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精神病”作为一个标签(转载)

楼主:进到何方 时间:2012-11-23 16:05:00 点击:10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李安乐 (静宁)
  《新京报》有篇旧闻,说的是关于精神病的。湖北十堰的市民彭宝泉因拍摄上访照片被十堰市公安局人民路派出所送进精神病院。当地警方和院方均表示,被同时送进去的彭有精神病史,目前正接受观察治疗。而其亲属彭秀敏则称,哥哥一直没有精神疾病,家属至今没接到正式通知。其实有关此类的报道已经很多了,疾病仿佛总是在和某种力量较劲。
  正当拍照是否就能被认定为精神病?看来,对于“精神病”的鉴定,应该由专业医学机构来认定,因为之前有太多“被精神病”的鉴定恶例了。这使人想起曾经引起哗然的北大教授孙东东之高论:“老上访户99%有精神病。”以这种逻辑来说,彭“被精神病”似乎也可以理解。有趣的是,在精神病的认定问题上,公安机关倒像是一个医疗机构。就像福柯在《癫痫与文明》中所说,中世纪的欧洲医院不是一个医疗机构,而是一个半司法机构。精神病院实际上成了一个强制的道德训诫场所,在这里某种强力得以实现。但在医学相当完善的今天,很显然不能简单地由公安局来给民众贴上“精神病”的标签。如若如此,那这个认定行为本身就不具有普遍合理性。
  精神病鉴定问题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事关公民个人必要权利的问题,只能由具有独立意志的专业机构进行鉴定。否则,就会使正常的人人人自危,因为谁都无法预测“被精神病”的标签何时可能会落在自己头上。“被精神病”这个标签是阴霾的,当一个公共机构给你贴上“精神病”这个标签时,无疑相当于判你有“罪”:一个危害他人和社会的人。这必将限制你的行动自由,言论自由,而且让社会对你的言论产生不信任。显然,公共机构贴标签的目的就是要使被贴标签的人成为“患者”,令其不再胡闹,最重要的是让他被所处的群体不信任、孤立掉。
  “被精神病”突然之间像一种传染性病毒,在某些弱者的肢体间传播。甘肃信访女被强奸案、上海的陈立案、广州的何锦荣案、西安的纪术茂案、南京的吴翔案等,涉及的有信访群众、教师、警员、富翁等。他们都被“被精神病”过,都在精神病院被治疗过,也都哀求、嚎叫过。
  当“精神病”这个标签可以任意侵犯个人权利时,或许就人人自危了。亲历过“文革”十年的人应该是深有体会,当时流行的标签虽花样繁多,却都是一个模式,但随便哪一样认定都可以让某个人堕入万劫不复之地。并且人们动辄就相互之间贴这样的标签,因为每个人都有严重的生存危机。虽然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今天我们仍要谨慎使用“精神病”这个标签,虽然我们的初衷是要维护大多数民众的公共安全的,但不应该让“精神病”成为我们衍塞、制裁弱势民众的强力。
  在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公民是享有高度自由的。虽然我们都认可,但不一定我们都能理解。美国学者卡尔·科恩说,“人人都同意言论自由在民主中占有带根本性的重要地位。但有些人是表面上或半心半意地支持自
  由,他们随时准备限制甚至禁止他们认为有危险的主张”。
  一个崇尚法制治理的社会中,任何事情的处理要经过司法程序,依法办事,也就是说要具有合法性。虽然不能像西方谚语中的那样:“最贫穷的人在他的茅屋里也可以与王室的一切权威分庭抗礼。茅屋也许壁薄如纸,也许摇摇欲坠,风可以穿堂而过,风暴可以进入,雨水可以进入,但国王不可以进入,他的千军万马都不敢迈过这破败小屋的门槛。”但它给予我们警示:民众的个人权利不容公共权力机构侵犯。在天赋人权观念深入人心的今天,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忽视,更不应随意遭受冷漠和践踏。
  权力机构应当合理使用民众赋予的公共权力,切实维护公民的各种合法利益,而不可滥用它。 (原文载于《辩证》创刊号,蚂蚁社出品官网 http://mayishe.org/app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