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魔岛1_孤岛求援_连载(转载)

楼主:尼魔岛 时间:2010-03-09 17:24:00 点击:859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浩瀚的蓝海中央有一座小岛,在小岛上的一棵棕榈树上,坐着一个小女孩。
  妮恩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打结。她有一双明亮可爱的眼睛,脖子上挂着三条粗绳子:一条用来挂望远镜,一条用来挂可吹出声音的贝壳,还有一条用来挂红色小折刀的刀鞘。
  有了望远镜,她就可以看到爸爸的船,爸爸的船正穿过芦苇丛,航向海中央。他回头向妮恩挥手,妮恩也向他挥手——虽然她知道爸爸其实看不到她。
  突然,一阵强风吹动白色的风帆,把爸爸吹离了妮恩的视线。这下,妮恩真的孤独一人了。接下来的三天三夜,不管发生什么事,妮恩都必须自力更生,独自完成所有的事情。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妮恩说,“就是早餐!”她摘了四颗椰子丢到沙地上,然后爬下树。接着,她拿起她的贝壳,吹了长长的两声,声音传到远方芦苇丛下正在抓鱼的海狮琪琪耳里。一听到贝壳的声音,琪琪立刻冒出水面,嘴里还咬着一条鱼。随后,它一口气将鱼吞下,然后潜入海里,向沙滩游去。
  一听到贝壳的声音,佛烈德便匆忙地从小木屋跑过来。佛烈德是一只鬣蜥蜴,尖尖长长的模样像条龙,还有一个可爱的酷鼻子。它拥抱妮恩的方式,就是在她的脚下钻来绕去。
  “你这是在向我道早安?”妮恩问,“还是在向我要早餐呢?”
  佛烈德紧盯着椰子,它是一只非常诚实的鬣蜥蜴。
  剖开椰子是需要技巧的,但妮恩不懂那些技巧。她拿起一块石头和一根大钉子,用力在椰子上敲出一个洞。她先喝掉椰汁,再把椰壳敲开,刮出椰肉。佛烈德一见到椰肉,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过它的那一份,一口气吞下。其实,海生鬣蜥蜴是不吃椰子的,但因为没有人告诉它,所以它一直不知道这回事。
  这时,琪琪跳上沙滩跟大家打招呼,但妮恩却大喊:“我们也要下去!”说完便从岩石上纵身跳进海里。琪琪见状也扭身冲入海中,载着妮恩乘着海浪前进,并且完全不在乎海浪的凶猛,笔直潜入更深的海底。妮恩紧紧抓着琪琪,感觉自己是个半人半海狮的动物,是海洋的一分子。
  玩累了,琪琪和佛烈德一起到岩石上晒太阳,妮恩便回到小木屋。她从她最喜爱的蓝色瓶子里,倒了一杯水来刷牙,刷完牙后,开始整理屋子。今天要做的事情可不少,因为她连杰克负责的工作都得做。
  很久很久以前,当妮恩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她有妈妈和爸爸杰克。可是有一天,她的妈妈离开他们,去蓝鲸的肚子里面进行调查工作。那是个很有趣的工作,因为几千年来从没有人做过。杰克也说那应该不会有危险,所以答应让妈妈去。没想到可恶的特洛波旅游公司,竟跑来拍摄妈妈的调查工作。他们开着巨大的粉紫色的大船,又吼又叫的,还围着妮恩的妈妈与鲸鱼不停地绕圈圈。杰克要他们不要那么粗暴鲁莽,但他们不听,反而开船撞鲸鱼的鼻子。
  鲸鱼受到惊吓,潜到深海里。没有人知道它会从什么地方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而妮恩的妈妈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为了寻找妻子,杰克将小婴儿抱到船上,开始绕行世界各地,以便妮恩的妈妈从海的另一个地方回来时,能够找到他们。然而有一天,就在小婴儿长成小女孩时,他发现了这座小岛。
  它是世上最美丽的岛,有着白色的贝壳海滩、淡金色的沙子,还有从山上滚下来的黑色石头,而且彩虹就从这个地方延伸到天际。岛上有一座尖耸的山脉,山坡上是绿色的雨林植物,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山下有一片池塘,池水清澈干净得可以生喝,还有一道可以让人从顶端畅快滑下的瀑布。在隐秘的山谷处,也就是草原与白色贝壳海滩交汇的地方──“正好是盖间小木屋的好地点!”
  在贝壳滩的外围,是一片迷宫般的珊瑚暗礁,黑岩石一路弯曲绵延到白色悬崖,形成了一道对于小木屋来说最安全的屏障。除了最小型的船只外,任何船只都无法通过那片暗礁。
