才勉强同意的。开会的时候,玛丽天涯海角的弟子们都赶来了。从东洋岛到撒哈拉沙漠,许多人是不远万里而来。那种桃李满天下的风光玛丽很是受用。主持餐会跑前跑后的苏吉尔当然得到玛丽的青睐了。玛丽喜欢中国文化,爱吃中国美食,读过《易经》,还读过《红楼梦》。玛丽把自己当成贾母,而苏吉尔在她的眼里就成男版王熙凤了,退休会议就是元妃省亲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0:46:22 美国
  韩渊安慰道:“你想一碗水端平,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觉得玛丽和戴维应该都是明白人,不会怪罪你。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解释一下呗。”
  
  倪乐寅叹息一声,说道:“解释向来都是越抹越黑。愿意听你解释的你就不需要解释,不愿意听你解释的会嫌你啰嗦。但愿是船过水无痕。其实如果戴维不和玛丽一起退休,事情不挤在一起,怎么办都行。很明显,戴维人老实,学生少,请人捧场开一个退休大会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说在一个小系为了政治上的平衡同时搞两个退休大会,人力物力都吃不消。”
  
  韩渊同情的说:“当家晓得家难当!”
  
  倪乐寅说:“开会的花销不小,许多开支系里要么付不起,要么不能付,我只好向大家募捐了。我和太太一起捐了一千五百美元。你也捐了一千美元。不恨我吧?”
  
  滨湖大学是公立大学,公款消费有各种限制,倪乐寅说的不是假话。
  
  韩渊说:“兔子饿急了才吃窝边草。”
  
  倪乐寅说:“我是被逼上梁山。但是我不会跟苏吉尔计较。只要对系里有好处的事情,不管是谁的建议,不管是什么建议,我都从谏如流。”
  
  倪乐寅就是倪乐寅,什么话最后还会转到自己身上来。韩渊觉得时间也差不多,得确认一下倪乐寅的心愿。
  
  韩渊说:“度量大呀,佩服佩服。最后问一句,如果苏吉尔没有办法做系主任,你还会继续做吗?”
  
  倪乐寅说:“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做系主任,我只好勉为其难,再做冯妇。但是顶多两三年,不会多。”
  
  这个人不能做,那个人不能做,所有的对手都排除了,还能找到谁做。这么明白的提示,韩渊心中有数。
  
  韩渊就语带双关的告辞道:“看你的样子,还要继续过烟瘾。我走了。”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10:50:57 上海
  呵呵,偶来做沙发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10:52:23 上海
  人在他国,身不由己
  其实无论何时何地,到处是不公平的存在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10:53:51 上海
  学者空有儒雅之貌,实心存祸心,比一般人亦狠
  说破道破,学者的心比利剑还锐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10:57:52 上海
  文章甚好,建议笔者用更流行的,更具有讽刺性的说白或许更吸引人
作者:黎名 时间:2009-07-20 11:20:43 江苏
  支持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8:24:21 美国
  欢迎天赐野鸭兄前来。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8:35:38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10:52:23  
  
    人在他国,身不由己
    其实无论何时何地,到处是不公平的存在
  
  ------------------------------------------------
  赞同。写此文的时候才发现刘仰的《中国没有榜样》。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以前看到一些电视剧,动不动就美国怎么样。在《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斯琴高娃演的姨妈偏把在东北的女儿说成在洛杉矶。好像美国是天堂是的。哪怕是天堂,诸神也在斗,希腊神话里说的很清楚。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8:40:56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10:53:51  
  
    学者空有儒雅之貌,实心存祸心,比一般人亦狠
    说破道破,学者的心比利剑还锐
  
  --------------------------------------------------------------
  应该说很多学者如此。战场上士兵用枪斗,邻里上村民用锄斗,学校里教师用嘴巴斗,区别的只是工具而已。读了书的,耍的计谋多了些,自然更狠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8:46:08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10:55:27  
  
    官场,人人只为权字来
    学场,人人只为名字来
    沽名钓誉的人多也
  -------------------------------------------------
  赞同。大学里也有官场,权的斗争也不少。大学里仙风道骨的学者不多,只为稻粱谋的不少,争那么出了行业一点几乎无人知晓的名声。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8:59:32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10:57:52  
  
    文章甚好,建议笔者用更流行的,更具有讽刺性的说白或许更吸引人
  -------------------------------------------------------------
  谢谢夸奖。建议极好。只是抱歉一下,达到你的建议我有点力不从心。
  
  自然到天涯来,说不想吸引人是假的。只不过写下这些东西只是业余的随心所欲,顾不得其他的想法了。虽然我认真的码字,但是对于什么是流行的,我几乎是没有感觉。读了一些年轻人的小说,发现他们很厉害,但是自己似乎老古董了,玩不了他们就是心跳的东西。
  
  我也想妙笔生花,写得讽刺味十足,如北京的侃爷。却做了个初练字的人只会描红。
  
  
  
