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论语》感——授课笔记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0 13:24:00 点击:308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开讲之前,还请大家得有两个心理准备。一即这篇文章比较长(当然,比起训释整部《论语》又简短很多),晚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与大家分享完。二即我们现代人看古书,对古文(文言文)不甚了解和少有接触的朋友们来说,也许会感觉到枯燥、乏味和无聊。这是我们现代人研究中国汉文学最大的障碍,若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语言(沟通)障碍,有过社会学经验的朋友肯定比晚生更清楚。说到中国的汉文学,我们必须要谈到五四。五四是中国汉文学的又一转折点。五四以前,我们中国人说话、写文章皆是文言文,五四以后有了白话文,我们中国人才开始用白话文交流。这在晚生的另一篇文章(《中国汉字全面简化的背后》)中有描述。我们看鲁迅先生的文章,五四以前他写的文章都是文言文,如《汉文学史纲要》。五四以后,他写的杂文如《集外集》、《而已集》等都是白话文。
  《论语》于五四之前,所以我们现代人读起来难免就会不适应。好比吃惯川菜的人到广东后,对粤菜难免就会有些不习惯,这很正常。我们不能让环境来将就和成为我们与文学间的沟壑,要有解决这些问题的决心。川人到广东后不可能不吃饭,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有人在广东开起了川菜馆。同理,我们不能因为历史的前进]而断了学习古文学的念想。这是晚生读《论语》的理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0 13:25:11
  晚生是个狂妄小子。遇上与他人之不同观点,总忍不住要说上几句。于是就写出了这些文字。写这篇文章,源于最近流行起来的这股“孔子热”。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因素是晚生看了诸多人对《论语》的解读后有许多地方与我理解的很有些出入。我并不想改变大家的观点。正如这篇文章一开始的题目——这只是晚生一家之言。如有冒犯到诸位,还请来函告之,晚生极愿与您共同讨论。还有,晚生讲的只限于与现代可知的观点之不同的地方,并不是整部《论语》。此为前言。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0 13:45:03
  言归正传前。晚生还要再说些与此话题有关的话。这对我们理解和读懂《论语》有事半功倍之效。再次强调,读哲学、训古和人文类方面的书很枯燥,还希望大家能有些耐心。西方有句俗话大概意思是“想要得到收获,就得先付出耐心与毅力”。尤其是想要收获到对个人自身有用的东西。《论语》就是能强大我们自身(修养)的书,它集哲学、经济学和人文学于一体。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读这本书——只赚不赔。
  首先,对《论语》这本书的定义。读《论语》,我们不能把其当成中国人在道德、为人和处事上的圣经,社会与历史的车轮是滚滚向前转动的。毕竟这本书离我们已经有了两千多年的时间。不同的社会形态下会产生不同的道德、伦理标准。简单点说,这本书是孔子教书育人(有教无类)和与其弟子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细节——生活缩影。那这本书对我们现代人重不重要?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那重要的又在哪些方面?我的感触,一、孔子对人类精神世界的创造立下了永垂不朽的碑碣。他一直孜孜不倦的教育自己的弟子要内圣外王(修身、养性是内圣,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外王),修己以正心;要明辨是非(分清君子与小人之为),修己以明智;要仁义(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修己以律勇,要有理性的血性。二、《论语》一书中那些话与事的记录都是平实、真切的,鲜有做作与虚伪,甚至我们还能从许多地方看出孔子在两千多年前的生活境况,这是书中最难能可贵的地方之一。三、《论语》中处处体现出孔子与其弟子们的智慧。这是人类文明积淀到一定程度才会衍生出来的结果。孔子想以自己与弟子们的智慧与能力来改造社会。但对于智慧与能力,孔子更看重前者。四、《论语》的中心思想可以用这几个字来表达:“礼”、“乐”、“仁”、“义”、“恕”、“信”、“敬”、“孝”、“智”。孔子通过对这几个简短的字的延伸,向我们展示了中国智慧。结论:《论语》是部经(精)典——至少在古代是。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0 13:46:52
