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3-29 14:55:00 点击:54905 回复:287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29 下页  到页 
作者:fmd2011 时间:2011-05-24 08:47:00
留名。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4 09:14:55
  忠实的粉丝又来了,好看小说必读!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4 10:05:17
  爱上了,就要来看!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4 10:44:37
  二十四、理想与现实
  
  (邹夫子讲科场污秽事,说读书人不仕进同样可以做出千古留芳的事来,同样可以体现一个读书人的价值!这些话对学子震动很大,而陆羽尤深。)
  
  
  人圈儿自动闪开一个口,邹夫子摇着一把大蒲扇踱了进来。明亮的月光照着他,只见先生长髯如飘,目光炯炯有神,也是着了短衫,而且敞了怀,露出一段泛了白光的肚皮。那些坐着的学子连忙站了起来,那些衣衫不整的人连忙掩理衫裳,邹夫子见了,反对他们一挥手说,算了,不必了,暑天无君子嘛。
  众弟子纷纷作礼说,背后议师,大不敬,请先生宽恕则个!
  邹夫子哈哈一笑,连声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为师现在就跟你们说一说这个问题,其实这也不是为师一个人的问题啊。
  李萼连忙将自己坐着的小马扎递给先生坐,邹夫子坐了,用蒲扇环扫一下月光下影影绰绰的众弟子说,你们也各找地方坐吧,我们慢慢谈!
  待众弟子各自安顿好后,邹夫子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既然你们心中存有此惑,那就是为师未尽责故也!古往今来的学人,都有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抱负,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志向大得很,但到头来,结局却又大不相同。你们学《论语》很久了,我们先来温习“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这一段,陆羽,你学习颇用功的,你来背诵一遍!
  陆羽站起来,朗朗背诵道: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画,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好了!陆羽还要往下背时,邹夫子止住了他,问弟子们,这是孔夫子和他的弟子谈志向的事,你们说,为什么孔子对颇有抱负的子路、冉有、公西华没说甚么,反而对那个看来没什么抱负,只希望在天暖和起来的时候,邀约五六个好朋友相伴,再带上六七个小孩子,到沂河里洗澡,然后再登上高高的舞雩台吹吹风,唱着歌一路走回家的曾皙表示赞赏,说曾点的理想和我一样呢?
  学子们对邹夫子的话题不解,面面相觑回答不出。
  邹夫子又是哈哈一笑,说回答不出吧,其实道理很简单,有的人追求功名,愿意出将入相,治国安天下;有的人淡泊名利,愿意把自己融入大自然的美好之中,人各有志,你能说他们之间,有高下之分吗?
  先生的话,对一心仕进的学子们,尤如万钧雷霆在胸中滚响,有一道闪电在他们的脑间划过,照亮了隐藏在角落里的什么东西,使他们感到震惊。他们实在想不到先生还有如此一说,先前只知道作为学子,读书的目的从来都是走科举仕进这华山一条路的。
  邹夫子继续说,还有,汉光武帝刘秀和隐士严子陵是小时候的同窗,刘秀仰慕严子陵的学问,他做了皇帝以后,专门把严子陵请到京师,请他出山做官,可严子陵一口回绝,最后刘秀只得放他回去。从此,刘秀做他的皇帝,严子陵做他的隐士,他们两不相扰,一样名留千古!
  可是——朱放疑惑地说,请问先生,读了一肚子的学问用不上,岂不是可惜了?隐士要过苦生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过;而科举仕进,就有高官厚禄,岂不是好?
  邹夫子又呷了一口茶,不住点头道,问得好,问得好!确乎不是什么人都能当隐士的,当隐士也并非就是浪费了一肚子学问,他们都没闲着,他们做的是真正的学问,给后世留下经世致用的智慧!所以当隐士比仕进更难;对许多人来说,山水迢遥,也挡不住他们去长安求取功名的一片痴心,科举仕进的确是一条很好的路,能享受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当然是好事,如果能做出一些济世安邦,造福于人的事,那就更好了!我也并非主张你们不求仕进,相反,还要努力仕进,能仕进当然好;我只是说,在这个世界上,读书人除了科举仕进之路外,还存在着另一条路,那条路同样可以做出千古留芳的事来,同样可以体现一个读书人的价值!我也算是走在这条路上的一个人吧。
  这一说,弟子们都点头了,纷纷说,先生说得极是!先生说得极是!
  圆圆的月亮升到树梢顶了,银白的清辉洒满长空,天地显得更加明亮。邹夫子环视弟子们一眼,发觉他们对他的话并没完全理解,于是进一步说,李萼刚才讲了李白的事吧,李白满腹经纶,才名天下无双,号为谪仙人,可他却无心仕进,放浪山水,流连诗酒,何则?就因为他把当今世道看透了。也是因缘凑巧,李白有了那么一个展示自家才华的机遇,所以被当今皇上制科钦点了翰林,如果没这个机会呢?
  有人轻声问说,当今世道怎么了呢?
  声音虽小,还是让邹夫子听到了,他长叹一口气说,唉,我就说些不该说的话吧,目今奸臣当道,朝政紊乱,公道全无,请托者登高第,纳贿者获科名,科举考试弊端严重,光文章写得好还不行,还得请托和纳贿,请托就是要有权重人士的推荐,否则也别想金榜题名。一般读书人参加常科考试,试前要把自己最好的诗作或者文章抄好,想方设法送给能决定命运的大人手中,向礼部投的叫公卷,向达官贵人投的叫行卷,当然,你不能光送文章,你还得送一份厚礼才起作用,也就是纳贿,二者结合才得成功。非此二者,虽有孔孟之贤,司马相如杨雄之才,无由自达,所以考生都奔走于公卿门下。李白蔑视权贵,所以他考不上;杜甫没钱送礼,自然也考不上。诗书画三绝的王维,名气也大得很吧,在开元九年(公元721年)进京考试,一心要夺个状元,但他当时不懂潜规矩,结果可想而知,败给张九皋了,人家张九皋早走通公主的路子,还没考试就被京兆试官内定为状元了。不过王维聪明应变,他听人的劝告,通过歧王帮忙去走通九公主的门路。歧王安排他以伶人的身份参加九公主的宴会——
  听到伶人两个字,陆羽的心中不由一紧,做伶人的种种屈辱苦楚顿时涌上心头。他想不到堂堂大诗人王维为博取功名也去做这种低下的勾当,便对他突然瞧不上眼起来,不过他还是注意地听邹夫子讲下去。
  王维在酒宴上演奏了自己新作的琵琶曲子《郁轮袍》,一下引起了九公主的注意,在岐王的介绍下,王维献上他的诗作,九公主一看,这些诗她平时就常看的,很欢喜,还以为是古人的呢,顿时喜欢起这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这样,王维投靠在九公主的门下,下一次科考时,九公主将京兆试官唤到府上,要他以头名录取王维。这样,王维终于如愿以偿,中了状元后当了太乐丞,一个从八品下的小官!
  哦的一声后,学子们再无话了,他们的心上,忽然之间地笼上了一层阴云,人人低眉顺眼的,心里就想着自己将来的出路了。
  邹夫子又叹了一声,说这也是为师的在这里开馆教学的一个原由罢。他抬头望望天上的月,就站起来说,时候不早,明日还得讲学,就散了吧!我刚才讲的大家别以为意,你们当下是一心一意把学问做好,无论今后各人的道路怎么走,学问都是根基哪,可记住了?
  记住了!学子们齐声答。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他们的先生是参加过科举的,只因不懂科场潜规矩和出不起那份“礼”而名落孙山了。
  好,记住了就好!邹夫子说着,丢开众学子,起身大步回屋了。学子们也相跟着回居室去,陆羽走在最后,脚步显得有些迟滞。
  月亮升到天中,一片乌云遮过来,天地晦暗了许多,一阵清风吹过,遍山的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象是在接续着刚才的谈论。
  
