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春”诗绪论

楼主:艾华林 时间:2011-03-20 21:01:00 点击:18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叫春”诗绪论
  
   文/艾华林
  
  相关文章:《叫春,诗歌华丽转身的背后》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ad4de40100nz7b.html
  
  
  
   我这篇文章至所以冠之以绪论的头衔。是因为我之前写过一篇战斗檄文。(《叫春,诗歌华丽转身的背后》)。我在此文中论述了“叫春”的前因。然而怎样“叫春”,并无下文。现在“战斗”告一段落。我愿意就此向大家说明。“叫春”诗派自诞生以来,就注定了不是某个人和某个派别的“孤芳自赏”的命运。它于中国的诗歌和诗人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和姻缘。这就是我今天所要说的“后果”。
  
   纵观“叫春”诗派的形成和发展历程。我们知道,“叫春”诗派是2009年11月在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深圳成立的,最先是由李晃、李智强、艾华林三人倡导下发起的。后来又有众多的诗人们摇旗呐喊,响应加入。他们有:谢端平、高旗、罗益葵、阿桃歌、谭泽锋、魏先和、邹米、袁叙田等。同年《叫春》旗刊创刊。至此中国又一先锋诗派“叫春诗派”正式诞生了。随后不久,“叫春诗人”高旗在深圳宝安雁盟酒店文化产业园创办“叫春诗人”俱乐部,即:“私语咖啡馆”,可以说这是中国的“独叟咖啡”咖啡馆。因为这是深圳第一家不以营利性为目的的私营文化创作交流基地。经过一年的发展,“叫春诗人俱乐部”先后与深圳的《打工文学》、《深圳诗人》《好汉坡诗刊》《大象诗志》深圳大学的“流风诗社”等建立了友谊。还有香港的《圆桌》诗刊、“蓝叶诗社”等。其中《圆桌》诗刊第22期还集中推出了“叫春诗派”作品专辑。另外“叫春诗派”还同珠海的《情诗季刊》、《绿荫诗报》,东莞的《子荆文化》以及湖南的《湖南诗人》《资江源》《夫夷文学》福建的“突围诗社”等文化圈子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得到了众多文朋诗支的支持。
  
   时年“叫春”诗派发起人之一的艾华林的理论战斗檄文也已出炉。同时,“叫春”诗派的旗刊《叫春诗刊》推出“中国90后诗人作品展”。中国的后起之秀“90后”的诗人们也纷纷响应加入,如:原攸菲、苏笑嫣、马列福、毛志刚等。经过一年的摸索和努力,“叫春”诗派取得了长足而深远的发展。至此,“叫春”诗派已走向全国,从而奠定了“叫春”诗派在中国诗坛的地位。
  
   说了这么多,“叫春”诗派“叫”的什么“春”。他们的文本怎么样呢?我作为“叫春诗派”的发起人之一,我有义务和责任把这一问题向历史和中国的诗人们交待清楚。据说,“叫春”诗派的掌门人李晃先生,他写的“叫春”诗歌比沈浩波创立“下半身”写作而要早。在“叫春”诗派中,李晃是开山鼻祖,也是集大成者。他的诗歌大胆新颖,又集成了中国传统诗歌的音律美。有诗为证:
  
   我活得不潇洒
  
   我过得不自在
  
   今夜的地王大厦
  
   是我高高勃起的鸡巴
  
  
  
   我要和深圳这个现代女孩
  
   做一次爱
  
   要做就做个淋漓痛快
  
   要爱就爱个死去活来
  
   让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
  
   女孩都说:
  
   李晃真坏!
  
   ——《我要和深圳做爱》
  
  这首诗最大胆的地方就是诗人用了粗俗的字眼。“鸡巴”入诗,就像毛泽东用“放屁”入诗一样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同时这也成了诗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最大亮点。这个敢和深圳做爱的湘西南山区的“牧童”而真坏啊!但是他并没有破坏诗歌的音律系统。如“洒”和“巴”押“a”韵,“在”和“来”押“ai”韵,“快”和“坏”押“uai”韵,同时,“在”“来”“快”“坏”又同押后韵“ai”。这也是此诗读来朗朗上口,最奇特的地方。这首诗从表象上看起来好像是写爱情的。其实不然,时年诗人李晃刚从湘西南农村出来闯荡深圳,其时他的生存状态从第一、二句诗中就一览无余了。只是诗人把这满腔的愁绪以这样的“意淫”方式发泄了出来吧。反应的是社会底层的生活情绪,此应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然而,可悲的是,人们只记住了“鸡巴”。这不能不说是社会漠视人性的一个悲哀。李晃的这首诗比沈浩波的《一把好乳》还要早一年,可见“叫春”和“下半身”的源缘。但“下半身”只是“具象”的“意化”。虽然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但并没有多少意义。也算是一枝“昙花”吧!还“叫春”诗人们在此基础上总结了经验和教训,扬长弃短,避实就虚。融“具象”和“抽象”为一体。将文化人的良知和道义发挥的淋漓尽致。为了更印象地说明这一问题。下面再引用一首李晃的诗,以飨读者。
  