  其次,关于孔子的本来面目——即孔子并非圣人,相反他是一个丧家狗。《史记?孔子世家》中有段描述孔子的话,原文:“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越郭东门。郑人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之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未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对这段话,我有两层理解。一层是孔子离开鲁国到郑国寻找理想家园时的落魄情境;一层是郑人对孔子的讽刺、怜惜与暗示——现实社会没有他理想中的国度。孔子也明白,所以他说了“然哉!然哉!”任何一个在现实世界找不到其理想国度的人都是丧家狗。春秋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如果非要给孔子一个什么名份,我只能借用学者李零的话,那就是“孔子只是符号”,是一个把知识从束之高阁的堂庙(贵族)解放出来的无畏和理想开路与先行者。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0 14:10:52
  再其次,孔子虽是丧家狗,但他有勇(义)有谋(智)。他凭己之微弱力量努力改造“礼坏乐崩”的现实世界是勇;但他又不采用伯夷、叔齐拒食周粟那样直接与极端的方式反抗现实,也不采用老子、长沮、桀溺等等隐士那样消极无为的方式抵触现实是谋。他只“知其不可而为之”。可惜,孔子这种“中立”之道现在已经变成了类似于圆滑这样的贬义词。孔子重名,重的还是身后名。身前他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既然我们把孔子从圣人的位置上请了下来,那么他说的话自然就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全部认可与肯定。我想,这正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孔子真实自然的一面,孰能无过呢?孔子讲原则。尤其是对“仁”和“礼”的坚决维护。有时候,他对礼的尊守到了不进人情的地步。因为这些,他骂了弟子冉求,骂了三桓之一的季氏。他最喜欢的弟子颜回死了,为了捍卫礼,他严辞拒决回的父亲在棺材上加椁的要求。(关于这些的具体事件以后还会详细说到)。孔子意志坚定。从他十五志于学后,学习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从他“有教无类”后,教书育人到他生命终结放休。从他立志入世拯救天下苍生后,苦苦找工作实现自己护礼推仁的想法从未停止,为此好几次都差点丢掉性命(被围于陈、蔡,被困于卫,被困于匡等等)。孔子也有骨气,他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孔子还不是一直以严肃的形象示人,相反,他还是个很幽默的人。子游任武城宰,孔子去玩,听到有鼓瑟歌诗之声。孔子笑,说“割鸡焉用牛刀”(小题大做)。子游说:“我以前听您教导说:“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孔子接着说:“同学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是在给大家开玩笑”。孔子开“割鸡焉用牛刀”的玩笑是觉得武城是个小邑,不适合搞教化。当然,我们也可以怀疑孔子真正的用意,即本不是开玩笑,听子游一说又觉得有理才这样说。
  还其次、与《论语》有关的其它。《论语》中除了孔子和他门下的诸多弟子外,还有诸多与他们有关系的人和事,还说到诸多春秋之前的事与人。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1 12:11:28
  一、关于孔子弟子的问题。《史记?孔子世家》中对孔子弟子的记载是“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但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七人”。身通六艺者到底是七十二还是七十七?学者李零赞同后者。理由只说了一点——附会五行时令的吉祥数字。晚生也认为有可能。理由如下:一、汉朝之前受秦朝时期炼丹(长生不老)的影响很大,尤在晋朝更盛。司马迁生于秦晋之间的汉朝,沾点这些习气不足为怪。二、《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的弟子人数学者李零推测是取自《孔子弟子籍》。而这些都在孔子之后。孔子的弟子们对老师犹如父亲。死后为孔子服三年丧礼,甚至有位弟子(子赣)在孔子的墓前“结庐而居”了六年才离去。