  
  
作者:快风了 时间:2011-05-24 13:42:44
  好文 ,
作者:快风了 时间:2011-05-24 13:43:49
  好文 ,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4 14:32:24
  很吸引人,每节必看!
作者:一路向蓝2011 时间:2011-05-24 14:35:38
  顶起啊····
  期待后文,更期待该书早日出版!电子版地太伤眼睛了····
作者:蜀山氏 时间:2011-05-24 15:27:29
  再来看此小说,同意楼上的说法,电子版太伤眼睛,盼望早点出书好买一本。
作者:吕垚妖 时间:2011-05-24 16:45:51
  支持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4 17:44:54
  再来支持。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4 20:54:45
  谢谢朋友们的关注支持!
作者:月笼牡丹 时间:2011-05-24 21:50:23
  好看,望尽快更新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4 21:51:51
  继续支持!
作者:热血青年42001 时间:2011-05-24 22:23:28
  做个标记
作者:笑傲北华 时间:2011-05-24 22:29:09
  顶贴是美德
作者:潇湘雅语 时间:2011-05-24 23:20:16
  字太小了 复制到Word放-大字体看起就不吃力了 好作品养神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5 06:47:30
  
  作者:月笼牡丹 回复日期:2011-05-24 21:50:23  回复
  
    好看,望尽快更新
  
  ----------------------------------------------------------
  好的,我当适时更新!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5 06:50:42
  
  作者:月笼牡丹 回复日期:2011-05-24 21:50:23  回复
  
    好看,望尽快更新
  ======================================================
  好的,我当适时更新!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5 09:43:22
  二十五、静夜思情
  
  (陆羽忘不了季兰,他又梦见她了,醒来睡不着,到屋外思想。李复劝他说,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
  
  
  一个青春美艳的女子,头挽高髻,一身清丽脱俗的道装,斜倚窗边,手抚琵琶,忧凄地唱着一首《相思怨》:“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那不是季兰姐姐吗?陆羽大叫着“季兰姐姐”,向那女子跑去,跑近了,却发现那女子是婉娘。陆羽怔住了,怯怯地叫一声:婉娘!婉娘转过头,忽然哭道,陆羽,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对你一片痴情,你却对我不冷不热,我知道你就忘不了你那个季兰姐姐,我长得不如她漂亮吗,我对你没有她对你好吗?呜呜呜——陆羽说,婉娘,你听我说。我不听,我不听!婉娘突然朝远处跑去,陆羽叫着她追她,婉娘跑着跑着,猛地从一道高崖上跳了下去——
  陆羽悲痛欲绝,大叫一声,婉娘!
  陆羽一下醒过来,才知道是南柯一梦。漆黑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羊油灯燃烧的味道,四周响着同室几个学子轻微的鼾声。自从那个月夜听到李萼讲了那个叫李冶的女道士写的《相思怨》一诗后,多少天来,陆羽的心头一直变幻着季兰和婉娘这两个女子的面影,她们对他笑,对他哭,对他说,对他骂,又撕扯他的心,他变得有些神思恍惚了,他在心里不断地背诵那诗,他觉得,只有他的季兰姐姐才能写出这样刻骨铭心的诗作来!可是,湖州是在哪里呢,乌程又在湖州的哪里呢,他多想寻到那里去,可是,他没有盘缠钱,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再说,眼下他还不能走,要珍惜今天的读书机会,完成学业,为人生打下基础,将来不管干什么事,都是需要有丰富的学识的。
  他在铺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再不能入睡,他悄悄地爬起来,乘着朦胧的光色,来到坪地边,坐在平日常坐的一块石头上,任思绪象野马一样奔驰。
  四边山林黑糊糊的,十分的静寂,有夜鸟在什么地方鸣叫,声音嘎嘎地,有些碜人,远处汉江水的奔流声也清晰地传过来,清风一阵一阵地,吹着他单薄的夹衫,带给他微微的凉意。
  季兰姐姐比海还深的相思情,她思念谁呢,肯定是他陆羽了,陆羽也思念她呀!问题是,李冶是不是季兰呢?他拿不准了。
  他的眼前又出现婉娘那含情如怨的脸来,说真的,他对婉娘的感情,纯为一种姐弟的亲情,他感谢婉娘对他生活的帮助,可是婉娘偏对他一往情深,这是很使他为难的。
  唉,不管怎样,依他陆羽当下的境况,是没法也无力和一个女子谈婚论嫁的,他有什么呀,要家无家,要业无业,光身一个,拿什么来成家立业?如果不是太守李齐物大人,他能到火门山学馆求学?想都不敢想的事!原以为做好学问,将来通过科举博取功名,或许可以谋个身份,讨得好的衣食生活,可是,前几天邹夫子讲的科场情况,又把他的那点梦想打破了,他陆羽连衣食都困难呢,哪出得起那一份天文数字般的“礼”来?
  唉——陆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鸿渐兄,你怎么不睡,在这里叹什么气呢?
  背后的声音让陆羽吓一跳,回头看,认出是一身白色长襦衣衫的李复,忙说,哦——是初阳呀,你怎么也起来了?
  你起来的时候,我就醒了,以为你是入厕,可半天不见你回去睡,我就来找你了。
  我是睡不着,想在外边坐一坐。你回去睡吧,别着凉了。
  李复不但没回去,反在陆羽身边的石头上坐下了,看着陆羽说,我陪陪你,刚才听到你叹气,有什么烦心事吗?
  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心里乱得很。
  我想,你是为你的季兰姐姐吧?李复一语中的。
  嗯……也有一点。陆羽老实承认,他和李复,从来是无话不说的。
  依我说,鸿渐兄,你也别太痴情了,按季兰的年纪,恐早为人妻了。她如真个恋着你,怎不写封书信来?你就现实一点,你还有一个婉娘呀。
  陆羽看不见地摇了摇头,轻声说,婉娘是个好女子,只是,我一直把她当姐姐对待的,今后,我也只能把她当姐姐相处。
  年纪比陆羽小的李复,想不出多的话来安慰陆羽,就说,你与季兰的事,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不管怎么说,鸿渐兄,你都要看开一些,邹先生说,学问都是根基,啥事都不要影响当下的学业。
  陆羽感激地说,初阳你这句话说得好,如果有缘分,我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初阳你真会说话!说得太好了,你这句话,让我心里什么都放下了。
  李复傻傻地笑起来,说我是乱说的。
  陆羽说,你放心,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影响我的学业,而且只能加倍地做好,否则,怎么对得起令尊大人呢!
  李复说,这样就好,我爹经常给我说,人生都要经灾受难的,什么事都得想开些。比如我爹,好端端的受株连,贬到竟陵,还有你看邹先生,满腹学问,只能开馆教书,儿子又是残疾……人,都有不如意事啊。
  陆羽感叹说,是啊,人都有难处,尤其我们这等人的命运,更是从来不是自己能做了主的。
  李复说,别说普通黎庶,即使贵为皇亲国戚,又何尝不如是?鸿渐兄,以你的刻苦聪颖,还有坚韧,我想将来不管做什么,你都会做出一番成就来的,你看你对茶就懂得那么多,你煮的茶我们只知道喝着好喝。
  那算什么事呀。陆羽随口说。
  李复认真地说,你可别不当回事,甚么事都是学问呢,行行出状元,做精了都是了不得的,都要流芳千古!
  陆羽心里猛然一动,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弥漫开来。他动情地说,初阳,将来不管我们俩的遭际如何,我们都做好朋友吧!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嘛!李复不容置疑地说。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李复跟着说。
  那好!陆羽站起来,又将李复拉起,说,该回去睡了,不然,明天读书就没精神了,那可真是要影响学业哩。
  好吧。李复顺从地跟着陆羽朝居室走去,一会,浓浓的夜色就消溶了两人的身影。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5 10:33:47
  哈,忠实的读者又来了哟!
作者:一路向蓝2011 时间:2011-05-25 12:16:08
  啊啊啊啊啊·····继续期待后文···
作者:双人鱼_ 时间:2011-05-25 12:43:32
  支持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5 14:21:30
  精彩,陆羽仕进的理想破灭了,也就一心事茶了!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5 14:42:13
  看来,可能陆羽和两个女子的感情纠纷都是悲剧---------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5 16:17:40
  继续关注,每日必看!
作者:fishoofish 时间:2011-05-25 16:44:31
  