  
  离国多少年,除了中文新闻之外,读的中文东西极少,所以让我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2:04 美国
  天涯有些怪,不只到怎么就写成这样了。
  
  ----
  离国多少年,除了中文新闻之外,读的中文东西极少.虽然我认真的码字,但是对于什么是流行的,我几乎是没有感觉。读了一些年轻人的小说,发现他们很厉害,但是自己似乎老古董了,玩不了他们就是心跳的东西。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3:29 美国
  作者:黎名 回复日期:2009-07-20 11:20:43  
  
    支持
  
  ---------------------
  欢迎您再次光临。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4:29 美国
  系里有个小图书室。贴着墙壁的书橱上摆着退休教授们捐的大大小小的旧教材,还有一些排得整整齐齐的过期统计期刊。不管是书还是期刊,都由着灰尘在书脊和封皮上肆虐,因为图书室没有人来定期打扫。统计不是历史考古,印满了表格的古董书都是无用的摆设。期刊在JSTOR(西文过刊全文库)里都有电子版,更是无人问津。图书室如一座孤寂无主的古墓。互联网时代之前的读者穿梭似乎已成往事。可爱的是,有的教授会到这里摆个姿势拍个照片,放在宣传用的网页或书刊上显示自己学富五车。
  
  午后,图书室里没有窗户,日光灯没开,有点昏暗有点闷。一张长长的条状旧会议桌,甄星韵和韩渊一人坐在一侧,面对面的闲聊。甄星韵和韩渊同时进入应用统计系,也是一个助理教授。甄星韵个儿不高,小巧玲珑,罕见的大眼睛,总是打扮的漂漂亮亮见人就笑。今天穿的是一身嫩绿色的套裙,略施淡妆,踩着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只是坐着的时候这双鞋子显不出功劳了,反象聋子的耳朵。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5:42 美国
  甄星韵和韩渊在等阿诺德。不到一刻钟的工夫,阿诺德踱了进来。
  
  阿诺德长得高高的,稀疏的头发稍微有点长,耷拉在头上,就如端午节放在屋顶上晒得发了黄的艾草。阿诺德没有一处秃顶,因为他的落发很均匀,没有集中在一处。尽管阿诺德肚子圆圆的,他的脸却很干瘪,就象深秋挂在木架子上晒的盐腌辣萝卜干,是肉没肉感。
  
  阿诺德一进来就立即关上门,一脸的严肃,扫了甄星韵和韩渊一眼,大剌剌的一屁股坐在桌子顶头。
  
  阿诺德说:“你们应该都收到肯(尼斯)的电子邮件了!不管他怎么说,你们必须全心全意支持乐寅做系主任。”
  
  甄星韵说:“乐寅是一个出色的系主任。我们要全力慰留。这显然是应该的,至少是对他工作的一种肯定嘛。但是如果其他人做也不是坏事啊。”
  
  甄星韵的逻辑很简单,就是缺了任何一人,地球照样转圈,太阳照样升起,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替代的,根本不用提一个小系的系主任了。
  
  阿诺德说:“约翰现在还不能做系主任。过两年他熟悉情况了,评上正教授,就可以接过担子。这过渡的两三年最好让乐寅撑着。”
  
  韩渊立刻晓得阿诺德和倪乐寅已经商量好了。他俩就是要把苏吉尔拦住,不让他有做系主任的机会,过几年让约翰从倪乐寅手里直接接班。他们这样做就要破坏系里轮流坐庄的传统。所以阿诺德就先从助理教授下手,制造倪乐寅必须留任的气氛。本来只能做六年,现在能做九年,倪乐寅和阿诺德就一鼻孔出气。
  
  甄星韵说:“要说撑着。你不也行吗?我支持乐寅撑着。如果万一他不肯做,我也支持你撑着!”
  
  阿诺德喜欢垂帘听政。要是大事小事都让他管,岂不烦死他。甄星韵明知故问,用支持阿诺德来阻止阿诺德进一步的算计。
  
  阿诺德说:“做系主任劳神伤骨。我要做系主任,妻子会把我杀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6:49 美国
  甄星韵没有想到阿诺德是个妻管严。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怕妻子,跟陈水扁似的。
  
  阿诺德的妻子爱玩,乘这个时候筋骨还能动一动,老夫妻满世界到处跑一跑,主要到欧洲诸国玩。为了配合夫妻俩的旅行计划,阿诺德经常把教的课程改期,有的时候加课时,有的时候干脆取消一些课。倪乐寅不会对阿诺德的行踪问上一句。有的时候,阿诺德也会对大家说有朋友邀请演讲。如果做了系主任,除了寒暑假,阿诺德哪里还能有这么多自由,就算系里的教授不找他,院长烦系主任的时候也不少。所以阿诺德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夸张。
  
  甄星韵说:“我瞎猜一下,看上去好像苏吉尔要年轻一点。他在乐寅之前做过系主任吗?”
  