  在上次回航的途中,杰克曾在某个城市短暂停留,采购了一船的园艺植物与科学实验补给品,然后回到岛上为自己和女儿建造了一个家,因为他知道妮恩的母亲已经永沉海底了。
  妈妈就像只美人鱼,妮恩心想。
  杰克用浮木和坚实的树枝盖了一座小木屋,用棕榈叶覆盖屋顶,再用坚硬的泥土铺平地面。他还安装了一个卫星接收器、一个充电用的太阳能电池板,还采购了一部手机和一台计算机。
  他将棕榈叶绞成碎片,做成两个睡垫,另外又做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书桌、一个书柜、一个收纳科学实验用品的架子、椰壳碗和贝壳盘子。他把火山山脚下的那片肥沃土壤,开垦成一片果园,种了鳄梨、香蕉、莴苣、柳橙、凤梨、草莓、番薯与番茄。他还种了竹子,以便制作管子及其他生活用品。
  蔬果种好以后,他又回去继续当一名科学家。这时妮恩已经长大不少,正好可以当他的科学小帮手。他们每天研读气压计,测量雨量、风速强度、涨潮高度、退潮高度,然后在一个深蓝色的板子上,清楚地画出白色的测量图表。
  他们研究岛上动物与植物的成长情况。在鸟的脚上套上蓝色的标记环,并记下环上的号码,方便杰克记住鸟儿的生日,知道它们的父母亲是谁(反正妮恩一定会记住的)。
  有时候杰克会写一些气候、植物与动物的文章,然后用电子邮件将它们寄给科学杂志和许多大学,有时候人们也会寄电子邮件来问他问题。他会向他们解释热带暴风雨、鬣蜥蜴、海藻,但他决不会告诉他们小岛的位置,以防特洛波旅游公司发现这个岛,因为杰克虽然痛恨海蛇和蝎子,但他更痛恨观光客。只有补给船知道小岛的位置──它一年来一次,会带来书本、纸、面粉、酵母粉、钉子、衣服和其他生活用品。不过补给船的船身太大,无法通过暗礁区,杰克和妮恩只好划船去和他们碰面,所以,就连补给船的船长,也不曾领略过这座小岛的美丽风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小猪耳朵 时间:2010-03-09 17:39:31
  这是啥书啊
作者:zuoerlundao 时间:2010-03-09 17:40:17
  很不错!大力的顶一下!
作者:liufen517 时间:2010-03-09 17:40:48
  哈哈,发现新文,占个座!
作者:我也懒得 时间:2010-03-09 17:42:35
  顶,等待楼主,更新......
作者:我也懒得 时间:2010-03-09 17:44:16
  顶,等待楼主更新......
作者:VickiJayt 时间:2010-03-09 17:47:41
  情节比较紧凑!期待楼主更新……
作者:嘉面 时间:2010-03-10 10:22:31
  喜欢这座迷人的小岛,等待更新!
作者:段悠 时间:2010-03-11 21:20:08
  看过电影,顶一下!!!期待楼主更新啦~
楼主尼魔岛 时间:2010-03-12 16:57:08
  2
  每一天,不论杰克发现了新品种的贝壳或蝴蝶有多么兴奋,他们父女都一定会去照顾果园,浇水、除草、采收成熟的蔬果。杰克盖了一座三面墙的棚子来放置农具,里面放了一个吊香蕉的钩子和一把割香蕉的镰刀。那把大镰刀是妮恩最喜欢的工具。
  他们照顾果园,抓鱼当晚餐,检查沙滩是否有浮木、瓶子以及其他随潮水漂上岸的东西──这就是妮恩的学校,她从中学到了许多知识。在他们的心中,大自然就是学校。它不在围墙、教室内,也不在课桌椅上。他们坐在黑暗的沙滩上,研究天上的星星,爬到悬崖上,观看鸟巢中的鸟儿。妮恩学会了海豚的语言,观察到小螃蟹会乘坐椰子壳在海上漂浮,她还学会了观察云层,聆听风的变化。
  有时候,他们会整天学动物的方式交谈,例如海狮的咕噜声、军舰鸟粗糙的呱嘎声,或浮游生物蠕动肢体的语言。杰克很喜欢浮游生物,而妮恩最喜欢的是夜晚在海上闪闪发亮的浮游生物。杰克喜欢所有种类的浮游生物,因为它们是那么的小巧而又重要。小鱼吃浮游生物,大鱼吃小鱼,最大的鱼吃大鱼。所以,如果没有浮游生物,那么所有的鱼都没办法存活。
  但是妮恩喜欢可以用肉眼看得见的动物,而且还可以和它们玩游戏。因此,当杰克说他要出海收集浮游生物时,妮恩决定留在家里。
  “每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会打电话回来。”杰克说,“我也会写电子邮件给你。如果连续三天都没有接到我的消息或看到我,你就发出求救信号。”
  妮恩知道杰克会平安的,因为他是最棒的水手。杰克知道妮恩也会平安的,因为琪琪随时都陪着她。琪琪老是忘记妮恩是个坚强又聪明的女孩,经常把她当成刚出生的小狗一样照顾。甚至当海狮王召唤它一起去抓鱼,或在夜晚召唤它和家族成员们一起依偎睡觉时,它仍会紧紧跟在妮恩的身边。
  