  楼主写得真好。
  每日必来。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5 19:24:00
  作者:小东小意 回复日期:2011-05-25 11:16:40  回复
  
    
    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  整理版:
    
    http://xunread.com/go.php?id=e80f4420-e5ec-4662-aada-0d87a862233a
    
    
  ---------------------------------------------------------------------
  呵呵,谢谢好友的劳动!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5 20:48:00
  也感谢众位朋友的厚爱,就不一一作复了!
作者:炒股炒进火葬场 时间:2011-05-25 21:24:49
  每日必来,顶.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5 23:47:29
  半夜来看,却还没更新啊???????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6 06:07:54
  唉,还是没更新!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6 09:05:52
  二十六、曲水流觞
  
  (邹夫子学王羲之曲水流觞,以考检弟子们的学业。众学子各展才华,陆羽吟出了传名后世的《六羡歌》。)
  
  
  光阴迅疾,转眼快到农历十月十五的下元节,邹堃夫子忽然别出心裁,他要学东晋大书家王羲之右军,也来个曲水流觞,以考检弟子们的学业。他提前让老仆邹树找来两个山民,将山溪水引到竹林旁的平地,再曲里拐弯地修一段弯渠,渠两边微作平整就成了。消息传出,火门山学馆的众弟子都颇兴奋和紧张,各人努力做着准备。
  下元节眨眼就到,这一天天公也作美,太阳在一层薄云中时隐时现,山林岑寂,有鸟在林深不知处欢鸣,叫声一声儿长一声儿短。众学子饭后穿戴了最好的幞头和立领长袍,急急来到竹林边的水渠旁。只见幽幽的竹林里放着一张大桌,桌上摆了酒和一叠杯子,还有时鲜瓜果之类。新出的越窑杯子,薄薄的杯体泛着青光,让学子见了就想着将要开始的风雅活动,心里跟着怦然激动。
  竹林边就是水渠了,从上面坡上引来的水,到这里进入平地,新开的沟渠有三尺来宽,曲里拐弯地走着之字,清凉的水在里面缓缓流动,过了这段平地后,有一个平圆的小塘,水出口处用竹篱挡着,水穿过竹篱急速地顺坡飞奔而下。
  邹夫子来了,一改平日不修边幅的装束,也戴上了秀才方巾,穿上了青色团领长袍,一手拿着一个竹筒,一手摇着一把纸折扇,一脸肃然,他的身后跟着儿子邹荣。
  朱放机敏,前去想接他手里的竹筒,却让先生挥手止退了。邹夫子来到大桌旁,将竹筒放了,在桌旁一只特制高凳上坐下,把弟子们召拢跟前,说,我们今天学王右军兰亭雅集,也算是对你们来我这里就学半年的考较。他用扇子一指竹筒说,这里面有许多折着的纸条,上面写着各种题目,你们在水沟边各打一处地方坐了,酒杯流到谁的面前,谁就把酒喝了,到这来将竹筒里的纸条抽一个出来,然后照条上的要求行事,如果题做错了或做得不好的,罚酒三杯并且以后要补出。他又一指儿子说,你就别参与了,负责给大家倒酒吧!
  邹荣低头答应。
  邹夫子立刻叫大家在沟渠边自己找地方坐好,经过一番忙乱,学子们都找好自己的座位坐下来,邹夫了让邹荣端了酒杯放到上流飘下来,邹荣放时不小心,酒倾入水里了,只得又重新倒酒。
  这次好了,众学子端坐着,屏气凝神,目光全都紧紧地盯着那只缓缓流动的酒杯,那学业差的人更为紧张,在酒杯流过自己面前还没停下时,就暗暗长舒一口气,学业好的人就轻松愉快了,倒巴不得杯子在自己面前停下来,好展露一下才华。
  邹夫子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他有些满意自己想出的这个考较方法,他不看杯子,而是看弟子,手里摇着扇子,目光却是不经意地在这个弟子脸上扫一眼,在那个弟子脸上扫一眼,心里又在想着什么。
  在众学子的目光中,飘在水面上的那只酒杯,走走停停地,最终在陆羽的面前水面停住不走了,弟子中暴起一阵欢呼,李萼说,好啊,陆羽,你拔得头彩了,快快抽题吧!
  陆羽倒是不慌不忙,他倾了身子,将浮在水面的酒杯端起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还向大家亮亮杯子,来到竹林下的邹夫子旁边,把酒杯在桌上放了,先向邹夫子躬身一礼,邹夫子含笑把竹筒口伸向他,陆羽抽出一签弟给邹夫子,邹夫子展开纸条念:背诵王羲之《兰亭序》一文!
  是这个题!陆羽有些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平静了。他喜欢右军书法,平日就练习《兰亭序》,于是,他半侧了身子,既对着先生,也对着众弟子,朗朗背诵道: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惓,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背完,他又向先生行了一礼。邹夫子点头道,好,一字不差,不过虽说你背诵完全,但以后还须深解个中含意。你坐回去吧。陆羽行了礼坐回原处,邹夫子对众弟子说,陆鸿渐开了个好头,如大家都能如此,为师就满意了。
  邹荣重斟了酒,在上流放了杯,这次,那酒杯一路消消停停、蜿蜿蜒蜒地下来,直接到了谢良弼面前,谢良弼小声说,走呀,快走呀!那杯子动了一下,似要走,谢良弼又小声催,快走快走!杯子走动了,却干脆走到他面前的渠边不动了,众弟子早纷纷嚷起来,谢十快抽题吧!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时间:2011-05-26 10:17:50
  先生写的文章真的很好看,文里字间都渗透着茶香啊!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6 11:48:21
  地板,又来了,每章必看,真的如楼上所说,充满面茶香啊!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6 17:19:27
  终于看到更新了,继续期待!
作者:吕垚妖 时间:2011-05-26 17:56:33
  来看陆羽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6 19:57:45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回复日期:2011-05-26 10:17:50 
  
    先生写的文章真的很好看,文里字间都渗透着茶香啊!
  ==============================================================
  谢谢好友支持,陆羽是茶圣,就该充满茶香啊!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6 21:46:14
  作者:吕垚妖 回复日期:2011-05-26 17:56:33 
  