  甄星韵主动提出苏吉尔,依据的是刚才阿诺德说的评语,看阿诺德能变出什么花样。
  
  阿诺德说:“你没有猜错。苏吉尔比乐寅小好几岁,没有做过系主任。我正为这一点来找你们的。你们必须坚决反对苏吉尔做系主任。”
  
  甄星韵问:“为什么?苏吉尔不是正教授吗?你说等约翰评上正教授就做系主任。苏吉尔是正教授,而且在这里也是呆了几十年。他都符合你的条件。我这样说可不是反对乐寅继续做。只是想晓得为什么苏吉尔不能做系主任。我们总不能闭着眼睛反对苏吉尔做系主任吧。”
  
  阿诺德不屑的说:“你难道还看不出来,苏吉尔根本不能与人沟通。”
  
  阿诺德这话不晓得用了多少遍了。任何人,只要他的英语不是母语,在阿诺德的嘴里都缺少与人沟通的技巧。苏吉尔的英语印度腔很重,被阿诺德归入此类。
  
  甄星韵和阿诺德一起参加了不少教授招聘委员会。甄星韵见多了阿诺德用这一招否决了许多中国的申请人。电话面试的时候,只要英语不是母语的申请人一开口,不管说得流利不流利,阿诺德就立马否决,“这个人不会说英语”。就是在系里,三个中国人,倪乐寅,甄星韵和韩渊,被阿诺德嘲弄的次数也不少。
  
  阿诺德无法挑剔沟通的工具-英语。苏吉尔的印度式英语非常流利。阿诺德挑剔的是沟通的技巧。苏吉尔说话上不了台面。东一句,西一句,经常不知所云。但阿诺德自己哪里有什么沟通的技巧,叟言无忌,欺行霸市惯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09:38 美国
  甄星韵说:“喔!”这个“喔”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欣赏了阿诺德的评价,但是自己不趟浑水去评价苏吉尔。
  
  甄星韵朝韩渊使了一个眼色。韩渊不动声色。韩渊不喜欢苏吉尔当系主任,因为他确实不行。但是对苏吉尔这样的批评从阿诺德嘴里冒出来,确实有点儿馊味。同样的话,阿诺德将来保不准又用到自己的身上,韩渊有点兔未死狐却悲的感觉。
  
  阿诺德继续说:“苏吉尔教课任务重,又带了许多博士研究生。系里需要他继续做这样的贡献。系主任这担子就不能再让他挑了。”
  
  这就是说苏吉尔在系里只有做牛做马的命。做牛做马还得做一辈子。前面的批评是棒杀,现在的表扬是捧杀。阿诺德卖力的向韩渊和甄星韵同时推销胡萝卜和大棒,希望他们为自己去冲锋陷阵。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10:46 美国
  韩渊问道:“你经常说院长揽权,系主任差不多都成了院长在每个系里的常驻秘书。为什么现在如此重视谁做系主任?”
  
  平时阿诺德动不动就贬低倪乐寅做系主任的功劳,对院长校长总是骂骂咧咧。所以韩渊这一问是故意的,看阿诺德怎么自圆其说。
  
  阿诺德说:“乐寅对付院长的手腕还是很足的,晓得代表系里向院长要钱要人。要是苏吉尔做了系主任,他肯定会成为院长的常驻秘书。我说他不只是秘书,而是警察,代表院长在系里监督各位。苏吉尔,乐寅和我相处了几十年。我看人比你们准得多了。你们听我的话,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韩渊说:“我支持乐寅继续做,因为我觉得系里正处于由弱变强的关键时刻,临阵换将并不好。”
  
  阿诺德说:“你说以前系里很弱了?你们年轻人,也就会做那么一点时髦的东西,不要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阿诺德支持倪乐寅做系主任,但是不容许韩渊把功劳贴纸搭到倪乐寅头上去。阿诺德才是应用统计系的真正主宰,所以系里从来没有什么由弱变强的时刻。
  
  甄星韵连忙说:“渊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他指的是我们系里人越来越多了。现在学校需要更多的统计学家,但是把这种实际的需求变成院长对我们系的允诺,我们需要乐寅。这几年他积累的经验很丰富,继续做下去是得心应手。另外,苏吉尔晓得今天你找我们吗?”
  
  看见韩渊惹了祸,阿诺德还连着自己一起骂,甄星韵一方面心里嘀咕真冤枉,恨韩渊不会说话,一方面赶快动点子解围,同时还来个围魏救赵。
  
  阿诺德说:“不晓得,他今天出差了。约翰也不晓得。你们没有必要告诉约翰。无论如何,你们更不能对玛丽说。她马上就要退休,对系里将来的人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发挥过分的影响。”
  
  阿诺德没有提戴维和瑞安,因为根本不需要。苏吉尔为玛丽忙前忙后,同时退休的戴维好像不存在似的,戴维的选择是很清楚的。但是戴维太老实,就是苏吉尔上了台,他也不会介意的。瑞安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13:32 美国
  甄星韵急忙说:“请你放心。今天的谈话就死在图书室里,不会面世的。”
  
  阿诺德说:“很好。”
  