  
  
   深圳阳萎的这个冬天
  
   板着脸也不给我好脸色看
  
  
  
   美丽的女郎你放心
  
   我不是强奸犯
  
   我眼里欲望的火焰
  
   只与面包有关
  
   ——《深圳阳萎的这个冬天》
  
  此诗开篇第一句就点明了主旨要义。“深圳这个阳萎的冬天”,然后,诗人将这一问题引申到美女身上,读来令人眼前一亮。告诉“她”(深圳)你不要板着脸给我脸色看。我不是强奸犯,我只是饭没有吃饱的原因。将一代人的生存状态表现的印象而鲜明。像这样大胆抒写心灵之痛的诗作,李晃还写过不少。如《深圳阴道痉挛》《我要你和我同居》《深圳地铁》等。都是让人过目难忘的“叫春”名篇。值得研究。
  
  在“叫春诗派”群体中闽南诗人李智强的诗就是另一番景色了。李智强是在深圳成长起来的诗人,他的诗歌在深圳的同行中被称为“无俚头”之作。他的诗灰谐幽默,辛辣俏皮。读来令人动容。请读:
  
  
  
   捏着二个矿泉水瓶
  
   哈腰在济南城里,就是找不到垃圾桶
  
   看见一个美女优雅地丢掉百事可乐瓶
  
   我也随手往后一抛
  
   抬头挺胸做男人
  
   ——《二个矿泉水瓶》
  
  
  
   来济南有半个月了
  
   终于碰见几个美女
  
   却都跟着有钱的男人
  
   于是我开始恨自己
  
   没有在成年之前抢动银行
  
   ——《济南现形记》
  
  
  
  初读《二个矿泉水瓶》这首诗,给我们的是做男人的豪迈和洒脱吧!我相信有很多人是有这种感觉的,但是这首诗真正要表达的问题就在这种轻松和豪迈的感觉中反映出来了。这就是一个城市和人的“生态素养”问题。试问我们的读者朋友们,你读出来了吗?
  
   经过上一首诗这个“药引”,我们再读《济南现形记》就能嚼出另一种“味”来。在这个“生态”失衡,“人性”失重的社会里。当物质标准用来测量人的“高低”“好坏”价值大小时。遇到诗人这样的场景,你是否也会生出莫名的恨来?李智强的诗就是在这种“轻松”的语境下让人飞速地想到了诸多的与“人性”相关的问题吧。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足够的重视啊!
  
   与“叫春诗派”的其他人不同的是。作为“后起之秀”的青年诗人艾华林,他不仅在诗歌文本上对“叫春”诗歌这一文本作出了具休表述和呈现,同时,在李晃的指导下,对“叫春”诗歌这一文学派系,作出了理论性的文本阐释和注解。这不能不说是“叫春”诗派成熟的标致和分水岭。包括本文在内,和之前提到的《叫春,诗歌华丽转身的背后》都是“叫春诗派”的重要理论文献。此处只说他的诗歌。
  
   艾华林的诗歌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叙说。在“叫春诗派”诞生之初,他的诗作大部分是受了李晃传统诗歌的影响。现将诗作例示如下:
  
  
  
   借着夜色的掩护
  
   几个妖艳的女子
  
   在榨树下东张西望
  
   等待着那只该死的兔子
  
  
  
   她们是黄皮肤民族的女人吗?
  