    来看陆羽
  
  ------------------------------------------------------
  谢谢光临,你的铁猫也很有趣!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6 23:34:25
  今天因事来迟了,看过,也继续期待!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7 00:09:22
  喜欢的文字,也想每个爱文学的人一起欣赏,大家一定要看哈,文笔非常优美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7 08:45:53
  抽就抽!谢良弼站起来,来到大桌边,学着陆羽的样子向邹夫子行礼,也抽了签,邹夫子展读,题却是做五言诗一首。
  谢良弼搔着头说,怎么不是跟陆大一样,背一段文章呢,便宜都让陆大占了。
  邹夫子喝道,别耍嘴,快做诗来!
  谢良弼翻着眼睛望天,嘴里嘟囔着,好一阵,才结结巴巴地说,诗有了,请听:巍然火门山,负笈滋味长,他日春风里,金殿好题名!
  邹夫子问众弟子,诗做得好否?
  众学子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好,邹夫子摇摇头说,诗不算好,不过一时即兴之作,也算差强人意,放你过关,不过你以后得在这方面努力,多看前人的诗,学好韵律,把好竟境,方有长进!去吧。
  谢良弼觉得有些丢丑,脸上不太挂得住,急急往回走,刚走几步,李复提醒说,还没向师尊行礼怎么就走了?谢良弼赶紧又回到桌边向邹夫子行了礼。
  仪式重又进行,这次酒杯来到朱放面前了,朱放不等酒杯不动,迫不及待地抓了酒杯,吱一声喝干了酒,忙忙地到邹夫子处抽签。签上也是写着作诗一首,朱放说,我将前些天回忆以前在剡溪行舟游玩做的诗背给大家吧。不等大家说话,他就背道:月在沃洲山上,人归剡县溪边。漠漠黄花覆水,时时白鹭惊船。
  你们说可好?朱放不待先生发话,就有些自得地问众学子。
  众学子依然有说好有说不好的,有的干脆请先生来评,邹夫子捋了长髯点头说,嗯,此诗有诗味,结尾两句好,动静结合,意境出来了,不过你这是旧作,姑念诗好,算你过关,继续努力,不得骄傲,必有所成。
  气氛渐趋浓烈,先那些怕酒杯在自己面前停下的人也希望酒杯在自己面前停了。邹夫子考较的题五花八门,不仅有背文章,有作诗,还有猜谜语,拆白道字,对联……如李复抽的签就是一个字谜:上不是上,下不是下,天没它大,人有它大。聪明能干的李复略一思索,就将谜底答出来,是个“一”字。鲍防则是作诗,李萼也是抽到一猜人名签,谜面是“曹孟德一手遮天”,李萼想了好久,才想出是魏无忌。竹林下,水渠边,不时响起一阵阵笑声,人人都觉得分外开心,连邹夫子也和他的弟子一起放声大笑,高兴了,还主动端了酒杯连饮三大杯。邹荣则拿着酒杯,看着其他人笑,脸上充满羡慕的神情。
  中途吃过时鲜瓜果,歇息一阵,又继续曲水流觞,这一次,陆羽也抽到做诗的签,他沉吟片刻,诗句脱口而出: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这就是为后世称道的《六羡歌》。
  所有人的眼睛全看着陆羽,都在心里咂摸着陆羽诗句中的别样意味,他们意识到了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邹夫子开口了,他神色凝重地说,陆羽,你这首诗做得好,诗言志,听你诗中的意味,你似乎想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表明了你与别人不同的志向,这也是一种生命存在方式,无可指摘!不过,这条路也不是好走的,也许比仕进的生活更艰难,更充满了磨折险阻,更付出得要多,你可得有思想准备!当然,事在人为,尽人事以听天命吧!
  陆羽躬身答道,谢谢恩师教诲!
  邹夫子转头对众弟子说,其实,什么路又是好走的呢,尤其是对要成就一番大业的人来说,皆更是不易,因而亚圣有言: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太史公也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风流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此名言,汝等皆须牢记,将来不管选择何样路途,都应发奋,以成就各人功业,也不枉了人生一世!
  众学子也都低眉垂手齐答,谨记师尊教诲!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7 10:58:03
  来过留名!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时间:2011-05-27 11:10:07
  离先生很近,但是没有抢到沙发和板凳~抢个地席坐着看~
作者:一路向蓝2011 时间:2011-05-27 13:45:40
  继续期待后文……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7 15:55:07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
  《六羡歌》体现了陆羽的志向了!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7 17:31:35
  喜欢陆羽,天天来报到哈
作者:热血青年42001 时间:2011-05-27 22:08:25
  做个标记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8 00:21:33
  
  作者:张猛然 回复日期:2011-05-27 10:07:55 
  
    
    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  整理版:
    
    http://xunread.com/go.php?id=e80f4420-e5ec-4662-aada-0d87a862233a
    
  ================================================================
  谢谢你的关注和劳动!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8 00:22:43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回复日期:2011-05-27 11:10:07 
  
    离先生很近,但是没有抢到沙发和板凳~抢个地席坐着看~
  -------------------------------------------------------------
  谢谢光临支持啊!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8 07:10:18
  二十七、太守出游
  
  (京城玄宗帝与杨贵妃玩乐荒政,竟陵李齐物太守也搞了一次集会游玩。姗姗来迟的江南才子谢清昼,一来就去找陆羽。)
  
  
  翻过年坎以后,有关京都长安城里发生的轶闻不断传到竟陵来。消息说,大唐玄宗天子更加崇尚玄元皇帝(老子),追慕长生,一心事仙;再是与先前的儿媳妇,现在的新宠杨玉环贵妃如胶似漆,好得形影不离,三千宠爱在一身,整个冬日,他陪着贵妃天天泡在华清池洗凝脂,日日笙歌,夜夜专房,玄宗帝专门写了个《霓裳羽衣曲》,由贵妃边唱边舞,玄宗帝看得魂不守舍,把贵妃爱得要死要活,陷在温柔乡里不亦乐乎,竟忘记了朝政大事,将一应军国大事全交与李林甫处理,皇宫上下人等都已按皇后来称呼贵妃为“娘子”了。再有就是在正月里,十五闹元宵那晚,贵妃娘娘那同样恩隆无比势倾天下的杨铦(杨国忠)、杨锜两个哥哥和三个姐姐——同样显赫的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五家举行了五宅夜游,结果闹出了一桩事,在西市门和同样出来游玩的玄宗帝女儿广平公主相遇,双方互不让路,趾高气扬、威风霸道的杨家奴仆,抽出马鞭就一阵乱打,广平公主挨了几鞭,被打坠马下,那附马程昌裔急忙下马去扶,也挨了好几鞭子。第二天,受了万分委屈的广平公主去向玄宗帝泣诉,玄宗帝派人将那个杨家奴仆乱棍打死,为广平公主出气。但过了一天,玄宗帝就以没有按时上朝为由,将附马程昌裔免了官,以慰杨家。
  不过消息说得最多的是胡人安禄山,说他很了不得,一身兼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又被封成东平郡王,这在外戚封王还是第一人。玄宗帝又为他在长安城中的亲仁坊修住房,不限财力,穷极壮丽,里面家具用品满饰金银,珠宝盈屋,辉煌耀目,让长安的人大开眼界。高大肥胖的安禄山到了长安,挺着吊到膝盖的大肚皮三天两头出入宫禁,与玄宗帝和贵妃娘娘谈笑开心。他每次走路,由左右抬挽其身才能迈步。乘驿马入朝,每驿中专筑一台为他换马用,称为“大夫换马台”,不然,驿马往往要累死。驿站还专门为他选用骏马,凡驮得五石土袋的马才能使用。鞍前特装一小鞍,以承其腹。玄宗见他如此肥胖,指着他的大肚皮说,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有这么大!安禄山说,没其他东西,装的只有对皇上的忠心!逗得玄宗帝哈哈大笑。安禄山见玄宗帝和贵妃娘娘时先拜贵妃,再拜玄宗帝,他说他是胡人,胡俗先母而后父,并且要做小他十六岁的贵妃的干儿子,贵妃娘娘斜着星眼,笑眯眯欣然接受。安禄山对玄宗帝讲说,去年七月,营州境内出现了害虫,蚕食禾苗,臣焚香祝天说,臣若操心不正,事君不忠,愿使虫食臣心;若不负神祇,愿使虫散。于是忽然来了一大群红头黑鸟,霎时把虫吃得精光。听得玄宗帝龙颜大悦,满心舒展。以后,只要吃到好吃的东西,他都要吩咐给安禄山送一份去,以至在通往安禄山住屋的路上,送东西的使者络绎不绝。
  正月初三是安禄山的生日,玄宗帝和贵妃娘娘赐给安禄山丰厚的生日礼物,衣服、宝器、好酒好肉不计其数。过罢生日的第三天,贵妃娘娘特召安禄山进宫,替这个“大儿子”举行洗三仪式。那时时兴“三日洗儿”之俗,婴儿出生三天,要郑重地为小儿举行出生后的首次仪礼,因为仪式一定要包括给婴儿洗浴,故叫“洗三”,或“洗儿会”,此大喜事,要对下人有所赏赐,所赐金钱就称为“洗儿钱”。 杨贵妃让好几个宫女把安禄山当做婴儿放在大澡盆中,为他洗澡。不料大澡盆承受不了安禄山的重量,盆底被压脱了,水全流出,只得又换一个更大更结实的盆。洗完澡后,又用锦绣料子特制的大襁褓,包裹住安禄山,让宫女们把他放在一个彩轿上,四个人抬着,娇喘吁吁地在后宫花园中转来转去,贵妃娘娘口呼“禄儿、禄儿”,安禄山在软轿上脆生生地答应说,娘亲,儿在!宫女们全都大笑,贵妃娘娘更笑得花枝乱颤,大家嬉戏取乐。玄宗帝听到后园热闹非凡,去看是这么回事,高兴得说,哈哈哈哈……好!好!快拿银子,朕赐给你洗儿金银钱!……
  天子如此玩乐,大臣怎不效法,于是举国上下一时玩风大炽。身为竟陵太守的李齐物,听到来自京城的种种传闻时,开始不当一回事,继而有一点隐约的担忧,听得多了时,他也怦然心动,想太平盛世,乾坤荡荡,何乐而不为呢!因此他也萌动了邀约一帮文人雅士集会游玩的想法。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8 08:23:52
  今日外出,早点更新!
作者:吕垚妖 时间:2011-05-28 09:59:08
  读茶圣的故事,长见识。
作者:一路向蓝2011 时间:2011-05-28 18:33:52
  更新太少没看过瘾啊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8 19:10:59
  每天必看哈,继续期待哟!
作者:打工人 时间:2011-05-28 20:19:49
  