  甄星韵问道:“如果乐寅主动让贤,我们支持他会不会强人所难?他继续做系主任当然很好,但是我不希望把他逼得难受。”
  
  甄星韵太聪明了。既然倪乐寅玩以退为进,甄星韵就想顺水推舟。
  
  阿诺德说:“不管乐寅怎么说,你们要主动表态去留人!至于他难受不难受,你们不用考虑,那是他自己的事,不是你们的事。记住,每个人要演好自己的角色。千万不要多想。我自有部署。”
  
  阿诺德指明了大家要好好的演戏。阿诺德就是个导演,倪乐寅是主角,苏吉尔是反角,甄星韵和韩渊是抓来的群众演员,连一分钱出场费都没有,还可能赔上得罪某个人的风险。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0 19:14:36 美国
  甄星韵问道:“我们要不要关心一下苏吉尔的态度呢?我们不想给他一个错误的印象,好像我们反对他做系主任,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甄星韵绝对不会顾此失彼,干脆跟阿诺德挑明了自己的顾虑,看阿诺德是不是把自己逼到墙角,还是只要表表态。
  
  阿诺德说:“这个你们不要操心。我找过苏吉尔,他支持乐寅留任。”
  
  韩渊道:“既然这样,哪里需要找我们。问题不已经解决了嘛!”
  
  韩渊想,既然阿诺德说吹嘘自己搞定了苏吉尔,干嘛还把明明白白的把助理教授往这趟浑水里拖。
  
  阿诺德说:“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在最后的系主任名单公布之前,问题不能算解决。今天我要你们做两件事。一是去表态坚决的支持乐寅留任。二是在肯(尼斯)跟你们谈话的时候,坚决的说苏吉尔无法代表应用统计系。尤其是第二件事,一定要做好,理由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们自己再找一些具体的例子。你们来了三年了,对苏吉尔也了解了,找几个亲身体验的例子应该不难,不需要我给你们找些苏吉尔干砸了的事情。院里必须听系里多数人的声音。最后再强调一遍,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能对外说。”
  
  阿诺德要助理教授串通一气,在副院长面前造出民意来,否则苏吉尔还是可能会被选中。多数的声音就是这样在背后培养出来的,其实是阿诺德一个人的声音。助理教授被阿诺德要求做他的马甲,壮他的声势。阿诺德不晓得,这种事最好一对一的做,不能图省事,一对二或者一对多,大家会有顾虑。
  
  韩渊愿意听倪乐寅唠叨。甄星韵对倪乐寅只是表面上的客客气气,倒是一点马屁都不拍,甚至还有意疏离。甄星韵跟韩渊也有点疏离。韩渊一直感觉甄星韵有点怪怪的。甄星韵虽然跟韩渊的经历差不多,更象香蕉ABC(American born Chinese,在美国出生的华裔,象香蕉一样黄皮白心)。可惜在阿诺德的眼里,不管甄星韵怎么想方设法脱离中国人的圈子,最后还是被阿诺德把她跟韩渊绑到一起。甄星韵常染一头金发,至多是个金发褐眼,怎么都算不上金发碧眼,假洋鬼子。哪怕她比迈克尔˙杰克逊还牛,换皮肤加上换眼睛,或许称不上真鬼子,至少算是人造鬼子了。
  
  甄星韵说:“规矩我们晓得。还有更多的事情吗?我三点钟跟我的博士后有个约会,现在恐怕不能久呆了。”
  
  阿诺德说:“没有更多的事了。我还要在这里查点资料。你们先走吧。
作者:民国文林 时间:2009-07-20 21:42:59 北京
  继续支持,写的很好,坚持下去,必然人声鼎沸!
作者:黎名 时间:2009-07-20 22:22:13 江苏
  看得挺爽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22:52:31 上海
  呵呵,再来读读草兄的蚊子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22:57:06 上海
  呵呵,刚才在某网上捉蚊子,上面写错了~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23:01:52 上海
  做人,不是作人,而更多的教授之流就是在作人,而不是在做人,他们不是考虑提携后进,而是如何自己稳坐泰山,混到终老。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23:04:46 上海
  曾经认为外国是天堂,曾经认为白手起家就是外国人给我们的创业启示录,读了草君的一文,才知道其实不然,不过距离隔断我们的清醒,我们崇拜外国人,只是因为他们是外,而不是人
  中国自古瞧不起自家人,尊重外人,那热乎劲儿就是比自己爹娘还亲一百分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0 23:07:30 上海
  韩渊就东塞一句诗,西塞一句词,本来只想凑够作文的字数要求,却意外的钓到了语文老师的不少夸赞,就更有兴趣钻了。
  