众所周知,孔子骂过他的许多弟子,有骂“粪土之墙不可污”(宰予)的,有骂爱财轻仁义(子贡)的,有骂违孝(子游)的。最历害的一次,他还叫他的弟子一起讨伐求(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我想,《史记?孔子世家》与《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对孔门弟子人数的差距与这些都有很大的关系。“弟子盖三千焉”句不是夸张。现在的教学方式就是孔子创立的——开班授业。“孔门十哲”分三期毕业。身通六艺是个什么概念?就是该学的六艺不但都学完了,还都精通。如果用现在的文凭定位,我的理解,就相当于现在的“博士后”。不过,用现在的文凭来定位那时的学术好似不十分妥当。原因在于古代的学科少,不像现在这般繁多。现在的“博士后”文凭是指其在一个领域的成就,古代学好六艺就相当于全才了。所以,这二者之间没法比。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1 12:14:00
  二、关于孔子与儒家的问题。目前,可以说全世界都已经达到了由孔子创立的学说经汉晋隋唐宋明清发展后叫“儒家”之共识。从孟、荀二子开始,他们侧重的方面就已经开始有所变化,一主人性(善、恶),二主修身(形而上),三主治国(义、法)。汉武帝接受董氏“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观点是受了其“天人合一”与“君权神授”的封建迷信之威胁与恐吓的影响。宋朝朱熹的“理学”更是溶合了儒、释、道等等诸多学说后的怪异产物。除了搏、广、大和混乱外,并无过多长处与优点。所以才有了后来王阳明的“心学”问世。相对来说,“知行合一”倒还有点回光孔子的“敏于行,讷于言”。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只有孔子才是儒家,要么孔子之后的叫儒教。我想,满清后期的辜、梁把“儒家”讲成“儒教”应该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家与教,虽只一字之差,但其中的含义是完全不同的。儒家只代表了中国春秋时期百家文化中的一家,只限于“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的范畴。而教——我们都知道——代表的不仅是教育、教导——还有宗教之义。晚生这篇文章主要是讲《论语》,现在讲的这些只能当成粗略提及的助兴资料。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1 12:33:56
  三、孔子与隐士的问题。孔子经常被隐士讥讽。有说他“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有说他们“五谷不分”的,有说他“是知津也”的,还有人唱着歌笑他的。隐士在孔子的眼中也分两种,一类是伯夷、叔齐以死对抗不满的“仁”隐;一类是接舆、长沮、桀溺以装傻、耕地对抗不满的“消”隐(消极态度)。孔子对他们既不反讥也不针锋相对,相反,还很欣赏、佩服他们。好几次他都想找这些隐士聊天,无奈那些隐士都不理他。这让他很郁闷。听说当时有十大隐士,孔子都喜欢。喜欢归喜欢,他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
  最后再讲讲《论语》与我们现代人的关系和一些阅读误区。两千多年前正是中国经历从封建到集权的关键时期。那时的中国男尊女卑、封建迷信还战火纷飞、礼坏乐崩。政治体制乱、学术派系乱、伦理道德乱、生存空间乱……总之就是乱。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国向来是政治主导文化。春秋战国时期,政客们都在忙着分地攻城,对文化无暇顾忌。让文化有了深入发展的机会。这些乱给社会造成的唯一的好处就是为“百家争鸣”提供了温宜的土壤与难得的空间。很多人读《论语》时喜欢把其放在现代的社会形态中来理解,这是误区之一。是不正确的。还有些人在读《论语》的时候受“经典”一词的压抑,不敢去否定和怀疑书中的不合理与不正确之观点,这是误区之二。也是不正确的。还有一些人可能是受“文化大革命”时期反孔批孔思想的误导,导致其对《论语》大加怀疑与否定。这是误区之三,也是不正确的。还有,我们现代人读书与走路一样——喜欢抄小道。孰不知,这是除上面三种之外又一种错误的阅读方式。《文选》与《世说新语》之类的书为什么能得到大家的推崇?因为里面集众家之所长,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可以从中学到许多我们现代人不知道的知识这的确不错,但大家可有想过,这些书都是人写的或编撰的。这样就会产生一个问题,即这些书都是按照编撰者和作者自己的个人喜好和意图而成。如此一来,这些书就会引导着我们按编撰者和作者的思想与意图靠近,以达到控制、奴役和俘虏我们灵魂与思想的作用。这将是异常危险和不可取的。我们现代人当警觉之!