  《茶圣陆羽》
  
  易读 整理版: http://www.yiread.com/art_10627_7605.html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8 21:32:35
  唉,今天来迟了!
作者:吕垚妖 时间:2011-05-28 22:10:49
  持续地精彩,顶。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8 23:29:20
  呵呵,谢谢各位的光临了!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29 09:12:11
  期待更新!!!
作者:ehsteh 时间:2011-05-29 09:39:16
  
  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  整理版:
  
  http://xunread.com/go.php?id=e80f4420-e5ec-4662-aada-0d87a862233a
  
  
作者:吕垚妖 时间:2011-05-29 10:35:57
  茶
  想了家乡夏天人们三五成群围着一块喝茶聊天的情形,那份闲情,那份悠然。
作者:心逸然 时间:2011-05-29 11:15:38
  等着更新!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9 11:53:53
  在春夏之初汉江发桃花水的前夕,李齐物的请柬就纷纷发出了。时间定在农历三月初三上巳节,所请之人都是竟陵的名流,当然也有邹夫子,例外的是还有陆羽和李复。李齐物要儿子参加,是为了让他见见世面,要陆羽参加,是要他为大家烹茗煮茶。
  那天一早,李齐物派来接邹夫子三人的马车,将他们直接送到汉江边,上了早已等待着的李太守租下的大画舫。暮春天气,舒适宜人。此处汉江开阔,水流平缓,一轮红日映在水中,把江水也烧得红艳艳的,江风徐徐吹过,水波微微泛起,似在抖动,江中的红绸次第漾开,尤如一幅绚丽多彩的壮美画卷。
  宽大华丽的画舫内,中央一张长桌,摆满了时鲜果品,笔墨纸砚,赌博的樗蒱、投壶、双陆,酒具茶具之类,两边凭栏安着锦凳,全坐了人,皆为竟陵的名流精英,足有十多人,他们穿着簇新的衣袍,头戴各式幞头,坐在画舫两边的座椅上,或围着李齐物说着赞颂的话,说太守大人搞这一次雅集真是功德无量,必将记入竟陵的文化史册。李齐物就客气地摆手呵呵笑着说小事一桩要大家不用提起。那些许久未曾谋面今日得见的文人雅士们,不消说自有一番打躬作揖,举手施礼,互叙平安的客套。与那次祭祀河神的聚会相比,少了一帮富商官吏,多了一些贤达宿儒,自是言谈语止皆别有趣味。
  李太守还在青楼请来了几个颇有姿色的歌女,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夹杂在客人中娇滴滴地和客人调笑,画舫内一派欢声笑语——为了搞好这次雅集,李太守可是破了费。
  邹夫子三人沿码头搭着的跳板上得画舫,早有侍仆引到李太守面前,穿着圆领红袍的李太守呵呵笑着,一把拉了邹夫子,将他延之旁座,邹夫子和其他人少不得又一番客套。李齐物将李复介绍给大家,说这是犬子,将来由不得要诸位提携,众人就纷纷夸李复少年俊才,有其父必有其子,将来不消说有一番作为的。李复向大家施礼,被安排到一个角落坐下。李齐物又把陆羽介绍给大家,说此子虽然出身寒微,但天赋极好,极其努力上进,目下与犬子一起就学于邹夫子门下。邹夫子插话说,他和李公子都是品学兼优的学子,是我的得意门生。陆羽忙给大家躬身施礼,说晚生这厢有礼了。众人少不得夸赞,倒是有人忽想起说,这不是当年西湖边的弃子吗,长成个大人了,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呵!于是都想起当年冬天大雁用翅膀覆护一个数月弃儿,轰动竟陵的奇事来,皆说有此奇遇,那是天佑之人,来日必大有出息。
  李太守没听众士子议论,他拉过陆羽说,陆羽,今天我请竟陵的名流聚会,你茶煮得好,特邀你来,劳你的驾给大家煮茶,你不会有啥想头吧。陆羽忙说,大人对陆羽恩同再造,陆羽感激不尽,为大人们尽力,是晚生该当的事,荣幸之至!李齐物说那就好,其实我要你来,是有一个人要见你……这事一会再说,你先到后舱去,具体烧茶干活有两个仆役,你只需指点他们如何作为就行,你去吧。陆羽就跟一个仆役到后舱煮茶去了。
  日上三竿,请的人物皆来了,可李齐物仍没吩咐开船,只是在船头朝岸上张望。当他转头与邹夫子说话时,岸边突然奔来一人,30多岁年纪,着一身白袍,衣衫凌乱不整,只见他几步踏上跳板,边往画舫里走边连声叫道,太守大人,恕我来迟了,该打,该打!
  在画舫前观望的李太守,一见此人,脸上微微一笑,待他上了画舫,就吩咐艄公开船。船前的艄公一声长喝,蒿杆一点,后面把舵的船夫应一声,画舫便慢慢顺流走动了。
  那人进得画舫,一头向李齐物躬身长揖,再次说,太守大人,恕我来迟——都怪智积那老和尚,让我昨晚多喝了几杯清酒,该打,该打!
  李齐物说,你害得大家等你好久,我不打你,一会罚酒,你和每人喝一杯陪罪酒。那人就又举手向众名士长揖一圈,说得罪得罪,一会罚酒!
  李齐物向大家介绍说,这位先生我先不说他的名字,我背一首他做的《吊灵均词》诗,大家就知道他是谁了——
  