  独自生活的第一天,妮恩帮杰克做了许多事情。她去测量嘶嘶石,还去三趾鸥的巢清点蛋的数量。
  可就在她要上床睡觉时,风开始吹了起来。
  记得在傍晚,当她坐在海滩看日落,并等待杰克的电话时,迎面吹来的风还非常的微弱。棕榈叶发出了细细的沙沙声,就像是杰克在向她打招呼。
  “你找到有趣的浮游生物了吗?”她在电话中问。
  “找到非常多,”杰克说,“数都数不完。有些贪吃的鸟还以为我在钓鱼呢。”
  “是外地来的鸟吗?”
  “是本地的鸟,就是你帮它取名叫伽利略的那只大鸟。它从天空扑下来抢我的望远镜,以为那是条鱼。我叫它回去找你玩,别在这里烦我。”
  妮恩听了大笑起来:“它真的回来找我了!我整个下午才抓到一条鱼,没想到它一见到我手上的鱼,立刻冲下来抢走了!所以我干脆就不抓鱼了,跑到琪琪的岩石上读书。”
  “是一本好书吗?”
  “《山岳狂怒》。你说过你很喜欢这本书的,记得吗?”
  “记得。”杰克说。
  “是因为它很刺激,所以你才喜欢它吗?”
  “我喜欢故事中的人物,”杰克说,“我觉得里面的英雄人物就像是我的朋友。”
  “有一个会讲话的朋友一定很有趣。我们的岛上就只有动物。”
  “咿咿,呼呼,咕咕,”杰克学着海狮的声音,“琪琪会讲话啊!它只不过不太会讲故事啊。”
  妮恩轻轻拍了拍琪琪,以免它听了伤心难过。
  “要记得检查信箱哦,”杰克又说,“我几天后就会回信的。如果遇到特洛波旅游公司的话,我可能就回不了信了。我宁愿遇见六百只鲨鱼,也不愿遇见五颜六色的大船!”
  “我宁愿在海上遇见龙卷风,也不愿遇见五颜六色的大船!”妮恩说。
  “我宁愿从火山顶跳进火山里……或者趁着妮恩没睡醒时和她讲话!”杰克说,
  “别看书看得太晚了!”
  最后,妮恩对着话筒发出鬣蜥蜴的飞吻声,然后挂上电话,回到小木屋。微风轻轻吹着她的头发,吹得她的脸颊凉凉的。
  小木屋里早已一片漆黑了。妮恩上网收信件。虽然她在这个小岛上不认识任何人,也没有人会写信给她,但每当看到屏幕上出现“没有讯息”时,她的内心还是会感到孤单。
  “晚安,琪琪!”妮恩说,“晚安,佛烈德!”
  佛烈德的岩穴就在小木屋旁边,它早就在里面呼呼大睡了。但是琪琪的岩石上却
  还很吵闹。
  妮恩躺在床上,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书。
  海浪啪啪地打在暗礁区,呼呼地越过沙面。微风咻咻地吹过墙壁上的裂缝,却听不到杰克那令人感到舒服的打呼声和翻书声。
  妮恩很兴奋,觉得自己很勇敢,但也有一点点害怕,尤其读到《山岳狂怒》的第二章时,觉得它比第一章更刺激。她想象自己是故事中的那个英雄,只是想着想着,她睡着了。
  风越来越强,呼啸着吹打在门上,钻过窗缝,发出尖叫声——它似乎在嘲笑妮恩,因为杰克一不在家,她就搞不清楚这是一阵逗她玩的微风,还是渐渐强大到可以卷走小木屋的暴风。
  她关掉手电筒,悄悄地走到外面。屋外,飞云遮住了月亮,星星不见了,天空正下着毛毛细雨。妮恩不小心绊了一跤,手电筒差点掉下来,但她看到了琪琪,看到它那比黑夜还要黑的影子,听到它那比风声还要低沉的叫声。琪琪用鼻子蹭了蹭妮恩的肩膀,紧紧地蜷缩在她的身旁。一阵强风吹过,怒吼着吹向海面。妮恩来到琪琪的小棚子里,温暖舒适地和它依偎着,呼吸着它的皮肤传来的温暖味道。
作者:嘉面 时间:2010-03-13 09:08:49
  妮恩有这样一个海狮朋友,真是件幸福的事!
作者:嘉面 时间:2010-03-13 09:11:08
  妮恩有这样一个海狮朋友,真是件幸福的事
作者:段悠 时间:2010-03-13 22:45:21
  情节紧凑的小说,读来很有趣啊~
楼主尼魔岛 时间:2010-03-15 09:45:38
  3
  第二天早上,被强风吹落的椰子四处散落在海滩上,还把小木屋的屋顶打陷了一小处,还好太阳能电池板完好无损。卫星接收器就像颗白椰子,稳定地安坐在屋顶上,等待着接收世界各地的电子邮件,将它们收进杰克的电子信箱中。小木屋里面到处是沙子。《山岳狂怒》已经被风吹翻开来,杰克用来当书签的一小片报纸,也被风吹贴在墙壁上。妮恩把报纸夹回书本中,然后开始打扫小木屋。她把床垫拿到门外抖了抖,然后清扫屋内的沙子,用旧衬衫擦拭计算机上的灰尘、杰克的科学仪器、她那闪闪发亮的浮木、用线串成的贝壳圈环以及她妈妈的照片。
  