作者:化成小六 时间:2013-03-11 15:23:51
  支持顶起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1 15:39:38
  得承认,《论语》中的确有些不适合现代社会的思想与话语,但我们要清醒并冷静下来——那是两千多年前的思想了。读书,我认为首先我们要了解到作者的生存年代与生活环境及时代背景,这是我们理解书中作者思想的必备要素。个人认为,要经受住过历史与生活考验的才是经典,尤其是经受过生活检验的才能算真理。我们读《论语》也是一样,在读的时候应该放下孔子那被世人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对文学作品越是仰望,就越是失去了分辩的能力,当然,以俯视和盲目跟随的眼光去阅读亦并非正道。只有当我们放平了心态、立正了身,以客观、平视和独立自主的眼光与态度去阅读。如此,我相信大家才定会在阅读中收获良多。晚生最大的希望是这篇小文能起到抛砖引玉之效。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1 15:41:10
  前面讲的是《论语》引读,现在就请诸位随晚生一起共同回到两千多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礼坏乐崩的年代,也是孔子生活的时代——春秋时期。让我们在那个男尊女卑、封建迷信和乱糟糟的世界中去了解和解读孔子和他的弟子们——《论语》。


  学而篇:

  一、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的原义是对贵族子弟的称谓。西周时,“子”只用于皇族(包括王)。春秋时期,“子”的意义衍生到“夫子”。可以对大夫和卿称呼。都是对人的尊称。孔子当过鲁国的大夫(虽只有短短四年),他的弟子们是以这个头衔称他。中国古代唯一的学问叫“官师之学”,即做官的学问。向人学习做官自然对方就是老师。后来,“子”变成单指对老师的尊称。“子曰”就是老师说。我们现在叫他孔子就相当于是叫他孔老师。孟子叫孟老师,荀子叫荀老师,以此类推。孔子受“官师之学”的传统影响,所以他的观点:学习就是为了做官,这是中国传统中的糟粕,应当去之。但孔子想做官是真想为民办实事,不像现在的人做官只为自己办私事。
  “时习”历来有两种解释。一为《集解》中王肃的按时复习;一为《集注》中时时复习。杨伯峻从前,李零引《国语?鲁语下》说古时复习是在晚上。个人认为,不管是按时复习、时时复习、还是晚上复习,这几种解释都不对,对有学习兴趣的人来说,这种解释最多能解释通。许多朋友都应该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上学时学英语、学化学、还学函数什么的,没兴趣就无法用心学习,还如何能快乐的复习?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时习之”,还要“不亦乐乎”,几人能做到?孔子自己不喜欢当农民(耕种),如果我们叫他去学习种地,还要他快乐的复习。他能不能做到?这是个问题。我的理解,“习”解释为实践比较符合本义。把学到的知识实践叫“知行合一”,别说做,想着都高兴。作者小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初中时学化学课,其中有一堂是讲解磷。后来老师告诉我们,人体内也有,死人坟上的鬼火就是磷燃烧效应。此后,我再不怕鬼火了。我想,这才应该叫“不亦乐乎”的“时习”吧。
  “朋友”是古人对与自己有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的人的称呼。古人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得很清。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叫“亲人”,与自己有婚姻关系的也称“亲人”,除此之外,都一律称“朋”、“友”或“朋友”。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古人称朋友是指与自己平辈的人。古人称长辈和比自己地位高的人称对方的字,称晚辈和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叫对方的名。