  昧天道兮有无,听汨渚兮踌躇。
  期灵君兮若存,问神理兮何如。
  愿君精兮为月,出孤影兮示予。
  天独何兮有君,君在万兮不群。
  既冰心兮皎洁,上问天兮胡不闻?
  …………
  
  李齐物诗未背完,邹夫子早一步抢上来,拉着那人的手说,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南才子谢清昼,康乐公谢灵运十世孙么?
  那人一拱手说,见笑了,在下正是谢清昼,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鄙人邹堃,在火门山开馆教书。
  谢清昼又一揖手,连说原来是高士邹夫子,久仰久仰,今日有幸得见尊面,不胜荣幸之至!
  邹夫子也是连连抱拳,口说哪里哪里,彼此彼此。
  众名士听说此人是谢清昼,好些人也上前要和他套近乎,谢清昼却拂开别人,一头往里看,一头高叫,陆羽,陆羽,你在哪里,谢老哥想见你哩,昨晚听了智积老和尚说了你许多事,我今天来就想见你这个怪人,陆羽安在?
  李齐物忙说,我让陆羽在后舱煮茶哩,一会你也可品尝他的渐儿茶。
  谢清昼也不怕冷落了众人,转身就往后舱走,说,我就是来喝他的渐儿茶的。
  这里李齐物看着谢清昼的背影摇摇头,小声对邹夫子说,咱不理他。然后吩咐侍者上酒,歌女弹琴唱歌,让众仕子各取所乐。顿时,乐声大作,喝酒行令声,吟诗声,投壶吆喝声,歌女曼妙悦耳的琴声歌声,时不时的娇笑声,混杂在一起,在汉江水面流淌,向空中飘荡。有那不喜玩乐的人,则倚在栏边,眺望汉江两岸美丽的景色。平日难得放松的李太守和邹夫子,此时也放下架子,与大家一起忘形地玩乐起来,后来高兴时还与歌女喂酒调笑。
  江风习习,蓬顶和周身都用油漆描得花红柳绿的大画舫,微微簸动着,载着一船人,在宽阔的汉江里消消停停地行进,象一座巍峨的楼宇在水上移动,引得岸两边的农人不时停锄注目观看。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9 12:41:30
  呵呵,今天因事更新迟了,让大家久等了。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29 15:50:12
  写得好,每天来报到!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29 17:16:58
  又来看了,读此小说,欲罢不能!
作者:蜀山氏 时间:2011-05-29 20:54:13
  赶来看望陆羽,崇拜茶圣!
作者:336447 时间:2011-05-29 21:18:45
  好文.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29 23:37:10
  感谢众朋友的厚爱哈!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30 06:53:35
  呵呵,广告也来凑热闹了!
作者:江上苇的爷爷 时间:2011-05-30 08:36:52
  
  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  整理版:
  
  http://xunread.com/go.php?id=e80f4420-e5ec-4662-aada-0d87a862233a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30 10:03:53
  二十八、初识皎然
  
  (谢清昼和陆羽一见如故,从此开始了他们几十年忘年交的友谊。陆羽听到歌女唱的《相思怨》,引起内心震动。)
  
  
  陆羽正在后舱忙活,指挥两个男童将茶饼烤炙,碾成碎末,再过筛放入特制大釜中煮熬。水也是很讲究的,是李太守让人从很远的地方取来的山泉水。陆羽使出浑身解数,一丝不苟地干着,要给太守大人拿脸争光。
  一个留着短须,方型脸稍胖的人闯进后舱来,不由分说指了陆羽说,陆羽,你躲到这儿来,是知我要来,躲我吗?
  陆羽惊愕地看着这个似乎在哪里见过的熟悉面孔,心里无端的有一种激动,但一时实在又想不起来。
  见陆羽发愣,谢清昼吟道:乞我百万金,封我异姓王。不如独悟时,大笑放清狂。
  陆羽立时高兴地大叫,江南才子清昼先生,是你!随即也背诵道:天下生白榆,白榆直上连天根。高枝不知其万丈,世人仰望徒攀援。种向人间笑桃李,因问老仙求种法,老仙嗒嗒不我答。始知此道无所成,还如瞽夫学长生。
  谢清昼上前拉着陆羽,哈哈大笑说,你也会背我的《寓兴》?
  陆羽说,清昼先生诗名满天下,谁人不知呀!
  谢清昼呵呵呵地大笑,说,我也知道你陆羽,还知道你在龙盖寺死活不肯剃度,我就想这个与众不同的犟牛是啥样子的,所以我今天专门来看你!
  陆羽心里一动,他咋知道我在龙盖寺的事?再听谢清昼讲起,才知道原委。原来谢清昼游历到竟陵,新近弃道向佛的他,在拜望了李齐物太守,同时接受了李太守汉江雅游的邀请后,昨天又去拜访了闻名的龙盖寺,智积禅师和他谈得投机,就和他谈了陆羽的许多事,最后还想让谢清昼在龙盖寺出家,被谢清昼一口回绝,他告诉智积,说他不会出家,只做个游方的禅者。法无定法,佛无定相,只要心中有佛,便可见性成佛。成佛之路宽广,又何必剃度呢,他只做个山门外的佛子。智积很失望,不过还是留他喝了许多酒,以至让他今天来迟了。
  听到说起师父,陆羽感叹着,也为师父要谢清昼剃度遭拒而生悲凉之情。很奇怪,他和谢清昼一见如故,就那么站着热烈地畅谈起来,那两个童仆边做事边不时奇怪地看他们。他们不知道,就是这一见,从此开始了两人几十年的友谊。这谢清昼也是个嗜茶之客,他毫不客气地向陆羽说,我的茶艺在江南是有名的,也算得个资深茶人哟,一会我倒要见识见识你的渐儿茶,有没有我煮的茶好喝。
  说话间,李复也到后舱来了。作为小辈,他跟那些老朽玩不起来,在父亲和先生面前,他更得谨言慎行很觉无趣,就来找陆羽了。谢清昼知道李复,却没见过面,刚才李复已经知道他,他却不知李复。陆羽向二人互相介绍了,二人少不得又一番客套,然后三人就无拘无束地谈笑起来。
  一会功夫,茶煮好了,不待温凉,谢清昼先要了一碗品尝,喝过后他迎着陆羽探询的目光,抹着嘴说,好,好,别有风味,高我一着,果如智积大和尚所说。
  陆羽的心放下来,忙让两个童仆将茶粥舀出去让众仕子喝,李复也在这里先喝了一大碗茶。
  童仆端茶出去,进来时传李齐物的话说,茶烧好了,要他们都出去喝酒听歌。三人一出去,谢清昼立即被众人包围住,要他把罚酒喝了。谢清昼也不推,独自连喝了几大盅,然后又敬太守喝,与邹夫子喝,与其他人喝,一会儿就喝得满脸泛红起来。
  陆羽和李复也端酒敬太守,敬先生,敬别人,两人还互敬,没多久也弄得和谢清昼一样醉眼朦胧了。
  谢清昼喝了酒,身上那种放浪形骸的特性又显露出来了,他挥着手对几个浓妆艳抹的歌女说,别老唱那些陈词滥调了,换一支新曲唱唱如何!
  于是几个歌女小声商议几句,筝声琴声再起,那个叫金莺儿的漂亮歌女舒开喉咙,唱起李太白的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秾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
  