  呵呵,万分赞同
  偶也遇到一草包老师,故意把童话里某句话,然后整个胡编的外国人
  他竟然让班级上所有人都来记住其人,幸亏当时是中学生,幸亏当时没有网路~
作者:crazyliu75 时间:2009-07-21 00:02:15 美国
  倪乐寅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6:53:27 美国
  欢迎新朋友 crazyliu75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6:54:44 美国
  感谢文林兄的鼓励,您一定会看到结尾的。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6:57:18 美国
  再谢老朋友天赐野鸭和黎名力顶。此帖不黄不暴力,吸引人气不容易。二位不嫌弃在下走一条孤独的小道,万分感激。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6:58:58 美国
  那位做广告的,谢谢顶帖,谢谢你的广告不长。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02:57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2:52:31  
  
    呵呵,再来读读草兄的蚊子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2:57:06  
  
    呵呵,刚才在某网上捉蚊子,上面写错了~
  ---------------------------------------------
  文字--〉蚊子,哈哈,这叫加密:)
  在下的文字里可能也有不少这样的蚊子。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09:52 美国
  作者:crazyliu75 回复日期:2009-07-21 00:02:15  
  
    倪乐寅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
  茫茫名海中选了一个,在加一点密,就成了这个样子,忽悠人的。韩渊和甄星韵就是太简单了,显得恶俗,又舍不得改。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19:40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3:01:52  
  
    做人,不是作人,而更多的教授之流就是在作人,而不是在做人,他们不是考虑提携后进,而是如何自己稳坐泰山,混到终老。
  -----------------------------------------------------
  你总结的特好。
  
  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度一是为了学术自由,而是为了既的利益者不担心自己的利益受损而压抑年轻人。谁知道有些拿了终身教职的人因为有的铁饭碗,干起了坏事更是肆无忌惮。
  
  美国的大学里没有强制退休制度。年少的时候以为老人经验足,不退休能帮年轻人[发挥余热]。后来才知道,许多人“老而不休是为贼”。
  
  以下是初稿里的一段话,后来删掉了,现在写在下面。
  
  ---------------------------------------------------------
  
  现在这样的应用统计系就是几个年迈的正教授副教授混日子的养老院。应用统计系每个教授认养一两门课,抱着多年不变的讲义或者用多年不变的教材一次一次的教给年年变的学生,这是真正的以不变应万变。
  
  教课是他们的生活兼娱乐。大多数人如果不这样做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打发日子。回家对着镜子讲给自己听还是坐在床头讲给配偶听?梁冕珂依稀记得辛弃疾的《摸鱼儿》里写道:“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每天看看课堂里坐着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孩子们认为自己是才高八斗聪明绝顶,老人当然是心旷神怡了。终身教职保证教授想退休才退休。这只进不出的用人系统就渐渐老化了。这问题百出的应用统计系更是特殊,中年人青年人都没有,只有老年人。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22:00 美国
  梁冕珂--〉倪乐寅。
  初稿给朋友看过后嫌人名太俗,改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31:24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3:04:46  
  
    曾经认为外国是天堂,曾经认为白手起家就是外国人给我们的创业启示录,读了草君的一文,才知道其实不然
  ---------------------------------------------------
  兄台指的应该是所谓的“美国梦吧”。现实并不如此。小布什老布什就是明证年。本想阅史写一本美国的家族统治的书,还兴致勃勃查资料。后来发现天涯网友京虎子已经做了相应的工作。下面给各连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27315.shtml
  
  最近刚刚出书:《从华盛顿到奥巴马: 美国200多年来的家族政治》
  
  确实是“仙家还是仙家做,哪有凡人做仙家。”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7:49:39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3:04:46  
  
    我们崇拜外国人,只是因为他们是外,而不是人
    中国自古瞧不起自家人,尊重外人,那热乎劲儿就是比自己爹娘还亲一百分
  
  
  ===========================================================
  时下和近几十年/一百多年的历史,说明了确有此现象。从洪氏搞来一神教直至当今,我央央中华的意识形态都西化了,更不用提民间的崇洋媚外了。
  
  不过在下不同意自古如此。不提大汉盛唐,就连满清中早期都有天朝都有自己的看法。英使马戛尔尼(Macartney)不愿行三跪九叩大礼,但是还得半跪。再给个连接。
  
  http://dongbei.nen.com.cn/imagelist/2009/050/5zl1vg58s062.jpg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40:28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0 23:07:30  
  
    韩渊就东塞一句诗,西塞一句词,本来只想凑够作文的字数要求,却意外的钓到了语文老师的不少夸赞,就更有兴趣钻了。
    
    呵呵,万分赞同
    偶也遇到一草包老师,故意把童话里某句话,然后整个胡编的外国人
    他竟然让班级上所有人都来记住其人,幸亏当时是中学生,幸亏当时没有网路~
  
  ============================================================
  谢谢兄台分享故事。看来原装的现实故事永远比小说精彩。
  
  在下遇过教语文的老师,没收了在下看的《水浒传》和《上下五千年》等,不知道在下能写出“范文”[矮子里的将军],都亏了在下的饥不择食。民国文林的帖子里有许多精彩的关于当今无大师的讨论。原因之一是大师被老师扼杀在摇篮之中[年少之时]。
  