  “自远方来”几字到现在在研究《论语》的人之间还存有分歧。一说是朋友远道来访;一说是邀朋友来访。单从字面意思理解,朋友来访更合适。学者李零说这话的意思是孔子向他的弟子们讲解学习的快乐。世界各地的人慕名来到他的门下,他的弟子们在这样的气氛中学习应该很快乐。对不对?我不知道。我只能说这种说法很新颖,比我想象力丰富。我们只要知道孔子在这里主要是突出快乐就好。我的感受,不管是朋友来访,还是访朋友。只要是与自己有共同语言的朋友,都高兴。
  “君子”一词常常引起争议。无奈的是,孔子又在《论语》中多次提到过,不只提到,还拿来与小人对比。“君子”的本来概念是指贵族阶级,“小人”的本来概念是指平民。把道德高低加入到君子和小人中是孔子的独创。所以《论语》中的君子与小人都具有了两重含义。君子的两层含义一是指高德高尚的人,二是地位高上的人;小人的两层含义一是指道德低下的人,二是地位低下的人。孔子在《论语》中的君子多指道德高尚,小人多指道德低下。《论语》中孔子指地位低下的人一般用“民”和“百姓”。这些含义常常使我们现代人混淆不清。也可能受孔子的影响,以至我们现代人一说到君子都联想到道德高尚,一说到小人都联想到道德低下了。
  这段话的主要观点是体现“乐”。全部解释就应该是:老师说:“把学习到的东西用于实践后,不是件很快乐的事吗?与自己喜欢的朋友聊天,不也是件很快乐的事吗?人家不了解自己,自己并不生气,不是很君子风度吗?”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3 02:58:51
  二、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有子”不是孔子弟子们的另一位老师。他是指子若,子若字子有。传说这位前辈长得很像孔子。孔子死后,许多孔子的弟子推举他接替孔子,曾参不服气,后来这事没搞成。这里为什么不用“子有曰”而用“有子曰”?这属于前后错位表述法(晚生自名),文言文中很常见。晚生有过这样的想法:这是孔子的徒孙记录孔子其中一徒弟的话。徒孙叫徒弟为老师错不到哪里去。徒弟徒孙都是自己的弟子。
  “孝悌”古人尊敬父母叫“孝”,爱护兄长叫“悌”。“悌”通弟。孝悌都属男本位。这是孔子思想中很重要的概念。孔子的教育逻辑是孝顺父母、爱护兄长的人很听话、很温顺。听话温顺了,就不会犯上,不犯上自然不会作乱,不作乱,就不会造统治者的反。可能是出于孔子的原因,子有才说了这几句话。他有点怀疑老师的逻辑。
  “君子务本”中的“本”一般作根本讲。但晚生认为作本质或正确的心态更贴切。没有端正的心态就分不清根本的善恶。“本”可以与“质”通用,即“质胜文则野”中的“质”。环境对人性的影响重不重要?孔子没说。我认为非常重要。子有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能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他自己也很迷茫,所以在话的最后用了问号。本来就是,孝悌与犯上作乱其实关系很暧昧。前面我们讲了,中国人历来把关系分得很清楚。孝与悌属亲人范畴的礼,犯上作乱除了在亲人的范畴外,还可以在其它很多方面体现出来,比如君臣之间。也就是说,孝悌不一定不犯上作乱,犯上作乱不一定就不孝悌。春秋时期,郑庄公够爱母护弟了吧?——掘地见母,让都于弟。还不是一样差点把周王射死。还有,香港的张世豪很孝顺母亲,爱护兄弟。结果呢?所以,子有说的应该只存在于理想状态下的现象。现在想想汉朝推行的“举孝廉”政策其实很好笑。孝、廉属个人品质范畴,只需做到孝和廉就行了。治国、治民属个人能力范畴,需要的不仅是孝和廉,仁,智,礼,信,义一个都不能少。
  “仁”是什么?若要细说,要讲很久。用一句话简单描述就是:把人当人对待。《论语》中我们也经常看到“仁”与“人”有通用。“仁”字从字面就能看出是一种需得依靠群体(两个人)方能存在的情感。关于仁的问题晚生以后还会细说。现在只讲到此处。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3 17:10:16
  三、子曰:“道(导)千乘之国(邦),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道”乃领导也。