  刚唱得两段,谢清昼又挥手说,太白的词虽好,可是连贵妃娘娘都听腻味了,何况我等!另唱新的,新的!
  稍停片刻,金莺儿又唱道: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谢清昼笑道,不错不错,只是我等已经非是少年了,不过花开堪折直须折倒是要记取的,再别唱一首吧。
  金莺儿有些为难地说,大人,小女子新学的词就这些了。
  胡说,谢清昼不依不饶,你们学的唱词还能穷尽吗,快唱,不然饮酒三大杯。
  看歌女的为难样,一旁的李太守有些怜香惜玉说,清昼先生,就别为难这些娇娃了,唱旧的也行吧。
  不行,非新的不可!谢清昼不容更改。
  弹琴的歌女叫汪真真的,解救金莺儿说,大人,让我单独为你唱一支新曲吧,不过只有这一首了。
  谢清昼这才欣然说好。
  于是汪真真重新调了调琴弦,便叮叮咚咚地弹起来,她双手在琴键上拨、按、挑、抹、揉、弹,琴声悦耳动人,引得旁边投壶饮酒、抹牌掷骰、谈天说地的人全注目过来。随即,汪真真轻启朱唇,柔声软语地唱起来: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汪真真连唱了两遍,她的声音不大,但却字字入耳,字字入心,在场的人都听得痴了,曲终好久,才听得谢清昼叫一声好,说我浮一大白!众仕子也都拍手叫好,然后又各行其乐了。李齐物怜歌女们弹唱已久,要她们为客人敬酒,画舫里再起欢笑声声。
  在这里又听到《相思怨》,陆羽猛地被击中了,他怔怔地发呆。李复见了,知道他的心事,捣他一下说,怎么,鸿渐兄,又想她了?
  陆羽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谁了?
  季兰姐姐呗!
  瞎说。
  嘿嘿,李复笑一下,在陆羽额疤上一点,我还不知你吗!还是那句话,鸿渐兄,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
  是的,初阳弟,谢谢你再次提醒。来,我们喝一杯!
  喝!李复端起了酒杯。
  趁互相敬酒的空子,陆羽来到汪真真身边,小声问,姑娘,你刚才唱的曲子,是在哪里学的,这是谁写的词?
  汪真真丢给他一个眯笑,说公子,这曲子是我向一个要好的姐妹学的,写词的人,名字不清楚,只听说是湖州一个女道冠所作, 我知道的就这些,其他就什么都不知了。怎么,莫非难不成让公子动了情了?汪真真眉眼生动地娇笑起来。
  哪里,哪里。陆羽连忙走开,心下仍怏怏的。不过,画舫里此时因歌女们的敬酒,气氛热烈起来,谢清昼的大嗓门和笑声特别响亮。
  忽然,李齐物太守站起来,摆手要大家不要说话。众仕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吃惊地看着李齐物。太守朝船头指了指,小声说,你们听!
  原来是船头的艄公,受了画舫里欢乐气氛的感染,情不自禁也唱起歌来。那是一个穿褐布短衫四十多岁的汉子,他的嗓音高亢激越,浑厚嘹亮,婉转动人。众人神往地屏气凝神静听,听清他唱的是: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艄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似乎被自己的歌声所牵引。
  李齐物听得那么专注,入神,眉宇间挂着一丝激动。
  饱学的邹夫子说,这是一支古歌啊,春秋时候,江汉地区的楚国重臣令尹子皙,来到越人的地方,泛舟于清波之上,百官缙绅,冠盖如云。一位船夫对着子皙拥楫而歌,子皙被这真诚的歌声打动,按楚人的礼节,双手扶了扶船夫的双肩,然后,郑重地将把一幅美丽的绸缎披在他身上。那船夫唱的,就是这支歌子。
  李齐物喃喃地道,是的,这是令尹子皙带回来的古歌!想不到今天听到这么好听的歌!
  邹夫子说,上千年了,想不到在这里还能听到!
  李齐物说,真正动听的歌子是在民间的,让我们去给他敬酒!
  于是,李齐物打头,众人相跟着,一群衣饰光鲜的人物,高擎酒杯,走向船头,走向那个穿青粗布短衫的船夫……
  
  
作者:过去是个天2011 时间:2011-05-30 10:50:24
  哈哈,沙发!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时间:2011-05-30 11:08:20
  又来看帖了,这才发现原来周末也是更新的,先生周末不休息么?
作者:旺龙 时间:2011-05-30 13:21:23
  真是太棒了。无意中找到这么好的帖子。天天跟。一天看不到更新就失落。比相思还难受叻!加油啊!
作者:陕西炎黄 时间:2011-05-30 14:49:33
  我也来看望陆羽,就跟喝茶一样,有瘾啊!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30 16:29:24
  
  作者:八月的星期天 回复日期:2011-05-30 11:08:20 
  
    又来看帖了,这才发现原来周末也是更新的,先生周末不休息么?
  
  -------------------------------------------------------------------
  谢谢光临,网友们催得急,就星期天也更新了,不过以后不一定了,谢谢网友们的支持了!
作者:fishoofish 时间:2011-05-30 16:34:08
  
  “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
  我一直认为这句话似乎少了一个字。
  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 不 在一起又何妨?
  
  是不是少这样一个字?
  
  
  
作者:鱼爱花 时间:2011-05-30 17:28:42
  忠实的读者又来了,读此小说如饮茶,越来越出味了!
作者:红绿珍珠 时间:2011-05-30 18:28:02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这就是为后世称道的《六羡歌》。
   -------------------------------------------
  
  好.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30 20:18:30
  
  作者:fishoofish 回复日期:2011-05-30 16:34:08 
  
    
    “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在一起又何妨?”
    我一直认为这句话似乎少了一个字。
    如果有缘分,你们终究会走在一起的;如果没缘分,走 不 在一起又何妨?
    
    是不是少这样一个字?
  -----------------------------------------------------------------
  谢谢好友看得细致,这里没有少字,语意是说,没有缘分,走在一起也成不了夫妻。好友往下看吧,后来的结局就是印证。
  感谢好友对拙作的关注!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30 23:38:40
  
  作者:红绿珍珠 回复日期:2011-05-30 18:28:02 
  
    不羡黄金罍,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入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这就是为后世称道的《六羡歌》。
     -------------------------------------------
    
    好.
  --------------------------------------------------------
  陆羽的六羡歌》收入了《全唐诗》的。
  
楼主牛角蜂 时间:2011-05-31 08:38:24
  二十九、李齐物之托
  
  (诗人崔国辅贬来竟陵当司马,李齐物与他惺惺相惜。李齐物奉调进京任朝廷司农,临行把陆羽托付给崔国辅。)
  