   她们的皮肤太白了,白的像雪
  
   她们的酢胸可真大啊
  
   大的,像洪水猛兽
  
  
  
   随时都有决堤的危险
  
   席卷村庄与大地
  
   我跑步离开
  
   写诗求援
  
   ——《站在广场上的女人们》
  
  这首诗,在音律感上虽没有传统诗歌那么严谨,但读来也朗朗上口,是情感的自然流露和表达的结果,有一气呵成之功效,俗话说:“愤怒出诗人”,可见作为诗人在面对这一世俗常景时的愤愤之情。我们可以想见诗人当时之窘态!其情也悲,其状其景又何以堪。诗人无能为力,只有快步跑开,写诗求援了。在这一时期,艾华林此类诗还有《路过“美媛春”》和同题系列诗《发骚的蚊子》等。
  
  “叫春诗派”经过一年多时间艰难的跋涉和努力。他的旗帜也变得鲜明清晰起来。从诞生之初简单的几句口号,递进到了旗帜鲜明的办刊宗旨,即:“独立性”“先锋性”“探索性”。(对于此“三性”,以后有时间将另辟专文撰述)至此,“叫春诗派”完成了质的飞跃和进步。在“叫春诗派”不断发展递进的同时。一直坚持理论创作的“叫春诗人”艾华林。此时,则诗风大变。请读他“叫春”的经典之作《西乡码头》:
  
  
  
   多年以前,我打马经过这里
  
   那时候,天是蓝的,水是清的
  
   人是善良的,船上的姑娘是卖艺不卖身的
  
  
  
   多年以后,我骑马经过这里
  
   这时候,天是灰的,水是浑的
  
   人是只认钱的,路上要饭的好像是打劫的
  
  
  
   现在的房子是杀人不眨眼的,汽车是最要命的
  
   夜晚是空荡荡的,都市灯红酒绿,花市如昼
  
   小姐是明码标价的,大学生是卖身不卖艺的
  
   有些是被包养的,有些是甘愿作小三的
  
   还有一些是暗渡阵仓的,她们是没有开包的
  
   处女是如假包换的,90后是打包的
  
   有些是被骗的,有些是被强奸的
  
   有些是为了出名的,有些是出来玩的
  
   有些是钱多的没地方花的,有些是为了报复社会的......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人人都是日逼的
  
   像我这样拿笔杆子混饭吃的, 有的出了名,有的成了家
  
   每一次喧闹之后,我是最寂寞的......
  
  
  
   西乡码头是我准备出来放风的
  
   世界是残酷的,大鱼是吃小鱼的
  
   小鱼小虾是互相看不起的,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红色的
  
   我是最被人看不起的,所有人都是弱不禁风的
  
   我们注定是被历史遗忘的,火车是我们推着前进的
  
   牛皮不是吹出来的,马屁不是拍出来的
  
   人情是最不值钱的,面子是最重要的
  
   朋友是被出卖的,女人是靠不住的
  
   老婆要娶不漂亮的,老爸老妈是拿来用的
  
   老乡是专打黑枪的,规矩是针对弱小的
  
   公平是不可能的,社会是不干净的,
  
   地球是被破坏的,生殖器是最不听话的,
  
   阴道是最肮脏的,人是逼日出来的
  
   月亮是等待开发的,太阳是大自然的
  
   火星是铁打的,我是准备挨骂的
  
   现在的我是会骂人的,骂我的都是狗日的......
  
   ——《西乡码头》
  
  从整体上看,此诗大气磅泊,是灵感之作。也可见诗人对当下生活的洞照的敏锐观察和感悟。诗人采用民歌式的抒情手法,铺排了很多的生活场景和社会不良现象。是难得的灵魂之作。彰显了社会的良心和正义。如果此诗用信天游式的音调和韵律吟薄而出,效果更佳。笔者认为此诗有后现代主义的味道,有韩东提出的“诗到语言为此”的意境。同韩东后期创作的《起雾了》,于坚后期创作的《他是诗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叫春诗派”群体中,其他诗人的创作也取得了新的突破和转变。如谢端平的诗朴实无华,回归传统自然的写法;高旗的诗则变得灵轻盈巧,形式多样。邹米的诗则变得短小精炼,哲意相融,还从校园出来的80后诗人袁叙田,则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更加沌情清澈,以校园诗人的天真洁净呈现人性和生活,与社会上的“污浊”之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等等。
  
   由于时间和能力的关系,笔者管中窥豹,谈的也只是一孔之见而已。像这些具有“独立性”“先锋性”“探索性”的突现时代精神特征的作品。其后,肯定还有更多的东西和有意义的事情值得人们去挖掘和讨探吧。
  
   这里就此打住。
  
   愿“叫春”之精神永垂不朽。愿诗歌之松柏万古长青。
  
   2011.3.14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