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君—一枝奇葩绽春归(吕大龙撰文)

楼主:Oo风野oO 时间:2011-03-02 20:34:00 点击:279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很多年前就想写一点有关杜若君先生的文字 ,原因是多年以前我收藏了几封先生的亲笔信扎,以及和其夫人沈扬的处方便签,更为让人惊喜的是还有两本手稿,手稿的内容写的是“邹韬奋传”,文字工工整整,这是何等的珍贵,几次动笔都无功而返,不是文笔太弱,而是无从下手,因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那杜先生何许人也?今人多已无从知晓,就连“内事问百度”号称百事通的百度搜索,输入先生的名字也仅以七八页而已,断断续续的不知所终,今天来感受,只能是以杜先生“多不与时谋”而论吧,要不然名气怎“如此之小”?
  
   我不“崇洋”,但我多次从外国友人的口中听到“你们中国的北方有两个人了不起,一个搞是化学的唐敖庆,另一个是研究计算机的王湘浩”,幸运的是这两个人都在老吉林大学任教,难道这不是历史的悲哀吗,从明天开始,也就是2011年的2月11日,中国内地所有的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开始免费的为国人开放,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决策,就我个人认为,这不亚于当年“南巡讲话精神”的声音,这是何等的鼓舞人心,这是中国文化界的一件跨时代的大事记,但细细的回味和体会,这又能如何,我们对文化的保护,是用计划的眼光审时度势?还是用敷衍的行为草草了事?就拿吉林省博物馆来讲,展馆的规模更新是一次比一次庞大与豪华,设施是“所谓的一应俱全”,就拿发生在2010年夏天的这件事而论吧,在长春旧书市场发现了大量的“吉林省博物馆早期账本”,时间分别从五几年到七几年,极为珍贵的是,其中有“张伯驹”先生当年为吉林省博物馆购买书画文物的大量凭证,以及当时还在世的如:李苦禅、李可染、何海霞、溥心畲等等当代大家的毛笔信签,张张有亲笔签名,印鉴留存,这是何等的珍贵,这么庞大的“珍宝”其价值远远在今天定义的三级文物之上,完全可以有机会为全国人民展现一下当时这些大师的“别样”风采,就因为在其“财务”的不经意间,处理所谓的“过期账务”,把几麻袋的珍宝不经意的给处理掉了,那我请问:“吉林省博物馆的全体同志们,你们所收藏的文物哪一件是属于未来的《不过期》,吉林省博物馆有新的文物吗?,你们是不是要给所有的馆藏都上一个保质期呢?”,答案可千万别让我们的父母官“崔杰市长”给知道了,因为2010年的年初他还亲自点名要长春电视台拍摄一部有关“张伯驹”的纪录片,结果电视台的编导们费尽周折才拍摄完成,却不是在相关“文物”的大力支持下,试想我们的父母官要是知道了,我想会伤心的,此时此刻我想还是套用一句中国的古语“凡事讲个息事宁人”吧!
  
   时间在岁月的长河中,总是滴答的行进着,作为文人“杜若君”先生也一样,努力的让自己再多做些事情,可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谁又能让自己不淋着,尤其在那样的一个年代,夏衍公在《懒寻旧梦录》中曾有这样的记载,“1957年以后,人权,人格,人性,人道都成了忌讳的、资产阶级的专有名词,于是“无法无天”,戴高帽游街,罚站罚跪,私设公堂,搞逼供信,都成了“革命行动”。反思是痛苦的,我们这些受过“五四”洗礼的人,竟随波逐流,逐渐成了“驯服的工具”而丧失了独立思考的勇气。当然,能够在暮年“觉今是而昨非”,开始清醒过来,总比浑浑噩噩地活下去要好一点,我还是以屈原的一句话来作为这本书的结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想这样回答是贴切的。
  
   “别人问起来,不要说是我给的。”在那样一个人们连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年代,1965年起,杜若君遭受政治迫害——
  
   孙正聿先生在吉林大学资深教授聘任仪式上的讲话,有这样的记述:“已故的废名和公木先生、于省吾和金景芳先生、杜若君和王惠岩先生,分别为文学学科、史学学科、法学学科奠定了坚实基础。”,那既然几位先生在其地位上比肩,又同是老吉林大学学科的奠基人,那我想杜先生的名气就不言而喻了吧?
  
   杜若君(1912.5.2-1987.10.18)曾用名杜若、岳军、岳钧。山东禹城人,13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927 年入曲阜二师读书。1930年起,一方面教授国文,一方面对国际政治关注和研究。1941年至1944年,被聘为朝阳大学政治及经济学教援。1945年至1948年,任国民党新建四方面军司令、山东省 高级顾问,同时为进步报刊撰文。1949年9月,执教于东北行政学院(后改称东北人民大学、现吉林大学),成为民盟东北地区总支部的主要成员。1950年,任东北人民大学马列教研究室主任。1952年,任法律系主任,长春市人民法庭审判长。1978年平反昭雪。他主编的《现代国际政治》,为我国最早的以马列主义分析国际政治的刊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紫气东来向晨曦 时间:2013-11-21 22:32:57
  好文章!!!值得一读~!多谢作者的分享~~!!
  • 于振报: 举报  2019-08-27 20:48:40  评论

    评论 紫气东来向晨曦:你好。杜若君先生,我是久闻其事,而知道其名是最近的事。197几年,我们那里哄传,有位大学问的人,大学停课,回老家来了,书装了两马车。
  • 于振报: 举报  2019-08-27 20:53:19  评论

    评论 紫气东来向晨曦:他是禹城县梁家镇大杜庄人,但他带着夫人孩子回来,住在辛店镇窦庄村。我1978年上初二,才知道他住在我的语文老师窦恩光先生家,当时他早已回大学了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