  她妈妈的眼睛明亮又灵活,笑容很灿烂。她看起来非常快乐,因为拍照片的那个早上,她将潜到海底,去调查蓝色鲸鱼肚子里的东西。妮恩把照片放回架子上。她把空水壶放到她的小拖车上,然后吹口哨召唤佛烈德──佛烈德喜欢跟着妮恩到处跑,特别是琪琪没办法跟去的那些地方。它会将颈部的毛竖得高高的,陪着妮恩一起拖着小拖车,穿过草原,去藤蔓交错的雨林区。雨林区的边缘有一处宽阔的石头池塘,池塘上方有瀑布直泻而下,池塘的另一边有一座花园。雨林区里有被风吹倒的高耸植物,有等着被拔除的杂草,有美味的草莓,还有一大串成熟可收割的香蕉。妮恩喜欢香蕉,但更喜欢挥动杰克的大镰刀。那把刀闪亮又锋利,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海盗。
  
  “冲啊!伙伴们!”她大叫,挥刀割下一串香蕉。她把香蕉拖到棚子里,然后用绳子将它悬吊在屋顶上。“我把香蕉吊起来了。”她抓着头顶上方的绳子。佛烈德跳起来,伸出爪子抓住绳子尾端。他们费尽力气将香蕉拉高到屋顶,等着它成熟。要是琪琪能帮忙拉绳子,那就轻松多了,只可惜海狮不太会拉绳子。
  
  妮恩把大镰刀收起来:“你会热吗?”
  