  
  诗人崔国辅贬来竟陵当司马没多久,就传来消息:李林甫死了!人皆说,真是老天有眼呀,将这个恶魔收了!
  崔国辅冤死了,礼部员外郎做得好好的,却突然就遭贬了,这么一把年纪的人,贬到一个叫竟陵的小郡去做司马,还要限期离开京城,人的命运就是这样变幻莫测!其实他和那个作恶多端终于犯案的王姓户部侍郎从无来往,尽管他们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可是,王法就是这样,是讲株连的,可不管你们来不来往,只要有亲戚关系就够了。于是,崔国辅从正五品变为正六品,喜穿方巾青袍的他落得个背运司马青衫湿。
  一路行来的崔国辅途经襄阳,新任襄阳太守的李恺是他的好友,在码头上迎着他,留他盘桓了几天,还租下画舫,请了歌女陪着到汉江游玩,百般为他消愁,崔国辅一时高兴,还即兴为歌女做了两首《襄阳曲》演唱。
  想不到的是,到了竟陵,李齐物太守把他当上宾对待,拿着司马俸禄,却不要他做什么事情,他开始有些困惑,后来知道李齐物也是遭贬之人,他感动了,心情好了起来。在李齐物,是惺惺相惜,经历被贬痛苦的李齐物知道崔国辅此时的心情,他更爱惜他的诗才,所以,他经常陪他散心,说宽慰话,让他从郁闷中解脱出来,日子一长,两人十分相知相得。李齐物到火门山去看儿子,也拜望邹夫子,皆邀了崔国辅一起去。崔国辅见了李齐物儿子李复和陆羽,竟也十分喜欢这两个年轻人,李齐物顺势让他指导两人做诗。崔国辅也不客气,倚老卖老地教起两个年轻人做诗的诀窍,使李复和陆羽得益不少。崔国辅何等样人,他是开元十四年(726年)严迪榜进士,与储光羲、綦毋潜同榜,先任山阴尉,以后应县令举,授许昌令。天宝初就入朝为左补阙,后迁礼部员外郎,还兼集贤直学士,是经常被天子召去侍宴应制做诗的人,其学问造诣比邹夫子又是不同。他曾与孟浩然、李白交谊甚厚,对杜甫更有知遇之恩。天宝十载,杜甫到长安献《三大礼赋》以求进身,玄宗诏试文章,崔国辅与于休烈二人以集贤学士为试官,看了杜甫的文章深加赞赏,并大力推荐。杜甫在后来所作的《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一诗中说:欲整还乡囊,长怀禁掖垣,谬称三赋在,难述二公恩。发现杜甫,也是崔国辅平生最引为荣耀之事而常常说起。陆羽见到他前就经常读他的诗,且最喜欢他那首《石头滩》:
  怅矣秋风时,余临石头濑。因高见远境,尽此数州内。
  羽山数点青,海岸杂光碎。离离树木省,漭漭湖波大。
  日暮千里帆,南飞落天外。须臾遂入夜,楚色有微霭。
  寻远迹已穷,遗荣事多昧。一身犹未理,安得济时代。
  且泛朝夕潮,荷衣蕙为带。
  
  许是自身境况使然吧,陆羽最爱“一身犹未理,安得济时代”这两句,常常吟咏不止。不过崔国辅坦言说,他只对做五言诗颇有心得,七言律诗就不敢卖弄了。崔国辅平生多攻五言诗,七言诗做得极少,李齐物就想这老先生真是不打诳语,因此更为敬重他的实在。
  李齐物更向崔国辅介绍了陆羽,说他擅茶。哪知崔国辅也是个好茶之人,和陆羽说起茶来没完没了,二人越谈越投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邹夫子派人来请两人入席才罢。邹夫子赓即又让人来叫李复去陪父亲喝酒,不过没请陆羽,让崔国辅心里对邹夫子还生出一丝不快,不过他没说出来。但以后李复回太守府,他都让李复带上陆羽一起回去,为他们传授在邹夫子处学不到文学知识。那李复和陆羽幸得名师指点,学业精进,比别人又多一番气象。崔国辅喝了陆羽煮的渐儿茶,竟和陆羽长时间地探讨茶味和水和火候的关系,有时还把李齐物晾在一旁,李齐物就在心里暗想,这一老一小莫是有缘?
  李林甫的死讯传到竟陵,李齐物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崔国辅却反应平静,只说了句,该死了,只是……只是什么,他没有往下说。他可能刚从朝廷中出来,太知道现在朝廷的情况了。
  李林甫是被吓死的!在夜晚府衙后院的凉亭内,李齐物和崔国辅乘着月光纳凉,品着茶话时事,崔国辅这样对李齐物讲说,李林甫坏事做得多,连他那做将作监的儿子李岫也为他担心,一次儿子陪父亲游后园,儿子指着正在垒假山的役夫对父亲说,大人久处钧轴,怨仇满天下,一朝祸至,欲为此得乎!李林甫苦着脸无奈地说,已经走到这一步,有什么办法呢!不过他处处加紧防范,以前的宰相,随从不过几个人,碰到老百姓也不让回避。李林甫则出门就带步骑数百人,沿途要把老百姓驱赶到几百步之外,连公卿也须躲避。在家里要层层紧闭大门,门后还要用大石头顶住门扉,夹墙里修有躲藏的暗室,就是如此,李林甫还是觉得不安全,一晚上要换住好几个地方,弄得连家人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李齐物感叹道,人至此,虽富贵如何!
  崔国辅长叹一声,说不过李林甫虽死,杨国忠为相,恐怕是去了虎,来了狼,此人也不是个好鸟!虽然先前杨国忠和李林甫曾明争暗斗,仗着贵妃娘娘得宠,李林甫让着他三分,如今李林甫死了,杨国忠从侍御史到宰相,兼了四十余个职务,恐怕作威作福,更加肆无忌惮了!而大家(玄宗皇帝)一味陷在温柔乡,不理朝政大事,今后就只有杨家兄妹的风光无限了!
  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命运将要发生转变的李齐物,听着听着,一丝隐忧不易觉察地爬到脸上。后来,他说,郎公(依崔国辅遭贬前官职员外郎称呼,以示尊重),如果我离开竟陵,我想托付你一件事。
  请说。崔国辅神色凝重起来,如果太守奉调,我当不遗余力做好。
  也不是好大的事,就是陆羽之事,这孩子自小就是个弃儿,无家无亲,可人有志气,好学聪明,将来会有出息的,只是现在……我想如果我要离开,就请你照看他。
  崔国辅哈哈大笑说,是这事呀,此事你不说我也会做的,我和这小郎很投契的呀,可说是忘年交,呵呵,不多说了……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少日子,朝廷的诏书就来了,调李齐物为司农、鸿胪卿,即日上任,由崔国辅继任竟陵太守。
  李齐物谢过龙恩,接下来少不得是好一番忙碌,日日摆宴庆贺,辞别故旧好友,请吃和吃请。李复和陆羽也从火门山接回来跟着忙碌,两人相处几年,分别在即,此时更是难分难舍,日夜形影不离。但时光好过,怕分离,分离的时候很快就来了,十天后的早晨,李齐物和家眷登程赴京,竟陵城几千人前来送行。
  晨光曦微中,崔国辅和李齐物手拉着手,边走边叙话;李复和陆羽则相跟在后洒着泪水,他们的身后是乘坐的几辆带蓬马车,然后是长长的人群,人群里的人哭着叫着,好太守啊,我们舍不得你走啊!李齐物时不时朝身后的人群挥手,哽咽着说,王命在身,齐物不得不走,父老乡亲保重,请回吧,过去齐物有啥不对,请大家宽恕了!但人群哪听他的,依然跟着走。
  从太守府衙穿过大街,经过西湖,来到城边,上了去京城的大道,李齐物死活不要大家再送了,他对崔国辅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止步吧,来日方长,我们还会见面的!
  崔国辅想想也是,他拦住了送行的乡亲,然后对李齐物抱拳说,那好李公,就此别过,一路顺风!李齐物也抱拳作答说,郎公多多保重!
  陆羽早抢上前来,拜别恩公,李齐物摸着他的头说,陆羽,我走后,崔太守会象我一样关顾你的,你要努力,做出一番事业来!陆羽哭泣着连连答应叩头。李齐物拉起他来,他又和李复作别,两人皆是痛哭失声,终被崔国辅劝住。
  李齐物又连连向相送的父老抱拳作礼,说齐物就此别过!然后他和李复钻进马车蓬去,马车夫立即甩起鞭子,拉车的马就健步跑了起来。李齐物这一去,就再没到过竟陵了,他在至德初年拜为太子宾客,随迁刑部尚书,后又当过凤翔尹、太常卿、京兆尹。他“为官清廉自饬,人吏莫敢抵犯”,晚年做太子太傅兼宗正卿,上元二年(761年)五月卒,肃宗帝为他缀朝一日。
  车辚辚,马萧萧,崔国辅和陆羽,还有送别的人群,目送着坐了李齐物一家的马车消失在官道尽头,才怅然地往回走。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2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