  “千乘之国(邦)”是指大国。古代,一个国家的大小以地盘(方圆)区分,一个国家的强弱以战车数量区分。一辆战车就是一乘。战车数量也就是军队人数。春秋时,一辆战车的配置是马四匹,人十个,其中三人后勤。一个千乘之国的国家就等于是说这个国家有军队上万。按古代的劳动与生产水平,光一个国家的军队能上万,不容易。“国”本应作“邦”,是为避汉高祖刘邦讳而改字为“国”。整部《论语》中的“国”都是。以后不再提。
  “爱人”和“使民”在这里相对。春秋时把“人”和“民”分得比较细。广义上的“人”是指所有人。古书上“人”还有狭义的意思,即士大夫以上阶层的才称“人”,下层民众则称之为“民”或“百姓”。孔子只当过四年大夫,“人”与“民”的区别正好是以大夫为界限。他讲“爱人”这话就是说要爱自己的上司与同事,“使民”是指使百姓。
  从“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句中我们能很明显的看到孔子把阶级观念分得很清。也可以略带偏激的认为孔子是这样的意思:上司与同事是拿来爱的,百姓是拿来使的。现在的百姓如果了解到了孔子的这些个思想,一定会很难过。不过,时间虽然已然过去了两千多年,中国的阶级观念和“爱人”“使民”现象并没比孔子时好转过。这是《论语》中出现的孔子第一次对百姓的态度——使之。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4 14:10:53
  四、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重”指成熟稳重。“威”指威风凛凛的气势,也可理解为风度。“固”指稳固。君子不稳重就没有威风凛凛的气势,学到的东西就不稳固。这是什么逻辑?若要说稳重与学习成果有关我倒可以接受。但这威风凛凛的气势与学习的成果又有啥关系呢?只能猜测。我想,按孔子先修身、养性、再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逻辑,人成熟稳重后自然就有了威风凛凛的风度吧。
  “无友不如己者”句从来争论颇多。主流观点分两派:第一种观点是说没有朋友是不如自己的(南怀瑾,李泽厚);第二种观点是说不与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刘宝楠、程树德、鲁迅)。后来杨伯俊先生新创另一种观点:不要(主动的)向不及自己的人去交朋友,不如己和如己者如果找上门来交朋友也可以交。第一种观点一看就知道是赞孔子,第二种观点重在批判孔子“势利眼”(鲁迅),说实话,孔子在《论语》中说的势利话挺多。孟母三迁其家完全有可能是受孔子这种思想影响。第二种观点还衍生出一个悖论。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只与胜己者交朋友,那我们何处去交友?(苏东坡),第三种观点只有杨伯俊一人,也从偏向于对孔子崇高地位的理解。
  我的观点:“无友不如己者”与“过则勿惮改”是一整句。后面的意思是犯了过错不要害怕改正。也就是说我们要有改正自己过错的勇气。要改正自己的过错首先得知道自己过错在什么地方,怎么样才能知道自己犯了过错(不足)?如己者与自己是一类人,自己都迷茫的时候,如己者当然也不一定能搞得清过没过错(不足)。不如己者更不用说。那就只有一种情况了,即胜己者才知道自己犯了过错(不足)。所以我从杨。如果孔子这话的意思是第二种观点,那就是孔子太虚荣。若是这样,《论语》中的那些“仁、义道德”统统都值得怀疑。
  孔子的话带有经济学中的效益观。很难说对与不对。下棋都愿意与高手过招,何况其它方面。谁不想占便宜呢?鲁迅说他势利眼好似也并不过分。现代人有几人能在一朝得道时记起当初的如己者朋友?宁愿让自己家里的鸡犬升天也不拉如己者朋友一把的人不在少数。孔子的话虽有点过,但也错不到哪里去。如果用杨伯俊先生的意思,想想其实也不错。欧洲人用的就是杨先生这种方式交友。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4 21:28:25
  为政篇:

  一、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拱)之。”