  高中文理分开,虽然在下喜欢乱读文史,只是舍不得数学,终于被迫离开文史,变成了埋头推公式的人。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44:15 美国
  侃完了,下面继续贴正文。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46:09 美国
  甄星韵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恨死了阿诺德的颐指气使,更为无辜卷入风波而生气。她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端起桌上那杯半热的茶,喝了两口,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这茶是与阿诺德见面前就泡好的。甄星韵晓得每次跟阿诺德见面都没有好事。甄星韵想,这件偷鸡摸狗的事当然就闷死在图书室里,但也把阿诺德的要求一样闷死没商量。
  
  在应用统计系,阿诺德只有别人听他话的份,没有他听别人话的份。除了玛丽,系里没有其他人敢惹阿诺德。阿诺德是刀子嘴,刀子心。玛丽是豆腐嘴,豆腐心。慢腾腾的玛丽偶尔会跟阿诺德顶一顶。玛丽步履蹒跚,还有哮喘,一旦动起气来谁也负不了责任。
  
  几乎人人都畏威而不怀德。连小孩子都更容易记得住爸爸的巴掌,记不住妈妈的夸奖。玛丽很少与人为敌,所以绳上就拴不上一只蚂蚱。阿诺德很少与人为友,所以绳上拴了不少蚂蚱。戴维˙普兰,倪乐寅,约翰˙里凡斯特,得了玛丽的好处却投向阿诺德的阵营,用每天每日的阿谀奉承换取晋升时阿诺德那一瞬间的刀下留人。
  
  苏吉尔对阿诺德向来也是不敢怒也不敢言。苏吉尔晓得现在阿诺德已经看不上自己,全力扶持约翰,才不得已依靠玛丽。
  
  系里唯一的独行侠就是瑞安˙鲁宾。瑞安没有既不屈于阿诺德的淫威,又不和玛丽亲近,付出的代价是做个千年副教授。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47:25 美国
  甄星韵和韩渊都研究生物信息学。甄星韵比韩渊活套多了。甄星韵长袖善舞,不到一年就结交了来自各个系的教授。这些教授,不管是年轻还是年长,都想搭一程生物信息学的花车,显示自己很时髦不落后,跟美国那些七老八十还特爱涂脂抹粉的老来俏一样。他们喜欢找应用统计系的甄星韵聊一聊。很快甄星韵就成了滨大榆木溪分校里著名的少数几个生物信息学权威。她的办公室总是门庭若市。甄星韵也招收了五六个博士研究生,规模比得上苏吉尔了。
  
  阿诺德和玛丽都是杰出教授。甄星韵曾经想找机会和阿诺德合作。阿诺德不做应用研究,还发狠说,他誓死都不给那些什么生物系化学系卫生系的教授做奴隶。其实阿诺德哪里是不愿做奴隶。根本是阿诺德即使想做一次奴隶也没那个斤两。阿诺德用做奴隶来诬蔑任何想做一点合作研究的人,显得自己人格高大。哪怕有人不忌讳阿诺德的诅咒,取得的合作成果,回到系里碰到阿诺德来评审还不是一钱不值。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49:12 美国
  电脑把统计研究带入了热兵器时代。查读文献,仿真试验,都能大规模的做了。阿诺德这样的老古董是冷兵器时代的产品。除了少数几个天才,一辈子能十八变。一般的人脑又不象电脑,过一会儿就更新换代。许多教授在纸上用圆珠笔推两个利用微积分和线性代数的公式没有什么问题,在黑板上用粉笔卖弄一下推公式的本领也没有问题。电脑这热兵器在他们手里只是用来慢慢的敲几个字而已,就如关公看到手枪不会扣扳机,还是喜欢自己的青龙偃月刀。
  
  阿诺德他们从来没有耐心去听其他系教授讲专业术语。其实他们很多东西确实也是听不懂的。统计的新名词少,每个新名词都得认真的消化。那些生物,医学,卫生学,新名词曾出不穷。虽然每个新名词可能只要一分钟就能搞懂,这么多的新名词会把应用统计系记忆力早已衰退的老教授弄得焦头烂额。
  
  最困难的是,哪怕他们听懂了外行的术语。凭他们掌握的那些几十年前在读研究生时候掌握的技能,也不晓得怎么做合作研究。
  
  阿诺德把甄星韵都看成了奴隶。方丈冷脸白腮,香客进不了庙门,甄星韵不得不死了跟阿诺德合作的心。甄星韵还有一些小事能做一做,让自己的学生找阿诺德做他们的博士论文委员会委员,就跟对苏吉尔的态度一样。马屁要拍,响度要因人而异。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50:20 美国
  应用统计系就算玛丽新潮,愿意往脑子里装几个新名词,象什么基因测序,微阵列芯片,聚合酶链式反应。所以玛丽和生命科学与卫生科学研究的教授呀,博士呀,博士后呀,都谈得来。
  