  佛烈德知道她在想什么,追着她的脚步,直奔瀑布的顶端。
  
  经过数千年的侵蚀,从山顶上流下来的水,已经把陡斜的黑岩石磨蚀成凹沟,变成一道弯弯曲曲的滑水道。这正是小女孩和鬣蜥蜴最喜欢的游戏场所,可以畅快地直冲到池塘底下。妮恩和佛烈德一次又一次地跑到顶端,滑下来,一直玩到中午。直到午餐时间,妮恩才去捡拾被风打落的番茄和鳄梨,并利落地拔除豆子四周的杂草。
  “豆子明天就可以摘下来吃了。”她对佛烈德说。
  
  佛烈德不喜欢豆子,也开始感到无聊,于是,它开始咀嚼豆子叶,再把它们吐出来。
  
  “我再也不带你来这里了!”妮恩不满地责怪它说。佛烈德把最后一口豆子叶吐出来,爬上小拖车,顺着风,一路滑下山坡。
  
  那晚,妮恩抱着电话坐在岩石上,一边看着火红的夕阳渐渐沉入海中,一边等杰克的电话,但他一直没有打来。她拨了他的电话号码,但电话没响,他也没有接听。她回到小木屋,打开计算机检查电子邮件,还是什么都没有。不祥的念头悄悄溜进妮恩的脑海里:翻船,沉船,船只走偏了方向,落船的人在后面努力游泳追赶……
  
  她气愤地把那些不祥的念头全推开。杰克一定很忙,忙着专心搜集他的浮游生物,所以忘了时间──就像他在家里进行科学研究时那样,总是忙到忘记吃饭。她拿起书开始阅读。很快地,她不再是妮恩,而是书中那个坚强勇敢的英雄了:英雄正爬上山崖,从山的这头荡到那头……她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了看她的小木屋,发现手电筒的光线在黑暗中渐渐消失。不过她仍维持着书中英雄的形象,一直到睡觉前,才恢复自己的身份。今天晚上,她喜欢当书中的英雄,而不愿意当妮恩。
  
楼主尼魔岛 时间:2010-03-17 13:54:50
  当太阳高升到火山山顶时,妮恩又打了个电话给杰克,但还是没有人接听,没有电话响声,什么都没有。
  
  妮恩一一检查了电话、卫星接收器、太阳能电板与电话电池充电器的连接线……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然后她打开计算机,检查电子邮件,希望能看到杰克的来信,虽然她知道他的船上根本没有计算机。
  
  收件者:jack.rusoe@explorer.net
  寄件者:aka@incognito.net
  日 期:03/30, (二), 22:21
  亲爱的杰克:
  你的文章《椰子树的生命循环》,写得真棒,就像电影情节一样精彩,是一篇非常实际的报导!可我还是有一些疑问……
  1)椰子可以漂浮多久呢?
  2)它们的浮力好到能够做成木筏吗?
  3)我要如何制作一个椰子木筏呢?
  谢谢你!
  艾利思·罗维敬上
  
  “有一封信啊!”妮恩说。
  她知道那不是写给她的,她知道艾利思·罗维只是在请教杰克一个科学问题,但是它终究是一封信呀。那种感觉,就好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个人知道她很孤独,所以写信问候她一样。
  
  收件者:aka@incognito.net
  寄件者:jack.rusoe@explorer.net
  日 期:03/31, (三), 6:45
  亲爱的艾利思·罗维:
  杰克正忙着科学研究。我想他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回答你的问题。
  妮恩敬上
  