  “北辰”《尔雅?释天》把北辰释成“北极谓之北辰”。学者李零说不对。他的理由“下文“居其所而众星共(拱)之”,“居其所”的“所”才是北极,“居”的主语是北辰,肯定是北极附近的星。如果说北辰不是星,而是北极,那等于说,北极位于北极,完全是废话。”李零说的很对,孔子说的“北辰”应该是指处于地球北极上方的一颗星。是想借此比喻为政者(北辰)与民(众星)之间的关系。
  孔老师说只要以德为政,就能得到众星拱之。单从他的逻辑来说很顺理成章。但可不可行?很值得怀疑。如果春秋时的统治者都像他那样想,世界不早天下太平了嘛。所以,以德治国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实现:一是以强大的武力为后盾,二是在真正的和平与和谐社会。这是孔子的理想状态下的为官之道。《论语》中常常见到孔子以德治国的言语。以德治国是他推荐自己的口号。道德虽然不能治国,但一个国家的和谐与否却可以通过道德来反应和诊断。孔子本人的物质生活很惬意,他自己能做到“知足常乐”,可其他人(统治者)却想“让生活更美好”,不断把自己的欲望扩大化——到处攻城略地。孔子看出社会的弊端是出在道德上,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是行不通。很无奈亦很有趣。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6 11:06:35
  二、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孔老师对孝的要求很高,也很看重。要“无违”、要“敬”、要“色悦”、父母死后还要“三年无改于道”。我想孔子之所以这样推行孝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培养人的顺从意识;二是人行孝多了,政府的压力与麻烦就少了。是在变相为国家做贡献。光养活父母而不敬父母与狗马没区别。敬是从良知的角度出发,孝存于心,在于行。还要“有恒”。对此我有点怀疑。第一、那时的生活水平没现在高吧。第二、那时的生活条件没现在好吧。第三、那时的人普遍没现在有文化(知礼)吧。看看我们现代人,好多连养都做不到,何况敬乎?如果古人真能做到,那我们现代人就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有人一定会说,那时的人没现代人压力大。一天除了种地还是种地。可那时的粮食产量低啊。条件差啊。不说别的,让我们现代人离开手机和电脑试试,不多,也就两三月。还可以再退一步,就让我们现代人在家陪父母两三个月,还不要我们养 。能有几个人做到?敬是我们与人交往中必不可少的礼数。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尤其对长辈,尊而不敬只能用于逝去的人。对活人,敬重过尊。撰改一句广告词:今天,您问候父母了吗?醒醒吧,现代人!
楼主茗羁 时间:2013-03-16 16:32:22
  三、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故”。旧或之前。个人理解:“温故而知新”正是孔子在第一篇中就提到过的“学而时习之”之“时习之乐”。常常能从学到的知识中通过实践后发现和学习到新的知识,还能从所学中有所创造,做到这点就可以当老师了。这是孔子对老师这一职业的一个很高的标准。孔子的意思:要学生创造(知新),首先就要自己创造(知新),还要跟随时代(环境)的不断变化而创造(知新)。因为老师是学生的榜样和标杆。这是孔子告诉我们做教师的标准与资格。《论语》中孔子只说与老师有关的话不多:一是这条;一是“当仁,不让于师。”看看我们现在的教育——照本宣科也就罢了,还带头学习败坏道德仁义。就算孔子能活到现在,也一定早早就被气死了。
楼主茗羁 时间:2018-12-19 09:06:24
  四、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非其鬼”指不是自己的祖先。
  这两句话用到现在很真实。尤其是前一句,很直指时弊。拜干爹、认干姐干妹之现象蔚然成风。见了对方父母还跟着叫,对方叫什么跟着叫什么。后一句孔子则怪不着我们了。现在见义有为了,反而为自己添麻烦。所以,孔老师忽略了社会风气下的社会环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