  甄星韵和玛丽合作过一个研究项目。最后这项目没有开花结果,但两人的忘年交急剧升温。从玛丽的嘴里,甄星韵把应用统计系的历史和现状搞得一清二楚。现在玛丽退休了,人走茶凉。甄星韵煞费苦心粘上的玛丽无法依靠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1 08:51:32 美国
  甄星韵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阿诺德,又不想得罪苏吉尔。甄星韵专门拜访了苏吉尔一次,先夸了倪乐寅一顿,然后告诉苏吉尔,如果苏吉尔愿意做系主任的话,自己是支持他的。苏吉尔说倪乐寅系主任做的不错,等到自己清闲的时候一定会义不容辞的顶上去。甄星韵明白了苏吉尔的心思,说自己会帮着苏吉尔一起挽留倪乐寅,既尊重了苏吉尔,又得到苏吉尔的允许在倪乐寅面前好好表演。至于副院长肯尼斯面前,甄星韵准备随便搪塞两句。阿诺德跟院长副院长都是敌人,查不出来甄星韵说了什么,再说肯尼斯哪里会把助理教授的意见当回事。
  
  甄星韵庆幸自己摸清了这场领导权争夺战的底细,暗笑韩渊太不懂事了。韩渊到榆木溪三年了,对各路神仙之间的你争我夺看上去毫不知情。
  
  甄星韵心如明镜如履薄冰。韩渊懵懵懂懂逍遥自在,快快乐乐的教课,快快乐乐的做研究。系里开会的时候,韩渊在阿诺德的鼓动下动不动就大放厥词。韩渊的脾气真好,自己提的意见被老家伙否决了还笑眯笑眯的。韩渊似乎没心没肺,从来不把羞辱嘲弄当回事。
  
  甄星韵爱读为人处事的大众励志书,什么《办公室政治大全》,《烈火职场三十六计》之类的传经布道,还读了互联网上无穷的豆腐块文章,几乎就是一个职场政治专家。甄星韵记得《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里有一篇叫《不设防》的短文。甄星韵估计,或许韩渊真在身体力行这样的原则。甄星韵不喜欢古书。其实王蒙的短文是孔圣人的“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的白话版,王蒙无意之中侵犯了孔圣人的智慧产权。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1 13:37:05 上海
  几乎人人都畏威而不怀德。连小孩子都更容易记得住爸爸的巴掌,记不住妈妈的夸奖。玛丽很少与人为敌,所以绳上就拴不上一只蚂蚱。
  
  呵呵,的确如此,有很多人会记住别人对你的棒杀,而很少记住别人对你的恩情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1 13:39:06 上海
  人在职场,要记住谁是权威,谁才是清醒的,但是记住了不能伸张,否则就被狠狠的踩下去
作者:天赐野鸭 时间:2009-07-21 13:41:00 上海
  很多名字具有谐音,不同反响
  可能是因为你揭露的还不够狠
  而且是第三人称写,名字多,容易晕乎乎吧
  坚持就是胜利
  我会陪你笑到最后
作者:晤惹谁呜 时间:2009-07-21 14:01:12 上海
  我曾经梦想去美国,但看看你写的,我也不去了,就在中国混混算了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1:25:36 美国
  欢迎新朋友晤惹谁呜!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1:27:04 美国
  感谢天赐野鸭对我的全力支持。
作者:whatyousay79 时间:2009-07-22 01:27:54 美国
  看来不能夸奖儿女太殷勤。该晾着还得晾着,该扳脸还得扳脸。
  
  =======================
  
  连小孩子都更容易记得住爸爸的巴掌,记不住妈妈的夸奖
  
  
作者:billhyman1 时间:2009-07-22 05:52:20 美国
  文采非凡!顶!!!只是内容更新太慢,有点等不及看后面的。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6:10:54 美国
  苏吉尔是什么货色,甄星韵的体会不少。尤其是杨玉钏来系里面试的事情搞得甄星韵满腔怒火。出自同一个大学同一个系,只相差两年,杨玉钏和甄星韵相当熟悉。苏吉尔做招聘委员会主任,拜托系里的教授推荐一些候选人。甄星韵向苏吉尔推荐杨玉钏,苏吉尔满口说好。在讨论是否招聘杨玉钏的时候,杨玉钏的演讲被苏吉尔说成是一场灾难,比预测的榆木溪将来的一场大地震还恐怖。杨玉钏的导师彼特(Peter)的研究被说成了狗皮膏药,忽悠了许多同行的学者,但是没有逃过苏吉尔的火眼金睛。除了甄星韵之外,谁也没注意苏吉尔黑下脸。虽然杨玉钏的简历特别吸引人,由于苏吉尔的诋毁,最后她没有被选中。
  