  妮恩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这样也好,她就不会一直担心杰克的安危。
  
  她做了香蕉椰子泥当早餐,并且和琪琪温暖地靠在一起,愉快地吃着。佛烈德老是忘记它其实是不喜欢吃香蕉的,不时地从她的碗里偷一小块吃,然后吐在岩石的周围。
  
  “你很恶心啊,佛烈德!”妮恩说。这下子她也不太想吃了。
  
  她用竹管引池水来浇灌果园里的蔬果,接着用小拖车拖来一车的海藻,将它们铺在植物四周当肥料。一切都完成后,她摘了十颗草莓和一把豆子。
  
  杰克很爱吃草莓。
  
  她用棕榈叶做了一把新扫帚,把小木屋又打扫了一遍。接着,她在杰克的气象图表上,标注了雨势线、气压度数、海洋温度以及风向。她希望风向可以回转,那样就可以把杰克吹回家。她还经常爬到高高的棕榈树上,希望能看见杰克的白色风帆,若看不到白色风帆,她就会担心得胃纠成一团。
  
  为了避免无止境地担心,她让自己忙得团团转。她揉面团来制作面包。看到面包越来越膨松,她就往面包的正中心用力一捶,把里面的空气打出来,而她的胃也因此不再打结。她把面包打扁,再揉圆,再打扁,再揉圆,一遍又一遍地,直到她的手臂没有了力气,此时的面团也已变得光滑平坦了。
  
  接着,她用香蕉叶把面团包起来,将它们带到嘶嘶石,也就是火山、锁眼穴岩石、蒸气喷泉的交接处。那些蒸气喷泉有时会喷射到高空中。但是今天,只有一处小小的黄色池塘冒着滚烫的泥浆泡泡,烫得无法触摸。池里所有的裂缝都嘶嘶地冒着蒸气,味道其臭无比,就像坏掉的鸟蛋被砸在沙滩上那样臭。
  
  妮恩蹲在嘶嘶石的边缘,避开风势与臭味,将手上的面团做成八个薄饼,然后一个一个地将它们贴在滚烫的岩石上烘烤。
  
  妮恩平时最喜欢看着自己亲手制作的面团,从生面团变成新鲜的面包。“科学!”杰克这样赞叹道,但妮恩觉得那根本就是魔术。但是今天她却一点都没有兴奋的感觉。看着面包中间的部位膨松起来时,她却怎么都无法露出笑容。她用手上的细竹棍轻拍面包,再把面包放回香蕉叶里,它们就只是面包,不是什么科学或魔术,因为她今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烤面包。也许她把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后,杰克就会在晚上回到家,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于是,她继续找事情做,忙忙忙,整天忙个不停。她把掉落的树枝堆成一个营火堆。小木屋前方的海浪,从锁眼穴的黑岩石涌向贝壳滩,再由乌龟滩的沙地涌向最尾端的军舰鸟崖。她还发现了三粒心形的巨大种子、十个新的海贝壳以及半个木桨。木桨让她想到杰克:“噢,糟了!希望这不是杰克的木桨。”
  
  她突然觉得精疲力尽,没有力气再做其他事情。吃过简单的香蕉三明治后,妮恩蜷缩在琪琪和佛烈德之间的岩石上,阅读《山岳狂怒》的最后一章。故事的结局温暖又感人,让她感到高兴又难过,实在舍不得和故事里的人物说再见。
  
  “我要重读一次!”妮恩说,并大声念出书名,好像她不曾读过这本《山岳狂怒》——这本由艾利思·罗维所写的畅销书。
  
  “艾利思·罗维!”她大喊。
  
  佛烈德被她的吼声吓得掉下岩石,琪琪从睡梦中被吓醒,生气得大声吼叫。“对不起啦。”妮恩对它们说。然后她又翻开书本,并打开那片报纸书签:
  
  艾利思·罗维──作家还是英雄?
  
  世界上最著名的作家的最新著作:《山岳狂怒》(纸莎草出版)。
  
  悬疑紧张的冒险情节,浪漫的爱情故事──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让你有跳下飞机时冷风袭面的感觉!让你有跳下悬崖时手心冒汗的感觉!
  
  所以,艾利思·罗维到底是作家还是英雄呢?
楼主尼魔岛 时间:2010-03-19 15:01:20
  尼魔岛1_孤岛求援_连载005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他应该写不出这些扣人心弦的冒险故事。但事实上,艾利思•罗维并不是一个行动派猛男。
  
  有幸遇见他的人,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是一个在山峰处发现诗歌的登山者,是一个歌诵星星的冒险者。可惜的是,想要遇见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拒绝接受媒体的采访或拍照。《山岳狂怒》的编辑狄莉亚•迪佛,就坦承自己不曾见过作者──甚至没有和他讲过电话!
  
  “我们一直是用电子邮件联络!”狄莉亚说。
  
  “我们一直是用电子邮件联络。”妮恩重复作者的话,这句话听起来重要又有趣,“我就是用电子邮件和艾利思•罗维联络的。”
  
  “琪琪,”她说,“艾利思•罗维是个英雄。”
  
  “佛烈德,”她又说,“我用电子邮件和一个英雄通信呢。”
  
  琪琪和佛烈德一脸茫然,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它们喜欢妮恩使用它们听得懂的话,譬如椰子、鱼、游泳、锁眼穴这类字眼。
  
  但是无论如何,妮恩还是感到很快乐。如果艾利思•罗维在经历那么多冒险后,还能活下来,那么杰克一定也可以。他明天就会回家了,这是他自己说的。
  
  收件者: aka@incognito.net
  寄件者: jack.rusoe@explorer.net
  日 期: 03/31, (三), 18:27
  亲爱的艾利思•罗维:
  杰克还没有回家,不过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我很高兴你是个英雄,因为《山岳狂怒》是我读过的最棒的一本书。它就像真实生活一样,甚至比真实生活更刺激、更精彩,不但书中每一个人都很勇敢,结局也很圆满──英雄和女主角找到了彼此,并陷入热恋。
  妮恩敬上
  
  收件者: jack.rusoe@explorer.net
  寄件者: aka@incognito.net
  日 期: 03/31, (三), 13:32
  亲爱的妮恩:
  时差是不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呢?当我们这里是黑夜时,你那里的太阳正要升起来。你生活在我的早晨里呢!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你说我是个英雄──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和所有人一样平凡!我会爬山,不过是用眼睛爬书本上的山;我会游泳,不过是游我浴缸里的水(而且还有很多泡泡哦)……
  我其实不勇敢,甚至不敢和记者讲话,所以他们才会编造了一大堆我的故事──有一位记者甚至虚构我的名字,帮我取名字叫艾利思德拉!!
  艾利思(艾利思德拉)•罗维敬上
  
  妮恩从来没听过艾利思德拉这个名字,而艾利思•罗维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孤独地住在海洋中央的某个小岛上。读完电子邮件后,妮恩以为艾利思•罗维是一个成年的男人,而艾利思以为妮恩和她母亲住在一起,家中也许还有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和朋友。她们两人都自以为很了解对方。
  
  在非常非常遥远的海洋中,有一艘帆船正漂流着。一个男人四肢敞开地躺在甲板上,像个被打到惨败的拳击手。
  
  一只军舰鸟正展开它那巨大的翅膀,朝着男人俯冲下来。杰克张开眼睛,感到又热又渴,并且全身酸痛不已。当他伸手到胡子里面搔痒时,才发现手上沾着已经变黑的干血渍。他坐起来,努力回想着。他一直坐在甲板上,看着浮游生物在深夜的海浪上闪闪发亮。突然,一阵暴风卷起,把帆船打得向一边倾斜,卫星接收器也随着倾斜就要摔在甲板上。杰克见状,纵身想要接住它,只是他不但没有接住,还眼睁睁地看着它摔碎在甲板上,自己的头上也被刮了一道伤口。卫星接收器坏了,电话当然就不通,为了不让妮恩担心,杰克只得回小岛去找妮恩。
  
  他觉得头痛欲裂,两只脚也站不稳,但还是勉强走向舵柄。他先推动舵柄,然后将它拉起来,但它却松脱了,拉不起来。他知道是里面的橡皮坏了。问题是,要是橡皮真的坏了,帆船就无法开动,要是帆船无法开动,那他的船就只能是一块大漂木了。
  
  
作者:zhangwei224 时间:2010-04-27 12:05:27
  顶起来 黝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