  苏吉尔出而反而,血口喷人,把甄星韵弄得晕头转向。杨玉钏从彼特嘴里了解到苏吉尔和彼特有过一场冲突。甄星韵立刻明白了,当苏吉尔看完杨玉钏的简历之时,就看准了这个打学生给导师看的机会。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6:12:22 美国
  苏吉尔和彼特在一次联合统计大会结下大仇。联合统计大会就是一个大杂烩。没有一个报告是评审过了,谁爱讲就来讲,谁爱讲什么就讲什么。从使用SAS做个线形回归的垃圾到用DC规划(DC, difference of convex functions, 凸函数之差)做psi学习法(一种统计学习法,基于一种特别构造的损失函数)的珠宝都有人在卖。大明星的报告听众挤破门。小角色的报告门可罗雀。苏吉尔在大会上作报告,彼特恰好坐在底下听。彼特批评苏吉尔讲的东西太落后了。苏吉尔明白自己做的研究是怎么一回事,碰上别人跟他争论就一筹莫展,挨了彼特的辱骂一声不吭。联合统计大会上类似的案子也有,但挨骂的人很少没有不作声的,反击的语言绝对跟辱骂一样精彩。平时看上去心平气和的教授都变成了骂街的泼妇。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6:13:40 美国
  尽管如此,甄星韵对苏吉尔还是客客气气的。隔三差五的跟苏吉尔聊一聊自己那些时髦的研究问题。虽然苏吉尔搞不懂甄星韵说的是什么,每次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甄星韵把苏吉尔吹成学富五车高瞻远瞩的专家,似乎可以给自己一点指导。甄星韵要让苏吉尔明了自己把苏吉尔当成一个大人物。对待苏吉尔这样睚眦必报的小人,甄星韵的绝招就是把他放到神龛上供起来,哄得他乐滋乐滋的,没有什么心思给你下绊子。孔圣人说的是“敬鬼神而远之”。甄星韵做的是“近小人而敬之”。小人每天每日在你身边打转,远不了,敬得了。
  
  皇帝轮流坐,轮到苏吉尔。倪乐寅以退为进。阿诺德给苏吉尔,甄星韵和韩渊施压。苏吉尔隐忍未发。玛丽˙勃龙斯坦一直没有表态。鹿死谁手,尚未定论。甄星韵要力保自己不成为下一任系主任的眼中钉,不管是苏吉尔还是倪乐寅。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6:14:47 美国
  饿极了,先去吃饭,过会儿回帖。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7:25:15 美国
  作者:晤惹谁呜 回复日期:2009-07-21 14:01:12  
  
    我曾经梦想去美国,但看看你写的,我也不去了,就在中国混混算了
  ================================================================
  罪过罪过。其实到美国看一看,走一走还是不错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尼加拉瓜瀑布,都吸引人。到美国读读书,拿个学位,如果你想
  做研究的话。不过,如果进入职场,中国和美国都一样充满了政治。美国还多了额外一层玻璃天花板---种族歧视,尤其对中国人来说。
  
  后面还有更赤裸裸的斗争,这里只是一个开头。欢迎经常光顾。
作者:billhyman1 时间:2009-07-22 07:43:11 美国
  开头就这么精彩!期待后文。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7:53:45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1 13:37:05  
  
    几乎人人都畏威而不怀德。连小孩子都更容易记得住爸爸的巴掌,记不住妈妈的夸奖。玛丽很少与人为敌,所以绳上就拴不上一只蚂蚱。
    
    呵呵,的确如此,有很多人会记住别人对你的棒杀,而很少记住别人对你的恩情
  =====================================
  戏言。但愿无人说我脸谱化爸爸/妈妈。既有严父慈母,也有严母慈父。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7:56:37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1 13:39:06  
  
    人在职场,要记住谁是权威,谁才是清醒的,但是记住了不能伸张,否则就被狠狠的踩下去
  =============================================================
  职场政治是一门大学问啦,而且是理论和实践需要双修的学问。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7:59:03 美国
  
  作者:天赐野鸭 回复日期:2009-07-21 13:41:00  
  
    很多名字具有谐音,不同反响
    可能是因为你揭露的还不够狠
    而且是第三人称写,名字多,容易晕乎乎吧
    坚持就是胜利
    我会陪你笑到最后
  
  ==========================================
  谢谢。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
  
  名字是多了点,哪个长篇不多呢?我贴了许多人物在上面,以供参考。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8:01:52 美国
  作者:whatyousay79 回复日期:2009-07-22 01:27:54  
  
    看来不能夸奖儿女太殷勤。该晾着还得晾着,该扳脸还得扳脸。
  
  ============================================
  兄台/姊台想既做严父/母,又做慈父/慈母。一肩挑两担,敬佩。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8:03:27 美国
  欢迎老朋友billhyman1和whatyousay79再次光临。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8:09:45 美国
  作者:billhyman1 回复日期:2009-07-22 05:52:20  
  
    文采非凡!顶!!!只是内容更新太慢,有点等不及看后面的
  =============================================================
  谢谢顶帖。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兄台别急。这是互动连载。我得花时间和朋友交流。很显然,我不是吃文学饭的,每天先为稻粱谋。
楼主百草风茂 时间:2009-07-22 08:16:10 美国
  作者:billhyman1 回复日期:2009-07-22 07:43:11  
  
    开头就这么精彩!期待后文。
  ================================
  谢谢。我说的可是“赤裸裸”。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9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